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龙婿无弹窗阅读-关淮杜若长生龙婿在线免费全本

长生龙婿

时间:作者:连小果

想找长生龙婿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关淮杜若长生龙婿在线免费全本,作者连小果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人人都当我是野种,财产分配也没有我的份。可是没有人知道,他们眼中的巨额财产,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零头……...

长生龙婿是作者连小果执笔的一部社会都市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第12章游戏刚刚开始

关淮一路狂奔,一边拨出金城的电话,近乎咆哮道: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杜若!!!

根本不给金城回应的机会,关淮拦下出租车,一头扎了进去。

二十分钟后。

宽敞别致的书房之中,关淮和程天军在书桌前,相对而坐。

我已经查实,关航说的没错,我儿子的确喊了三声你的名字,很悲愤,也很不甘。

程天军强忍着即将失控的情绪,说道: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

关淮只是直勾勾的盯着程天军,一言不发。

不说?没关系,待会儿你会说的。程天军让人去拿点东西过来,而后正色道:你是个能刷新人三观的年轻人,我不得不佩服。

程天军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自顾自说道:包括你们关家在内,所有人都认为你是个不成器的东西,可是谁又能想到,就是你这么个没用的废物,不仅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龙腾娱乐城,甚至在对我儿子采取某些措施后,竟然不留半点痕迹,真的让人很难相信啊。

关淮仍旧是保持沉默。

这时,保姆送了一部手机过来,程天军把手机推向关淮,说道:刚录的视频,还热乎。

目之所及。

那是一方灯光昏暗的地下室,杜若被绑在一张凳子上,嘴上被贴着强力胶布,原本飘逸自然的长发,已经变得凌乱不堪。

那张皮肤吹弹可破的脸庞,也有着道道指印,脸颊微微发肿,甚至,嘴角还有鲜血溢出,但被堵在强力胶布上,看样子刚刚经受一顿暴力。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的衣服暂时完好。

即便关淮心性有异常人的淡薄沉稳,即便他早就预料到这一幕,却还是在目睹过后,被击垮了理智。

他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这样怒过了。

从上到下,浑身每一个地方,都在微微颤抖!

关淮的眼神仿佛要择人而噬,给你一次机会,放了她,只要她能完好无损的回到家,我保证不秋后算账,不追究你任何责任。

程天军愣了愣,啧啧道:听听,这种话会是一个软蛋说出来的吗?你是真的不简单啊,平时那么隐忍,到底是图什么呢,为了家产?好像也只有这么一个可能性了。

别跟我说没用的,机会就这么一次。关淮冷声道。

我看你是搞不清楚状况吧,现在你老婆在我手上,是我给你机会!

程天军狠狠拍下桌子,吼道:说,你到底对我儿子做了什么,他是否还活着!

关淮知道对方想什么,如果自己说程俊已经死了,那么程天军绝不会有半点犹豫,会第一时间杀了杜若。

这父子俩都犯了同一个错误。

有任何事情,他们可以冲着关淮去,但不该妄想伤害杜若,这是关淮现阶段最大的逆鳞。

没有人天生心狠手辣,权贵子弟的圈子有多少肮脏,远不是圈外人能够想象的,关淮只是提前把危险扼杀而已。

气氛就此沉寂下来,两人相互对视着,久久无言。

某一刻,关淮手机震动两下,低头看去,是一条来自金城的短信。

杜若找到了,在南郊垃圾中转站附近的一个地下室里,目前没有危险,金城的人正在等待行动中。

关淮怒意不减,但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他缓缓起身,指着程天军一字一句道:游戏才刚刚开始。

话落,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

程天军并没有阻拦关淮,相反,他还隐隐有些激动。

既然关淮这么说了,是不是意味着程俊还没有死?只有手上有人质的情况下,关淮才敢这样有恃无恐的离去。

程天军想的合情合理,唯独没有料到,自己低估了关淮的能耐,更想不到,他所谓的筹码,此刻已然失效。

--

晚八点许,南郊垃圾中转站。

或许在这之前,从来不会有人知道,中转站下方,竟然别有洞天。

穷人永远体会不到有钱人的快乐,同样,也永远不会知道,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圈子,金钱覆盖之下,是一股浓浓的腐臭之味。

