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刘天小说《我在阴间当厨子》by野猫追老虎在线阅读

我在阴间当厨子

时间:作者:野猫追老虎

《我在阴间当厨子》小说在线阅读,刘天是书中的主角,《我在阴间当厨子》是由作者野猫追老虎倾情创作的一本悬疑推理类小说。主要讲述:不干净的东西她。她的脑袋这时竟然开瓢了,乌黑的头发上甚至都能看到脑组织。不是人,她笑着用双手托着下巴期待的看着我。只是她的这幅模样让我的胃里翻滚,产生了最真实的反映。不是我嫌弃,而是人在极度害怕之中一种自我保护。我硬着头皮...

《我在阴间当厨子》小说在线阅读,刘天是书中的主角,《我在阴间当厨子》是由作者野猫追老虎倾情创作的一本悬疑推理类小说。

第三章不干净的东西

她。

她的脑袋这时竟然开瓢了,乌黑的头发上甚至都能看到脑组织。

不是人,她笑着用双手托着下巴期待的看着我。只是她的这幅模样让我的胃里翻滚,产生了最真实的反映。

不是我嫌弃,而是人在极度害怕之中一种自我保护。

我硬着头皮,端在手里的盘子抖个不停,一双脚像打摆子一样站都站不住。此时,小姑娘的笑容和当初的阮玲一样消失了。

她的眼球向上翻,空气中温度骤然变冷,她怕是知道我看清楚了一切。小姑娘倒是挺直接,不玩虚的,直接用眼神怼我。

第一次被鬼眼瞪,连走过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一只手扶在桌子上,小姑娘张开嘴掉出一根舌头,发出迷迷糊糊的声音,但问题我竟然听懂了。

我饿了,把长生面端过来。

我调过头像许经理求救,此时他手里拿着个大勺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然后慢慢的走过来扶住我说:希望这一课你真能听的进去。

说完他把托盘接下,随后气势汹汹的走过去说:吃完赶紧走,去你该去的地方,别逼我发火,你一定不想看见。

许经理插着腰,手里的一个大勺指着小姑娘边说边喷唾沫星子。

小姑娘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有点心软,哪知许经理说道:你能吃上长生面是你妈妈给你修来的福气,剩下的我不想多说,别在这里哭,我很忙的。

直到现在我发现这里不简单,随手想到把手里的钱交给许经理,但是拿出来的那一刻就觉得手感不对,没有钱的质感,拿起来一看顿时心里发凉。

冥币。

这个鬼地方,我的背后真是凉透了。

许经理看了我手里的钱说:这里收钱和冥币,别怕你的工资是钱。

看似安慰,但他真是避重就轻。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随后说:我想回家。

然而许经理并没觉得一丝意外而是说道:你现在回去最开心的怕只有这个小姑娘,对了那个阮玲说不定还在路上等你。

顿时,我冷汗直冒,随后看到小姑娘的眼球掉在碗里,她看到我还特意对我哈了一口冷气,冷飕飕的。

我抱紧双臂说:能赚钱也要有命花不是?你这里太邪了,我担心活不久。

许经理拿起毛巾擦着我脑袋上的冷汗说:不做亏心事,何惧鬼敲门,你做好自己的事,遵守凤鸣楼的规定,就能平平安安。一年后,你就是自由的,还赚到娶老婆的钱多好。

可我还是有点担心,以后总要回去的吧,现在这种事发生了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啥事。

许经理又说道:你担心安全很正常,但是我可以很直接的告诉你,凤鸣楼已经开了几百年,如果连雇员的生命安全都不能保证,还能做到几天,跟你说这些是破例的,但我觉得你还是知道的好。

也是的,虽然我不知道凤鸣楼开了多少年,但就刚才的情况来看,小姑娘和阮玲非常惧怕许经理我就知道他不简单,随即说道:只要能保证我的安全就行,我也知道这里能拿这么高的工资肯定不会那么容易的。

许经理说:你知道就好,记住你在凤鸣楼无需担心它们,只要别主动去挑衅,我们共守一个原则,人不犯鬼,鬼不犯人。

我点点头,说的倒是。其实一切说开了,也好。不然让我一直这样猜测下去迟早成神经衰弱,看来这个凤鸣楼就是食堂,专门给鬼开的。

不过越到后面,才知道事情远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突然小姑娘说道:我吃完了。拜拜叔叔。

