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是个王者无弹窗阅读-张漠夏雨其实我是个王者在线免费全本

其实我是个王者

时间:作者:酒香人易醉

想找其实我是个王者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张漠夏雨其实我是个王者在线免费全本,作者酒香人易醉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我王者归来,追求平静和安逸,却被人各种嘲讽讥笑。他们并不知道,其实我是个王者。...

其实我是个王者是作者酒香人易醉执笔的一部社会都市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第0012章佛爷道歉

热热闹闹,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这才结束。

离得近的,都回去了。

相对较远一点的,老一辈都住在老三家里,年轻一辈,则是到附近的酒店开房间。

之前说好的晚上继续打麻将,但老二和老三已经被张漠灌醉了,打麻将的事情,只好作罢,陈丽和楚峰来到附近的酒店开了两个房间。

眼瞅着老妈只开两间房,楚玲本想自己再多开一间的。

想起老妈的性子,以及其似乎对张漠挺满意的,又硬生生把那个念头给压了下去。

现在她老妈还不知道张漠其实是一个穷屌丝,她这个时候要坚持多开一间房会失败不说,还有可能引起老妈的怀疑。

无奈之下,她只能扶着假装喝醉的张漠,来到了楼上的房间中。

躺在床上,张漠长呼了口气。

见楚玲坐在旁边,一脸的院郁闷,他问道:今晚怎么睡?要不我再去躲开一间?

别去。

楚玲道:我妈现在巴不得我早点怀孕,跟你结婚,你去开房间,被她发现,她肯定会说我的。而且,你多开一个房间,指不定会引起她的怀疑,她那人的心思可比一般人活跃。

那今天晚上怎么睡呢?

张漠道:这小镇里的酒店,房间中连像样的椅子都没有,更别说沙发了。

你睡地上。

楚玲道:晚上老实点,要敢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咬死你。

你想多了。

张漠撇了撇嘴,一副我对你没想法的样子。

从床上蹦起来,他在房间里找了一圈,发现什么都没有,皱眉道:不对啊!这房间里啥都没有,你让我睡地上,我怎么睡?好歹也得有张席子吧?

这只是一家小旅馆,又不是星级酒店,哪来那么多东西?

楚玲瞥了张漠一眼,道:我不管,你睡地上,我睡床上,你要敢爬上床,我不会放过你。

张漠暗骂一声,走到唯一的一张小椅子旁坐下。

今晚上,他只能凑合着过了。

还好,他是修炼者,晚上可以修炼,倒不会给他带来太大的影响。要是个普通人,今天晚上必然会活受罪。

我去洗澡了。

楚玲瞥了张漠一眼,从包里拿出要换的衣服,走进了浴室。

张漠坐在旁边,有点尴尬。

这浴室是房子建好后,用玻璃从里面隔出来的,处于半透明的状态,看不清里面具体的东西,却能够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来。

身为一个未经世事的小男孩,他这么看着一个美女洗澡,着实是一种折磨。

好在,他异于常人,能够压下心头的燥热,不受其的影响。

不一会儿,楚玲洗澡完出来了。

由于她之前没有料到会跟张漠住一个房间,穿的睡裙有那么点性感,露出白皙的香肩修长而笔直的双腿。

见张漠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她小脸一红,怒道:臭流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

张漠收回目光,拿着一条短裤就走进了浴室。

麻溜的洗完澡,他虽然有点不自然,但还是穿着一条小裤衩走出了浴室。

没办法,他一直喜欢裸睡,没有睡衣,就只能穿裤衩了。

喂!你

楚玲见张漠穿着一条红色的小裤衩就跑了出来,气得不轻,你怎么不穿衣服啊?我我们还还没到那个地步,你怎么能这样?

不然呢?

张漠耸了耸肩,道:我之前没有想到会跟你住一个房间,也没有睡衣,不穿裤衩穿什么?

你你不是有衣服么?

楚玲道:你带的换洗的衣服,不是衣服?你傻呢?

好像是哦。

张漠愣了愣,赶紧拿着衣服,跑到浴室换上之后,这才回到房间。

刚才脑袋有点乱,倒是把这个忘记了。

流氓。

楚玲怒骂一声,钻进了被窝。

张漠撇了撇嘴,走到椅子旁坐下,进入修炼状态。

晚上,就这么过去。

第二天一早,张漠和楚玲洗漱一番,出了房间,与之陈丽和楚峰两人一起,又来到了楚家小院。

吃过早餐后,陈丽又被老二和老三叫过去,凑了一桌麻将。

楚河则是来到了张漠身旁,道:妹夫,带我们出去玩玩呗!你好歹也是个身价几百万的大老板,不会这么小气,不照顾我们这些兄弟姐妹吧?

