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万浩鹏念)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

提拔

时间:作者:梅花三弄

主人公叫万浩鹏念的书名叫《提拔》,提拔(万浩鹏念)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它的作者是梅花三弄创作的现实百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被女领导赶走一番折腾之后,郝五梅冷冷地指着房间的门说:滚,滚得远远的,不要再让我看到你!被郝五梅这么一训斥,万浩鹏的酒意似乎一下子清醒了,心慌地看了看一脸冷若冰霜的女领导,声音发颤...

主人公叫万浩鹏念的书名叫《提拔》,提拔(万浩鹏念)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它的作者是梅花三弄创作的现实百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8章 被女领导赶走

一番折腾之后,郝五梅冷冷地指着房间的门说:滚,滚得远远的,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被郝五梅这么一训斥,万浩鹏的酒意似乎一下子清醒了,心慌地看了看一脸冷若冰霜的女领导,声音发颤地说:对,对,对不起。

说完,急忙提上裤子,逃也似的离开了郝五梅的房间。

这一夜,万浩鹏睡得极为不踏实,刚一眯上眼,竟然梦到他和郝五梅的事情告发了,就在他的双手被带上手铐时,他吓醒了,一看手机,快八点了,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快速地洗濑完毕后,冲出了房间。

敲开郝五梅的门时,她没事似的坐在房间里,一见慌作一团的万浩鹏,她不经意地笑了起来。

万浩鹏没想到郝五梅这个样子,愈发没底。

这女人要是打他一顿,骂他一通,他反而会安心些,可这女人冷静得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太不符合常规。

万浩鹏忐忑不安地朝着郝五梅走去,等他靠近她时,她冷不丁回头直视着他,吓得他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哆嗦着,一见他这样子,郝五梅嘴角又浮起了一丝冷笑,嘲讽地对着他说:你就这胆子?窝囊废!

被念小桃骂成窝囊废也就算了,现在又被郝五梅这样骂,男人的尊严被郝五梅挑战得一地破碎,万浩鹏索性破罐子破摔,满不在乎地说:老子就是窝囊废了又怎么样?你还不是被老子骑过,玩过,还别说,象你这种小嫂子,玩起来还真是带劲,果然味道不错。

说完,万浩鹏一脸回味而又满足地笑了起来,而且极轻挑地伸出一根手指去抬郝五梅的下巴,被郝五梅冷冷地一巴掌打落了。

万浩鹏,郝五梅此时带名带姓地叫起了万浩鹏的名字,叫得他一身紧张,这女人到底会拿他怎么办,他其实一点底都没有。

万浩鹏抬眼看住了郝五梅,她这才一字一顿地说:把车钥匙交出来,给我滚回宇江去!你给我记好了,这笔账,我总有一天会加倍要你偿还的!

万浩鹏千算万算,没想到郝五梅这女人会来这么一手,他这么灰溜溜地回宇江,肯定要被办公室的同事耻笑!而且他昨天还和老馆长保证,一定会全心全意写好志化县的文化历史这一部分的,现在被这女人突然赶回宇江,这算什么事呢?!

果然女领导得罪不起,报复起来,又快又狠!

一想到要回宇江,万浩鹏心里就格外难受。

张了张嘴,想求郝五梅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万浩鹏乖乖地掏出了车钥匙,想丢给郝五梅,又觉得不适合,便放在了茶叽上,起身朝着房间外的门走去,他走得极慢,甚至想,只要郝五梅开口留他,他一定会全心全意地做好宇江的历史文化课题,而且他不争什么主笔,也不要什么署名。

直到万浩鹏走出房间,郝五梅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绝望中,万浩鹏只得打道回府,他没想到他前脚回社科联上班,郝五梅后脚就进了办公室,并且当着办公室其他同事的面,大大方方地说:万,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万浩鹏一边骂这女人阴冷,明明要回宇江,却让他搭大巴车回的宇江,一边又佩服这女人高明,他和她之间的那一腿,竟被掩饰得半丝缝隙都没有。

万浩鹏不是第一次进郝五梅的办公室,只是这次,他一进去,就立即关上了的大门,径直走到她的办公桌前,装着情真意切地问她:是不是舍不得我?准备重新请我回去和你一起搞这个课题?

