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秦无名小说《第三阴差》by黑将灬在线阅读

第三阴差

时间:作者:黑将灬

《河神玲儿这个名字,是女水鬼生前的小名,可她都已经死了几十年了,一个少年,怎么可能会知道,这让她惊疑不已,当下就再次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秦无名直视着玲儿,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我是秦无名。玲儿一阵的茫然,自己生前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更没见过他,不论前生今世,都可以肯定这是第一次看到他,当即道:我不认识你。秦无名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道:现在的你,不认识我倒...

《第三阴差》小说在线阅读,秦无名是书中的主角,《第三阴差》是由作者黑将灬倾情创作的一本女生灵异类小说。

第3章河神

玲儿这个名字,是女水鬼生前的小名,可她都已经死了几十年了,一个少年,怎么可能会知道,这让她惊疑不已,当下就再次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秦无名直视着玲儿,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我是秦无名。

玲儿一阵的茫然,自己生前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更没见过他,不论前生今世,都可以肯定这是第一次看到他,当即道:我不认识你。

秦无名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道:现在的你,不认识我倒也在情理之中,不过已经无所谓了,既然我已经找到了你,以后你就没必要做水鬼了,跟我走吧。

玲儿以为秦无名是要收了自己,略有些紧张的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秦无名认真的道:我能满足你,做了我的女人,自然要跟我在一起。

玲儿听到这话先是怔了一下,回过神儿来的时候立刻大怒,面容陡然间变得比先前更加狰狞了几分,连水淋淋的头发都飞扬了起来,该死的家伙,居然敢调戏自己,她最恨的就是好色之徒,于是当即厉声道:你找死!

秦无名脸色平静的道:又生气,你别想的那么歪好不好,刚才你应该尝到我的血了,我的血对你有什么样的好处你应该很清楚,若是你能做我的女人,我的血随时可以提供给你。

玲儿愕然了,心中是又羞又恼,片刻后回道:当我好哄么,让我做你的女人,只凭你的血,还不够。

话虽这么说,但玲儿心里也有些惊奇,秦无名的血,确实跟普通人完全不一样,对她有着极大的好处,甚至可以说对她有着致命的诱惑力,刚刚就是被那颗石子上沾染的血吸引出来的。

看着玲儿羞恼的模样,秦无名却是忍不住的皱眉,明明应该是个漂亮可人的女子,偏偏以这种狰狞的模样示人,一张毫无血色的脸上,有着一对血窟窿似的眼睛,再加上水草一般的头发,别提她羞恼的样子多别扭了。

于是,秦无名再次说道:你先恢复生前的容貌行不行,我还有别的事跟你说。

玲儿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真正的容貌,曾经也正是自己的容貌,才导致她变成了水鬼,不过她更想知道秦无名究竟想干什么,心里虽然有些不愿意,但还是冷哼着转了下身。

瞬间,一个面目狰狞的水鬼,便变成了一个身段妖娆,鹅蛋脸,柳眉大眼睛的极美女子,水淋淋的头发也变成了挽起的三千青丝,特别是她身上穿着的华丽红裙,显得整个人有着一种高贵优雅的气质。

秦无名上下打量了下玲儿,满意的笑笑,道:真好看,不过你不该穿红裙子,白色的比较适合你,最好是紧身的旗袍,那样才能显出你前挺后翘的身段嘛。

玲儿额头青筋暴起,果然又是一个好色之徒,更可恶的是,这家伙居然对自己评头论足起来了,真想把他拖到水下淹死!

秦无名看着玲儿样子,知道她又不高兴了,赶紧转移话题道:我说真的,别当水鬼了,做我的女人,跟我走好不好?

玲儿忍着怒火冷声道:若是我不走呢?

秦无名摊摊手道:那我就只好来硬的了。

玲儿顿时防备了起来,从先前交手的情况来看,估计自己还真不是这个该死的家伙的对手。

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玲儿准备随时逃回水里去,就不信了,他一个活人还能追到河底去。

察觉到玲儿的动作,秦无名苦笑笑:别紧张,我没让你马上就跟我走,你可以等我做完大河村的事情再做决定。

说完这句话,秦无名忽然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道:你想做的事情,靠你自己,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成功,所以,我会帮你尽快完成。

玲儿陡然间瞪大了眼睛,急声道:你知道我想做什么?

