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古代做太监林浩然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回到古代做太监林浩然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回到古代做太监

时间:回到古代做太监作者:无

回到古代做太监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林浩然的小说是《回到古代做太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无创作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只见那女子生的眉清目秀,白净的脸蛋上没有涂抹任何的胭脂水粉,就如同极品的白玉。一双含情脉脉的凤目,小巧的鼻子下面一张小小的嘴一张...

回到古代做太监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十四章赌场被打

  只见那女子生的眉清目秀,白净的脸蛋上没有涂抹任何的胭脂水粉,就如同极品的白玉。一双含情脉脉的凤目,小巧的鼻子下面一张小小的嘴一张一合,美妙的歌声从她嘴中传出。旁边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头拿着一个琵琶似的东西弹着,楼下吃酒的客人几乎都围在他们身边,脚下的盆里有不少的碎银子。

  肖明拍了拍林浩然的肩膀:兄弟,是不是看上了,如果看上了咱就把他们叫上来单独给咱们弹唱,如果兄弟着实喜欢带回家里也可以啊。肖明一脸的*笑。林浩然摇了摇头,对强霸民女这事他还干不出来。

  算了,咱们还是去喝酒吧。肖明哈哈一笑,大声喊道:喂,弹曲儿的,上来给爷弹一曲,爷出一百两银子。肖明这话引起了下面很多人的不满,但人家出一百两银子,不满也只能忍着,谁让自己出不起银子呢。

  我出二百两请姑娘给在下弹奏一曲。一个十分嚣张的声音传到两人的耳朵里,从门口走进来一个标准的纨绔弟子打扮的家伙。十七八岁的年纪,手里拿着一把镶着金边的扇子,长的像竹竿一样,眼睛虽大但却无神,一张大嘴里全是黄牙,让人一看就倒胃口。不过穿着十分华丽,身上穿的都是上好的布料,身后还跟着几个狐假虎威的下人。

  大哥,知道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来头?林浩然好奇的问道。肖明一般的时候都在皇上身边,就算是出了宫里也就直奔青楼妓院了,跟朝中大臣也没什么联系。以他御林军统领的身份,而且又常年在皇上身边,朝中的大臣也没人敢去得罪他。

  管他是什么来头,敢在咱们面前充大爷,也不怕闪了他的腰。林浩然正想制止肖明已经喊道:我出三百两。喊完就拉着林浩然走下楼去。哟,这是哪位爷跟在下过不去呀?那小子也知道京城里藏龙卧虎,也不敢过于嚣张,说话倒也算客气。

  但是他客气肖明可不客气,肖明是什么人,是皇上身边的人,也可以说是皇上的心腹。杨毅没死的时候他还挺老实,现在世宗皇帝大权在握,肖明也把本性露了出来。小兔崽子,敢跟你爷爷争,今天不管你出多少银子我都比你多一百两。肖明十分嚣张的说道。

  还没请教。竹竿拱手对肖明说道。你还不配知道爷爷是谁,说吧,你打算出多少银子?林浩然在一边暗暗摇头,真没看出来肖明这么争强好胜。竹竿听肖明的口气这么大还真不敢对肖明怎么样,正打算打退堂鼓他身后的下人不干了。

  你他娘的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们少爷说话,知道我们少爷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们,我家少爷是新上任的顺天府尹家的公子,得罪了我们公子,把你们全抓进大牢去。这里面吃饭的一般都是无权无势之人,听到顺天府尹的名号都回到自己的座位开始低头吃东西,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个惹不起的人物。

  那竹竿看到周围的人都躲到一边信心仿佛又回到了身上,扬起头看着林浩然两人: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敢跟本公子争,小心我把你们两个都扔进顺天府的大牢里去。肖明听到顺天府尹的名号哈哈大笑:我还以为是多大个官呢,原来只是个四品的顺天府尹,别说是你,就是你老子来了见到我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

  放你娘的屁,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说我们老爷,兄弟们,给我教训他。竹竿后面的五个家丁一起冲向林浩然两人。肖明是御林军统领,自然有两下子,三拳两脚就把几个家伙打的屁滚尿流。

  那竹竿吓的双腿乱颤,用手指着肖明:你想干嘛,我爹可是顺天府尹。肖明嘿嘿一笑,朝着竹竿的脸上左右开弓,几下就把竹竿的脸打的跟猪头似的。竹竿也顾不得其他的人,转身就朝门外跑去。

  其他的人见主子都跑了,也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肖明哈哈大笑:好久都没打架了,早就手痒了,不过这几个家伙也太不禁打了,我还没打过瘾呢。行了大哥,咱们已经把顺天府尹给得罪了,搞不好他一会就会带着官兵杀过来,我看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林浩然不想被人认出他来,毕竟自己是个太监,虽然是假的但别人不知道,好说不好听。

  怕什么,咱们就在这等着他,我倒要看看那个李明堂到底能怎么样。姑娘,劳驾你上楼给我们兄弟唱一曲吧。那姑娘和老头也知道这两人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也不敢多说,站起来就跟着两人来到楼上。

  林浩然打小就生活在工人阶级的家庭里,他可没有自己吃饭别人在一边唱曲给他听的习惯,硬是把唱曲的一老一少拉到桌子上,让他们吃了饭再弹。原来老头是带着自己的孙女来京城找儿子的,没想到儿子没找到,盘缠也用尽了,没办法才带着孙女来酒楼卖唱。

