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画鸳鸯无弹窗阅读-姜棠靳三爷寂寞画鸳鸯在线免费全本

寂寞画鸳鸯

时间:作者:一纸寂寞

想找寂寞画鸳鸯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姜棠靳三爷寂寞画鸳鸯在线免费全本,作者一纸寂寞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民国初,大雪纷飞。  姜棠被绑着做了冲喜新娘,可在一番洞房花烛后,却被告知她的夫君早已在夜半被她克死。  众人逼她以死谢罪时……  那人出现。  烽火乱世中,他予她安稳,许她无忧,抛却世俗要与她长相厮...

寂寞画鸳鸯是作者一纸寂寞执笔的一部社会都市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第012章以您这个寡妇的名义给三爷那单身汉做衣裳

姜棠从娘家回来后,便一直魂不守舍,扶翠知道其中缘由,碍于身份又不好提议,便陪姜棠坐在小院中,一言不发地静静做衣裳。

扶翠,你说我该怎么办?你家三爷好说话吗?姜棠说这话时心里没底,声音虚得不行。

人非救世主,靳三爷当初救她是因为她是靳家EX,老太太她们做的事又恰恰违法,他是当今在位者,救她自然在情理之中。

而姜万清托她办的事性质截然不同,城关查货是律法,走私鸦片要判刑也是律法,这事没有能让帮的理由。

但姜万清是她父亲,总不能莫名其妙让人诬陷了去,若那批货中真查出鸦片,后果不堪设想。

姜棠望着石榴树上落的雪,蹙着眉心,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见她愁眉苦脸的,扶翠歪着脑袋想了下,大少奶奶其实您可以去找三爷试试,我承认三爷长得是凶了点,但咱也不能以貌取人是不是?

姜棠一愣,不确定的问:三爷长得很凶很吓人吗?

扶翠又歪起脑袋想了下,挠着下巴道:也不是吓人吧就是有时凶起来脸色挺唬人的。

姜棠脑海中蹦出一幅画面,国字脸,铜铃眼,眉毛一竖凶神恶煞,宛若地府中的阎罗。

她陡然一个哆嗦,默默捏紧了手中绢帕,这就有点可怕了

扶翠也不知姜棠嘟囔了什么,再次捯饬起手中衣裳。

那布料是黑色纯棉,手摸上去平滑又舒适,看衣裳雏形款式较大,像是西式衬衫,不是给女人家穿的。

这是给谁做的?姜棠来了兴趣,伸手揉了下那衣料。

扶翠见姜棠终于有了点精神,连忙道:自然是给三爷做的,过了年天气变暖,三爷就能直接穿衬衫了。

姜棠闻言,将半成型的衣裳拿在手中,心下一阵思量。

有了!她双眼一亮。

扶翠鲜少见姜棠有活力,虽不知发生了何事,仍跟着咧嘴一笑,有什么了?您想到了什么?

送礼啊,姜棠拍了拍扶翠手中的衣裳,笑得眉眼弯弯,三爷于理不该救我父亲,那我便提着真心去求他,就像你这样,亲手做套衣裳给他,虽不能确定他会答应,但起码可以增加成功率。

扶翠一顿,眉心微蹙,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姜棠激动地拉住她的手,你也觉得行得通是不是?那你帮帮我,制衣这方面我不如你造诣高。

嗯扶翠欲言又止,抿着唇问:大少奶奶,您确定要以您这个寡妇的名义给三爷那单身汉做衣裳吗?确定不会被吐沫星子淹死?

