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抖音推荐]韩攸宁霍山免费阅读

    时间:2022-06-23 17:20:27    作者:沉莫莫    来源:yw

    小说简介:热推小说《大周庆明二十二年夏》近段时间人气很旺,小说两位主人公是韩攸宁霍山,是网文大咖级别的作家沉莫莫的经典之作。内容试读:第2章 重生韩攸宁扼住脖子,咳嗽着睁开了眼。眼前一片明亮清晰。吴妈妈褙子上的缠枝菊花纹...

    [抖音推荐]韩攸宁霍山免费阅读

    第十三章

    第13章 小丫头不简单

    到最后是宗室中一位辈分高的郡王,提醒了赵承渊一句,赵承渊才淡声说了句,太子也不知心疼佳人,怎不扶她起来。

    韩攸宁冷眼旁观,总觉得这位皇叔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着实厉害。不过看着韩清婉吃瘪,她还是挺高兴。

    韩攸宁正愣着神,却听赵承渊懒洋洋地说,你怎么不给本王敬茶?

    是她身后的秋叶提醒,韩攸宁才反应过来赵承渊是在跟她说话。她慌忙跪下,从丫鬟手中接过茶高高举着,慌乱中有茶水撒了出来。

    七皇叔请用茶。

    说起来,她的礼仪着实算不上好,尤其是方才分了神,嬷嬷教的那些分寸早就抛到脑后了。

    她心中忐忑,不确定自己的茶他能不能喝,会不会也给她难堪,让她在众人面前出丑。毕竟韩清婉的仪态她确实没看出有什么不妥,都受了他诘难。

    若是那样,她可就没那么好运,让太子帮她说话了。

    赵承渊没有让她久等,伸手接了茶,浅浅喝了一口放下。

    他递了一块绿汪汪的玉石给她,拿去打首饰吧,好歹也是太子侧妃,怎么打扮得跟个丫鬟似的。

    韩攸宁认得那是水头上佳的祖母绿玉石,猜测应是他原本要给韩清婉的,倒让自己捡了个大便宜。

    她听到大堂内一片轰然声,赞美晋王出手大方的谄媚声不绝于耳。

    一旁的韩清婉脸上的端庄温婉愈加维持不住,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韩攸宁手中的玉石。

    韩攸宁谢过赵承渊,也没指望太子相扶,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估计那仪态不太美观,她站起来时看见赵承渊紧皱着眉头。

    传闻中七皇叔是个极澹泊宽和的人,此时她倒觉得,他有几分怪脾气。

    晋王爷!

    霍山阔步走了过来,身上湿淋淋的,身后地上捆着一个尉官打扮的男子,愤怒地盯着他的背影。

    霍山跪在甲板上,拱手道,草民霍山,叩见王爷。多谢王爷仗义相救!

    韩攸宁退开了一步,果真就是赵承渊。

    赵承渊微微笑了笑,那笑容虽是和煦,却有着与人隔了千重山万条水的疏离,让人看不透他。

    偏偏他又长得俊美绝伦,气质高华,让人不觉得他的这般疏离淡漠有什么不对,甚至觉得理当是如此。

    果真是谪仙一般的人物。

    原来是霍总镖头。百闻不如一见,霍总镖头果真名不虚传,区区二十余人,竟能对抗一支几百人的军队足足半日之久。

    霍山起了身,叹了口气,王爷谬赞了,草民委实惭愧,若不是您相助,这趟镖便要失手了。

    倒不见得,你连他们的尉官都擒住了,胜利也是一步之遥。

    赵承渊看了眼韩攸宁,小脸圆圆,呆愣愣的,犹如受惊的幼兽一般,这个被吓坏了的小丫头,便是你这趟要护的镖?

    霍山道,回王爷,正是。

    韩攸宁收敛心绪,福身行礼,声音清澈似春涧清泉,小女襄平府陈攸宁,谢王爷搭救之恩。

    赵承渊一口戳破了她的女子身份,她就干脆报出自己的身份来历。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他肯定都知道。

    倒不是因为她全身湿透,身材曲线毕露,而是——

    他就是陈府灭门夜救她的那个黑衣人。

    赵承渊身上的竹香,也是紫竹香,只是没了沉香作掩盖,竹香更清冽了些,和她前世最后一刻闻到的竹香一模一样。

    那么前世的那个玄衣男子,应该不是幻觉了。

    只是那个时候,赵承渊不是应该在他的封地吗?他去京城作甚?

    此时知道他的身份,倒可以理解陈府那夜他为何不肯以真面目示人了。赵承渊从不参与政事,而他跑去襄平府插手了永平侯的事,若是被泄露了出去,势必会引得皇上猜忌。

    只是他为何要去陈府,却不得而知。

    赵承渊拿着白色布巾擦着头发,听她自报了家门,语气并无甚变化。

    陈攸宁?看来陈府总算是跑出来一个活口,小丫头不简单呐。

    他将布巾扔给随从,又接过一个玄色绣金龙的披风披上,气度愈发沉稳而又高高在上。

    你也不必道谢,本王只是不想自己封地上出祸事罢了。军队干起了烧杀抢掠的营生,如此明目张胆,本王若是置身事外,怕没法跟皇兄交代。

    他背后是夕阳暖色,韩攸宁迎着光,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觉得他深不可测。

    他一副不认得她的样子,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既交代了自己前来相助的原由,洗脱了掺和政事拉拢江湖势力之嫌,又表达了对皇上的亲昵和忠心。

    韩攸宁福了福身,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过王爷。

    话说完,她便往一旁退了退。

    她暗暗提醒自己,一定不要露出马脚。此人心思缜密,万一他察觉她认出了他,说不得会杀人灭口。那夜他也是这么说了的。

    她不禁有些后悔,那夜自己抖什么机灵,竟点明他来自京中的身份。

    赵承渊没有错过她眼中的疏离和戒备,他也没深究小丫头脑袋里在想什么,而是淡淡笑了笑,与霍山说起了话。

    霍山神色恭敬,一问一答,丝毫不敢马虎。他沉稳威严的气度在赵承渊面前弱了许多,除了言辞上的恭敬,更似是心底的敬畏。

    一直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少年,十七八岁年纪,绣紫金色团花的宝蓝锦袍,身佩长剑,俊美恣意。

    他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笑嘻嘻走到韩攸宁身边,小妹妹不要怕,七皇叔厉害的很,你上了我们的船,就没人动的了你。

    韩攸宁太认得他了,安陵候幼子陆凛,京城有名的纨绔。

    哪家赏花宴诗会喜宴丧宴上都有他的身影,一直立志为自己找个好看又体贴的媳妇。京城的闺秀们,不认得他的人恐怕不多,想嫁给他的却是一个也没有。

    前世韩攸宁对陆凛颇嫌弃,避他远远的,还曾因他总喊她胖丫头,狠狠骂了他。

    不过他总是笑嘻嘻的,从来都不恼怒。甚至在她被贵女们捉弄出丑时,他还陪着一起出丑,分担了她不少尴尬。

    关键字: 大周庆明二十二年夏 沉莫莫 韩攸宁霍山

    大周庆明二十二年夏小说
    免费小说阅读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