  林浩然一直劝两人多吃点,爷孙两人也为遇到了好人而感到高兴,一天都没吃东西,两个人也饿坏了。几人正吃的高兴就听楼下一阵嘈杂,楼梯传来蹬蹬蹬的声音,看来有不少人上楼了。

  几人坐的雅间门一脚被踹开,十几个官兵进来二话不说就将几人都拉出雅间,将几人拉到楼下。爹,就是他们两个把我打成这样,把他们都送到大牢里去。这时一个身着四品官服的人抬手就给了竹竿一个嘴巴,一脸陪笑的走到两人身前:肖统领,林总管,怎么是你们啊,你看这都是个误会,瞎了你们的狗眼,还不将两位大人放开。

  竹竿这时才明白自己这顿打是白挨了,看来这两个人连自己的父亲都惹不起。李大人,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肖明一脸黑气的说道。肖统领,下官实在是不知道是两位大人在此,要不就算给下官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打扰二位大人吃饭啊,下官给二位大人赔不是了。说着李明堂单膝跪倒。

  这时李明堂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这两个都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天天都和皇上待在一起,得罪了哪个自己都没好日子过。李明堂不由得暗恨自己的儿子,要不他说对方只是普通的老百姓自己也不会带着人马来了。

  我看李大人也是来这里办案的,大哥就算了吧。林浩然不想把事情惹大,万一传到皇上的耳朵里那就不太好了,所以林浩然才这么说,而且不住的向肖明使眼色。肖明也知道事情不能闹大,行了,既然我兄弟说你是来办案的那你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没错,下官是来办案的,下官这就告退。说完李明堂立马带着他的人狼狈的跑了出去。我说兄弟,好好的一顿饭让他们给搅了,要不咱们哥俩再换个地方吧。林浩然点了点头,给唱曲的两人扔了两张银票就随肖明走了出去。

  本来想和那小美女套套近乎的林浩然现在也不好意思说,只能跟着肖明四处瞎转。走了一会路过一个赌馆,赌馆外面站着两个彪形大汉,光着上身,胸口都有一巴掌宽的护心毛,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两人走进赌馆,里面十分热闹,到处都充斥着叫喊声,叫骂声。肖明饶有兴趣的转了一圈:兄弟,哥哥有好久都没赌过了,一见这骰子和牌九就走不动了,你想玩什么,哥哥陪着你玩。

  大哥你就不用管我了,这么多桌子等下我自己找个地方就是,你先去玩吧。肖明哈哈一笑:那我可不客气了啊。说完就一头扎进牌九桌赌了起来。林浩然转了几圈都觉得没什么好玩的,只有牌九和色子,哪像自己的那个年代,想玩什么样的都有。

  实在无聊的林浩然走到一桌赌色子的桌上,见庄家正旺,桌上的银子堆的跟小山似的。这位大哥,银票收不收啊?庄家抬头看了林浩然一眼,见他也没什么特别之处:银票也收,但是最好别拿假的,要不然小心你走不出去这屋子。

  林浩然呵呵一笑,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放在小上。庄家摇了几下将色盅扣在桌上,来来来,买定离手,开。色盅拿开,居然开了个小。庄家看了看林浩然的银票,将一百两银子推到林浩然面前。

  在这里赌钱的一般赌的都不大,林浩然一下就是一百两银子不太多见,庄家这是在钓鱼。其他人见林浩然一出手就是一百两,也都纷纷侧目。林浩然将庄家给的银子连同银票又压在小上。庄家摇了几下,这次开的居然还是小。

  没想到这里的钱这么好赢,压了两次都压中了。林浩然哈哈大笑,现在才发现原来在古代赌钱也是一件十分有意思的事。庄家只是嘿嘿一笑,并没有说什么,继续摇着色盅。压多赢多,压少赢少,大家都买定离手了。

  说完庄家打开色盅,这次开的是大,林浩然压的四百两银子一下子就被庄家都赢了去。林浩然并不在意,从怀里拿出一沓银票,选了半天,扔了一张五百两的在小上。妈的最小的银票都是五百两的,就压五百两吧。

  庄家在这干了两年还没见到过才气这么粗的,见林浩然扔下一张五百两的银票还说是最小的,心里暗暗高兴。轻轻摇了几下色盅一打开又是个大,林浩然的银票瞬间就被庄家给收走了。

  旁边赌钱的人见林浩然下这么大注都把自己的钱从桌子上拿了下来,只看着他们两个赌。半个时辰不到林浩然就输了五六千两,渐渐的林浩然感觉不对,那色子肯定是有问题。林浩然将二千两银票扔到小上,笑着说道:我就不信你连开了十三把大这把还是大。

  庄家微微一笑:这位爷,这可不好说,你瞧准了。色盅一开,居然又是大。庄家嘿嘿一笑伸手就准备拿林浩然的银票。林浩然一把按住庄家的手,将色盅拿了起来使劲往色子上一砸。

  色子被砸成了几半,里面露出一块水银。庄家是个瘦小的人,手被林浩然按着拉了几下都拉不动。林浩然嘿嘿一笑:这就是你们庄家赢钱的秘密是不是,你的色子里放了水银,你竟敢出千,把我的银子还我。

  周围的人一看色子里藏着水银,也十分气愤,纷纷叫着让庄家赔钱。庄家一看事情不好,大叫着有人闹事。从屋子里面窜出十几个身形魁梧的大汉,冲进人群就开始拳打脚踢。那庄家趁林浩然不注意拉回自己的手,拿着银票就跑,也顾不得桌子上散碎的银两。

