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尊儒术》(步青云)免费在线结局

《唯尊儒术》(步青云)免费在线结局

唯尊儒术

时间:唯尊儒术作者:弧度

唯尊儒术小说

甜宠新书《唯尊儒术》来袭,主角(步青云)免费在线结局。玄幻奇幻小说唯尊儒术是大家喜爱的作者弧度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 沈家算计牢狱之灾,沈长峰幸免于难,狼狈不已的逃回了家。他是沈家之人,而且在步青云的事情上并没有能拿捏住的地方,所以虽然他才是真正的罪魁,但还是躲过牢狱之灾,而且关山平也绝然不敢将他打...

甜宠新书《唯尊儒术》来袭,主角(步青云)免费在线结局。玄幻奇幻小说唯尊儒术是大家喜爱的作者弧度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12章 沈家算计

牢狱之灾,沈长峰幸免于难,狼狈不已的逃回了家。

他是沈家之人,而且在步青云的事情上并没有能拿捏住的地方,所以虽然他才是真正的罪魁,但还是躲过牢狱之灾,而且关山平也绝然不敢将他打入大牢之中。

爹!

刚见着自己的父亲沈文山,沈长峰才一张嘴就狠狠挨了一嘴巴,沈长峰立即意识到自己惹下祸果然与往不同,心中一慌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声泪俱下:爹,我知道错了,我下次不敢了,绝对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沈文山瞥了一眼沈长峰,见得他此刻如此六神无主的狼狈至极的模样,神色不由就是一冷,寒声道:你错了?你跟我说一说,你错在哪了?

错哪了?

问的沈长峰就是一傻眼,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想了一会儿,才哭着道:爹,我真的知道错了,我错就在错在不应该欺辱步青云,更不应该欺人太甚,将人玩死。

啪!

沈长峰又恨恨的挨了一大嘴巴,扇得耳中嗡嗡作响!

你就错在这?沈文山越加冰寒,而沈长峰则更是摸不着头脑了,他不是错在这,还能错在哪里?

步青云双文开智,景象惊人,甚至有诸子百家异象,有成圣的潜质,惹了这样的人,等于是为沈家招灾,他不是错在这里,还能错在哪里。

他真不懂了!

不懂是吗?

沈文山双目如刀,若数九寒冬,沈长峰惊惧不已,哆嗦着如实道:是!

沈文山露出失望的神色,但一闪而逝,他没有在怒斥沈长峰翻而是安慰道:不懂就是不懂,你能如实承认,这还算不错。

一顿,他声音又是一冷:你是我沈文山之子,欺辱人又如何,欺人太甚不与活路又如何,无法无天又如何?不行吗?

沈长峰听着有些傻,不可置信的道:爹你是说我欺辱步青云没有错?

为什么有错!沈文山冷笑道:一个无权无势的贱种,你欺负他又如何?

可是爹,步青云双文开智,极其的惊人,而又还有诸子百家成圣异象?

那又如何?他现在是圣人了吗?沈文山冷笑反问道:自古,有成圣异象的就他步青云一个人而已嘛,你知道有成圣异象的人,一般都是什么结果?

还能有什么结果?不是成圣,也是了不得的人!

沈长峰真是不知道父亲要说什么了。

有成圣异象的人,大多尽皆全是早死,而且通常死得都很惨!沈文山已经给沈长峰解释道:而倘若有圣人庇护,他们这些人虽然性命无忧,但绝然也成不了圣人,这一点已经早被证明!要想成圣,他们所经历的危险就是他们必须要通过的劫数,成则为圣,死则一切灰飞烟灭,所以圣人是不可能保护他们,而是任其自生自灭,这么说你懂了?

还有这样的说法?

沈长峰大体明白了父亲的意思,眼睛骤然就是一亮,恢复了身神采:爹的意思是说,我现在出手杀了步青云那个贱种也可以?

啪!

沈文山用响亮的耳光来回答,直接给了沈长峰一个大嘴巴,寒声道:刚才我问你知不知道错在哪里,你说不知道,那我现在好好告诉你——你刚刚像什么样子,丧家之犬!我沈家有谁像你这样如此狼狈过,说出去简直就是让人笑话。

竟然错在这!

