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陈雨生小说《活人殡葬》by啃树在线阅读

主角陈雨生小说《活人殡葬》by啃树在线阅读

活人殡葬

时间:活人殡葬作者:啃树

活人殡葬小说

《活人殡葬》小说在线阅读,陈雨生是书中的主角,《活人殡葬》是由作者啃树倾情创作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小说。主要讲述:凌晨两点!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鬼打墙....还是死循环,或是另一个我,在重演着上厕所?草,干他娘的!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大活人,管它什么鬼,还怕一个死人不成?我咬牙,感觉不能坐以待毙。到底是和死人打了十几年交道,心里一横猛然一个跳跃起身,轰的一声...

《活人殡葬》小说在线阅读,陈雨生是书中的主角,《活人殡葬》是由作者啃树倾情创作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小说。

第四章凌晨两点!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鬼打墙....还是死循环,或是另一个我,在重演着上厕所?

草,干他娘的!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大活人,管它什么鬼,还怕一个死人不成?

我咬牙,感觉不能坐以待毙。

到底是和死人打了十几年交道,心里一横猛然一个跳跃起身,轰的一声打开灯,迅速在灯火通明的房间里,扑向厕所。

紧接着,我看到了让人面红耳赤的一幕。

是婷姐。

还是几乎裸露全身的婷姐,浑身露出雪白皮肤。

我在厕所门口尴尬的看着她,她正要蹲下上厕所的姿势,也在愣愣的看着我,她猛然一声娇呼,嘭的一声猛然关上门。

紧接着,里面传来窸窸窣窣水流的急促声音。

婷姐....怎么会是婷姐?

我面红耳赤的呆呆站在厕所门口。

刚刚那惊鸿一瞥的画面剧烈冲击着我的脑海,紧接着,我的面色变得古怪起来。

外表成熟端庄、受人尊重的婷姐,竟然大半夜穿着裸露的睡衣来到我的宿舍,偷偷来上厕所?

难道这就是别人说的外表端着贤惠,其实性格内在很骚,有外人不知道的变态的好,现在是在大晚上穿得这么暴露特地来我的房间,还特意上厕所故意勾引我?

这...

我一瞬间,就呆站在门口不知所措起来。

里面的小溪水声实在引人遐想,我知道门是没锁的,只要奋力推开门,就能看到一片美丽的风景。

可没过十几秒,里面的水声停滞,婷姐面红耳赤的站了出来,她只戴着胸罩和穿着花边三角裤,浑身上下露出大片白花花的皮肤,成熟丰满,如同杂志模特的诱人妖娆身材,让我大口咽下口水。

别想太多,我就是来你的房间,上一个厕所而已。

婷姐脸红红的,直接来到我的床上坐下,倒也不在意自己穿着裸露,权当是到海滩游泳了。

她露出羞愧和脸红,瞪了一眼我的无礼,说:都怪我喝太多水了,下班前忘记去男厕所嘘嘘了,回到宿舍后实在憋不住,又不敢一个人回化妆间的公共厕所,所以才来你的房间上厕所。

上厕所。

我心里一瞬间就联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

是第三条规矩,夜晚不能上女厕所,不仅仅男生,女生当然也不例外,所以女同事只能在夜晚里选择去上男厕所,也怪不得我们男生上男厕所的时候,要敲三声门,原来是怕撞到里面正在上厕所的女同事。

就是这个规矩?

还以为是什么撞邪的怪癖呢。

我哭笑不得,婷姐不敢在自己的宿舍里上女厕所,只能来到隔壁的我这里,来上我的男厕所?

不然你以为呢!

她瞪着我,面红耳赤,我刚刚敲门见没人应,我以为你已经睡着了,所以实在憋不住,偷偷摸摸的不打算吵醒你,进来上厕所。

婷姐实际上还是一个很保守的一个女人,现在脸还是红的,今晚的事情,你别说出去,不然我宰了你!

婷姐起身,警告我。

还有,你别抱侥幸心理,规矩还是要遵守的,全部按照规矩来,养成习惯,即使自己宿舍的厕所,也要记得敲三声门,才能进去。

我一愣。

想起了婷姐刚刚摸黑上厕所的时候,即使知道里面没有人,也按照规矩认真的敲了三声门,这明明没有必要,并且就算不做也没有人看到,可是她却很严谨的遵守了。

我知道了,婷姐。

我摸了摸脑袋,想不通,但还是点头了。

忽然感觉房间里暧昧的气氛很尴尬,一个成熟美丽的女人坐在床上,任由是谁都会遐想连篇,更何况是我这个从小跟着老道办丧、连女孩子小手都没碰过的穷屌丝一枚。

婷姐红着俏脸,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看我态度端正,倒也没有再生气了,知道这只不过是一场意外。