  旁边的人见桌子上还剩下不少银两,也不管赌场的人对自己拳打脚踢,拼命的抢着桌子上的银子,然后玩命的朝外面跑。那庄家跑进屋里没一会又跑了出来,指着林浩然喊道:把那小子抓住,主要闹事的就是他。

  赌场的人一听立马就有几个人将林浩然牢牢按住,在那边的肖明发现事情不对,急忙跑了过来,见几个大汉按着林浩然勃然大怒,不由分说就动起手来。赌场的这些人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见肖明动手十来个人纷纷都朝肖明身上招呼。虽然肖明的武功不错,但也抵不住这么多人,一个不注意被人打倒在地,身上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脚。

  林浩然一看肖明被人围攻,一把甩开抓着他的两个人,冲进那些人当中,奋力的踢打着围攻肖明的人。那些人见林浩然在后面偷袭,五六个人又把林浩然按到地上一顿狂扁。

  不知道是谁报了官,就在林浩然和肖明被打的七荤八素的时候冲进来一队官兵。带头的是一个七品的校尉。这是京城里夜巡的士兵,巡逻到这个地方有人说里面有人打架就进来看看。

  当看到地上躺着的林浩然那个七品校尉问道:您是林将军?原来这个校尉以前是马询手下前锋营的一个十人队长,最近转到城防军力当了个七品的校尉。而且当日林浩然带人去偷袭辽军的时候他也跟着去了,因此认识林浩然。

  但林浩然却不记得他,林浩然的脸被打的肿的老高,眼睛只能勉强的睁开,嘴角也被打肿了,但还能说话。我是林浩然,你是谁?真的是林将军,您怎么被打成这样。来人啊,将这里的人全部都给我抓起来。

  刚才还打的过瘾的十几个人这下傻了,没想到自己打了个官,而且看上去还是个不小的官。赌场的老板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脸陪笑:大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七品校尉看了一眼肥的要命的赌场老板:你是什么人?

  小人是这里的老板,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赌场老板将那个七品校尉拉到了一边,也不知道跟他说了些什么。林浩然和肖明都被扶着坐在了椅子上,一会校尉走到林浩然的身前,将军,那个赌场老板说这家赌场是顺天府尹李大人开的,大人您看?

  一听又是顺天府尹那个老王八,肖明气的嗷嗷大叫:娘的,又是那个李明堂,老子非得到皇上那里参他一本不可,敢把老子打成这样。林浩然哈哈大笑,但扯到了脸上的伤口,林浩然疼的呲牙裂嘴。

  大哥,我看参他就算了,让他赔偿咱们哥俩点医药费还是可以的。肖明一听就明白林浩然是什么意思,嘿嘿一笑:看在兄弟的面子上那就不参他了,那就让李明堂赔个十几万两的医药费我看这事情就算了吧。

  林浩然连说有理,赌场老板听的是冷汗直冒,怎么府尹大人还不到啊。刚才城防军要抓人的时候赌场的老板就派人去通知李明堂去了,这都快半个时辰了,李明堂还没到。林浩然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对着身边的七品校尉说道:看来那个李明堂是不敢来了,把这里的人全部给我抓走,到时候让皇上处置。

  就在这时李明堂匆匆的走了进来,一看林浩然和肖明被打成这个样子心里暗暗发虚。‘怎么又是他们两个呀,这下祸可惹大了,搞不好乌纱都不保了。’肖明刚想开口大骂李明堂急忙说道:林总管,肖统领,这些王八羔子不懂事,您二位大人有大量,就放过他们这一次吧。

  本来我打算是去皇上面前参你一本的,但看你认错的态度还不错那就不参你了,这样吧,你赔我们两个十几万两的银子也就算了,要不然咱们就皇上那见。李明堂都要哭了,狠狠的瞪了赌场老板一眼。两位大人,下官认赔,认赔。

  李明堂一边吩咐赌场老板去拿钱,一边在两人跟前陪着笑脸。赌场老板哭丧个脸走到李明堂面前:大人,咱们这里只有十万两了。十万两就十万两吧,我们就吃点亏,少拿点吧。林浩然笑着说道。

  一听这话李明堂跳河的心都有了,但脸上还得陪着笑:谢总管大人了,谢肖统领。林浩然抽出一万两的银票塞给那个七品校尉,拿着分给兄弟们吧。那校尉见林浩然一出生就是一万两银子本不敢要,但林浩然硬塞给他,让他扶着自己走了出去。

第十五章利国之策

  两人被城防军送到林浩然新买的宅子里,那个七品校尉叫人取来一种黑色的去肿的药膏给两人图上,第二天早上林浩然起来就发现脸上的肿消的差不多了。林浩然不禁觉得十分神奇,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黑玉断续膏?看来以后得备用一些,以备不时只需。

  世宗皇帝最近正忙着派人接管杨毅手下军队的军权,还有杨毅几个心腹的位置,根本就没林浩然什么事。林浩然一看自己世宗皇帝目前还用不到自己,就又溜出皇宫,跑到公主府。

  没想到静文公主不在,下人说是出去游玩去了。但静文公主只带了春桃出去,夏樱还在府里。这夏樱虽然没有静文公主漂亮,但能当上公主的侍婢也是经过千挑万选的,也别有一番风味。林浩然心想反正待着无聊,调戏调戏这个小丫头也是不错。