沈长峰有点懵!

我平时又如何教你,遇事莫急莫慌,要是能沉得住气气,你刚刚又是什么德性,我的话只听了一半,就得出了结论,你难道是猪,就不会先过一过脑子。

沈长峰真被自己的沈文山说的有点分不清东西南北,有点傻了:爹,你的意思是说,步青云杀不得。

为什么杀不得?沈稳上冷笑道:杀,是肯定要杀,只是要怎么杀,什么时候杀而已,现在那个贱种刚闹出动静,万众瞩目,现在无论如何是杀不得的,不然我们沈家就要被抬出台面上来。

那,爹你打算要什么时候要杀那贱种。

沈长峰想得今日之事,简直恨得直咬牙,狰狞毕露,看得沈文山气不打一处来,怒斥道:你看看现在这德性,像话吗,像一个世家子弟吗?你就不能稍微有点冷静一些,有点隐忍?

沈长峰哪里能忍的了,咬牙道:爹,我忍不下这口气!

忍不了也要忍!沈文山目光徒然锐利起来,盯着他:你不但要忍,还要去给他道歉赔罪,这也算是对你的一种磨练,如果这你都做不到,从今以后你就不是我沈文山的儿子,你的死活我也不再过问。

这是认真的!

沈长峰吓了半死,立马乖顺的道:爹,我明白,我一定不会让爹失望!。

你知道就好。他这一认错,沈文山目光变得柔和起来:那步青云终究显现出诸子百家异象,极其不凡,给这样的人赔罪道歉,也辱没不了我们沈家,他人反而会说我们沈家有气度,不但知厉害,更能知错就改!还有,以后你的性子也得给我收敛收敛。

沈长峰一下子就明白过来:爹!我明白了,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暂时的隐忍就是为了积蓄力量,为爆发做准备,而我给步青云那贱种赔罪道歉之后,到时再杀了他,我的嫌弃就会少很多。

你能想通这些,我很欣慰!

爹,我等下就去给那贱种赔罪道歉,他就算是再羞辱我,我一定能忍得住,不暴露出任何的愤恨。沈长峰咬着牙道:我就让你贱种先得意一会儿,到得要杀步青云的那天,我一定让他碎尸万段。

说着,沈长峰就要去步青云道歉,但被沈定远拦住了,怒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毛毛躁躁?赔罪道歉也要讲究方法,也要选择时候,你现在去,即使能得到步青云的原谅,但也不知道要受到多少羞辱。

那爹,我应该怎么做?

关山平不是要将自己的宝贝女人嫁给步青云吗?沈定远道:听说已经正将步青云的老娘接过来,你等他娘到了再去。一个妇道人家最是怕事,尤其是我们沈家这样的,她定然会十分忌惮,所以你去给步青云道歉,她绝然不敢太过分。

老奸巨猾!

沈长峰此刻对于自己的父亲佩服不已,笑道:爹,你真是算无遗策,有那贱种的老娘在,那贱种就算是心中太怨恨,他也不得不接受我的道歉。

第13章 棍棒老娘

开智,是儒道修炼的开始。

开智之后,就是开辟文田,形成学海,学海于武者而言就是气海,于小腹丹田位置,在一开始学海就是一个未发开的荒野,而开智文埋藏在荒野之中还未萌芽的文种,经脉则是灌溉这一片荒野的水利。

所以,开辟学海的过程就是先将荒野变成农田,将经脉贯通就是兴建水利,只是田里的文种不会长成某一种农作物,而是演变为文泉。

贯通经脉,形成文田就是童生,形成文泉,冒出才气是秀才,才气汇聚成,成为学海是举人。

开智对应武者的境界是气感,童生、秀才和举人分别对应的是暴气境,罡气境,灵气境。

步青云将洞房内的纸张用完,积累了诸多的文气,在关洛的指导之下开始用文气贯通周身经脉,开辟文田。

他开智所形成的文气较之一般人多出了许多,但即使这样,加上他练习书写产生的文气,也绝不足以让他周身的经脉贯通,贯通周身的经脉需要大量的文气。耗费了所有的文气,到得步青云也只贯通通向学海的一条经脉,形成文田就更不用说。

