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狠角色小说最新章节-网游之狠角色在线阅读

网游之狠角色

时间:作者:豆小浆

网游之狠角色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网游之狠角色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网游之狠角色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小说简介:啊呀!阿木舒舒冷不防被武心蝶扔过来的热水瓶击中,嘭的一声爆响,武心蝶一个箭步冲了过来,猛地一下把阿木舒舒撂倒在地上,用力夺去了她的刀子。你想干什么!武心蝶厉声责问,没想到自己引狼入室,喝问道,你这骗子!你...

网游之狠角色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网游之狠角色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网游之狠角色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

第7章热血报情缘

啊呀!阿木舒舒冷不防被武心蝶扔过来的热水瓶击中,嘭的一声爆响,武心蝶一个箭步冲了过来,猛地一下把阿木舒舒撂倒在地上,用力夺去了她的刀子。

你想干什么!武心蝶厉声责问,没想到自己引狼入室,喝问道,你这骗子!你不是和我说他是你哥哥么!

你们两个不要脸的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小女孩!阿木舒舒坐在地板上,放声大哭,黄小丰!你这畜生!你要被天打五雷轰!妈个巴子,我操.你妈妈!我要去告你!呜呜呜

舒舒你别这样,你先起来!黄小丰表情尴尬,想过去扶她起来又止步不前。

你别哭了,快起来!武心蝶见黄小丰一脸愧色,料定他是做了什么对不起阿木舒舒的事情,温言安慰道,有什么事起来说吧!

我就不起来,你可要给我评评理!阿木舒舒索性趴在地上,抹一把眼泪,恨恨道,前几年这混蛋在我家乡乌鲁木齐上大学,我就在学校旁边一个饭店里干活,当时我和这混蛋谈着恋爱。这败家子不好好读书,整天玩网络游戏,自己又不能挣钱,就经常问我要钱充卡买装备什么的。我想他一个大学生肯和我这个没有文化的打工妹恋爱,没有看不起我,所以我当时很爱他,供他玩游戏买装备,工资还没发我就问我老板娘借钱。可是他要买的装备太多太贵了,随便一件装备就上千,有的还上万,我辛辛苦苦干一个月的活工资才一千二百块,哪够他买装备的!你猜这混蛋让我做什么?他竟然让我偷我老板娘的钱――

那时我从来没偷过别人东西,说什么也不愿意去偷。他就说如果我不去偷那他就自己去偷,我想他一个大学生,如果偷东西被捉住了就没法在学校读书了,我只是一个打工妹,捉住了被打骂一顿就没事了,所以我就去偷了我老板娘六千块钱给他,让他一个下午就全买成装备了。我当时都气哭了,好多次苦苦求他应该好好读书不要再玩游戏了,他放狗屁说什么‘玩一款游戏就像读一部书,别人是玩游戏,我是读游戏,在游戏中可以锻炼商业头脑,甚至还可以发明软件’――

我没有文化,他的一通狗屁我全信了。为了供他玩游戏买装备,我隔三岔五就偷我同事和老板娘的钱,后来被老板娘怀疑,我就偷偷离开了饭店,到公交车上去偷。一偷就偷了三年,偷来的钱大半以上都给了这混蛋。去年他快毕业的时候,我怀着两个月的孕在公交车上偷手机被人捉住了,当场在车上就被人揍了个半死,孩子也揍掉了,下了车浑身是血地被押到派出所,我还以为我要被枪毙呢,结果把我关了一年多――

这个狼心狗肺的混蛋一毕业就不见影了,和我狼狈为奸了四年,竟然没去看看我!我在监狱里伤心得想自杀,又想想都是这个混蛋把我害成这样的,我应该等出去了杀了他这个该死的混蛋!黄小丰,你说我好好的一个人是不是被你毁的!你对不对得起你的良心!你该不该死!妈个巴子你快说!

阿木舒舒已经和泪人似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滚落,衣服被泪水打湿了一大片。武心蝶见黄小丰低垂着头,不辩一词,看来阿木舒舒这些话一字不假,心里不禁为阿木舒舒叫屈:老天无眼啊。这么一个大美女,还这么爱你,居然让你给糟蹋了!听说好白菜都让猪拱了,真是一点不假。

咕咚一声,黄小丰突然跪在阿木舒舒面前,低声道:当时我贪玩游戏,迷失了自己,也让你做了很多错事,我是对不起你!你就狠狠扎我几刀吧!说着拿过那把刀子来,递给阿木舒舒。

你妈个巴子!你还想害我一次啊?我杀了你我要偿命的!阿木舒舒抹一把眼泪,啪、啪、啪,重重地打了黄小丰三个耳光,操.你妈妈!你真不怕死是吧?行,你自己抹脖子吧!怕死就别拿刀子装比!