  林浩然*笑着摸了一把夏樱的脸蛋,夏樱羞的满脸通红,娇叱了一声转身就跑开了。林浩然心情大好,哈哈一笑就走出公主府。

  走在大街上林浩然看看这个,摸摸那个,不知道买些什么东西好。正走着听到有人在叫他。这位大爷,来我们翠香楼坐坐吧,这里的姑娘可都是倾国倾城的美人。林浩然抬头一看是一家妓院,浓妆艳抹的老鸨子差点让林浩然把前天的饭都给吐了出去。

  我说你别碰我,您离我远点。老鸨子龇牙一笑,林浩然一阵胆寒。哟,大爷,您别看我现在长的不怎么样,我年轻的时候可是远近闻名的一枝花,大爷,去我们那坐坐。说着就把林浩然往里面拉。

  从来没嫖过妓的林浩然第一次进了妓院。老鸨子一把林浩然拉进来就叫龟公给林浩然倒茶,接着就叫姑娘们都下来接客。林浩然被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围住一个头变成两个大。我说你们先听我说。林浩然高喊一声,七八个女子都看着林浩然。

  我说你们这就没有像样点的吗,你看你们几个这身段,都跟水桶似的,能不能给爷找个苗条点的。老鸨,老鸨,赶紧过来。老鸨一脸堆笑的走到林浩然面前:这位爷,您有什么吩咐?

  赶紧让他们都给我滚蛋,给老子换个像样点的,要是她们再在我这纠缠不清小心我封了你这妓馆。老鸨一听这话连连说是,没看出来,您还是位官爷,爷您跟我上楼,这次这个美人一定能让爷您满意。

  半信半疑的林浩然跟着老鸨来到楼上,推开一个房间门,见里面空无一人。你是不是耍我,哪里来的美人啊?老鸨呵呵一笑:爷您别急啊,我们这位姑娘昨天才到,还没接过客呢,而且还是个雏儿,爷您看是不是??????林浩然明白老鸨的意思,掏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塞到老鸨手里,如果待会把爷伺候好了,爷还有重赏。

  老鸨连连道谢,让林浩然稍候,姑娘马上就到。就在林浩然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两个身体健硕的高大男子抬着一个布袋走进林浩然房中。老鸨跟着后面,林浩然指着布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老鸨笑道:爷,我们这姑娘性子烈的很,不给她下点药她不听话,现在爷你想怎么样都行。

  几人放在布袋退了出去。林浩然打开布袋一看,原来是昨天在酒楼遇见的那个弹曲的女子,不明白她怎么会在这里。林浩然把她抱到船上,用手轻轻拍打她的脸蛋。过了好一会那女孩才悠悠醒来,一见林浩然大叫一声就开始手蹬脚刨。

  好不容易林浩然才把她按住:姑娘,是我。这时那女子才看到是林浩然,一见林浩然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林浩然在一边连连安慰:姑娘你先别哭了,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好一会那女子才停止哭泣,慢慢的说出实情缘由。这姑娘名叫秦岚,父亲几年前来到京城,但一直绕无音讯。奶奶和母亲都得病死了,于是她和爷爷就决定来京城寻找父亲。无奈盘缠用尽只好到酒楼卖唱,在酒楼遇到了林浩然给了她们几百两银子,于是爷孙两个就决定不再卖唱,专心寻找父亲。

  两人找了一家客栈安顿下来。昨天爷爷受了点风寒,秦岚给爷爷煎了些药服侍爷爷睡下就独自出来打听父亲的下落。没想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说认识她的父亲,将她骗到了这里卖给了妓院。

  秦岚虽是小户人家的女子,但性情却十分刚烈,誓死不从,被老鸨打的浑身是伤。老鸨见这丫头实在软硬不吃才用这个办法,就是把她用迷药弄晕送给客人,这是妓院里*良为娼惯用的手法。

  一般的时候这个方法都非常管用。女子被人玩弄以后大多数都会死心塌地的在这里干下去,有些特别贞烈的就选择了自杀。林浩然明白这个秦岚是被人贩子给骗了,林浩然叫来老鸨,问她多少钱可以为秦岚赎身。

  老鸨子翻着她那不大的三角眼:爷,这姑娘可是我花了三千两银子买回来的,还没来得及给我赚钱爷就想给她赎身,这个好像有些不妥。你就说多少钱吧?老鸨子娇笑一声,搞的林浩然险些冲上去一脚把她踹到楼下。既然爷这么喜欢这丫头我也不敢多要,就一万两银子吧。

  我*,你他妈怎么不去抢,你花三千两银子买的居然管我要一万两,你这做人也太不厚道了。老鸨子并不生气,拉了把椅子坐下:我说爷,您想啊,她长的这么漂亮,找他的客人肯定多呀,那样一天我能赚多少?像她这年纪做个五年是没什么问题的,五年又是多少?我这还是吃亏了呢。

  林浩然也不想和她废话,甩出一万两银票,行了,现在我就带她走了,你可真会做生意。老鸨子笑的嘴都合不拢了,将银票贴身放好:她现在就是爷的人了,爷什么时候带她走都成。林浩然也不废话,拉着秦岚就走。

