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刘秀娘秦烨小说《锦绣田园:步步为商》by红色锦鲤在线阅读

锦绣田园:步步为商

时间:作者:红色锦鲤

《锦绣田园:步步为商》小说在线阅读,刘秀娘秦烨是书中的主角,《锦绣田园:步步为商》是由作者红色锦鲤倾情创作的一本女生灵异类小说。主要讲述:李老婆子来闹事老刘家的,你们给我出来。尖锐的声音在院子里炸响,老刘家所有人都立即迎了出去。刘碧玉也出去了,但是刘秀娘想着自己还有伤在身,便没有出去,只是倚着窗户往外看。院子里来了一群人,但刘秀娘对上一世很多故人都已...

《锦绣田园:步步为商》小说在线阅读,刘秀娘秦烨是书中的主角,《锦绣田园:步步为商》是由作者红色锦鲤倾情创作的一本女生灵异类小说。

第三章李老婆子来闹事

老刘家的,你们给我出来。尖锐的声音在院子里炸响,老刘家所有人都立即迎了出去。

刘碧玉也出去了,但是刘秀娘想着自己还有伤在身,便没有出去,只是倚着窗户往外看。

院子里来了一群人,但刘秀娘对上一世很多故人都已经淡忘了,一时间没能想起这些人是谁。

哎呦,这不是李亲家吗?你们这是?

刘老婆子陪着笑,迎上去跟来人之中的老婆子打招呼。

呸,谁跟你们是亲家?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瞅瞅自家是什么模样,也好跟我们老李家攀亲?老娘告诉你们,这亲事,我们老李家不要了。

李家婆子,这可不行啊。你们要是再退亲,那秀娘她就不好嫁出去了。

王氏立即扑了过来,拉着李老婆子的衣袖,苦苦哀求了起来。

李老婆子干脆一甩,将王氏给甩开,还朝着王氏吐了一口吐沫。

王氏躲闪不及,身上的衣服就多了一团恶心的稠黄。

你还好意思说?我们不退亲,难道还要娶这个贱人?我告诉你,不可能!

李老婆子恶狠狠地对着王氏丢出一句。

刘老婆子也知道,这次是他们刘家理亏,也实在拿不出话来应对。

周围有邻里听到了热闹,此时也凑了过来,对着老刘家指指点点,时不时吐一吐口水发泄不满的情绪。

刘老头子干脆就躲在堂屋里,都不敢出去见人,只有刘秀娘在这边的窗口能够看到堂屋里的他。

我说你们老刘家也太不厚道了,居然教出这么不要脸的女子,我们整个村子的脸都被你们给丢光了。

就是,小小年纪,就跟男子私奔,只怕也不是清白之躯了,李家要是娶了,那就真是太傻了。

邻里纷纷议论起来,对老刘家的压力就更大了。

刘老婆子,赶紧把我们家给的礼金还回来。还有,这一年多,我们家零零碎碎给你们送过来的礼,也要还给我们,还要还双倍!

恼怒的李老婆子,也不想再跟老刘家多说几句话,叫喧着要还礼金。

李家的几个人也都谩骂了起来,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模样,好像恨不得把刘家都给拆了。

原来,这是我定下亲事的夫家

听了这些话,刘秀娘也知道李老婆子等人是冲着谁来的了。

刘秀娘虽然也有想过自己私奔会给刘家带来的严重后果,但是现在看到之后,才明白这后果比她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老刘家也不富裕,那老李家送来的东西,自然能用的都用了,现在要赔出双倍,只怕有心也无力。

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老刘家本来就是理亏的一方,要是不答应的话,那老李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想到这里,刘秀娘便决定要出去。

她刚刚还跟刘碧玉说着,要一人做事一人担,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缩起来,让老刘家替她承担这一切。

院子里的谩骂声还是没有停下。

什么?赔不起?赔不起那就把你们家卖了。李老婆子十分凶狠,一听到刘老婆子没钱,立即就打起了老刘家屋子的主意。

你说什么?你不要太过分了。卖了屋子,你让我们一家住哪去?