今晚的事情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别让以为我们两个恋爱了,如果这样麻烦就大了。她又叮嘱我,面色严肃,说的是第一条规矩。

我又点头,对于这五条规矩的地位,有了新的认识。

也对婷姐越发改观了,我开始对于之前黄琦警告的话,完全不认同,化妆间的其他人我不知道,不敢妄下定论,但婷姐绝对称不上恐怖、吓人的形象,为人很亲和。

婷姐又说:我该离开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毕竟凌晨两点前,必须要上床睡觉。

她说完,随手打开手机看了看的时间,忽然整个人一下子就面色惨白了,变得毫无血色,如同死人。

我看到婷姐的面色剧变,心里一惊。猛然扭头看向墙上的挂钟,上面显示着一串令人头皮发麻的数字。

01:58

离凌晨两点,还差一分多钟!

我捏了捏手心,有些冒出一丝冷汗。

我猛然想起之前是凌晨十二点钟上床睡觉,遐想连篇。

而婷姐应该是一点钟这样来上厕所,可谁也没有想到,这随便尴尬的聊了几句,时间就过得这么快,竟然已经过去接近一个钟的时间!!

扭头看婷姐。

她吓得面如死灰,像是遇到了最恐怖的事情,浑身颤抖着,僵硬在原地,哆嗦成一团。

第四条规矩,延迟十几秒,一分钟的些许时间才上床睡觉,也应该没有问题吧?我嘴唇小声嚅嗫。

我要....我要被....

婷姐哆嗦着,像是彻底吓傻了,僵硬在原地脚下发软,面目死灰,眼睛直楞楞得盯着地板。

不要!不要不要.....

她浑身剧烈颤抖,忽然惊恐低语着。

她像是彻底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眼眸流出惊恐,她的血液凝固了,头发连根竖起,眼珠几乎都要从眼眶中瞪裂出来--

草!!

我怒骂一句。

偏偏这个时候,婷姐被吓傻了。

我知道婷姐哪怕在成熟贤惠,本质也终究是一个脆弱的女人,一般女人遇到大事就会乱,会彻底崩溃,我很清楚婷姐的状态,是吓得魂飞魄散了。

这种状态实际上是非常常见。

类似与很多时候人遇到生死危机,如碰到猛虎扑来,第一反应不是扭头就跑,而是吓得呆站在原地,不是不肯动,而是脑海一片空白,脚下也完全吓得瘫软,提不起一丝跑的气力。

我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恐怖事情,能让婷姐吓得成这样,腿都吓得哆嗦动不了,心里也产生了巨大的恐惧。

婷姐,快醒醒!!

我硬着头皮,拉着面如死灰的婷姐,让她迅速振作起来,可摇了几下都没有看她没有反应,我一咬牙,猛然甩了婷姐一个耳光!

啪!

我这一掌很重,煽在婷姐的脸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掌非常重,也是我第一次打女人,婷姐的半边脸都被我打红了,我却疯狂咆哮道:靠!婷姐你别哆嗦了,快往回跑!现在还剩一分钟,应该还来得及上床睡觉!!

我感觉还有机会,我住在201,婷姐也就住在203号房,隔着一个房间,充其量也就十几米的距离,如果不是婷姐吓傻了,这短短一分钟都不需要,快的话只要三十多秒,就能跑回房间在床上躺下。

我煽的一个耳光,似乎让脸色煞白的婷姐回复了一丝理智。

她反应过来,浑身也冒出密密麻麻的热汗,整个人像是炸起的猫儿,疯狂叫道:没有机会了!现在已经时间不够了,快快快!你快点去把门关上,然后关灯,你先回到床躺下!

我一个激灵,也知道事态紧急万分。

现在我们两人都顾不得太多,迅速连跨七八步,门没有锁,我只能把门虚掩上,然后一个健步关灯,在漆黑中回到床上躺下!

我躺在床上,惊恐的从黑暗中看向房间,眼睛睁得凸起,我生怕看到恐怖的一幕。

我无法想象,没能回去上床睡觉的婷姐,会出现怎样令人头皮发麻的场景。

甚至这一瞬间,我的脑海里浮现出许多可怕的画面,立刻会有鬼出现把她拖走,彻底消失在黑暗中。或是直接整个人被撕裂成一片血雾,内脏炸开,肠子鲜血横飞在整个房间里,血腥无比.......

可是并没有!

我看到黑暗里,婷姐在疯狂奔跑,也像是彻底爆发出了人类的潜能,她的头脑冷静起来。

她快步跑到厕所,同我一样把厕所的门虚掩上,然后一个健步迅速冲来,整个人跳到了我的床上,那柔软无比的身子迅速压在我的身上!

睡觉,快!!!

