佳妻如宝小心爱无弹窗阅读-文琦霍之烨佳妻如宝小心爱在线免费全本

佳妻如宝小心爱

时间:作者:池青鲜

想找佳妻如宝小心爱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文琦霍之烨佳妻如宝小心爱在线免费全本,作者池青鲜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她暗恋的男人因为一场意外而患上隐疾,与她闪婚,朝夕相处之下,渐生情愫。  宠爱和吃醋都是小日常,最让她招架不住的是,婆家不但每天送来十全大补汤,还给她买了睡衣……  她不仅身负照顾他的重任,还要想办法...

佳妻如宝小心爱是作者池青鲜执笔的一部社会都市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第12章前任来了

霍之烨从柜子里拿出一床被子扔给她,一句话不说,躺在床上。

文琦接过被子,也不生气,做出一个了然的表情说:啊--明白,今晚我睡地上,你睡床。

说完,也去注意到霍之烨怪异的表情,自顾自地将被子放在地上,一半垫着,一半拉过来盖住身上。

这女人,该说她什么好呢,本来知道母亲今晚在别墅监视着他们的夫妻生活,霍之烨的意思是让文琦也睡床,只是两人分开盖被子,谁知她竟理解为霍之烨是要她睡地板。

看着她柔和的侧脸,在她脸上他找不出一丝埋怨的神色,她就这么逆来顺受,这么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是个冷血的人,连让女人睡地板这种事也做得出来吗。

霍之烨一想到这不由得一阵气结,自己在她心里就这么不堪!

既然你要卑微,你要自己找罪受,那就随便你吧。

烦躁地转过身,霍之烨只想快点入睡,却自动忽略那股烦躁因何而来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碰撞,尽管霍之烨不承认,可有的东西就是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慢慢地滋生出奇妙的情愫。

霍之烨每当想起那天在浴室里文琦所说的那些话,就会感觉莫名地暖。

那个傻女人,傻得让他冷硬的心也开始悄悄融化。

霍之烨不再每天摆臭脸了,对文琦的态度缓和了很多,有时甚至偶尔表现出温柔,这是文琦最惊喜的感受。

两人都在默默努力适应婚姻生活,不知不觉地为对方做出改变,这是好的开端,起码让文琦看到了希望。

霍之烨结婚的事,不知道是怎么传到外界的,这几天很多新闻报道,但好在没有泄露文琦的身份,只是说霍之烨跟某个女人闪婚了。

网络上很热闹,都在猜测新娘是谁,也有很多不和谐的声音在讽刺和谩骂,有的女人甚至还觉得自己的男神被人抢走了,很不甘心。

任由外边纷纷扰扰,在霍之烨的别墅里,文琦不会受到影响。

霍之烨的几个损友当然也知道这件事,趁着今天大家都有空,就来霍之烨这里聚会,恭喜他新婚。

其中之一就是洛森,那个在游艇上误以为文琦是外围女,将她推进霍之烨休息室的男人。

现在想起来,文琦都不知道是该讨厌他呢还是该感激他。

男人们在一起畅聊,说着文琦插不上嘴的话题,她也不想掺和,默默地去厨房做菜。

一顿精美的餐食之后,他们还继续喝酒,暂时没有离去的意思,只是地点从餐厅转到花园去了。

而霍之烨,难得今天心情不错,有说有笑,文琦远远地看着,也希望他真的可以变得开朗起来。

文琦去厨房拿东西,看见余嫂进来的时候神色不对劲,有点慌张的样子,眼神闪烁,不由得感觉奇怪。

余嫂,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是有点累。

那你先休息,这里我来收拾就可以了。

余嫂居然不拒绝,顺势就点头,将厨房里一堆琐事交给文琦了。

可文琦也不傻,直觉余嫂像是故意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文琦一边洗碗一边望向窗外,远远地看见别墅大门的位置有人影晃动。

