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楚锦然陆琛年小说《我爱你我有罪》by我爱豆腐在线阅读

我爱你我有罪

时间:作者:我爱豆腐

《我爱你我有罪》小说在线阅读,楚锦然陆琛年是书中的主角,《我爱你我有罪》是由作者我爱豆腐倾情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用她做交换楚锦然一回家,就被楚振国冷脸叫跪下。她咬紧唇,挺直了脊背,抬眸看着自己的父亲,开口问道:爸,我跟陆琛年两人的婚姻一点不幸福,跟他离婚我才能过得更好。你是我的父亲,难道不希望我过得幸福吗?她说着话,眼底藏不住的露出几...

《我爱你我有罪》小说在线阅读,楚锦然陆琛年是书中的主角,《我爱你我有罪》是由作者我爱豆腐倾情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

第3章用她做交换

楚锦然一回家,就被楚振国冷脸叫跪下。

她咬紧唇,挺直了脊背,抬眸看着自己的父亲,开口问道:爸,我跟陆琛年两人的婚姻一点不幸福,跟他离婚我才能过得更好。你是我的父亲,难道不希望我过得幸福吗?

她说着话,眼底藏不住的露出几分期望。

内心深处,她还是期待着,自己的父亲能把她的幸福,看得比那些利益更重。

然而,楚振国狠狠的重力一拍桌子,怒道:你能嫁给他就是你最大的幸福了!离婚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不跟我商量,擅自做主,真是混账!

楚锦然合上了睫毛,心里最后的那点期待,破碎了。

老实跟我交代,你们离婚,陆琛年分了多少家产给你!楚振国粗着嗓门问道,眼睛紧紧盯着楚锦然。

陆家富可敌国,随便分一点给楚锦然,都怕是会上亿,要是自己能拿到手里,那就是大赚!

一分也没有,我净身出户。楚锦然冷静出声,将楚振国的幻想同样击碎。

净身出户?你这个蠢货,你怎么能同意净身出户?楚振国气得一把摔了茶具,抄起一旁的藤条,挥手就往楚锦然身上打。

他毫无收敛力道的意思,鞭鞭都结结实实的打在楚锦然的身上,楚锦然雪白的肌肤上,眨眼间就起了道道红肿痕迹。

楚锦然也不躲,只是红着眼睛忍着,自虐一般承受。

老公,你住手!周玉秀这个时候急忙从一旁冲出来,拦着楚振国喊道,你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干嘛动手!

楚振国怒气冲冲,犹自指着楚锦然大骂:这种不肖女儿,我留着干什么?打死算了!

周玉秀将楚振国手里的藤条抢过去,拉着他对着楚锦然喊道:你快上楼去,我拦着他。

楚锦然抬手擦干眼角就要落下的泪,转身想直接走。

周玉秀又急忙去追,拉住楚锦然说:你先别走,看你这一身的伤口,走,跟我去楼上处理。

楚锦然感激她的关心,却还是摇头,说:不用,我可以自己去医院。

周玉秀不赞同道:你一个人去医院,我怎么放心,来跟我上楼。

她半拖半拉,还是将楚锦然带到了楼上,拿出医疗箱给她处理伤口,全程的嘘寒问暖,关心言辞,宛如慈母。

自从她跟楚振国二婚,尽管心里轻视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便宜女儿,但表面功夫向来做得滴水不漏,楚锦然与她之间虽然不算多么亲近,两人关系还算客气温和。

现在楚锦然又被她这样关心,心里难免感激感动,眼圈越发红了。

周玉秀抱着楚锦然安慰了一通,叫她洗个澡,好好休息,明天楚振国的气就消了。

楚锦然还是想走,只是周玉秀态度坚持,硬是强迫着让楚锦然答应了今晚就在这里住下。

周玉秀离开,房间里,只剩下了楚锦然一个人。

她抱着膝盖,蜷缩在沙发上,心里一直被压着的悲伤和绝望,终于肆无忌惮的汹涌袭击过来。

陆琛年不爱她,他说他厌恶她,现在,自己的父亲也根本不在乎自己。

这世上,还有爱自己的人吗?