舒舒,你听我说

你别叫我舒舒!舒舒是给我老公叫的,不是给你叫的!阿木舒舒大怒,啪的一声又打了黄小丰一个耳光,啥废话也别说!混蛋玩意儿,你要是知道对不起我,你就赶快死给我看,快死快死快点给我死!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我到现在心里还喜欢着你!黄小丰一句话说完,倒转刀把猛地朝肚子上扎了进去。二十多公分长的刀子直没至柄,再一拔出,顿时血如泉涌。

丰哥,你!!!武心蝶大叫一声,原以为黄小丰拿着刀子只是做个表示,万万没想到他居然真捅了自己,大惊之下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

小丰子!阿木舒舒一声尖叫,双臂紧紧抱住黄小丰,才收住的泪水又流了满面,亲吻着他的脸颊泣道,你疯了!我是气你的!你怎么真捅了自己!你这傻瓜!

我对不起你的地方确实太多我该死黄小丰额头上的汗珠如黄豆一样滚落下来,咬着牙用力推开阿木舒舒,昂起头攥紧刀子又用力扎进了肚子里。

黄小丰!阿木舒舒扑上去一口咬住黄小丰持刀的手腕,夺过刀子扔出老远,哇哇大哭道,我不让你死!你要是敢死了我立刻就从这里跳下楼陪你!我既然来找你,我心里就还有你,我还爱着你!你死了我就苦了,你要让我享福报答我,老公你不能死不能死!

我也爱你咱俩照的照片我都留着你来找我累不累你吃饭了么

我吃狗屁!阿木舒舒见他嘴唇已经发白,还硬撑着说些废话,厉声道,不准说话!救护车来了!

武心蝶奋力抱起血淋淋的黄小丰,从后门出了网吧,把黄小丰抱到救护车上,和阿木舒舒一起随车去了医院。

黄小丰身子壮实,经过一番抢救后已经转危为安。武心蝶先回去照看网吧。阿木舒舒出去一趟,买回阿胶、红豆圆子羹等名贵补血良品。见黄小丰已经脱离危险,狡黠地一笑道:谢天谢地,总算没死!说实话你也没打算死是不是?要不你怎么不干脆抹脖子呢?黄小丰勉强一笑:我要是真死了,你还嫁得出去么?

妈个巴子!想娶我的人多着呢!阿木舒舒伸指戳一下黄小丰的额头,沮丧道,你们这地方也太小了!我想吃古拜底埃、伊特白西、卡特力特,找了好几天都找不到哪里卖,连克儿西麻也没有。

这里怎么会卖你们塔塔尔族的点心!等我好了,你天天给我做点心、烤肉串吃哈!你做的点心太好吃了。黄小丰忍不住舔舔嘴唇。

行,这事好说!阿木舒舒拍拍手,笑问道,可是我为你受了那么多苦,在牢里一年多啊,我算了一下,是八千七百多小时,五十二万多分钟!吃的是猪狗食,睡觉也没有你搂着!苦死了噢!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我做网吧老板,你就做老板娘,好不好?

痛快!我也学会玩游戏了!咱们两口子一起玩游戏吧!阿木舒舒高兴得手舞足蹈。

我正有这个意思呢!黄小丰惊喜交集,原以为她向来讨厌游戏,应该对游戏深恶痛绝,不想也爱上游戏了,心里美滋滋的,和舒舒一起,玩起来那就更过瘾了!

第8章人生至拽可为哥

武心蝶回到凤凰镇第一网游网吧,感觉身心有些疲惫,躺在床上小睡一会儿,闭眼便是大大小小的棺材,心里怨恨唐小坏把自己害得真不轻。为了消除心里的阴影,只好进入江湖。

武心蝶已经57级,面临着一个严峻的问题―没有足够的金子学武功。唐小坏给的那100金,早已经全部给了玄苦学功夫了,金子花光了,自身却没有强大多少,心里不禁怀疑自己上了玄苦的当。

少林武宗的名技无影脚,据说威力极大,但施展起来颇费手脚。要先施展第一式迦叶腿,再施展第二式韦陀拳,然后才能施展第三式无影脚。武心蝶连续施展了三五次,才终于踢出一记无影脚,心里十分纳闷,看武宗高手们施展无影脚如行云流水,自己施展起来怎么如此费事?如果临阵对敌,哪有功夫施展这纯属花架子的迦叶腿和韦陀拳?