步青云自然非常不满意,关洛听闻得他的抱怨,像一个怪物一样看着他,她敢保证已然是极快的速度。想当初她要开智之后,贯通一条经脉就用三天的时间,而这样她已经算是天才,那时候关山平笑得都合不拢嘴,直呼自愧不如,只怪她是女儿身。

按照步青云的时间,他是下午两点左右送入洞房的,加之整个晚上,这样的一段时间,一个教,一个学,步青云和关洛已经熟悉了很多,虽然两人还没有苟且,但关洛现在已经很自然叫他相公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步青云睡在地板上,关洛睡在床上,如此的洞房让她睡得很不踏实,睡得也很浅,几次发觉步青云偷偷向她靠过来,她本来以为步青云真要跟她洞房,但步青云只是看着她的容颜,赞她美、漂亮,说着一些她根本听不懂的胡话,就又回他的地板上去了。

两人被关在洞房里的时间,一直有人在外面偷听,但能听到的不多,只有诸如这些。

你这字。

很难看是吧,那是因为你美得不像人,我紧张才写得狗爬一样。

相公,你这字写的是越来越好了。

那是因为,我已经慢慢习惯你美得不像人。

只能听到这些,至于两人洞房得动静,他们则只听到了步青云恶趣味的摇床脚的声音,好在关洛一口一个相公,已然足够让他们回去向关山平汇报情况了。

直到第二天中午,关山平才将两人从洞房之中放了出来。

小姐小姐,老夫人来了,老爷让你和姑爷赶快过去。

婆婆来了,关洛不但紧张,小脸也通红,步青云见状忍不住一直在一旁逗弄她,刺激得关洛竟然与步青云打闹起来,让她的贴身丫鬟关悦看得惊奇赞叹不已:洞房的功效真大,小姐跟姑爷已经这么熟络了。

步青云和关洛带着不同的心情,见到了一个满面沧桑,周身遍布苦难痕迹的妇人。她至多只有四十来岁,但赫然看着已然像一个老妪,长满了手茧子手上,此刻赫然拿着从家里带来一根棍子。

两人的心情各不相同,关洛在想着自己的这个婆婆是经历何等苦难生活才看着那么沧桑,而同作为女人她以后能否像她一样能吃劳耐苦,这般坚强?

只是刹那的关洛对于自己这个婆婆就起了敬佩的心理。

步青云脑海之中有这个母亲所以的印象,但当正真看到的时候,莫名的心还是不由就是一塞。

你个混账东西,你还不给赶紧跪下来!一照面,步青云老娘就是声色俱厉。

步青云明知道要挨一顿打了,却丝毫不敢忤逆,老老实实跪了下去。

看来你知道自己错了是吧。

老娘一抬手,手中的棍子照着步青云劈头盖脸就打了下去,就是一阵噼里啪啦作响,下手很狠,关山平在一旁见了,眼皮都不由跳了跳连忙阻止道:亲家母,你这是在做什么,将孩子打坏了怎么办。

老娘这才堪停手,怒声问道:你现在可知道我为什么打你!

步青云心里思量了一番,当下就知道因为什么了,还能因为什么,他忍不住白了一眼关山平,脑袋上立即就挨了一棍:你还有理了是不是?

步青云赶忙认错:孩子知错了,未经拜堂成亲,孩儿就坏了他人家姑娘的清白之身,做了羞人的事情,孩儿该打。

关洛脸就是一红,老娘怒气还未消:你还知道你该打,你读的什么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别的什么都学不会,斯文败类你到是都学会了。

孩儿下次不敢了!刚出嘴,步青云就知道说错话了,但已经晚了,老娘气得就在他背上狠狠轮砸了一棍。她更是气得怒骂不已:下一次!!看来你是打算到外面沾花惹草了!

哎呀,我的亲娘,你想哪里去了,我这事口误,您别气,气外了身体怎么办?

老娘一愣,步青云如此应对她,她明显有些不习惯,但微微一愣之后,一棍子就跟着打在步青云的背上,你还学会了口花花是不是,今天我要是不给你提个醒,看来你要无法无天了!

这也算是口花花!

