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封河洛丽小说《封河日丽》by繁华纵我在线阅读

封河日丽

时间:作者:繁华纵我

《封河日丽》小说在线阅读,封河洛丽是书中的主角,《封河日丽》是由作者繁华纵我倾情创作的一本女生灵异类小说。主要讲述:被扫地出门他喘了几口气,把气全撒在了洛丽身上,对着她一阵拳打脚踢。你就是狐狸精,吸干了我的精气我才变成这样!洛丽抱着头任他打着,已经不知道怎么反抗。赵初九打了还不泄气,揪着她的头发往屋外头拖拽。婆婆边氏被吵醒了,披着大棉袄,站在一旁说...

《封河日丽》小说在线阅读,封河洛丽是书中的主角,《封河日丽》是由作者繁华纵我倾情创作的一本女生灵异类小说。

第3章被扫地出门

他喘了几口气,把气全撒在了洛丽身上,对着她一阵拳打脚踢。

你就是狐狸精,吸干了我的精气我才变成这样!

洛丽抱着头任他打着,已经不知道怎么反抗。赵初九打了还不泄气,揪着她的头发往屋外头拖拽。

婆婆边氏被吵醒了,披着大棉袄,站在一旁说着风凉话:叫你平时机灵些,听话些,老是惹九儿生气,你是怎么做人XF儿的?哎,作孽!

洛丽光着脚丫子,被他们关在了院外,她缩着身子站在大雪纷飞里,眼巴巴的盯着那扇紧闭的门,期待着它下一秒开启。

就算是被毒打一顿,也好过站在这冰天雪地里,冻得让人受不了。

直到从窗户口透过的那一抹昏黄的灯,熄灭在黑夜里,最后的一线希望彻底的破灭。

洛丽无助的看了看四周,娘家还在那座山头,嫁出去的女儿半夜三更被婆家赶出家门,显然会被邻里说闲话,但是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些。

她抱着双臂,迎着风雪,光着脚丫子踩在一地的白雪上吱吖作响,直到双腿冻到失去了知觉。

也许是冻懵了,也许雪太大让她失去了方向,在无边无际的黑夜里,洛丽迷路了

她想,也许今晚,她的命就交待在这里,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讥讽的笑,真是命如野草。

在意识渐渐飘远时,她突然听到了一阵音乐声,她从来不听音乐,但在这绝境之中,仿佛听到了天籁,她遁着音乐声寻了过去

夜里的寒风更加凛冽,大山里的电路不好,遇到个大风大雪的,一个接触不良,就'叭'的一声,全黑了。

封河曲谱刚写到劲头上,小木屋里陷入一片漆黑。

cao!他低咒了声,嘴里叼着的烟头,忽明忽暗。

他摸出个土豪金打火机,在老旧的抽屉里翻找了一会儿,找出一支手电筒。

起先不亮,他往桌上敲了两下,手电筒就亮了。

套上尼子大衣,封河走出了小木屋

洛丽感觉音乐声越来越近了,希望之火在心头越燃越烈,也许正应了那句欲速则不达,脚下一崴,踩到了水坑里,整个人往前栽去。

洛丽疼得一时只能缓缓在雪地上爬着,披散着一头黑发,封河耳朵向来很敏锐,雪地里的'呲呲'声,让他心头一沉。

早听说这村里头晚上有野猪出没,难不成让他给遇着了?他丢掉了手里的烟头,照了照手电筒,晃了两下,落定在一个人影上。

顿时,封河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瞪大着眼睛踉跄往后退了两步,可惜没手机,不然这灵异的一幕往互联网上一发,点击量保准扛扛的。

Kaokaokao!!!朝他爬过来了!

封河没多想,从脖子上取了一块上好的和田玉观音,嘴里念叨着:观音大士在此,妖魔鬼怪退散!!

洛丽拼了劲儿往封河爬去,伸手终于够着了他的裤管,仰着苍白尖俏的小脸,干裂的嘴唇挤出几个字来。

救命,冷,我冷

封河定睛一看,一时没晃过神来,这不是不是昨儿个晚上与他一道的大姑娘?

冷?封河好看的嘴角习惯性往左边翘起,透着一股子邪气:别怕,反正我不是什么好人,这就带你回家。

封河将手电筒叼在嘴里,一把将洛丽轻易的抗在了肩膀上,'蹬蹬蹬'的上了小阁楼,将洛丽往上一扔。

洛丽瑟缩着身子,抖得不像话,只觉得眼前这男人似曾相识,却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见过。

第4章咱们刻个碑吧

共渡一夜风花雪月,洛丽正午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疼,头脑发晕,连爬起床的气力都没有。

小阁楼的天窗,是一大块透明的玻璃,积压着一层厚厚的白雪,将小屋照得通亮。

洛丽蓦地想起,这儿可不是村支书家去年盖的新屋子吗?这会儿怎的腾出来给别人住了?

