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梦里人无弹窗阅读-季曼陌玉侯春闺梦里人在线免费全本

春闺梦里人

时间:作者:白鹭成双

想找春闺梦里人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季曼陌玉侯春闺梦里人在线免费全本,作者白鹭成双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我不甘心,不甘心即使是做鬼我也要生生世世诅咒你们,鹣鲽散,圆镜碎,鸳鸯各自飞”执念不散,冤魂难离。 季曼只不过是看本小说打发时间,却不想好像被扯入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境。她成了书中最恶毒的女二,角色出...

春闺梦里人是作者白鹭成双执笔的一部社会都市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第12章五根藤条拧成的家法

这动静大得颇有些抓贼的架势,季曼被扭到前院的时候,还是有些茫然。

你为何会在这里?主位上坐着的男人脸色难看得很,听着下人禀告的情况,一双眼睛像是要看穿了她。

季曼没抬头,比起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她更好奇地是:你们为什么会找到我?

思过阁是没有人去的地方,按理说就算她不在,也不会有人发现才对。结果竟然有这么一大群家奴举着火把找来了,怎么都不正常吧?

这话听在宁钰轩耳里,就颇有些死不悔改的味道了,当下就沉了脸色道:聂桑榆,你还在禁闭,私自外出不说,还鬼鬼祟祟躲在蔷薇园的后院柴垛边,想干什么?

季曼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外面就有人进来了。

妾身给侯爷请安,听说人找到了。慕水晴的声音难得地温温柔柔,跪在她旁边行礼。

宁钰轩抬手道:你先起来。

谢侯爷。慕水晴慢悠悠站起来,季曼跪得膝盖疼,跟着就站起来揉了揉。

陌玉侯脸都气绿了:我叫她起来,不是你,你给我继续跪着!

当然知道不是让她起来,就是趁机揉揉罢了。季曼一点也不反抗地又跪了下去,悄悄地把衣裳垫得厚了点。

温婉坐在一边,等陌玉侯发够了火,才细声细气地劝道:侯爷总要先听人把话说完。

宁钰轩皱眉看着她:三更半夜跑到这里,能做什么?

季曼心里翻了个白眼,嘴上还是不得不好声好气地解释:苜蓿下午出去了一趟就没有再回来,奴婢是看天都黑了,不知道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所以想出来找找,不想却迷路了。

迷路?旁边的慕水晴低呼一声,很惊讶的样子。随即觉得有些失礼,朝陌玉侯笑道:妾身失仪了。

宁钰轩脸色很难看,嘴角却带了嘲讽的笑意:你是被关久了,连借口也不会找好的了是么?聂桑榆,你进府六年,这一砖一瓦哪一处没被你折腾过,现在竟然会迷路?迷哪里不好,就迷到了蔷薇园的后院?

蔷薇园是正室夫人所居的地方,以前聂桑榆喜欢蔷薇,便在这地方种满蔷薇,取名蔷薇园。温婉也不讨厌花,故而便留下了。

季曼暗暗掐了自己一把,她怎么忘记了,聂桑榆是不会在陌玉侯府里迷路的,她该换个理由的。可是,现在要说自己是无心走过来的,自己都不太相信,那会儿外头有家丁路过的时候,她选择了翻墙进这院子。既然是翻墙,那肯定就百口莫辩了。

不管侯爷相信与否,奴婢真的是不小心进来的。季曼叹了口气,放弃抵抗了。

宁钰轩冷哼一声,温婉也不说话了。旁边的慕水晴挥手,半夏就拎了个丫鬟进来。

桑榆姐姐说要找她丫鬟,倒也是真的,奴婢将苜蓿借去帮半夏剥瓜子了。只是没想到才一个时辰的功夫,姐姐就急着找人了。以前不还总是将苜蓿打得遍体鳞伤么?

苜蓿被推在了地上,连忙跟在季曼背后跪好,小声地喊了一声:主子。

季曼抬头看了慕水晴一眼,淡淡地道:奴婢现在身处思过阁,身边只有苜蓿一个丫头。晴主子下午还有空让半夏过来叫我绣手帕给她,怎么剥瓜子都要借我的人了?

慕水晴笑容一顿,余光打量了一下宁钰轩的神色,见他似乎没有要为聂桑榆做主的意思,便又笑开了:借丫鬟是个小事情,姐姐还是先跟侯爷解释解释,偷偷到蔷薇园的柴垛旁边,是要做什么?

提起柴垛,宁钰轩的眉头又皱紧了,看着地上跪着的人道:聂桑榆,你真是死性不改。这两天我还以为你改过自新了,没想到还是贼心不死。害过菱儿还不够,现在还想害侯夫人么?

在他们眼里,聂桑榆大概是个疯子,见柴垛就得拿火去点那种。季曼不知道以前发生过什么让陌玉侯拿这种眼光看聂桑榆,但是她手里都没火把呢,这明指暗指柴垛是要干什么?诬赖她要烧死温婉不成?

