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熊哥王思冲小说《驴友诡事》by雀马鱼龙在线阅读

驴友诡事

时间:作者:雀马鱼龙

《驴友诡事》小说在线阅读,熊哥王思冲是书中的主角,《驴友诡事》是由作者雀马鱼龙倾情创作的一本悬疑推理类小说。主要讲述:多出来的人再一转头,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面前那里还有熊哥,那里还有火堆,那里还有那些个一起来的人,面前整个是一个悬崖,我的一只脚正悬在半空中,如果不是熊哥在后面拉住了我,我这一脚踏空,真的要摔下去了,虽然这悬崖并不是很高,也就二十来米的落差...

《驴友诡事》小说在线阅读,熊哥王思冲是书中的主角,《驴友诡事》是由作者雀马鱼龙倾情创作的一本悬疑推理类小说。

第三章多出来的人

再一转头,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面前那里还有熊哥,那里还有火堆,那里还有那些个一起来的人,面前整个是一个悬崖,我的一只脚正悬在半空中,如果不是熊哥在后面拉住了我,我这一脚踏空,真的要摔下去了,虽然这悬崖并不是很高,也就二十来米的落差,但是看下面的一堆堆的乱石头,如果摔下去,不死也要掉层皮

这一次我真的吓到了,彻底的吓到了,吓的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熊哥把我拉了上来以后,又骂了我几句好像气也消了,这才对我说道:你是怎么了?感情受创伤了?感情受创伤也不能寻思啊!还他妈是老爷们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如果我把刚才的事儿全部都说出来,他会相信吗?熊哥我

算了算了,我算是记住你了,下次你再出来,老子不和你出来了,操,没有一个省心的,老子带了这么多年的队了,就今天倒霉,还有你要死的话,就回去再死啊!要不然我他么责任大了去了,老子名声都被你败坏

对不起我满怀歉意的对熊哥说道,熊哥说的是真的,一个地方的驴友圈子很小,要是领队带着人出了事儿,那以后基本上就别想领队了。有人可能要问了,不就是个领队吗?不干就不干了,但是在驴友的圈子里面,领队就是一种荣耀!很多人还是很在乎的!

熊哥把我领了回去,一路无语,不过他不时的转头来看我一眼,看样子他是真的认定我是要自杀了,几次我想给他说刚才遇见的事儿,但是我都欲言又止,把话压了回去,走了十来分钟才到地方,一个十来平方的小房子,看样子应该是很早的之前建的,其他的人都在这小房子里面,看样子这房子应该经常有驴友来休息,墙壁上被人用记号笔写着:XX到此一游,XX我爱你之类的字

进到了里面,熊哥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光着膀子站在门口拧了起来。

屋子里面的人可能是因为下雨了备受打击,我进到里面都没有人说话,不过看他们的样子都已经换过衣服了,因为我看见墙壁的钻缝里面插了几根棍子,快干衣都搭在上面。而地上已经铺好了防潮垫儿。

你赶紧的,把身上的湿衣服换掉,换上干衣服,我们一时半会儿是走不了了,这雨下的,真倒霉,天气预报真他妈骗人,说好的万里无云呢!熊哥把身上的衣服搭在了一边儿的棍子上面对我说道。

因为屋子里面有女生,我有些不好意思脱自己的衣服,正在犹豫呢!那两个女人把脸转了过去,我这才如临大赦,赶紧把自己的背包放下,解开了防雨布,从里面拿出了干的衣服出来飞快的换上了。

熊哥也是一样,从角落里面的背包里面拿出了自己的衣服,飞快的换了起来。

唉,看样子今天是下不了山了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头忽然间说话了。

老爷子,你放心,一会儿雨停了,我就背你下山,没事儿,你的腿没有什么大碍,我帮你已经固定过了,只要下了山到了医院就没有什么问题了熊哥蹲在了门口,从包里面拿出来烟来,自己叼了一根,抽出了两跟给我们让了起来。

我这时候才注意到老头的腿上有两根棍子,在棍子上面缠了好些个纱布,看样子熊哥说的腿断了的就是老头了。

我不是担心我的腿,我是担心这天老头接过了熊哥的烟放在了鼻子下面闻了闻,熊哥把火机递了过去,但是他推开了,我戒了,就是想闻闻味道

大爷,这天怎么了?我从老头的语气里面听出了不一样的东西,就赶紧问道。

天没有事儿,但是这雨下的不一般啊!老头看了看我然后说道。

有什么不一般的,六月的天,本来不就是雨水多吗?大熊在一边儿吐了个烟圈歪着头说道。

是啊!六月就是雨水多,前几天我们高考的时候就是,预报的没有雨,结果一去考试,我靠,雨下的哗啦啦的这时候俩高中毕业生也紧跟着说道。

我们刚刚进山的时候,天上一点的云都没有,但是没多大一会儿吧!南边儿就来了黑云,转眼间就下雨了,你们年轻,很多的事儿你们都不知道,唉,今天我们不应该出来老头叹了一口气对我们说道。

