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九九小说《诡异契约》by九斟在线阅读

诡异契约

时间:作者:九斟

《诡异契约》小说在线阅读,九九是书中的主角,《诡异契约》是由作者九斟倾情创作的一本悬疑推理类小说。主要讲述::亦真亦幻我不知道是如何离开红楼夜总会的,只记得拼命地狂踩自行车,不敢停。耳边的风声很大,还夹杂着阵阵诡异的呜咽声。马路上的雾气更浓,铺天盖地的。我根本看不清马路,只能凭着直觉在行驶。我骑得浑身大汗淋漓,以为终于快到家的时候,却忽然间又看到了那...

《诡异契约》小说在线阅读,九九是书中的主角,《诡异契约》是由作者九斟倾情创作的一本悬疑推理类小说。

第3章:亦真亦幻

我不知道是如何离开红楼夜总会的,只记得拼命地狂踩自行车,不敢停。耳边的风声很大,还夹杂着阵阵诡异的呜咽声。

马路上的雾气更浓,铺天盖地的。

我根本看不清马路,只能凭着直觉在行驶。我骑得浑身大汗淋漓,以为终于快到家的时候,却忽然间又看到了那块巨大的石碑和西平坟冢四个字。

也就是说,我骑了这么久的车,似乎在原地打转。

顿然,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意从背脊油然而生,我怔怔地望着那石碑,望着那泛着血红色雾气的红楼,我不知所措了。

怎么会这样?

这一刻,我才看清楚红楼的外观,它果真是名副其实的红楼,大楼通体像是被罩上了一层红纱,血红血红的,特别诡异。

而很快,这层殷红的血雾在慢慢聚拢,形成了一缕缕人形的血雾,密密麻麻的数都不数不清。紧接着四面八方又飞来不少雾气,与它们诡异地融合在了一起。

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在那金色的旋转大门上,瞧见了一张脸。那是秦风的脸,好像正冲着我阴森的笑。

然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这些血雾形成的人慢慢地飘落在大楼外的空地上,虔诚地跪拜在那里,手中还高举着一些人的残骸。

有血淋淋的胳膊,腐烂的大腿,还有滴答着脑浆子的脑袋和大半截已经被蛆虫啃噬得差不多的躯体。还有的甚至拖着一条长长的肠子,宛如一条长蛇在地面上拐动。

因为这里跪拜的血雾人形多,所以咋一看那平台上全部都是支离破碎的残骸。这真的堪比电影中屠杀过后的场面,看得人毛骨悚然。

凉凉的夜风袭过,顿时把这一股恶臭腐烂的气息吹散在空中,令人作呕。

而我仿佛又被定在了原地,根本无法动弹,闻着那浓烈的恶臭,我五脏六腑都在翻江倒海想要涌出来。

我想呼喊,却好像被谁捏住了喉咙,只能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

就在此时,秦风一脸傲气地走了出来,凉凉地瞥了眼平台上那一片的肢体残骸,嫌恶地蹙了蹙眉。

他手一挥,这些支离破碎的残骸便飞得漫天都是,那长长的淌着血水和油脂的大肠随风一飞,直接从我的脸上扫过,带着一股黏糊糊臭烘烘的味道。

我无法控制地呕出了声,顿然间那些跪拜的血雾人形都霍然转身,就那么直勾勾地瞅着我。

我这才看清楚他们的样子:他们有脸,但却跟恐怖电影里那幽灵一样,眼睛是黑漆漆深不见底的洞,嘴巴裂得很大,就着台阶上那血红色灯光,能瞧见他们嘴里也是血淋淋的。

他们没有眼球,但我能清楚地感受到有无数道犀利的视线在盯着我,我软得想瘫倒,但我动不了。

啊呜!