滚!你再提昨晚的事情,我立马让你进局子里去,你信不信!郝五梅恶狠狠地对着万浩鹏说。

万浩鹏才不会被郝五梅吓住,见郝五梅白嫩的小手放在了办公桌上,竟一边一把握住了这只小手,一边说:这小手好美,握起来就是软和!

万浩鹏,你他妈的要点脸好不好?郝五梅一边迅速地抽出了被万浩鹏握住的手,一边骂着。

要我要点脸也行,那你收回你的决定,这次历史文化课题研究必顺是我参加!万浩鹏盯住郝五梅,学着她的语气,一字一顿时说着。

哼。

郝五梅重重地冷哼了一下,这贱人直到现在还在给她装算,她也是刚刚得知,新来的市长莫向南竟然点名要这贱人去作秘书,把市里安排的秘书直接给凉了起来。

气得正道书记发了很大一通火后,紧急召回了郝五梅,要她探探这贱人的口气,没想到这贱人居然还在求她,要跟着她一起继续做历史文化的课题,如果不是他装傻,就是这贱人时来运转了。

我向你道歉,我不该冒犯你,可我是真的没控制住自己,我喜欢你两年了,你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老话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不要你百日恩,你十日恩可以吗?让我继续跟着你一起做这个课题研究,我发誓,我万浩鹏要是再冒犯你一下,就让我出门被车撞死!万浩鹏说着说着,真的举手发起了这么毒的誓,竟让郝五梅心一热,没想到这贱人对她还真有几分感情,不是羞辱她。

不过郝五梅的感动仅仅一闪而过,她和男人董执良毕竟都是成正道的人,而且她频繁出于成正道的办公室,还是有意无意地想和他做点什么的。

据她观察,成正道对她也是有那种意思,每次她去他的办公室,无论他多忙,都会停下来,听她说话,不是夸她的课题好,就是夸她穿得得体,漂亮。

现在,郝五梅于公于私,都会站到成正道这边,所以她急着赶回了宇江,急着把万浩鹏喊进了办公室,没想到这贱人竟然还不知道自己被莫向南点了名,她不由得盯住他问:你对我说实话,你和新来的莫向南市长是什么关系?

郝五梅的话一落,万浩鹏整个人怔住了,直愣愣地看住了郝五梅。

第9章 拒绝做市长秘书

就算万浩鹏不再说话,郝五梅也清楚,这贱人一定和莫向南市长有关系。

只是他什么时候搭上莫向南的,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 你什么时候认识莫市长的?郝五梅又追问了一句。

万浩鹏这才从发愣中醒了过来,吓了一跳,赶紧回应郝五梅说:我不认识莫市长,而且我也不知道新来的市长姓什么叫什么。

郝五梅不确定地重新盯住了万浩鹏,这贱人的样子看上去很真实,不像说假话,她不得不又问:是不是海宁市长之前认识莫市长?你好好想想,海宁市长对你提过莫向南这个名字吗?他之前在建设部工作。

郝五梅继续提示着万浩鹏,企图从他的表情中找到蛛丝马迹,好向正道书记邀功请赏去。

可是万浩鹏重重地摇了摇头,并且信誓旦旦地说:我敢对天起誓,我真的不认识莫市长,我也从没听海宁市长提过莫向南这三个字,真的,梅姐,我和你两年的情感,我是个什么人,你难道不清楚吗?说这些话时,万浩鹏倒是一副真情流露的样子,搅得郝五梅内心如同被虫子爬过一样,怪怪的,痒痒的。

郝五梅看万浩鹏这副模样,这才对他讲了实话。

她说:莫市长今天在市里召开的常委会上拒绝了市里安排的秘书,点名要你去给他做秘书,而正道书记解释,他已经让你在做宇江历史文化课题研究,让莫市长接受市里配给他的秘书,为这事,上午的常委会不欢而散,你难道一点风声没听到吗?说到后来,郝五梅盯住万浩鹏问。

