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小说最新章节-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在线阅读

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

时间:作者:苦橙

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小说简介:楚云天说:如果你用这样蹩脚的招术取悦我,别说一百万,你连五十万也没资格拿走,顶多--五百块钱!左云儿说不出话来,五百,这点钱有等于没有,拣一副药都不够!先把屋子收拾干...

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

第7章难为情

楚云天说:如果你用这样蹩脚的招术取悦我,别说一百万,你连五十万也没资格拿走,顶多--五百块钱!

左云儿说不出话来,五百,这点钱有等于没有,拣一副药都不够!

先把屋子收拾干净!他命令她。

左云儿弯腰拣地上的玻璃渣,不小心被一块玻璃划破了手指头,她没有吭声。

笃笃!传来敲门声。

什么事?楚云天扬声问。

欧靖宇说:报告军座,赵参谋请您回军部开会!

好。

楚云天拿过军服穿上,再戴上军帽,转身离开了房间。

房里只剩下了左云儿一个人,她拣完了玻璃渣,把地上打扫干净了,走到茶几边扯过纸巾擦指头上的血,然后再擦试楚云天倒在她身上的酒。

这个暴戾的男人,不仅把酒倒在她身上,还扯痛了她的头发,咬痛了她的嘴唇。

楚云天以前的脾气就很暴躁,为了她多次跟人挥拳头,四年未见,他不仅比以前更暴躁,还变得残忍了!

只是以前他从不会对她发怒,而现在,他的所有怒气似乎都是为她积蓄的!

笃笃!又有人敲门。

左云儿急忙把衣裤穿好,走过去打开门。

门外站着莫一凡,他双手捧着一个包裹,说:左小姐,这是你要换的衣服,军座让人送来的。

左云儿接过衣服,打开看见是几套情趣内衣,顿时面红耳赤。

莫一凡说:军座要你好好试试这些衣服,挑一套好看的穿上。

哦。左云儿不敢不答应。

莫一凡出去了,左云儿伸手拿起一件衣服在身上比了比,她从没有穿过这种衣服,一张脸羞得通红。

她想选一件保守一点的,只听哗地一声,有东西掉在地上了。

她弯腰拣起来,看见是一张光盘。

左云儿皱眉想,这光盘里是什么东西?

她想放下不理,又想起那个侍卫说,楚云天要她好好试试这些衣服。

莫非试衣服是假,暗示她看这张光盘才是真的?

如果她不看,万一一会儿楚云天回来问她光盘里有什么,她回答不上来怎么办?

左曼云回头看了看,发现客厅里就有一台电脑。

她走到电脑面前,放进光盘,点开电脑,看见里面出现了一对男女,不知道说的哪国的语言,她听不懂,只看见他们笑得很暧昧。

说着说着,女人走到男人面前,搂住他的脖子亲吻他,男人也回吻女人。

左云儿的脸开始泛红,心跳加速,她意识到他们要做什么,不想再看,但又想看看后面还有什么内容,万一楚云天要问,她看了才知道怎么回答。

她像做贼一样,先起身到几个房间找了一圈,确信这套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才回到电脑面前。

视线刚一接触到电脑屏幕,她的眼睛蓦地睁大,脸顿时羞得通红,觉得反胃得厉害,想吐。

她冲进洗手间,呃呃呃干呕了好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吐出来。

她按着胸口在洗手间呆了好一会儿,又用冷水洗了洗脸,心跳慢慢缓和下来,她出来接了杯水喝下去,心里好受些了。

她暗骂:周云浩啊周云浩,你给我看的是什么东东啊?羞死人了。

左云儿误会楚云天了,这光盘不是楚云天买的。

左云儿不敢再看,关了视频坐在沙发上发呆,想着她只不过想在这异地他乡用自己的身体换一百万元钱救人,可怎么就会遇上了楚云天?

