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纷乱三国小说最新章节-穿越之纷乱三国在线阅读

穿越之纷乱三国

时间:作者:两面体

穿越之纷乱三国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穿越之纷乱三国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穿越之纷乱三国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小说简介:终于到洛阳了,不愧是京城啊,跟现代的首都一样严重的交通堵塞啊。看这一条长龙没有一个时辰恐怕是轮不到我了。就在我无聊的等待中,胡车儿发话了:主公我们就这么等下去?我特么也不想等啊,于是道:有什么办法...

穿越之纷乱三国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穿越之纷乱三国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穿越之纷乱三国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

第7章进入洛阳

终于到洛阳了,不愧是京城啊,跟现代的首都一样严重的交通堵塞啊。看这一条长龙没有一个时辰恐怕是轮不到我了。

就在我无聊的等待中,胡车儿发话了:主公我们就这么等下去?

我特么也不想等啊,于是道:有什么办法不用等么?

胡车儿道:主公只要肯花些钱财打点一下相信很快就能进城的。

听后我就愣了,我**不是吧,洛阳可是京城啊,特么的首都的说,京城都有贪官?比特么现代都牛逼啊,于是道:既然如此你便去打点一番吧

不一会胡车儿屁颠屁颠的回来了:主公可以了,我们走吧。

此时此刻我就在想古人诚不欺我啊,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进入洛阳城后我发现洛阳确实繁华比徐州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不过我总觉得好像不太对劲,徐州虽然没有洛阳繁华,不过徐州百姓其乐融融充满了生机,可偌大的洛阳城虽然比徐州繁华却没有生机,看着洛阳城的百姓很少能看到笑容。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方悦打断了我,道:主公,我们现在要去哪?

我听了方悦的话,整理了一下思绪道:去找贩卖精盐和白糖的地方。

不一会就到了陈家在洛阳的商铺,下人见到我们这么多人就知道肯定是有大买卖了,于是叫了管事的,管事的也没见过这么大阵仗于是道:不知这位大人光临小店所谓何事?

我道:我是程闵,想必陈登兄应该关照过吧?

管事的道:原来是程大人,快快里面有情,少爷已经吩咐过了,我们已经开始准备了没想到大人来的如此之快,先在小店歇歇脚,小的尽快准备。

方悦还好毕竟跟我在徐州一起来的知道我的底细,这胡车儿就蒙圈了,怎么回事。方悦便解释了一下,胡车儿才知道原来我便是研制精盐和白糖之人,早在徐州的时候就跟陈登说过要来洛阳,所以陈登吩咐了洛阳的人帮忙弄府邸。

不得不说钱真特么管用,这管事的肯定没少花钱,不一会就给我准备好了府邸,邀请我们去看看是否满意,于是我们一队人跟着去了府邸,这一看呵还真辉煌,比我在徐州的府邸都大而且管事的还很精明,看到我了我呆着家丁所以根本没安排家丁倒是安排了一些婢女。

比之前的府邸都好我当然满意了,于是道:多谢了,在下很满意。

管事的听后也开心的笑道:既然大人满意,那在下就先行告退了。

之后的几天我便开始忙活府邸的装饰了,过了二十多天终于结束了,天天憋在家里还没有电脑真心难受,于是寻思出去转悠了一圈,顺便打听一下那个指腹为婚的貂家。

呆着方悦在洛阳大街上闲逛着,看着城里全是男的,好不容易有几个女的还是大妈级别的。真别说古代就是有一点不好,姑娘都不上街,不管是洛阳还是徐州我能看到的异性全是大妈级别的,根本就没见过一个小姑娘,妈的来个丑女我也能忍啊。

现在基本上天天都是无所事事了,我也完成了前世的梦想,成个大富翁,下一步应该干什么呢?难道就这样天天无所事事的?上辈子当宅男至少有电脑有游戏陪着我,现在当宅男天天没事干闹心啊。

走着走着看到前面有一个赌馆,寻思着反正我现在钱已经多的没地方花了,不如去乐呵乐呵吧。

进了赌馆发现没有前世电视里那样的烟雾缭绕,想想也是古代没有香烟。看着一屋子赌具才想起来,妈的古代没有麻将赌法明显不一样没有一个是我会的

就在这时听到一声怒吼:妈的又输了,劳资连输十几把了,你们是不是作弊了?