  我看你和你爷爷也别住客栈了,你的相貌太过引人注意,那里不太安全,你和你爷爷就搬到我家吧,我也会帮你找你的父亲。秦岚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林浩然好,扑通一声跪下林浩然脚下。林浩然赶紧把她扶了起来,附近的人都纷纷侧目。

  林浩然顾了几顶轿子,把秦岚和他的爷爷都接到了自己的林府,吩咐下人要向对自己一样对待两人,又问了问秦岚父亲的情况,就叫人出去打听。正想午睡一会肖明却派来人说是皇上召见他。

  急急忙忙赶回宫里,走进南书房。世宗皇帝正在看着奏折:听说你跑出宫去了,宫外有什么好玩的呀?林浩然不知道世宗皇帝这话是什么意思,也不敢接话。世宗皇帝叫人都退下,呵呵笑道:你别害怕,我只是想知道宫外有什么好玩的,朕长了这么大还没出过宫呢。

  听到这话林浩然才松了口气:皇上,其实外面也没什么好玩的,奴才出去也就是喝喝酒赌赌钱。哦,那看来也没什么意思。林爱卿啊,如今太师也已伏诛,你说是不是皇后也该随他父亲而去呀?

  一听这话林浩然冷汗直冒,他明白皇上的意思,皇上是不想在身边埋一个炸弹。不过这世宗皇帝年纪虽小,却心狠手辣,将来他治理大汉不知道会死多少人。皇上,奴才只知道伺候皇上,这种事情奴才不知道该怎么办。

  世宗皇帝也知道在他嘴里问不什么,林浩然十分聪明,知道什么话自己该说,什么话自己不该说。世宗皇帝也不在谈论这个话题。朕本以为太师一倒群臣就会都归到朕这里来,但看来情况并不像是朕想的那样,这些以前依附太师的官员现在是很怕朕,但却不能全力的效忠朕,朕真不知如何是好。

  皇上,太师刚倒,这些官员都在观望也是正常,他们不知道皇上是不是完全信任他们,担心皇上对他们下手,所以才出现现在的状况。依奴才看皇上如果能重用这些官员当中却有真才实学的人,其他的人也就会完全的对皇上效忠了。

  世宗皇帝点了点头,似有所悟。马上就要入秋了,江北的灾民问题也让朕十分头疼,如果不能在入冬之前解决灾民的过冬问题,冬天一到,说不上还要死多少人。江北的官员基本都是以前太师的手下,恐怕不能全心全意为朕办事,朕打算派一钦差去督察此事,你有什么好的人选没有。

  其实林浩然知道最好的人选就是他自己,但皇上刚刚主政,还离不开他。林浩然想了一会忽然想到一个人:皇上,您觉得三品御史庞世宏怎么样?世宗皇帝呵呵一笑:你别说,他还真是个不错的人选。你去拟旨,着庞世宏为钦差大臣,前往江北督促灾民从建事宜。

  林浩然领旨退下,刚办好事太后身边的总管小德子笑着迎了上来:林总管,太后有请。从太后那里出来林浩然双腿都在打颤。再这样下去自己非得被太后那个老*给吸干了不可,不行,得想个办法离开京城。林浩然一边想着一边走向南书房。

  世宗皇帝见林浩然进来心想他来的还真是时候,自己也正想找他。林爱卿,你见朕有什么事吗?林浩然从地上爬起来道:皇上,奴才想皇上应该推行一些新的政策以增强国力,虽然大辽最近两年还稳定不下来,但也得做好准备。

  世宗皇帝哈哈大笑:没想到爱卿和朕想到一块了,朕也在想这个事情。大齐今年也是灾祸连连,根本无力攻我大汉。但大辽两年之后内乱必当平定,到时候肯定还会卷土从来,朕正想着怎么能增强国力和军队的战力。

  皇上,奴才有几策不知道行不行得通。哦,你有什么主意快快说来。世宗皇帝一听林浩然有提升国力的方法十分高兴。林浩然想了一下:第一,实行个人所得税制度,凡月收入五两银子以上,无论官民,都得交税。收入越高,交的也就越多,凡逃税者一律严惩。

  世宗皇帝点了点头,示意林浩然继续说下去。第二,鼓励农民耕种,减免农民的一切赋税,地主对佃户只收一半的租金。第三,打造船只,开通海运。大汉朝只知道有大齐和大辽,但林浩然却知道海的那边还有很多国家,如果将大汉的丝绸、茶叶、瓷器等大汉的货物运到那些地方,肯定能大赚特赚。

  世宗皇帝哈哈大笑:林浩然你这脑袋是怎么长的,这主意出的实在是太好了,明天朕就在早朝上宣布。不过朕觉得也是时候该整顿一下吏治了。林浩然明白皇上这一整顿吏治不知道会死多少人,看来皇上是要立威了。

  林浩然的几条政策都被世宗皇帝推行下去,就是第一条有人反对,其他两条倒是没人反对。第一条的个人所得税涉及到所有官员的利益,有人反对也不稀奇。但在世宗皇帝的坚持之下还是推行了下去。

  接着世宗皇帝就开始整顿吏治,搞得朝野上下人心惶惶。而林浩然却成了热门人物,不管是王爷还是朝中大员都争相请他吃饭,以图在他口中套出点什么有用的东西。这几天林浩然天天喝的迷迷糊糊,回到宫中就是睡觉。世宗皇帝知道这事也只是微微一笑,他知道林浩然是个懂事的人。

