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古事无弹窗阅读-水伢子黄河古事在线免费全本

黄河古事

时间:作者:龙飞有妖气

想找黄河古事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水伢子黄河古事在线免费全本,作者龙飞有妖气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母亲河滚滚东流,孕育了中华最古老且灿烂的文明,千百年了,无数人在追索,但谁都不知道,这条大河中,到底隐藏了什么。尸抱船,鬼行舟,沉于河底的古怪石棺,死而复生的无名尸体......  一个自幼在黄河边长...

黄河古事是作者龙飞有妖气执笔的一部社会都市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第十二章茧子的话

几个村民的诧异表情让我感觉到,那团如同茧子般的东西里面,包裹着什么。本来我也想亲眼去看看,但驾着小船目标太大,走不到跟前就会被排教的人给拦住,所以我只能拉住一个当地的老乡,找他询问。

那到底是个啥啊,吓死人了!那老乡吐吐舌头,咽了口唾沫,道:前几天凿沉船的傻子,就在茧子里包着!

是他?我也顿时一愣,前几天排教的船是傻子亲手凿沉的,当时目睹沉船过程的村民不止一个两个,从头到尾,他们没有看到傻子逃出来,所以都认为傻子肯定随着船一起沉到水底死掉了。

但是任谁都没有想到,傻子还会出现,而且以这样的方式出现。走河的人并不是没有见过稀奇古怪的事,可是很多邪气的事情大多发生在黄昏或者夜间,太阳正毒的时候,河面不会发生太过离奇的情况。走河的人除非迫不得已,否则很少会走夜路,就是这个原因。

柳爷。大船上有人探明情况,转身就对坐在太师椅上的山羊胡子道:是前几天咱们走丢的一个人。

人先不要下水,弄上来瞧瞧。山羊胡子可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虽然长的很磕碜,但气度非凡,淡淡的喝着茶,神情自若。

船上的人接到命令,七手八脚就开始准备打捞,那团茧子就浮在水面上,想要捞上来并不困难。然而没等排教的人动手,茧子周围的水花又突突突的翻滚起来,那种情况毫无疑问的说明,水底肯定有异动,像是有东西想钻出来。

哗啦......

水花一翻,一口白瓷缸随着浑浊的水上浮出来,紧跟着,几个油光锃亮的唐三彩跟着一起上浮,这一下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水货赶集似的浮出水面。船上的人看了几眼,都开始叫唤,说这些就是沉船中所装的那批水货。

水货,全部都是从河里打捞上来的,反正从很久之前,打捞水货的人就一直存在,捞了那么多年,水货还是源源不断,好像捞不完一样。河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东西,我曾经猜测过,这两年和一些朋友探讨过,目前最合理也最让人信服的一个观点是,黄河在历史上改道很多次,一旦决堤改道,河水淹没的区域就被冲刷一遍,有人认为,黄河流域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人文历史底蕴丰厚,正是黄河无数次改道,冲开了很多原本位于陆地上的古墓葬,古墓葬中的陪葬品随着河水滚滚而去,冲入新的河道,沉积在河底。这些陪葬品就是水货的由来,这个说法到底准确不准确,我不敢发表意见,很多年来的经历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自己吃不准的事情,绝对不能乱说,否则会误导别人,同时也会给自己一个错误的信号。

这批水货的价值很昂贵,船上的人又惊又喜,大船周围的小舢板都开始移动,想把水货捞上来。场面顿时有点混乱,山羊胡子踱步到船头,朝下望了望,眉头就皱起来了,道:先别慌,叫下头的兄弟们住手。

我估计,山羊胡子应该是这片流域里排教中很重要的一个人物,排教没有教主,过去放排的时候,几支排队里有一个排头,负责震鼓开路,是放排时绝对的核心。排头演变到后来,就变成了一个地区实际意义上的排教领导者。不过我知道,山羊胡子不是排头,我听人说过,这片流域的大排头是个女人。但山羊胡子拥有很大的权威,他一发话,忙的一团糟的人群立即停止下来。

