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奈她妩媚天成无弹窗阅读-阮棠陆恒怎奈她妩媚天成在线免费全本

怎奈她妩媚天成

时间:作者:江中月影

想找怎奈她妩媚天成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阮棠陆恒怎奈她妩媚天成在线免费全本,作者江中月影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我本想清心寡欲,奈何她媚骨天成。】阮棠生的又美又媚,又甜又软,简直是天生的人物。每当她嗓音又甜又媚的唤他一声“殿下”,他再冷再硬的心也被她软化了。直到后来她恃宠而骄,总是作天作地对他蹬鼻子上脸,他也...

怎奈她妩媚天成是作者江中月影执笔的一部古代言情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12、阮棠更换目标

晋王府里的光景远比扬州好,每日好吃好喝的供着,还能出府去放风,如此半个月,阮棠早已将当初那点儿疑虑抛之脑后。

宫中要进行秋猎,此时深秋,正是动物贴秋膘时,个个身肥体壮,适合打猎。

陆恒身为皇亲贵族,自然是要去的,可是陆绰却点名让他带上阮棠。

阮棠、阮棠。

陆恒初听得这个旨意时,唇角淡笑,目光温柔,可是笑着笑着,他周身冷凝,目光含霜,他冷冷道:命阮娘子前往秋猎。

这次秋猎,她必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阮棠得知要去秋猎,心中又是害怕又是期待。怕的是势必会遇到陆绰,期待的则是秋猎时王孙众多,只要小心避开陆绰,她完全可以凭借美色一步登天。

秋猎那日阳光普照,皇家围场郁郁葱葱,浩荡的队伍深入围场,旌旗招展。

陆恒纵马前行,与一众皇亲寒暄不止,阮棠则跟随各家女眷一起乘坐马车。

驾!马车外传来一声娇喝,阮棠掀了小帘望去,见一匹枣红马疾驰而过,上面骑着一名身穿红色劲装的少女,扬着马鞭意气风发。

她的马太快了,阮棠只看到她梳着胡人的发髻,额前坠着璎珞珠,她回眸一笑,洋溢着少女的张扬。

阮棠心里赞叹:好潇洒的女郎。

她放下帘,却听得尚书令家的小妾艳羡的说道:刚刚过去的那位是若若公主呢!

她这句话仿似打开了话匣子,其余两个娇客也你一言我一语的搭起话来,阮棠初来邺城并不熟悉,只温顺的在一旁聆听。

齐王妃真是大度,为了两国和平,甘愿自贬为妾,把正院让给若若公主住,自己去住偏房。

是呀,我等就没有这样的福气,我们家夫人就是个善妒的。郎君在我房里歇上半刻便会遣人来请,一会儿说自己头疼,一会儿说让他教小郎君念书,烦不胜烦。可我到底是妾室,说不得什么。附和的是光禄大夫家的小妾。

齐王陆慎,是陆恒的同胞哥哥,只是二人相差了二十多岁,陆慎是太后元氏的长子,陆恒是幺子。

陆慎常年累月在外征战,前朝的大半江山都是他打下来的。陆慎居功至伟,早已有了不臣之心,只是没想到自己的二弟陆恪趁他外出征战时瞅准时机逼着前朝幼帝禅让,自个儿当了皇帝,陆慎心中虽气,但从今往后是为自家效力了,便收了心思一心辅政。

齐王陆慎去年为了铲除东魏,向柔然提出了和亲要求,为自己的长子陆纬求娶柔然公主若若。然而柔然王却不屑于与陆慎做亲家,他想做陆慎的

老丈人。

是了,旧年若若公主年方十五,而齐王陆慎五十了。

但是阮棠并不知道齐王陆慎的年岁,她听得几个妾室这般羡慕若若公主,心里不由的幻想起齐王来。

她本低贱,入了这行便是只有做妾的命,能遇上个性格大度温顺的主母,自然是好了。

若如晋王这般没有妻室的当然更好,可是晋王始终对她的示好视若无睹,她得不到回应,当然要半途而废另谋高就了。

其余三人皆是达官贵人的妾室,有的风情万种,有的艳丽多娇,然而四人的马车之中,最沉默的阮棠却轻而易举的掩盖了她们的光芒,她只静静坐着,广袖博带,安静中带着超然绝尘的仙气。

其余三人皆是美人,却不是倾尽天下难寻的美人,而阮棠却是误入凡尘的仙子,她如天边月,人人见得到,却不是人人触手可及,她光芒清幽,温温柔柔、安安静静的,令人仰望。

13、阮棠不是小妾

尚书令小妾见她生的美貌,安安静静坐着不说话,遂问道:敢问娘子是哪家郎君的小妾?