好像是霍之烨,他在门口站着,好像在跟什么人说话。

这时候,文琦听到厨房外边传来洛森的声音,他在跟另外一个男子说话,因为不知道文琦在厨房,所以没有刻意收敛,想不到会被文琦听到。

我打赌霍大少会跟沈子琪走的,毕竟是他前女友,都找上门来了,他不会一点都不心动吧。

呵呵,沈子琪当初知道霍大少因为受伤而患上隐疾,就隔空一个电话说她在M国不回来了,要分手,说悔婚就悔婚,搞得霍家不得不取消早就准备好的婚礼,颜面尽失,外界当时流言四起,霍大少都挺过来了,现在沈子琪怎么好意思在他结婚后又缠上他,再说了,我觉得文琦不错,很适合霍大少。

哎,哥们儿,话是这么说,但一切还要看霍大少怎么想,就怕他经不住沈子琪的诱惑。

文琦惊得说不出话来,原来跟霍之烨在门口说话的人是他的前女友!

他有前女友,她居然毫不知情。

从洛森他们的对话,文琦一下子想到霍家为什么那么急切地要让她跟霍之烨领证,原来另一个原因是他前女友悔婚了。

文琦再也无法冷静,放下手里的碗,取下手套,急急忙忙往大门口走去。

霍之烨的前女友来找他,并且是曾经差一点就跟他结婚的女人。

知道这点,文琦还怎么能淡定,她必须问清楚霍之烨的想法。

别墅大门那里,灯光不明,在树影的掩盖下,依稀看见一对男女面对面站着。

那女人低声对霍之烨说着什么,越说越是激动,好像在哭。

文琦悄悄地接近,跟着紧张起来,直到看见那女人伸手挽着霍之烨,倚靠在他怀里

第13章他会想要离婚吗

隔着十几米的距离,文琦藏在树后边看着那一幕,心痛到难以呼吸。

如同被钝器狠狠刺到,无可抑制的疼痛瞬间将她淹没。

不能再看下去了,再看她怕自己会崩溃。

转身,却不小心踩到脚下的石子,发出的声响惊动了霍之烨和那女人。

谁在那里?霍之烨一声质问,看向文琦的位置。

文琦头也不回地跑了,她不是心虚,她是不想在他和他前女友面前哭,她只想找个没人的房间待着。

一口气冲到三楼杂物室,文琦进去关上门,坐在地上,紧紧抱着双臂,身子一阵颤抖,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她感觉自己与霍之烨之间就要结束了,她原本以为这一天没那么快到来的。

哭吧,这是三楼,不会有人听到的。

文琦靠着墙壁,哭得天昏地暗,声嘶力竭。也不知过了多久,哭累了,没力气了,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有人开门,然后,她被抱起来。

啊你文琦红肿的双眼紧紧盯着眼前这熟悉的面孔,以为自己幻觉呢。

霍之烨难得温柔地说:回房间休息吧。

嗯?你你不是有别的话跟我说吗?比如离婚什么的。文琦闷闷的鼻音,听起来怪让人心疼。

霍之烨愣了愣,发出一阵无奈的轻笑:你看见我跟她在门口说话,你都没听到我们说什么,怎么就肯定我要跟你离婚?还一个人躲在这里哭,你是在浪费眼泪。

什么意思?难道你

前女友就是前女友,不会改变,我也不打算跟你离婚。她已经走了,不会再来。

文琦呆滞了几秒,这才破涕为笑,刚才的痛苦难过,顿时烟消云散。

原来是她想多了,原来她并没有失去她的老公。

任由他抱着,这怀抱好暖。

文琦被霍之烨抱进了他的卧室,今晚,她就不去隔壁睡了。

虽然是躺在一起了,可霍之烨暂时没那功能,只能安静地各自睡去。

由于开着空调,文琦睡到半夜,只觉得周身发冷,意识混沌中,磨蹭磨蹭的,找到个热源。

唔,好暖和,我蹭,我再蹭终于蹭了个满意的位置,文琦才安静了,安分了,她的眼睛整个过程就没睁开过,人也没清醒过,完全不知道自己睡在哪。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高大的落地窗洒进来,将房间里的一切都照得清晰。

床上的女子似乎感受到光线照着眼睛不舒服,迫得她极不情愿地张开眼睛。

怎么抱着个东西?

