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顾盛夏傅念琛小说《情深不知他爱你》by我爱豆腐在线阅读

情深不知他爱你

时间:作者:我爱豆腐

《情深不知他爱你》小说在线阅读,顾盛夏傅念琛是书中的主角,《情深不知他爱你》是由作者我爱豆腐倾情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随便的贱人车门还未关上,他的手,就已经探入了她的裙底里。不要顾盛夏羞白了脸,拼命合拢双腿。傅念琛的秘书这时急忙上前来,关上车门,挡住外人的视线。装什么?傅念琛压住了她的手臂,手指已经粗暴的进入了她,大力弄疼,你今天拿着...

《情深不知他爱你》小说在线阅读,顾盛夏傅念琛是书中的主角,《情深不知他爱你》是由作者我爱豆腐倾情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

第3章随便的贱人

车门还未关上,他的手,就已经探入了她的裙底里。

不要顾盛夏羞白了脸,拼命合拢双腿。

傅念琛的秘书这时急忙上前来,关上车门,挡住外人的视线。

装什么?傅念琛压住了她的手臂,手指已经粗暴的进入了她,大力弄疼,你今天拿着合同来找我,不就是这个意思吗?想要我签字,就得拿东西来换!

我没有那个意思!顾盛夏绷紧了身体,手指紧紧拽着他的衬衣,我是来谈公事的,合同只是工作

傅念琛懒得听她的话,就那么掀开她的裙子,长驱直入。

的确是你的工作。下贱的妓.女工作,不就是明码标价的卖身吗!傅念琛狠狠盯着她,顾盛夏,你很有自知之明啊。

傅念琛根本就是在恶意的歪曲她的意思,他就是认定了,顾盛夏就是个给钱就可以随便上的贱人。

顾盛夏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解释,车子就在公司的门口,来来往往全都是人。

她羞耻不堪,恨不得原地消失。

傅念琛,不要在这里我求你了

可身上的男人,根本不听她的话,反而抓住了她的腿,分得更开。

顾盛夏被逼出了眼泪,眼眸湿润,无助又可怜:不要傅念琛,我们换一个地方,到时候,你要我怎样,我都答应你,取悦你,讨好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傅念琛一把捏住了脸颊,迫使她微微张开唇,停下了后面的话。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你不是要钱吗?想要我签了这份合同,那就在这里讨好我。

顾盛夏撑大了眼睛,泪水无助滑落,打湿了鬓角。

她摇了摇头,想要解释,但傅念琛根本不松开手,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不要愿意,那就现在从车子里滚出去!

他说着,果真抓着她的手臂,要将她推下车。

顾盛夏吓了一大跳,她现在这个样子,从车里出去,别人看见,会怎么看她?

不要她急忙抱住了傅念琛的后背,手脚并用,拼命不放手,不要,傅念琛。

傅念琛抓着她的胳膊,将她从怀里拽出去,摁在椅子上。

别抱我,你不配碰我!

她在他眼里,只是发泄用的东西而已,他从来不让她碰他半下。

顾盛夏失控的哭了出来:我不要那个合同了,行吗?你让我穿好衣服,我马上就滚。

滚不滚,可不是你说了算。傅念琛按住她的腰,缓缓动作起来,嗓音有些低哑,该你滚的时候,我自然会叫你滚。现在,我只想听你叫床。

顾盛夏屈辱的咬紧了唇,逃不走,但她绝对不会,在这样的场合里,做那样不要脸的事情。

她僵着身体,傅念琛也觉得无趣,忽然伸手,升起了车子前后座的隔板。

几秒钟后,司机开门进来,发动了汽车。

车子,从公司大门开走。

顾盛夏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软了一点身体。

但傅念琛却突然抽离,一把将她丢开,坐回了另一边的位置。

顾盛夏急忙整理好裙子,慌张的并拢了双腿。

傅念琛没说话,他降下了车窗,开始抽烟。

烟雾与寂静在一起弥漫。

顾盛夏垂下睫毛,好一阵之后,还是轻轻开口:谢谢你,念琛

谢谢他,没在车里,做到最后。

就是这么一点点施舍的温柔,顾盛夏也接受得甘之如饴。

她爱他,就卑微到了这样的地步。

傅念琛冷笑了一声,根本没看她。

顾盛夏咬紧了下唇,也没再说话。

那份合同,就掉在她脚边,她弯腰,将合同捡起,正要收进包里,车子,忽然停下了。

顾盛夏抬眸一看,车子外面,就是一家酒店。

捏着文件的手指,不由攥紧。

滚下车,把房间开好。

顾盛夏低垂着脑袋,眼圈发红,一时未动。

傅念琛嘲讽开口:怎么,合同不想签了,那些提成的钱,你不想要了?

