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府无弹窗阅读-顾清城梁景城府在线免费全本

城府

时间:作者:唐颖小

想找城府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顾清城梁景城府在线免费全本,作者唐颖小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梁景,你那么生气,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在那儿吃醋吧?”我窝在他家客厅宽大柔软的沙发上,眯着眼睛,看着颦眉的男人,心头微动。他睥睨了我一眼,低低的哼了一声,起身一把将我揪了起来,直接丢到了门外,说:“我...

城府是作者唐颖小执笔的一部社会都市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遇见》

从医院出来,顾唯一一直扶着我问长问短,怎么会尾骨骨裂呢?你干什么了?

她反反复复问了许多遍,天气本来就热的慌,她这么叽叽喳喳的,我听着心烦的很,便不耐烦的回道:问于嘉禾去。

一句话,两个人听,便是两种意思。

顾唯一听了,终于是闭了嘴巴,而于嘉茹听了,就不安生了,一听是于嘉禾干的,原本走在我后面,一眨眼,就冲到了前面,毫不犹豫一拳头砸在了于嘉禾宽厚的背脊上,劈头就骂,你又欺负清城!于嘉禾,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你说话呀!把人整的尾骨骨折,你可真本事啊!于嘉茹那粉拳,似是卯足了劲打在于嘉禾的身上,每一拳砸下去的时候,只见他整个人都要往前倾一下。

起初,他倒也不做声,于嘉茹打到第四拳的时候,他猛地停下了步子,侧头看了于嘉茹一眼,倒是什么都没说,可于嘉茹却成了泄气的皮球,再没出声,只退了下来,用力的挤走了一直跟在我身边的顾唯一,扶住了我的手臂,撇撇嘴,自语道:凶个屁!

于嘉茹是个直性子,做什么事都是风风火火,不太会过脑子的人。看着她那样子,我便忍不住笑了。

医院里整整折腾了一天,许是我这次痛的很逼真,连顾晖都一直陪我到现在,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他上前抓住了我的手,说:回家一块吃个饭吧,我让林嫂炖个骨头汤给你补补,这些天先住家里吧,嘉禾工作忙,没那么多功夫照顾你,家里有阿姨,这样也好的快些。

我想了一下,用余光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一直望着于嘉禾的顾唯一,微笑着点了点头,好啊。

回去的时候,我跟于嘉禾同车,于嘉茹拉着顾唯一上了顾晖的车子。

我端端正正坐在副驾驶上,于嘉禾将车子开的很稳,我两也没什么话说,他安静认真的开车,我也就安静认真的坐车。

闲着也是闲着,我伸手开了广播,瞬间车厢里便响起了孙燕姿干净好听的声音。

'听见,冬天的离开,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

很简单的旋律,可我总也唱不好,想起有一年大三,我在网上看了选秀节目,忽然就非常想唱歌,想一出是一出,当即就拉着于嘉禾,两个人去了KTV,要了个包间,就两个人从下午两点唱到晚上九点。

于嘉禾不唱歌,他只坐在沙发上听我五音不全的吼,见着我把水喝完了,他就出去买水,见着水果吃完了,他就出去买水果,我饿了,他就出去老半天,回来给我带回了一桶KFC全家桶。

那天,我整整唱了十遍《遇见》,可我还是会跑调。

我恼了,于嘉禾便摸摸我的头,认真的说:不是你的问题,是这首歌的问题。

到了现在,我倒是唱对了调,最爱唱的,也就最后两句,'我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终有一天,我的谜底会揭开。'

才唱了两句,于嘉禾就把广播给关了,一下子,车内又陷入了沉闷的静默。

我用余光瞥了他一眼,其实我们也是有美好回忆的,不是吗?安静的时候,也是能好好待在一块的,不是吗?

晚上睡觉别平躺,改侧卧。坐椅子或沙发,尾骨难免受压,忌坐、站立、行走他倒豆子似得将医生说的话,一字不差的说了出来,语调平平,他的记忆力向来是好的。

我看了看手表,他花了三分钟说完。我侧着头,仔仔细细的看着他的侧脸。

车子遇着红灯停了下来,车子里真是全所未有的安静。他这样,莫不是在关心我吧?

别多想,我只是不想欠你什么,免得你威胁我。一贯的冷淡。

我收回了视线,伸手再次开了广播,这次于嘉禾再没有阻止,可我也没什么心思听歌了。

第十二章:被偏爱的有持无恐

回了家,我才知道,朱子秀竟然已经住进了别墅!鸠占鹊巢!