还没完全清醒的她愣了起码十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抱的不是个东西,是人。

男人。

吓得她猛地一抬头,对上了霍之烨那双比夜空的星辰还要灿亮的眸子,只是他英俊迷人的脸为何脸色那么难看,隐含着怒火。

看着怀中的女人一副呆傻的样子,霍之烨低沉着声音说:你睡的舒服吗?

怎么听都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文琦下意识地低头看去,只差没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只见她的右腿毫不客气地伸到他的腰上,这样他能睡着舒服吗,难怪他脸色难看了。

猛地从床上弹起来,文琦睡意全无,不敢看他黑着的脸。

失误,纯属失误你,就当是做梦,以后再也不会占你便宜了。

惊觉自己说得不对,马上改口:不是,我昨晚不是故意占你便宜我是无心的

文琦裹起被子,冲向门口,消失得没影了。

霍之烨不禁哑然失笑,这女人,跑得比兔子还快,他有那么可怕吗。

只是他没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愉悦的心情了。

***

文琦昨晚睡在霍之烨房里,今天又跑回自己屋里睡了。

在他没有明确表态之前,她不会赖在他房里不走的。

文琦今天还有件重要的事情做婆婆昨天交给她一大口袋的药,补品,还详细地告诉了她食用方法,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什么办法都用上,只要对儿子病情有好处。

和霍之烨一起用晚餐,虽然他还是不怎么爱说话,不过她一点没有不高兴,毕竟这男人没有被前女友迷惑,文琦觉得那就是相当难得的,她心里乐着呢。

看着霍之烨快要吃完了,文琦从厨房里端出一碗汤送到他面前。

吃完了,喝碗汤,有营养。

刚想拒绝,突然触到她希冀的目光,竟有点不忍,接过碗,不悦地皱起眉,张口就灌下去

噗--霍之烨毫不给面子地直接喷得文琦满脸都是汤汁。

这什么汤,想谋杀我啊!霍之烨喷火的眼神象要杀人一般。

从来没喝过这种那喝得要命的汤,这也叫汤?差点没把先前吃的饭都吐出来。

什么汤,当然是大补的汤啊,还是超级难喝的大补汤。

文琦错愕,随后一阵尖锐的怒吼:你可恶!一边吼一边跑去卫生间了。

因为文琦的衣服被霍之烨喷出来的汤汁洒到了。

本来气得跳脚的霍之烨变脸的速度也比得上川剧那个变脸了。

看着自己的杰作,文琦狼狈的样子,他心里那个爽啊,马上气就消了。

谁叫你让我喝这么难喝的汤,看吧,这就是后果。

越想越觉得好笑,霍之烨最后实在憋不住,肆无顾忌地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这女人太有趣!