就是啊!

跟在旁边的楚奇和楚玉,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张漠。

很显然,他们打算敲诈张漠一笔。

这个

张漠没有立马答应,而是转头看向了楚玲。

钱他不缺,现在对钱也没什么概念,反正他的钱这辈子是花不完的。不过,他没打算帮楚玲出钱,所以要不要去,还得看楚玲。

玩什么玩?

楚玲没好气道:今天事情挺多的,别想着到处跑,留在家里帮忙。

那些事情不需要我们动手。

楚河道:玲玲,你不会这么小气吧?你老公好歹也是身价几百万的大老板,我们出去能花你老公多少钱?

就是啊!

楚玉道:玲姐,你这男朋友该不会是假的吧?要是真的,应该不会在意这点小钱的。

你你们

楚玲强忍着心头的不快,道:行!就带你们出去玩。

好耶!

楚奇高兴的跳了起来,问道:姐夫,你有车吧?要不你开车带我们出去?

走吧!

张漠见楚玲点头,也不多说。

走到外面,他拉开雅阁的车门,道:上车。

妹夫,这你的车?

楚河看着破雅阁,鄙夷道:你好歹也是身价几百万的大老板,怎么也得高抬宝马7系或者奔驰S级吧?这破雅阁可配不上你的身份。

我在等新7系上市,这才一直没换。

张漠道:上车吧!想去哪里玩,跟我说,只要你们玲姐点头,随便你们怎么玩都行。

这可是你说的。

楚河三人相视一眼,钻进了雅阁的后座。

混蛋!

楚玲钻进副驾驶位,气得不轻。

然而,这个逼她必须装下去,不装都不行了,钱什么的只能以后慢慢还。

就这么的,在楚河三人的要求下,张漠直接杀到了县城。

上午在电玩城,花了两千多,中午吃饭花了一千多,下午去KTV唱歌,又花了三千多,算上其他的,一天下来,他花了将近一万。

回程的时候,楚玲心痛到不行。

这傻逼!

回到楚家小院,已经是傍晚时分,快吃完饭了。

下车后,楚河瞥了张漠一眼,笑得别提有多开心,感觉自己这次赚大了。

其实他知道,张漠压根就不是什么老板,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屌丝,昨天晚上他打电话给周蕙,已经再次确认了。

可笑的是张漠和楚玲还在他面前装,甚至不惜花了近万块钱。

那个

突然,一中年男走到张漠身前,笑着问:请问您是张漠张先生么?

额!是的,你是?

张漠看着中年男,有些不解。

在陇县这边,他没有朋友,也不认识什么人。

我们佛爷有请。

中年男道:就在前面一点点,如果张先生有时间,还请张先生移步,随我过去一趟。

走吧!

张漠见中年男态度挺好,倒是没有拒绝。

走了差不多二十来米,走到一个转角处的时候,他看到了一辆银色的劳斯莱斯,不由得更好奇了。貌似,找他的是一个大人物,开着劳斯莱斯。

佛爷,来了。

劳斯莱斯内,刘刚看到张漠的时候,赶紧推开车门下车。

快过去。

佛爷麻溜的下车,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向了张漠,张总,不好意思,之前沈总千叮咛万嘱咐,您喜欢低调,我这才让管家去请您过来,实在是有愧,还望张总您能够海涵。

沈玉楼?

张漠的脸色,骤然阴沉下来。

张总,您先别生气,沈总也是没有办法。

佛爷道:我跟张总是多年的好朋友,恰逢上次刘刚这蠢货不小心得罪了您,沈总这才告诉我的。这不,我今天带着人过来跟您道歉,希望您能够原谅。

道歉就不必了,以后放机灵点,有些事情该做,有些事情就不该做。

张漠冷着脸道:这次你们惹到的是我,如果换一个脾气不好的,就因为这点事情,能直接把你们给灭了。

张总教训的是。

刘刚连连点头,一副已然悔过的样子。

你们先留在这。

张漠道:我指不定会有用得着你们的地方,不用太久,也就两天。

没事。

佛爷笑道:我反正有时间。

行!我先走了。

张漠点了点头,转身往楚家小院走去。

佛爷见张漠没有见怪的意思,总算是松了口气。

华美集团董事长,太牛逼了,哪怕他身为金市数一数二的人物,在张漠面前,也不过是一只蝼蚁,随手都可以捏死。

佛爷,没事了。

刘刚也是松了口气,张总似乎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好说话。

是啊!