他们发出的声音是近乎凄厉的尖叫,非常慑人。我仿佛觉得我的灵魂在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拉扯,我无法呼吸,有种窒息感。

我抱着双臂,惊恐而无措。

秦风挑眉冷冷瞥了我一眼,重重咳嗽了一声,顿然间这些人形又嗖地一下转了过去,继续恭敬卑微地跪着。他们好像是在供奉什么,并且是他们很惧怕的东西。

混账东西,谁让你们弄这些恶心扒拉的东西来?主人会吃这种低级的东西吗?一群蠢货!

他这么一吼,这些凝聚的人形顿时匍匐在地,看样子很害怕,因为那凝聚的血雾又散开了一些,蔓延得到处都是。

现在已经是七月了,七月了知道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们赶快给我下去准备准备,如果到时间你们还做不好,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滚!

他说完又转了进去,并没有在意我的存在。我的身体好像会活动了,准备骑着车继续逃命。

而没了秦风震慑的这些血雾人形,顿时又飘荡起来,在肆无忌惮地乱窜,东一个,西一个,不断地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刺耳又惊悚。

他们似乎并未忽略我的存在,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过来,把我团团围住。我惊恐地看着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想推开却根本触不到他们的实体。

他们张着血盆大口朝我嘶吼,那股阴森腥臭的气息直接灌进了我的鼻翼,我能清楚地感受到我快晕厥了,全身毛骨悚然。

我崩溃,再也无法忍受地嘶吼了一声。啊!鬼啊

就在这一瞬间,一股强大的气息从红楼飞震出来,直接把这些血雾打得灰飞烟灭。顿然间,那些鬼哭狼嚎悄然消失,四下里静止了。

我惶恐地回头,却是什么都没看到,但我感受到了一种慑人的气场在我身边,这不同于刚才那股阴森森且非常恶心的气息。

这是醇厚的,强大的,且带着一丝诡异的气息,它在围着我转,仿佛在深深地打量我,于是我又一声咆哮

鬼,鬼啊!

鬼你头,臭丫头,鬼哭狼嚎做什么呢?还不快起来洗衣服!

蓦地,我脑门上忽然一疼,霍然掀眸,对上了老头那一张布满皱纹但他自以为还风采依旧的脸。

我愣了一下,连忙一激灵坐了起来。

这竟然是我的卧室,这是我们家。我怎么会在家里?我不是在送盒饭吗?

我狐疑地看了眼时钟,刚好早上八点,是我正常起床的时间。可是我明明是在送饭啊,我还遇到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场景。

老,老头,我怎么回家的?

我怎么知道你怎么回家的?我打麻将回来你就睡着了。不过啊,九儿,老头可真没白疼你啊,还知道给我带红烧肉和鱼香肉丝回来,好吃!

老头心满意足地吧唧了一下嘴,又道,今天晚上看看有没有剩下卤猪蹄,给我带一只回来。

我顿时无言以对,连忙跳下床冲到了堂屋,瞧着桌上那两个空空如也的餐盒,我惊得眼球都要掉下来了。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是把饭送给了红楼里面的人啊?

我有种无法言喻的惶恐,想起那个叫秦风的男子给了我两百块钱,我连忙从兜里掏出来一看,竟然是两百块冥币,我顿时又忍不住嚎了一声。

臭丫头,嚎什么呢?大清早的。老头一脸不悦地走了出来,瞪了我一眼。

我一个箭步上前拽住了他的手,急的有些语无伦次,老头,我撞鬼了,我撞鬼了,我昨天晚上撞鬼了。

荒谬!老头拍开了我的手,挑眉斜睨着我,你是九月初九九时出生的女娃,这天底下有什么鬼敢打你的主意?

我真的撞鬼了,你看这个,这是我昨天晚上送盒饭收的钱,怎么成这样了?我把冥币递给了老头,急于要说服他,我那生辰八字是不是假的啊?你到底有没有搞错啊?

老头拿起冥币睨了一眼,揉成一团又扔给了我,还不屑地哼了哼,纯属是恶作剧!