这句话让其他的人都面面相觑了起来,特别是里面的俩姑娘,刚才因为我和大熊换衣服转过了头,这会儿扭回头来,脸上都是疑惑。

大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大熊把烟头弹到了门外面,扭脸对老头问道,嘴里面喷出了一股的白烟出来。

算了,还是不说了,说了你们又要害怕老头欲言又止,这可把另外的几个人的胃口给吊了起来。

大爷,你这说了一半还不如不说,要说说完啊!别说半截话,难受大熊嘟囔道,其他的几个人也附和起来,只有坐在最里面的大胡子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靠在墙壁上面闭着眼睛。

行,我说了你们别害怕啊!老头挪动了一下身体,定了定神这才说道:我刚才不是自己跌倒的,我是被绊倒的

这一句话一说,我看见大熊他们几个的脸明显的就皱起了眉头起来。

是谁绊倒了你?我在你前面,我身后面就你和他两个人,你摔到的时候,他已经掉队了,那有人?坐在我身边儿的毕业生其中的一个立刻就反驳道。

我看见其他人的也都点了点头。

老头咳嗽了一声,神秘的向四周看了看,忽然间压低的声音说道:我又没有说是人把我绊倒的

大爷,您别开玩笑了啊!这下着雨,天都黑了,怪渗人的那个张的稍微有些漂亮的女生对老头说道,她说着还把身上的衣服紧了紧,仿佛是冷了。

就是,大爷,您别吓我们了,我们俩还小,一会儿被你吓到,以后出了什么心理毛病怎么办俩高中生显然是不相信,嘻嘻哈哈的说道。

而大熊却是沉默了,又抽了一根烟点了起来,往外面的雨里面看了一眼,又转头把视线转向了老头。

我这么大年纪不会说谎话的,你们相信就相信,不相信就当我开个玩笑吧!老头没有丝毫的不愉快,把烟放在了鼻子下面使劲的闻了闻,然后又收了起来。

等雨停了,赶紧下山,不走原路,从另外的一条路下山,四个小时就能到山脚大熊忽然间开口了,你们都跟上,还有你,要自杀也等下了山以后再自杀

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对我说的,这几个人的目光顿时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俩毕业生看我的样子有些好奇,而那两女的看我的样子有些害怕,大胡子还是闭眼坐在那里,老头看我的眼神却饶有兴趣。

哥哥,你刚才是自杀去了啊?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们乐呵乐呵其中一个毕业生对我笑道。

我知道他是开玩笑,摇了摇头,刚才老头说的他们都不相信,而且还吓到了里面的俩姑娘,我现在还是别说了,就算是要说,也等到下山以后再说。

接下来就是沉默了,我沉默,老头也沉默了,大熊只顾着抽烟,门口的被水冲出的小水坑里面他都扔了三四个烟头了。

只有俩毕业生有些兴奋,不断的给里面的俩姑娘搭讪。

半个多小时以后,这雨竟然停了,虽然天空还阴沉着,但是比刚才的能见度高多了,大熊出门站在外面仰头看了看天,然后进来吆喝道:都起来,赶紧走,趁着雨停了,赶紧的

一听到大熊的话,俩姑娘和俩毕业生一咕噜就站了起来,飞快的把棍子上面的衣服给收拾了一番,都塞进了自己的背包里面。我也背起了自己的背包。

大熊就是厉害,把自己的登山包反背在自己的胸前,然后就把老头背在了自己的后背上面,我的背包,你们哥俩儿轮换着背,你拿上我的开山刀拿上别丢了出门的时候他还嘱咐了一声。

我提起了他的开山刀,一会儿我们换着背大爷吧!你一个人我怕你吃不消,我们换着背

不用,我自己吃的消,你跟好了,别忘了我给你说的话大熊瞪了我一眼对我说道。

我也懒得解释了,解释他也不会听,而且现在说出来那些东西,吓到他们,让人都疑神疑鬼还不如不说,等到了山下再说也一样。

大熊还是走在最前面,我跟在大熊的后面,俩女孩子和俩毕业生走在我的后面,可能是刚才老头说的话让个俩女生有些紧张,所以她们俩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