再者,三级的无影脚,威力小得实在令人失望,居然连寺院外的老虎都踢不死。武心蝶想继续提升无影脚的施用等级,但已经一贫如洗了。不禁仰天长叹,这个江湖和现实也太相似了,有钱的纵横天下,没钱的寸步难行。赚钱又没有好办法,唯有在商会老板那里跑跑腿赚点小资,但这点小资连给玄苦塞牙缝都不够。问许妙心借钱吧?借了钱自己也说不准什么时候才能还上,再说人家哪有那么多闲钱借给自己啊?郁闷!

武心蝶郁闷得嗷嗷叫,围着寺院瞎逛游。不知不觉,逛到寺院的东南角,眼前呈现出一道大铁门。武心蝶出入少林寺多了,知道这道铁门里面就是少林密室。凡是进出密室的,最低也是70级以上的好手。

我才57级,嗯,我还是不进去了吧。

武心蝶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就算勉强进去,顶多撑上三五下,绝对会被守卫密室的武僧送出来。心里正不爽,忽然发现密室的门口挂了一块镶金的木牌,木牌上似乎刻有文字。走近一瞧,原来镶金木牌上刻的是武宗同门闯密室的记录。

瞧瞧第一名是谁哟,第一名是拽哥!

这块木牌上,只记录了闯关前十名的武宗高手。高居榜首的,正是快手阎罗―拽哥。名列第二的,是张太清所说的那位成大器。余下的八位,都未能通关。

武心蝶挨着排名看下去,第三名萧雄,第四名小战神,第五名却是一位名叫爱阴私袒的家伙,心里不禁乐,爱阴私袒?嗯,这吊名字有个性!再往下看,那位闻名已久的易多罗,居然排到了最后一位。

榜上这十个人,都是高手啊!―嗯,我武心蝶什么时候也能像排名第一的拽哥一样,纵横江湖,留下大名让万人敬仰!就算到不了拽哥的境界,比他稍微菜一点,能有成大器的境界,做个一人之下,八人之上也行呀!嗨―!

武心蝶自言自语,感慨发完了,还得想办法凑钱学武功。再幽怨地看了一眼排行榜,失魂落魄地准备离开。

外面的朋友,你等一下!

武心蝶才刚走出没几步,忽然听到身后的铁门大开,只见一人以极快的身法闪出铁门,向着自己冲了过来。

那人上穿红色逍遥裳,下穿白色逝云,双臂上套带的护手,居然泛着金灿灿的光芒。一路冲来,身后拉着长长的一串身影,显然是位绝世高人。

大哥,刚才你是在叫我嘛?

武心蝶明知故问,密室的外面只有自己,显然是在叫自己。又一看对方貌似高手,先称呼一句‘大哥’,讨其欢心。

嗯,刚才我就是在叫你。那人跑到武心蝶身边,陡然止住脚步,沉声道,刚才我听你说,你想像拽哥一样纵横江湖,还说就算到不了拽哥的境界,比拽哥稍微菜一点,能有成大器的境界也行,是么?

呃是呀。武心蝶察言观色,隐隐感觉这人的语气中好像略带责备之意,便委婉道,拽哥大名鼎鼎,成大器也是一号牛人,这两个高手中的高手,我崇拜很久了!

呵呵,你见过拽哥么?

我老想见他,可惜没机会见到。唉,郁闷啊!武心蝶嘴上惆怅无比,心里却嘀咕道,他带着蒙面巾,也没法看他的身份。估计,他八成是拽哥吧?如果不是拽哥,那就绝对是成大器了!嗯,要真是拽哥就好了,我刚才把他说的那么牛,应该能讨他欢心吧?要是成大器就不妙了,可千万别因为我说低了他,他就找我麻烦!