多久没这样畅快地笑过了,霍之烨只觉得最近的烦恼和郁结都消散了不少。

也许,有这么个女人在身边,虽然不知道以后怎样,不过至少目前看来还没那么糟糕。

自从和余嫂夫妇熟悉了一些以后,文琦只要在家,都会亲自做饭,而余嫂也知道文琦手艺不错,放心让她做。

碎花围裙,普通的家居服,厨房里传出文琦欢快的曲调,她象个勤劳的小蜜蜂一样忙碌着。

文琦每次做的菜都是霍之烨喜欢吃的,这可是余嫂偷偷告诉她的。

做为妻子,她觉得首先照顾好丈夫的胃比较重要,吃得开心,说不定脾气也少发点嘛。

来,尝尝这个,还有这个文琦不停往霍之烨碗里夹着菜,完全无视他的扑克脸。

望着碗里堆积如山的菜,霍之烨实在受不了:够了,我自己会吃。

文琦夹菜的筷子顿了顿,毫不在意地撇撇嘴说:哦,那你快吃。转而把菜放进自己碗里。

文琦早打定了主意,不管霍之烨什么态度,她都忍,看谁耗得过谁。

霍之烨一边吃,一边打量着坐在对面放口大吃的文琦。她吃相一点不斯文,连文雅都不会去装一下。

他不禁想起了沈子琪,她的一举一动都表现出她高贵的气质,典型的豪门千金,就连吃饭喝水的动作都象是经过设计好的优雅姿态。

再看看文琦,吃起饭来好象眼里就只有饭和菜了,粉嫩的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仿佛吃饭就是件美好而享受的事情,丝毫不矫揉造作,一副吃得很开心的样子。

而她的食量也真的不差,几乎和霍之烨吃得一样多,明显这女人是个有口福的人,她不忌口,什么猪肉牛肉,高脂肪高蛋白,她都能吃,吃了还不会变肥胖。

至于她的身材嘛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该翘的翘打住!自己想到哪去了,霍之烨才不要自己被这女人影响。

吃完饭,霍之烨照旧关进书房,而文琦,又开始了她的艰巨任务。

我可以进来吗?门外传来文琦清脆的声音。

霍之烨做事一向不喜欢被人打扰,不悦地说:进来吧。

薄唇紧抿,眼都没抬一下:什么事,快说。霍之烨认真看着桌上的一大堆文件。

认真的男人更有魅力。

文琦痴痴地望着这个就是自己老公的男人,总觉得怎么看怎么都顺眼。

霍之烨咳了两声,文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手上还拿着刚熬好的药。

额,这个,是中药,是给你喝的。文琦小声地说,说完将药放桌子上,示意霍之烨快喝。

霍之烨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更沉了,有了上次喝补汤的经验,他对于面前这一碗黑乎乎的粘稠的东西,自然产生一种抗拒感。

看见霍之烨脸色不对,文琦连忙摆摆手说:这个喝了有好处,真的!绝对不象上次的汤那么难喝,放心!一脸的真诚地保证。

霍之烨凝眉半晌,终于决定相信她这一次,于是端起碗,几口就喝了个见底。

文琦满意地一笑,收拾起空碗,高高兴兴地就出去了。

恩,确实这药也不是很难喝。

不难喝但是,明显的,霍之烨又低估了药力

霍之烨聚精会神地看着文件,蓦地,文件上出现两团鲜红的印记,同时鼻子上痒痒地。

伸手一抹,鼻血!

跟着才发觉自己浑身发烫,象着火似的,霍之烨不禁怀疑是在发烧,怎么回事?

可恶的药,可恶的女人!

怒气冲冲地一脚踢开文琦房间的门,霍之烨如黑面杀神一样的出现在门口,再加上鼻子上的血迹,文琦结结实实吓了一大跳,猛地蹿到霍之烨面前。

你,你怎么了,怎么流鼻血了!

岂止是流鼻血,霍之烨觉得自己肺都快气炸了;你说,你给我喝的什么药!说!

不是不知道那药是对自己病情有利的药,只是没想到喝了会流鼻血,全身发烧似的难受。

文琦心里咯噔一下,不会真是因为喝了那碗药吧。

文琦只觉得头皮发麻,眼里尽是慌乱:那个是妈拿来叫熬给你喝的,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你喝了会流鼻血,妈明明说了是十全大补

越到后来越小声,心虚地接不下去了。

还有说这是民间偏方,不是陈医生开的药。

霍之烨一张脸已经涨成猪肝色,完美的脸此刻看起来都扭曲了。

你们就是这样折腾我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汤和药都拿来,下次是不是直接来副毒药了?