她一掀被子,猛然盖在我和她的背上。

我呆呆的,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婷姐的动作,她竟然机智无比的想到了和我一起在我的床上睡下。

可我只感觉那火辣辣的柔软身躯压在身上,那两团棉花狠狠挤压着我的胸膛,轻柔的女孩香味,那柔软的小腹和赤裸裸的长腿贴在身上,让我整个人甚至一阵火热,一股无名火从下身腾起。

我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都这种时候了,我还有这种龌蹉生理的反应和猥琐想法。

嘘!

婷姐示意我安静别说话,让我默默和她等待凌晨两点。

她趴在我身上和我四目相对,也能感受到有什么顶着她小腹,眼眸闪过羞红和恼怒,但还是死死的用娇躯压在我身上,没有敢挪开半步。

呼呼...

黑暗中只剩下我们两人的喘息声,我和她沉默无言。

以非常尴尬的体位贴在一起,在黑暗中默默感受着她的娇柔鼻息,还有他趴在我身上那柔软的身躯触感。

忽然间,空气安静了。

我仿佛听到有人在我的耳朵吹着凉气,像是恶魔的蛊惑低语,它在说:我来了。

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房间中,我猛然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听到滴答声,是水滴一样滴落的空寂声音。

我与身上的婷姐对视一眼,此时清楚的知道,那是凌晨两点到来了。

第五章诡异夜晚

滴答。

这是墙上的挂钟在响。

声音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清晰和空灵。

清脆的钟声仿佛像是宣告着什么一般,我躺在床上,能感受都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如同潮水般涌来。

它就像是黑夜里拍打海岸线上的浪潮,也仿佛活物有千种悲哀的情绪,在黑色潮水中有万张面孔,在露出狰狞与不甘。

它在从每一个角落缓缓渗透我的房间,如同粘稠的漆黑墨汁一般顺着墙壁流下,覆盖墙壁的挂钟、吞噬书桌、淹没电脑,最终浸没了我和婷姐所在的席梦思床。

这到底是什么鬼.....

我长大嘴巴,像是被恐惧卡住喉咙,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婷姐也趴在我身上,黑暗中,我依稀能看到她的面容露出惊恐的神色,她也是第一次真正的在凌晨两点才睡下,也才知道凌晨两点的时候,会发生这么恐怖的事情。

我并不是没有见过鬼神与灵异的事情。

从小到大跟着老道,见过太多常人难以看懂的怪异,但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恐怖的景象。

下一秒。

那如粘稠墨汁的黑暗,如同午夜的潮汐拍打海岸缓缓涌来。

我们两人在席梦思上被黑暗淹没,我黑暗吞噬的瞬间,我肩膀引以为傲的三把火竟然毫无抵抗,被黑潮淹没、瞬间熄灭。

轰!

我感到一股无法抵挡的倦意袭来。

我的眼帘微微垂下,我能感觉到有人在我耳边低语,我的灵魂像是在被人剥离,我似乎能俯视到我的躯壳,眼皮子再也撑不开,渐渐迷失在沉睡中。

..........

第二天清晨,天未亮。

我猛然两眼一睁,刚好看到也在同一时刻睁开双眼的婷姐,她以同样的暧昧姿势趴在我的身上。

你....

她痴痴的长大嘴巴,趴在我的身上看着我。

我也呆了,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还能闻得到对方的轻柔鼻息,脸一下子刷的就红了。

我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却想不到我们两人一醒来,竟然是用这样的暧昧姿势维持了一整宿,那趴在身上柔软的触感再次袭来,我下身又不争气的燃起了一片火热。

啊!!

她凄厉地叫起来,从我身上挣扎起来。

我正以为婷姐被我小兄弟顶着,恼羞成怒要骂我的时候,我却又看到她整个人面色剧变,瞬间煞白起来。

她在床边哆嗦着,双手合十,疯狂低声念叨。

我和他一点事情都没有!真的没有任何事情,我们不是在恋爱!我们不是在恋爱!

她吓得整个人都在颤抖。

在疯狂喃喃自语,过了好几分钟,她看到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才缓缓松了一口气,在床边坐下。

婷姐.....

我像是被什么卡住喉咙,一句话都问不出口,婷姐对于我的冒犯也视若无睹了,反倒是生怕被人误会我们在谈恋爱一般。

我经历了昨晚的诡异事情,心里满是敬畏,竟一时间看着惊恐的婷姐,再没能像昨晚一样出声安慰。

我已经深刻的认识到那五条规矩,拥有何等恐怖的地位,是堪比生命的分量,心里越发惊疑起来。

可关于这第一条规矩,我却感觉婷姐是自己吓自己而已。

其他的规矩,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神异在里面,但是第一条却是再普通不过,不允许职员谈恋爱,应该只是简单的禁令而已,很多公司都有,没有更深层的东西在里面。

我却没有道明,我知道婷姐是被昨晚的事情吓慌了,疑神疑鬼,毕竟昨夜的确是生死一线,差点就出事。

深呼吸一口气,连忙看了看时间,竟然是天蒙蒙亮的样子,刚好六点出头,我们同时就醒来。

我犹豫了一下,说:婷姐,昨晚那一巴掌,对不起,我......