顾盛夏凄楚的笑了一下。

怎么不要?

她还等着用那些钱,来吊着命,来给她买一处好墓地呢。

深吸了一口气,顾盛夏下车,进去酒店,开好房间。

刚进房里,傅念琛就在门边的墙壁上,狠狠要了她。

大概是因为昨晚没做完,他身体里憋着火,这一次,他动作又急又重。

顾盛夏被他弄得浑身发抖,站都站不住。

傅念琛抱着她的胸,将她按进怀里,嘴唇亲密的贴在她耳边,吐着热气说话:你看看你自己的反应,真是个荡.妇。

第4章我要那些钱

顾盛夏颤抖的缩起身体,干脆破罐子破摔,一咬牙,反而抱住了傅念琛的脖子。

满意,你就让我签个大合同。我需要那些钱。

满意?傅念琛好似听见了什么巨大笑话,他抱起顾盛夏,将她压倒在床上,顾盛夏,你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工具。要不是因为你廉价,给钱就能上,我怎么可能碰你?

顾盛夏眼瞳颤了颤,说不出话。

傅念琛也不想再听她废话,看着顾盛夏那张含着眼泪的,委屈而可怜的脸,他眉头一皱,心里没由来的涌上来一股厌恶。

将顾盛夏翻了个身,他不想看见这女人令人作呕的脸。

一场情事,在半夜时分才结束。

傅念琛洗了澡出来,捡起文件,大笔一挥,落下签字。

然后将那份文件,丢在顾盛夏的脸上。

你卖身的钱,拿好。

顾盛夏接住文件,指甲狠狠掐着冰冷的纸页,垂着睫毛,挡住眼底的黯淡。

傅念琛整理好袖口,头也不回,直接离开。

顾盛夏身体实在是没力气,迷迷糊糊的在酒店里睡了一觉。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她想起自己还没吃事后药,又连忙洗了澡下去买。

他刚跟傅念琛在一起的时候,那个男人每次都要求她吃药,说她不配给他生孩子,如果怀孕,也会直接打了那个贱种。

顾盛夏为此还难受了很久,后来,她被检查出了脑瘤,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后,她就打消了生孩子这个念头。

如果自己不在了,那谁来保护孩子呢?

傅念琛,只会厌恶孩子而已

顾盛夏去公司交了合同后,打车去了一趟医院,做个身体检查。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现在去国外治疗,你这个病,是很有可能愈合的。徐医生看着检查单子,仍旧试图劝服顾盛夏,有什么比活着更加重要呢?

半年多前,这个女人刚刚被检查出脑瘤的时候,她就劝顾盛夏去国外手术,尽管手术成功率只有百分五十,但试试总比这样拖着等死。

顾盛夏摇了摇头,唇边笑容清淡而又绝丽:总有些东西,比生命更加重要。况且,只是百分五十的成功率,我不想一个人,死在国外的手术床上。

她想一直在傅念琛的身边,待到生命枯竭,然后在寻一个安宁的地方,等待最后的时刻。

徐医生摇摇头,不再劝她了,只说:你的脑瘤已经长得很大了,压迫到你的神经,这段时间,你不仅会随时大量流鼻血,身体消瘦,还可能出出现失明,失聪等症状,严重的时候,可能会突然昏厥。

顾盛夏急忙问道:有办法缓解吗?我不想被人看出来我生病了。

徐医生苦笑:你已经隐藏这么久了,现在不可能藏得住了。

尽量隐藏,不管那些药多贵,都没关系。我可以支付!

徐医生叹气说:国外新出了一种治疗方式,可以让你的症状缓解一个月,周期七天,但费用至少三十万。

三十万,刚好掏光顾盛夏所有的存款。

徐医生,麻烦你帮我安排,我要去做。

一切安排好,顾盛夏第二天就跟公司请了一周的假,飞到了国外。

治疗的确很有效果,那几天顾盛夏食量都变好了,七天结束后,她整个人简直容光焕发,一点病容也没有。

从国外回去,顾盛夏刚打开别墅的大门,里面就响起了傅念琛冰冷的声音。

这几天,你去哪儿了?

客厅里没有开灯,只有窗外路灯光芒投进来,模糊了傅念琛挺拔高大的身影,看着反而更压迫力。

有钱了,迫不及待的就出去鬼混吗?他站起身,朝着顾盛夏走过来。

与《情深不知他爱你》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