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陈玉九小说《玉姐》by超气小仙女在线阅读

玉姐

时间:作者:超气小仙女

《玉姐》小说在线阅读,陈玉九是书中的主角,《玉姐》是由作者超气小仙女倾情创作的一本社会都市类小说。主要讲述::他会娶我么第二天中午,强哥才过来看我,一见我就冷笑着问,还敢不敢跑?我垂下了头没说话,我不是不敢跑,只是我知道,就算我要跑,我也不可能告诉眼前整个人。垂眸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那位刘先生,又抬起头来问,请问,今晚,刘先生过来看我吗?对。强哥笑...

《玉姐》小说在线阅读,陈玉九是书中的主角,《玉姐》是由作者超气小仙女倾情创作的一本社会都市类小说。

第003章:他会娶我么

第二天中午,强哥才过来看我,一见我就冷笑着问,还敢不敢跑?

我垂下了头没说话,我不是不敢跑,只是我知道,就算我要跑,我也不可能告诉眼前整个人。

垂眸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那位刘先生,又抬起头来问,请问,今晚,刘先生过来看我吗?

对。强哥笑道。

我点了点头,不跑了。

他要来看我,那我就先不跑了,那么好看的人,至少,再见他一面吧。

而且昨天那么快就被抓回来了,估计我也跑不掉。干脆就今晚,告诉刘先生我是被卖来的,被亲人强迫过来的,他人那么好,说不定愿意帮我呢。

或者就算他不帮,我早晚都得走这一步,至少,他也比别人强多了。

强哥出去的时候,红姐正好进来。

她依然高贵的坐在沙发上,跟我说,既然王麻子把我卖到这里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了,她就不用拐弯抹角了,问我到底是怎么想的,还跑不跑了。

我低着头没吭声,反复思考着那位刘先生的事。

红姐看我这样,忽然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温和慈爱,像是我妈妈。

她说,九儿,我也不骗你,刘先生既然定了你,多半你也就不用害怕自己糊里糊涂的交代出去。他和其他人不一样,虽然年纪大了点,也并不温柔,但他好歹还算个人。你把他伺候好了,以后就不用跟秀秀似的去接别人。

不温柔?怎么会。

我的脑海里禁不住浮现出了光影下那张温柔的脸,只觉得脸颊都烫了起来。

我懵懵懂懂的问,那他会娶我吗?

红姐仿佛听到了一个极度好笑的笑话,她说,现在的情况你也是看到的,无论是你爸还是王麻子,又或者是强哥,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而为了臭男人守住贞操,是很愚蠢的。能遇上刘先生,你已经算幸运了。从前她手里有一个小女孩,就是被他看上的,很快就离开了会所,好吃好喝的供着。但后来,那女孩犯了忌讳,被送了回来,很快就被处理掉了。指望他娶你是不可能的,但你跟了他,以后的日子,比在我这里强多了。

我问处理掉是什么意思,红姐笑笑没说话。

红姐将我带进玫瑰姐的房间,跟我一起进来的,还有秀秀,红姐让我们好好学习技巧。随后,身后的门被紧紧的关上。

我看着眼前,玫瑰姐正跪在地上,衣扣也崩掉了好几个,而雪白的大腿上,则留了好几道鲜红的印子。男人看着我和秀秀一阵淫笑,随后扯着玫瑰姐的头发,端起床边的一杯红酒泼到她脸上。

红酒在胸口留下好几道斑驳的痕迹,一直到领口里面。原本就呼之欲出的胸脯,似乎要冲破衣扣的束缚。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我知道跑出去红姐也不会救我,如果惹得男人不高兴,玫瑰姐免不了也遭一顿打。

男人似乎玩的不够尽兴,让我和秀秀也过去。还没走到跟前,他就一把将我们拉了过去。

因为害怕,我僵硬着身子,男人在我屁股上掐了一把,随后将手伸进我的衣服,长了老茧的手摩挲在我娇嫩的肌肤上生疼。尤其他的手指划过我后背的刹那。

疼痛中混杂着难受,我不由吸了口冷气。

心里却泛着恶心,是不是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这样?

他的另一只手,则在秀秀身上摸着,和我不同,秀秀轻轻的闭上眼睛,这个表情看上去,居然有些享受。

趴下。男人摸了两下,命令我们。

因为后背疼痛,我趴的很僵硬,秀秀也一样。男人从背后拉紧我们的头发。发丝几乎要和头皮分离,听我们叫的越大声,男人似乎就越兴奋。

男人让我们往前爬,可被他紧紧拽着头发根本动不了。我们不动,他就拿膝盖压在我们小腿上,他的身体很重,被他压着膝盖几乎要错位。

突然,秀秀小腿一阵痉挛,痛到朝一边跌了过去。男人扭伤了手,大发雷霆,说我们不懂得迎合,让他提不起兴致,让我们滚出去,要叫红姐进来。

红姐看着一地的头发,不由眉头微蹙,王老板,我让这俩丫头进来看,可没说要给你玩,尤其九儿还是刘先生定下明晚要开苞的,就说怎么办吧?