事情突然变成这样,这是万浩鹏万万没想到的,他很清楚,一定是刘佳丽对莫向南提过他的处境,而新来的莫向南便在常务会上点了他的名字。

可莫向南越是这样,一向霸道的成正道书记越是不可能让步。

再说了,他确实是先被成正道书记点名做文化历史课题研究的,这个时候,莫向南如果强行把自己要去做秘书,第一步就输掉了一个理字,接下来的工作,莫向南还怎么展开呢? 想到这,万浩鹏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望着郝五梅说:梅姐,我不想再做秘书,伺候人的工作,我真的厌倦了。

你能不能帮我找找成书记,让我继续跟着你一起做历史文化课题的研究呢?我对志化县的历史特别有感觉,只要你愿意让我跟着你,我什么都不图,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郝五梅万万没想到万浩鹏竟然会拒绝做莫向南的秘书,这可是无数人羡慕的位置,而且谁都知道莫向南市长是下来锻炼的,迟早会走,就因为这一点,连正道书记都让他三分,可万浩鹏这个傻小子,居然放着金康大道不走,偏偏要继续窝在社科联,着实让她不解。

你脑子没烧坏吧?郝五梅竟伸手去摸万浩鹏的额头,一改恶狠狠的语气,关切地问着。

梅姐,万浩鹏动情地叫着,叫得郝五梅一颤,这感觉让她好陌生,又好喜欢,不由得也充满情感地回望着万浩鹏。

求你帮帮我好吗?我想留在社科联,自从海宁市长自杀后,我也想通了,看开了,我不求什么大富大贵,只求跟在梅姐身边,平平安安地过一生就心满意足,真的,梅姐,这是我的心里话,无论你信与不信,我确实只想不争不斗地过一辈子。

万浩鹏越说越动情,越说越让郝五梅感动,竟然在他说完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万浩鹏一见郝五梅点头,这才松了一口气,马上说:谢谢梅姐,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这就出去了。

说完,转身就走。

郝五梅没有再叫万浩鹏,等他一走,飞快地从办公桌最下面的抽屉拿出一面镜子,重新补了一下妆,直到自己满意,才把镜子放回抽屉里,一步三扭地去了成正道的办公室。

万浩鹏等郝五梅一走,借故去图书馆查资料,快速离开了政府大楼。

万浩鹏直接打车回了家,念小桃不在家里,他松了一口气,急步走进书房,拨通了刘佳丽的电话,电话一通,万浩鹏就说:刘姐,你们到京了吗? 是浩鹏啊,我们已经平安到家了,我准备晚上给你打电话的,没想到你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是不是向南找过你?刘佳丽直接在电话中如此问万浩鹏。

果然是刘佳丽向莫向南提的要求,万浩鹏又感动,又心酸,声音竟然有些哽咽地说:刘姐,谢谢你,谢谢你。

刘佳丽听出万浩鹏声音不对,以为他是太激动了,不由得安慰他说:我欠你两条人命呢,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你别放在心上,好好跟着向南干,没人再敢欺侮你的。

刘佳丽越这么说,万浩鹏反而越担心,她和莫向南对基层工作太不了解了,再说了,成正道书记把持宇江多年,盘根错节,县官还不如现管,而且强龙斗不过地头蛇,这一点,恐怕她和莫向南都太高调了一点。

当然,他也能理解刘佳丽,因为急着帮他,才急着让莫向南把自己带在身边。

越是这样,万浩鹏越不能让莫向南为难,可他和莫向南还不认识,只得把自己的所思所想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刘佳丽。

万浩鹏的话一落,刘佳丽这才发现自己不仅低估了这个年轻人,也低估了基层的复杂性,一如她带着安妮洁回乡上坟,越不想把动静搞大了,越是适得其反,如果不是遇上了万浩鹏,后果她真的不敢想象。

浩鹏,大姐只是想帮帮你,没想到越帮越乱。

这样吧,我把这些同向南讲一下,看看他如何安排。

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和他电话联系,我呆会把他的电话发给你。

刘佳丽说着,就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她就把莫向南的手机号发给了万浩鹏。

万浩鹏盯着这串可以改变自己一生的号码,眼睛竟然一下子湿润了,他对郝五梅说的都是假话,为了就是稳住她,稳住成正道书记。

第10章 跟踪

万浩鹏正要给莫向南市长打电话时,突然听到了念小桃在客厅说话的声音:听说窝囊废出差回来了,我不想看到他,我在雨都8088订了一个房间,我拿点换洗的衣服就过去,你也早点过去哈。