奴婢什么也没有做,侯爷若是要定罪,也得给个理由。季曼平静地道:理由得当,奴婢甘愿受罚。

宁钰轩微微眯眼:你是觉得我手里没有证据,治不了你是么?

季曼不言。

很好。陌玉侯气极反笑:没人当场抓着你干什么事,但是私逃思过阁,擅闯蔷薇园,这两点你认是不认?

季曼点头:我认。

背后的苜蓿抖了抖,声音里有了些哭腔:主子

认了便受家法吧。宁钰轩顿了顿:你甘愿受罚?

是。闹腾又没有好果子吃,这男人摆明了讨厌聂桑榆,要护着温婉,那她还挣扎个什么劲儿,早罚早了事。

陌玉侯沉默了一会儿,好像有些意外。不过这么多人在场,他也没表现什么,只是道:既然如此,钱管家,带她下去用家法吧。

遵命。钱管家挥手,两个家奴便上来架起季曼出了主屋,往院子里去。

苜蓿吓傻了,没想到自家主子就这么平静地接受了家法。要不是因为自己,主子也不会出思过阁啊!

这样一想,苜蓿眼泪就下来了,使劲给陌玉侯磕头:侯爷,主子身体已经很不好了,经不住家法,让奴婢来吧,让奴婢来吧!求求您了!

宁钰轩置若罔闻,屋子里的人,包括温婉都没有出声。苜蓿有些绝望地抬头看了他们一眼,转身跪着爬到了院子里。

季曼是很平静的,可是当钱管家拿来藤条的时候,她心里就虚了。

乖乖,侯府的家法这么重啊?正常情况不该是一个藤条就完了么?好家伙,这家法竟然是五根藤条拧成的,早知道就再挣扎一下了啊!

心里懊悔不已,不过看着那边苜蓿哭得惨兮兮地爬出来,季曼心里有些难受,脸上只能绷得一脸大无畏地安慰她:苜蓿,别哭了,没多疼,回去休息两天就好了。

苜蓿摇头,眼泪哗啦啦地流,一个劲朝她磕头,额头都红了。

季曼看得不忍,她向来不擅长应付这种场景,干脆就闭了眼。

宁钰轩和温婉还有慕水晴都出来了,前两个人神色都有点复杂,第三个人纯属看热闹,并且有点幸灾乐祸。

陌玉侯府的家法是十下藤条,季曼觉得应该也不是特别难熬。

但是没想到,用家法的奴才不知道是多恨她,一藤条打下来,打得她一个没跪稳就往前扑了,背后一瞬间的麻木,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疼。

现代人哪里受过这样的罪,季曼不想示弱眼泪也下来了,咬紧牙关重新跪稳,挨着剩下的藤条。

宁钰轩冷眼旁观,就看着院子里那人拳头紧握,额上冷汗都下来了,就是咬着唇一声不吭。换做是以前,她哪里会忍下这样的罪?

到第七下的时候季曼就痛得脑袋有些不清醒了,无意识地睁开眼睛看了陌玉侯一眼。

那男人环着他的新夫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聂桑榆好歹跟了他六年,他能狠心到这份上,也真是半点没对她动过心。

