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鬼医苏木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桃花鬼医

时间:作者:魅力大叔

《桃花鬼医》小说由作者“魅力大叔”创作,讲述男女主角“苏木”的故事,小编带来桃花鬼医苏木小说免费阅读:手握万贯家财、权势滔天又如何?不把孙女乖乖的送给我做女人,我就不给你治病。 医术冠绝古今又如何?活不过20岁也不过昙花一现。 且看流氓鬼医,如何横行都市;如何战败世界各国医王振兴中医;...

第1章 苏木

桃花村的东头住着一个寡妇,西头住着两个光棍。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偏偏这个寡妇还是个村医,妙手回春药到病除。村里男人有病没病三天两头就跑去让寡妇把把脉。

村西头的两个光棍是一对父子,也是村医。父亲长得英俊伟岸高大威猛,儿子长得很骚包。所以村里的女人有事没事找事天天往村西头跑。

这三个人的名字也很有意思,全是中药名。

寡妇名为决明子,此药具有清肝明目,补肾润肠的作用。

光棍父亲名叫卫矛,这味药可以破血通经,解毒消肿。

光棍儿子叫苏木,这种药材具有活血祛瘀,消肿定痛的功能。主治经络不通。

寡妇决明子和光棍卫矛在十九年前一前一后来到‘桃花村’,谁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为什么来。来到桃花村之后,决明子买下村东头一套房子开了家诊所;卫矛抱着不到一岁的苏木买下村西头一套房子也开了家诊所。

这一住就是十九年,明面上两家人是井水不犯河水,谁也不搭理谁。一个专门给男人治病,一个专门为女人治病。医术都高的离谱,十里八乡有什么疑难杂症都来找他们两个。

村里人都怀疑决明子和卫矛有一腿,而且这一腿还很深。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一个名字补肾,一个名字通经,显然是对着来!

偏偏那个儿子的名字主治经络不通。这不是明摆着嘛,夫妻俩不和,儿子作为中间人,疏通寡妇和光棍之间的关系。这一疏通就是十九年,愣是没疏通。

当然了,以上这一切都是苏木听村里人说的,他十七岁之前的记忆全都不记得了。

这一天中午,村西头诊所后边的院子里,苏木正在院子里刻有楚河汉界的石桌上做手术。手术的对象是两只身上插满银针的老鼠,苏木右手捏着手术刀,快速的将两只老鼠脖子划开,露出脊柱。

“一定得成功!”苏木深吸一口气,手术刀闪电般将两个老鼠的脑袋切了下来,左手迅速的将甲老鼠的脑袋按在乙老鼠的脖子上。右手放下手术刀虚握在老鼠脖子和脑袋接口,双目微微眯起运转内功,丝丝内力透过经脉传递到右手手腕上那个银色镯子里,镯子里又散发出阵阵柔和的内力经过手掌传达到老鼠的伤口上。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老鼠脖子上的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甲老鼠的脑袋和乙老鼠的身体彻底的接在一起,甚至连伤痕都没有。

苏木拔掉老鼠身上的银针,紧张的呼喊起来。“起来,起来,快起来!”

嗖!

老鼠嗖的一下翻过身,喝醉了一样在石桌上跳来跳去,傻不拉几的跟疯了一样。

“哎,又失败了。脊髓融合以及免疫系统排斥问题,因为有游龙手镯的原因都攻克了,可是中枢神经系统的连接怎么就是实现不了呢。”苏木脸上满是焦躁。

苏木长得极其英俊,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上身穿着白色紧身T恤,下身是米黄色七分裤,脚踏白色帆布鞋。棱角分明的脸上挂着一双贼兮兮的大眼睛,浓眉高鼻梁,微微邪笑的嘴巴咀嚼着什么。

宽阔饱满的额头上有一个发箍拢住长发,颇有几分艺术家的骚包气质。

苏木的爸爸卫矛医术通神,一手针灸打遍十里八村没对手,当然了,村东头的决明子除外。

苏木尽得卫矛真传,可惜十七岁那年得了一场重病,记忆全部消失。后来一个道士路过桃花村,见苏木骨骼惊奇医学天赋惊人,就送苏木一个手镯,并且滞留一年传授苏木修炼内功和一套神奇的针灸之法。

内功名叫游龙劲,针灸之法叫游龙灸法。

修炼游龙劲必须吞吃大量毒药,练成游龙劲气,用游龙劲气施展游龙灸法,效果惊人的好。而且苏木惊奇的发现,对于卫矛和决明子的医术他一学就会,对毒药和手术更是敏感,甚至可以做到用毒药给人治病。所以苏木在十里八村被称为小毒医。

道士走后,苏木潜心钻研毒药和手术。无意中他发现手镯竟然可以吸收游龙劲气,释放出一种更加神奇的能量。这种能量拥有惊人的修复效果。

后来苏木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外国医生声称掌握了换头手术的技术,并且有一个肌肉萎缩的残疾人愿意做试验品。那个医生宣布在2017年的时候进行手术。

从那个时候开始,苏木就开始研究换头手术,并且发誓要在2017年以前,用中医完成第一例换头手术,让没落的中医震惊全世界。

一连两年,苏木不知道实验了多少老鼠,最近几个月也彻底完成了换头手术。可是换头之后……老鼠就疯了。

“木老大……木老大!”院门外传来火急火燎的喊叫声,接着窜进来一个黑不溜秋极为壮硕的少年,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少年的身后跟着一条威武的藏獒。

藏獒见到苏木后,转身就跑到院子角落里蹲在那瑟瑟发抖,看向苏木的眼神里满是恐惧。

苏木转过头,淡然的看着咋咋呼呼的少年,当看到躲在墙角发抖的藏獒时,嘴角咧出一弯邪笑道:“这货干嘛呢?”