此时杜若眼神涣散,在她的视线范围内,这一方地下室里,周遭墙壁沾染了许多清洗不掉的血迹。

这种通常只会发生在电影里的事情,却是真实的降临在她身上,这种未知的恐惧感,比起十二岁那年的遭遇,更加让人肝胆俱裂。

从被抓,到被打,再到现在,整个过程里都充斥着恐惧,她渐渐有些麻木了,也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甚至连求生欲都慢慢消减。

她不知道在这样的境地下,究竟还有谁能来解救自己。

也许每个女人心中都有一道强壮的背影,可她却没有,她从来没有这种信仰。

吱呀--

突兀的,地下室门被打开了,锈迹斑斑的铁门发出极大的声响,让得杜若心头一颤。

她本能的想要挣扎,嘴里出发'唔唔唔'的声音,可是随着那道身影清晰起来,她的瞳孔几度收缩,而后迅速被泪水充盈。

这个身影不算高大,一点儿也不魁梧。

可是当下,他仿佛能扛起整个世界。

这一刻,杜若心中突然有了信仰,她头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安全感!!!

唔唔唔--杜若情绪失控,浑身剧烈的摇晃起来,目睹着关淮步步而来。

关淮眼里满是柔情和怜惜,撕开她嘴上的脚步,为她松绑,轻声道:回家。

回家,这是上一刻多么奢侈的事情啊。

杜若低着头痛哭起来,隐隐生出一股投进关淮怀里的冲动。

关淮不善言辞,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抚杜若,索性弯下腰,将其横抱而起。

杜若哭得昏天暗地,任由关淮抱在怀中。

这一刻其实并不浪漫,对于一个被吓破胆的小女人而言,她的情绪状态根本不允许想别的东西,只是这个怀抱,真的很暖、很暖

杜若就像孩子一样,哭累了,渐渐没了动静,伴随着阵阵抽泣,呼吸逐渐平稳下去,紧接着睡着了。

这时,金城小心翼翼的走来,小声问道:一共八个人,怎么处理?

关淮回头看了一眼,淡淡的道:一个不留。

--

午夜时分。

程天军穿着睡衣,在落地窗前来回踱步,距离关淮离开,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对方都没有任何举动,这让他隐隐有些不安。

笃笃--

保姆敲了敲门,说道:宵夜做好了,多少吃点吧,您中午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了。

嗯。程天军点点头,想到程俊可能还活着,情绪有所好转,做的什么。

砂锅粥,这么晚了,吃点清淡的好。保姆笑着掀开了砂锅盖,一股浓郁的热气飘了出来。

然而在热气散开的一刹那,保姆猛然发出惊魂之音,手中的陶制锅盖都狠狠甩了出去。

砂锅里没有粥,而是一锅热水。

水里,居然躺着一把断裂成三截的刀!!

饶是程天军这样摸爬打滚几十年的人,都被眼前一幕给吓得脸色惨白。

这是怎么回事!程天军怒吼道。

我不知道啊,刚刚粥煮的好好的,拿上来的五分钟前还看过一眼,后来也就没再去看了,谁知道

砰。

程天军掀翻了桌子,又怒又怕的,嘴唇都变得无比干瘪。

程先生,这好像有一张防水字条。保姆颤颤巍巍的指着地上。

程天军当即弯腰捡起,只见字条上写着几个苍劲有力的硬笔字:游戏,刚刚开始!

第13章我害怕

王八蛋!

程天军将字条揉成一团狠狠抛了出去,怒到无以复加。

就在这时,司机小李的电话打了进来,汇报道:不好了程总,我刚刚去南郊,发现里面所有人都不见了,包括咱们的人,全都不知去向。

程天军狠狠吸口气,颤抖道:还是太小看他了。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报警吧。小李焦虑道。

没用的,这关淮比我想象的还要可怕,就算程俊死了,也绝对查不出任何线索了。程天军闭上眼,无力道:先等等,看他想玩什么花样!

