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李修文青月小说《算阴命》by九品一局在线阅读

算阴命

时间:作者:九品一局

《算阴命》小说在线阅读,李修文青月是书中的主角,《算阴命》是由作者九品一局倾情创作的一本女生灵异类小说。主要讲述:送花圈这男人看死女人直接走进了屋子,完全对他跪下来求都无动于衷的样子,他脸上也是露出绝望之色,他咬牙的从口袋里面拿出几张红票子出来,直接塞给我,忙小声说着让我给他求求情。我吓了一跳,我在这死女人眼中有什么面子可讲啊?她刚才说我还是她奴隶,让...

《算阴命》小说在线阅读,李修文青月是书中的主角,《算阴命》是由作者九品一局倾情创作的一本女生灵异类小说。

第三章送花圈

这男人看死女人直接走进了屋子,完全对他跪下来求都无动于衷的样子,他脸上也是露出绝望之色,他咬牙的从口袋里面拿出几张红票子出来,直接塞给我,忙小声说着让我给他求求情。

我吓了一跳,我在这死女人眼中有什么面子可讲啊?她刚才说我还是她奴隶,让我求情,我这一说话,不又是被这女人骂一顿,吓出一声冷汗吗?

毕竟这女人心肠歹毒,这钱我赚不了。

我赶紧摇头将钱重新的还给了他,跑进了屋子,这男人立马拉住了我,在我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就转身离开了,说明天还会过来,钱还是留下了。

这几百块钱对现在无父无母的我来说简直就是巨款了,我心中犹豫,刚才这男人只是让我做一件小事,说让我美言几句就行了,说几句话就有几百块钱,我当然乐意了,这钱是我自己赚的。

这么一想,我心中顿时踏实了几分,我将钱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不让这死女人看到,然后才走进屋子里面,就看到这死女人坐在椅子上,低头看着什么,她面前的柜子真大,搞得跟收钱的一样,她有什么本事收钱?

我实在是让我看不顺眼,准备回到自己房间收拾几样衣服去市区里面,租个房子找份工作先养活自己,年纪小没事,敢拼就行。

她要这房子她要好了,大不了我过几年我长大了,能打了,回来提着她把赶她出去就是了,到时候这房子还是我的,现在我年纪还小,不跟她一般见识。

不过她抬起头来,一双如同黑珍珠一样的眼睛盯着我,嘴唇张开,冷冰冰的声音就传了出来,你鼻尖发红,眉心却相反的发黑了,明显的收了不义之财的面相,把钱给我撕了!

你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她怎么知道的?刚才我收钱的时候她没有看到啊。

我自己赚的,为什么要撕?我挺着胆子反驳,这几百块我省着用,够我找房子吃饭很久了,我干嘛要撕?

你自己赚的?你凭什么赚?你去给人捡垃圾别人都不要你,你赚什么赚?这死女人声音冷冷,带着冷笑,把钱给我撕了,有些话,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她说着就站了起来,一双眼睛好像要吃了我一样死死盯着我,跟毒蛇没两样,我顿时哆嗦了一下,想立马不要衣服的跑出去。

钱是我自己赚的,我不撕!

蠢货!

我刚转头撒腿就跑,但耳边听到她说了一句话,一只手就抓住了我的肩膀,直接粗爆的将我扭了过来,我看到她恐怖的眼睛盯着我,她抬起另外一只手就要狠狠甩我一巴掌,我心中害怕,但还是倔强的伸着脸让她打。

打,有种打死我!

她盯着我看了一秒,厌恶的一把将我推开,我摔在了地上,钱也摔了出来,她蹲下将钱捡起来,当着我的面撕了,撕成了碎片,我眼睛红了。

再让我看到你收任何一张不义之财,哪怕只是一毛,我剁了你的手!