我可以想象到这家伙被人暴揍一顿然后被扔出去的画面,可是我想错了,这一幕并没有发生,赌馆里管事的低三下四的道:公子小人哪敢在公子面前作弊啊,这样小人把钱都还您吧。

那人一脚给管事的踢开,怒道:妈的,当劳资是要饭的么?劳资没钱么?瞎了你的狗眼。

管事的低三下四的趴过来点头哈腰做足了小日本的姿势道:公子息怒,小人口误、口误,公子勿怪。

不用合计这人肯定是有身份的,在洛阳都敢这么嚣张典型的官二代啊,劳资上辈子最看不起这样的人,而且看他这样今天肯定点子特别背,劳资就过去跟他对立玩,即解气还能小赚一笔哈哈。

于是我走了过了,看这他玩的是骰子,一边有个大字一边有个小字,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赌大小了。

那人下了两贯钱小,我就下四贯钱大,别说还真赢了,反复如此,他下大我就下小,他下小我就下大,他下二贯我就下四贯,他下十贯我就下二十贯,不一会就赢了几百贯钱了,哈哈比做生意赚钱还快。

不一会那人好像发现了我一直跟他做对,于是道:小子你敢跟劳资做对?就因为你劳资输了几百贯钱了,你说应该怎么办?

没想到这货还主动惹我了,我道:啊?谁在说话是跟我说话呢么?

这人怒道:小子你不想活了么?你可知道劳资是谁?

管事的看这情况也蒙了,暗暗想道:这小子还真解气,不过得罪了这位爷可没什么好下场啊。这位爷现在可在气头上,我上去劝也是只有挨揍的份还是算了吧,谁让这小子不开眼得罪了这位爷呢。

我看那人怒了,就道:哎呦原来是你在说话啊?

那人道:臭小子你特么找死么?

我道:臭小子叫谁呢?

那人哈哈一笑道:原来是个傻子,哈哈,傻子当然是叫你呢。

我笑的更灿烂道:原来是有个傻子再叫我啊,哈哈。

那人愣了一会才反映过来,一看这架势到是真怒了话也不说了,上来就要动手,劳资可是带着方悦呢,能生擒胡车儿,在游戏里怎么也有80的武力了,还能怕你动手不成?

就在方悦已经挡在我身前的时候又走来一个人,这人一看就是高富帅,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是标准的高富帅型的,估计也是个官二代,那人瞬间抓住对面要动手的傻子道:公路,凭你我的身份难道要跟这小子动手?此处人多口杂如果传到家里

那人听后犹豫了一会,道:袁本初,你只是庶出而已别特么拿你那兄长的口气跟劳资说话。又瞪了我一眼道:小子今天算你走运,别让劳资再看到你,不然非剁了你不可。于是便气冲冲的走了。

那个叫公路的走后,这个袁本初便到我身旁一礼,道:小兄弟辩才无双在下佩服,在下袁家袁绍字本初,不知足下高姓大名。

本来刚才听他俩对话,什么公路、袁本初的就听着耳熟,现在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了,袁绍、袁本初,那可是河北的枭雄啊,十八路诸侯讨董的盟主,家中四世三公,曾占领四州之地一代霸主啊,那公路难不成就是袁术、袁公路?于是道:原来是本初兄,在下程闵字文杰,不知先前那位?

袁绍道:那是家中族弟袁术字公路,此处吵杂不如你我二人去酒楼小酌一番如何?

袁绍这是要请我吃饭?哈哈!大名鼎鼎的袁绍,河北霸主一代枭雄的袁绍居然要请我吃饭,劳资没带手机,不然肯定来个合影发朋友圈去哈哈。于是道:既然本初兄相邀小弟岂敢不从?

于是我俩并肩而去,赌馆里想看热闹的人没看成热闹于是都散去了。

第8章曹操也来了

到了酒馆我和袁绍对坐开始聊天,张家长李家短的又是聊天又是喝酒,没过一会都有点多了,就开始聊天下大势了,袁绍道:那可恶袁公路总是欺我乃庶出,从把我这兄长放在眼中,今日多谢贤弟帮为兄出了口恶气啊,哈哈!太爽了!

我道:此人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教训他是应该的,哈哈。

袁绍道:哈哈!贤弟说的是,来。为兄敬你一杯。

我道:好,干杯。

袁绍道:贤弟可知为兄是谁?

我道:你是袁绍、袁本初哈哈。

袁绍道:我乃袁家之人,当今太傅袁隗是我叔叔,我袁家四世三公可谓是门生无数,可如今,宦官当道皇帝昏庸为兄当这个司隶校尉也是因为贿赂宦官所得,哈哈。可笑啊可笑。

我道:本初兄不必如此,皇帝蹦达不了多久了。

袁绍道:难道贤弟指的是那黄巾教?

我道:那张角以为天下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实在可笑,大汉乃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也。张角不足为惧,不过这张角却是挑起天下大乱之人。

这时袁绍酒醒了,试探的问:那贤弟所说的是?

