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青鸢桓蘅小说《实非良人青鸢》by半世青灯在线阅读

主角青鸢桓蘅小说《实非良人青鸢》by半世青灯在线阅读

实非良人青鸢

时间:实非良人青鸢作者:半世青灯

实非良人青鸢小说

《实非良人青鸢》小说在线阅读,青鸢桓蘅是书中的主角,《实非良人青鸢》是由作者半世青灯倾情创作的一本奇幻玄幻类小说。主要讲述:重生归来青鸢做了很长很长的一个梦,梦里的桓蘅温柔的陪在她的身边,每次她再无理取闹,他都会微笑的应允着,毫无脾气。桓哥哥,我要你陪我上街玩。桓哥哥,我要你娶了我之后,便不许纳妾。桓哥哥,桓哥哥,桓哥哥--而等她渐渐的恢复意识,...

《实非良人青鸢》小说在线阅读,青鸢桓蘅是书中的主角,《实非良人青鸢》是由作者半世青灯倾情创作的一本奇幻玄幻类小说。

第三章重生归来

青鸢做了很长很长的一个梦,梦里的桓蘅温柔的陪在她的身边,每次她再无理取闹,他都会微笑的应允着,毫无脾气。

桓哥哥,我要你陪我上街玩。

桓哥哥,我要你娶了我之后,便不许纳妾。

桓哥哥,桓哥哥,桓哥哥--

而等她渐渐的恢复意识,隐约的感觉一只手压在自己的胸口,因为身上未着寸缕,那肌肤之间传来的滚烫,让她豁然睁开了眼睛。

当她转过头时,看见了属于男人的肩膀的时候,一种屈辱和恶心蔓延上来。

青鸢明明记得自己上吊自尽了,难道在她身边的男人是太子萧桀,难道她还没有逃出他的掌控?

她想也没想,伸手便拔出头上的一枚簪子,坐起身来便往身边人的胸口扎去。

然而就在冰冷的钗尖离着那胸口有几寸的时候,她手上的动作戛然而止,随即却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那是一张极美的面容,美的让人屏息,便是最好的笔墨也无法描绘,再好的辞藻也无法堆砌形容。

可这张脸她却见过,那时候不过还是个十一岁的孩子的脸庞,此时却长在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脸上。

而她的目光落在了他脖颈间挂着的玉牌上,更是错愕。那上面的莲花是她亲手雕刻的,只作为一个孩子的生辰礼物。

她伸手去拽那玉牌,许是力气有些大,一下子惊动了睡着的人,极美的脸上带着厉色,别碰,滚--

虽然她的手指才触碰到那淡绿色的碧玉,可那上面她亲手雕上去的一个名字,她却看的清清楚楚,让她更家确信是她的笔记。

桓怏?!她声音里带着不可置信,你是恒怏?

凭你这娼妓也配直呼本少爷的名字。他脸上满是厌恶之色,随即将身上的锦被给推开,对着房间的门喊道:赖头,还不给本少爷进来?

他这一推锦被,一股冷风钻了进来,她这才想起来自己身上未着寸缕,顿时如同被炭火烫到,一股屈辱蔓延上来。

然而她还没有来得及将被子拉上,却见房间的门猛地被推开,一个尖嘴猴腮,满脸谄媚之色的,小厮打扮的男人屁颠屁颠的推门跑了进来。

你做什么?还不快滚出去?她一边说着,一边扯着被子,盖住了满身的狼狈。

而桓怏却是一声冷笑,随即从床榻上站起来,直挺挺的站着,任由那叫赖头的小厮将衣衫穿上。

青鸢这才发觉自己的声音不对,她原本的声音清脆如银铃,而此时的她发出的声音却娇滴滴的,自带一股柔弱。

就在她下意识的查看自己的手腕的时候,那光滑细腻的手腕上,却没有了从出生便跟着她的胎记。

见她如此模样,那叫赖头的小厮撇了撇嘴,用阴阳怪气的声音说,呦呵,不过是一个人尽可夫的青楼女人,还真把自己当成贞洁烈妇了,瞧瞧你那样子!可笑!

青鸢却依旧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待看向窗外,透过窗子,隐约的看见天上飘着的漫天的大雪,她明明记得自己自尽的时候盛夏刚过,而此时却分明是寒冬腊月。

第四章仇恨

就在她满脸错愕震惊的时候,却听见赖头道:小少爷,咱们今日便回府罢,早上的时候您叔叔叫人传话过来,说国公爷昨儿大发雷霆,叫您尽快回护国公府。

听到他的话,青鸢的心如被匕首刺着,桓怏的叔叔,不就是她恨之入骨的男人,桓蘅。

记忆中的情形不断的在眼前浮现,当初她和桓蘅谈婚论嫁的时候,他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孩子,在国公府内娇生惯养,甚至有些蛮横无理。

连只比他虚长七岁的桓蘅都对他极为宠溺,而青鸢也常常摆出一副长辈的架势来,但待他也如同自己的亲人。

去传话回府邸,我即便是死在了这青楼里,只管用草席子将我卷住,扔到荒郊野外去,也不必入他桓家的祖坟。说完他面带冷意,见赖头已经将自己的披风穿上,只风风火火的推门出去了。

房间的门还留着一道缝隙,冰冷的风不断的灌进来,青鸢这才捡起地上的衣衫,却见那衣衫极为暴露,那熏香的气味只令人作呕。

她赤裸着脚踩在地上,走到梳妆台前,看着那铜镜里,映出了一个陌生的女子的面容。

尖细的脸庞,杏核似的眼睛里带着丝丝的泪光,如病柳一样的模样,却也有几分美艳。

她竟然变成了另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青楼的女子,真是可笑至极。

青鸢又细细的打量起来周遭的情形,却见房内十分的奢靡,尤其是柜子上置放着的几个花瓶,一看便是价值不菲的。

而就在这时,一阵更冷的寒气吹了进来,随即是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推门进来,身上披着斗篷,一进门便脱了下去,让身后的丫鬟用手掸着落在上面的雪花。

我的好闺女,昨晚你头次接客便赚了这么多的银子,以后你好好的做,妈妈疼你。眼前的女人笑的满脸的褶子,看着青鸢的眼神,如同她是一颗摇钱树。

今年是宣帝多少年?她记得自己死的时候是宣帝三十二年,想着桓怏那张脸,想来自己死了很久了。

听到她的询问,那妇人微微一愣,旋即笑道:好闺女,你怎么还糊涂了,哪里还有什么宣帝,先皇三十二年便驾崩了,新皇登基,早就改了年号了。

那登基的是谁?她盯着铜镜中的女人,那眼底尽是恨意。

自然是先皇的太子,萧桀。那妇人的话刚说出口便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嘴,毕竟直呼圣上的名字,已是大不敬了。

谁知听了这个名字,她顿时脸色怒气大盛,眼睛里红的几乎能流出血来。

老天爷,你果然不长眼。她狠狠的将桌上的镜子扫到了地上。

呦,好闺女,这这是干什么?那老鸨吓得往后倒退了一步。

不行,她已经死了七年了,她的家里人一定担心坏了,疼爱她的父亲和母亲,若是知道她自尽,不知该如何伤心了。

只是那日她若不自尽,太子便会告诉世人她攀附勾引太子,她的父亲一世的英明便毁了,而她也只能在东宫里苟活。

《主角青鸢桓蘅小说《实非良人青鸢》by半世青灯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