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王独宠下堂妃小说最新章节-冷情王独宠下堂妃在线阅读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

时间:作者:小透明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冷情王:独宠下堂妃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冷情王:独宠下堂妃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小说简介:着了魔一样的撕咬,直到后来冥若凡越来越觉得不太对劲,眼珠发热到他都觉得疼痛,而注视身底下衣衫凌乱的人,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平日里他虽然随心所欲的做事,但是他并不是习惯强迫一个女人的人,他明...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冷情王:独宠下堂妃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冷情王:独宠下堂妃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

第7章魔乱

着了魔一样的撕咬,直到后来冥若凡越来越觉得不太对劲,眼珠发热到他都觉得疼痛,而注视身底下衣衫凌乱的人,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平日里他虽然随心所欲的做事,但是他并不是习惯强迫一个女人的人,他明明知道乾木木抵死的反抗着自己,虽然骄傲的自尊让他觉得要了自己的王妃没有什么不对的,但是理智却渐渐不受控制,他克制着让自己停了下来,拳头放在身侧紧紧的攥住,再看身下的人犹如惊弓之鸟一样,匆忙的从他身底爬出,把自己缩成一个团子看着自己。

该死!不是一种毒药,应该混合了媚药!冥若凡暴躁的说了句话,猩红的眼,和握紧的拳头,手背上青筋凸起,乾木木听到他的话才恍惚了一下,白皙的小手胡乱的擦了把脸上模糊的泪水,咬了咬嘴唇稍微放松了一下戒备的身体。

那怎么办?乾木木探前一步身子,看着冥若凡明显不太好的状况,在她刚要靠近一下的时候,冥若凡退开了一点,虽然还是在狭小的马车空间,但是两人之间的距离尽可能的拉到最远,冥若凡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行举止,只有他自己知道身体的灼热来势多么凶猛。

乾木木看出冥若凡的压抑,看着他的举动,暗道自己刚才太粗心大意了,现在的冥若凡在药的摧残下,意志不知道能坚持到几时,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靠近他,但是狭小的空间里是冥若凡压抑着重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连周身的温度她都感觉到渐渐过高,待在这里绝对不是最好的选择,冥若凡现在能控制住他的身体和理智,对自己来说还好一些,若是控制不住的时候,自己想出去都难,这么大点的地方,茂密的树林里,自己就是被剥皮拆骨的吃了,都没人来救,但是要出去吗?到树林里?乾木木却也知道那也不是一个好办法,尤其是天黑之后的树林,自己一个女子,虽然自认为不能称弱女子,但是她却也知道自身有几斤几两重,权衡之下,只能静静的待在一个角落,听着冥若凡急促的呼吸声,手下意识的拉紧衣衫,连肩膀上的伤都不顾了。

身体里像是禁锢着一头凶猛的野兽,理智越来越难以控制,而偏偏身体血液里隐藏着的旧疾似是要发作一般,火热的折磨让冥若凡眼睛赤红,理智与疯狂颠倒转换之间,猛的抬头,乾木木突然感受到了他身上属于野兽般的暴走,有所感应的看向冥若凡,四目相接,火花迸溅,下一刻后背传来疼痛,她被狠狠的压在地上,狭小的空间里,乾木木紧张的不敢呼吸,而她看向冥若凡的眼睛,半晌之后突然眼角落泪,无声无息的淹没在发际里,乾木木闭上眼睛,她知道今天躲不过的,这里荒山野岭,这里冥若凡中了媚药,这里只有她一个女人,而且他们同在一个空间范围里。

身下铺的不算规整的被子,带着凉气,而身上被火热的身体禁锢压挤,灼热的气息就在头顶上,冥若凡通红的双目眼底闪过一丝痛苦,乾木木却也明白此刻他的理智已经处在了消失殆尽的边缘,眼睛闭紧睁开,再闭紧,睫毛随着眼睛的动作而抖动着,此刻的表情像是受了惊吓的小白兔,异常惹人怜惜,然而失去理智的冥若凡却毫无所觉。

耳边传来布棉撕裂的声音,下一刻裸露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凉气滑过身前,那里敏感的皮肤被火热的手掌触摸,乾木木咬着滴血的下唇,突然间有些后悔在这里认命着,但此刻已经毫无还手之力,冥若凡有理智的时候她不能动用自己的功夫逃离,那是她最后的底牌,而冥若凡此刻失去了理智,她就算动用了功夫,依然无法逃离了,因为此刻他的力气大到手指几乎要嵌进自己的骨缝里,肩膀受伤的地方,鲜红的血液涓涓流淌,滴落在撕碎的白色里衣上,显得格外刺眼。

