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宴无弹窗阅读-李怀玉江玄瑾春日宴在线免费全本

春日宴

时间:作者:白鹭成双

想找春日宴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李怀玉江玄瑾春日宴在线免费全本,作者白鹭成双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养面首、戏重臣嚣张跋扈、祸害朝野长达八年的丹阳长公主李怀玉薨了,薨在新皇登基这一天,七窍流血、死状极惨。 百官庆贺,万民欢呼:恶有恶报死得好啊 然而头七这天,丹阳公主借尸还魂,成了白府的四小姐。...

春日宴是作者白鹭成双执笔的一部古代言情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第12章烦躁的紫阳君

眼下紫阳君有恙,白德重也不敢疏忽,看了看前头的白珠玑,皱眉想,还是等君上走了再问她是怎么回事吧。

君上若是信得过珠玑,老夫自然不会反对。他道。

乘虚笑着拱手:谢过白大人。

江玄瑾被怀玉和一众家奴拥着走出去了几步,像是听不见这话了,但白德重抬头看过去的时候,他侧着头,轻轻点了点。

这是在应他吗?白德重有点茫然,再仔细一看,江玄瑾又已经若无其事地往前走了。

老爷。白孟氏站在他身侧,皱眉小声道,这像个什么话?珠玑胡作非为,按照家规是要挨罚的。

白德重看她一眼:罚?君上要珠玑煎药,你现在去罚她?

白孟氏一时语塞,捏着帕子看向远处紫阳君的背影,还是有些不忿:该让君上见见咱们璇玑的,璇玑可懂规矩多了。

摆摆手,白德重不想与她讨论这些,转身先回屋更衣。

怀玉跟在江玄瑾身边走着,笑得眉眼弯弯。

江玄瑾咳嗽两声,低声问:乐个什么?

我乐你在意我呀,为了救我,竟不惜用苦肉计。侧头看他,李怀玉眼里满是戏谑:这么舍不得我,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江玄瑾抬袖掩唇,眼神冷漠:报你救命之恩,两不相欠。

哈哈哈!怀玉笑得欢,捂着嘴一双杏眼滴溜溜地在他脸上打转,我就喜欢你这副嘴硬心软的样子!

江玄瑾步子一停,眼含威胁地瞪她一眼,大有要立马撒手离开白府的意思。

哎,别,我错了!怀玉立马认怂,连连朝他作揖,你现在是我的恩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两不相欠就两不相欠!

轻哼一声,江玄瑾扭头,拢着袍子继续往前走。

这脾气,活像个闹别扭的孩子似的。李怀玉看着他的背影闷笑了好一会儿,笑着笑着,眼里就蒙上一层茫然。

前头那个人,还是朝堂上那个唇舌如剑,不开口则矣、一开口就把她往死路上逼的紫阳君江玄瑾吗?

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怀玉摇摇头,迈步跟了上去。

东院的厢房收拾妥当,江玄瑾半靠在床头闭目养神。李怀玉搬了凳子来坐在他床边,撑着下巴看着他。

白小姐。旁边的乘虚轻声道,您可以先去休息一番,这里有属下看着。

没事儿,我不累。她眨眨眼,难得现在你家主子没瞪我,我得多看他两眼。

乘虚一愣,看她一眼,有些犹豫地道:四小姐还有婚事在身,总要避嫌一二。

提起这个,床上的江玄瑾睁开了眼,目光幽深地看着李怀玉:你是什么时候恢复神智的?

怀玉老实回答:就在撞见你的那天。

能这么巧?江玄瑾审视她,发现面前这人一双眼水灵归水灵,却看不见底。

眼神微沉,他道:既然已经恢复神智,又知道自己身上有婚约,就该收敛些。往后莫要再说些不着调的话。

不着调?怀玉很困惑,我说什么话不着调了?

江玄瑾启唇,刚要重复她的话,又黑着脸闭上。

李怀玉满脸揶揄,伸着手肘捅了捅他的胳膊:你倒是说啊?