那你是赔不赔?你们老刘家都不是好东西,今天要是不赔钱,那就别怪我们李家不客气了。

李老婆子说着,就想要动手,撸起了袖子,一副马上就要干架的模样。

在她身后,也有一堆人跟着,撸起袖子,准备好好地教训老刘家一顿。这些人大多都是李家的人,这次来就是给李老婆子家出一口气的。

我在这里,你们不要冲着我奶奶出气。

刘秀娘这个时候站了出来,看向了李老婆子。

你还敢出来?好啊,我正想着怎么把你揪出来呢,臭丫头。

李老婆子说着,就是一巴掌往刘秀娘呼了过来。

第四章一脚踹翻三个

刘秀娘早有准备,立马往后面跳了一步,避开了李老婆子这一巴掌。

李奶奶,这件事,确实是我做错了,我道歉。但是,你们别把气撒在我家人身上。有什么事,冲着我一个人来就好,要打要骂,我都不说什么。

刘秀娘几乎是用吼着的说话,因为周围实在太吵了,那些邻里一看到刘秀娘出来就谩骂个不停,好像刘秀娘欠了他们几万两。

好啊。大家都听到了,给我打,打死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

李老婆子早就想要好好教训刘秀娘了。

她又扬起手,想要扇刘秀娘巴掌。

可这一巴掌,又让刘秀娘给躲过去了。

你们两个,把她给我按住,看我不抽死这个小贱人。我们李家的脸都被她给丢光了,这口恶气,我要给我孙子出!

刘秀娘是要嫁给李老婆子的大孙子的。

李家两个妇人就要过来抓住刘秀娘,好让李老婆子任意扇打刘秀娘。

刘秀娘也不躲闪,任由她们抓住,她也不能逃走,毕竟刚刚已经说出了一力承当的话语。

你们要打要骂都没关系,但是可别把我打死了。要是打死了,那你们家说什么也得背上人命官司。我想你们也不愿闹到县衙里蹲大牢吧?

李老婆子一听,觉得也是,为了这么一个小贱人去蹲大牢,那实在太不值得了。

娘,反正只要不打死,那他们也不敢去告我们。你看着点打就是,这口气,怎么也得给我儿子出。

其中一个抓住刘秀娘的妇人,应该就是刘秀娘本来注定好的婆婆。她也恨刘秀娘,这样的EX妇,她说什么也不能要。

对,只要不打死就没事。险些上了这个死丫头的当。

李老婆子说着,立马就要动手,刘秀娘都做好了心理准备了。结果,王氏又拦在了她面前,替她挨了一个耳光子。

李大婶,秀娘她知道错了,她都撞墙寻死了一会,额头上还有一个窟窿呢。她现在禁不起打,你就高抬贵手,要打就打我好了。

王氏抓着李老婆子的手,拼命地往自己脸上打。

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吗?李老婆子顺势,又用力抽了一下王氏,比刚刚那一掌更加凶猛,清脆的耳光声,就连那些看热闹的邻里都听到了。

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好的不学,跟人私奔?这么下贱,肯定你是你这个当娘的唆使的喽?你是看不起我们李家吗?那你们又厚着脸皮收下我们李家的礼,你们要不要脸?我今天不打你们,人们还真当我们李家没人了!

李老婆子一边怒骂着,一边又要扬手打王氏。

刘秀娘见状,立马就想要开口阻止,可是有人比她更快了一步。

喂,你够了。错也认了,歉也道了,再打我娘,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一个瓮声瓮气的青年男子站了出来,瞪着一双虎目,看向了李老婆子。

这个青年男子正从外面回来,一脸愤怒地抓住了李老婆子的手腕。

刘秀娘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自己的哥哥刘远山。他从小就长得很壮实,也很疼两个妹妹,可自从刘秀娘跟人私奔后,他就铁了心,不再认刘秀娘这个妹妹了。

他一回来,看到自己娘亲被人打,立即就冲了上来,抓住了李老婆子。

李老婆子身后几个男子也上来,一把就将刘远山给掰开。

你干什么?女人打架,你一个男子也插手,过不过分啊?