“老大……”苏帅脸色难看的拉长声音,道:“自从你上次把它变成太监之后,它闻到你的味就哆嗦。这年头淘换一只藏獒多不容易,我原本还指望它下蛋呢,这下好了,你把它的蛋切了。”

苏木贱贱的笑了,道:“原本我还打算给它换个牛头呢,现在看来没必要了。说吧,找我什么事?”

苏帅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苦着脸道:“我姐又病了,我按照你教我的方法给她诊断了一下,好像是相思病!”苏帅话没说完,苏木的眼睛亮了。

“相思病?治疗相思病最好的方法是震荡疗法,比如在床上,比如在车里,又比如……在马上。治疗这种病我拿手了,赶紧带我去!”苏木邪笑道。

“老大,你用得着这样嘛!”苏帅拉长声音鄙视道。“上次你摸我姐的胸,她到现在气都没消,这时候你去找她,不是明摆着找揍嘛!”

苏木的脸红了,尴尬道:“这能怪谁啊,你姐说她胸闷气短,身为医生,我不得摸摸看啊,你说是不?”

“切!”苏帅翻翻白眼,道:“我姐可说了,好几天没揍你手有点痒,她打算明早过来找你晨练。”

苏木差点吓得转身就跑,苏晴空,桃花村村花,一个神一样的女人。当初那个道士传授他内功和游龙灸法的时候,顺手把苏晴空调教成了一个打人好手。

苏晴空闲着没事就找苏木揍一顿,弄得苏木听到苏晴空的名字就像藏獒见了苏木一样。偏偏苏晴空还是他的未婚妻,妈了个巴子的,想退婚都不敢。

“行,你回去跟苏晴空说,明早我就在这里等她,不见不散。”苏木一本正经道,寻思着今晚赶紧跑路,不然明早非得挨一顿血揍。

“那好吧!”苏帅走到墙角,拖着藏獒走了。

 

第2章 夜敲寡妇门

苏木哭丧着脸从后门进入诊所,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双目失神的看着地板。

“又被晴空下达死亡通知书了?活该!”药柜前摆弄中药的英俊伟岸高大威猛的中年人,转过身扫了苏木一眼瓮声道。

“矛哥,你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给我找这么一个老婆呢。”苏木委屈道。

“滚犊子,我是你爸。”卫矛骂道。

“切!”苏木撇撇嘴,嘟囔道:“有妈才有爸,你口口声声说是我爸,我妈呢?我怀疑你一把年纪了还是处男。”

卫矛的神情一阵落寞,走进去坐在沙发上,沉吟了一会儿道:“你明明知道,何必问。”

看到卫矛的脸色,苏木也不敢继续胡闹了,严肃道:“矛哥你放心吧,这次我去南市,一定把所有的恩怨都清理干净了,让你和明子姐大大方方在睡在一张床上。”

“你去南市?”卫矛大惊。

“是啊,听说针王、药王、刀王收徒,我打算去拜师。”苏木道。

“胡闹!”卫矛怒道,情绪相当激动。“你不能去,以你的针灸水平,完全可以给针王做师父了。你的用毒能力,比药王都厉害。他们没资格做你的师父。”

“矛哥,你病了吧?怎么这么激动?自从我十七岁得了重病失忆,你就再也不让我走出桃花村,这到底是为什么?”苏木疑惑道,还没见矛哥这么激动过呢。

“不准去,你要敢去我就打断你的腿。”卫矛怒道,起身走了出去。

苏木皱眉,矛哥今天怎么了,为什么一听说自己去南市就这么激动?难道是怕自己在南市碰到仇人?不应该啊,自己全身都是毒,谁敢碰。

“哼,你不让我去我就不去吗?”苏木嘟囔道,颠颠的跑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东西。

一整个下午,苏木都假装在给老鼠动手术。晚饭的时候卫矛再次强调不准去南市,苏木满口答应。等到深夜的时候,他偷偷提着背包爬墙出去。

乌云遮月、小风习习。苏木背着背包,蹑手蹑脚的跑到村东头寡妇家诊所门前。

站在诊所门前,苏木无声大笑,正准备敲门的时候,隐隐听到里边传来男人说话的声音。

苏木怒了!

这大半夜的诊所里怎么有男人?莫非……

苏木不敢往下想了,哐当一脚踹在防盗门上,大喊一声:“捉奸!”

里边明显传出急促的交谈声,接着房门打开。

那是一个极其漂亮的女人,柳眉大眼俏鼻子,红唇玉肤鹅蛋脸,不着粉黛媚娇人,前凸后翘勾魂魄。一头黑发束在脑后露出光洁的脑门,颇有御姐范。任谁也不会看出这是一个三十九岁的妇女,倒像是二十八九岁的年华美人。

最让苏木生气的是,决明子竟然穿着睡衣……睡衣啊,穿着睡衣给男人治病?