水货冒出来的太不对劲,不要妄动。山羊胡子眯起眼睛,仔细的盯着水花翻滚的河面,这老货和一只成精的黄皮子一样,三角眼睛里带着精明到了极致的精光。

就在船上的人,岸上的人,一起盯着水面的时候,那些翻腾的水花有节奏的汇聚到了一起,好像万花成莲。水花一层一层的拨开,骤然间,一条至少一米多长的大鱼从水中一跃而起,好像传说中的鲤鱼跃龙门一样,鱼尾一甩,水点雨一般的洒落到四周。

在场的都是常年混在黄河边上的人,在大鱼跃出水面的一瞬间,很多人立即察觉,那是一条鲤鱼,硕大的白鲤鱼,罕见到了极点。白鲤鱼身上的鳞片像是用汉白玉精雕细琢出来的一样,在阳光下泛着莹莹的光泽。那些年里,黄河中的生态系统没有遭到很严重的破坏,捕鱼的人偶尔会捕到一米来长的红尾巴鲤鱼,然而像这样通体纯白的鲤鱼,估计任谁都是第一次见到。

柳爷!一条白鱼!白鲤鱼!有人大呼小叫的跟山羊胡子汇报。

这一下,连山羊胡子也坐不稳了,甩掉手里的茶杯,两步跑到船头,那条白鲤鱼不断从水面跃起又落下,鱼尾拍打水面连连作响。山羊胡子瘦小的身躯开始发抖,眼睛里有一种掩饰不住的贪婪的光。

抓......抓住它!山羊胡子抖了一阵子,喉咙里咕隆了两声,接着大声叫道:给我抓住它!

所有的人在水货刚刚出现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准备,山羊胡子一声大喊,几条舢板就朝白鲤鱼出现的地方靠拢,有人直接从大船上噗通跳下水,还有的拿出了鱼叉和渔网,兜头扔了下来,跳进水里的人扯开渔网,迅速的围拢。那条白鲤鱼相当机敏,看着人开始抓它,马上钻进水里,踪影皆无。忙碌的人群顿时扑了个空,几个人扯着渔网刚一愣神,距离他们大概十几米远的地方又是一阵翻腾,白鲤鱼的影子哗的冒出水面。

在哪儿!在哪儿!山羊胡子站在船头,视野开阔,白鲤鱼重新出现的一瞬间,他马上就察觉到了,立即伸着手指挥周围的人追过去。山羊胡子的样子有点发狂,明知道这样去捕捉一条大鱼几乎不可能,却仍然不甘心。

排教的人马上调整方向,朝着白鲤鱼蜂拥而去,那条鱼不紧不慢的游着,时不时就会浮出水面,它完全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排教的人也顾不上封锁现场了,沿岸的村民一窝蜂似的跟着水面上的人跑,想看个清楚。

我在犹豫要不要凑热闹,但是我知道凭脚下这艘小船的速度,就算跟过去,那条白鲤鱼也游的无影无踪了。不过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当时我还小,好奇心很重,犹豫了那么一小会儿,就决定过去看看。

我用船篙在岸边一点,可是突然发现小船划动的有点迟滞,就好像陷在一片粘糊糊的水里一样。下意识的低头朝船边的水面看去,我马上感觉头皮一紧。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团半透明的如同茧子一样的东西,无声无息的飘到了小船旁边。所有人包括我在内,注意力都集中在白鲤鱼身上,如果不是低头看看,根本就不会发现那团茧子飘离了原地。

之前那老乡说的没错,距离这么近,我看到那团茧子里包着一个人,我没见过这个人,不过心里明白,这就是排教出事的那艘船上唯一幸存的傻子。

这团茧子飘过来干什么?我心里发慌,忍不住就用船篙推它,想把它推远一点,这个东西离的太近,会让人心里膈应。但是船篙刚刚触到茧子的一瞬间,茧子突然裂开了,这样一来,被包在里面的傻子完全暴露在我眼前。

