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径你的世界,我一无所有无弹窗阅读-白蓝依江逐年途径你的世界,我一无所有在线免费全本

途径你的世界,我一无所有

时间:作者:君子猫

想找途径你的世界,我一无所有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白蓝依江逐年途径你的世界,我一无所有在线免费全本,作者君子猫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白蓝依是个陷入绝境的美女老板,她缺钱。江逐年是个只手遮天的金融大鳄,他缺爱。所以他们骚里骚气地勾搭在一起,算计利益,游戏身体。可是后来一不留神,心都给了出去。于是她逃,他追。她束手而归,他转身不回。最...

途径你的世界,我一无所有是作者君子猫执笔的一部现代言情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012你为什么住我隔壁?

江兆铭看着白蓝依,目光倒是坦荡出几分冷静。

你觉得是怎么死的?难道是我掐死的么?

一句挑衅的反问,像炸药的信捻,在白蓝依的心里噼里啪啦地炸开。

江兆铭你回答我!

她大吼一声,破音的喉咙里几乎都要弥散出血腥味了。

江兆铭轻蔑地看了她一眼:怎么?真以为我会搁着自己的前途和人生不要了,为你这种贱女人杀人犯罪?呵,白蓝依你听清楚了,你和外面野男人生的那孩子,也是沾了你这母亲的霉,活该命短。她是先心病,我签字放弃治疗了。

江兆铭,你

我什么?难道你还想让我花钱去抢救她么!

白蓝依松了松拳,湿淋淋的血浆透出骇人的粉红色,她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疼。

好,江兆铭这条命,我姑且不算在你头上了。可我就是想不明白,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我,那我就是被人下药给我不求你心疼我,但如果你接受不了一个被玷污的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可以告诉我,你可以跟我分手,离婚。甚至可以带我去报警,让我早早做掉这个来路不明的意外!当年,我才二十二岁啊。我们都那么年轻,人生还有那么多可能。我们可以不用纠缠,可以及时止损的!

可你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是么?江兆铭,你这样报复我有意思么?

整整五年,就像一场被电击过的噩梦。白蓝依多么希望自己可以挖掉这块不堪的记忆?

江兆铭的嘴唇动了一下,却没有马上发声。

他转过身,半条腿都已经踏出门了,才幽幽丢过来一句: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兆铭!

一直站在门口的安凌然迎上去,可是江兆铭也没有理她,径自下了楼。

她略有几分尴尬地僵在卧室门口,冲白蓝依尴尬地挑了下唇角。

白姐,我帮你拿吧!你的手--

看白蓝依拎箱子的手有点吃力,安凌然主动上前,却被白蓝依警惕地挡开。

我自己可以,安小姐还是悠着点自己的身子吧。碰瓷这种事,我见多了。

安凌然的脸色白了几分,口吻却还一如之前般温和:白姐,我我知道你恨我,但我真的是没办法。我知道自己处处比不上你,也从来没敢有过非分之想。我甚至考虑过远走高飞,让这个秘密永远是成为秘密。可是小蒙他是我的骨肉,我

看着安凌然在自己面前狂挤眼泪的样子,白蓝依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行了你别演了。安凌然我告诉你,首先我并不怪你跟江兆铭在一起,男人管不住下半身的都把错推在小三身上。当年的你也就才二十岁,我白蓝依虽然被你们蒙在鼓里四五年,但仅剩这点智商还是分得清主次。我恨你的,是我拿你当姐妹,你却在背后搞我的公司搞我的名声。你这个垃圾!

见安凌然红着脸连个屁都不敢放,白蓝依继续道:其次,你也不用偷听我跟江兆铭说什么。他要是真心对你,是不会对你有任何隐瞒的。但从我这件事上也是给你深深提了个醒,他能做到五年不碰我身子,能用五年时间守着这么大的阴谋跟我故作恩爱。这个男人的内心有多强大多阴暗?你搞得定他么?我劝你,还是乖乖地养好自己的身体,再多给他生几个一男半女的,巩固地位才是真的哈。不送!

说着,白蓝依饶有兴味地在安凌然平坦的小腹上瞄了一眼。可余光却有意无意地扫上了她的俏脸,刚刚还涨着鸡血红的,这一刻却霎时间惨白了。

白姐!

安凌然追出去两步。

还有事?