“苏木,这么晚你来做什么?”决明子问道,眼睛眨啊眨的,似乎在暗示什么。

苏木眼神一凛,失忆后的这两年,他每天半夜都到这里跟决明子偷学医术,今天怎么……苏木一下子想明白了,里边那个男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否则决明子不会暗示他离开。

“天已经不早了,没什么大病的话明天再来吧!”决明子有些着急。这小子平时鬼精鬼精的,今天怎么变笨了。

“哦!那好吧!”苏木答应道,快速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小瓷瓶,拧开盖子从决明子旁边的缝隙扔了进去。

哐当!

瓷瓶碎,苏木趁势一把将决明子拉了出来。就在这时,一柄雪亮的匕首射在门框上。

苏木拉着决明子的手靠在门边的墙上,大口喘粗气,娘的,太悬了,稍微慢一点亲娘就被刺死了。

“你刚才仍的什么?”决明子脸色有些难看。

“一口闷。嘿嘿,我调制的毒药你还不放心吗?”苏木贼笑道。

决明子脸色大变,屏住呼吸打开防盗门冲了进去。

苏木一哆嗦,赶紧又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瓷瓶也冲了进去。“明子姐,先吃了解药。”然后就见到诊所地面上躺着一个鲜血淋漓的男人,此时这个男人正口吐白沫浑身抽搐。

“快给我解药!”决明子吆喝道。

苏木赶紧跑过去从瓷瓶里倒出两颗黑色药丸,放到决明子手里。

决明子自己吃了一颗,将另一颗塞进男人的嘴里,说道:“快咽下去。”

男人闻言奋力咀嚼了两下咽了下去。

苏木有些不明觉厉,这个男人怎么看也不像好东西,小平头三角脸尖嘴猴腮,身上的衣服被利刃划了几十个口子,每一个口子里都在流血。右手边还放着一把黑色手枪。还有一个托盘,里边有手术刀酒精棉纱布什么的。

“明子姐,这个半死不活的玩意哪来的?”苏木问道,不漏痕迹的走过去一脚将手枪踢到远处。

“你太莽撞了。”决明子皱眉,一边用剪刀剪开男人身上的衣服,一边说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玩毒药,这多危险啊。”

苏木撇撇嘴,随意瞥了男人身上的刀伤一眼,说道:“别忙活了,他的每一个伤口上都有毒,而且是剧毒。你救不活他的。”

“那你还不赶紧过来帮忙。”决明子没好气道。

“我不管!”苏木道,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东西,才不救呢。

“你救不救?”决明子转头严厉的盯着苏木。

“那你叫我一声儿子,我就救他!”苏木说道,天天喊妈妈叫姐姐,早就受够了。

决明子娇躯一颤,眼神一阵落寞。嘴巴张开愣是喊不出来。

“好吧好吧,我救还不行!”苏木赶紧说道,走过去拿起托盘里的一个长方形盒子打开,里边有长短不一几十根银针。

他取出一根根银针,快速的插在男人全身各处穴位,足足插了一百零八根,这才双手跟弹琴一样在银针上弹了起来。

十指灵动,宛若弹奏古琴,丝丝游龙劲气经过游龙手镯的转换,透过银针窜入男人的体内。

渐渐地,男人身上的所有伤口都渗出丝丝黑血,阵阵腥臭味弥漫。

“清理伤口,缝合!”苏木严肃道,只有在治病的时候,他才像个正常人。

决明子熟练的清理伤口,然后缝合。

两人足足忙活了两个小时,才将男人身上所有的毒素全部祛除,伤口也都缝合好。

“谢……谢谢!”男人脸色苍白道。

“别……这种口头感谢最没营养了。”苏木打住,说道:“你的命够硬的,被砍了二十五刀,刀刀带剧毒,竟然还能活到现在,厉害。”

男人笑而不语,活着的感觉真好啊。

“你是杀手吗?”苏木问道。

“算是吧!”男人道。

苏木眼睛亮了,小声道:“那你的武功是不是很厉害?”

“还行吧!”

“你能教我吗?”

“你学武功做什么?”

“打老婆啊,你是不知道,我那个老婆武功老高了。”

男人差点噎死,他听说过无数种学功夫的理由,还没听说过学功夫是为了打老婆的。说道:“这恐怕很难啊,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接我,我那个地方不适合你,所以……对不起。”

“什么地方?我哪里都能适应,原始森林都行!”苏木道。

“鲁南军区。”男人道。

苏木和决明子大惊,原来这个男人是军人。

“没问题,军区我也能适应,实在不行我可以去你们那里做医生啊。我的医术老牛逼了。”苏木说道,就算放弃拜刀王为师,也要先学功夫,这两年实在是被苏晴空揍惨了。

决明子大急,严厉道:“苏木,你不能去南市。”

“为什么啊?矛哥不让我去,现在你也不让我去,难道南市闹鬼?”苏木疑惑了,到底是什么玩意让卫矛和决明子这么畏惧。甚至畏惧到住在一个村十九年都不敢相见。

“不要问为什么,你就是不能去!”决明子严肃道。

“不去就不去!”苏木怒道,摔门而出。

接近黎明的时候,一辆军车悄然驶入苏家村,停在决明子家门口,从车上下来两个人,急匆匆的冲进诊所,过了一会儿之后抬着受伤的男人回到车里,发动车子消失在夜幕中。

决明子正准备关门,屋顶上一个伟岸的身影跳了下来,转头透过防盗门,看着决明子冷声道:“明子。”