夜深人静。

关淮带杜若上医院简单处理后,回到家中。

进门就发现餐桌附近一地狼藉,锅碗瓢盆支离破碎。

可以想象,关淮出门时怒斥了一句,激怒了陈美娟,这都是她发泄情绪的杰作。

一个更年期妇女实在可怕。

好在这会儿她已经睡着了,否则非得搅个天翻地覆不可,而杜若还没有完全缓过来,自是没心思问这些琐事,很快被关淮安抚着回房休息。

约莫凌晨三点钟。

关淮所在的杂物间被悄然打开。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杜若的声音缓缓袭来,睡了吗。

还没,怎么了?关淮打开灯问道。

此时杜若穿着一条薄如蝉翼的浅蓝色睡裙,美好身材一览无余,但因为脸色太差,有一种病美人的娇弱之感,看起来楚楚可怜。

我杜若咬着嘴唇,难为情道:我害怕。

关淮脑子里仿佛缺了根筋,房间太大,没有安全感吗?那你睡我这儿吧,我去睡沙发。

话落,关淮直接走了出去。

杜若:

天知道杜若跑来跟关淮说她害怕,需要多大的勇气,结果这二愣子压根意会不到?

眼看杜若还是愣在杂物间门口,关淮疑问道:怎么了?快进去睡啊,好好休息,明天一切都会好。

杜若幽幽的看向关淮,郁闷道:如果不是我嫁给你,你这辈子都得打光棍!

轻轻一跺脚,杜若跑回自己房里。

关淮愣了好几分钟,实在想不通对方什么意思,直到他发现杜若的房门是虚掩着的

不多时,关淮抱着一床被子,蹑手蹑脚的走进杜若房中,自顾自打起地铺。

杜若侧躺着,只留出一个背影,故作生气道:你干什么,谁让你进来了。

关淮暗暗好笑,明面上严肃道:不好意思啊,晚上那事儿,我越想越害怕,一个人睡怕做噩梦,你就收留我一晚上吧,我保证手脚干净。

黑灯瞎火中,杜若嘴角微微上扬,仿佛所有的恐惧都消失殆尽,但还是傲娇道:你一大男人,怎么这样胆小,能不能有点男子气概了。

我也想勇敢,但实力不允许啊,行行好,收留我吧。关淮讪笑道。

哼,戏精。杜若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哼了一句,心中却莫名温暖。

良久,杜若心血来潮的道:你知道彩虹岛吗。

什么东西?

很多女人心里都有一座彩虹岛,它包含了所有美好的幻想。

关淮应道:那你心里有彩虹岛吗。

有。杜若兀自点头,道:可我的彩虹岛上没有人,空空荡荡,虚无缥缈,所以它是不完整的。

关淮其实并不懂她想表达什么,更不懂女人那细腻无比的心思,也只能顺着应道:那希望你的岛,有一天能完整。

那你加油吧。

关我啥事???

钢铁直男,没救了你,睡觉!

第二天一早,当杜若起来的时候,关淮已经在厨房里忙活早餐了。

早。杜若也走了进去,一边帮忙烤面包,一边道:昨晚太害怕了,忘了问你怎么找到我的,七八个人呢,哪个都比你壮,我记着也没看见警察啊。

昨天傍晚不是打雷了吗,我怕你回不来,就准备去给你送伞,刚好看见你被带走了,然后就打车尾随上去,等了好半天,才等到那帮人暂时离开。关淮说道。

并不是他想瞒着杜若,而是这些事情就算说实话,她也不会相信的,就跟徐海明那单生意一个道理。

杜若倒也没生疑,叹息道:那我真是运气好了,如果不是你恰好看见了,后果不堪设想,可是你就一点儿也不害怕吗?自己傻乎乎的跟过去,很有可能跟我一起受害的。

害怕。关淮说道。

那你还去?杜若皱眉。

害怕你出事啊。关淮温柔的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

杜若翻了个白眼,冷不防伸手蘸了点果酱,呼了关淮一脸,没好气道:你保证?少吹点牛,比什么都强!

