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春愁全文免费阅读-锁春愁无弹窗

锁春愁

时间:作者:不鸣居士

《锁春愁》免费阅读全文,锁春愁沐卿儿是小说主角,这里为您提供锁春愁无弹窗在线阅读,小说《锁春愁》全文简介:那一夜,他亲手剜下她一颗眼珠,一场大火,沐卿儿似疯子一路往火海深处而去,泪水如同鲜血……  他眼睁睁看着她消失,一切都来不及了……  才知道卿儿再也回不来了……...

锁春愁沐卿儿是小说主角,《锁春愁》免费阅读全文。

御书房内,北凝霜抬脚走进,放下手中的参汤。

皇上,臣妾给你熬了参汤,皇上先喝了吧。

一袭龙袍的夜胤放下手中的奏折,伸手拿起那碗参汤抿了一口,并没有看向北凝霜。

皇后今日可是为朕分忧一事?

被问,北凝霜愣了愣,他已经知道了?伸手搭上夜胤的肩膀,轻轻的揉捏着,娇声道。

皇上,今日臣妾让宫里将那些曾经犯了事被罚的宫女送去军营服侍那些士兵,这样,士兵们就更加忠心皇上,若是那些宫女被哪个士兵看上了,还可能会被讨了去,这样一来,她们就不是宫女了,说不定会是别人的妻子了。

北凝霜说完,眼眸不曾眨一下。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些宫女只会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又或者被活活折磨死。

闻言,夜胤手上的动作顿了顿

夜胤放下手中参汤,眸中几分薄凉,他是男人,也进过军营上过战场,他又怎么不知那所谓的服侍

空气多了几分清净,见他看奏折认真的模样,北凝霜袖子下的小手紧握,眸中阴狠,过了今晚,沐卿儿未必还能活着。

想到如此,北凝霜勾起唇角,那臣妾就先退下了。

话落,北凝霜走到一旁拿过汤盅,夜胤依旧那般冷漠,裙襦下的脚故作绊了一下。

啊!

北凝霜惊呼一声,整个人倒在他的怀中,夜胤眉头微皱,看着怀中北凝霜,眸中薄凉。

皇上,臣妾脚不小心绊了一下。

北凝霜说着,被他从怀中扶起,心中不满,北凝霜嘤声道。

皇上,臣妾脚疼。

阿德,扶皇后回宫休息!

夜胤冷声一句,依旧看着手中的奏折。

皇上!

北凝霜怒唤一声,如今他这是什么态度?难道玉玺便对她如此冷漠了吗?她可是北陵公主!

夜胤冷眸微颤,不知所思,转而从奏折上移开视线看向北凝霜。

霜儿,朕刚得玉玺,如今登基仪式在即,许多事朕不得分心马虎。

话落,一旁的公公阿德也已经走到了一旁,北凝霜抿唇,他说的也对,只是

那皇上也多注意身子,臣妾告退。

北凝霜行礼直径离开,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夜胤冷眸微收,低头继续看着手中的奏折。

片刻,还是放下了手中的奏折。

阿箐!

宫外马车内,沐卿儿被绑住手脚,这一路癫窦不已,外面皆是女子哭泣的声音,车的窗帘被吹开,见路旁草丛,故作镇定开口。

停马车!

吁!

话落,有人停住了马车,沐卿儿马车的帘子被揭开,入目的面孔让沐卿儿心中咯噔了一下。

那一夜逼她喝下那一碗媚药的侍卫

你这个贱婢想做什么!侍卫怒斥一声。

我我内急,快忍不住了!沐卿儿紧了紧腿,眼神闪躲,他似乎没有认出自己。

侍卫眸中犹豫,看了一眼其他马车,皇后特意命他看守这一马车里的贱婢,其他马车都是五六个贱婢一起,独独她一人一架马车

我真的内急,一会儿怕是会脏了这套新衣!

沐卿儿想起这衣裳是嬷嬷特意给自己换的,必定别有用意。

侍卫撇去犹豫,嫌弃看着沐卿儿。

真是贱婢!

随即,伸手解开了沐卿儿手上脚上的绳子,见沐卿儿走下马车,咒骂道。

去那种地方,还有心情关心自己的衣裳,真是不知羞耻,还真以为会有好日子?别给我耍花样!

闻言,沐卿儿走下马车,凤眸慌乱,忍着伤痛缓缓走下马车,感觉身后的人跟着自己,慌张回头。

你你不要跟来,我我是要去如厕!