越说越火,霍之烨只觉得又气又窘,从没这样难堪过,都流鼻血了那个地方还是无动于衷。

什么十全大补,这补药那是能乱吃的吗?有些人光吃了人参都要流鼻血,这个什么药里不知道掺了多少补的东西,才让平时吃什么都没流过鼻血的霍之烨一下子补得太过于了

文琦又是心疼又是着急地拿起纸巾为霍之烨擦着脸,赫然醒目的鲜血刺痛着她的心,虽然是婆婆吩咐的,可药总算是她熬的,她心里说不出的自责。

本来极度窝火的霍之烨看着文琦为他擦鼻血,他的怒火不知怎么的竟无端消失了。

她纯净的黑瞳里,清晰地映出他的影子,好纯,好深

她的紧张、难过是那么的真实,仿佛流血的是她。

她是担心他,心疼他,在意他吗?

莫名的烦躁又来了,不耐烦地拍开她的手:你以后别再拿这些东西来折腾我。

***

自从结婚以来,文琦还没回过家里看父母。在她领证的那天,她也只是打电话跟父母说自己会跟一个爱了多年的男人结婚。

好在父母很尊重她的意愿,没有反对,只是叮嘱她要小心谨慎。

没有婚礼,也还没有双方父母见面,对于这点,文琦心里内疚,打算抽个周末的时候回去一趟。

已经快晚上十点了,文琦早早地回房间休息,早上七点还要起来做早餐呢。

熟悉的手机铃声传来,文琦一看,是家里打来的。

文琦,女儿,你听妈说你爸爸他急性冠心病发作住院了妈好怕文母抽泣的声音听起来那样的无助。

住院?妈,您别急,我马上就来!等我,在哪家医院?文琦惊慌地提高了嗓音,一边安慰着母亲,一边找衣服换上。

慌忙跑下楼来,霍之烨正闲适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出去一趟。文琦没空多解释,打了声招呼急着朝门外走去。

站住!这么晚了你去哪里?直觉地对于她一个人出门感到不舒服。

霍之烨唰地一声站起来,走到文琦面前轻轻勾起她小巧的下巴,讽刺的意味再明显不过了。深不见底的凤眸,犀利清冽,仿佛要将她看穿。

大晚上的出去和男人约会吗?是不是打算在外面过夜?

因为身体有隐疾所以心里有着阴影,霍之烨现在只会想这方面想,不然她出去做什么?

文琦皱眉,抬眼望着他,明眸里有火苗在闪烁。

他在她眼里看到了真正的愤怒,他愕然。

你除了想这些还会想什么,别总是把我想得那么不堪!你了解过我吗?怎么就认定我是这样的人?!愠怒地低吼,文琦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免得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和他吵起来。

撇开他的手,文琦换下拖鞋,穿起自己的运动鞋,再也不看这男人一眼,只觉得他的话让她的心情更加难受。

想走可以,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做出让霍家丢脸的事,我不会饶了你!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霍之烨不禁加大了力道,好象这样才能让她记住自己说的话。

你脑子里就只有霍家的面子!我妈刚才打电话说我爸爸急性冠心病,现在躺在医院里,我现在赶去,请问,这算不算是丢霍家的脸!!再温顺的猫儿也是有爪子的。

霍之烨微一怔愣,抓住她的手也随之松开,文琦看也不再看他,打开门就往外走。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

和她一起?文琦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回过头疑惑地看着他。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好歹是我岳父,住院了我去看看很正常。霍之烨面色不改地说。

文琦发现这男人变起来真快,什么时候在他们霍家眼里当过她爸妈是自家人啊,现在突然听他说岳父两个字,她觉得有点别扭,不过,他能和她一起去,她心里划过一道暖流

银色的奔驰跑车里,文琦侧着头透过车窗看向外面的夜色,焦急的心情就写在脸上,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霍之烨一边开车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瞄着文琦,刚才她冲他小小地发了次火,想起她生动真实的表情,他讶异自己竟忍了下来,好象,不反感这样的她。