说完,念小桃挂掉了电话,脚步声直接进了卧室。

万浩鹏赶紧把书房的门轻轻拉开,人藏在了门后,等念小桃的脚步出了客厅后,他才从门后出来,迅速跟了出去。

万浩鹏是第一次干这种跟踪老婆的事情,他之前很瞧不起跟踪这码子事,可念小桃逼得他不得不一再突破底线。

再说了,他迟早要和念小桃这贱人离婚,他需要证据。

万浩鹏一下楼,念小桃已经开起了那辆宝马MINI,随着一股青烟,把他丢出了老远。

好在他知道念小桃去的地方是雨都,就打了一辆车,直奔雨都而去。

等万浩鹏赶到雨都时,念小桃已经不见人影,这贱人估计已经去了房间,可万浩鹏不能这么直闯进去吧?万一那个野男人不在房间里呢?他不是打草惊蛇了吗? 万浩鹏想了想,直接去了停车场,果然找到了念小桃那辆红得耀眼的宝马MINI,他气得一边掏手机拍照片,一边狠狠地踢了这车一脚,这才去了酒店大厅。

站在酒店大厅里的万浩鹏一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内心有无数道怒火往上涌,却发作不了,这滋味让他瞬间理解了哪些被人戴过绿帽子的男人。

而且这两年,万浩鹏对念小桃付出的是一份真感情,越是这样,他眼里越是揉不进她的背叛。

就在这时,郝五梅居然进来了,和她一起的还有市委书记成正道,他的秘书杜耕耘,还有两个人,万浩鹏不认识。

万浩鹏想躲,却被杜耕耘看到了,他很大声地叫:万秘书长,你怎么在这里? 杜耕耘的话一落,郝五梅和成正道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了万浩鹏身上,他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仿佛他来这里的目的被人查觉一样,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应,结巴了半天,也没结巴出一句话来。

成正道很快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对着身边的郝五梅低声说了几句,这才从万浩鹏身边擦了过去,径直陪着客人一起去了电梯门口,而他身后的杜耕耘却冲着他不怀好意地笑了一下,那笑容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让万浩鹏很想冲过去暴揍他一顿,才解气。

郝五梅看到了万浩鹏的表现,走到他身边,很温柔地冲着他笑了笑说:万,正道书记让你跟着我一起去陪客人,从深圳过来的两个大老板。

看来,他现在很看重你,这是个极好的机会,你可要好好表现,表现。

万浩鹏一听,想拒绝,却发现自己根本张不开嘴,他总不能告诉郝五梅他是来捉那什么事的吧,再说了,念小桃现在跟那个野男人在不在一起,他也不能确定,而杜耕耘笑的那个样子又让他极其不爽,去就去吧,大不了再被杜耕耘嘲笑一番,而且他现在还有莫向南,他迟早会让杜耕耘这个狗日的另眼相看的。

谢谢梅姐,有梅姐罩着,就是不同。

万浩鹏看着郝五梅,张嘴说出来的话,还是让他意外了一下,原来他也能演戏,而且演得越来越好。

万,姐下午可是在正道书记面前磨破了嘴皮子,总算让他相信你不是莫向南的人,也根本不认得莫向南。

你也清楚,宇江的复杂性,而且海宁市长的事情,大家心里都有个结,这个结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消解掉的。