别废话,要么别去!

侍卫怒斥,沐卿儿愣了愣,转身继续朝前面的草丛而去,走进草丛之后,侍卫便站在了路边。

沐卿儿故作蹲下,回头隐约见侍卫还没起意,蹲着一步步朝草丛深处走去,她不能去他们说的那个地方。

她要逃

突然,侍卫察觉不对,一手挥开人一般高的草丛,随即便看见不远处的沐卿儿。

听到声响,沐卿儿猛然回头,心跳加快,转身起身赶紧往前跑去,脚上伤口扯痛,脚下一软,沐卿儿摔倒在地。

沐卿儿害怕了,向后退去,摇头道。

不,我求你,放了我!

你这个贱婢,居然还敢逃走!

侍卫抬起手中剑柄朝沐卿儿头打去,脑袋一阵疼痛,眼前突然一阵黑,沐卿儿被打晕过去。

她还以为她能逃掉了。

夜幕下降,马车一辆辆进入军营后方,婢女被拖下马车。

军营内,沐卿儿被丢在木榻上。

头好痛,记得自己被敲晕了,不,她要逃走!

想要睁开眼睛,耳边却是一片让人不堪入耳的声音。

贱人!

沐卿儿想要伸手捂住耳朵,她不要听那除了男人不知羞耻的话,还有女子不堪凌辱的哭泣、挣扎

感觉腰间衣带被扯开,沐卿儿睁开眼眸,周围还有许多木榻,那木榻上的女子被

沐卿儿伸手护住衣裳,被这一幕吓得脸色苍白。

放开我,你们滚开!

沐卿儿抬脚踹开身旁的两个男人,那身上都只剩亵裤,那脸上猥琐的模样让人作呕。

男人被踹,对视了一眼,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没想到这个还挺刚烈的,不过刺激!

话落,朝沐卿儿靠近。

你们滚开,不要碰我!

沐卿儿向后退去,如今她的反抗更是刺激着他们的神经。

同时扑上来,不断撕扯着沐卿儿的衣裳。

不要

滚开!

不要碰我!

扯掉那碍事的面纱,看见沐卿儿脸上刺目的伤疤,顿时停下了动作。

沐卿儿泪水满脸,小小的身子颤抖不已,身上衣裳被撕得破烂,隐约敞露在他们眼前。

管他娘的伤疤,老子忍了这么久,你不上,老子先来!

一旁男子走上前一手撕下那一道防线,视线落在她身上,两人顿时变了脸色

这一刻周围似乎安静了下来,察觉他们的视线,沐卿儿心跳咯噔一下,双腿收拢弯膝。

他们的眼神尽是羞辱,沐卿儿是一个女人,那处

夜胤,你早前便下令行幽闭之刑,如今这般,难道就是为了让我受到羞辱?

他成功了,如今,她恨不得一头撞死,这般羞辱,她哪里受得住。

真是晦气!

男人将手中的破布往地上扔去,四人看着眼前一幕,皆是怒气冲冲。

其中一男人怒气走到一旁拿起长剑,抬手出鞘。

难得的机会,老子偏偏选了这么个东西,老子杀了你!

话落,男人抬起手中长剑刺向沐卿儿。

知他欲意,沐卿儿闭上双眸,也许,这一切应该在这一剑便结束。

只是,并没有等到这一剑,一旁的男人拦住他,从他手中夺下了长剑。

不可,若是杀了她,你我四人明日便会麻烦,她不能死在剑下!

闻言,本要一剑杀了沐卿儿的男人眼眸微眯,一把推开面前三人,抬脚走到木榻旁,冷笑一声。

不杀了她,老子气难消,一个被行幽闭的女人,定是放荡不羁的贱人,既然不能死在剑下,老子就活活打死这个贱人!

沐卿儿还未回神,整个人便被力大的男人拖落在地,还未多想,迎来的便是男人的拳打脚踢。

啊!

不要!

沐卿儿整个人蜷缩起来,身上仅剩那被撕破烂的衣裳。

老子打死你!

男人说罢,四人一同对沐卿儿拳打脚踢,明日,便说她这些伤早就有的,只是承受不住毙命好了。

你这个贱女人!

幽闭?

哼,定是好好的宫女不当,非要勾引别人!

沐卿儿摇头,全身上下被踢得疼痛不已,他们都是习武之人,力气比常人要大。

不,我不是噗!

沐卿儿喷出一口鲜红的血,身上被打之处明显已经青肿。

我我不是

我没有!