“卫矛……你……”决明子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说话都说不清。

“苏木呢?”卫矛的声音依旧冰冷。

“他没有回去……坏了,他不会是偷偷去南市了吧。”决明子脸色狂变。

卫矛深深的叹息一声,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纸条递给决明子,说道:“瞒得了两年,瞒不了一辈子,以他的医术,早晚会恢复记忆的。何况咱们躲了这么多年,总得有个人去面对。”说罢转身走了。

决明子看着手里的纸条,上边只有一句话‘不名扬天下绝不回来’。这是苏木的笔迹。

 

第3章 惊梦

军车发了疯一样行驶在高速公路上,速度之快让藏在后备箱的苏木有种飞翔的感觉。原本他打算乘坐顺风车进入南市境内之后跳车逃跑的,现在看来,跳下去就是一个死。

也不知道谁在开车,上辈子是瘸子吧?

苏木心里暗暗激动,虽说桃花村和南市在一个省,他却从来没有去过。此次前往南市,一定要让全华夏都知道神医苏木这个名字。

后备箱有些缺氧,苏木昏昏欲睡的睡了过去,朦胧中他做了一个两年来三天两头就会梦到的画面。

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中,苏木双手持着匕首小心翼翼的往前挪动着,耳边隐约可以听到蛇吐信的微弱声音。

突然,苏木踩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刹那间,周围传来铺天盖地的嗖嗖声,接着漫天的碎石从四面八方飚射而来。苏木身形灵动宛若千年猴王,挥舞着匕首上蹿下跳击打那些窜来的石子。

刷!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与之而来的还有一柄森寒的长刀,长刀过处浓雾避让天地失色,苏木举刀硬抗,却被长刀轰飞十几米,口吐鲜血萎靡的坐在地上,眼神灼灼的盯着缓缓走近的黑影。

“哥们,我是来你家串门的,手下留情啊。”苏木扔掉匕首投降道。

“哼,去死吧!”黑影冷哼一声,身形一闪窜到苏木旁边,一脚踹在苏木的小腹位置。

苏木狂吐一口鲜血昏迷了过去。

“啊!”

苏木轰然从梦中醒来,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坐起身来,双目无神的盯着后备箱一角。

自从十七岁重病失忆,这两年来他经常重复着做同一个梦。每一次都被吓醒。他搞不懂这个梦代表了什么,不过他很崇拜梦里的自己,拿着匕首上蹿下跳击打石子的姿势简直太帅了。如果现实中拥有这么强大的武功,别说一个苏晴空了,就是一串苏晴空他也不怕。

苏木寻思着得想办法赶紧把自己失去的十七年记忆找回来,他总感觉自己之前的经历很特殊,尽管村里的人都说他十九年没有离开过桃花村,这种话鬼都不信,更何况他可比鬼精明多了。

“你是谁?”突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吓了苏木一跳。抬头一看,正好看到一男一女四个眼珠子正杀气腾腾的盯着他看。

男的五大三粗高大魁梧,身高怕有两米,浓眉大眼大鼻子大嘴,一身军装穿在身上跟紧身的一样,上身紧身背心难掩爆炸性的肌肉,整个就是一人形坦克。

女的……身材极其性感,上身绿色紧身短袖,包裹着纤细的腰肢和两个摇摇欲坠的超级保龄球。下身是迷彩军裤改成的超短裤,只遮挡住屁股周边一小块地方的超级超短裤,两条笔直充满爆发力的麦黄长腿,简直勾魂夺魄,脚上是一双短筒黑色皮靴。

整个人英姿飒爽,充满健康冷酷的性感。只可惜脸上有一道极其可怕的刀疤,五官和脸型虽然很完美,却被刀疤全毁了。却也有种野性另类的性感,特别是那一头斜刘海短发,给这个女人增添了一分神秘和另类。

“嗨,早上好!”苏木大咋呼道,费力的爬起来跳到车外,笑眯眯的看着满脸煞气的男女。眼睛随便扫视了一下周围,这是一家医院,鲁南军区总院。

“你是谁?”刀疤脸女人再次冷声道,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柄军刺,在手里晃来晃去很装逼的样子。

“我是苏木,就是我救了那个杀手,他答应带我来军区的。”苏木胡编乱造。

“是你救了人王?”刀疤脸女人有些不信。

“人王?卧槽,那家伙竟然起这么嚣张的名字,难道不知道低调吗?”苏木骂骂咧咧道。

大坦克和刀疤脸女人对视一眼,同时出手抓向苏木的肩膀,很轻易的就抓住了。两人一愣,这也太简单了吧。

“卧槽,你们能不能轻点,想捏死我啊。大个子说你呢,轻点。”苏木咋咋呼呼道。

两人松开苏木,一脸深思。

“你先带他进去,我去跟人王确认一下。”大坦克嗡声道。

刀疤脸女人点点头,军刺顶着苏木的后腰走进一栋大楼里,驻足在大厅中。这栋大楼里很冷清,偶尔来往的也就是些护士,还有穿军装的帅哥。苏木猜测这栋大楼应该只接受特殊的病人。

“我说老妹儿啊,把你手里那个铁家伙拿开,不得劲儿。见过男人顶女人,还没见过女人顶男人的,你这爱好够特殊的。”苏木撇着嘴跟流氓一样道。

“再说一句废话我宰了你。”刀疤脸女人冷声道。

“你宰了我就没人能治好你脸上的刀疤了。”苏木摇头晃脑道。

刀疤脸女人一愣,收起军刺略显激动的问道:“你能治好我脸上的刀疤?”