而一只沉默不语的大胡子远远的跟在俩毕业生的后面,我这时候才注意到他走路也是眯着眼睛。不知道是眼睛有问题,还是习惯眯着眼睛。

大熊身体就是好,要不然也不会叫大熊,虽然背上背着老人,但是健步如飞,我紧紧的跟在他的后面,前面遇见不好走的地方,都是我去用开山刀开的路,就这么走了二十来分钟,大熊终于挺不住了,他呼哧呼哧的喘着气,脸上的汗水不断的滴落在胸前的登山包上面。

熊哥,要不我们换换班,我背一会儿我拉住了他说道。

他的脸上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把老头从自己的背上放了下来,他的后背明显的湿了一大片,老人的重量并不是很重,我背在背上感觉也就是两个的高山包的重量,往前面走了两步毫无压力。

你们四个,跟上来,赶紧的,别掉队大熊向后面叫了一声,把我的登山包背了起来,手里面提着开山刀,就一马当先走到前面去了。

我背起老人就跟在他的后面,走了两步,我忽然间一惊,顿时脚步就停了下来,熊哥,你刚才说什么?

大熊回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啊?别掉队?他有些奇怪的说道。

再前面一句我头上瞬间又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喉咙里面也一阵的发紧。

跟上来赶紧的?大熊脸上有些不耐烦了。

不是我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人都跟了上来,我赶紧向前走了两步,站在了大熊的跟前,你说你们四个?后面是四个人?

你墨迹什么啊?后面不是四个人还五个人啊!别神神叨叨的了啊!赶紧的,老爷子的腿骨折,要赶紧送医院去,早送医院早治好

大熊最后这一句话一说出口,我的心里面顿时就咯噔了一声,四个人?四个人?后面明明是五个人啊?

第四章迷雾重重

我顿时挪不动步子了,身体都在颤抖着,转过身向后面一看,两个女生,一个有点姿色,一个长的很壮,后面是俩刚刚参加了高考的毕业生,再后面是大胡子,他眯着眼睛正不紧不慢的跟着。

我发誓我绝对没有看错,后面绝对是五个人,难道我和他们看的不一样?难道这一路上都是七个人而不是八个人?不对,在饭店吃饭的时候就是八个人啊!

我脑袋里面顿时成了一团浆糊,想仔细的回忆起下午在路上的事儿,从俱乐部出来的情形我忘记了,但是路上我绝对肯定是八个人。在农家乐吃饭也是八个人。

小伙子?怎么了?你怎么打摆子了?

老头在我的背上忽然间说道,打摆子是我们当地的土话,就是颤抖的意思,我的确是在颤抖,而且颤抖的不是一般的厉害,刚才经历的那惊魂的一幕让我到现在还心有余悸,现在忽然年队伍里面又多出了一个人。如果不是我心理素质过硬的话,我真的直接就瘫在地上了。

熊哥,不开玩笑,真的,后面到底几个人?我回头看了看,还是不甘心的又问了一句。

你要是不想背,我就背,别墨迹了大熊明显是生气了,把我的登山包往地上一扔,开山刀狠狠的插在了地上,接着就对我不耐烦的说道。

后面的确是四个人?小伙子,你是不是看错了老头这时候又说话了,在我的后背上说道,声音就在我的耳朵边儿上,每一个字都很清晰,每一个字就好像是炸雷一样在我的耳朵边儿上炸开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们两个都说是四个人,看来是我的问题,我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一路上八个人,七个人都说过话,包括在小屋子里面避雨的时候,老头,熊哥,我都说过话,俩毕业生说过话,俩女的也说过话,只有一个人,留着大胡子的人没有说过话,好像一路上他都没有说过话,包括在农家院里面吃饭的时候。

问题就出在他的身上

后面有个留着大胡子的你们没有看见?我这时候顾不得别的了,直接就把心里面的疑惑说了出来?

留大胡子?熊哥眉头一皱,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老爷子

我听到熊哥的话,终于确定了,他们果然看不见那个留着大胡子的人,果然

熊哥的话没有说完,忽然间脸上变的残白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胸口,你玩笑开的有些过了啊!我告诉你,你再要是拿我朋友开玩笑,我揍你死

他愤愤的握住了拳头,但是最终也没有落下,因为后面的俩女的还有毕业生都跟了上来,拉住了熊哥。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还动起手来了熊哥其中一个稍微有些黑的毕业生拉住了熊哥的手臂对熊哥说道,另外一个也拉住了熊哥道:有什么话不能好好的说啊!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心里面这时候是最焦急的,队伍最后面就是大胡子,这个人是他们看的不见的人,而且就跟在俩毕业生的后面,这会儿应该是跟上来了

