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宋青叶楚北小说-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九月添衣在线

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宋青叶楚北小说-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九月添衣在线

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

时间: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作者:九月添衣

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小说

由作者九月添衣创作的古代言情著作《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是以宋青叶楚北作为主人公,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九月添衣在线免费小说阅读网推荐阅读,主要讲述了:宋青叶本是一国公主,却不幸命丧于皇兄和未婚夫之手。  一朝重生,她成了山沟沟里又傻又丑的农家丫头。意外从山里捡回了一对父子,说好的报恩,那个心狠手辣人见人怕的男人却赖上了她。  什么?喜当娘?她是答应.........

由作者九月添衣创作的古代言情著作《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是以宋青叶楚北作为主人公,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九月添衣在线免费阅读推荐阅读。

《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第八章他叫楚北

"青叶,吃饭了!"

柳氏掀开门帘子,见她还躺着,快步走上前去,"可是昨晚上出去着了凉?"

"娘,我没事儿,就是太困了。"宋青叶摇了摇头,她拉着李氏的手暖了又暖。

看着柳氏皲裂的双手,她心里涌起一阵酸涩。在南溪国,她冬天会给双手涂上手脂,晚间还会调汤药浸泡双手,一年四季双手都是光滑洁净的。

等有了银子,她第一件事就是要给柳氏做出一些手脂出来,让她的双手不再干裂。

早饭是玉米饼子,柳氏一大早刚做的。趁热吃,味道倒也是鲜美。

"对了,大兄弟你叫啥?家住哪里?"

宋家两兄弟昨个儿跟男人躺在一张炕上,愣是没有从男人口中问出一句话来。

农家人喜欢热闹,吃饭时围着灶台,热气腾腾的饼子吃下去,再喝一碗玉米糊糊,从头暖到脚,通身都是舒坦的。

柳氏昨晚上搂着孩子睡了一宿,半夜那娃娃几次闹腾,她也没觉得不耐烦。今儿一早,她把家里剩下的大米熬了粥,留给了这孩子。

"这娃娃总得有个名字,我看就叫狗蛋好了。"

柳氏对男人的印象不好,但是不会牵连到孩子。村里的娃娃们名字都是这么起的,名字越贱越好养活。

"不行!"男人直接否决了,"我叫楚北,孩子叫思南。"

宋二郎小声嘀咕了句,"不就是个名字,叫啥不一样,我小名还叫二牛呢!"

"他不一样!"男人很坚持,他的语气冷冽,只把这满屋子的热气都给灭了。

柳氏悄悄扯了宋青叶的袖子,"闺女啊,咱啥时候把这尊大佛送走?他在这儿,娘这心里不踏实,总担心他会杀人"

"你们对我父子有恩,我不会恩将仇报。"男人的伤好了一些,他的身体愈合的快,精神也恢复了许多,耳力也好使。

柳氏声音虽小,那些话却还是被他听见了。

"大家快吃饭,别磨蹭了,我看楚北这小伙子人不错,够结实,绝对是打猎的好手!"

宋云山一直没说话,他是习武之人,能看出楚北的功夫不孬。再看楚北的坐姿,他脊背挺得直,威武不凡,必定不是普通人。

"再有几日晴天,山上的雪化开一些,我和爹就去山上打猎。"宋大郎早就急的心痒痒,他对宋青叶说:"丫头,你如今也该好好打扮打扮,等退了亲,爹娘会给你找更好的人家。"

宋青叶心里暖暖的,她突然想起了宋大郎定亲一事。赚钱是当务之急,没钱大哥咋娶亲?

吃过饭,她就去了王家。

昨晚上,宋青叶答应了会告知王学文药方。

柳氏陪着她一起去,刚一到王家,就听到了王大娘的哭声,"学文啊,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吗?你爹一辈子光明磊落,从小给你定了亲,你咋就不知道珍惜?你别忘了,当初你爹过身,没有钱下葬,都还是你宋叔给的银子"

一口气抬不起来,王大娘就又要晕过去了。

王学文跪在床前,他苦读圣贤书多年,满腹学问,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母亲。

"SZ,你这是做啥?"柳氏急忙上前,她给王大娘掖好了被子,"青叶来看你了,这丫头命好,碰着一奇人,收了她当徒弟。她的傻病都治好了,你身上这毛病,也一定能好。"

王大娘的脸色蜡黄,浑身瘦条条的,只有腹部鼓起,这些宋青叶都已经了解过了。所以,她才知道解救之法。

"大娘,我把药方说给学文哥听,他识字,能写下来。我师父说了,只要照着药方吃,养几个月,你这身子就能好起来。"