“你还没有自我介绍。”苏木道。

“我没有名字,代号冷血。”冷血不论是说话还是表情,都跟别人欠她五毛钱没还一样。

“牛逼,你们都很牛逼。一个叫人王,一个叫冷血,难不成那个大块头叫蛮牛?”苏木撇嘴道。

“他叫屠神。”冷血道。

苏木彻底无语了,见过装逼的,没见过把自己当成真逼的,当然了,冷血除外,人家真有。

“我说冷血妹子,你们一个个牛逼哄哄的,是不是武功都很厉害?”苏木忘不了学功夫的事。

“杀你只需半招!”冷血不屑道。

“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但凡会点功夫的人都可以半招杀了我。”苏木道。“咱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不做!”冷血直接拒绝。

“我还没说呢你就不做。”

“不做!”

“我给你治脸上的疤也不做?”

冷血犹豫了,问道:“什么条件?”

“教我武功。”苏木道。

“休想!”

“你骂了隔壁的,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嘭!

冷血抬腿一脚踹在苏木的肚子上,苏木直接被踹飞好几米,砸在地上滑出老远才停下。

“咳咳……咳咳咳咳,妈了个巴子的,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毒死你。”苏木怒道,快速爬起来小手一番,一根银针出现在手里,甩手扔向冷血。

冷血眼睛一亮,手里军刺闪电般挥了一下,然后银针调转方向刺到苏木的大腿上。

苏木大骇,赶紧拔出银针,又在腿上其他穴位插了几下,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同时震惊冷血的实力,自己虽然不会武功,射银针的功夫却很厉害,甚至天上飞过的鸟都能打下来。冷血竟然轻易的挡住并且弹了回来,这可不仅仅需要蛮力和速度,还需要高超的技巧。

苏木颠颠的跑到冷血面前,笑呵呵道:“牛逼,你的功夫真牛逼,我决定了,以后就跟你学了。”

“你没事?”冷血皱眉,她刚才那一脚可是用了点力气的,普通人怕是得躺十天半月,这货竟然没事?

“我都跟你说了,我是医生。医生最抗揍了。”苏木笑呵呵道,有游龙手镯在,他从来不害怕受伤。再说了,这两年被苏晴空揍皮实了。

“你真的能治好我的刀疤?”冷血有点相信了。

“骗你是孙子!”苏木道。

“我没你这么大的孙子!”冷血道。

苏木恼了,这女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啊,不过为了学到武功,他忍了。说道:“这样吧,我先给你治好,你再决定教不教我,怎么样?”

“什么时候开始?”冷血问道,脸上的疤一直是她的心病,如果这货真的能治好,随便教几招军体拳也行。

“现在,你这点小伤,半个小时就可以搞定,而且绝对不留疤痕。”苏木道。

“半小时?”冷血怀疑了,全世界顶尖医生都办不了,这货半个小时就治好?全世界没有任何医疗手段可以祛除如此可怕的疤痕。

“你站着不要动,我现在就给你治疗!”苏木说道,拿下背包,从里边取出一个小号手术刀,以及一盒银针。

“动刀?”冷血皱眉。

“废话,不把你脸上的疤痕切除,怎么治疗?”苏木说道。

冷血犹豫了一下,心一横,道:“你来吧,如果不老实,我立即宰了你。”

 

第4章 游龙灸法

苏木撇撇嘴,抽出银针快速的扎在冷血的脸上,先把血止住,以免一会儿切除伤口流血。

扎完针,苏木小心翼翼的用手术刀将冷血脸上的疤痕刮掉,心里暗暗佩服,纯止血的针灸和刮伤口是很疼的,冷血似乎一点感觉也没有。

苏木刮的很认真,有些地方甚至重新切开刮除里边的淤血。

“一会儿有些痒,不要乱动!”苏木收起手术刀,快速的将银针拔出来,然后插到相应穴位上。

右手手指跟弹钢琴一样,不断的去弹弄冷血脸上的银针,丝丝游龙劲气透过游龙手镯转换成恢复能量,透过银针传输到冷血的脸上。

冷血大骇,她清晰的感觉到每一根银针上传来柔和的气流,这股气流在脸上的经脉中缓缓流动,所过之处非常舒服,就是有点痒的难受。

不知道什么时候,屠神来到苏木的旁边,震惊的看着冷血脸上快速愈合的伤口,惊讶地眼珠子跟灯泡一样闪闪发光。

见到屠神的表情,冷血更加信任苏木了。屠神是谁,千军万马中杀个七进七出都不会变色的屠夫,既然被苏木的医术惊住了,说明自己的脸正在发生什么可怕的变化。

大约半小时后,苏木气喘吁吁的将冷血脸上的银针全部拔出,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息。“娘的,可他娘的累死我了。你这刀疤少说得有五年了,我……我还以为是新伤呢,失算了,累死你亲大爷了。”

冷血颤抖着抚摸自己的脸,询问的看向震惊的屠神。

“没了,你的刀疤没了,一点痕迹都没有,而且皮肤比以前更好了。”屠神震惊道。“神医啊,真是神医啊。”