楚锦然将脸埋在膝盖里,压抑着声音,隐忍哭泣。

沙发边上,她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楚锦然担心是什么工作,擦掉眼泪,拿起手机来看。

是一条娱乐消息的推送。

陆氏总裁与当红女星年诗雅恩爱逛街,并于酒店用餐,共度下午。

楚锦然僵住了,良久之后,她直接将手机关机,然后继续将头埋在膝盖里。

入夜,餐厅吃饭时,楚锦然又被楚振国一通责骂,最后一家人不欢而散,楚锦然负气回房,菜也没吃几口,脸色越发的惨白憔悴。

周玉秀贴心的送过来鸡汤,劝解着让楚锦然喝两碗,或许是因为吃饱了东西,楚锦然疲惫的犯起了困,周玉秀走后没几分钟,就靠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中,隐约感觉到有人抱起了自己,随即身体一阵摇晃,好似在车里。

她有些惊醒,但偏偏身体疲惫异常,眼皮沉重得根本睁不开,身体还一阵一阵的莫名发热,让她浑身难受。

摇晃终于停下了,她被放倒了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楚锦然潜意识的觉得危险不安,挣扎了半响之中,总算勉强恢复了几分力气,睁开了眼睛,看清了自己如今的状况。

一间完全陌生的房间。

楚锦然强撑着虚软的身体,艰难下床,身体软得厉害,她根本站不稳,脚一落地,就发软的直接跪倒,身体里还一阵接一阵的涌出热流。

她咬紧唇,忍着这两股感觉,尝试着要站起身。

咔哒--房间门这个时候突然被人推开了,一个矮胖的秃头男人闯了进来。

楚锦然撑着眼皮看过去,认出那人是曾经非礼过自己的刘行长,她后背登时一寒,察觉出了现在的危急状况。

急忙想要起身躲避,却双膝无力,身体像是灌了铅水一样的沉重,移动艰难,还未站直身体,就已经被刘行长给抓住了手腕。

身体一转,她被刘行长给压在了床上。

楚锦然,我的小心肝,我想要你很久了!刘行长一边说着,一边凑脸过来,亲吻楚锦然的侧脸和脖子。

第4章他出了车祸

楚锦然恶心得要死,拼尽全力推攘,只是浑身虚软,那点力道,还不如挠痒痒。

刘行长猴急不已,亲着楚锦然,肥胖的身体用力的靠过去,随后就急哄哄的解自己的皮带,看那模样,是要直接开始了。

楚锦然吓得面无血色,抓着被单,扭动着乏力的身体要躲,她虚软不堪,挣扎了半响,却连十公分的距离都没有拉开,反而被刘行长抓住了纤细的脚腕,用力一扯,她好不容易挪开的距离,瞬间白费,而且她与刘行长之间的距离,反而还更加贴近了。

楚锦然屈辱得恨不得直接去死,偏偏浑身一点力气也没,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做不到。

刘行长又凑过来亲楚锦然的脸,被楚锦然艰难躲开。

滚开!她声音虚弱的骂道,你别碰我,不然陆琛年不会放过你!

刘行长嘿嘿一笑,咸猪手伸向了楚锦然的衣襟,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跟陆琛年离婚了!都离婚了,陆琛年还管你干什么?

楚锦然懊悔自己当初的一时冲动,解释说:没有,我还没有

撕拉--回应她的,是自己的衣裙被扯开的碎响。

夜色沉寂。

陆琛年从饭局上离开,进了轿车。

他今晚见的是国外的大客户,一不小心被他们灌多了高纯度的威士忌,这会酒意上头,有些昏沉。

司机小心的打量了一眼陆琛年的脸色,轻声问道:老板,今晚回家吗?