左云儿的家不在A市,而是在D市。

三年前,她父亲--准确地说,是养父,因为她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是养父收养了她。

养父三年前到A市来打工,她在D市一家商场上班,并照顾年迈的奶奶。

半个月前,奶奶患了眼疾,左云儿赶紧带奶奶去检查,检查结果是奶奶患了白内障,需要做手术才能治愈。

左云儿正要带奶奶去做手术,就接到养父的同事打来电话,说她父亲出事了,要她赶紧来,家里有多少钱就带多少钱。

第8章迫不得已

奶奶得知她父亲出事,也急着要来,左云儿不放心奶奶一个人在家里,就把奶奶一起带过来了。

到了A市,父亲的同事告诉她,她父亲那天下班后,在回家的路上忽然患了精神分裂症,把一个路人砍了二十五刀,然后他又向他自己的头部砍了两刀。

因为不是在上班时间出的事,父亲的行为公司不承担责任,只是公司的领导和同事们出于好心帮着募捐了一些钱,但这钱在把两个人送进医院的当天就花完了。

她父亲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那位路人的情况就非常糟糕,二十五刀,其中有两刀伤在致命处,送进医院就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此后几乎隔天就下达一次。

虽然因为她父亲是精神病患者,不承担法律责任,但伤者的医药费他们却不能不管,伤者的家人天天围在左云儿父亲的租住房里吵闹。

左云儿把家里带来的钱全用了,又在老家那边找房产中介帮忙把房子也卖了,因为赶着要用钱,卖得极为便宜,这钱送进医院,如流水一般,一下就没有了。

奶奶一着急,眼疾越来越严重了,半米内连人都看不清楚了,却没有钱医治。

医院里欠起高达五十万元的医药费,伤者的家人把奶奶堵在家里,逼左云儿出去找钱。

左云儿找不到钱,也不敢回家,深夜在街上游荡,看见夜帝闪烁的霓虹灯,想要大醉一场。

她走进夜帝到吧台要酒的时候,听见一个女人请服务员帮她找个男人,并给了一笔小费。

服务员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就有一个男人进来,带那个女人出去了。

左云儿的心一动,试探地问服务员,说她需要一笔钱,能不能帮她找个男人。

服务员说:可以啊,如果是没有开红的,价码很高。

有多高?

看运气,运气好碰上了有钱的主,一百万也不在话下,我们这里有钱男人多,曾经有一个男人看中了一个女人,一掷千万呢。

左云儿的心跳加快:能不能帮我介绍一个?如果他能给一百万,我我就把这钱全给你。

她拿出钱包,倒出所有的钱,其实也没多少,只有几百块钱。

服务员不屑一顾地看着她那点可怜的钞票,冷淡地问:你开过红吗?

没有,真的没有。

服务员的脸色缓和了一点,如果左云儿真的没有开过,她给的中介费虽然不多,但要买左云儿的男人一定会给她付一笔很可观的小费。

服务员一边把左云儿的钱往包里装,一边说:

如果是第一次,我保证能帮你找到一个有钱的主。

不过你千万别骗我,如果你不是,我大不了丢掉这份工作。

你可就惨了,不知道人家会用什么方法折磨你。

真的是,我不骗你。左云儿忙不迭地说。

那你留下电话号码,有消息我通知你。

左云儿以李小露的假名留下号码,走出了夜帝。

她的心里有了一些希望,只要有男人肯为她出钱,能救活那位伤者和她爸爸,她愿意做他一夜、或者更久一点的情人。

养父虽然不是她的亲生父亲,但没有养父和奶奶收养她,她早已经被冻死或者饿死了!

为了回报他们养育的大恩,被逼到绝境的左云儿只能卖掉自己!

走出夜帝,左云儿沿着街边遛达,看见了一家药店,她进去买了一盒预防怀孩子的专用药,这是必须要准备的。

她走出药店不久,就接到了服务员的电话,说有一位楚先生愿意花一百万买她一夜,但前提是,她必须是第一次!

如果她没有问题,那二十三时准时到豪宇大酒店三十八楼一号去陪这位楚先生。

服务员还说,这位先生的时间观念很强,过时不候。

与《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