冷血平静的心境翻腾起来了,虽然她是军人,是杀手,可同时也是女人。是女人都爱美,谁愿意脸上天天挂着一条吓人的刀疤?现在……终于不用再忍受别人异样的眼光了。

屠神低头看向躺在地上喘息的苏木,眼中光芒闪烁,似乎做了什么决定,看向冷血。冷血先是一愣,转瞬间就明白了,不漏痕迹的点点头。

“苏木,你的医术高到什么程度?”冷血难掩激动之情。

“化腐朽为神奇这种话我不好意思说,除了当今世界上少有的几个绝症之外。其他的病我都能治。”苏木臭屁道,天生就不知道谦虚是什么玩意。

“肌萎缩侧索硬化症你能治吗?”冷血问。

苏木轰然坐起来,失声道:“渐冻症?”

“差不多,只是发生了变异,你能治吗?”冷血有些紧张。

“带我去,赶紧带我去看看病人,天呐,可算是让我碰到一个渐冻人,我想念渐冻人好几年了。”苏木爬起来背起背包,激动道。

冷血和屠神同样激动,赶忙带着苏木去了顶层一个超大的病房里,这个病房一应家居设备齐全,不像是病房,倒像是酒店总统套房。一个身材堪比屠神的中年人躺在摇椅上,透过窗户眼神灼灼的盯着外边天空。

“王爷!”屠神和冷血走到摇椅旁,恭敬道。

噗……

苏木大笑出声,咋咋呼呼道:“卧槽,你们在演戏呢,还王爷,王爷你好,我是乾隆。”

“放肆!”冷血转过头杀气腾腾的盯着苏木,屠神眼里的杀气都快流出来了。

苏木一哆嗦,天呐,这俩人的气势也太可怕了。强自镇定道:“吓唬谁呢?真把自己当成锦衣卫血滴子了……”

冷血和屠神怒了。

“让他过来!”摇椅上的王爷开口了,声音粗狂,雄浑有力。

冷血和屠神赶忙站道一边,眼神示意苏木过来。

苏木颠颠的晃到摇椅旁边,当看清王爷的长相时,脸色大变。震惊道:“你……你中毒了。”

“哦?你倒是第一个这样形容我的病情的。”王爷饶有兴致道,气质极有威严,一看就知道久居上位者。

苏木走过来抓起王爷的手,开始把脉。好一会儿之后说道:“你真是个神仙,身上这么多病,竟然还活着?”

“苏木,好好说话!”冷血提醒。

“不碍事,年纪轻轻懂中医,不简单啊。老祖宗传下来的玩意,肯下功夫钻研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王爷不关心自己的病情,倒是欣赏苏木的手艺。

“冷血,这里有大点的浴缸吗?”苏木不搭理王爷,看向冷血。

“有!”冷血道。

“准备一盆清水端过来,然后烧些开水灌满浴缸。清水现在用,开水两个小时后用。快点!”苏木取下背包拿出银针。

“你要做什么?”冷血皱眉道。

“排毒啊,这老家伙中毒了你们不知道吗?”苏木疑惑道。

“胡说,王爷得了渐冻症,怎么可能中毒!”冷血道。

“小家伙,我确实没有中毒!”王爷说道。

苏木恼了,这群人竟然怀疑自己的诊断,说道:“老头我问你,给你诊断的医生是不是都很疑惑,明明渐冻人会伴随混合性瘫痪和肺部感染,而且说话不清吃喝困难,你的症状却跟渐冻症的很多情况不一样。除了四肢不能动之外,吃嘛嘛香身体倍棒?”

这下王爷三人严肃起来了,苏木说的一点没错,所有医生都这么说。

“继续说!”王爷认真了,似乎有点小看这个小孩子了。

“你有严重性关节炎,腰部以前受过伤导致腰椎间盘突出,明明四肢没有知觉,每个月的中旬却总有两天关节疼痛的厉害,是不是?”苏木问。

“没错,你说的一点没错。”王爷眼睛更亮了。

“为了缓解肌肉,你每天都会用内功冲击萎缩的经脉?”苏木继续问。

王爷三人亢奋起来了,这个小家伙简直就是神仙啊,仅仅看了一眼把把脉,什么科学仪器都没有用,竟然说的句句在理。而且连内功都看得出来。

“小兄弟,你可有办法救治?”王爷激动道。

“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是世界五大绝症之一,我从小生活在村子里,虽然一直以来都希望十里八村有人能得这种病,好让我试验一下治疗想法,却一直没机会。今天你这个老头子有福了,很可能你就是世界上第一个被治疗好的肌萎缩侧索硬化症。”苏木说道。

“苏木,你的意思是打算拿王爷做实验?”冷血问道。

“是啊,不过你放心吧,这个病死亡只是时间问题,还不如给我做实验呢。就算我治不好,也可以让老头多活几年,没有坏处。”苏木毫不掩饰。

“不行,坚决不行。如果你真有治疗想法,我想办法给你找一个渐冻人,等你研究出完善的治疗方法之后,再给王爷治疗。”冷血说道。

苏木没有回答冷血,而是看向王爷,问道:“你最近是不是感觉心力衰竭?”

“没错,最近这两个月,确实精神状态越来越差。”王爷说道。

“那就没错了,如果你不接受我的治疗,你最多活一年。”苏木道。

冷血和屠神大惊,病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吗?