我道:朝廷如今还有可用之兵么?张角一旦起事朝廷定会让各州郡自行招兵如此一来岂不成就了各方诸侯。

袁绍听后一惊,他已经料到张角必定会起事,也料定了张角必败无疑,可没想到我居然能分析出朝廷会让各州郡自行招兵,如此一来各地兵强马壮,臣强主弱皇帝还能剩下么?对面这人居然能如此分析大局,此人必是大才啊,如果能收为己用那

于是袁绍道:贤弟如此大才为何不入朝为官?

我道:如今的朝廷还能为官?

袁绍又道:那贤弟如此大才岂不要埋没了,为兄家族还有些势力,不如贤弟

我说过那话后就已经醒酒了,现在后悔不已,听袁绍这话是想让我效力啊,不过袁绍这人可不咋地啊,出了名的爱关人进大牢,他手下最牛13的两个谋士田丰沮授可都是被他关入大牢了,这人可不能跟啊,于是道:多谢本初兄好意了,小弟就是个商人,除了赚钱别的小弟可没兴趣。

袁绍道:哦,贤弟是商人?贤弟经营何物?

我道:你家的精盐和白糖都是我炼制出来的,哈哈。

袁绍略有惊讶,这精盐和白糖目前已经流传九州风靡一时,恐怕日后再也没有蔗糖和盐晶了,而且只有他会炼制,此人确实了得。

袁绍正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什么你说精盐和白糖是你炼制的?此事当真?

我刚想说什么就听袁绍道:听着声音莫非是孟德兄来了?

那人哈哈一笑:哈哈,本初兄,数年不见风采依旧啊。

能跟袁绍如此交谈的,次人必定也是名门之后吧,我转头一看,我**非洲和日本的混血?又黑又挫,尼玛典型的矮穷戳啊,跟曹豹那伙有一拼啊。

还没等袁绍答话那孟德兄就道:这位兄台,刚刚在下听说便是您炼制的精盐和白糖不知此事当真否?

我道:正是,不知兄台是?

那矮穷戳道:哈哈,吾乃曹操字孟德这相有礼了。

我**今天连续遇到三个诸侯了,现实袁术又是袁绍,这回三国霸主一代奸雄曹操也来了,一会是不是刘备孙权也能跟着一起来?不愧是洛阳啊,天子脚下全是名人啊。

想归想不能失礼,于是道:在下程闵字文杰,见过孟德兄了。

互通姓名之后又是一顿客套话,古代这开场白可真是无奈啊,我和曹操你一言我一语的直接给袁绍扔边上了,曹操好像看到了袁绍那气愤和尴尬的脸色,于是道:哎呦差点忘了本初兄了,本初兄数年不见可是让贤弟甚是想念啊。

有袁绍说话的机会了,袁绍的脸色也好转了,于是道:孟德啊你我一别数年,为兄也甚是想念啊,据说孟德兄回乡了,今日怎又回到洛阳了?

曹操道:还不是我家老头子,哎一亿钱啊。

袁绍这才反映过来,哈哈一笑道:曹家果然财大气粗啊,换了我袁家可是万万拿不出那一亿钱啊,哈哈。

曹操一脸黑线一言不发了,我不明就里问道:什么一亿钱?

经过他俩一说我才知道原来是曹操他老爹,曹嵩花了一亿钱买了太尉,位及三公。东汉末年果然是,哎花钱买官,就我现在的身价估计都能买个皇帝了,我寻思着要不要也花钱卖一个呢?

如此我们三人开始狂饮不一会就都喝多了,跟着这两个诸侯聊天真是伤脑筋啊,开始还聊着童年趣事,他俩一起看人家姑娘洗澡,偷看人家新娘子什么的,不一会就又聊到国家大势了。

曹操道:当今宦官实在可恶,左右皇权危害一方,我父本不愿买官,没想到宦官竟然相逼,我父无奈只好从老家运钱到洛阳,等有朝一日我曹孟德得势必将宦官铲除,还我皇权。

袁绍道:想我袁门四世三公如今我袁绍为了当个校尉居然也要贿赂宦官,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曹操道:如今黄巾教传遍九州,那宦官不知收了那张角什么好处,居然放任不管,这黄巾教势大必然起事,如今朝廷还有多少可用之兵,再不防范我大汉危矣。

我道:孟德兄不必如此,大汉乃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区区张角还动不了大汉的根本,不过如果皇帝依旧如此,民心都没了还能剩下什么。

曹操和袁绍都愣了,民心、民心是什么?东汉时期仕途都是从士族起,只重视士族谁会管平民百姓?民心一词对于东汉时期的人,根本没人理解,不过他们对我说的前一句话是深信不疑。

不一会袁绍喝多了,躺下就睡,曹操也晃晃悠悠站起来的不知道在嘀咕什么,突然就摔了一跤,然后就睡觉了。

我看他二人喝的不醒人事了,我就结了账晃晃悠悠的回家睡觉去了。

与《穿越之纷乱三国》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