邪恶肆意横行的冲撞,在体内暴躁的挥舞着,乾木木的纤弱的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在冥若凡滚烫的身躯下折腾,眼泪一滴接着一滴无声的滑落,乾木木始终没有出声,无论是肩膀上的疼痛,还是初经人事的疼痛,面对双眼血红,暴躁的没有一丝理智的冥若凡,她保留着自己最后的尊严,紧紧咬着下唇,红肿带着血迹,没有丝毫柔情的前戏,毫不顾忌青涩十足的身体,冥若凡此刻就像是一只被禁锢已久逃出牢笼的野兽一样,灼热沉重的呼吸,随着摆动,一声声传入乾木木的耳里,噩梦,还在继续,黑夜来袭,身上不属于自己的气息和温度像是永无止境一样的,一次次掠夺和侵袭。

当阳光透着残破的马车车窗里照射进来,晃过眼角时,伴随着全身酸痛乾木木睁开肿胀的双眼,带着不适,纤细白皙的手覆盖在眼睛上,睫毛抖动的扫过手指,周身充斥着浓郁暧昧的麝香气息,还有血腥味,身上覆盖着破碎不堪的衣服和染了血的锦缎被子,而身边已经没有了任何温度,冥若凡,那个昨晚发狂一整夜的男人不知所踪。

咝!乾木木支起疲惫酸软的身子,肩膀上凝固着干涸的血渍的伤口受到牵扯,低下头看了过去,伤口可能是昨天在挣扎的时候碰到了,伤口肿胀的有些狰狞,而且伤口下方的皮肤都是青紫痕迹,胸口前也已经由粉红色变成了紫红色,周围亦是红紫吻痕,乾木木看着狼狈不堪的自己,动了动有些麻木的腿,突然一股不适的触感从某一地方传来,乾木木愣了一下,随即嘲讽的笑了笑,果然有时候为了活命,太多的事需要去忍耐,或许早在接到圣旨让她成为冥王妃的那一刻,自己就做好了面临今天这样状况的准备,只是没想到初次会这样凄惨,了无人烟的荒芜野外,残旧狭小的马车空间,一床染血锦缎被子,一身破碎了的鹅黄色衣衫

醒了?突然一道黑影挡住了眼前的阳光,乾木木抬头瞬间听到了一个低沉略带嘶哑的声音,身子不由得一僵,昨夜晕倒之前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拳头在锦被下紧紧攥着。

嗯。沉默了一会之后,乾木木拿起被子边角的包袱,拿出里面一套干净的衣衫,就这样当着冥若凡的面,从里衣到外衣,一件件套在身上,冥若凡看着分外安静的乾木木,意外赞赏的点点头,眼神里的冰冷褪去了很多,这个女人还是有一点让自己欣赏的地方,至少她很有自知之明。

先吃点果子裹腹,本王发了信号,用不了半个时辰会有人来接应。冥若凡在马车外的地上坐下,不一会稍微整理了一下妆容的乾木木走了出来,坐在一旁,不靠近冥若凡,但由于地方有限,也并没有远离。

对于乾木木拉开的距离,冥若凡没有发表意见,只是伸长手臂将手中的青中带着紫红色的果子递到乾木木面前,乾木木看着眼前宽厚的手掌,昨天这样火热的手掌在自己身上大力带来的疼痛却带着酥麻的感觉还存在脑海里,快速的拿起果子,低头轻轻咬着。

昨晚的事不必放在心上,从你踏进冥王府的那天,就是本王的妃子。冥若凡见乾木木一直沉默的样子,这样被人无视的感觉,让他有些不悦,不过也没有发怒,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今天自己一早清醒的时候,看着怀里全身布满痕迹的人,心底突然柔软了一些,昨晚一开始并没有打算碰她,本来娶她也不过是掩人耳目做一个摆设而已,如无必要他还是不愿意去毁了一个女子的清白,只是最后还是太低估了自己的自制力,不过既然碰了,自己自然也不是没有担当的人,更何况她还是自己的王妃,事情也没有那么不好处理,大不了以后看在她能帮自己控制体内毒素,又在这一次的事情帮助了自己的情况下,善待她一点。

是,王爷。乾木木咬了咬牙,还是忍住了,小不忍则乱大谋,昨天忍到连清白都搭上了,面对这个男人云淡风轻的话,自己自然也要忍耐下去,反正这辈子也没打算再嫁一次人,以后找机会离开王府了,一个人逍遥快活的过日子也是不错的,所以,一个果子消化间,乾木木已经自我开导,把这样的一个意外事件压在心底了,不得不说乾木木虽然有时候看起来很精明稳重,又谨慎,但是有时候也会偶尔思想脱线,换言之在某些方面会有些没心没肺了点。

