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南昭沈如故小说《灵女南昭》by柳笑笑在线阅读

灵女南昭

时间:作者:柳笑笑

《灵女南昭》小说在线阅读,南昭沈如故是书中的主角,《灵女南昭》是由作者柳笑笑倾情创作的一本女生灵异类小说。主要讲述:003:转眼变成大活人南昭浑身一僵,能感受到浑身的汗毛直立起来。她手里拿着还未燃尽的火折子,身体缓缓朝后转,便看到沈公子一张死人脸近在咫尺,那嘴角向上扬时,还有何物从嘴里掉出,落至地上。南昭低头看去,那从沈公子口中落出的是一条条白色的蛆...

《灵女南昭》小说在线阅读,南昭沈如故是书中的主角,《灵女南昭》是由作者柳笑笑倾情创作的一本女生灵异类小说。

003:转眼变成大活人

南昭浑身一僵,能感受到浑身的汗毛直立起来。

她手里拿着还未燃尽的火折子,身体缓缓朝后转,便看到沈公子一张死人脸近在咫尺,那嘴角向上扬时,还有何物从嘴里掉出,落至地上。

南昭低头看去,那从沈公子口中落出的是一条条白色的蛆

啊!又是一声惊叫,南昭睁开眼,发现天竟是亮的,而自己躺在她的喜榻上,身上还盖着喜被。

她看着周围,有位丫鬟模样的人,端着银盆进来唤她:少夫人醒了,大少爷让阿碧不要吵您。

大少爷?南昭一脸困惑,难道自己昨晚看到的,是一场噩梦?

对呀,大少爷此刻正在外面赏梅呢

南昭全然不顾自己穿着,光脚跳下床就冲出了房间。

白天的沈府青砖红瓦,大院门深。

雪已停了,满院洁白中,一株红梅甚是夺目,而红梅树下,站着一位白衣男子,身姿翩翩,一眼便识是沈家大少爷沈如故。

许是听到屋内叫阿碧的丫头叫唤声,沈如故回身来看,那折煞了满园雪景的过人姿色,惊得南昭整个儿停在原地。

此人确实是前晚躺在榻上的沈如故,只是这般在初阳下看,白雪衬得皮肤晶透,更是好看得不可方物。

南昭盯着院中的沈如故结结巴巴问:你你你怎生活了?

沈如故似听了笑话般,反问她:哦?我何时死过吗?

南昭猛地点头:你确实死了啊,昨晚,你就躺在床上,尸体都硬了!

沈如故听得发笑,竟朝她走来,南昭本意往后躲的,但双脚却不听使唤的挪不开脚。

眼瞅着这男人走近,俊脸还特意伸到了她眼前,提议道:娘子何不仔细再看看为夫这具尸体,是否还僵硬着?

南昭吞了吞口水,还真就鬼使神差地伸手捧住了这张妖孽脸!

软软地、暖暖地、皮肤和她差不多嫩!

这是个活人的脸!

南昭一时有些尴尬,但未曾想过要放开自己手上捧着的俊脸儿。

沈家少爷等不及将她手拨开,顺带撩了几缕颈部的青丝,转头对追出来的阿碧说:少夫人昨日太疲惫,尽说胡话,送她进屋穿戴整齐,该用早膳了!

说罢,就迈步朝院外去了!

南昭全然不知什么情况,不过瞧这沈如故活生生的走来走去,莫非真是自己昨夜因为太过紧张,进了新房以后就睡着了吗?

这么想着,她长吐出一口气,只是一场太过逼真的噩梦而已。

回到屋内,阿碧拿来为少夫人准备的衣服替她一件件穿好,从前都穿道袍,这富贵人家的锦衣绸缎上了身,反倒没看上去那样舒适,她活动了两下,好奇的询问道:阿碧,你家大少爷身子不是欠安吗,我方才看他似乎挺精神的。

阿碧笑了笑回答:大少爷是有旧疾,但不碍事儿的。

哦--她点点头,终于放下警惕,随阿碧去饭厅用早膳。

人到新房门口,她目光注意到不远处的地上,似有何物掉落,脚步便下意识步过去弯腰拾起看,发现是一截快烧尽的火折子

004:护身锦囊无处寻

去饭厅的路上,南昭跟在后头,小心翼翼的打量沈如故的身体。

身长八尺有余,步伐轻盈,特别是行走时,膝盖弯曲的幅度,与常人无异,并无不妥,怎么看也不像是具尸体。

可那房间里残留的火折子又如何解释呢?