秦无名头也不回的挥了下手,道:当然知道。

说罢,秦无名的身影就渐渐的消失在了河边。

玲儿满心都是疑惑,秦无名好像对自己很熟悉,可自己对他却完全不了解,他,到底是什么人?

带着疑问,她回到了水中。

秦无名一路回到了祠堂,在来大河村之前,他就想好了怎么解决玲儿的事了,所以,接下来,就开始真正的行动吧。

天刚亮的时候,老村长就急急的来到了祠堂,一看,发现秦无名正盘腿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当即就喊道:小先生你没事!太好了!

老村长昨夜也没怎么睡,一直琢磨着秦无名是不是真正的高人,虽然他昨天露了两手,可老村长还是不踏实,要知道,前面死掉的那些法师道士,最年轻的也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了。

毕竟秦无名太年轻了,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后生,实在让人无法完全安心。

此时一看秦无名还好好的活着,老村长顿时又惊又喜,没被水鬼害死,说明他是真的比前面请的那些高人靠谱,村里这下总算有救了。

秦无名听到老村长的喊声后,缓缓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笑道:小子在这里恭喜大河村了。

老村长顿时一怔,对秦无名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但稍加思索了几秒钟后,便狂喜的问道:小先生,难道你已经除掉那个水鬼了?

秦无名脸色一凝,然后严肃的道:老村长以后千万别说这种话了,昨天夜里我去了河边,发现那根本就不是水鬼。

老村长满头雾水,连忙追问不是水鬼是啥?

秦无名顿了下,回道:河神。

老村长更加疑惑了:河神?

秦无名嗯了一声,点点头道:不错,我也没想到,你们村儿的大河会出现河神,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儿。

老村长有些反应不过来,喃喃道:真的是河神?

秦无名肯定的道:当然,有了河神,你们村儿再也不用担心受到灾荒,会年年风调雨顺,大丰收的。

老村长活了大半辈子了,是个老人精,并没有马上相信秦无名的话,而是有些怀疑的道:小先生,河神怎么会害人啊?

秦无名当即冷哼了一声,我来问你,你们村可是靠那条大河活的?

老村长点点头,大河是村里的唯一水源,无论人畜用水还是灌溉庄稼,都要到大河里取水。

秦无名又问:那这么多年来,你们可曾祭祀过大河。

老村长愣了下,有些惭愧的摇摇头道:没,没有过。

秦无名神色有些不高兴的道:这就对了,你们只向大河索取,却从来没有祭祀过,以前没出河神的时候无所谓,可眼下有了河神,仍旧不祭祀,河神怎会不怒?

老村长一听这话就慌了,原本还以为是出了个水鬼,没想到会是河神,难怪连那些和尚道士都惨死了。

当下膝盖一软,差点儿跪在地上,同时慌忙道:小先生,以前我们是真不知道要祭祀河神,现在该咋办啊?

秦无名垂下眼皮看了老村长一眼,并没有去扶他,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当年他们对玲儿做出的那种令人发指的事情,是时候偿还了,淡淡的说道:你别慌,其实想要解决河神的事儿并不难。

老村长急忙道:还请小先生出手救救我们。

秦无名一摆手,道:只要马上开始祭祀河神,再把祭祀仪式办的隆重些,就能够安抚河神了。

老村长心里一个咯噔,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怕是要大出血,不过想到河神的恐怖之处,只能暗暗咬牙说道:小先生放心,我们肯定会把祭祀仪式办的很隆重。

秦无名点点头:嗯,那就好,事不宜迟,赶紧召集村民,准备祭祀吧。  老村长不敢耽误,当即就去通知村民们集合。

其实不用老村长专门跑腿儿,很多村民也都想看看秦无名是否还活着,所以,当老村长准备挨家挨户通知村民集合的时候,不少人就已经来到祠堂了。

很快的,大河村的所有村民就又集合在了祠堂,老村长赶紧把河神的事情说了一遍,该出钱的出钱,该出力的出力。

村民们一听,都表示赞成祭祀河神,相比于性命,破点儿财算什么,谁也不想成为河神下一个弄死的对象。

村民们的反应秦无名似乎早就料到了,所以他也没再废话,直接把祭祀的仪式说了出来:

第一,在大河边设立香案,全村儿人行跪拜之礼,颂谢河神。

第二,准备好三牲六畜,要活牛活羊和活猪投进大河里。

说到这里秦无名停顿了一下,目光扫了一圈大河村的男女老少后,才说道:最重要的是第三点,务必要做到,不然还是无法安抚河神。

众人一听顿时紧张了起来,老村长连忙上前问道:小先生,你就说吧,我们一定会满足河神的。

秦无名眼神一凝,缓缓吐出了四个字:活人祭祀。

第4章活人祭祀

当秦无名说出活人祭祀后,围在祠堂的村民同时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村民们不傻,懂活人祭祀意味着什么,那是要把人当成三牲六畜,投到河里的祭祀仪式。

不过,村民们虽然都表现的很恐惧,但表情也有着明显的不同。

其中,大部分男人和中年妇女只是稍微害怕了一下,就没事了,可一些年轻的女子,则是一直满脸惊恐,特别是有几个长相好看的,紧张的都发抖了。

很多人都知道,活人祭祀,要么就是用童男童女,要么就是年轻的女子,所以,那些觉得祭祀这事儿落不到自己头上的村民,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然而秦无名却注意到,包括村长在内,所有年纪大的村民,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一听到活人祭祀,顿时眼睛瞪大,脸色惨白,比那些年轻女子显得还要恐惧。

秦无名装作没看到,而是接着开口道:祭祀仪式只要做到这三点,河神便不会再害人了,你们安排一下吧。

老村长浑身一哆嗦,心道应该跟以前那件事没关系,连忙问道:小先生,不知道活人祭祀具体是怎么个祭祀法?

秦无名心头冷笑,但表面上还是若无其事的道:难道村长不知道活人祭祀吗?

老村长心下一颤,结结巴巴的道:知知道一点,就是不知道祭祀河神要童男童女,还是要黄花闺女?

秦无名摆摆手,意味深长的道:新生的河神不要童男童女,更不要黄花闺女,只要年过半百的老者。

此话一出,村里的那些年轻人,听到秦无名的话后都是长出了一口气,特别是那些个年轻女子,眼神中甚至有些惊喜。

然而老村长和几个老人听到这话后,却是当即互相对视了一眼,眼睛里露出了浓浓的骇然之色,其中一个胆子小的老头子的裤裆一下子就湿了。

老村长更是急忙说道:小先生,祭祀从来都是要童男童女,要么就是黄花闺女,如今为何要用老人啊?

秦无名反问道:难道老村长没发现,前面死的那六个村民,全都是年过五询的老人?

听到这话,众人同时一愣,这才意识到,被河神弄死的那六人,还真全都是老人,最小的那个也有五十六了,最大的那个已经快八十岁了,没有一个年轻人和幼童。

难不成,那个河神只对老的有兴趣?有一个村民忍不住的说道。

秦无名看向开口说话的村民道:你说的不错,你们村里出的这个河神,确实只对老的有兴趣,不老的不要。

后生,你可别骗人,活人祭祀那有用老人的道理!这时,一个留着八字胡,头戴瓜皮毡帽,约莫五六十岁的老头反驳道。

秦无名转过身,面相老头,呵呵一笑道:祭祀河神是村里的大事,我可没骗你们的必要,再说了,能有幸成为河神的祭祀品,可是大幸,不但能解决村里的事,还能福泽子孙后代,你急啥?

八字胡老头脸色铁青,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老村长仍然眉头紧皱,不过还是强装镇定的开口道:既然这样,老的就老的吧,我们会尽快选出个人来祭祀河神。

一听老村长都发话了,其他那些老家伙就不好多说什么了。

然而就在这时,秦无名又伸手对着老村长摇了摇道:老村长你先别急,一个人可不够,得三个人才行。

老村长陡然间瞪大了眼睛:三个人?