“行吧,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反正躺在这也是等死。”王爷苦笑道。

苏木笑了,道:“你这老头倒是看得开,不过你放心吧,除了中枢神经系统方面的疾病之外,我敢说我的医术天下第二,谁敢说天下第一我毒死他。”

“哈哈哈哈!”王爷大笑,赞赏道:“好狂妄好自信的小子。来吧,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毒,竟然把我都瞒住了。”

“好。”苏木点头,看向冷血道:“赶紧去准备吧。”

冷血点头,快速跑去卫生间准备。

“老头,你得躺床上去,而且要脱掉所有衣服。”苏木道。

“你看着办吧!”王爷道。

苏木和屠神把王爷抬到床上,快速脱掉王爷的衣服,被王爷裤裆里那条大家伙狠狠的吓了一跳。娘的,人大鸟更大。

平心静气,心如旁骛。

一旦开始治病,苏木的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右手捏住银针,插入膻中穴,调动丹田内的游龙劲气经过手镯转换成恢复能量,注入银针中,用恢复能量吸引王爷身上的毒气。

同时又在王爷身上各大要穴扎入银针,强行加速血液循环,将毒素逼往胸口膻中穴。

“游龙灸法?”王爷看着苏木弹琴一样在一根根银针上弹奏,惊呼道。

“你知道游龙灸法?”苏木淡然道。双手却没有停。

“当然,无痕老道的绝技,老一辈武林中人都知道,没想到他竟然传给了你。”王爷的信心开始充足了,怪不得这些年找不到那个老道士,原来跑去收徒了。

苏木刚想说话,突然脸色一变,失声道:“剧毒千年杀?这……”

 

第5章 千年杀

王爷粗狂刚毅的丑脸终于动容,问道:“你是说我中的是鬼王的千年杀?”

“没错,而且是最纯粹的千年杀。并不是用千年杀孕育的虫子,没想到啊,直接中了千年杀剧毒,你竟然没死。”苏木震惊。“怪不得你的肌萎缩侧索硬化症发生了变异,原来是千年杀搞的鬼。”

“可有办法取出千年杀?”王爷问道。

苏木犹豫了,似乎做了多大的决定,说道:“能取出,只是……一会儿我可能昏迷,你千万要记住把我放到装满开水的浴缸里,记得,要开水,滚烫的开水。”

说罢不再搭理王爷,收起右手专门用左手弹奏银针,滚滚剧毒透过银针流入王爷体内,与千年杀战斗了起来。

千年杀是超级剧毒,苏木的游龙劲气也是超级剧毒,两个毒素在王爷的体内打得不可开交。千年杀是死的,游龙劲气却被苏木操纵着,千年杀渐渐不支,开始往膻中穴方向逃窜,汇聚。

随着时间越长,苏木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先是潮红,然后是通红,接着又变成紫红,最后干脆变成了紫黑色,嘴唇的颜色更是直接变成了黑色。

王爷和一旁的屠神懵了。

“游龙劲?无痕那个混蛋竟然传授你游龙劲,他想害死你吗?”王爷惊声道。“停下,快点停下,再这样下去你会遭到游龙劲气反噬被毒死的。”

苏木不听,依旧不断的往王爷体内注入游龙劲气,自从修炼了游龙劲,苏木一直很克制,从来不越界,所以身体从来没有被反噬。如今碰到千年杀这样的剧毒,他兴奋的同时想拼一把。

看看到底是游龙劲气强,还是千年杀强。顺便看看自己的身体到底能承受多大程度的摧残。

“停下,不要再继续了,屠神,快拦住他,我命令你,快拦住他。”王爷着急了。

屠神假装没有听见,在他的眼里,王爷的性命要比苏木重要一万倍。如果苏木的死能换来王爷恢复,他甘愿违抗王爷的命令。

王爷急得眼圈发红,死命的吆喝。“屠神,你想违抗我的命令吗?冷血……冷血你在哪?”

冷血端着盆站在远处,死活不过去。她的想法和屠神一样,为了王爷,可以牺牲任何人。

“小兄弟,小兄弟住手啊,你这样会死的!”王爷大喊大叫,想要调集内力阻挡苏木,可惜身体内大部分经脉都萎缩了,再加上苏木的银针阻碍,他的内力根本过不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苏木的脸色已经难看的不能再难看了,整个人跟死了一样,左手却不停的在一根根银针上弹弄。

某一刻,苏木突然大吼。“清水!”