步青云心道,这老娘也太严厉了吧,却屁也不敢放,偷偷憋了关山平一眼,关山平偷笑,以后可是抓住了拿捏步青云的法子了,他笑着出声道:亲家母,过今天就是大喜的样子,打坏了不吉利,你就暂且绕过他。

老娘虽然停下手中的棍子,但语气更加不对劲:刚才我还听说,你不想回书院了是吗?书院也已经没有什么能教你了是不是?

关山平,这个该死的老混蛋。

步青云心里那个气,但只能老老实实的回道:娘,这孩儿一时气话,孩儿不是被从书院除名了不是,一时气不过才说的。

在老娘面前,步青云简直就是个乖宝宝,关山平看着心中乐得不行,这个时候也跳了出来:这么说,你是同意回书院了?

威胁我老东西——步青云怒瞪了关山平:那他们得请!

话声一落,他又狠狠挨了一棍,老娘那怒不可及的声音几乎贯穿了他耳膜:你怎么跟你长辈说话,我平日里是这样教你的吗,你是要气死我是不是?

一阵狂风暴雨之后,老娘刚停下手来,就听得外面有人慌里慌张的道:老爷老爷,沈少爷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光着膀子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的朝我们家来了。

第14章 负荆请罪

沈长峰确实光着膀子,但背着一捆藤条!

这是来负荆请罪,哪里是来闹事!

关山平当即瞪了一眼传话之人,这就是你所谓的光着膀子,来势汹汹,老子抽不死你。传话的人缩着脖子小声辩解道:他刚才没有背着藤条。

一旁,步青云听着瞬间哑然失笑了,也就是说刚才有人替沈长峰背着藤条!

如此的负荆请罪!!!

步青云心里一下子就跟明镜似的。

沈贤侄,你这是做什么?

沈长峰何曾给人赔罪道歉过?所以他来负荆请罪赫然就已经引起了轰动,一下子也不知道聚集了多少人,关山平不想往死理得罪沈家,已然迎了上去。

沈长峰赶忙向关山平恭敬的道:关叔父,今日我是来负荆请罪的,您就不要阻拦了。

这一开口就是人话,步青云骤然一听,感觉才第一次认识沈长峰一般,觉得新奇无比。

沈长峰看向步青云开口道:步青云也许你是觉得我是因为你开智惊人,甚至有诸子百家之成圣的异象,是以才不得不违心来赔罪道歉。当然你这么认为无可厚非,我就一人渣你不信也奇怪。不过,不管你信不信,接受不接受,该做的事情我总是要做的。

话很上档次,看着好像真是幡然醒悟了,只是步青云岂会相信。

这个时候,沈长峰双膝一弯,赫然已经对着步青云跪了下去,随即朗声向着众人道:我沈长峰仗着家中有些权势,嚣张跋扈已经不是一天两天,而我平日仗势欺人,当中被我欺凌的人绝然不只是步青云,今日不但是向步青云负荆请罪,也是向所有人道歉。

砰砰砰!

三个响头,沈长峰磕的用力很大,额头直接磕破,血殷殷而出,似乎真是诚心实意向步青云,然而众人的反应只是错愕。

青云县的混世魔王沈长峰竟然给下跪磕头道歉!!!

这简直是神奇,让人难以置信。很快的人群之中就炸开锅了。

沈长峰竟然给人下跪磕头道歉,我没有眼花看错吧!

莫不成母猪上树,铁树开花了?。

今年真是什么稀奇的事情都有。

莫不成这混世魔王真的有重新做人,我眼都要看瞎了。

一石惊起千层浪,许多人都有点懵了,有谁能想到沈家堂堂的大少,会有这样一天卑微,这么低声下气,给人下跪磕头道歉,这简直就是难以想象。

你今天尽皆说人话,而且都很上档次,我有点不适应,更无法相信。

步青云好像也有点无法相信样子,他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又看,才又不可置信的道:你真的给我跪下来了?!

你真的给我磕头了道歉!!!

天啊,我没有做梦吧!你确定你是沈长峰?

这不明白在故意羞辱他吗?

至少沈长峰是这么认为的,他心中就是一咬牙,恨不得将步青云立即碎尸万段,但面上却是苦涩的笑道:你很震惊,我能理解——。

步青云直接打断了他:等等,你先让我缓一缓,我真要傻掉了!