老子花钱来这里玩乐,这俩丫头不动规矩,教训一下都不行?强哥就是这么做生意的?男人嬉皮笑脸的凑过来,顺便摸了一把红姐的屁股。

当然可以,只需要王老板把这两个丫头的钱补上,九儿十万,另外那丫头一万,刘先生那边,我可以想办法交代。红姐指了指门口。

我第一次知道自己居然这么值钱,要知道我爸把我卖给王麻子也不过才六百。

男人狠狠地朝地上碎了一口,妈的,老子管什么雏儿不雏儿,老子又没破了她们,凭什么要这么多钱?

自己那方面有问题就跑到我们这儿来蹂躏发泄找快感,别以为我不知道,王老板结婚十多年了,老婆怕还是个雏儿吧。红姐专挑男人痛处戳,当然,说这种话也要看人,像眼前这个男人,一看就是吃软怕硬的家伙。

果然,男人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眼神有些躲闪,从红姐身边撞过去朝门口走去,边走边骂骂咧咧。

等男人走了,红姐说今晚也累了,让我们就在这里睡。见我们表情有些犹豫,红姐冷笑一声,一个男人最注重的就是面子,他绝对没脸回来。

更何况,来这里的,暂时也没几个人真的敢惹刘先生。

秀秀问,刘先生那么有身份?

红姐高深莫测的笑笑,不,他就是一个稍微有点钱的土大款。

那为什么没人敢惹他?

因为,他够狠啊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似乎意识到自己说多了,红姐看了我一眼,咳了两声,赶紧走了。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红姐所谓的狠是什么意思,然而我已经身陷其中,无从解脱了。

第004章:不带会怎么样

红姐离开了,玫瑰姐找了两套自己的衣服让我们换上,让我们不要嫌弃。玫瑰姐问我们疼不疼?我摇摇头帮玫瑰姐上了药,经过这么多事情,我居然有些麻木,刚刚男人拉扯我头发的时候,除了痛,我内心没有任何恐惧,难道还有什么比死更可怕?

玫瑰姐替我们盖好被子让我们先睡,我从出生到现在没有睡过席梦思,那晚睡得格外的沉。

会所白天是不营业的,小姐们折腾了一夜,白天都在睡觉。红姐说,我和秀秀既然睡够了,就先在会所打扫两天卫生。

我一直想着,既然我都被定下了,怎么昨天还让我被那男人欺负?红姐笑笑没有回答我,同样是很久之后,我才明白了红姐的用意,那时候,却已经来不及报答她了。

大多数房间经过一夜的恶战,都凌乱不堪,地板上混杂着各种液体,还有各种气球一般的东西扔在地上。玫瑰姐告诉我们那叫套,将来接客的时候一定要带,不然容易沾染各种疾病。

如果不带会怎么样?秀秀捡起一个套套扔进垃圾桶,问玫瑰姐。

会死掉。玫瑰姐委婉一笑,回去休息了。

秀秀被吓得不轻,脸色苍白,随后将抹布扔在地上,转身坐在沙发上。

你又没有做过,怕什么?我看了一眼地上的抹布,不偏不倚刚好跌在一滩红酒渍上。我皱着眉头将抹布捡起丢到水盆里,然后拿纸去擦拭地面。

陈玉九,别以为你有了金主就安全了!秀秀冷冷道。

我看着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从来没有羡慕过她,可现在,我和她的情况确实完全不一样了。

秀秀气恼的离开了,我一个人把剩下的收拾完了。

自从秀秀出去以后,我一直到吃饭的时候都没有见她。听玫瑰姐说,秀秀主动跟红姐说,今晚要接客,红姐让她去休息了。

玫瑰姐笑着看我,说我这样挺好的,但同时也提醒我要小心,说她听说那位刘先生,是弄死过人的,还不止一个。

我吓了一跳,还想追问,玫瑰姐姐有客人来了,我只好收拾了碗筷去洗。

等我回房间的时候,看到秀秀正捧着一些瓶瓶罐罐,有模有样的再脸上涂。不得不承认,她化完妆之后,成熟了许多,她傲慢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拿着香水瓶朝自己身上喷了两下。

羡慕嘛?土包子!

秀秀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我能闻到她身上的味道。混杂着香水,多了几分风尘的味道。

我看着秀秀走出去的身影,想到今晚要伺候刘先生,心里忽然有些发慌。

玫瑰姐说,刘先生弄死过人,那这些人是女人,还是男人?