  这天林浩然接到二王的请帖,二王来请林浩然不敢不去。二王虽然年纪六十,但一点也不糊涂,况且他又是皇亲贵族,就连皇上对他也是十分敬重。晚上林浩然换了套便装来到二王府,没想到二王在门口亲自迎接。

  奴才怎敢劳王爷大驾相迎,真是折煞奴才了。二王哈哈大笑,拉着林浩然的手:林总管可是贵人,本王怎可不亲自迎接。二人有说有笑的走进王府。今天二王还请了不少军方的将领,其中还有马询。马询一回到京城就被派到边境震慑大齐,最近刚刚回来。

  军方的人见到林浩然都纷纷起身,虽然眼含不屑,但连王爷都对这个太监总管这么客气,自己也不能装的太大。林浩然一见马询急忙上前行礼:老将军一向可好,小子倒是牵挂的紧。马询急忙制止林浩然:没想到你现在做了大内总管,真是可喜可贺呀。

  林浩然呵呵一笑,在马询的身边坐下。二王端起酒杯:诸位将军,让咱们来敬林总管一杯。林浩然慌忙起身:王爷这是折煞奴才了,奴才怎么敢当呢。林浩然一饮而尽。二王哈哈笑道:林总管真是豪爽之人,老夫再敬你一杯。

  喝了不少的酒,林浩然有些发晕,但还是十分清醒。喝了一阵那些将军都相继告辞,二王将林浩然带到自己的书房,下人送来醒酒茶。林浩然喝了一口:王爷有何吩咐,但说无妨。林浩然知道二王叫他来肯定是有事情,倒不如直接问他。

  林总管,本王今天把你请来一是让你认识认识这些将领,让你见见老熟人,二是想向林总管打听一下,皇上这整顿吏治要到什么时候?林浩然呵呵一笑:王爷,当着真人奴才不敢说假话。您也应该明白,皇上刚刚主政,需要立威,所以我想一时还不能结束。

  二王叹了口气:我也明白皇上是要立威,但这样下去有伤国本,我们劝皇上皇上根本不听,所以我想请林总管劝劝皇上,停止整顿。现在已经有几十官员被抓了,朝堂之上人心惶惶,再这样下去我真怕呀。

  王爷放心,奴才想皇上会知道适可而止,而且据奴才所知被抓的没有一个不是贪官污吏,王爷是不是担心军队会受影响?二王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奴才以为皇上不会动军中将领,毕竟不知道敌人什么时候就会打上门来,况且连年征战,军中大将死伤颇多,能征善战者越来越少,皇上不是不知道这种情况。

  哈哈,没想到林总管对此事看的如此透彻,本王自愧不如啊。林总管只当个大内总管真是屈才,如能到军中发展必会建盖世之功。王爷客气了,天色已经不早了,奴才还要回宫伺候皇上,奴才这就告退了。

  林浩然劝住要送他的二王,独自朝宫中走去。

第十六章恩科主考

  新政的推行并不是十分的顺利,由于新政的前两条都涉及到当官和地主的利益,所以地方官员都阳奉阴违,根本就不愿意去推行。有的地方官员更是鼓动士绅和地主联名给朝廷写反对信,有很多老百姓也不明白新政的好处,也纷纷跳出来反对,搞的世宗皇帝这几天十分的郁闷。海运的船只到是在日夜赶工。

  这天世宗皇帝将林浩然叫到南书房问他对策,林浩然略微想了一下说道:皇上,奴才以为必须现在一个地方实行,如果好了的话其他的人自然也就闭嘴了。世宗皇帝眉头紧锁。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朕现在是无人可用啊。自从朕推行新政和整顿吏治以来朝中大臣也都阳奉阴违,真是让人头疼。

  皇上,不如先把整顿吏治停一停,皇上开一届恩科,选拔可用之才为皇上推行新政。世宗皇帝一拍大腿:朕怎么就没想到呢,现在朕缺的就是有真才实学又肯为朕办事的人,朕马上就下旨,下个月初就开一届恩科。

  皇上开恩科同科举不同。朝廷科举是三年一次,而恩科则是皇上选拔人才而特别开的,并不影响正常的科举。即使今年是三年一届的科举之年,恩科之后科举还是一样照常进行。恩科对于读书人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考不中也不会耽误以后的科举。

  转眼就到了月底,进京赶考的举子基本都已到达京城。皇宫南书房内,军机处的几个军机大臣都坐在书房之内,林浩然则站在皇上的身边。自从太师倒台以后军机处才真正的握有了实权,如今的几个军机大臣已不同往日,走到哪里别人都是毕恭毕敬。

  几位爱卿,这次恩科主考你们看用谁合适呀?世宗皇帝笑着问道。几个军机大臣都想自己去当主考官,要知道主考就是这一届科考的恩师,那可是不小的势力,谁都不愿意说话,都不愿意把这恩科的主考官让给别人。

  见半天没人说话世宗皇帝呵呵一笑:既然几位爱卿都没什么合适的人选,那朕给你们推荐一位如何啊?军机首辅大臣魏普拱手道:不知皇上所荐何人?呵呵,你们看朕的总管如何?