不客气。说真的,我怕她。只好闭着眼睛回应,招待鬼是咱的工作,现在不认也得认。

哪知她经过我旁边突然轻声说道:你别怕,其实这一切都是许经理试探你的,刚才我也是特意吓你的,对不起叔叔。我现在要去投胎了,祝愿我下辈子吧,嘻嘻。

这时我睁开眼看见小姑娘已经恢复正常了,她的身上没有一丝怨气,我来不及多问连忙说:真的吗?我祝愿你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做一个快乐一辈子的小公主。

小姑娘笑的很开心轻声说道:是的,我和阮玉是许经理安排的,你别怕,谢谢叔叔我走了。

我点点头,可是嘴巴又欠了一句说:你是怎么死的?

哪知小姑娘的眼球连忙像上翻,吓得我坐在地上,她突然捂住嘴巴笑个不停然后用手拍拍桌子,像领导发言一样咳了几声说:刚才是给你个教训,千万不要问鬼是怎么死的,我不生气不代表它们不发怒,一旦缠上你了非常的可怕,你好好赚钱娶个老婆吧,说不定你未来的女儿会是我呢?

顿时,我站起来,尴尬的笑着说:是我多嘴,不过我可不敢有你这样的女儿,太顽皮了。

小姑娘笑嘻嘻的对我摇摇手说:拜拜,笨叔叔。

我看着她消失在黑夜里,心态顿时发生了一些变化,起初觉得自己无法接受这一切,现在又觉得很有爱。小姑娘没告诉她的死因,我却觉得是正确的。

没想到才上班第一天,就发生这么多事。

突然许经理出现在我背后,他换一身衣服说:你先守下店,我去拿点食材很快回来,取餐处备了一些做好的餐品,等客人来了你直接说不能点餐,爱吃就吃,不吃滚蛋。

听到他要走,我心里有些慌,眼神有点无助。

许经理说:你只要不出凤鸣楼,外边的脏东西拿你毫无办法,记住等下我不在,你一定要尊师凤鸣楼的规矩,它们可不是我拿来试探你的,切记。

说完,他很快出门骑着一辆老式自行车消失在黑夜里。

我等他走后就把食堂的灯全部打开,不像刚才一样比较昏暗。随后去取餐处看了一下餐品做到心里有数,别到时又出岔子。

风铃的声音又传来,突然进来一个道士模样的人,他的双眉又黑又粗,塌鼻子,一双八字眼炯炯有神。

只是一双露出大脚趾的布鞋有些煞风景。

来者皆是客嘛,随即说道:你吃什么?

道士见我说话,诧异了一下,然后拿起一块八卦镜照在我的脸色,白光一闪刺的我睁不开眼,合着他把我当鬼了?

我揉揉眼睛恼火的说:你有毛病吧?

他的声音很清脆连忙抱歉:抱歉了,你这里阴气立地三丈高恐怖如斯。没想到你竟然是个人,而且还是童子。

顿时,我脸色窘迫不已,心说奶奶的处男这顶帽子被掀开多难为情知道吗?于是说:你要是吃饭呢,就坐下来,不吃麻烦别打扰我们做生意。

道士一个转身轻飘飘的找到一个靠门口的位置说:贫道正好饿了。

我也不想问他吃什么就到取餐处拿一碗面递给他,哪知他拿起来研究半天,各种眼花缭乱的手段都使上了,也没见搞出个啥名堂,反而和我一样把碗底舔的干干净净。

看到这家伙狼吞虎咽的模样,我笑了起来。

然而还没笑一秒,风铃突然响起来,只见一只手扒在门口,黝黑的尖指甲一看就令人头皮发麻,我心说这可搞笑了,但可不能让道士打扰我做生意。

可是下一秒我傻眼了。

道士的眼睛多尖啊,他肯定看见了,只是现在的他脸色发白,把袖子遮在头上,搞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但是来者皆是客,于是硬着头皮走过去,这是另一只手啪的一声拍在墙上发出砰的一声,道士在座位弹了一下,又若无其事的在座位上研究那个被他舔干净的碗。