一时间气氛又变得沉默了,乾木木低着无聊的数着落地的树叶,而冥若凡看了乾木木几眼之后便在一旁静气凝神调理自己的身体。

第8章缠绵过后

昨天的毒虽然来的猛烈,但好在毒性并不强,而且乾木木临时的反应及时,做了一些处理,加上冥若凡的体质素质过硬,一夜缠绵之后,毒药竟然连带着媚药一起消失了,经过昨天的事情,冥若凡更加确定,乾木木的血对自己来说是个好东西。

果然不出冥若凡所说的,半个时辰之后,就传来了他们的联络信号,一会间马蹄声响起,陡坡上传来了呼唤的声音,乾木木站起身,腰身下传来的酸软让她一时间脚步有些不稳,身形晃了一下,直接倚靠在了冥若凡的身上,肢体接触间,那种柔软的触感让冥若凡愣了一下,随即在乾木木挣扎起身的时候,手臂一伸揽住了她的腰身。

靠着本王。冥若凡的口吻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直接命令式的语气,乾木木没有应声,只是身体有些僵硬的任由他拥着自己酸软的身子,垂头间习惯性的咬了一下结了血痂的下唇,这样委屈妥协的行为,莫名的让冥若凡觉得心情舒畅,似乎逗弄她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一直冰冷生活了二十来年的人,一时间竟然有了这样的心情,让冥若凡有些惊讶,却也没有去探究,不过是一个棋子罢了,顶多是比较有用的棋子。

当钟离落带着一群亲兵腰间捆绑绳子下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冥若凡拥着乾木木的画面,嘴唇动了动,最后却没发出什么声音,只是眼神在乾木木身上游离了几下,直到在冥若凡散发冰冷的气息下,才转移视线。

二十八人全数剿灭。钟离落摸了下鼻子看向冥若凡,话语没头没尾,冥若凡却很默契的点点头,或许这就是从小到大已经习惯的相处方式,也是多次在一起出行的默契,虽然乾木木没怎么听懂,但是她也知道有些话是不用她听懂的,就例如现在冥若凡招呼都没打一声就把绳子绑在了自己的腰间,下一刻还是被他固执地圈在怀里,乾木木还是没有挣脱,因为这个倾斜度略显陡峭的坡度,以自己现在柔弱的身子是上不去的,在他们面前,自己是一个不懂任何武功的弱女子。

继续赶路。映入眼帘的是一辆马车,乾木木被示意坐进马车之后听到马车帘外冥若凡低沉的吩咐声,话音刚落,人就进了车里,马车慢悠悠的动了起来,乾木木依靠在角落里,不声不响。

爷,膳食和饮水给您送进来了。乾木木没出声,冥若凡也没理会,只是淡淡的扫视了她一眼,自己坐在另一边,又开始闭目养神,大约不多半柱香的时间,马车外又传来恭敬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到今天体力消耗太多,一听到吃的,乾木木的肚子竟然应景的响了响,寂静的马车里,这样的声响让冥若凡愣了一下,看向马车外的视线转移到了乾木木身上,随即看向她被手捂着的肚子,突然间唇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声音略带低沉的轻笑着,很浅很短的笑,让乾木木脸颊发烫了起来,撇开头不去理会冥若凡那恼人的笑意。

比起在冥王府里的早膳,马车里出现的糕点,倒是让乾木木有些尴尬的咽了下口水,比自己做的粗茶淡饭要香很多,不过冥若凡没有开口,作为低人一等的她也只能在一旁咽了咽口水,仅此而已。

不饿?出神想着老头曾经有一次给自己做的叫花鸡,那种难忘的香气让她沉浸在回忆里,再回神的时候,眼前出现了散发清香的糕点,乾木木愣了愣,随后看向冥若凡,见他表情依然是那副冰冷如常的样子,动了动嘴唇,理智告诉自己如果想要吃到这顿早饭,必须闭嘴,所以识时务的乾木木拿起眼前碟子里的糕点,默不作声的放进嘴里,果然冥若凡满意的收回碟子放在临时的小方桌上,自己也稍微平和了一下身上的冰冷气息轻轻的抿了一口入口即化的糕点。