她说着这话将钱的碎片扔进了垃圾桶里,这一刻我真的委屈到哭了,我打不过她,她还撕了我赚的钱,我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已经重新坐在了椅子上,继续看她手中的东西,不过让我厌恶的声音还是传了出来,跑,敢跑,我现在就打断你的腿!

我擦去眼泪,准备回房间,这时候外面就响起了一阵小心翼翼的声音,李修文,李修文

我记得这个声音,这是我同桌的叶贝贝的声音,我看看这个死女人一眼,她低头继续看她的东西,没有理会我,我赶紧用衣服将脸上的泪痕全部擦干净,然后走了出去。

外面有个扎这小辫子的女孩正对我挥手,她眼睛大大的,十分可爱,她跟我一个村的,我跟她算是一起长大,每次都是一起上学,放学就一起回来,我感觉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

叶贝贝,你怎么过来了?我走过去不敢看她,我已经很久没上学了,也没人供我上学了。

这个给你,这是我存的零花钱叶贝贝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叠得整整齐齐的小钱,都是一毛的,五毛的,估计有个几十上百块了,她一个十一岁的女孩不知道要存多久,她塞给了我。

没钱了千万要跟我说,不够就去学校找我,肚子饿了就去我家吃饭,知道?叶贝贝认真的看着我说,一字一句的,生怕我听不到。

我刚擦去眼泪,现在又想哭了,我忙着还给她,这钱我不能要,她后退,然后边跑边对我挥手,我回去了,记住我对你说的话,没钱就去学校找我

她说着已经跑远了,我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拿着钱转身走进了屋子里面,这钱我不用,我会还给她的。

这死女人抬头盯着我,目光转移到了我手手中的钱上,我生怕她又要撕叶贝贝给我的钱,我赶紧说这是我同学给我的,她冷冷道,用这个钱去买一个花圈送到她们家去。

花圈?死人用的花圈?我听懵了,叶贝贝家好好的,我送一个死人用的花圈过去?她妈不拿着扫把连骂带踢的打我出来?

还需要我重复第二遍?她说完这话就低下了头,继续看她的东西。

我当时就不干了,怎么送?这不是诅咒叶贝贝家里面死人吗?我直接说我不买,就回到了屋子里面,关上门,反锁,然后钻进被窝里面就睡觉,让我松了一口气的是,死女人讨厌的声音没有传进来了。

她估计知道使唤不动我了。

我自然是落得自在,我已经打算好了,明天那个男的再来了,我就再趁机赚几百块钱,然后立马拿钱远走高飞,这死女人管得了我?三四年后,我再回来找这个死女人算账!

如此一想,我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大半夜的我饿醒了,一天没吃东西,我实在是饿得睡不着了,只能摸着肚子,下床开门去厨房煮几个鸡蛋吃来垫垫肚子,小心翼翼的走出去,发现那死女人已经回屋了。

也是,现在凌晨一点了,这死女人再厉害也得睡觉吧?其实大半夜的,我想跑进去趁她睡着了打她一顿,但这个想法刚冒出来,脑海中就浮现出她好像毒蛇一样的眼睛,我立马哆嗦了一下,还是算了,赶紧先填饱肚子再说。

到了厨房我轻手轻脚的烧火煮水,我家可没有煤气灶,都是烧材火的,我也觉得材火做饭好吃,不过我刚用稻草留着火柴点燃火,一阵风就将火吹灭了,我心中奇怪,这厨房哪里来的风?

我准备再搓一个火柴,就听到外面有一个人在叫我,一声一声的叫,我立马站了起来,这个声音我熟悉,是今天给我送钱叶贝贝的爷爷的声音。

可这大半夜的叶贝贝爷爷过来找我干什么?难道是叶贝贝爷爷知道叶贝贝钱没了,以为我骗叶贝贝钱了?

我心中奇怪,不过还是将口袋里叶贝贝给的钱拿了出来,正好还给叶贝贝,我走出厨房,就看到了一个老人正站在门口的篱笆外,他在对我挥手,正是叶贝贝爷爷,不过今天月光很大,将叶贝贝爷爷脸都照得有点发白了。

我赶紧走了过去问,好奇的问,贝爷爷,您过来这是?