别开头,江玄瑾沉声道:我休息两个时辰就走,你与其在这里说这些没用的话,不如想想等我走后你要如何逃得过家法。

提起这茬,怀玉垮了脸。

白德重那老头子可不好对付啊,更何况那白家主母看起来对她也不算慈祥,等江玄瑾一走,她多半还是要遭殃。

叹了口气,怀玉老实了,朝乘虚伸手道:药给我,我去煎。

先前给白大人禀告的时候,乘虚就让人去马车上把备着的几副药拿了下来,此时见她提起,暗叹一声自己忘性大,连忙把药给了她。

怀玉抱着药包,一蹦一跳地就出去了。

江玄瑾看着她的背影,眸色阴暗。

主子不高兴吗?乘虚担忧地看着他。

没有。江玄瑾道,我只是有些烦躁。

这口口声声说喜欢他的人,竟然是他未来的侄XF,虽说他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也难免觉得愧对江家家训。将来进一家门,也不知道这人能不能管住自己的嘴,若还这般口无遮拦,那可真是一团糟。

乘虚很聪明,想想也就明白自家主子的心思了,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这位白四小姐,也未必能嫁给小少爷。

为何?江玄瑾愣了愣。

主子没看方才白家人的态度吗?乘虚道,白大人且先不说,但白家主母以及白家下人,都未曾用正眼看过四小姐,想来她在这府里也不得宠爱。加上这位白四小姐傻名在外,小少爷对她也不曾有半点好感。这里应外合的,说不定新娘当真会换个人。

江玄瑾皱眉:那婚事是江齐氏临终前给焱儿定下的,焉有随意更替之理?

顿了顿,又道:我会与白御史好生商议的。

乘虚有点惊讶:主子想让那四小姐嫁给小少爷?

我为什么要不想?

摸摸鼻尖,乘虚觉得还是不要同自家主子争辩这些,反正也争不赢,他说想就想吧。

怀玉抱着药材去了厨房,顶着众人炙热的目光,若无其事地开始煎药。白府的药罐子差,这药煎出来也就勉强应付一下,所以她没太走心,倒是支着耳朵听四周的碎嘴。

她不傻了?

看样子好像是,还会煎药呢,动作倒也麻利。

一病傻了三年,这说好竟然就好了哎,要去搭把手吗?

现在才想起来奉承?晚了点吧,再说了,她就算不傻又如何?这府里还是夫人最大,她飞不飞得上江家的枝头还另说呢。

叽叽喳喳,议论不休。

怀玉捏着扇子蹲在小炉子前头叹气,这白四小姐好像挺可怜的,府里下人竟然有胆子当面挤兑她,可见有多没地位。换做她以前当长公主的时候,别说碎嘴了,宫人在她面前呼吸都不敢大声。

虎落平阳被犬欺啊这是!

药熬好了,怀玉滤了药渣倒进碗里,正准备端去东院,旁边却横过来一只手,将碗拿过去放进了托盘。

第13章找人帮个忙

怀玉一愣,抬头一看,就见个一身罗绮珠翠满头的姑娘朝着她微微一笑:四妹辛苦了,我这便给君上送去。

啥?李怀玉站了起来,疑惑地看着她:这好像是我熬的药。

是啊。面前的姑娘笑得很温柔,所以辛苦你了。

说完,竟然一转身,端着药就往外走。

怀玉有点愕然,心想这么多年来满朝文武都骂老子无耻不要脸,老子真以为自己天下第一不要脸了。结果怎么的,竟然有人比老子还不要脸?

看着这小姑娘的背影,怀玉拍拍手,抬步便跟了上去。

那姑娘端着托盘走进东院,步伐轻盈优雅,到了江玄瑾所在的客房门外,伸手抿了抿鬓发,便让丫鬟上前去敲门。

何事?乘虚开门,满眼疑惑地看着她。

门外的人屈膝行礼:小女璇玑,特来侍药。

这便是白孟氏嘴里那个很懂规矩的白璇玑?李怀玉在后头听着,恍然大悟。

先前白孟氏就絮絮叨叨地想让白家二小姐在紫阳君面前露个脸,本是没什么机会了,但这二小姐心思倒是巧,还知道抢了她的药来献殷勤。

有点意思。

乘虚皱眉看着白璇玑,躬身说了一句稍等,便进屋去禀报。

白璇玑安静地站着,站了半晌也不急不忙,一转头看见她站在院子门口,倒是笑了笑:四妹过来了?

李怀玉走上前,对她这从容的姿态很是钦佩。好歹才抢了她的药呢,看见她竟然能脸不红心不跳的,真不愧是白家的女儿。

二姐这是打算看了看托盘里的药碗,怀玉笑道,露露脸?