佛爷点了点头,道:不过,这个教训你最好记住,以后别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第0013章装不下去了

打发了佛爷和刘刚,张漠回到了楚家小院。

刚进门的时候,他就发现里面吵得不可开交,其中一个主人还是陈丽,不由得皱起眉头。

听着好像是陈丽输了两万多块钱,怀疑是被老二和老三合起来坑了。

过分,真是太过分了。

楚玲走了过来,道:我妈这才打了多久,就输了两万多,肯定是二叔和三叔商量好的打暗牌,合起来坑我妈的钱。

兄弟之间也这样?

张漠感觉自己低估了楚玲二叔和三叔的无耻,也没见过这种兄弟。

这才玩了一上午,陈丽就输了两万多,要说楚玲的二叔和三叔没有打暗牌,都没人相信。

吵什么吵?

老婆子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怒道:打牌输点钱就在这里大呼小叫的,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输不起就不要打,没那本事,学人家在这里装什么大款?

妈,你

陈丽气愤道:明明就是老二和老三坑我,你却帮着他们说话,看我好欺负是不是?

我怎么帮着他们说话了?

老婆子道:打牌本来就是有输有赢,这不是很正常么?

就是

老二道:输不起就不要来,没那资本也不要在这装大款,免得被人笑话。

你们

陈丽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以前在家被人嘲笑也就算了,她好歹还能忍。

现在老二和老三居然如此过分,合起货来骗她的钱,哪有这样当兄弟的?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老婆子居然也帮着老二和老三。

算了吧!

张漠走过去,道:不就两万块钱,没了我们可以再挣。

小子,你继续装。

老三冷冷一笑,道:你说的什么游戏公司,我让人查了,根本就没有,你那朋友也说了,你不过一个穷屌丝而已,现在正帮楚玲打工,拿着两千块钱一个月的工资。

张漠看向楚玲,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主要是,他不知道这个逼还要不要装下去,貌似继续往下装,代价有点大。

算了吧!

楚玲不想装了,也装不下去了。

这才刚开始,她就花好几万了,再这么下去,必然是个无底洞。

要张漠真的有钱,倒也算了,不过一个穷屌丝而已,他们家也不是很富裕,再继续下去只会越亏越多。

行,我不是老板。

张漠见楚玲放弃了,自然不会在继续装下去,那什么,我只是楚玲请来的演员而已。

哈哈!装不下去了么?

老三大笑一声,道:小子,我早就知道你是个穷逼了,怎么样?现在白白花了好几万,心痛的很爽吧?没那本事,你在这装什么逼呢?

这陈丽也真是,居然请人来假扮有钱的大老板。

唉!何必这么装?

逼没有装起来,还亏了好几万,陈丽这会怕是要大哭了。

不少人站在一旁,指指点点。

楚玲,你骗我?

陈丽一直都被蒙在鼓里,此刻知道真相,近乎崩溃。

之前她还抱有希望来着,输了两万块钱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就是有些气不过。没曾想,她的美梦再一次破灭,那个她原本以为是金龟婿的张漠,压根就不是什么老板,而是一个工资只有两千的穷屌丝?

谁要你一直逼我跟大富相亲的?

楚玲没好气道:那家伙肥的跟猪一样,我才不要嫁给那种人,你想都不要想。

陈丽气炸了,差点没被气哭。

现在,她已经沦为了这些亲戚朋友之间的笑柄,要不真找个有钱的老板回来,以后就别想在这些亲戚朋友间抬起头。

转头看向张漠,她怒道:穷逼,你在这里干什么?还不滚?之前我还以为你是老板,没想到是一个毫无用处的臭屌丝,就你这一副穷酸样,怎么配得上我女儿?

张漠看着陈丽,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这变脸速度,也太快了吧?

不准走。

楚玲拉住了张漠,道:他现在是我男朋友,就算没钱,那也是我的男朋友。

你干嘛?

张漠道:我留在这,已经没什么用处了。

谁说的?

楚玲道:我让你来演戏不假,但之前我可是说过,只要你帮我,我就做你的女朋友,我不会食言。

你这

张漠有些无语,直接被赖上了。

当然,他不会傻到楚玲真的喜欢自己,而是这妮子还想着拿他当挡箭牌。

只要找到合适的,楚玲会毫不犹豫的一脚将他的远远的。

回去再收拾你。

陈丽现在不好来硬的,丢下一句就往外走去。

这里,她现在是一刻都待不下去了,与其留在这里被人看笑话,还不如早点回去。

这是要闹哪样?