  林浩然没想到皇上会推荐他,急忙跪倒:皇上,奴才只是皇上身边的奴才,这恩科主考官该是德高望重且才华横溢之人任之,奴才可担当不起。况且哪有让太监主持科考的,请皇上收回成命。

  世宗皇帝并没有理会地下跪着的林浩然,而且看着几个军机大臣。这时潘炎站起:皇上,林总管说的不错,大汉自开国以来从来都没有太监去主持恩科的先例。况且太祖皇帝怕宦官乱政,早就立下遗训,太监不得干政,臣以为由林总管担任恩科主考有些不妥。

  其他军机大臣连连点头,只有魏普毫无反应。世宗皇帝看着魏普:魏大人是军机首辅,你有什么看法?魏普起身:皇上,老臣以为朝中大臣多为趋炎附势之辈,应该添些新鲜血液以改变朝中之势。至于主考官,臣以为并不一定非得有多少才华,而重要的是是否能为国家选材。

  哈哈哈哈,不愧是军机首辅大臣,看的就是远,朕就是这个想法,你们对主考的人选还有意见吗?其他几人见皇上脸色不善,都不敢说话。如今世宗皇帝是将权利高度集中在手中,又有二王支持,所说之话没人敢反驳。

  皇上圣明。其他几个军机大臣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齐齐跪倒。行了,你们退下吧。几个大臣都退出去以后世宗皇帝看着林浩然:朕把这选材大任就交给你了,让他们主考朕根本就信不过,这些家伙只知道拉帮结派,结党营私,所以朕才让你去。朕要的是能为朕办实事的人,这一点你要谨记。

  皇上,奴才也不说什么了,定会牢记皇上的教诲。只是副考一定要有真才实学,要不然奴才怕??????世宗皇帝呵呵一笑:这你就放心吧,朕一定会派给你两个有学问的副考官。

  三天以后就是恩科的日子,林浩然不像以前的那些主考官,也没什么可准备的,跟着肖明在京城里瞎转悠。真不明白皇上是怎么想的,让我这个大内总管去当恩科的主考官,不出事还好,要是出了事情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林浩然一边走一边抱怨。

  我说兄弟啊,哥哥我羡慕你还来不及呢,你怎么还犯愁呢。皇上让你当主考官你就当呗,有什么了不起的啊,那可是一届举子的恩师啊,不知道你要收多少孝敬,到时候你可别忘了哥哥我啊。

  唉!林浩然叹了口气,这个肖明就知道钱,根本就不明白如果这次恩科出一点点差错那朝中大臣就会把自己参的体无完肤,到时候皇上能不能保的住自己还不好说。

  两天溜达了半天,找了一个差不多的酒楼叫了几个菜两壶酒开始喝了起来。喝到一半忽然听到有人在酒楼中大喊:大汉危矣!大汉危矣!肖明一拍桌子:妈的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在那乱叫,活够了是吗?

  林浩然见一书生,约莫二十五六岁左右,长的倒是唇红齿白,一副小白脸的样子。见肖明拍桌站起,竟摇摇晃晃的走到林浩然的桌前,一屁股坐在林浩然的旁边,醉眼迷离的看着肖明:你是什么人?莫非你是官家之人?

  还没等肖明说话林浩然就把他按下:这位仁兄说笑了,他哪是什么管家之人,只是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土财主,不知仁兄贵姓大名啊?肖明见林浩然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气呼呼的坐到椅子上。

  书生哈哈一笑:我叫方进,是进京赶考的秀才,不知仁兄高名啊?林浩然呵呵一笑:我姓林。刚才方兄大喊大汉危矣,如果被朝廷的人知道了,方兄可要有不小的麻烦了,不知是何事让方兄有此一说啊。

  方进喝了一口酒:林兄不知,今年恩科的主考居然是个太监,这不是我大汉无人吗,我看今年我是白来一趟了。说着又喝干了一杯酒。肖明又要发作被林浩然用眼神制住。方兄,在下有些不同之言。如今皇上虽然年幼,但却十分圣明,那太监总管虽是太监,但我想皇上居然用他必然有皇上的用意。

  有什么用意?还不是皇上受那太监蒙骗,哼,我看咱大汉朝真是危矣。肖明实在是忍不住了:你他娘的在那胡言乱语什么呢,你知道他是谁吗?方进轻蔑的看来肖明一眼:哼,大不了就是个官,有什么了不起的。

  肖明不怒反笑:看来你是没有什么真才实学,怕考不上,所以才在这乱叫。兄弟,我们走吧,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方进一拍桌子:站住,你凭什么说我没有真才实学。肖明嘿嘿一笑:如果你有真才实学的话就考一个状元给我们看看,如果不能就证明你什么都不是。说完拉着林浩然就走了出去。

  三天之后,科举开始。考官和阅卷的大臣拜过圣人,放考生入内。林浩然为了不让人作弊特意把肖明的御林军给借了过来,肖明一听说这事亲自带了三百的御林军给林浩然助阵。考生们在进场之前都被严格的搜身,就连内裤里都翻了个遍。

  考生有许多人心生不满,大叫着朝廷不能这么对待读书人。林浩然只是冷冷一笑,对他们并不理会,交代肖明必须严格搜查。三百多考生有五十多人被查了出来,不仅被取消了资格而且革去了一切功名。

  两位副主考虽对林浩然的做法有些不满,但也没什么话可以反驳,林浩然的做法虽然有些激进,但毕竟是为了朝廷。两个副主考都是饱学之士,都是内阁大学士,不过迂腐劲十足,办什么事都得遵照礼法。

  炮响三声,考生纷纷进入考场,每人都是单独的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一个桶,考生就算是解手也只能在这里解手,不能出去。每个门外都站着两个御林军士兵,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叫他们。

  第一题是皇上所出。孝,德之本也。让考生说一下怎么尽孝。大汉朝十分重视孝道,如一人不孝的话会被朝廷问罪。答题时间是两个时辰。

  答完第一题已经是午时,林浩然早就饿的肚子咕咕乱叫。我说两位大人,咱们是不是该吃午饭了。林浩然对着两个副考官说道。内阁大学士刘璋拱手说道:林总管,科考之时是不准吃东西的,怎么你不知道吗?