白璇玑颔首:母亲之命,不得不从,还望四妹别见怪。

你都这么说了,我再怪你岂不是显得我肚量小?怀玉学着她的样子抿了抿鬓发,眨眼道,祝二姐心想事成啊。

说完,抬步就往客房里走。

白璇玑看着她的动作,愣了愣才喊了一声:你做什么?

怀玉没理她,径直跨进了屋子里。

江玄瑾已经躺下,双目紧闭,脸色依旧苍白。乘虚站在床榻边,正有些不知所措。

四小姐。见她进来,乘虚道,主子这病情怕是要加重了,还是该回去药堂才好。

扫了床榻上的人一眼,怀玉道:现在再让他坐半个时辰的马车,病情怕是更重。你若实在担心他,我倒是有个主意。

什么?

我无意间听闻,隔壁陆府上,有一盒南燕传过来的灵丹,据说能除百病、定六腑。怀玉回头看他,虽说那药珍贵,但紫阳君更是贵重。陆府的主子通情达理,你若去求,他想必会给一颗。

有那灵药,江玄瑾这病肯定很快便可痊愈。

乘虚眼睛一亮,可又立刻黯淡了下去。

隔壁陆府吗?他苦笑,若是别人去要,那位陆当家兴许当真会给。但我家主子怕是难了。

沧海遗珠阁掌柜陆景行,乃丹阳长公主生前挚友。自家主子亲手送了长公主归西,陆景行怨他还来不及,又怎会拿灵药相救?

有什么难的?转身走去另一边的书桌之后,怀玉抽了根毛笔舔了舔笔尖,抽出张信笺随意画了画,你只管去好了,带上这个,就说是白家四小姐请他帮个忙。

疑惑地接过信纸看了看,乘虚脸都皱成了一团。

还以为她在写什么好言好语,谁知道竟然是一通乱画,这横七竖八的笔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拿去给陆景行看,当真不会被赶出来么?

不过陆府与白府相邻,左右不过几炷香的功夫,乘虚觉得,好歹试一试吧。

于是,他拱手道:还请四小姐先看护主子一二。

好说。怀玉笑眯眯地点头。

乘虚出去的时候,白璇玑还站在外头,一张俏脸上满是不解,看见他一个人出来,还疑惑地看了看他身后。

这药先放着,君上暂时喝不了。乘虚朝她拱手,小姐先请回吧。

白璇玑微微睁大眼,伸手指了指厢房:可珠玑她

四小姐并着两个护卫在里头照看君上,小姐若没别的要事,就不必惊扰了。乘虚说完,又行一礼,然后捏着信笺往外走。

白璇玑怔愣地看着他的背影,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小姐。丫鬟溪云接过她手里的托盘,皱眉道,这可怎么办?咱们竟然连君上的面儿都见不着。

白璇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本料想着怎么也能见上一面,谁知道君上竟然连药也不吃了,她这一腔心思都落了空。

想起方才那对着她傻笑的白珠玑,白璇玑终于皱起了眉。

乘虚拿着信笺,忐忑地去陆府递了名帖。

陆景行是京都第一大商贾,府邸修在一众官邸之间,宏伟奢华倒是比官邸更甚。只是,这往日里人来车往的陆府大门,今日倒是安静得很,那金红色的陆府牌匾上,还挂了一圈儿白绸,两边垂下来,挽着花结。

乘虚看得很意外,侧头问门房:府里有人故去了吗?

门房传走名帖,闻言叹息了一声:没有。

没有怎么会搞得像在发丧?乘虚很纳闷,低头想了想,心里一紧。

这莫不是在悼念丹阳长公主?

完了完了,陆景行对丹阳的执念果然是深得很,如此一来,怕就更不会让出灵药了。

乘虚抿唇,想了想,还是将白四小姐给的信笺也递给门房:劳烦,将这个一并转交你家当家的。

门房接过应下,又让人传了进去。乘虚近乎绝望地想,他等上半个时辰吧,若是半个时辰陆景行还不给答复,他也只能想法子将马车驶得平稳些。

然而,信笺送进去半柱香不到,府里就有人出来了。

脚步凌乱,呼吸不稳,陆景行大步迈过来,头上束着墨发的白玉冠微斜,镶宝衣带也松散,脸色憔悴苍白,只一双凤眼还有光亮,隐隐能找着两分纨绔公子的遗韵。

乘虚愕然地看着他,就见他几步走到自己面前,眼神灼灼地问:

白四小姐在哪里?

▲《春日宴》完整版已有~

与《春日宴》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