楚峰站在一旁,满脸的苦笑。

玲玲,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何必来这么一出呢?

老二嘿嘿一笑,道:大家都是亲戚,你们家没有一点,我们又不会说什么,何必找来一个演员,在这里装什么大款?

就是嘛!

老三也是也是一脸的笑意,以后,可不要再干这种蠢事了。

楚玲哼了一声,没有搭理二叔和三叔。

要不是每次回来,二叔和三叔对他们家各种嘲笑和挤兑,她老妈也不至于这么疯狂,非逼她嫁给富二代。

要那个大富长得还算可以倒也罢了,长得跟猪一样,她是肯定不会妥协的。

行了,都散了。

老婆子狠狠瞪了楚峰一眼,随后看向楚玲,道:玲玲,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进去帮忙?你弟弟的婚房不要布置了?那些对联什么的,不要贴了?站在这跟个木头一样,好看呢?

楚玲眼中闪过一抹不满,拉着张漠就往里面走去。

之前张漠还没有被戳穿的时候,老婆子也没见叫她做什么,现在知道张漠不是有钱老板了,立马就喊她去做事,典型的爱富嫌贫。

唉!这趟活接的。

张漠无奈的跟进去,贴对联了。

搞笑!

楚河、楚玉、楚奇见楚玲和张漠在那忙前忙后的,咧嘴直笑。

那两个家伙,可真逗。

婚期来临,楚家小院变得极为热闹。

大清早的,就有不少亲戚朋友赶了过来,还有不少帮忙的,相比起昨日,人数多了将近两倍。

陈丽昨天就回了市里,楚峰碍于兄弟情,没有走,楚玲和张漠也不太好走。

这不,才刚进门,张漠和楚玲就被叫去做事了。

楚峰,也没闲着。

差不多九点左右,婚车就到了。

让楚玲和张漠有些意外的是赵伟那家伙,居然也跟了过来。

按理,赵伟只是周蕙的男朋友的朋友,而周蕙只是新娘的闺蜜而已,赵伟没道理过来。

哟!这不是玲玲和漠少么?在这忙着呢?

赵伟看到张漠和楚玲的时候,笑的有些诡异,我听说,昨天你在这里装大款,被人识破了?我就纳闷,自己现在什么鸟样,心里没点逼数?在这里装什么大款呢?还以为自己是林家大少爷?

赵伟,张漠的身是你曝光的吧?

楚玲瞪着赵伟,鄙夷道:没想到,你这混蛋居然这么小心眼。

你这叫什么话?

赵伟道:我实话实说,也有错?难不成,你要我帮着你一起骗人?我可没有你那么龌龊,没那本事,非要找个人在这里装大款。

楚玲气急,却没办法反驳。

哟!在这里做事呢?不应该啊!

周蕙突然跳了出来,道:你老公不是有钱的老板么?按理,这些琐事不会落到你们头上来吧?好奇怪呢!

你们

楚玲咬着牙,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躲着不出来。

这两天,她这脸算是丢大发了,以后不说在亲戚面前,就是在朋友面前,也抬不起头来。

现在感觉如何了?

赵伟冷冷笑道:之前的事情我是没有办法,你非要怪在我头上干嘛呢?我要有那个能力,还能不帮你?现在你赌气跟了张漠这个臭屌丝,还不是被人笑话?他给不了你的,我可以给。

那又如何?

张漠一把挽着张漠的手臂,道:至少,张漠对我是真心的,不像你那么虚情假意,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想达到你那个龌蹉的目的。

随你吧!

赵伟瞥了张漠一眼,对楚玲笑道:相信我,你跟张漠不会长久。

你想干什么?

楚玲冷着脸道:你要敢耍们手段,我不会放过你。

就凭你?

赵伟不屑道:冒昧的问一句,你拿什么跟我斗?你妈是家庭主妇,你爸不过一个小小的打工仔,准备咬死我?

楚玲被噎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赵伟说道没错,他们家一没钱,二没势,拿什么跟赵伟斗?

别人家或许还有亲戚朋友的帮衬,他们家连亲戚朋友都没有,就那些所谓的亲戚,不欺负他们家就谢天谢地了,就不指望他们能帮忙。

▲《其实我是个王者》完整版已有~

与《其实我是个王者》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