这时,我看见一个趴在地上的女人出现了,她的身体是趴在下面,可是脑袋却是正对着我的,妈呀,我的脸上的汗刷刷的就往下滴。

许经理说在这里我不用怕,于是我硬着头皮说:你好,我们这里有长生面,消魂饭,五谷汤,梭子甲。

畸形的女人像螃蟹一样的横着走在椅子上,仿佛道士不存在,只是用她那又长又黑的的尖指甲戳着桌子上,吱吱吱的写着五谷汤。

我看到之后,连忙跑过去给她取餐,到目前为止她并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事,大家相敬如宾多好。

看着她把汤喝完之后,提着的心掉下来了,不过她好像吃完了就要走,丝毫没有要付钱的意思,当即令我傻眼,心说麻烦来了。

第四章赖账是不可能赖账的

喂,你还没给钱呢。我硬着头皮追上去。

赊账是不可能赊账的,我想许经理也不会同意的。

畸形的女人,顿时露出一排带血的牙齿,瞪着我,喉咙发出一阵很难听的声音。

看到这,我本能吓得退后几步。

但真不能让她走,毕竟我占理,吃饭给钱天经地义。

这个时候道士终于动身了。

事情有转机了,我心里隐隐有些期待。

哪知他比我还怂,用宽敞的大袖子遮住脸庞说:钱在桌子上,先行一步改天再联络

这就扎心了。

但是我仍然用手掐着大腿就这样直楞楞的与它对视,没有理逃离的道士。

实际上我在赌。

赌凤鸣楼的后台,能在这里建立这个鬼地方,哪么肯定总有让脏东西忌惮的地方。

果然下一秒。

畸形的女鬼张开嘴,露出乌黑的舌头。

然后。

它翘起来。

用黝黑的指甲尖抠出一颗牙齿。

黑色的血从它的嘴里一点点滴在地上,顿时我的魂都给吓跑了似的,人都僵住了。

真狠啊,不过牙齿能抵钱吗?

我不敢去想,也不关心它赊账的问题,只希望它快点走。

这种场面太惊悚了。

随即嘴里慌张的说道:不要了。你把牙齿拿走,行行好。

畸形女鬼露出泛白的眼珠子,喉咙咯咯的干笑着。

它在嘲讽我还是在欣赏敢问它要钱的勇气,哪种都不重要,只希望它快点走。

可万万想到它把牙齿丢在餐桌上,像一个螃蟹横着走了出去,我这才发现桌子上是一颗金牙。

看来误会她了,不过确实想赖账在先。

于是,带着砰砰直跳的心脏快速把金牙收起来。

浑身被冷汗浸透的我像行尸走肉一样回到取餐处,心里愁绪万千,甚至产生了动摇,该不该留在凤鸣楼服务一帮野鬼。

大概在十分钟后,许经理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黑袋子,他看见我脸色惨白,冒着冷汗连忙的说:小刘,别怕,日子还长着呢。

我有些欲哭无泪说:别埋汰了,刚刚有个像螃蟹一样的人,从嘴里抠出一颗金牙抵了餐费。

许经理连忙回头脸色变的很严肃问:金牙呢?

我紧张的拿出来递给他,为此手上还沾满着黑血,不知道会不会有麻烦。

过来一会,许经理说:你做的很对,凤鸣楼是不允许赊账的。

随即他走进厨房忙他的去了。

只是我心说这就完了?

不咸不淡的夸了一句,顿时觉得很亏啊,早知道让那个看起来挺凶的畸形女人直接走就好了,现在搞得我非常大的压力。

这时候,突然在窗户出现一个熟悉的面容。

是那个很怂的道士。

此时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

于是,我皱着眉毛过去拍了一下隔着窗户说:大师,你不是又来驱鬼的吧?

道士这次没有进门而是在外面说:本贫道回来是想问你收了那个凶煞的钱没有?

我翻了白眼说:收不收关你屁事。实际上对他算是有点失望,现在打马后炮有个屁用。

他则严肃的说:这关乎你的性命,方才那个凶煞可是个狠角色,你不可能一辈子在凤鸣楼里吧。

看来他知道一些,于是我打算让他进来,但是他却不肯要我长话短说。

随即,我把刚才那个凶煞拔牙抵餐费的事说出来了。

道士听到后大惊失色说:糊涂。金牙呢?