朋友,现在你不用郁闷了。那人微微一笑,淡然道,你要见的拽哥,就是我。

啊,你真的是拽哥啊?―我说呢,怎么看上去这么牛!你太牛了,牛,牛啊!武心蝶心花怒放,一时激动,除了一再提到牛,也不会说什么了,心里暗道,我要是能和他交上朋友,那以后的漫漫江湖路,绝对四平八稳!

呵呵,你不用奉承我,我并不怎么牛。刚才你提到的那位成大器,他才是真的牛。拽哥一本正经,郑重道,刚才我把你叫住,就是要告诉你,密室外头挂的这块木牌,上面的记录并不真实。比如成大器,他就绝不比我菜。聚义堂如果没有成大器的加入,也不可能这么快就雄踞凤翔。

噢,这位成大器,原来也是聚义堂的人啊?

嗯。聚义堂有四处分堂,成大器是玄武堂的堂主。

拽哥正说着,忽然一阵马蹄声响,遥见寺门外一人策马而入。那人手挽名弓贯喉,看见拽哥,远远打个招呼,打马向这边奔来。

大哥,和你打招呼的这位,是你朋友嘛?

嗯,他是我兄弟,朱雀堂堂主,龙逊雀。

说话间,龙逊雀已经策马来到拽哥身旁,下了马,低声向拽哥道,大哥,人屠宗帮主易多罗批了战书,已经在光明顶列阵以待了。

噢?这么快。拽哥微感吃惊,笑叹道,以往咱们和人屠宗干架,他们总是拖泥带水,每次都让咱们等上好久才开战。想不到这一回居然十分利落!

嗯,这事我也纳闷呢,不过据张太清调查,以前人屠宗在开战前拖泥带水,那完全是他们的诡计!人屠宗那位叫老爷子的家伙,十分狡猾,每次都是他力劝易多罗不要急于出战,等耗尽咱们的战气才动手。

呵呵,小清总是喜欢调查这、调查那的。拽哥赞许地笑着,忽然紧张道,这次人屠宗一反常态,刚批了战书就列阵以待,咱们的弟兄还以为他们又会拖泥带水,战意上就懈怠了。他们如果趁我不在,大举攻杀,那咱们的弟兄不是要吃大亏么?

说的就是!人屠宗那个老爷子,好像打听到你不在前线,就劝易多罗速度进攻。多亏了张太清机灵,说是我师父点名要和易多罗先单挑,然后再大干一架。易多罗还真被张太清一句话镇住了,他怀疑你就在前线,不敢单挑,怕单挑输了丢了他江湖第一的人,现在正举棋不定呢!

呵呵呵!拽哥纵声大笑,欣慰道,小清的级别虽然低了些,但是说到随机应变,帮里也找不出比他强的了!

嗯。龙逊雀点点头,略微催促道,大哥,现在易多罗虽然举棋不定,但是难保他不会冒然攻杀咱们的弟兄。你既然已经从密室出来了,那咱们就赶紧去前线吧!

好,这就走。拽哥说着便跨上神驹狭翼,向武心蝶道,朋友,后会有期了!

哎―等一下!

武心蝶突然拦在拽哥马头前,小心翼翼道,大哥,我、、我还想请教你两个问题。

我说这位伙计,龙逊雀拍拍武心蝶的肩膀,友好道,我和我帮主,有十万火急的仗要去打。你要是有什么问题要请教,回头再找我帮主。现在可是真没工夫!

龙兄弟,这没关系。拽哥不急不躁,向武心蝶道,你有问题问不了,憋在心里也很难受。你问吧,第一个问题是什么?

大哥,我刚学会‘无影脚’,为什么施展起来那么吃力啊?

伙计,我来回答你,龙逊雀抢答道,你要想麻利地施展‘无影脚’,必须先修习少林武宗的师门秘籍《潜龙寂灭经》,修习到一定程度,再把‘七宝神照心法’诀要、‘韦陀拳’诀要和‘无影脚’诀要贴到《潜龙寂灭经》的附录页里,再连同这三种诀要继续修习。等你对《潜龙寂灭经》领悟10成的时候,你的‘无影脚’功法大增,施展起来就得心应手了。嗯,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龙兄弟,你先别急着问他第二个问题。他的第一个问题,你只是帮他解答了,可没帮他解决!有问题,必须得解决,光解答是没用的。拽哥呵呵大笑,向武心蝶道,朋友,你57级,应该是没有《潜龙寂灭经》和那三样诀要吧?