可我话说道一半,突然啊了一声,撒腿就往屋子里面跑,就着死女人住的房间拍门哇哇大叫,死女人,死女人你快出来,外面有鬼,我看到鬼了

这死女人还是房门紧闭,压根没有理我的意思,我快吓哭了,我赶紧回头一看,刚才那么凑近看叶贝贝爷爷,发现他居然飘着的,人怎么会飘着?除了鬼还会是什么?

死女人,死女人

我拍门大叫,砰的一声,门终于打开了,我就首先看到了一双毒蛇般的眼睛在盯着我,我立马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后退了几步,我后悔叫她了,我发现她比鬼恐怖多了。

叶贝贝爷爷之前跟我关系不错,他就算是变成了鬼,但也不至于害我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吧?

吵什么吵?

这死女人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声音格外的冷冰冰的,而且明显带着怒气,盯着我,你刚才叫我什么?

没,没什么我赶紧摇头。

这死女人眉头紧锁的朝外面看了一眼,居然直接走了出去,叶贝贝爷爷还在外面啊,她居然脸上没有一丝畏惧,我咬牙,也壮着胆子走出去,跟着她身后,这死女人比鬼还恐怖,果然叶贝贝爷爷看到死女人之后就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别跟着我!

这死女人撇头看了我一眼,声音冷到不行,我自然是停了下来,看着她走到了篱笆边,目光转动的看了叶贝贝爷爷几眼,开口道,你这老人家死了就死了,去地府投胎做人就是了,来这里干什么?

我这突然就死了,死的冤枉啊,方才看到这里有光冒出,才得知我们村子里面来了一个大人物,麻烦大师给我算算,我这是死了没有?

叶贝贝爷爷立马开口了,声音轻飘飘的,好像回音一样,让我头晕眼花的。

不过我奇怪了,有光冒出,什么光?我怎么没看到?我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还是没有,还有,这死女人会是大人物??

我感觉叶贝贝爷爷在拍马屁了,不过我更加奇怪的是,叶贝贝爷爷身体好着呢,前些日子我还看到他老人家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去市区呢,三十多公里啊,早上去下午就回来了,这种硬朗的身体怎么会突然死了?

我壮着胆子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说,贝爷爷,您是不是被人害死了?

第四章寿终正寝

闭嘴!你哪只眼睛看到他被人害死了?

这死女人看了我一眼,我到了嘴边话堵着说不出来了,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她这么凶干什么?

老人家,你该做什么去做什么,别打扰我休息。

这死女人说着就转身要回屋子里,我气不过的跑到她前面拦住了她,她既然不怕鬼,至少也要给叶贝贝爷爷合理的解释让他走啊,你这直接赶,他怎么会走?不走,我还要不要睡了?

她盯着我,冷冷道,滚开!

不滚,你不怕鬼我怕,我鼓起勇气和她顶嘴。

你怕?你刚才不是还说他是被人害死的吗?你这么会看,去给他申冤啊。她露出一丝冷笑。

我被这话呛得说不出话来了,我会哪门子看啊?就是觉得一个硬朗的老人家突然死了不合理,所以才这么说,但被她这么一呛,我倔劲来了,继续不让的道,那你干嘛说他不是被人害死的?你又凭什么这么说?

凭什么?凭你是个蠢货,看好了!

她说着伸手抓着我的肩膀就把我甩了过去,让我看着叶贝贝的爷爷,并拉着我凑近一点,看着他煞白的脸,我吓得不行了,赶紧挣扎反抗,但她却死死抓着我,并冷冷道,看清楚了,也听清楚了,话,我只会说一遍!