秦无名点点头:不错,我前面也说了,第一次祭祀河神的仪式必须要办的隆重些,三个人才可以。

几个老头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纷纷望向老村长。

老村长还想再问问,但秦无名摆摆手直接堵住了他的嘴:行了,我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事儿你们看着办,村里的老人不算多,具体的人选老村长您自己拿主意吧。

一听秦无名都这么说了,老村长就不好再多问了,脸色很不自然的暗叹了口气,点头道:这那好吧。

秦无名也嗯了一声,说了句:要尽快啊,可别耽误了三日后的仪式。

老村长一个趔趄,差点儿趴在地上,但当着村里所有人的面,又不好反驳什么,只能无奈的挥了挥手,让人先散了,赶紧去准备祭祀需要的其他东西,至于活人祭祀的老人,他会和村里的老人们选出来。

大河村总共也就三百来口子人,其实老人的数量并不多,如今只剩下了十几个人。

这剩下的十几个老人,除了老村长以外,要么是村里有些威望的长者,或是老村长的帮手,要么就是家中的老祖。

说白了,个个都不是普通的村民。

要从这些人当中选出三个人去祭祀河神,老村长别提多犯难了。

等到村民们都离开祠堂以后,老村长也告别了秦无名,然后招呼着那些老人都去自己家里,这事儿他做不了主,只能一起商量。

看到这种情况,秦无名则是没有太大的反应,等人都走以后,又盘腿坐了下来,闭上眼睛,也不知道是睡了还是在思考其他的事。

不一会儿后,十几个老人便全都来到了老村长的家里,老村长看看人全到齐了,就赶紧关上了房门,连同窗户也一起关了起来。

村长,你真要从我们这些老家伙中选出三个人,去祭祀那个河神?刚关好门窗,那个八字胡的老头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什么祭祀河神,还不是把人直接投到河里淹死,我看根本就不是什么河神,八成还是那个水鬼!不等老村长回话,又有一个身体很肥胖的老头子说道。

老村长脸色一沉:王老头,你别乱说话!

肥胖的王老头哼了一声,继续道:怎么,你们还真相信那个后生的话?你们谁听说过活人祭祀要用我们这些老家伙的。

先前那个尿裤裆的老头也冒出头来,四下看了一下,咽了下口水,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那后生,会不会是知道了五十年前的那件事啊?

其他老头一听这个,眼睛顿时瞪的铜铃大,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的。

老村长深吸了口气道:不可能,那后生顶多也就二十来岁,怎么可能知道五十年前发生的事。

尿裤裆的老头道:那他为什么要针对我们这群老家伙?

老村长眉头紧皱,这事确实蹊跷,可如今还能有什么办法,不管河里是水鬼,还是河神,都是想要我们这群人命的。

王老头忽然怒骂道:还不是你们,当年你们偏要把那女人沉到水里去,要是听我的,把那丫头片子烧干净,不就没今天这事儿了。

其他人听到这话,顿时浑身一紧,老村长慌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喝道:嘘!小点儿声,当心被别人听到!顿了下,又说道:咱们都没见到过那河里的东西,也不一定就是那丫头。

王老头闷哼了一声:不是她还能有谁,大河里就死过她一个人,肯定就是她。

其他老头再次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尿裤裆的老头再次开口道:说这个也没用了,快想想办法现在该怎么办吧,难道真要从我们这些人中选三个人出来去祭祀?

其他人再次沉默了下来,看向老村长:村长,你说咋办?

老村长思索了片刻,然后一咬牙道:有两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事儿。

八字胡老头急忙问道:啥办法?快说吧。

老村长扫了在场的老人一眼,道:要么就按那后生说的做,你们有谁自愿去做那祭祀的活人,现在就站出来。

没人说话,面面相觑的低着头躲着。

老村长摇摇头道:看来谁也不想死,那就只能用另外一个办法了。

众人抬起头,望向村长,老村长没等他们问,就说继续说道:改了用我们祭祀的办法,就用童男童女或者黄花闺女。

八字胡老头连忙道:怕是不行啊,村里人现在都信那后生的,再说村长你先前也答应了,咋改?

老村长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道:我有办法,能改。

与《第三阴差》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