白蓝依不耐地转身。

没,我就是看你的手还在流血。你,你伤得严重么?今天有没有去过医院?

关你什么事?你在医院看到我了?

白蓝依若有所思地一句反问,安凌然的脸色着实是比刚才更白了!

那一刻,白蓝依突然确信了一件事--她怀孕看医生这件事,不但江兆铭是不知道的,甚至于她都没打算告诉他。

这可奇了怪了。

白蓝依暗自嘀咕。

坐上出租车,白蓝依思索了片刻,打了个电话出去。

什么事?

林娜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

帮我查个事。白蓝依也不废话。

呵,你倒真不客气?一天之内求我两回?我是不是该把今天当纪念日庆祝一下。

我可没求你帮我包扎。白蓝依攒眉道,我发现江兆铭那个小三好像在你们医院看了妇产科,你帮不帮我查?我这可是将母亲大人的教诲真正贯彻实践的体现。我想,应该没什么事儿能比帮我斗小三更让你感兴趣了吧?

知道了,叫什么名字?

安凌然。不过也可能用假名,回头我发个照片给你。具体时间是今天上午我离开之前,一共就那么几个坐诊大夫,你去问一圈。

说完,白蓝依挂了电话。而车也差不多正好停在了希尔顿酒店的正门口。

站在房门前,她用右手拎着大包小袋子,而受伤的着手捏着门卡。

左插右刷的,光听门上滋滋滋响,就是半天也弄不开。

正在白蓝依纳闷的时候,那门竟然自己开了!

站在她面前的,是上身赤裸,下身只着一条速干运动短裤的江逐年。

汗水淋漓过他壮硕的胸肌,人鱼线的沟壑里填满了荷尔蒙的气息。

他一只手按在墙上,另一只手上的拳套还没摘下来。

江总?!你,你你--

你刷错门了。

江逐年的呼吸还在最后的平复阶段,白蓝依这才傻眼看了下自己手里的门卡。

8211房间。

而这里,是8210。

她的房间在对面。

可问题是--

江总你为什么住在我对面的房间?

江逐年少见多怪地看了她一眼,站直身子,将另一个拳套从容不迫地从手上摘下来。

我都在这住半年了。你今天才来,却质问我为什么在你对面?

可是--

白蓝依瞪得眼睛发酸,舌头却像被人抓住了似的,半天怼不回一句话。

我的意思是,江总在叶城,没有自己的房子么?

江逐年眯了眯眼:所以白总的另一层意思是,咱们俩是要从炮友上升到相亲么?

当然不是啊!白蓝依都快哭出来了,怎么扯到相亲上了,我是问您--

不相亲你管我有没有房子?

白蓝依:

013找不到线索了

白蓝依回到自己的房间,先把行李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端出电脑就开始找租房中介。

想到隔壁住着的那只行走的'生植器',她就觉得一阵阵的毛骨悚然。

这时,一个电话扑进来。

白蓝依看了一眼屏幕显示的名字,不由得皱眉撇嘴,最后懒洋洋地一接--

喂,叛徒。

云绮在电话那端一愣,半晌才把话音转得跟红颜祸水一样妖媚道。

哎呀好蓝蓝,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么?你说你出了这么大的事,除了亲妈还能指望上谁?我是怕你死鸭子嘴硬活受罪!

滚吧你!我看你就是想转正。没她林大主任的签字,你就得睡院长去了是不是?

白蓝依没好气地凶她。

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等我转正了就去别的科室了哈哈哈,以后就不用跟你妈打交道了哈。

隔着电话都能脑补出云绮那张谄媚的脸,白蓝依也是哭笑不得。

蓝蓝,你那个事儿我帮你找方威问了。可惜没什么戏,当时咱们去的那个会所两年前就出兑了,现在都改成桑拿城了,哪里还能找得到当初的监控啊?他虽然答应找他爸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联系上当初的老板。但你懂得啊,就算派两个警察过去了解当天的口供,那五六年前的事儿了,谁还能记得那么清?何况人家老板是吃饱了撑的,愿意承认自己会所里发生过迷-奸案?

