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手无弹窗阅读-顾妩君烈执手在线免费全本

执手

时间:作者:坏坏不正经

想找执手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顾妩君烈执手在线免费全本,作者坏坏不正经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重生后,顾妩一直有意接近腿残不受宠的王爷。所有人都说她疯了。    ……    顾妩上辈子是个小可怜,被陷害,死无全尸。好在死后灵魂不灭,她以灵魂状态看着朝代更迭,且学了无数本领,其中最擅长的便是医术...

执手是作者坏坏不正经执笔的一部穿越架空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第12章他那时,应当是高兴的

本世子不会将自己卷入权位争夺中去的。今日所说,也不过是觉得顾小姐红颜娇媚,能力不俗,不该在那漩涡之中沦为白骨,故而多说了几句而已。东候世子倒了了一杯酒,却未饮下。

顾妩路过身侧,站定应到:这漩涡我既然已经进去了,就不打算出来。东世子操心你自己就是了,毕竟你身上中的那个蛊毒,也不是寻常人都能寻来的。告辞。

顾妩声色严厉,端着一身傲气走了出去。

东世子饮下了酒,道了一声:够劲儿。

这声够劲儿,也不知道说的是酒,还是刚刚走出去的那人。

吴下,把这回春丹派人送到宫里去给宣贵妃。让她服下。

东世子把丹药抛了出去。

吴下接住了丹药,应了声:诺。

残阳西斜,顾妩带着酒回到了二王府。

回到府邸之后,她没有做别的事情,而是全身心的准备替二王爷针灸。

二爷,我落针之后,你会感觉骨髓内仿佛有百虫啃咬。会很难受,但是,您最好是忍住。忍受的时间越长,你双腿的知觉就会恢复得越多。

顾妩知道那个痛苦,寻常人等,怕是连一盏茶都忍不下去,宁死也不愿意受那个罪。

本王知道了,你来吧。

二王爷凝着心神,已经做好了准备。

顾妩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开始往他的双腿上扎针。

君衡体味到了顾妩说的那痛处,百虫啃咬,生不如死。

但是,他就那么忍着

手背上的青筋都显露出来了。

顾妩抓着他的手:二爷,我给你讲一个笑话分散你的注意力吧。

她知道他痛,所以想要让他被别的事情吸引走注意力。

不必。

笑话么?

君衡看着自己这双残了的腿,觉得曾经的自己就是个笑话。

那我给你弹琴唱曲,跳舞作画给你看?

君衡:不必。腿上传来的痛处实在是很磨人,耳边女子的聒噪声却不让他生厌。

君衡是从地狱里攀爬出来的,最痛苦的时候都未曾有人这样靠近他的身边。

现下,却有这样的一个女子,带着一身灼眼的光芒,不管不顾的要靠近他

这也不必,那也不必。二爷,您有些不好伺候呢

顾妩小声的嘟囔,她以为二王爷是听不见这个话的。

但君衡哪怕是处在剧烈的疼痛煎熬之中,他的五感也要胜过旁人数倍。

觉得不好伺候,那你就不要伺候了。

不带温度的喑哑声音响在顾妩的耳边。

顾妩听到她这话,当真是恨不得时间倒退,然后扇自己一个耳光。

要伺候的,要伺候的。二爷,不如我来跟你说说我今天碰到东侯世子后聊了一些什么吧。

顾妩又打算主动摊牌了。

饕餮楼是东侯世子的地盘,故而君衡只知道顾妩跟东侯世子见了面,却不知道他们具体谈了什么。现下她肯自己主动说就最好了。

可以。

腿上的疼痛又加重了几分,君衡完全靠着超强的意志力压制着那番痛苦。

顾妩说的那些话,让君衡分出了一些心思来分析东侯世子的举动。

半柱香的时间过去,顾妩将所有的情况都说完了。

她趴在君衡的对面,不解的说道:二爷,您说,东世子要那回春丹会给谁啊?这玩意儿通常只有女子才会喜欢。尤其是那些容貌不在,想要重回容色巅峰,好夺取宠爱的女子才会要。东世子总不可能是给候夫人用吧。