宋青叶随后就把药方念给了王学文听,"把小茴香和胡椒碾成面,用酒水和泥,团成丸子,黄豆粒大小就可以了。一次吃五个丸子,记得用温酒吞服。"

这方子里的材料最是容易找,宋青叶也是想着王家人家贫,根本没有买药的钱。

就上回王学文抓的那些药,根本不对症,也难怪王大娘一直好不了。

王学文点头如捣蒜,他急忙照吩咐去做了。昨晚上,按照宋青叶所说,他给母亲喝了些汤水,一整夜王大娘都睡得安稳,也没再喊疼。

"青叶"王大娘颤抖着手,她不敢相信,前几日还傻乎乎的丫头,今儿就变得聪慧了。

宋青叶快步上前,"大娘,我都能好,你还怕啥?等药丸子做好了,你吃上几日,学文哥就能去学堂了。我和娘会时常来看你,保管你不会有事。"

她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亲事也一定是要退的。

王大娘不停地抹眼泪,她口中念叨着,"多好的丫头,给再好的EX妇,我都不会换"

原主虽傻,可她不折腾人,还会干活,没少来王家帮忙。

王大娘很喜欢原主,就是感慨丫头傻,容易受欺负。现在好了,宋青叶不傻了,她说啥都不会让退亲的。

在王家说了会儿话,宋青叶又给村长送了药方,让里正找了辣椒、老姜、胡椒还有花椒,用白酒浸泡。如今正是寒冬,需要泡上一个月,才会有效果。

里正昨晚上试了她说的方法,腿疼有了缓解,自然就信了她的话。

这药方她昨晚上就可以给出去,她没有给,而是给了一个暂时缓解的法子,就是想让王大娘和里正相信,她的法子是有用的。

回家的路上,宋青叶见着几个孩子在凿冰。

西岭村别的不多,就是冰多。等太阳落山了,随便一盆子水放在外面,不出两个时辰,就会结成冰。

天寒地冻的,孩子们无处去,只得想着法子戏耍。

"小花,快看,这像不像兔子?"小栓从杂草堆里扒拉出一个冰块,献宝似的拿给妹妹看。

小花笑的真像一朵花,"还真是像,我都好多天都没有见到小兔子了"

这是村里一户人家的两兄妹,哥哥带着妹妹玩。

冰块、兔子

宋青叶念叨了两声,她突然想起了一桩旧事。

《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第九章他杀了妻子

三年前,正逢着她母后生辰,恰好是在腊月,南溪国的腊月天寒地冻,到处结冰。皇宫里有人打扫,倒是不见冰雪。

当时的她,还是南溪国的公主。她费尽心思给母后准备寿礼,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在皇宫里,什么都有,她想送一个不一样的礼物。

后来,是师父帮她出了主意,师徒两人用冰块制成了一条贺寿锦鲤,惟妙惟肖。

寿宴当天,惊艳了众人。

母后说过,那条锦鲤是她收到的最好的寿礼。

宋青叶缠着师父教她,倒也可以制作出简单的冰雕来。只不过,她的手艺远不及师父万分之一。

"娘,回去准备几个木匣子,装了水拿去外面冻成冰,我想到赚钱的法子了。"宋青叶一激动,她就把这些话说了出来。

末了,又有些心虚,只好加了句,"我师父昨晚上提了一句嘴,她说这冰块有妙用。"

"啥妙用?"柳氏一脸的奇怪,"你娘活了半辈子,就嫌这冰块冻人,不如春天好。"

要是冰块能换钱,柳氏巴不得天天都过冬。

宋青叶知道她不信,一路挽着她的胳膊往家里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儿事情做。"

母女俩回了家,柳氏就照着宋青叶说的去找了几个木匣子来,装了水,放在了外面背阳处。

家里没有别的,木头倒是有不少。

宋二郎跟着宁州城里一个木匠学过手艺,他好吃懒做被师傅赶了回来,一套家伙事儿却是置办齐全了。

他之前有做过木匠活,倒也拿得出手。一到冬天,人更懒了,只想窝在炕上,活计也丢了。久而久之,哪里还有人找他干活?

这些木匣子都是他练手时做的,好几次柳氏都想拿去当柴烧,可是他宝贝得紧。谁要是动了,就跟要他命似的。

今儿,这也幸亏是宋青叶开了口,他才没有闹腾。

"青叶,你这是要做啥?冰块冷飕飕的,哪里有炕上舒坦?"