老头啊,是真的,你相信我。你平日里装神弄鬼的骗吃骗喝我也不说啥了,可现在我撞鬼了啊,你得给我驱驱鬼。

九儿,你是做噩梦了吧?快去做饭,我饿了!

老头摆摆手,仿佛不大想跟我多说什么。我狐疑地瞥了他一眼,讪讪地走向了厨房。

噩梦?

有这么逼真的噩梦么?

我心不在焉地弄了两碗素面端去了堂屋,老头不在,估计又在他的冥室里。我喊了两声他没应,就寻了过去。

老头是个闲散的道士,虽然功夫不咋地,但是在西平区这一带也是远近闻名的。平日里做白事什么的,总是少不了他。

这冥室其实也就是一间闲置的空房布置的,我没事的时候也会跟他一起打坐。

我来到冥室的时候,门是虚掩的。刚想要推门进去时,却听到里面一阵小声的嘀嘀咕咕的呢喃。

尘归尘,土归土,请往生者安宁,让在世者重获解脱

我偷偷推开一点门缝,偷瞄着里面的老头,发现他手里捧着一块血玉在喃喃自语。他的样子很虔诚,这一刻的他看起来特别的仙风道骨。

我愣了,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许久,他转过头来瞧见了我,好像也并不意外,冲我招了招手。

九儿,过来!

什么事啊老头?我一个箭步就跳到了他的面前,又被他给了一个脑瓜崩。

老这么蹦蹦跳跳的,像个女孩子吗?

你老人家从小也没把我当女孩子养啊。我扯了扯衣服,讪笑着。

我之所以变得跟个女屌丝似得,还不是因为他。他从小教我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长大了要保护他,所以我从小就跟男孩似得。

他揉了揉我短发轻叹了一声,把那血玉小心翼翼地挂在了我脖子上。

这血玉就像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看起来栩栩如生的。玉通体发红,没有一丝杂质,这应该是一块好玉,我能感觉到玉的质地非常温润。

这块玉叫玲珑血凤,要悉心保护好知道吗?

老头,为什么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

这本来就是你的,我给你保管了十八年,也应该物归原主了,唉,时间过得真快啊。他说话的时候没像平时那样喜欢挤兑我,拧着眉,沉着脸,这是我从未见过的模样。

我不安地看着他的脸,紧张地问了句,老头,你是不是想赶我走?

第4章:到底谁在骗我

老头又走了,亦如他往年一样,在七月的第三天就离开了。我没有问他去哪里,因为他每次都会回答是去跟道友切磋。

其实他那点装神弄鬼的本事,还真的没有电视里演的好看,不过我舍不得打击他,他一辈子也就这点本事了。

不知道为何,这次他离开,我心里头老有种忐忑不安的惶恐,大概是因为我做的那个噩梦。

其实,我到现在还不相信那是梦。

来到饭店的时候,张叔和大厨老李他们刚把晚餐端在桌上,他热情地朝我摆了摆手,九儿,来了啊,快快坐过来。

张叔,昨天下班的时候,你有没有让我送一份盒饭?我坐过去后,纠结地瞄了眼他。

有啊,怎么了?

什,什么?你是真的有让我去送餐?是不是西平路22号?我冷不丁地打了个寒战,心头有种无法言喻的悚意。

如果我真的去送餐了,那么我那个噩梦是真的,也就是说老头在骗我。可他的桌上明明有两份盒饭,还就是红烧肉和鱼香肉丝,这怎么解释?

对啊,咋啦?是不是那边的客人为难你了?张叔关切地看着我,令我心头那股悚意更加的放大。

这到底怎么回事,谁来告诉我?

没,只是,只是他们给我的钱是这,这样的。我把那两张冥币递给了张叔,谁知道他欣然收下后,还找了一百二十五块给我。

难道,他没瞧见这钱不对劲吗?这么明显的标志。

张叔,你不看看这钱对不对吗?我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他怎么会如此平静?我都要吓尿了啊?