她想不明白这个情况,脑子里跟一团浆糊似的。

不可能是给侯夫人用。他应当是和宫里的某个后妃有了牵扯。

君衡接触过东侯世子,那人是个有心计的。说不定对方已经卷入了某方阵营也说不定。

对啊。这就说得通了。宫中妃嫔,为了得宠,用点儿回春丹,笼络圣心什么的,太有道理了。

顾妩不由得想了想宫中有哪些是现在色衰,曾经却貌美动人的。

不过,她未在这个问题上停留太久,她的手指在桌案上一划一划的,又说:东世子还告诉我,暗中有人对你动了杀心了,说是近日就会动手。二爷,我们要不要做点儿什么准备啊。你看,我在这府邸修建一处暗道

君衡:不必。

他已经蛰伏太久了,现下双腿又复原之态,也该适当的崭露点儿锋芒,露出一些自己暗中的势力,让那些以为稳坐钓鱼台的人心慌了。

屋子外面忽然出现异状。

不远处的亭子忽然燃烧了起来。

一阵风吹过,火星甚至朝着主屋附近的方向而来。

二爷,起火了。

顾妩相当镇定。

她刚刚才说有人对二王爷起了杀心,怕是要出意外了,结果现下二王府就起了火。

嗯,起火了。

君衡那双眼眸里映照着外面通天的火光,神态自若。

我替你将银针拔了,我们赶紧跑吧。

顾妩也不坐着了,打算立即替他拔针。

不是说坚持得越久,复原效果就越好么?现在不用拔针。君衡拒绝了顾妩的行动。

顾妩不镇定了:我的爷,现在是命要紧啊。火这么大,先逃命,嗯?

你可以自行逃走。

顾妩:你都不走,我走什么走。我都说了要护着你,你当我说的是骗你的吗?

她凶起来了,有小脾气了,在二王爷的面前也不装乖了。

君衡看着她那气鼓鼓的,张牙舞爪的样子,心想,这样的她,多半才是真正的她吧。

火已经窜到了主屋的屋檐上,烧断了其中的一根房梁。

我想办法灭火。别的地方没法子,但至少要保证不是伤到你。

顾妩脱掉碍事儿的广袖外衫,打算去找水。

不用,火,本王能灭。

君衡抬手,拦住了顾妩。

他另外一只手大力一挥,强劲的内力运天地之能为,周遭气流变化,狂风骤然而起

火火灭了!

顾妩感觉自己傻了。

她错了,真的!

她之前为什么要跟别人一样认为二王爷需要她的保护?

金大腿就是金大腿。哪怕残了双腿,那也是当年以一人之力,守一疆一城的巅峰武者。

她捂住了自己的脸,欲哭无泪:二爷,当初我挡在你身上替你挡住五王爷的踢打的时候,你是不是在笑我?

君衡:

没有笑你。

他那时,应当是高兴的。

第13章你的野心无需隐藏,本王的恨意亦然

二爷,你那么强,为什么不直接干翻那群欺负你的王八羔子啊?尤其是那五王爷。

顾妩觉得羞人只有那么一会儿,现在她已经处于狂喜状态。

金大腿挥挥手就能扑灭一场火,这么厉害,她作为靠着大腿而生的菟丝花跟着觉得有面。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知道得越多,死得越早。活得糊涂,和马上去死,你选一个。

君衡看着满院子的狼藉,眼底不兴波澜。

顾妩当然是选择活得糊涂。

我不问了,我不问了。我只需要知道,我要一直一直跟在您身边伺候您就是了。

顾妩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君衡。

君衡则在轮椅上敲了敲,隐藏在暗处的刘影则立即派人去调查这个事情了。

两个时辰之后,顾妩拔掉了君衡腿上的银针。

二爷,您的腿现在每天能够站起来行走半个时辰了。等有了紫洛草和九凤骨就能一整天的站起来行走了。只是最初的时候,您每走一步,都会感觉到疼痛。您现在要试试吗?

顾妩把选择权交给了君衡。

君衡直接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他小心的动了自己的腿。

跨出去了!

跨出去了!