所以,你呆会儿机灵点,好好表现,争取让正道书记彻底放下对你的戒心。

郝五梅声音不大,可每一句话,万浩鹏听得清清楚楚。

不管郝五梅此时情感有多少真情实意,但是她说的道理对于万浩鹏来说很重要,他赶紧装出感激的样子,望住郝五梅说:我一定听梅姐的话,好好努力表现。

嗯。

走吧。

郝五梅无限温柔地说着,竟让万浩鹏的心扑腾扑腾乱跳着,难道这女人真的对自己动了情?还是又在下套? 不管是什么,万浩鹏这个时候都得装成对郝五梅一往情深的样子。

赶紧压住自己的胡思乱想,跟着她去了成正道陪客人的包房。

他们一进去,杜耕耘就奇怪地看住了万浩鹏,仿佛他走错房间一样。

杜耕耘的目光,万浩鹏全看在眼里,不过,他装作没看到一样,赶紧冲着坐在上首的成正道说:成书记好。

成正道微笑地点了点头,示意他坐到郝五梅身边去,并且对杜耕耘说:小杜,让上菜吧。

杜耕耘很快出了包间,大约找服务员去了吧。

而郝五梅这时笑成了一朵花似的望住成正道说:大书记,呆会儿,我可要好好敬您几杯,感谢您答应让小万继续跟着我做历史文化课题的研究,您可要喝哟。

郝五梅的话一落,成正道哈哈大笑起来,一边拿手指指着郝五梅,一边望住万浩鹏说:小万,你真是好福气啊,有这么好的女领导护着,这酒呆会你替我喝吧。

成正道的话一落,一左一右的两位老板也大笑起来,同时把目光都落到了万浩鹏脸上,这感觉让万浩鹏很是受宠若惊,立马感激地望着成正道,也玩笑地说:大书记看得起,您指哪,我打哪。

他这话一落,三个男人全笑了起来。

郝五梅很清楚他们在笑她和万浩鹏,便伸手推了推万浩鹏说:小万,这酒还没喝呢,你就开始背叛我,亏我对你这么好。

万浩鹏赶紧望住郝五梅说:您是我的领导,大书记是我和您的领导,你们的酒我都喝,都喝。

万浩鹏这话一落,成正道轻笑地说:小万好酒量,好酒量,看来我和五梅的酒今晚都有人喝,汪总和顾总,你们今晚棋逢对手了,看来是不醉不归哟。

成正道的话一落,杜耕耘正好进来了,他的话,杜耕耘显然听见了,愣了一下后,似乎明白了什么,赶紧把酒瓶交给万浩鹏说:来,今晚倒酒的任务交给万秘书长,你可要把汪总和顾总陪好哟。

万浩鹏没想到话赶话,赶成了这样,而且杜耕耘明显在整自己,成正道只不过随口一说,这狗日的倒好,把倒酒的任务推给了他,可现在这场面,他也不能反悔,只得硬着头皮接过了杜耕耘递过来的酒瓶,从成正道开始,一杯接一杯地倒着。

酒倒好后,成正道还没开始说话,杜耕耘就说:来,老板喝这个,五梅姐喝这个,你们的酒杯交给万秘书长。

说着,变戏法似的给成正道和郝五梅一人面前放了一杯鲜牛奶,而且把他们面前的酒杯全部拿到了万浩鹏面前。

万浩鹏没有退路,再说了,他之前跟着梁海宁市长一起陪过很多次客,知道这客应该怎么陪,于是大大方方把成正道的酒杯端了起来,对着汪总和顾总说:两位老总好,这是大书记的酒,第一杯酒是大书记敬你们的,我代大书记喝,不过,这祝酒词要大书记先说。

说完,万浩鹏的目光看住了成正道。

成正道没想到这年轻人还挺机灵的,既然万浩鹏这么尊敬他,他当然会给万浩鹏一个糖果吃,于是,成正道笑着对汪总和顾总说:你们别看小万年轻,可他上班的第一天,就被我们的海宁市长看中,选为秘书,一直带在身边。

现在从京城来的正南市长,办公室的椅子都没坐热,在常务会上跟我抢人,要这伙子去做秘书。

你们可不能小瞧了他,机灵着呢,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成正道的这番话不仅仅让万浩鹏意外,也让郝五梅还有杜耕耘意外,特别是杜耕耘脸上的表情很是不自然,没想到老板会这么高抬万浩鹏,而汪总和顾总一听,本来坐着没动的他们,同时站了起来了,一脸重视地看住了万浩鹏。

▲《提拔》试读结束~

与《提拔》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