宋二郎凑了过来,他身上还裹着被子,就这样还是冻得瑟瑟发抖。

"二哥快回屋吧!炕上暖和,外面太冷了!"宋青叶推搡着他回屋,却见楚北走了出来。

其实,有楚北在,宋二郎觉得炕上也是冷的。和那么一个大冰块人躺在一张炕上,他身子暖,心里却是哇凉哇凉的。

见着楚北出来,他一溜烟就跑回了屋子里。

"我来帮你。"楚北冷着脸,他还挽起了袖子,"我不能在你家白吃白喝,思南还小,需要你们帮我照看。"

他这是想明白了,也知道宋家人不会伤害思南。

宋青叶冷哼一声,"你不杀我全家,我都要烧高香了,哪里能指望你帮忙?"

她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对了,思南娘哪去了?该不会也被你杀了吧?"

楚北冷声回应,"你说的没错,我亲手杀了他娘。所以,我会养他一辈子,教他好好做人。"

这是什么道理?

宋青叶的身子颤了颤,她简直不敢相信,一个人竟能够把杀人说的如此轻松冷静,而且那个人还是他的妻子,他儿子的母亲。

在南溪国,男人一辈子只能娶一个妻子,除非他的妻子因故去世,却还要在五年之后才可再次娶亲,否则就会坐牢。

"怎么?害怕了?"楚北凑近了宋青叶,他的眼神冷淡而又平静,良久才说道:"我杀的皆是该杀之人!没你想的那么丧心病狂!"

这还不算丧心病狂吗?

宋青叶决定了,她要赶紧把楚北治好,送此人离开,越远越好。

"你你离我远点!"面对楚北,她还是有些发怵。

这个男人嗜杀成性,连给他生了孩子的枕边人都不放过,宋青叶如何能不怕?

昨晚上,楚北因为受伤,才少了警惕,让她得手了。往后,宋青叶要是想再次拿针暗算他,就没那么容易了。

两个人一度很是沉默,各怀心思。

突然间,楚北伸手将宋青叶拉到了怀里,他的动作极快,让宋青叶都来不及反应。

待反应过来之时,人已经在他怀里了。

随之而来的,是一条冰柱落地的声音。院子里的树上,竟有那么大条冰柱子,宋青叶不敢想,这要是砸在她头上,她还有命吗?

"呦,咋了?咋这么大动静?"柳氏一听到动静,她就抱着思南出来了。

却见着宋青叶正和楚北抱在一处,她这当娘的一颗心是七零八落的。

宋青叶急忙推开了楚北,她急着解释,"娘,不是你想的那样,要不是楚北拉了我一把,我恐怕会被冰柱子给砸中。再说了,咱们都是安稳过日子的小老百姓,我哪里敢招惹他?"

说着,她就跟着柳氏回了里屋,留下楚北一个人立在原地。

人人都对他避之如蛇蝎,他就这么可怕吗?

楚北拿起破旧的扫帚打扫宋家院子,白吃白喝这种事情,他尚且做不到。

只是这一动,难免会牵扯腹部伤口。他是头一次知道,伤口竟然可以用针线来缝合。只不过,宋青叶的针法实在是太差了,等伤好以后,他身上怕是会落上另一道疤痕。

手不自觉的覆上面部,回忆种种,一想起来,他就疯狂的想要杀人!

"楚北啊,你这还伤着,快回屋子里去养着。等你好全了,有你干活的时候。我们家不能白养你,你说是不是?"

宋云山从外面回来,刚一进院子,就见楚北在扫地。而且,他拿扫帚的姿势很怪,一看就不是个会扫地的。这人连地都不会扫,前途堪忧啊!

"宋叔。"楚北低声唤道。

在宋家,只有宋云山和宋大郎不怕他,这家人的好意,楚北心里是明白的,却无法宣之于口。

"我告诉你啊,等放晴几日,这西麓山里野兔子遍地。兔子多了,也会成灾啊!所以,咱们就得去山上打兔子。依我看,你这一身的功夫,打只兔子应该不在话下。你就放心在家里住下,回头大郎上山,你多多帮衬就行!"

宋云山为人爽快,他常年进山打猎,知道其中危险。前几年,村子里还有人命葬深山。

可是,不去打猎,靠着几亩不成活的土地,根本养活不了一家子人。

《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宋青叶楚北小说-重生后我靠种田富甲天下九月添衣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