我一下车,就看到她热情的迎了过来,阿晖说你尾骨骨裂,怎么那么不小心呢?严重吗?我以前有个朋友,也是尾骨骨裂,还做手术了呢。

借你吉言,我没事不用做手术。我冷着脸,不动声色的挣脱了她的手。

四下看了一圈,发现于嘉茹没来。眼看着于嘉禾就要走远了,忍着痛,挤开眼前的朱子秀,迅速的扑了过去,一下勾住了他结实的手臂,呵呵一笑,仅用我们两能听到的声音,说:不想顾唯一受委屈,就照顾我一下。

他停住了脚步,侧头看了我一眼,没有推开我。

他曲着手臂,给了我一个支撑点,我两挨着走了没两步,就看见顾唯一满脸笑容的出现在门口,看到我们的时候,明显顿了一下,灯光下,脸上的表情也是看的一清二楚,那明显的一愣,眼中那藏不住的难过和委屈。

于嘉禾很快就甩开了我的手,快步走了过去,正想解释,她却看也不看他,笑着走向了我。

这叫做,被偏爱的有持无恐啊。

我笑了笑,接受了顾唯一的搀扶,走过于嘉禾身边的时候,难得看到他脸上的颓然。

这顿晚饭,顾晖吃的顶开心,在他眼里,这应该算是一家团聚了吧,也是难得,我能忍着脾气跟朱子秀和顾唯一和和气气的吃下一顿饭。

看着他喝了一口小酒,靠在了椅背上,摸摸圆滚滚的肚子,便也放下了手里的筷子,笑问:爸,这次,你打算什么时候送朱阿姨跟顾唯一离开呢?

这问题一出,在座的人,脸上的表情皆是一顿,桌子下,于嘉禾重重的撞了一下我的腿。

清城,这个不瞒你说,我跟你朱阿姨已经领证了。

哦,先斩后奏啊,那行啊,你现在手里的大部分财产都是跟我妈的共同财产,我有权继承并处置。爸,两年前,你想把她娶回家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你要她,就等于放弃跟我妈的共同财产。想必你应该是咨询过律师的,婚姻里的过错方,离婚的时候在财产分配上会如何你应该知道,即便我妈现在不在了,我照样可以用这个理由,让你什么也拿不到!

饭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就凝重了起来。顾晖放在桌面上的手,已经握成了拳,面色依旧是红润的,但眼中已经起了一丝怒意。

我以为过了两年,你能明白。

对不起,我没办法明白。我挺了挺背,冷冷淡淡的回答。

妈,我们还是走吧,别让爸爸为难了。其实我们在纽约呆着挺好的。凭我现在的能力,可以找一份很好的工作,养你没问题的。顾唯一的声音略带着哽咽,似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朱子秀看看我,又看了看顾晖,嘴唇抖了抖,便转头冲着顾唯一点了点头,道:好好,我们走,我也是不愿意让你寄人篱下的。

我正想开口,想说一些我从来都没说过的,埋在心里很久,能够让他们无地自容的话,可还没出声,身边的于嘉禾忽然死死扣住我的手腕,不由分说就将我拽了起来,迅速的走过客厅,开了玻璃门,将我拖至外面的草坪上。

你到底想怎么样?他是你爸!

对啊,你也知道他是我爸,你那么激动干什么?于嘉禾,什么时候你心里那杆秤平了,你再来跟我说话,行吗?不管我干什么,只要涉及到顾唯一,你就炸,只要跟顾唯一有点关系,你就炸!干什么?肚子里装了多少炸弹!我们的家室,你知道多少?你就管?我昂着头,逼视他。

我问你,如果有一天,在你母亲死的时候,你发现自己的父亲跟另一个女人浓情蜜意,你会怎么样?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一直崇拜并敬重的父亲,其实在很早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出轨了,你会怎么样?你们都是圣人,我可不是!于嘉禾的脸变得有些模糊,眼睛热热的,难受的紧。

我迅速的转身,匆匆抹了一把脸,吸了口气,我跟我爸的事,你就别管了,再管,小心引火上身!

刚想走,手腕再次被他给扣住,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每个人都逼的那么死?你怎么就没想过,也许你好好的跟她们相处,能够成为一家人呢?

这话引得我忍不住发笑,转头看着他那好看的脸,笑道:怎么成为一家人?你想做顾唯一的姐夫吗?

行吧,既然这样,我也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如果你能爱上我,并且专专心心跟我过日子,疼我护我,永远不跟顾唯一来往的话,我可以考虑让朱阿姨跟顾唯一进顾家的门,跟她们做一家人,甚至连正源,我也可以让给你管,但请问,你行吗?

▲《城府》完整版已有~

与《城府》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