我说不清楚他死了没有,但样子有点吓人,这个人三十来岁,胡子拉碴,眼皮使劲朝上翻着,眼眶里只露出半颗黑眼珠,一动不动的望着头顶的天空。我越看心里就越不踏实,下意识就想赶紧走。

但是人都有个贱毛病,越是让自己感觉害怕的东西,还越是想看个究竟,仿佛不看清楚就不会死心一样。我一边用力撑着小船想要离开,一边又忍不住的转头看着茧子里的傻子。从我的判断上看,傻子应该是死了,没有人能在水里活那么长时间。

骤然间,傻子一动不动的眼珠子呼的转动到了眼眶正中,他躺在茧子里,眼珠子咕噜噜的晃了几下,虽然脑袋没有动,可是眼神已经盯上了我。

走......傻子的喉咙里仿佛堵着一口痰,呜呜咽咽的,他的嘴皮子动了动,含糊不清的发出几个音节:快点走......

我愣住了,茧子里的傻子好像并不想攻击我,他从那边飘过来,只是为了跟我说句话?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交流,暗中停下小船,望着傻子。

快点走......别再跟着了......傻子又一次嘟囔了几句,那声音沙哑又沉闷。

在这一刻,我无法理解傻子究竟想跟我表达什么,这是件非常奇怪的事,我和傻子从来都没有见过,陌生的很,然而他却从这么一大堆人里面找上我,是什么意思?

我趴在船边,想试探着跟傻子进行语言上的沟通,我也不清楚他到底能不能正常的说话。连着问了几句,傻子始终都是那句话。

你!你是什么人!

我正想办法,从不远处的大船上传来了山羊胡子的叫声,抬头一看,他站在船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注意到我了,山羊胡子居高临下,能够清楚的看到茧子已经飘到我的小船边,而且他的眼睛很毒,似乎还能看出,我正跟茧子里的傻子说话。

快走!傻子闷声又说了一句。我有点慌了,不由自主就站起身,撑着船想要走。

停下!停下!山羊胡子看见我要走,立即招呼身旁的两个大汉,道:去!把那个娃子给我弄过来!

第十三章身陷不测

山羊胡子发话的时候,恰好一大堆人把白鲤鱼追丢了,正悻悻返回。我没有白鲤鱼那种速度,只有脚下一艘小船,排教的人按山羊胡子的吩咐,哗啦就围过来,我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小船勉强调了个头。立即让人给堵住了。

娃子,胆子不小。一个站在小舢板上的汉子抬手抓住小船的船梆,道:不知道柳爷的名号么?他老人家喊你,你装作听不见?

我不认识他。我很少跟外人打交道,被堵住之后就手足无措。

接着,我还有茧子里的傻子直接被带到了排教的大船上。茧子里的傻子毕竟是排教的人,那些汉子把他轻轻放到甲板上,有人过去看了看,就摇摇头,对山羊胡子道:柳爷,他死透了。

山羊胡子无动于衷,翻翻那双三角眼,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慢条斯理道:娃子,哪儿的人?驾船在河里走,难道不知道排教的规矩?货是我们的货,人是我们的人,你偷了这个茧子做什么?

我没偷,是他自己飘过来的。我一听就知道山羊胡子误会了,他开始注意着白鲤鱼,转眼间看到茧子到了我的小船边,以为是我趁乱偷走的。

这么巧。山羊胡子呵呵的冷笑一声,这个人的疑心很重,看上去根本就不相信我说的话:他自己飘过去的,你就任他飘,你从船里探出身子,是想把他弄到船上去?

我没捞他!我年轻气盛,最不能受人冤枉和指责,山羊胡子一说,我脱口就道:他飘过来只是说了两句话而已!

啧啧啧。山羊胡子咂咂嘴,指着那茧子,对我道:人已经死了不是一天了,还能飘过去跟你说话?说的什么?