关淮咧嘴,露出暖人笑容,不吹牛。

清晨的阳光斜射而入,将两人站立的地方圈了起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气氛,悄然滋生。

暖暖的,甜甜的。

然而美好的东西,总是在人没能去抓住的时候,就被轰然打破。

姓关的,你还敢回来!!陈美娟的咆哮声几乎要穿透天花板。

妈阿姨,昨晚事出有因,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哈。关淮尴尬道。

你个白眼狼,我免费供你吃、供你住,你居然敢吼我,今天说什么都没用了,你给我滚出去。陈美娟气急败坏的吼道。

杜若一脸茫然,但也顾不上问什么了,连忙道:妈,你最近是怎么了,更年期吗,动不动就发脾气,这谁顶得住啊。

你是不知道,这没出息的玩意儿,昨晚居然凶我,真是没教养的东西,连我都敢吼,算哪根葱啊他,今天他必须滚出去!陈美娟不依不饶的骂道。

妈你够了,再这么不可理喻,下个月我就不给弟弟转生活费了,你用自己的钱给他吧。杜若皱眉道。

陈美娟像是被掐住了命脉,气焰有所消减,但仍旧嘴臭,你说什么?那不是你亲弟弟啊?供弟弟读书天经地义,居然拿这个威胁我?

听着母女俩吵架,关淮一个头两个大,索性溜到一边去了。

由于他一直没能融入这个家,所以对杜若的弟弟,了解并不多,只知道她弟弟在外地上大学,而且从小就被重男轻女的陈美娟给惯坏了。

阿姨,消消气吧,不是要买车吗,快去4S店看看,说不定今天有优惠呢,能省几千是几千啊。关淮突然插了句嘴。

陈美娟如梦方醒的道:对对对,差点耽误正事了,等我回来再收拾你俩,特别是杜若,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杜若和关淮对视一眼,双双露出无奈之色。

时间一天天过,杜若筹备的那批货,即将顺利完工,每天忙碌而充实,对她而言,这样的生活虽然比以前更累,但是更有盼头了,每天都是干劲满满。

她开心,关淮自然也就开心。

不过这几天对于程天军而言,不亚于被按在火坑里无情的焚烧!

他的脸色是日渐惨白,身体日渐憔悴,精气神完全被掏了个空。

当晚,那锅粥变成了热水泡刀具。

第二天,冠宇集团发生内乱,将近三成的高管集体跳槽,引发业界震荡。

第三天,程天军所投资的酒吧产业,整整十八家都遭受了恶意捣乱,造成恶劣影响,导致后续门可罗雀。

第四天,程天军两个女儿先后哭诉,连日来总感觉有人尾随自己,已经严重影响日常生活,惶惶不可终日。

第五天,也就是今天,程天军曾经有过的,以及现在发展着的小蜜,整整十二人,集体上门讨要说法,程天军的妻子差点原地爆炸,家庭纠纷引爆当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被诠释得淋漓尽致。

更可怕的是,这一桩桩一件件,任他怎么查,都查不到任何有用的证据,关淮真正做到了置身事外。

那个所有人眼中的窝囊废,怎么会可怕到这种地步?

他现在终于明白'游戏刚刚开始'的真正意义了,再这么下去,自己迟早要被玩死,且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程总,要赶紧想办法了啊,再这么拖下去,家破人亡也不是不可能的,那小子真是太可怕了,我想想都毛骨悚然。小李战战兢兢的道。

还有什么办法?他明明拥有随便击垮我的能耐,却跟我玩这种游戏,摆明了是要我去找他妥协,我是本地知名企业家,他不敢杀我,就想榨取我的剩余价值,年纪轻轻,怎么会这么毒!程天军咬牙切齿的道。

小李站在一旁不敢说话,心里一想起关淮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庞,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程天军内心天人交战,最终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道:去找他,让他过来,我跟他谈!

好,我这就去。小李慌忙离开。

一小时后,小李归来,面色难看的道:程总,他只给了我一句话。

说。

明天天黑之前,宝华山下起始,三跪九叩,我在宝华寺等你!

▲《长生龙婿》完整版已有~

与《长生龙婿》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