我不是

沐卿儿胸口发闷,眼皮越发沉重,她是要被活活打死了吗?好痛,全身上下都好痛。

渐渐地,沐卿儿失去意识,眼眸翻过年华,四人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帐篷外

一袭黑衣之人走进,视线落在地上狼狈不堪的沐卿儿,眉头蹙起。

嗯!

好痛!

头好痛身体也好痛

沐卿儿艰难睁开眼眸,眼前出现的桌椅,周围地面脏兮凌乱,这里好熟悉。

双手艰难从地上撑起身子,原来又回到了辛者库,她是该要庆幸自己没死,还是应该可惜自己居然还没能死掉。

低头见自己身上的衣裳已经被换过了,若不是还有那晚的记忆,她怕是要以为,那晚的事情从未经历过。

坐在木凳上,如今外头白日光芒照进,想起那日,嬷嬷说,是夜胤的命令,还有在军营的耻辱。

夜胤!

沐卿儿双手紧握成拳,指甲嵌入手心,可这手心之痛不比心中的万分之一。

幽闭?

多残忍的酷刑。

夜胤,难道我还要谢谢你?谢谢你下令将我行了幽闭之刑,让我

沐卿儿哽咽,泪眸闭上,万般隐忍心中耻辱和恨。

让我逃过他人凌辱!

为何一切都变了!

卿儿,疼在你身,痛在我心,以后我都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丁点伤害的!

卿儿,你等我,很快,我便上门提亲。

卿儿

脑海中,往日情话依旧清晰,沐卿儿咬唇,泪水掉落在桌子上,哭声一片,好痛,心好痛,为什么!

夜胤!我恨你,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

沐卿儿咬牙开口,她永远都忘不了这些羞辱。

吱!

门被推开,外面夏日强光照进,沐卿儿不禁眼眸微眯,抬头看向门口,见那走进的女子,沐卿儿双手握紧了拳头。

咳咳,这破地方,哪能住人!

北凝霜抬脚走进,说罢,视线落在沐卿儿脸上那道疤,嗤笑一声开口。

怕是这的是连狗都不如的。

呵!

沐卿儿低头冷笑,抬头看向北凝霜,眸中多了冷厉与沉稳。

皇后娘娘说的是,这的,确实是连狗都不如!哈哈!

这的?北凝霜是忘了自己也在这?愚蠢!

闻言,北凝霜气得脸色都青了。

你闭嘴!

哈哈,连狗都不如!

沐卿儿笑得更是大声,北凝霜怒气,看着她那般得意的模样,走上前扬手打下。

啪!

啊!

沐卿儿整个人从凳子上摔在地上,伸手捂住红肿起来的脸,她本虚弱,又岂能扛住北凝霜这一个耳光。

沐卿儿,你别得意,今日本宫过来,是想问问沐千金,军营如何?

沐千金?

沐卿儿咬牙切齿,心不明一痛,军营?那一幕幕无法抹去,如今更是再想起,沐卿儿双手握紧拳头。

见沐卿儿的反应,北凝霜得意,抬脚走到沐卿儿的身旁,伸手捂住嘴巴嗤笑一声,风轻云淡开口。

沐卿儿,你可舒服了?哦,不,本宫怎么忘了,你幽闭,根本没有办法服侍那些士兵,本宫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北凝霜,你住口!

沐卿儿瞪着北凝霜,手心被自己的指甲嵌出血。

怎么?沐千金生气了?

北凝霜一副无辜的模样看向沐卿儿,两根手指捏住沐卿儿的下巴,勾起唇角一字一句开口道。

沐卿儿,送你去军营,可是皇上的命令,是夜胤亲自下令的,本宫可对这件事只字未提。

当初你那养子啧啧啧,一心护着你有何用?还不是做了井下之魂,哈哈!

听到夜胤二字,沐卿儿眸中恨意浓浓,看着如今北凝霜这番狠毒的模样,沐卿儿使劲全身力气将北凝霜拉在地上翻身而上。

北凝霜,我杀了你!

沐卿儿压住北凝霜,伸手掐住北凝霜的脖子。

桀儿有什么错!

沐卿儿怒吼一声,整个人像是疯了一般。

咳咳来人,还不把她给本宫拉开!

北凝霜使劲力气开口,没有想到,这个沐卿儿如今力气居然这么大!昏迷了三日,竟还如此狂。

▲《锁春愁》试读结束~

与《锁春愁》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