我是新手,我什么都没有,我就只有一本《长拳谱》。武心蝶几乎可以确定拽哥必然会送给自己一些东西,便索性实话实说,并努力把这实话用尽可能招人怜悯的口吻去说。

你的《长拳谱》,除了到藏剑山庄打九绝剑魔的时候用得上,其他地方就毫无用处了。拽哥一边说着,边从贴身的包裹中抽出两本《潜龙寂灭经》、一本《武林宝典》,又抽出七宝神照心法诀要、韦陀拳诀要和无影脚诀要,递向武心蝶道,这几本秘籍和这几张诀要,你都用得着。送给你!

大哥,这个武心蝶眼都红了,但还要违心地礼让一下,勉强笑道,这个不太好意思吧?

伙计,我帮主慷慨得很,他要送给你,你就全收下好了!龙逊雀见武心蝶假意推让,便接过拽哥手中的东西,一把塞到武心蝶手里,催促道,你的第一个问题,我给你解答了,我帮主给你解决了,第二个问题呢?

呃、、第二个问题,我想我想加入聚义堂!武心蝶已经领略到了聚义堂的温暖,诚恳道,大哥,你收我入帮好嘛?现在我等级虽然很低,但我会努力练级,尽早让自己强大起来,我会给帮会出大力的!

这个不行的!

拽哥不假思索,一口回绝,却又和颜悦色道,我不能收你入帮,并不是因为你等级的高低。人屠宗收人,是以等级为重。聚义堂收人,是以义气为重。虽然我跟你有这一面之缘,但我对你毫不了解。同样,你对我、对聚义堂,也是毫不了解。你贸贸然加入聚义堂,也不见得是好事。不过你放心,只要你真是重情重义的硬汉,就算你入了别的帮会,我也会想方设法把你请进聚义堂!话说反了,如果你无情无义,撞到我手里,我也不可能不杀你!

噢,大哥我知道了!武心蝶利落地答应,真没想到拽哥居然说出这么雷人的话来,再想想自己的现状,好像还不太沾重情重义和硬汉的边儿,心里竟莫名有些胆寒。

伙计,我帮主不是吓唬你,在这个江湖上混,无情无义、卑鄙无耻的下场是很惨的。龙逊雀也来敲山震虎,笑道,就像E代名将的帮主唐小坏,他的下场就是被我帮主追杀得满街跑!

啊?武心蝶吃了一惊,唐小坏给自己的印象,不敢说多好,但有那100金的馈赠,印象还不是多坏的,不禁诧异道,唐小坏是无情无义的人么?

嗯,这人挺卑鄙!小坏这个名字,很适合他。拽哥语气中满是鄙夷,想从前,我50级的时候,他45级,他让我帮他做任务,我帮他做了。后来我70级了,他68级,他为了冲唐门的高手榜,居然抢我的怪物。我一再警告他,他假装让步,一会儿就喊来了十几个人,一起下手,把我杀了。不过现在他连我大徒弟杨鸣镝也打不过,见了我就跑,还托人跟我说什么‘不打不相识’,甚至想借我点钱。呵呵,真是垃圾!

嗯,帮主,时候不早了!龙逊雀接话道,前线的弟兄们应该等急了,咱们走人吧!

稍等,拽哥说着,将身旁那匹神骏非凡的名马狭翼牵到武心蝶身旁,郑重道,这匹马,是马中极品,以后就是你的了。

啊?武心蝶几疑是梦,惊喜道,大哥,你要把这匹马送给我?

帮主,这恐怕不合适吧?龙逊雀忽然出言阻止。

怎么,有什么不合适?

帮主,这匹‘狭翼’虽然是你的,但是平时一般是张太清在骑。你应该也看得出来,张太清很喜欢这匹马,只是没好意思开口要。你如果把这匹马送给这位伙计,张太清心里会不会不高兴?

呵呵,你想多了。张太清是我徒弟,最亲不过的人,帮里的马不少,他想骑哪匹骑哪匹,何必非骑这一匹?拽哥丝毫不以为意,转而向武心蝶道,你向我提出那两个问题,我很感谢你。你能向我提问,说明你看得起我。你想加入聚义堂,说明你看得起聚义堂。我就以聚义堂帮主的身份,借着这匹马,谢谢你对聚义堂的垂青!―嗯,龙兄弟,你身上有多少钱?

帮主,我身上有两千四百金!