我恨他。脑海里有一个声音,撕心裂肺地哭着。

嗯,我也恨他。季曼轻轻回答她的话:我会帮你讨回来。

她的眼神凉凉的,再也没有以前望着他的炙热。宁钰轩看着聂桑榆承受完了家法,也没多说什么,挥手让人将她抬回去。

苜蓿哭得嗓子都哑了,扑到季曼身边,却帮不上什么忙,只能一直呜咽。

没事,江姐和小萝卜头当年比我更惨呢。季曼睁开眼,朝苜蓿笑道:革命总是需要牺牲的。

苜蓿听不懂,可是哭得更厉害了。

回到思过阁,温婉派人送了药来,苜蓿便小心翼翼替她脱了衣裳上药。季曼疼得脸色惨白,背上肿得老高。

是奴婢害了您。苜蓿忍不住又哭了:奴婢想早些回来,可是晴主子拦着不让。

不关你的事,是我太蠢了。季曼龇牙咧嘴地道:没那么急着出去就不会有事了,或者不去蔷薇园,也不会惹宁钰轩那么生气。可是我控制不住这身子,自己走啊走的就去蔷薇园了。

苜蓿哭得更凶了:那是您的屋子,您住了六年啊。

季曼沉默了一会儿,心里也有股子悲戚之感翻涌而上。

聂桑榆在难过,她也得跟着难过。聂桑榆在心痛,她也要跟着心痛。现在聂桑榆的身子疼得像是要裂开了,罪也要她一并受着。

总想着以旁观者的角度在这世界好好过日子,却没想到日子不愿意让她好好过。

她是聂桑榆,应该好好当一当聂桑榆,听听她在想什么,认认真真扮演她的角色了。

喝了一碗苦药,咬牙把味儿挺过去了,季曼想,她得听听聂桑榆的心声,听听她想干什么,跟她打好商量。不然下次她要是用这身子去掐死温婉,她也得跟着受罪。

第13章聂桑榆的往事

都说将手放在心口趴着入睡,容易做噩梦,季曼照做了,然后在梦里果然就又看见了聂桑榆。

她长得其实很好看,可是眉目间怨念太重,看着让人不舒服。在虚无的梦境里,一身白色长裙的聂桑榆就不停地哭着,哭声悠长又歇斯底里。

季曼站在旁边看了好一会儿,才走上前去递给她一块手帕:又没人听得见,你哭瞎了都没用。

聂桑榆不听,依旧哭得惊天动地。手往前方指了指,虚无的空间里便出现一块水屏,屏幕上波光流转。季曼转头看去,就看见了一些往事。

一身大红喜服的聂桑榆被陌玉侯迎进门,陌玉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牵过她的手跨进侯府的门槛,聂桑榆在盖头之下高兴得落泪。洞房花烛,一夜欢好,陌玉侯却在天色将晓的时候被一个通房丫头的事情给引了出去。

聂桑榆醒来,不见夫君,让苜蓿去打听才知道,陌玉侯惯着的一个通房丫头落了水,他赶去看人去了。

正室夫人,哪里能忍下这样的事情,聂桑榆又是个急脾气,趁陌玉侯不在府中的时候,就将几个通房丫头统统遣送出府,一个不留。

宁钰轩看她的眼神就是从此开始变了,以后与她同房,都在房里点上熏香,灭灯而眠。

镜头一转,陌玉侯又迎了齐思菱进府。端庄大方的人儿,上下逢迎,很是讨喜。自她来后,陌玉侯便再也没去过聂桑榆那里了。每晚油尽灯枯,等的人还是不来,聂桑榆听了旁人所说菱姨娘是容颜媚人,于是大大咧咧上门去,要划花齐思菱的脸。

季曼扶额,聂桑榆是不是傻啊,做什么事情都不动脑子,完全是听人煽动的,活脱脱的一把好刀借给人去杀人啊。

怪不得她站在柴垛边,陌玉侯要怀疑她纵火了。这女人真是疯起来什么都能做。

陌玉侯及时赶来,挡掉了聂桑榆的动作,眼里的厌恶也更加深。春去秋来,陌玉侯都没有再去看她。聂桑榆住在冷清的蔷薇园里,每晚每晚哭泣,却得不到人半分怜悯。

后来,千怜雪和柳寒云也入府了,他的眼里再没有她的位置,聂桑榆学会温柔,学会乖乖坐着给他绣袍子绣手帕,学会不吵不闹,却再也无法得那人回头了。于是她恼,她恨,吞了毒药准备自尽,却被人救了回来。

爱不得,恨不得,求不得,难道连死也死不得么?她哭着问。

季曼心里微动。这个时候的聂桑榆,是真正绝望过的吧,就为了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竟然要放弃自己的生命。

陌玉侯风流是风流,姨娘侍妾满院子,却从来没对人动过真心。聂桑榆听了聂贵妃的劝告,缓过来了,觉得自己总还有机会的。

季曼都觉得佩服她,她就算死陌玉侯都不动容,竟然还觉得他有机会爱上她?

于是聂桑榆恢复了,满心欢喜地继续陪在陌玉侯身边,直到又出现了温婉。

死如果是绝望的话,那么连死的心情都没有了的感觉,又是什么呢?聂桑榆拦在门口,一双眼睛倔强地看着陌玉侯,抵死不让他出门去下聘礼。

陌玉侯抬手便将她挥开,踏马而去。她跌跌撞撞跟了一路,却还是拦不住,一身狼狈,哭着就往皇宫走,希望聂贵妃能帮她拦一拦。

披头散发,面容狼狈地闯宫,触怒帝王,聂桑榆还没来得及拦住陌玉侯,自己就被斥责,丢了正室的位子。

季曼看得唏嘘,聂桑榆这些做法在古代来说,的确是很泼妇很没有正室风范。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嫁的是个注定三妻四妾的侯爷,还跟个小女儿一样,霸占着自己的东西不肯放手。

可是,季曼叹了口气,转头看着一边好像哭也哭不完的聂桑榆。她是爱惨了陌玉侯,才会这样不管不顾吧。倒不像书中写那样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二,只是容易被人利用,被人煽动,一遇见陌玉侯的事情,整个人就不淡定了。

让我看这些,想告诉我什么?季曼想了想,道:你有心愿未了,是不是也该告诉我,也好让我替你完成。

聂桑榆抬头,一双哭红的眼看了看她,又指向水屏。

画面一动,陌玉侯温柔地坐在凉亭之中,聂桑榆脸上带笑,伸手替他披上披风。陌玉侯抬头,眼里满是宠溺。

季曼打了个寒战,这绝对是聂桑榆想象出来的画面!

你要他爱上你?嘴角抽了抽,季曼果断摇头:不可能!

▲《春闺梦里人》完整版已有~

与《春闺梦里人》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