她不是出去约会男人,而是去医院看父亲,这个认知让他不知不觉间放松了脸部的线条。回想起自己刚才的表现,真是有点好笑,除了为霍家的面子,好象,还有一丝紧张。

不过只要是男人都无法忍受自己的妻子有不轨的行为吧,无关爱与不爱,就是不允许。

市二医院。

文琦的妈妈独自一个坐在手术室门口,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手术室的门,头发乱蓬蓬的,普通质地的外套,黑色老式的皮鞋上有些须灰尘。

妈!文琦一个箭步冲上去半跪在文母跟前,双手紧紧握住妈妈因为操劳而变得粗糙的手掌,半月未见,妈妈更憔悴,整个人看起来象又老了好几岁。

文母回头看着文琦,悲戚的眼眸明显的红肿,老伴儿还在手术室里,她现在唯一的依靠就是女儿,看见女儿出现,她心里多少有了点安慰。

文琦,你爸爸他在里面动手术文母越是急越是说不清楚。

妈,妈您冷静点,爸爸一定没事的。文琦心里何尝不担心不着急,但是她要做的是先安抚好妈妈。

撇见妈妈的额头一角竟有小块干结了的血迹,文琦惊讶地抚上去说:妈,您头上怎么回事?

啊这个,没事,妈不小心擦到的。文母不擅说谎,不敢看女儿的眼睛,弱弱地解释后别开眼去。

文琦掰过妈妈的肩膀,让妈妈正视着自己,一脸严肃的说:妈,您没说实话,难道我嫁人了就不是您女儿了吗?有什么事快告诉我。文琦焦急地催促。

唉!文母一声叹息

顿了顿,文母平静了一下激动的心情说:前几天,有人买了我们的猪肉,结果说吃了有问题,上吐下泄,食物中毒了,可是我们的猪肉一直都是在老杨那个屠宰场拿的,这些猪肉和以前的猪肉看起来一点没问题,我们万万没想到会这样,那些中毒的人都上医院医病了,家属这两天都来家里闹,很凶的样子,我不小心被推倒撞在桌子上这还不算,你爸爸突然就得了这个病,我

文母说到最后声音都哽咽了。

不是文母胆小怕事,试想她这样一个老实的人,几十年都过着平淡的生活,突然面临这些状况,她慌乱,惧怕,也是自然的。

文琦只觉得心被揪得疼,紧紧抱住妈妈。

那就是被屠宰场坑了,那屠宰场的人不负责吗?肉是在他们那里拿的?那您和爸爸没有吃这些有问题的猪肉吗?文琦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我和你爸爸吃的冰箱里面冻了好几天的猪肉,这两天拿的还没吃,所以没中毒。老杨跑了,找不到负责人,所以才有人上我们家闹事啊,我和你爸爸实在没办法,只能把家里的钱全部拿出来赔给他们,不然,不然恐怕家里都要被砸光了

文母越说越伤心,快接不下去了。文琦强忍住不让泪掉下来,轻声安慰着妈妈。

妈,您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家里出事了您该早点说啊!文琦不由得加重了语气。

你才刚结婚不久,我和你爸爸也不想你担心,可是现在你爸爸在医院,我才不得不通知你。

文琦有点生气地说:要不是爸爸在医院,您还不打算让我知道家里的事,我是你们女儿啊,怎么有事还瞒着我。

文琦你不要生爸爸妈妈的气,我们,唉!你爸爸的这个手术也不知道要做多久。

霍之烨一直在听母女俩的对话,直到现在才出声说:急性冠心病的手术不算大手术,放心,病人没事的。

文母这才发现女儿身后站了个男人,疑惑地看着女儿,意思是问这男人是谁啊。

还没等文琦开口,霍之烨抢在她之前说:我就是文琦的丈夫,您的女婿,我叫霍之烨。

一改之前的淡然,文琦觉得此刻的霍之烨的微笑如黎明的曙光。

▲《佳妻如宝小心爱》完整版已有~

与《佳妻如宝小心爱》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