脑子实在昏沉,洛丽摸了摸额头,滚烫滚烫的,看来是风寒入骨了。

正在这时,村支书赵德提着长形的竹编菜篮子,风风火火的踩着没过小腿的雪敲了敲门。菜篮子里放了几颗大白菜,两根白萝卜,一条鱼,一大块新鲜的牛肉。

封河昨个儿办完正事,灵感一来,一宿没睡,就差这曲谱的尾音。

突然被打断,极度不爽的翻了个白眼,任外头村支书嚎了起来。

大侄子!大侄子你在家吗?我给你送菜过来啦,快来开个门,可冻死人了。

村支书契而不舍的开始趴窗头往屋里看,又喊了起来:大侄子,你在家的吧?

封河提了口气,捏着纸和钢笔的手因隐忍着怒火而微微抖动,就在村支书正准备下一轮轰炸式招呼仪式前,封河'砰'的一声粗暴的打开了门。

村支书见他这脸色,可有够凶残的,赶紧赔了笑:大侄子,忙着呢?说着,往屋里探了探头。

谁TM你大侄子?!你才是大侄子,你全家都大侄子!!你就不能再晚来两分钟?!

村支书抚着胸口狠抽了口气,咽了咽唾沫:是是是,大侄子,菜送过来了,怎么着也不能把您饿着,是不?

封河肺要气炸了,把他扔在这鸟不拉屎的地儿就够受的了,为什么还要跟一群傻逼打交道?

菜放着,别有事没事来找事儿,明白?

诶,明白。村支书连连点头,搓了搓手,笑嘻嘻道:你爸说,等开了春,就在咱村里捐钱盖一所希望小学,咱跟领导都商量了下,小学用大侄子你的名字命名。就叫封河希望小学。

噗!!封河差点呕出一口老血,无力的扶着墙:可别,你们取什么名都成,就是别拿我的名字命名。

村支书摆了摆手:大侄子你就别谦虚了,这也是一种非凡的记念意义啊。

封河恨恨的一字一顿的从牙关挤出:你们是非得把我钉在耻辱的十字架上,提醒着他们,老子这段晦暗无光的日子!!

村支书懵了会儿,哦了声打着商量说:十字架是洋人的玩意儿,要不咱们刻个碑吧?

滚!!

村支书被吼得身子抖了下,门狠狠被甩上,封河想到什么,又转身开了门,村支书立即挤了个亲切的笑容。

封河看也没看,快速拎过他送来的菜,再次甩上门。

封河喘了几口气儿,憋着一肚子的火无处宣泄,瞄了眼菜篮子里的两根萝卜,拎起两根白萝卜,往宽大的手掌里掂了掂。

走到了鼓架前,闭上眼感受着萝卜敲打在架子鼓上的节奏,全无章法的高潮,伴着一声怨气冲天的怒吼,两根萝卜当场断裂粉碎。

看着滚落在地上的白萝卜,封河恍了下神,联想到了他现在憋屈折翼的人生。

他是堂堂星河天娱的太子爷!曾经炽手可热的歌坛巨星!少年成名,也曾被誉为最具才气的歌手,世人把他捧得高高的,却也在掉落的时候,摔得极其惨烈。

哪怕是抹不去的污点,哪怕再也不能被世人拥戴,可有什么理由他偏偏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洛丽本来是昏睡了过去,在架子鼓响起的那一瞬,瞬间清醒了过来,摇晃着身子从床上爬起,看到眼前这一幕傻了眼。

仿佛感受到了楼梯口的视线,封河将手里还剩半截的白萝卜往地上一扔,才刚站起身,洛丽一阵头昏目眩倒在了地板上。

洛丽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她被困在一处深渊里,无边无际的黑暗,尽管她拼命的往前跑,拼命的跑,可却找不到出口。

突然,黑暗的天际,迸开出一道口子,照进了一丝光亮,一双修长好看的手,将黑暗天空撕裂开来,所有光都照进来,明媚无比。

她痴痴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活了二十年第一次体会到,心脏在突突跳动的旋律。

仿佛有一根弦紧紧的勒住她的心脏,而弦的另一端,她不知道系在哪里。

封河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又探了探自个儿的额头,舒了口气:烧退了,你已经昏迷了两天,再不醒过来,我就得找你们村里头那个殡葬队的处理了。

长得这么好看光鲜的人,怎么会做出那样不道德的事情?

洛丽张了张嘴,挤出一句嘶哑的话来:你弓虽暴了我。

与《封河日丽》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