嗯,都拿出来,送给这位朋友。

帮主,你的意思是

我没别的意思。我是从低级一步步升到现在,我很清楚新手的难处。他这个级别,正是花钱学武功的时候,没钱,会难倒英雄汉的!拽哥边说着,接过龙逊雀递过来的包裹,往武心蝶身旁那匹狭翼的背上一搭,拍拍他的肩头,我们该走了!

大哥,再等一下!武心蝶出声拦住,我还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哥们,你问题也太多了吧?我们要去战场拼命,战事十万火急,我帮主哪有工夫回答你一个接一个的问题!龙逊雀很不耐烦,感觉武心蝶是傍上帮主拽哥了。

拽哥却并不焦躁,温言道,你有问题就问吧。

大哥,我想问一下,我现在应该先升级还是先赚钱?我怎样才能快点升级,怎样才能赚大钱啊?我不想依靠别人,我想自己升级、自己赚钱。

龙逊雀皱眉道:哥们,你这是三个问题了。

照目前的江湖形势看,你想升级是很难的。

拽哥语气果决,说道,只要人屠宗不散伙,我们聚义堂升级很难,江湖上,除了人屠宗以外的所有人,都很难升级,当然也包括你!嗯,你先学着赚钱吧。江湖上能赚钱的技能不少,制符、挖矿、伐木、剥皮、烹饪、采药、抽丝、收种,这些技能都可以赚钱。

噢。武心蝶点点头。心里奇怪,为什么说人屠宗不散伙,自己就很难升级呢?难道他们还能阻止每一个人升级?但见龙逊雀很不耐烦,便不再问这个次要的问题,直问主题,大哥,这些赚钱的技能,哪个容易学,而且又赚钱多啊?

你就学抽丝吧。

抽丝?抽丝技能是干嘛用的啊,很赚钱吗?学到什么程度可以赚钱,能赚多少?

呵呵,我实在没工夫回答你了。你去襄阳,城里有位巧婆,她就是专门教人学抽丝的。你可以通过她了解一下抽丝技能的功用。

拽哥见武心蝶每问都是以生财为重心,感觉道不同,便不想多做解说。向龙逊雀打个手势,两人一个痛鞭快马,一个迈着凌波微步,绝尘而去。

真不愧是聚义堂的领袖,仰望啊!

武心蝶见拽哥倏然离去,茫然若痴。本来是想蹭点好东西,现在东西得了不少,心里却并不觉得爽快,反倒隐隐感觉自己有些可耻,心里惭愧,和这位大哥相比,他就好比是一根正直的栋梁,我就好比是一根弯曲的毛毛!―嗯,我就先不练级,先去学学赚钱的技能,等我富强了,他一定会收我入帮的!

武心蝶骑上狭翼,先到玄苦那里把武宗的各项武功都学到了顶级,感觉自己有点牛了,心里也越发觉得自己欠下了拽哥一个大情分。但又想不出怎样表达谢意,自己才57级,就算拼死拼活也不可能给人家出上什么力,忽然想到可以委托慕容八斗作首诗,谨此表示对拽哥的谢意。

你要做七言绝句还是五言律诗?或者是万言书?

嗯,七言绝句吧。武心蝶觉得五言律诗字数少,万言书字数太多,唯有七言绝句言简意赅最合适。

好。七言绝句一字5金,四句140金,八句280金!

晕,作诗还要收费么?武心蝶无语,慕容八斗一字5金的稿费很不低。

本来不该收的,但我急需资金和柳闻铃视频,再说作诗很伤害脑细胞,所以适当收取一点金子。不过,我可以再免费送一首的!慕容八斗将文人的劣根性表现得淋漓尽致―无人欣赏自己的诗作时,成批量地填诗作词,一旦有人欣赏了,便恬不知耻地开口索价。

好吧,就花140金买你四句好诗,但是不要写得太深奥难懂!

过了片刻,《江湖快报》上已经登出慕容八斗作的两首诗,诗名《英雄赞》,落款却都是武心蝶的名字:

拽哥豪气世无双,千载侠史应流芳。慷慨解囊真公子,仁义纷纷羞孟尝。

英雄本色如觳波,情自深沉恩自多。气吞北斗翻河岳,力挽狂澜义超卓。指相赠及时雨,快手除恶且休说。长为豪杰一声吼,人生至拽可为哥。

与《网游之狠角色》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