  林浩然哪有这个经历,摇了摇头背着手走了出去。两个副考官看着林浩然的背影哈哈大笑:太监就是太监,连这些都不知道。第二道题已经发下去了,考生们正在努力的答题。林浩然走到方进的房间向里面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又朝别的地方溜去。

  找了半天才找到肖明,原来这家伙在考场外面跟手下的人赌色子呢。林浩然把肖明拉了过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肖明咧嘴一笑,叫来一个手下的兄弟交代了两句那人就跑了出去。

  没一会那人就捧着一堆吃的跑了回来。林浩然可是饿坏了,抢过一只烤鸡狼吐虎咽的就把那只鸡吃了个干干净净。要不是怕被那两个副考闻到林浩然还想喝几口酒,但始终还是不敢,抹了把嘴就又晃晃悠悠的往回溜达。

  第二道题又考了两个时辰,等考生们都交卷以后就该发第三道题了。这第三道题皇上是让林浩然出的,林浩然也早就想好了题目。拿起笔来将题目写了下来就叫人发了下去。原来林浩然出的题是针对国家形式,谈一下对新政的看法。

  答题的时间林浩然给了他们四个时辰,并没有规定他们写多少字,只要把他们想法写出来就可以了。林浩然知道皇上现在最缺的就是能有效的推行新政的官员,所以林浩然才出了个这样的题目。

  等到全部考生们都交完卷天已经全黑了,林浩然都睡醒了一觉。两个副考官不住的摇头,就没见过这样当主考的,考试的时候他居然睡觉。林浩然擦了擦嘴边的口水,翻了半天将方进的卷子都拿了出来,看了一会,也没看明白说的什么,又将卷子交给阅卷大臣:各位大人就好好的阅卷吧,洒家要回宫去跟皇上交差去了。

  林浩然回到宫里向世宗皇帝交了差就又跑出宫去,自己的家里还住着个小美女呢,不能浪费了啊。回到自己的家里秦岚正在悲泣,而她的爷爷也在一边唉声叹气。林浩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连忙询问。

  原来这几天秦岚一直在外寻找父亲,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被她找到了父亲的线索。她找到了跟父亲一起干活的一个工友,据那人说秦岚的父亲已经死了,是在给刑部的一个官员家盖房子的时候房子倒塌给压死的。

  在他父亲死后那名刑部官员曾经派人联系过他的家人,但秦岚的父亲家在江南,联系不上,所以就将他的父亲葬在了京城。林浩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秦岚,只能对她说节哀顺变。

  这时秦岚的爷爷忽然倒地,林浩然也慌了神,急忙叫人去请大夫。等到大夫赶来的时候秦岚的爷爷已经停止了呼吸,大夫摇了摇头,秦岚扑在爷爷的身上悲痛欲绝。连续让她失去两个亲人这打击不可谓不大。

  林浩然将大夫请到客厅,叫人上了一杯茶。大夫,老人家到底是什么病啊?大夫说了半天林浩然大概听明白了,其实就是心肌梗塞。在这个年代没有什么特效药,也没有救护车,得上了这种病基本就是思路一条。

  给了大夫几辆银子林浩然叫人把他送走,走进卧室里秦岚还在哭泣。林浩然拍了拍秦岚的肩膀:秦姑娘,现在咱们应该想想怎么安葬你的爷爷。秦岚哭成了个泪人,大人,我只是一介女子,也没什么主意,大人就帮我拿主意就行了。

  林浩然点了点头,吩咐下人准备后事,又在家里摆上灵堂。请来了丧葬队伍,准备给秦岚的爷爷发丧。本来秦岚想将爷爷运回老家,但现在这天气如果运到江南的话尸体都得烂没了,所以林浩然劝她就地安葬。

  四更之时林浩然亲自扶灵给老人发丧,等老人家安葬好了已经过了午时。秦岚一直都在哭泣,眼睛肿的跟核桃似的。

  经过林浩然的劝说秦岚就留在了林府,帮着林浩然打理全府上下。林浩然慌忙赶紧宫里,世宗皇帝正拿着考生的卷子不住叫好。

  看来林浩然进来世宗皇帝急忙将他叫到跟前,爱卿来看看这篇文章,写的真是太好了,新政乃利民之大计,乃强国之策,实乃闯古今所无,这个叫方进的举子朕一定要重用。林浩然呵呵一笑:恭贺皇上终于找到了可用之才。

  哈哈哈哈,还是爱卿你这道题出的好,要不然朕也看不到这么好的举子。传朕旨意,朕要选这方进为状元,还有两个文采虽然不如这个方进,但也是难得的人才,就让他们两个当探花和榜样吧。世宗皇帝又将两个卷子交到林浩然手中。

  林浩然下去传旨,回来之时又看到了太后身边的总管。林浩然死的心都有了,但还是不敢不去,跟着小德子往慈宁宫走去。

《回到古代做太监林浩然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