她昨晚看到的,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饭厅里,沈家的长辈已等待多时,见二人进来,面容带笑的唤她进去。

南昭这桩婚事来得急,她连沈家有哪些人都不清楚,看年纪,坐在正中央的,该是沈如故父亲和母亲。

这二老样貌除了看起来富贵些,倒没有别的过人之处。

进来后,就有丫鬟端来茶,南昭和沈如故一同给沈家二老敬茶,二老便送上改口礼,一句多的话都没有。

不过有钱人家就是不同,全是真金白银,南昭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她该高兴的,可看了一眼身侧的沈如故,她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二老喝完茶,便离席了,南昭虽说在道观里长大,但也发现这沈家人的关系有点奇怪。

这两位老的,怎么像是逃跑的?

逃什么呢?这厅里坐着的,可是他们的亲儿子呀!

桌子上,这番就只剩下南昭,她手捧着一碗热粥,汤勺在往嘴里送,眼珠子却一直停在对面的沈如故身上,见他手指修长,皮肤白皙,连指甲的方圆都没错过。

再看那脸,睫毛卷翘,眉宇轩昂,高挺的鼻梁与唇线一笔而成,简直太好看了!

可越是好看,南昭就越慌!

这天下间,哪儿有这么好看的人?

娘子似乎对我这张脸,很有兴致?

这时,一眼都没看南昭的沈如故慢悠悠地问了这样一句,南昭慌忙把头低下不再看,解释道:夫君长得好看,旁人都会多看两眼。

沈如故嘴角带笑,不知信不信,那眼眸太深沉,南昭丝毫不敢对视。

吃完早膳,沈如故还要用药,南昭得空到外间,寻到了前夜将她关在新房里的念婆。

念婆正在吩咐下面的人扫院里的雪,瞧她出来,很平淡的唤了一声:少夫人!

念婆,昨夜里

少夫人昨夜大婚,劳累奔波有些累了,所以看得不仔细!念婆没让她把话说完,强势的强调道。

南昭听完,更加肯定昨晚自己见的沈如故,确实是具尸体,而且此事,念婆与沈家的人应是知道的,所以才将她锁在房内。

她压低的声音问道:婆婆,我这都嫁你们家来了,您给我说个实话,这大少爷到底得的啥病

念婆的面容依旧没多大改变,再重复了一遍:少夫人,您只是太累了,看到了一些不太真实的东西!

南昭无奈,想从这老婆子口里得到答案是不可能了,她便识相的不再多问,转身回屋找寻她师父的辟邪符。

不管沈如故是人是鬼,那张符是她唯一可以护身的物件儿了,但她把整个房间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见。

她记得前一晚发现沈如故是具尸体后,她就把那涨符掏出来比划了一下,然后,就塞回了锦囊里。

至于后来她怎么睡过去,何时睡过去的全然忘了,醒来后锦囊也不见了!

娘子--刚把被褥掀开,背后传来沈如故的声音,南昭惊得浑身一僵完全不敢动。

沈如故看了看榻上丢得乱七八糟的枕头,语气还带着几分关切,问:娘子是在寻何物吗?

南昭咬了咬嘴唇,放下手里的被褥,回身心虚的回答:没没我就是看这丫鬟整理的被褥不怎么好看,所以想亲自叠一叠。

沈如故目光扫了一眼房间内的一片狼藉,附和道:那么--娘子应是觉得阿碧打扫的房间也不好看,所以也想亲自收拾一番了?

对,是这样的!南昭笑呵呵的回答。

沈如故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我还以为,娘子在找那个锦囊呢!

南昭头脸一抬,那个锦囊在哪儿呢?

沈如故淡淡回答:我不太喜欢那个锦囊,所以我让阿碧扔了!

扔了?南昭眼睛一瞪,气急败坏的说:那可是师父给我防身用的!你

防身?沈如故看着他,一双祸害人的眸子死死盯着她,意味深长的问:你--打算防谁呢?

与《灵女南昭》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