婷姐说:没事,你救了我,没有这一巴掌打醒我,我就完了,我反而应该感谢你。

说完这两句话,我们坐在床边的两人又陷入了尴尬,一言不发的沉默气氛。

我回忆起昨晚的古怪,挑起话题,连忙问:婷姐,昨晚的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不知道。

婷姐沉默了几秒,她坐在床边,想起了昨晚的千钧一发,娇嫩的嘴唇也变得惨白起来。

平日里,我在殡仪馆一般在十二点左右的时间里就睡下了,从来不熬夜,今天第一次在擦边球的时间里入睡,这样的事情,我也是第一次碰到,昨天我瞬间感觉很困就睡着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沉默了,也坐在床上,能感受到婷姐说的是真话,没有撒谎。

我也是,一瞬间就睡着了,后面我们两个人入睡,到底发生了什么,根本不清楚。

我想她没有骗我,婷姐在殡仪馆干了足足半年多,都没有发现这个秘密,难不成那凌晨两点前必须入睡的规矩,是因为害怕员工们发现凌晨准点两点钟,会知道这方面的事情。

你别想太多了。

婷姐看着我若有所思,吓了一跳,连忙低声警告我,你千万不要去探究这些东西,好奇心害死猫,我们只要遵守规矩,就没有任何危险,安安静静干活,干满三年拿了七十万就走,什么事都没有!

七十万?

我睁大眼睛,愣愣的看着婷姐。

婷姐看着我的眼神,愣了愣,解释说:对了,你还没有签正式合同,还不知道这个算法,你看到合同就明白了,我们签的是三年劳动合同,我们一个月工资一万二,三年下来是四十多万,我们只要干满三年,就会补贴三十万,一共七十万!

她顿了顿,古怪的低声道:如果签下三年合同,就不允许中途离开,必须干满三年。

来这里干活的,大多的穷途末路。或者是胆大半天的家伙,干上三年,就能得七十万,这钱对很多普通人是一身难以赚到的巨款了。

也难怪有这么古怪的规矩,还有这么恐怖的事情,还有这么多人来这古怪的殡仪馆干活。

我先走了,今晚的事情你千万别和人说,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只属于我们的秘密。

婷姐犹豫的看着我,忽然抬头看了看时间,竟然快早上七点了,是差不多要去食堂吃饭上班的时间段。

我宿舍的那个姐们,应该知道我一晚上没回去的事情,也会让她保密,别让我在你房间过夜的流言蜚语传出去。

她说着,扭着小蛮腰开门走了。而我看着背影没有挽留婷姐,独自楞在床上。

昨晚的那东西实在太恐怖了,心里恍惚,我跟随老道这么多年,见过的黑影鬼魅、不干净的东西千奇百怪,大多是普通人身大小,甚至只有小孩大小。

第一次见到这么庞大的。

怨气?恶鬼?妖魅?这到底是什么,我不清楚,但是如果是鬼,我不太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大的鬼,身体已经能覆盖殡仪馆了,我更觉得是一种古怪的怨气、怨灵聚合物。

每天凌晨两点钟后,那恐怖的黑色浪潮就会出现覆盖整个殡仪馆,所有人瞬间会失去意识,彻底睡着。

昨晚凌晨两点过后,我们没有真正睡着,我隐隐有些记忆和印象画面,一定发生了什么,我能感觉到我和婷姐一定做了什么!只是第二天醒来我不记得了,婷姐也不记得了。

我吓得头皮发麻,又皱着眉苦思冥想。

可我到底是跟着老道这个半桶水,我自己更加是踏进半只脚的门外汉,一时间根本猜不到那黑色墨汁到底是什么。

不要好奇,安静干三年,拿七十万就走!

我的脑海里,忽然想起了刚刚婷姐的忠告。

这的确是最为正确的选择,好好干活,小心遵守规矩,就不会出事,我人又不傻,没事去研究那些作死的事情干嘛?

这七十万巨款,对于我这个农村娃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我没有任何理由辞职不干,这笔钱足够我逍遥的活大半辈子了。

我咬着牙,整理了一下衣服,认真洗了一把脸,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鼓励了一下,打算忘掉昨天晚上发生的恐怖事情,然后起身向着食堂走去。

我来到食堂,没有发现黄琦,反倒是昨天那沉默寡言的李栋英,正坐在桌上吃饭。

他沾着豆浆吃着白馒头,抬头瞟了我一眼,示意我坐下,平静的说道:你小子准备一下,我刚刚收到伟哥的消息,等下我们焚化间要'开炉'了。

《主角陈雨生小说《活人殡葬》by啃树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