冷血快速跑过来。

“接住了!”苏木右手闪电般将插在膻中穴上的银针拔出来,紧跟着一股黑色血剑喷出,如同喷泉一样。

冷血赶紧将黑血接住,黑血进入盆里,清水瞬间变成黑色,墨水一样的黑色。

苏木强忍住疲惫感,等膻中穴内不再流出毒素之后,快速将所有的银针拔出来。咧嘴一笑,轰然仰身倒在地上。

“快,快把他弄到装满开水的浴缸里,快点!”王爷快急哭了。

屠神窜过来,抱起苏木就冲进浴室里,将其丢进冷血早已准备好的浴缸中。冷血很细心,为了让开水保持热力,她在浴缸里放了两个热得快,这样木桶里的水就能保持滚烫。

苏木进入浴缸之后,木桶里的水开始急速的变成黑色,越来越黑,越来越黑。

屠神目瞪口呆的看着颜色急速变黑的水,真是难以想象,一个人体内到底有多少毒素,才能将一桶水全部染成黑色。

屠神觉得苏木太可怕了,年纪轻轻简直就是个毒人。

冷血推着王爷进来,将躺椅重新摇了起来,王爷愧疚的看着生死未知的苏木。

“王爷,他这是怎么了?”冷血问。

“游龙劲,世间最恶毒最强大的内功,至今为止修炼它的人全死了,而且全都活不过二十岁。”王爷严肃道。

冷血和屠神大惊。

“有什么解救方法吗?”屠神瓮声问道。

“有,找到另一半游龙劲的修炼方法,当年我们几个老家伙在一个千年古墓中得到游龙劲残卷和游龙手镯,研究之后一致得出结论,谁修炼谁死。”

“可惜无痕老道不甘心,暗中传授给几个天赋不错的年轻人。这些人得到游龙劲之后修为提升很快,因为游龙劲气是毒气,所以战斗力极其可怕。可惜没有任何一个人活过二十岁。”

“后来无痕老道也绝望了,决定再也不将游龙劲外传,除非找到游龙劲的下半部分。没想到……没想到那个老家伙竟然传授给了苏木。”

王爷越说越生气,恨不得把无痕老道活剐了。

“难道没人知道游龙劲下半部分的下落吗?”冷血问。

“怎么可能知道,那个古墓是汉朝古墓,就算有,估计也早就遗失在岁月长河中了。”王爷叹息道。

“王爷,你感觉怎么样?”屠神问道。

“还能怎样,仅仅是祛除了毒素而已,我依然是个废物。你们两个……是你们害了小兄弟。”王爷怒道。

冷血和屠神一哆嗦,不敢说话了。但是他们不后悔。

三人的对话苏木全听见了,心里暗暗震惊,没想到游龙劲竟然这么可怕,自己活不到二十岁?

天呐,自己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医术冠绝古今,竟然活不过二十岁?意思是说,自己还有一年的寿命?

苏木不甘心,他强行鼓动丹田内的游龙劲气团,竭力将经脉中的游龙劲气收回去。

人定胜天,苏木不相信自己活不过二十岁。

苏木这么一弄,整个浴缸里的水沸腾起来,疯狂的冒泡泡。渐渐的,浴缸里的水竟然旋转了起来,就像有个漩涡在操纵一样。

“这……这是怎么回事?”王爷大惊。

苏木才不管什么狗屁游龙劲,他坚信,只要更强,只要自己的身体可以完全免疫毒素,他就可以不死。

他不再往丹田内吸收,而是继续释放,让游龙劲气全部转换成毒素进入血液,流转全身各处。然后狂冲手镯,转换成恢复能量进入血液中,与游龙劲气抗衡。

被苏木这么胡乱一弄,游龙劲气和恢复能量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疯狂的在体内和戒指之间流转。

“啊……头好疼!”苏木疼得大喊。

王爷三人急的手忙脚乱,也不知道怎么帮苏木。

突然,苏木的脑袋仿佛炸开了一样,眉心位置出现了一个空旷位置,闲散的恢复能量竟然填充进来,凝聚、旋转、汇聚,形成了一颗乳白色的珠子。

丝丝奇异的能量从珠子里流出,流进奇经八脉,流进每一条血管,流转在苏木的全身各处。

游龙劲气仿佛见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纷纷退居到丹田中,再也不敢出来。奇异能量流转几圈之后,回到眉心处那个珠子里。

原本漆黑的水,刹那间变得极为清澈。

“这……这又是怎么回事?”王爷被搞糊涂了,之前好几个修炼游龙劲气的人,都没有发生过这么奇异的事情。王爷笑了,喃喃道:“怪不得,怪不得无痕老道违反诺言把游龙劲传给这个小家伙,原来这个小家伙意志天生强大,竟然借助游龙劲气开启了精神空间,衍生出了精神力。”

“啊……王爷你是说……你说他变成异能者了?”冷血大骇。

“应该是吧,我也说不准。按理说就算他开启了精神空间,精神力也不足以抗衡游龙劲气,为什么生生把游龙劲气逼回到丹田里了呢?”王爷很疑惑。

“因为我把精神力转换成了一种更特殊的能量,我叫他正能量,而游龙劲气则是负能量。”苏木笑眯眯的睁开眼,嗖的一下跳出木桶。咋咋呼呼的上蹿下跳。“我的妈呀,烫死我了……”

“……”王爷三人看着咋咋呼呼上蹿下跳的苏木,无语了。这家伙真是个妖孽啊。

“你是说,你的精神力只适合救人,不能用来战斗?”王爷有点失望,华夏异能者太少了,如果苏木是异能者的话,稍微培养一下就是一个绝世强者。

“嗯,我的正能量不能离体,只能透过银针之类的物件传输,所以不能用来打架。当然了,以后可能发生什么变化我也说不准。”苏木笑道。

“变态!”冷血说道。

“我就是变态怎么了?我不仅变态,而且还是流氓呢!”苏木瞬间变成流氓,咋咋呼呼的走到冷血面前,在王爷三人目瞪口呆下,狠狠的在冷血的嘴上亲了一口。

“……”屠神和王爷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苏木快跑!”屠神吆喝道。

 

与《桃花鬼医》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