你们老刘家都不是好东西,一个个都是贱人。

李家的人顿时又骂了起来。刘远山瞥了一眼刘秀娘,那眼神带着一丝痛恨。

要不是这个妹妹,刘家本来还好好的,他实在不明白这个妹妹怎么会做出这种荒唐的事来。要说不恨刘秀娘,那是假的,可毕竟是他妹妹,他到现在也没有指责过一句。

是他找来了胡大夫,但是他觉得家里憋屈的慌,所以一直都没有回家,更不想看到闯祸的妹妹。

刘秀娘也看到了他这一抹眼神,心中十分苦涩。

上一世,就是因为她在家里被奶奶小姑欺负,哥哥妹妹冷落她,连带王氏也被家里人看不起,她才决定再次跟周鹤年走的。

这一种压力,对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确实难以承受。可现在,刘秀娘已经不是那个稚嫩的刘秀娘了,她也不会再逃避了。

李奶奶,你要打就打我一个,你要是敢再对刘家的人动手,以后可就别怪我无情了。

刘秀娘狠狠地等着李婆子,她娘是无辜的,这老婆子却偏偏揪着她娘打。

无情?你现在还不无情吗?明知道与我大孙子有着亲事,居然还敢跟别的男子跑了。我真就没见过比你更无情的,你还敢这么威胁我?

李婆子听了刘秀娘这么一说,她就更加生气了,上来就是一脚向着刘秀娘踹来。

刘秀娘见状,吓了一跳,几乎下意识的就往后一退。

李婆子两个XF一直都抓着刘秀娘,但也没有想到刘秀娘会突然发力,两个人措不及防之下,都被刘秀娘这发狠的力气给拖了一下。

李婆子一脚只是碰到了刘秀娘,并没有踢实了。

可是,在别人眼里,那就是她这一脚,把三个人都给踢倒在地上了。

哎呦,我的屁.股。

娘,你力道咋这么大?

两个XF还以为是刘秀娘被李婆子踢中了,所以才带着她们两个倒下去的。

我李婆子也疑惑不已,她那一脚只是轻轻地碰到了刘秀娘,自己本来就很难受,差点就没一脚踢空摔下去。

秀娘,秀娘。王氏也不顾刘远山的搀扶,立即扑上来。

娘,我没事。刘秀娘露出一抹笑容,可是她的额头本来就受了重伤,这么一摔,整个脸色就更苍白了。

李大婶,我求求你了。这事是我们错了,秀娘也知道错了,她都已经这样了,你们就原谅她吧。

王氏看到刘秀娘这般模样,心疼不已,便给李老婆子跪了下来,苦苦地哀求她。

李老婆子等人也看得出刘秀娘的脸色很不好,而且头上的纱巾又有红色血迹的样子,心中也有些害怕。

刘远山看了之后,十分不忍,也跟着说道:李婆子,我给你们家耕地砍柴,算是我们老刘家的赔礼,你们就不要再为难我们了。

他有的是力气,除了这个方子来弥补李家之外,他也想不到更好的法子。虽然他本来已经不打算理会妹妹的事了,但事关他娘亲,他岂能不管?

刘老婆子这时总算站了出来,远山,你说什么傻话,我们赔她们礼金就是。其他逢年过节的礼,我们也双倍还你,你们走吧。

呵,你们什么时候赔?我们也不逼你们,要是一个月之内还不起,可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

李老婆子人也打了,气也出了,还拿到了双倍的还礼,礼金也能拿回,也就想着罢休了。

娘,你怎么能答应呢?咱们家里可没有钱了,你拿什么给他们?