诚心的,故意的!

步青云这绝对是故意在羞辱我,沈长峰对此丝毫不怀疑!他眼中蓦然闪过一丝狰狞,几乎就想暴起,但想得父亲的叮嘱,又强忍将心中的暴虐压了下去。

负荆请罪之前,沈定远已然让沈长峰排练过负荆请罪许多次,沈长峰自觉已然能做到唾面自干的地步,只是当真负荆请罪的时候,他才发现给步青云下跪磕头道歉,他根本无法忍受,而步青云只是小小的暗讽,就能让他暴跳如雷。

我一定要忍住,今日就暂且贱种先得意一阵,过段时间之后,我一定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沈长峰咬牙发狠。

步青云看着沈长峰心中冷笑,好像已经缓过劲来的样子,带着优秀还无法相信的语气道:沈长峰,你今日之举着实是将我吓得不轻,回想往日,一切历历在目,而在我想来你欺辱我的次数,恐怕你自己都记不清了是不是?

沈长峰脸上火辣辣,屈辱得要死,但只能点头,是!

你让我一见着你,就要像一条狗!

是!

每在众人面前承认一次自己的罪状,沈长峰就觉得受了莫大的屈辱,到得此刻他之所以还能忍住,是因为每一次快忍不住的时候,他都同步青云比较。

他步青云能如此隐忍,甚至能学狗叫,我只是承认做过的事情,虽然屈辱,为何不能忍受下去,难道我真像爹说得那样。

步青云能做到的他一定能做到!

步青云绝然不知道他竟然成了沈长峰励志的对象,不然非得笑死,他兀自开口说着:正像你刚才说的那样,不管你信不信,我无意刁难,只是我回想着以往种种,我是真不知道如何应对你的负荆请罪,我非常纠结。

一顿,步青云忽然就开口道:所以你先回去,让我静一静,过阵子我想通,会去告知于你!

什么!!!

让我先回去,开什么玩笑!

我如此丢人现眼,如此下贱还不知足?

我又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忍受了多大的屈辱,才来给你负荆请罪,你竟然敢就让给这么回去,竟然敢当众让我在人前难堪,让我下不来台,甚至还想再继续下贱我!轻飘飘的这么一句让我先回去,不就是想让我第二次负荆请罪,第三次负荆请吗!

不知好歹,老子能来给你负荆请罪,你就烧高香了。

沈长峰怒不可及,心里扭曲起来,而步青云让他暂且先回去,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好在关山平不愿得罪沈家太甚,出来替他解围,向着步青云的老娘道:亲家母,冤家宜解不宜结,沈贤侄都已然来负荆请罪,又如此诚心,您看这个是不是我们大度一些,大人不记小人过。

关山平出来和稀泥,步青云能理解,他生气的是关山平竟然又打自己老娘的注意。

另外他也万万没想到关山平对于沈家竟然如此忌惮,这让他心就是一沉:沈家势大这是肯定的,而我这便宜老丈人指不定就有把柄落在沈家手中,不然他一个知县何至于像一只哈巴狗一样。

沈长峰来负荆请罪,步青云不能做得太狠毒,不然就显得他过狭隘,加之关山平已然皮球踢给了自己的老娘,他只能顺着道:娘,岳父大人既然都这么说了,就就由您来决定吧。

步青云此话一出,老娘就成为所有人的焦点,而沈少锋在青云书院频频欺辱步青云的事情她又如何不知。

步青云有几次不敢去书院因为的什么?

她与步青云狠话,若是你不能在书院好好读书,不能成功开智,你爹死不瞑目又因为的是什么?

就是因为眼前这个给自己儿子跪下的人渣沈长峰,她自己心中对于沈长峰都有怨恨,何况说她自己的儿子。

各有各有想法,而当步青云说到让自己的老娘来决定的时候,沈长峰心中就窃喜不已:爹果然是神机妙算!看她那样子就知道活着比死了还惨。她又岂敢得罪沈家,估计也要像条狗一样讨好我们沈家。

沈长峰心中这正在讥笑,但步青云那头发长见识短的傻老娘一开口,他眼皮就是一跳,心中生起很不好的预感。

《《唯尊儒术》(步青云)免费在线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