阮棠后知后觉的啊了一声,尾音颤颤,带着迷惘。

她不过是个瘦马而已,晋王的意思,她貌似连个家妓也算不上。

她莞尔一笑:我是晋王府上的。

三人听了这话,越发欣羡不已:晋王没有正室,妹妹生的这么美,一定独得恩宠吧?

阮棠心下苦笑:若是独得恩宠便好了,晋王对她压根无意。

她笑了笑,没有说话,几个小妾却当她是默认,七嘴八舌说开了:听说晋王好色,后院里每隔一段时间便要换美人,妹妹入府多久了?

阮棠实话道:尚未足月。

几个小妾看向她的眼神,仿佛她得了天大的恩宠一般:尚未足月便能带你来这等场合,晋王殿下真是宠你呢!

阮棠只好闭嘴:能来秋猎大抵不是晋王要带她来,而是官家的意思吧?

光禄大夫小妾神神秘秘的说道:你们可知晋王为何不娶妻?他今年已经二十有一了。

阮棠竖起耳朵:晋王的八卦,好像很神秘的样子。

光禄大夫小妾见大家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不免有些得意,拿帕子掩口一笑,说话清婉温柔:我听我家郎君说呀,晋王殿下这些年一直在找一位小青梅,从十四岁起就在找,已经足足找了七年了。

阮棠心想怪不得不上钩呢!原来心有所属。

既然心有所属,阮棠自然是不想白费功夫的,况且若是她成功入了晋王的床帐,日后他那小青梅寻着了,他岂不是要抛弃自己,让她日日守空房?

这万万使不得,一眼望到头的无趣日子,她不想过。

她想做王孙贵族的心尖儿宠,想要一个能把自己惯上天的夫君,她天生美貌,就该恃美行凶,傲然群芳。

她心中百转千回,遐思之间,马车已然到了目的地,她掀起车帘来,却看到陆恒打马立在一旁,见到她便勾起了那常日间温煦的笑意。

他白衣飘逸,深秋的风吹起衣带,带来晨间凉气。

孤带你去营帐。

他长臂一揽,将立在车架上的她拉到了马上,坐在自己怀里。

车中剩下的三位小妾:好羡慕啊!晋王殿下居然和小妾同乘一马。

阮棠在马车上时已经想好了要另谋出路,眼下与晋王摩肩接踵,她便生出三分不愿来。

若是今日之前,能有这样亲近他的机会,她定会使劲浑身解数挂在他身上不下来,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她以袖遮脸,半低着头,听着马蹄声不急不缓,心里有些着恼:晋王怎么不走快些呢?

宽大的袖口隐隐送来清香,陆恒低眉,看到她埋在袖中,不由讽道:娘子为何遮脸?今日贵人众多,娘子大可趁机露露脸,说不定就钓的如意郎君飞黄腾达了。此番娘子遮住脸,可是觉得孤碍事?

阮棠心里暗恼他通透,将自己的心思猜的明明白白,偏又不好发作,遂小声道:非是奴嫌殿下碍事,而是奴怕碍了殿下的事,若是人人都知道殿下和奴走的近,只怕京中贵女心中犹豫,再不与殿下亲近了。

陆恒鼻间轻哼一声,嘴角勾起的笑意充满了嘲讽。

本是她私心为己,一番话却说得情深意切、深明大义,若不是知道她擅长虚情假意,他只怕会被蒙骗过去。

▲《怎奈她妩媚天成》完整版已有~

与《怎奈她妩媚天成》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