司机说的家,是他平时住的公寓。

陆琛年扶着额头,缓缓睁开眸子,盯着车顶。

不,去小苑。

小苑是楚锦然住的地方,也是他曾经看做家的地方。

那个女人现在需要五千万,最近一段时间,必定是最听话的时候,或许是因为酒意,他现在,很想看看温柔顺从的她,哪怕他心知肚明,她在他面前的所有柔情似水,都是带着目的的。

司机领命,立即发动了车子。

陆琛年揉着眉心,酒意汹涌,让他有些难受,他降下车窗透气,也正好,看见了路边站着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

楚锦然的继母周玉秀,正满脸腆笑的跟一个有些眼熟的肥头大耳的秃头胖子说话。

陆琛年眉头一皱,心里莫名其妙的涌出来一股不安。

停车!话语快于脑子的,他吩咐了这两个字。

司机连忙停下车。

公路边上,周玉秀正笑着将秃头胖子送进酒店里,随后自己才反身,往一辆面包车走去。

面包车?

陆琛年敏锐的察觉了几分不对,他拉开车门,朝着周玉秀走去。

周玉秀正高兴刘行长同意了贷款投资的事情,站在面包车前哼着歌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楚振国,通知喜讯

周女士。背后,忽然响起了陆琛年醇厚却难掩冰冷的声音。

周玉秀吓了一跳,差点握不住手机,急忙回身寒暄道:哎呀,陆总,这么晚了,您还没回家啊。

陆琛年幽暗的眸子紧盯着她,清冷回道:您也不也还没回吗?

周玉秀尴尬笑了几声,说道:正准备回呢

陆琛年没再接话,也没走开,就那么笔挺而充满存在感的站在周玉秀面前,让她想走也不敢,僵持了半响,她绷不住开口,说道:陆总,那个你跟我们锦然离婚的事情,都是她冲动了,她其实心里还是很爱

话说到一半,忽然感到一股森冷寒气落在她身上,凛冽得让她下意识的害怕的闭上了嘴。

你说什么?陆琛年眸色阴冷,吓人无比,离婚?

周玉秀畏惧的往后退了退,小声说道:是锦然回来说的,说你跟她之间的婚姻不幸福,已经离婚了

陆琛年身上的寒气愈烈,冻得周围温度都陡然降低几个度。

那个女人,原来已经打算着要跟他离婚了!

行啊,楚锦然,他都不知道,原来她心里早就计划着要脱身了。

亏他

陆琛年捏紧了拳头,面若冰霜,转身就往车里走。

看来是她欠收拾了,他今晚就要让她知道,他跟她之间的这段婚姻,就算再不幸福一万倍,她也永远别想离开!

既然已经嫁给他了,那她就算是死,也要是他的人!

周玉秀有些惊魂未定的看着浑身寒气,大步离开的陆琛年,不禁让她疑惑起来。

她怎么感觉,陆琛年还是很在意楚锦然呢?

他真的已经跟楚锦然离婚了吗?还是说根本就是楚锦然骗他们的?

因为不想再去帮他们要钱!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周玉秀心里腾的一下就烧起怒火,要是楚锦然真敢这样骗他们,那她一定要那个贱丫头好看!

她这些年忍着恶心的在楚锦然面前装慈母,为的就是要用她做棋子,换取利益,要是她不听话了,没价值了,那她还留着那个女人干什么?

等着她来争自己的家产吗?

周玉秀也赶紧上车,打算回去让楚振国好好查查,看那个贱丫头是不是真的离婚了。

至于这会酒店房间里正在发生的事情,周玉秀也没有一点想要去阻止的念头,睡一夜就能换来五千万的低息贷款,那个女人也就这么点用处。

另一边,陆琛年一身寒气的上了车,压不住怒火的沉声吩咐:开车,马上回去!

与《我爱你我有罪》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