旁边的那些汉子都双手叉腰,怪怪的笑着,可能在他们看来,我说的就是句很假的假话。从山羊胡子的调侃还有旁边汉子的怪笑中,我知道他们不信,心里暗暗后悔,埋怨自己口无遮拦。

娃子,到了排教的地头,你眼睛放亮些。山羊胡子坐回太师椅上,从旁人手里重新接过茶杯,喝了一口,慢悠悠道:说吧,你是谁家的细作?

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就颤了颤,排教霸着河道,把很多采砂走船的人挤兑的没有办法,但沿河两岸,也并不是他们一家独大,一些势力比较大的家族会跟他们对着干,但凡和利益挂钩的事情,争斗就很激烈,排教对这个非常忌讳。有时候,他们相互抓到对方过来摸底的人,会严酷的惩罚,摸底人的下场很惨。

快说!

我发着愣,山羊胡子身边的汉子就厉声斥责我,其他一些人也七嘴八舌的乱哄哄,我心里有些发虚,想要解释,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对方已经深深的怀疑了,现在说再多可能都没用。

这时候,一直悠然自得的山羊胡子眼睛猛然一睁,下意识就转头朝旁边甲板上的茧子望过去。

紧跟着,一船人都随着山羊胡子的目光望着茧子,相互间面面相觑,惊的说不出话来。

茧子里的傻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睁开了眼睛,他的脑袋依然一动不动,但眼珠子却在眼眶里来回乱转,最后盯住了山羊胡子。

他娘的诈尸了!有人喝了一声,不过很短时间里,船上的人就恢复了镇定,排教走水,遇见的怪事也多,诈尸这样的事,最多让他们粹不及防时惊一惊,却吓不倒这些人。

柳爷!一个人随手从身后拿起沾着朱砂的笔,双手递给山羊胡子。

山羊胡子年纪大了,可一旦有事,动作却异常的快,抬手抓起毛笔,从怀里掏出一张黄表纸,唰唰的画了张符,啪的就贴到傻子脸上。

看到这儿,我就完全明白了,山羊胡子肯定是排教里的大造,是除了大排头之外,地位最高的人。过去,排教走水时,排头负责放排人的安全,到后来,大排头演变成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就极少自己动手亲自领队,转由大造负责。大造是排头的助手,无可置疑,能坐到大造这个位置上的,都是有本事的人。

黄纸符贴到傻子脸上,其余人都松了口气,像是对山羊胡子的本事很放心。但是还没等他们完全平静下来,一阵突如其来的风贴着甲板嗖的刮过来,一下子把傻子脸上的黄表纸吹掉。黄表纸并没有落地,就在傻子脸上大概一尺高的地方来回打转。

放了娃子。傻子的嘴皮子又微微动了动,之前听到的那阵沉闷沙哑的声音飘荡出来:谁动他一根头发,我就要谁的命!

反了!山羊胡子闪身从太师椅上一跃而起,随手把大褂的下摆结了个疙瘩,三角眼睛烁烁生辉,盯着茧子里的傻子:来!有东西附了咱们兄弟的身!让他死都死的不干净!大排头不在,我替大排头行事!

娃子,走。傻子仿佛听不到山羊胡子在说什么,道:走,没人敢动你。

我当时完全没了主意,听到傻子的话,就愣愣的迈动脚步,想要下船。

当我们排教是吃白饭的!山羊胡子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干瘦的手指一弹,傻子头上那张一直在打转的黄表纸符轰的就烧了起来,蹿起的火苗足有二尺高,火苗上蹿下跳,青幽幽一片,过去听爷爷偶尔提过,这是会法的人招出的阴火,沾在身上就扑不灭,一直烧到底,相当邪门。