我的心慌慌的,想要去找红姐问一问刘先生的情况,但刚打开房门就停下了,我知道红姐是不会告诉我的。

但刘先生毕竟救了我,还长得那么好看,我还从来没见过那么好看的男人。

长得这么好看,应该不会是坏人。

我笑了笑,心安定了一些。

日色一点一点昏暗了下来,门外隐隐有了走动声,应该是会所里的姐姐们开始活动了。我一直坐在房间的梳妆镜前面,没有动过,就连口水都没喝过。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就像是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样。后来我才知道,我那是在紧张而又焦急的等待,等待着我自以为的救赎--刘先生。

等到窗外的天真的黑下来的时候,一身疲惫的玫瑰姐推开房门进来,大概是见我还这么素面朝天的,有些急了,也不顾上休息,连忙拿着瓶瓶罐罐就要往我脸上抹了起来。

你说说你,怎么到现在还是这个样子?还有,想跟刘先生跟着长远,一定要听话,知道吗?玫瑰姐一边帮我打理着脸,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仰着脸问道,是不是听话,就可以只跟着他?

玫瑰姐愣了愣,似乎是没想到我这么问,反应了一会儿笑了,捏了捏我的脸颊,你不会是看上刘先生了吧?

我垂下了头,心底忽然有些热热的,什么是看上?

玫瑰姐跟我解释,看上就是喜欢,但我还是懵懵懂懂的不是很明白,是像喜欢妈妈那样喜欢吗?

或许是觉得跟我说不明白了,玫瑰姐笑了好一会儿,笑的胸脯都险些从衣领里蹦了出来,还一边直说我天真,只是她的眼神却有些复杂,我当时有些看不懂,但还以为她是在夸我,到底是一咧嘴笑了,说了声谢谢。

玫瑰姐愣了,我能感觉到她搁在我脑袋上的手顿了顿,而后才恢复了正常,却立刻说什么妆化好了,要出去给我拿衣服,很快就推门出去了。

房门嘎吱一声发出轻微的响动,高跟鞋踩在地上哒哒的声音逐渐远去,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精致的眉眼,小巧的嘴巴,大概是好看的吧?

九儿,你要努力。我伸手摸了摸镜子里的自己,努力笑了笑。

我相信,只要我努力,什么都是可以改变的。

等了一会儿,玫瑰姐还没回来,我却有些困了,想着要用最饱满的精神状态,去见顶好看的刘先生。又想到待会玫瑰姐回来就要换衣服,我就脱了衣服,躺到床上休息一会儿。

后来,我是在一双手粗暴的蹂躏下醒过来的。

一睁开眼睛,我就看见一个一半都秃着的脑袋,我忍不住尖叫出声,只是这个男人的手忽然捂住了我的嘴巴。

是他!昨天碰见的那个王老板!

我惊恐的看着这个丑陋的老男人,以及他裸着的上半身,鼻尖闻到一股混乱而浓烈的的酒味,只觉得恶心的想吐。

你,你,要干什么?!因为被捂着嘴的缘故,我的质问显得苍白而无力,根本没有半点的作用。而我知道现在外面没什么人,会馆的小姐姐们应该都出门做生意去了,没有人会在这里。除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才回来的玫瑰姐

王老板却并不知道这点,他看了我一眼,低声骂了一句什么,然后就随便扯了一团布塞进了我的嘴里,腥臭的味道在口腔里回荡,我更想吐了。

唔唔我呜咽一声,就想要挣扎着起来,却发现整个人被压得死死的,而单薄的罩罩早就被这个男人给推到了一边。

我低头一看。

我脑中砰的一声,就像是玫瑰姐给我讲的故事里,那些炸弹炸弹炸开的感觉一样,气的眼圈都红了,出手也顿时没了分寸,抓挠通通都用了出来。

然而王老板实在是太胖了,牢牢的压着我,我的细胳膊细腿根本就没用。我只恨自己这些天来没怎么吃饭,否则力气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小。

你个贱人!王老板忽然痛呼了一声,一巴掌就拍到了我的脸上。一下似乎还不解气,照着另一边又来了一下。

我的脑袋顿时嗡嗡嗡响了起来,看着眼前满面通红的男人有些恍惚。他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我爸喝醉了酒,我打心底里害怕了起来。

王老板打了这两下,似乎是看我老实了一点,脸色又好了一些,伸手捏了一把椭圆,凑着张臭烘烘的嘴脸就过来了。

实在是太恶心了,我下意识就偏过了头,表示了拒绝。然后我就看见王老板的脸色立即变了,伸手一把扯下推到上面的罩罩,狠狠捏了一大把。

胸口一痛,我的眼里不自觉泛起了泪水,可我咬着牙,没哭出声。

可王老板就像是找到了什么趣事一样,换了一个捏了一把,恶狠狠道,现在装什么清纯?不是你自己喊我过来的,还特地摆出这么骚的姿势来,可不就是让我来上你的吗!

与《玉姐》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