小姑刘碧玉这个时候可着急了。

刘老婆子可是答应,要把家里的银子给她做嫁妆,嫁一户好人家的。这要是赔了礼金和李家的那些礼物,那刘家可就没有多少银子给她了。

她怎么也不能答应这事,要不然,她的亲事可就难说了。

行了。等会我再跟你说。刘老婆子瞪了刘碧玉一眼,然后看向了李老婆子。

李老婆子看她不像是说谎,那行,你现在就立个字据给我,要不然,谁知道你们老刘家会不会事后就翻脸?你们老刘家说的话,只怕现在也没有人敢相信了。

这一顿夹枪带棒的话语,让刘老婆子脸色变了又变。

无奈之下,双方只得请来村里的里正,在双方的同意下,写下了一份字据。

李老婆子得了字据,又很不屑地朝着刘秀娘吐了吐口水。

像你这种女子,这辈子也别想嫁个好人家了。只要我李老婆子一天还活着,我就会到处去跟人说你这个不要脸的丑事。

王氏听了这句话之后,整个人的脸色都苍白了许多。

要是李老婆子到处去说,那刘秀娘以后想要找到一户好人家也难。这个李老婆子可不是一般的毒,这简直是要逼着刘秀娘当一辈子的黄花大姑娘。

刘秀娘听了,眼睛微微一眯,倒是没说什么。

这李老婆子只怕一辈子都走不出这个县,她原本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有能耐,只要刘秀娘走远一点,她便找不到人说坏话了。

娘,没事的。刘秀娘生怕王氏心里担忧,只得安抚了王氏一句。

这就不用你们管了,赶紧走。刘远山气愤地对着李老婆子等人吼了一句。

李老婆子冷哼了一声,这才带着李家的人离去。

娘,你怎么能把家里的银子给她赔回去呢?凭什么啊?她自己犯贱跟别的男人跑了,为什么还要回咱们家里,拖累咱们一家人?

等里正和邻里乡亲们也散去之后,刘碧玉就嘟着嘴,恼怒地指着刘秀娘嚎了起来。

王氏和刘远山两个人的脸色瞬间就苍白了许多,这个小姑子果然没有打算善罢甘休。

涉及到金钱的事,本来就还是难说谁对谁错。小姑这么着急恼怒,刘远山和王氏也能够理解。

小姑,这些银子,我会自己还的,你放心。

刘秀娘连忙说道,重活了一世,她早已经不是被人拿捏的窝囊。上一世,要不是她的织绣能力出色,也不会导致后来的杀身之祸。

现在,她只要稍微动动手,赚点银子并不难。

你还?哼,你拿什么还?你能砍柴?你能挖野菜?就是你砍一辈子柴,也未必能还得完。

刘碧玉生气地说道,毕竟卖菜卖野菜的,也没有几个钱。那李家可是要一个月内还的。

刘碧玉压根就不信刘秀娘有还钱的能力。

可是,刘老婆子却隐晦地看着刘秀娘。

就让她自己还吧。前不久,我听说有大户人家要找一个侍寝的丫鬟,就把她卖了,拿钱来还李家。

刘老婆子说完之后,拉着刘碧玉就往里面走。

王氏和刘远山愣住了,刘秀娘也皱了皱眉头。

娘,你说的可是真的?你真要把秀娘给卖了?刘碧玉一听,有些不敢置信地回头看了刘秀娘一眼。

要不然呢,咱们家还能拿什么东西还?她自己造的孽,就让她自己去还,难不成还要我们给她承担这些?

刘老婆子说着这事的时候,十分厌恶地看了一眼刘秀娘。

娘,你不能这样做,秀娘还小,只要我们找找,肯定还能找到合适的人家。到时候有了礼金,就能够还给李家了。

王氏几乎是跪爬着过去,想要拉住刘老婆子的裤腿。

可是,刘老婆子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让她碰到,三两下就走出了一段路,让王氏根本就无法企及她。

娘,你说的是真的吗?那到时候肯定能够要一个大价钱吧?

卖女儿跟嫁女儿可不一样,那时候,男方给的钱肯定会更高一些,她们老刘家就能够过上更好的日子。

与《锦绣田园:步步为商》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