我指着厨房说给许经理了。

他像泄了气一样,敷衍了我几句说晚上别出门,等他回来再说。

这个怂货,有本事问许经理要金牙去啊,道士的职责不就是除魔卫道吗。

随即我对他的话产生了质疑。

本来就是吃饭给钱,天经地义,我自问并没有做错何须担心,许经理的一句话说的好,生平不做亏心事,晚上何惧鬼敲门。

只是事情再次颠覆了我的价值观。

说来也怪,许经理在厨房里鼓捣了半天也没出来,而且接下来也没有谁来到凤鸣楼,很快就到下班的点了。

许经理此时满头大汗的出来,没瞧我一副又要出门的样子,蓝色的中山衣,咯吱窝里夹着黑色的皮包说:下班了,你上楼睡觉吧,记住夜里谁敲门都不要理,哪怕是我在敲也一样。

我连忙说:你这么晚还出门?

这时许经理说不该问的别问,然后骑着老式的自行车很快消失在黑夜里。

但是发生这么多事,我也睡不着,于是关上门上了二楼。

房间里有一个架子床,跟学生宿舍差不多,被子是新的,我铺好床之后,找到了一个下铺,刚躺下就发现垫着的棉絮不对劲。

于是,起身掀开棉絮从底下发现一个铁盒子。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开之后,有一点钱和一个蛮小的笔记本。

当我打开上面,第一行就看见这几个字。

当你看到这的时候,我想自己已经死了。

顿时,我的汗毛炸立。

本来准备继续看下去的时候,楼下的门被敲的砰砰直响,吓得我打了个哆嗦,随即响起许经理的嘱咐,于是拿着两团棉絮塞揉成团塞进耳朵里。

隔音效果太低,楼下的敲门声越来越大。

说实话,心里又烦又怕。

想着在凤鸣楼里不出去就行,于是站在二楼里玻璃窗往下瞅了一眼,发现黑漆漆的一片啥都没有。

看来又是脏东西。

不理,有本事把门敲碎。

这样一想人就没有负担,楼下也安静了。

拿起笔记本开始翻了起来,上面是一些零零碎碎的记录。

记的都是刚开始上班遇到的怪事。

第一天发现来的客人很诡异。

第二天终于觉得不对劲。

第三天发现来的客人都是鬼。

第四天在回去的路上,觉得背后有谁一直在黑暗中窥视他。

第五天将疑惑告诉许经理后,喝了一碗奇怪的汤之后,这种怪感觉就消失了。

我看到这里觉得信息量还是有的,可惜中间的纸不见了,有人为撕碎的痕迹,直到后面又有两条记录让我毛骨悚然。

第二十八天,我背着许经理收了一个客人的礼物。

第二十九天,我把一个客人带回了家偷偷用鲜血供奉。

第三十二天,我赢了很多钱,可是我回家后发现妈妈变了。

我本来想继续看,只可惜后面的记录全部被血渍给掩盖了,肯定有不详的事发生。

对于这个笔记本我想说人大多因贪心而死,但是又控制不住自己。

随后,我把笔记本放在铁盒子里,然后把头埋在被子里,半梦半醒的熬到了天亮。等我起床的时候,发现许经理的肩膀上搭着一个白毛巾在刷牙。

我连忙打个招呼:早啊,许经理。

许经理驮着背,转过头含糊不清的说:嗯,桌子上有早餐,你吃完时间自由安排。

点点头后,来到食堂看着桌子上有一盘金灿灿的炒饭,顿时食欲大阵,吃完之后人轻松了不少,也不那么发困。

该回家了。我出门拦了一辆的士,碰巧的是昨晚载我的司机。

他笑了一会递给我一根烟说:缘分哈,你哪不能上网,跑这里来包夜,我可听说昨晚这里发生了邪门的事。

什么邪门的事?我装作不在乎的问道。

说了你别害怕,听说昨晚有一个人的牙齿被拔光了,肚子也被刨开了,惨不忍睹。的士司机说道。

顿时我想到了昨半夜的那个畸形女人。

不能往下想,只得停止了想象说道:这事归警察管吧。

的士司机嗤笑着说:这里出过不少这种怪事,他们也束手无策,你晚上少来这里晃悠,要上网自己赚钱买台电脑在家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对此,我没有解释,而是说道:我不是来上网的,算了,麻烦开快点我想早点回家。

在车上司机仍旧侃侃而谈,聊着平时见到奇闻怪事。

我闭着眼睛有一句没一句的应和着,心里乱如麻。

很快就到家了,我躺在床上左思右想睡不着,于是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这条街的信息,一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与《我在阴间当厨子》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