我赶紧回头看了一眼,但是后面空空如也,那里还有大胡子的影子,冷汗,冷汗又从我的额头上滑落了下来,直接就落在了我的眼睛里面,一阵辛辣的疼痛在眼睛里面荡漾着

我蹲下了身体,放下了老人,腾出了一只手使劲儿的揉了起来。

今天我算是倒了血霉了,本来不想出来,但是有活动没有领队的,我就来了,好么,你刚开始要自杀,现在又拿我朋友开玩笑,妈的,要不是老子是领队,老子早把你揍的尿血了,以后有你在的活动,叫老子来老子都不来了大熊又把背包反背在胸前,伸手从我的后背上扶起了老头,直接就把老头放在了自己的后背上,这一次甩开步子就走,头也不回。

我楞楞的蹲在地上,毕业生和俩女孩都好像是想说些什么,但是四个人的嘴唇蠕动了一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紧跟着熊哥的步子就走了。

一阵山风吹了过来,我狠狠的打了个冷战,回头看了看,空荡荡的,空荡荡的视野让我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拔起了大熊的开山刀,飞快的向大熊他们跟了过去。

我不敢走在最后面,刚才的事儿太诡异了,路上,小屋里面,大胡子都在,他们竟然没有看见,那大胡子真的不是人吗?难道路上我遇见的着一切都跟大胡子有关吗?

手里面有一把开山刀,我心里面稍微的有些底气,但是我一边儿走着,总是感觉背后有个人在跟着我们,但是回头看的时候,后面却是空无一人。

我不敢再说大胡子的事儿,我怕大熊再发火,刚才他握住拳头的时候眼睛都红了,肯定是真的想打我的,如果我再说的话,说不定他真的会下狠手打我的。

从他刚才的话里面我又得到了一个信息,就是大熊说大胡子是他的朋友,那他一定认识大胡子,莫非大胡子是跟着他的?

一时间我的脑子里面闪现了无数的想法,原谅我这个人想法多,一个问题能分出无数的想法,我从小就有着毛病。

俩毕业生和俩女生仿佛是感觉到了我的怪异行为,四个人明显的和我拉开了一些距离。

走着走着,忽然间前面的大熊停下了脚步,后面的四个人当然也停了下来,我紧走了两步,跟上去。

怎么了熊哥?那个有些姿色的女孩向大熊问道。

操,我们走错路了大熊骂了一句说道,他向四周张望了起来。

我一直注意着前面和后面,注意前面是怕跟丢了,再掉队,注意后面是生怕再看见大胡子的身影,两边的情形到没有这么注意,现在大熊一说,我立刻就向四周看了过去。

按说刚刚下过雨的山里面会起雾,但是那是在海拔高的地方才有的情况,这个土山海拔最多几百米,基本上不会出现这现象,但是现在却出现了,四周竟然起雾了,两边儿的雾气离我们不远,前面也雾蒙蒙一片,但是后面的却没有,能看见很远的地方,就好像这些雾气是有人操纵了一样,还给我们留下了一条逃生的路一样

再一转眼,整个雾气就向我们包围了过来,我们全部都淹没在了雾气里面,好在这雾气不是很浓郁,能见度还是有的,但是五六米开外就看不清楚了。

大熊,这雾有古怪,你先放下我,那个小伙子,你过来老头在大熊背上说道还回头叫了我一声。

我赶紧走了过去,大熊看我的眼神还是有些不善,但是我是老头叫过去的,所以他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

你叫什么名字?老头拉过他自己的登山包坐了下来,对我问道。

我叫王思冲我如实回答道。

哦,小王,我问你,你刚才真的看见队里面多了一个人,是留着大胡子的?老头又向我问道。

我抬头看了看大熊,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嘴唇蠕动了一下,但是最后没有说出话来。

我终于可以说了,这东西憋了我一路了,如果我真的一直憋下去的话,我怀疑我自己都会变成神经病,或者是神经敏感症。

大爷,我们从俱乐部出来的时候他就在,一直在,在农家院里面吃饭的时候他也在,对了,在农家院吃饭的时候,他还喝了一瓶啤酒,路上他一直在,还有在小屋子里面避雨的时候,他也在,就坐在最里面,跟她挨着我指了指那个张的稍微有些姿色的女孩,对老头说道。

那女孩明显的吃了一惊,脸色也白了起来

老头点了点头,忽然间沉默了,四周静的可怕,所有的人都不说话了,我更是怕的要命,因为这人想法比较多,我当时甚至都想过面前的老头还有周围的人都不是人我怎么办?

你他妈还乱说是不是大熊忽然间又开口了,这一次比刚才的语气更加的生硬,甚至语气里面都还带着哽咽。

与《驴友诡事》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