恩?没什么不对啊?你怎么了,脸色好像不太好。张叔又拿出塞进兜里的钱瞄了一眼,狐疑地瞅着我。

显然,他还是没瞧见钱有什么不对。

我没事!

我垂下头默默地扒拉着米饭,手却微微有些哆嗦。难道我真的撞鬼了么?可为何我会在家里面醒过来?老头到底瞒了我什么呢?

老板,来两瓶二锅头,一份大盘鸡,一份酸菜鱼,再要一大盆手抓羊肉。

我们正吃着,门外走进来四个用餐的壮汉,都穿着迷彩装,显得很魁梧。

他们都背着很大的旅行包,看起来很沉。这些人看起来都有些灰头土脸,一身也不那么干净。

张叔连忙站了起来去招呼,老李和墩子大庆也慌忙起身起准备菜肴,我拿起了一旁的茶壶走过去,给他们一人倒了一壶茶。

其中一个人看到我的脸愣了一下,随即转头瞄了眼他身边一个刀疤脸。豹子,你瞧这丫头,长得真他娘的有特色。

这人脸上的刀疤是从眉梢一直斜到唇角,因此看起来很是狰狞。

其余三人还好点,只是那阴戾的眼睛老是泛着一股诡异的光芒,我觉得这些人应该不是什么好人。

而且,他们身上好像有一股土腥味,虽然很淡,但我确定。

刀疤脸睨了眼我,端起茶杯汲了一口,斜睨他吐了四个字:关你屁事?

嘿嘿,嘿嘿!

二蛋子,你不会是看上了这姑娘吧?隔壁另外一个瘦高个讪笑到,还意味深长地瞄了一眼我。

你他娘的少来了,我又不像你那么饥渴什么阿猫阿狗都要上。二蛋子凉凉一笑,眼底掠过一抹不屑。

说实话,要不是我素质高,我真想一壶茶给他泼过去。我长得丑怎么了?他们凭什么消遣我?

我当即就转身走开了,理也不理这几人,没素质!

哟哟哟,看她还生气了呢,丫头过来,给爷几个斟酒。二蛋子冲我招了招手,唇角挂着冷笑。他的样子有些滑稽,头小但脸大,分辨率很高。

我没理他,独自在一旁收拾桌子。因为这快餐店一般是送外卖,堂吃的很少,所以服务生并不多。我们是两班制,我负责晚上的送餐。

张叔见这些人对我出言不逊,也就没为难我,他自己陪着笑脸走了过去。几位爷,丫头不懂事,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原

他娘的!

张叔语音未落,那二蛋子端起茶杯就泼在了他的脸上,敬酒不吃吃罚酒,一个丑八怪还他娘的不懂事,什么东西!你,过来,给爷几个倒酒。

那家伙直指我,满眼戾气。我对这种人最反感了,只会在我这种小市民面前摆谱。瞧着他那不可一世的样子,我蹙了蹙眉,还是忍气吞声地走了过去。

张叔对我不错,这么些年也一直照顾我,不能因为我而让他为难。

我拿起酒瓶打开,小心翼翼地给他们每人把酒斟满。然而,不等我转身,那二蛋子霍然起身,把酒杯递了过来。

来干一杯,算是给爷几个赔礼道歉。

凭什么?

我蹙了蹙眉,已经非常不悦了。我招谁惹谁了?这人怎么跟丧心病狂似得。

二蛋子顿时脸一沉,端起酒杯朝我脸泼了过来。任我反应再快,还是没有躲开。我顿时眸色一寒,转头阴森森地瞪了过去。

这位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这么个意思。他说着端起另外一人的酒杯,把酒慢慢地淋到了我的头上。谁让你长了这么一张讨打的脸呢?

他说着想伸手来捏我的脸,我眸色一寒,挥掌一把抓着他的手直接把他拽到了门外。紧接着飞身一脚踹向了他的腹部,再也顾不得老头曾跟我说的做人要低调,否则小不忍则乱大谋。

我根本不会让他有机会还手,在他踉跄后退的时候,纵身一跃又是一脚劈头从他脑门狠狠地砸了下来。

嗷!