其实白蓝依心里早有准备,查不查的,不过是个心里安慰罢了。

孩子死了,男人变了,身子脏了。那种宿命的无力感,只能越纠结越深陷。

归根到底,江兆铭的当初的决定--

不过就是不够爱,不够信任,不够坦率罢了。

我知道了,谢了。

白蓝依夹着电话,长叹了一口气。

蓝蓝,想开点吧。云绮劝道,别说有没有那个男的还不一定。就算真的有,他江兆铭非但不理解你,还不分青红皂白嫌弃你。这种男人,趁早离了干净。也省得拖累你大好年华,啧啧,蓝蓝我说你也真是可怜,一把年纪了,连两人那个的滋味都没尝过--呵呵呵。

谁说我没尝过?姐是那种委屈自己的人么?白蓝依反驳:我跟你说,一摊牌之后我就把江兆铭给绿了,直接挑了个器大活好的。我寻思就是死了也别做个连男人什么滋味都没尝过的蠢蛋!

真的哇!

云绮一听,兴致直飞九霄云。

快说快说,什么样的男人啊?长宽高,硬度射程持久力,说说说!

说个屁!你当是坦克啊!

白蓝依故意拿捏情绪地吊着对面那小妖精:他是我们公司的投资方,高大威猛就是人不怎么厚道。不过无所谓,舒服就行。而且为了逼江兆铭那孙子离婚,我顺道还拍了段小视频。

姐姐你也太豁的出去了!我要看!

看个屁啊!

哎呀,咱俩初中就一块洗澡了。你身上除了内脏,我什么没见过?

滚!白蓝依吼道,你和方威啪啪啪的时候,难道也能给我看?

当然不行了啊!我家方威可是我一个人的,怎么能给你垂涎?

那不得了--

白蓝依刚说出半句话,又觉得不太对劲。人家云绮的男朋友是她私人所有,可自己跟江逐年之间也就是一夜Q泡友,这护食儿护得是名不正言不顺啊!

哎呦姐姐,你就给我看一眼。挑一张截图嘛,不那么露骨的。我又不想看你俩那玩意儿。就给我瞅瞅他长什么样。

行了行了!整天对着裸体病人,怎么还那么饥渴?

白蓝依挂了电话后,打开手机里的那段视频。

想来想去又觉得自己这样实在不太厚道。这东西放在手机里是很危险的,还是趁早删了免得给大家惹麻烦。

于是在删掉之前,她特意截了一张'口味较轻'的图片。

两人就只有到肩膀的地方。看起来像是在拥抱着耳鬓厮磨,暴露敏感的位置一点没有。所以比起色情元素,倒是更像一对默契而恩爱的情侣。

不过她故意截这张还有另一个原因。

因为这个角度拍到的江逐年的侧脸,是非常帅气而性感的。精致的轮廓精雕玉琢,迷离的眼眸旖旎一片。

当她用微信传过去的时候,云绮秒回了一排流口水的表情。

这让白蓝依好多年没体会过的少女虚荣心,稳稳地膨胀了一小下。

就在这时,叮咚一声门铃响。

白蓝依的心跳还没回到常速,一紧张连问都没问就把门拽开了。

江逐年站在外面,一身墨绿的休闲衬衫架在他雄伟宽厚的肩背上,如苍松劲竹,端重伟岸。下身一条黑色休闲西裤,脚上却没有皮鞋,而是一双卡其色的帆布休闲鞋。

这个样子的打扮--

白总,晚饭吃了么?

白蓝依一个激灵,登时摇头三遍。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房里藏人了?

看白蓝依攥着手机的那只手掌很不和谐,再一瞄,她额头上还有些冷汗。

江逐年眯了下眼,透出一股子的精算和老练,逼得白蓝依牙关打颤。

她庆幸,还好自己刚才已经把视频删了。否则真怕在这个男人与生俱来的压迫下,做梦都能给全盘交代了。

呵呵,江总真会开玩笑。那个,我减肥,晚餐不怎么吃。您还是自己--

中午没给白总机会,想着晚上补一场。没想到这才半天,您就准备赖掉了?

江逐年的借口向来一击攻心,白蓝依无话可说。

哦,那你等我换件衣服。

不用了,穿这身挺好。

江逐年打量着白蓝依身上的职业装。虽然色彩和样式都有点无趣,但依然遮不住她窈窕身段上的凹凸有致。

如果不是自己亲手剥离过她的伪装,也是想象不出来这女人的滋味,多少令人有点难忘。

▲《途径你的世界,我一无所有》完整版已有~

与《途径你的世界,我一无所有》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