王爷。吃过东西,喝过水之后,肚子里少了那种饥饿感让人感觉好受了一些,乾木木看着吃的一派优雅的人刚好咽下最后一口东西,抿着清水,最后还是没忍住主动开口了,在大街小巷游离了这么多年,她自然知道有些事自己不主动说出来去争取,眼前这个人绝对不会主动为自己的处境考虑。

嗯?冥若凡对于乾木木一副我要谈事情的样子有些惊讶,毕竟从踏进冥王府开始,她基本上对自己的安排都是默默承受的,相较于自己想象中的大吵大闹她并没有,在面对自己的刁难与冷淡给出的回应只是默默的接受着,这样的不温不火不骄不躁,倒是让他有些欣赏,尔后加上昨晚的事情,对乾木木由一开始的排斥,到现在也默许了她的存在,只是她的态度却让自己不是很满意,现在突然开口,倒是让自己有些期待了。

我我想和王爷谈件事情。乾木木看着冥若凡挑眉间的魅惑,突然间有种这个男人很好看的想法蹦出脑海,思绪瞬间被打的凌乱,但是下身的痛楚那么清晰,那么明显得提醒着她昨晚所遭遇的事情,她相信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像她被自己不喜欢的人强上之后还能如此淡定的和他坐在一起吃早点的样子了,自己不过是刚成为冥王妃几天而已,而这几天里,冷待是自己可以接受的,但是生病发烧,受伤,到最后失身似乎自己和冥王府气息不合一样,又或者待在冥若凡身边这样的事情一定还会层出不穷的,所以为了自己以后着想,还是趁着自己刚刚吃了亏,适当的利用一下,大胆的说出自己的条件。

哦?这样的音节,让乾木木觉得有些耳际发疼,不过还是动了动身子,腰身的酸痛让她微微皱了下眉头,这样的动作自然是落在了冥若凡眼里,突然间一丝别样的情绪闪过脑海,冰冷的气息似乎被什么打乱了一下。

我可以帮王爷做到你想做的事情,但是事成之后我希望,我可以离开冥王府。乾木木不知道冥若凡把自己留在他身边能做什么,但是她并不傻,她知道自己一定是有用的,不然这样的全是男人的出行,为什么偏偏带了自己一个女子,而且昨天马车滚落的时候冥若凡在身后紧追不舍,如果不是他在追逐,自己早就跳了马车逃过一劫了,自己的身份,在冥若凡眼里自己是什么样的存在,她很清楚,所以冥若凡的反常举动,只能代表一件事情,自己现在于他而言,还有用。

帮?爱妃,有什么能帮本王的?冥若凡收敛起冰冷气息,但瞬间周身充斥着魅惑的味道,墨黑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盯在她的身上,慵懒的像是蓄势待发的狮子一样,每一寸汗毛都在他的眼神下颤栗,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赤裸站在他身前一样,被目光凌迟着,这种感觉实在太不好受了。

百姓传言,王爷已有心爱之人,我可以帮王爷把她迎娶进门,正妃之位我可以拱手相让,至于真正能帮到王爷的地方,只要王爷吩咐,乾木木自当万死不辞,只希望王爷用完之后,能放我一个自由。乾木木垂下眼眸,闭了闭眼睛,颇有一副拼出去的架势,一股脑的将自己脑海中盘旋已久的话全都说了出来,随即低垂着头,闭着眼,等待着对面男人的回应,马车里的寂静,让她有些心神不宁,当权者最不喜爱太过聪明的人,而自己现在的情形,完全可以用自作聪明来形容,但此刻的她已经是骑虎难下,为了以后拼了!

自由?冥若凡的眼神越发的冰冷,面无表情的盯着乾木木的头顶,周身散发着低气压,而她和他在僵持着,冥若凡从小就不知道自由是什么,该是什么样子,但是现在昨夜刚刚失身给自己的王妃,在口口声声的和自己交谈着放她自由,没由来的心底一阵怒火,心口里的烦闷无处宣泄一般,眼神如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乾木木。

我本是鄙夷之人,是太后垂怜才得此尊贵的身份,乾木木贱人贱命,享受不得这样的福气,更不配踏进冥王府那样的地方,既然王爷心中有人,而我又向往山野之地,还请还请王爷应了这个请求。乾木木咬咬嘴唇抬头瞬间,对上了那能淬出冰碴子的目光,思量了一下还是迎难而上,对上了他的视线,僵持了几乎有半柱香的时间,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才打破僵局。

爷,落秋雨了,前面有个凉亭,需要休息一下。车外传来下属汇报的声音,冥若凡眸光一转,深深的看了乾木木一眼,转移到马车帘上,轻轻的嗯了一声。

与《冷情王:独宠下堂妃》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