这两年,我身上受的旧伤年年复发,不得已就开始注重养生之道,读了一些书,也交了一些相关的朋友。中国传统中医认为,气是人之根本,世间万事万物,都有阴阳相济一说,人体也不例外,阴阳相辅相成,一旦失衡,身体的某些平衡就会随之被打破,各种各样的病症接踵而来。我在洛阳北邙山偶遇过一个挂单的老道士,跟他聊了几天,受益匪浅。老道士见识很渊博,我把过去遇见过的一些至今没有答案的事情和他讲,他也给予了相应的回答。我提到过当年屡次目睹过的阴火,老道士就道,那不是道家的术法,可能来自旁门。阴火其实不是在烧,而是在抽,人体内的阴阳,其实就是水火之象,阴火撩动,抽走那股阴气,导致身体内阴阳急速失调,没有阴的压制和调和,只剩一股阳气,自己都能把自己烧死。我当时就觉得有道理,当年我一个朋友被阴火烧过,所幸碰到高人救了一命,人虽然活下来了,但是留下一辈子都治不好的隐伤,常年心火肝火极旺,眉毛胡子头发都不长,脑袋光的和冬瓜似地。

同理,这种阴火如果碰上了尸体之类的东西,那就从抽变成真正的烧,直到把尸体烧成一捧灰,阴火烧起来,用水都浇不灭,是排教走水灭尸时最有效的利器。

青幽幽的火苗很快就燃到了傻子身上,我加快脚步,但是还没走到船板边上,立即被一个汉子揪着头发提了回来。放排人的力气大,揪的我头皮生疼,可是我生性就倔,疼的要流眼泪了,还是咬着牙一声不吭。

排教好大的气魄!傻子的身体渐渐就被一团幽幽的火苗给笼罩了,但是那阵沉闷沙哑的声音却没有断绝:我说了,谁动这个娃子一根头发,我就要谁的命,你是排教的大造,置若罔闻?那我就平了你排教的祖坟!

尽管我一句废话都没说,但山羊胡子已经猜出来,这里面可能有什么了不得的隐情。他不理会傻子的话,转身就吩咐人把我吊到大船的桅杆上。这是走水时的一种私刑,尤其是在夏天日头正毒的时候,把人吊在十多米的桅杆上,头上是太阳,下头又有水汽蒸着,身体不好的人吊上半天,就只剩下半条命了。

可能真是我自己倒霉,山羊胡子在这个时候绝对不可能把我放掉,岸边都是看热闹的人,如果山羊胡子因为畏惧服软,那就等于砸了排教的威风和名头,让人传出去,以后就没法直着腰杆子在河道上混了。

周围都是身强力壮的放排人,我根本就没有反抗和挣扎的余地,顺着桅杆上的绳子被人一口气拉到了顶端,晃晃悠悠的,我还勉强能看到甲板上的情景。傻子的身体已经被烧的焦黑,沉闷沙哑的声音完全消失,再也没有响起。

就这么点能耐?山羊胡子一阵冷笑,重新坐回椅子上,用手遮住眼睛,抬头朝上看看,道:捞水货,货捞上来,沉船不要了,这个娃子带回去好好问问,我不信他的嘴是石头长的。

我听到山羊胡子的话,心里又是一沉,今天这个事情看上去是没完了,如果真被他们带走,免不了又要吃很大的苦头。实话实说,我见的事多了,那个年头的走河人,命不值钱,河道几乎每天都要死人,人死了就地一埋,连坟头都没有。想到这些,我就很紧张,但傻子的尸体已经烧的差不多了,岸边那些当地人也不会帮我出头。

排教的人开始张罗打捞水货,但是之前还一直在水中上下起伏的那些水货,突然就呼的沉到了水底。

砰......

甲板上傻子的尸体发出轻轻一声炸响,好像是骨头被烧裂的声音。河面上起了风,阴惨惨的风,风卷着云铺天盖地,之前还阳光刺眼的天气,一瞬间变的昏沉无光。

这时候,我隐隐约约听到从很远的地方,响起一道模模糊糊的钟声。

▲《黄河古事》完整版已有~

与《黄河古事》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