姜棠:

一腔热血被扶翠一盆现实的冷水浇灭,姜棠冷静下来仔细想想,扶翠这话粗理还真不粗,亲手给男人做衣裳这种事,对她一个寡妇而言确实不合适。

想到此,姜棠又焉了。

但也不能就这么拖着,姜万清那边不能等,万一被有心人钻了空子,清白的也会变污浊。

姜棠望着门前白雪,深吸了一口气,一拍桌子起身,目光坚定。

走,带我去找三爷。

第013章再拦下去,后面那位可就生气了

扶翠最是知道靳三爷的行程,姜棠本以为靳三爷住在府中,扶翠却是带她出了府,找了辆黄包车,报了城南壹号公馆的位置。

壹号公馆是片西式洋楼区,坐北朝南,水电便捷,仅了了十栋,能住得起那等地方的人必定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到壹号公馆时已是黄昏。

冬日天黑得早,天色将暗未暗时灰蒙蒙的,偏偏又起了大雾,能见度不过十几米。

壹号公馆皆由青砖垒建而成,轮廓宏伟浑厚,格调简洁又暗沉,三层式建筑在大雾中若隐若现,给人的气息严肃又压抑。

一道黑色铁门封住了人们对它的向往,也将姜棠和扶翠隔绝在外。

扶翠显然不是第一次前来,让姜棠稍等,她便上前按了两下门铃。

姜棠便也安心等着。

不多时,里面走出一位身穿深色长袍的老者,两鬓微白却精神矍铄,周身也流露着比他人尊贵的气息,颇有领范之风。

姜棠本以为这便是靳三爷,却不想对方隔着铁门先道:扶翠,三爷正接待贵客,不便再接待其他客人,你有事可以留下书信,或改日再来。

姜棠愣了下。

扶翠错愕地张了下唇,当即眉间浮现微怒,是不是白家那个又来纠缠三爷了?现在横得连客人都不让见了?我也不行?三爷是打算不要我了?

老者被逗笑了,慈爱地拍了下扶翠的肩膀,丫头,三爷可舍不得不要你,若他到老了孤苦无依,还得指望你来给他摔盆儿。

扶翠脸色一红,心想这话怎么被传到了这边。

姜棠从他们只言片语中读出不少信息,但也无暇去想白家又是哪个,悄悄扯了下扶翠的袖筒。

扶翠经提醒,立即又肃了小脸,道:陈伯,今天我可不是来玩的,大少奶奶的娘家遇上了点事,我带大少奶奶来求三爷。

陈伯这才正眼打量姜棠。

他看姜棠的目光明显没有看扶翠时友善,精锐双眼散发着浓浓审视,好似姜棠犯了弥天大错,而他便是审判者。

姜棠被看得心下一阵发虚。

面上不显,她坦荡抬头迎上那目光,目光清澈又无比坚定。

为了姜万清,她不能退缩。

忽然响起一阵刺耳的鸣笛声,不知何时有人已结伴上了院中停置的黑色轿车,那车正缓缓朝门口驶来。

陈伯立即让扶翠和姜棠靠边站。

三爷要送白小姐回去了。陈伯打开大门时,顺口跟扶翠提了一嘴。

扶翠望着缓缓驶动的轿车,眉心紧皱,小脸尽是怒气。

一咬牙,她冲到大门中间,伸开双臂拦住轿车去路,三爷!

扶翠!陈伯惊得眉心一跳,连忙上前去拉她。

姜棠也没料到扶翠惊人之举,连忙跟着陈伯上前,攥住她的衣袖,扶翠,别再惹怒了三爷

大少奶奶,你放心。扶翠递给了姜棠一个安心的眼神,扭头看向轿车。

轿车前头只有一个开车的司机,明显人都在后面,可外面的人又看不到后面的情况。

扶翠大喊:三爷!扶翠好不容易来一遭,您就下来听扶翠说几句话好不好?

车内司机见此,侧头向后偏了下脑袋,问:三爷?

后面,没人应声。

司机透过后视镜瞄了眼,只看到一双微阖的眼睛,说是闭目养神却未闭全,微露出的目光透着深沉,让人琢磨不透他的情绪。

半晌,也没个回应。

司机隔着车窗无奈地朝扶翠摇头,再拦下去,后面那另一位可就生气了。

扶翠就是不让,一跺脚咬牙道:三爷,你要是不下来,等你死了扶翠就不给你摔盆儿了!

姜棠闻言汗颜,她还真敢说。

放肆!忽然一道傲慢又严厉的女人呵斥声自车内传来。

▲《寂寞画鸳鸯》完整版已有~

与《寂寞画鸳鸯》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