多年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激动的心,在此刻激动了起来。

他走了好几步,虽然每走一步都像是在刀尖上行走。但是,他终究是能够重新站起来了。

顾妩伸手去扶他,想要避免他因为不适应而摔倒。

君衡推开了她,说:本王自己来。

他走出了主屋,站在被一场大火烧得光秃秃的院落,望着黑夜绵延不绝的苍穹,道:本王重新站起来了。

顾妩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高大伟岸的身姿,裂开唇笑了:是啊,爷,您重新站起来了。不过,您的腿现在还没完全好,要尽量少行走。

扶本王回轮椅上去。

顾妩当即扶住了他的手。

他个子很高,顾妩在他面前显得格外的娇小。

君衡俯身看着她,几乎已经确认她不是细作,然而,他依然不完全信任她。

顾妩,本王能重新站起来的事情,不要让外人知道。

他可是要仗着自己残疾,让别人继续麻痹大意。

嗯,我知道的。我不会说的。二爷,只要是对您不好的事情,我都不会做的。

她将他扶回了主屋。

君衡抽了一本竹简在手里翻看,旋即说:你回你的院子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带走的东西。明日,我们离开二王府,换一处新居所。

二王府被烧了,这处府邸,也便没有必要留着了。

这府邸不要了啊。可惜了我之前在外面摆的阵法,和我种的朝暮。

她还有点儿舍不得这儿来着。

新府邸不需要阵法,至于朝暮你若喜欢,本王会让人在你的屋子附近种上一些的。

君衡决定将自己的一些势力暴露在顾妩的面前,他要看看,顾妩会如何做。

顾妩在见识了君衡刚刚一袖灭火的武力值之后,就已经是百分百确定他早就已经在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了,现下倒也不吃惊。

那我就回自己屋子收拾东西去了啊。二爷,您安寝。

她出了主屋。

君衡唤下了刘影。

主子,您吩咐。

君衡冷道:今日二王府之外的所有监视者,一个都不能活。都除了吧。

这场大火打乱了他的计划,那些人的眼线,也就不能留了。

属下这就让人将那些人全灭了。

君衡:连夜让人将衡院收拾出来,本王要住进去。让手底下的人在里面种上一些朝暮。

诺。属下这就去办。

这夜,京中各大势力安排在二王府的眼线全部覆灭,无一人生还。

次日,顾妩推着君衡住进了衡院里。

衡院是君衡当初还是权王的时候购置的府邸,处于帝京中最繁华的地段,曾经是门庭若市,现在是门口罗雀。

不过要入住的两个人都不怎么在意。

顾妩推着君衡进了院子,院落里依然一个下人都没有,但里面却干净整洁。

二爷,朝暮,院子里好多朝暮啊。

顾妩奔到了那一大片大片的朝暮花中间,笑得像个孩子。

君衡看着她在花丛里欢蹦乱跳,死寂的心,仿佛能够发出新芽一样。

他想,他挺喜欢这女子在身边的,至起码,不讨厌。

快正午了,本王午膳想用银丝鱼。

顾妩重新回到他身边,推着他进了正堂:那我去准备午膳。二爷,您一会儿可以稍微走一走,提前锻炼一下腿部的灵活力。但不要太久。

嗯。

君衡看着她像是一道风般刮了出去。

约莫半个时辰后,衡院里来了一个客人。

那位客人并非是从正门而入,而是直接用鬼魅的轻功从后院来到了正堂。

那人一袭白衣纤尘不染,墨色的发用血色的玉冠束起,神仙姿容,却有着妖邪瞳孔。

二皇兄,你终于入住这衡院,重回这帝京的权利中心了。

君烈完全没把自己当客人,一来就霸占了正堂内唯一的躺椅,慵懒的侧着身子。

君衡正烹煮着一道茶,优雅的在茶上点出一副山水图:本王再不回来,那东宫就该有人住进去了。本王双腿已残,入不得那东宫,但那里由谁住进去,确只能由本王说了算。

二皇兄,东宫我现在还不想住啊。不能再缓缓?君邪现如今已经住进了九王府,对外就一个闲散王爷,实则,他已经暗中把控了小半个帝京。

你若真不想住进去,何故在这当口回来。九弟,你我虽然未必能够一直同道,但现在至少还是盟友。你的野心无需隐藏,本王的恨意亦然。

▲《执手》完整版已有~

与《执手》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