她说着抬手指着叶贝贝爷爷的脸道,人的脸在我们眼中称之为面相,而面相对应着人的一生,生老病死,福禍疾病,穷衰气落,都在这眼耳口鼻这张脸上藏着,看清楚我指的地方!眉心往上,在面相上称之为命宫,这个地方可以显示出很多东西出来,他的命宫色泽淡如水,甚至还带着一抹轻红,这是明显的寿终正寝之相,也可称之为喜丧,如果有黑色或是暗沉就是代表不好,但你现在看到他命宫上有哪点不好了??

这死女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让我立马懵了,叶贝贝爷爷也有点懵了,她在说面相?这死女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看清楚没有?她冷冰冰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

我懵了,她使劲摇晃了我了几下,我痛的吱牙咧嘴的,逼着我看,我看着叶贝贝爷爷眉心往上的地方,没有任何黑色,发现真是有点轻轻的红色,好像喜事的那种红,难道真是什么寿终正寝?

寿终正寝算是喜丧了,这我肯定知道了。

但叶贝贝爷爷鼻子中间上面有黑色啊,好像被人打了一拳的黑色,这又是代表什么意思?我抬手指着叶贝贝爷爷的鼻子问,那不是黑色吗?

蠢货!

这死女人立马骂了我一句,接着道,眉心往上是命宫,但眉心与鼻尖中间称之为财帛宫,是面相十二宫之一,是代表钱财的,他财帛宫中的黑色说明他钱失去了一些,而且他这抹黑色快要淡化了,说明这是前段时间发生的事,应该有三个月了,我问你,你前段时间是不是被人骗了?应该有一千?

她说着就质问起叶贝贝的爷爷来,他立马露出惊讶之色,脑袋好像小鸡吃米一样的点头,真是神人啊,对,我上次去市里面被骗了九百多可把我气死了要是早点遇到大师你就好了,那我今天可能就不会死

他说着就叹了口气,刚才死女人对我说的话,他自然也是听清楚了,也知道没人害他,他是属于自然死亡。

所以死女人才会让我用叶贝贝给的钱去买个花圈过去??

死女人摇头,你想多了,命是可以算,也可以预测,但就算你今天过来找我,你晚上还是得死,而是痛苦惧怕的死,阎王让你三更死,不会留你到五更,这个道理你活了这么多年还不明白?自己回去家里等阴差过来接你,尘归尘土归土,人死了就不要对阳间有任何留恋,也不要打扰你家人,不然对你家里人不好

她说完这话转身就往屋子里面走,但叶贝贝爷爷急忙道,我不会打扰他们,但我还有一些私房钱,我儿子XF不知道我放哪里了,你能不能过去跟他们说说啊,在厨房左边墙上第三排第二块砖头里,有几千,够贝贝好几年穿新衣服交学费了,麻烦你

死女人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停顿的直接走进屋子里面,我赶紧跟着走了进去,但叶贝贝爷爷叫了我一句,我犹豫了一下回头看着他,发现他满脸焦急,我咬牙点头,放心吧,我会去跟叶贝贝爸爸说的,您放心回去吧

叶贝贝爷爷松了口气,露出和蔼微笑的对我挥手,然后两只手后搭着,好像回家一般缓缓的转身走进黑夜里,看到他离开,我也捂着胸口重重松了口气,我今天看到鬼了?

感觉自己好像做梦一样。

心跳快得不行,我回到堂屋里,赶紧把门关上了,看到死女人的房门已经关上了,但她的声音传了出来,记住了,鬼话连篇!鬼的话,宁可不听也不要信!

我愣住了,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说刚才叶贝贝爷爷让我去他家说他私房钱藏哪里的事是骗我的?

我心中来火了,骗没骗我我自己辨别不出来?一个村子里面的人了,有必要骗我?我忍不住小声嘀咕一句,我看你的话最不能信!死女人

我说完这话准备回到屋子里面,但死女人的门突然打开了,她气势汹汹的走了出来,一双毒蛇般的眼睛死死盯着我,刚才的话,你再说一遍!!

与《算阴命》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