二蛋子惨叫一声趴在了地上,口吐鲜血。

他的三个弟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出来。瞥了眼那家伙,又惊愕地看向了我。尤其是那个叫豹子的刀疤脸,看我像看到ET似得。

我本不是一个喜欢惹是生非的人,但这家伙实在太过分了。瞧他已经站不起来,我轻轻拍了拍手,又走进了餐厅,没再理会这几个人。

看他们的样子虽然彪悍,但应该不会武功。而我,从一岁的时候开始就跟着老头舞刀弄枪的,对付这几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张叔甚为惊愕地看着我,他从不晓得我会如此生猛。

对不起张叔,我给你惹麻烦了。我很歉意地道,很不好意思。

没事,去送餐吧,这里我来处理。张叔耸了耸肩,递给我一份打包好的盒饭和一张单据。

我瞥了眼,顿时又愣住了:西平路22号,又是这个地方!

去?还是不去?

怎么了九儿?张叔瞧我呆若木鸡,狐疑地问道。

张叔,这里是不是非送不可啊?我,我不想去这个地方。

我到现在都弄不清楚我经历的到底是噩梦还是真事,老头和张叔,始终是有一个人在懵我的。

去吧,今天的生意不好,卖一份是一份。张叔的脸色有些异样,瞧我纠结,顿了顿又道,我寻思你来了也快三年了,明天应该给你涨工资了,涨五百吧。

我顿时就不好意思拒绝了,要知道,自从老头爱上打麻将过后,我们家不到月中就会捉襟见肘,这五百块,可是半个月的生活费呢。

谢张叔!我讪笑道,爽快地把盒饭放进车篮后,斜睨了眼还在打量我的豹子一眼,才跨上自行车离开了。

今朝的西平路没有昨天那么可怕,一路上平静了不少。就连马路两边的房子里也听不见窃窃私语声了。

马路上没有雾气,所以就清爽多了,路灯虽然昏暗,但也不那么瘆人了。

冷风习习,四下里幽静得像是另外一个时空。于是我又狐疑了起来,怀疑自己昨天晚上是不是真的做了噩梦。

这次我很顺利地找到了红楼,大门上头依旧闪烁着血红的霓虹。我还特意瞄了一眼右侧,却并没有看到令我惊愕巨石碑,也没瞧见西平坟冢几个字。

奇怪!

我放好自行车,拎着盒饭小心翼翼地走上了台阶。

门口还是那两个死人脸保安,脸色依然那么森白,面无表情。瞧我过去的时候,他俩又吓得后退了一步。

我拧了下眉,刻意用我比较漂亮的一半脸对着他们,晃了晃手中的盒饭,麻烦去通报一下,盒饭到了。

你等一下!保安惶恐地瞄了眼我,又一溜烟地窜了进去,大约半分钟后,他又窜了出来。

老板叫你进去!

我这次是熟门熟路的,自然也就警惕了不少。在走进旋转门的时候,我迅速扫了圈四周,什么诡异的东西都没有,就连那血红色的雾气也没有了。

空荡荡的大厅,有一种阴冷的孤寂,我再也没有听到昨天那种夸张可怕的声音。

一切,显得诡异而冷清。

秦风依然在吧台边等我,还是那么温文儒雅的样子,帅气不可方物。你来了?帮我送上去吧!

他浅笑道,背着手走出来直接走向了楼梯。他还是穿着黑色礼服,特别高贵的样子。

我狗腿地跟在他的背后,眼底余光却在四处打量,心中疑惑不解:难道我昨天真的做梦了?怎么这一切看起来如此平静?

把餐盒摆上去吧!秦风指了指神龛,又吩咐我道。

我听话地把盒饭拎过去打开,抬头不经意地瞥了眼那画像,却吓得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与《诡异契约》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