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韩秀胡凤楼小说《我的狐仙郎君》by银花火树在线阅读

我的狐仙郎君

时间:作者:银花火树

《我的狐仙郎君》小说在线阅读,韩秀胡凤楼是书中的主角,《我的狐仙郎君》是由作者银花火树倾情创作的一本女生灵异类小说。主要讲述::请胡仙尽管我知道此时我不该笑,但这女人的意思,是怀疑那天晚上跟她丈夫发生关系的,是头老母猪吗?那后来呢?我不禁多嘴问了一句,在问完了之后我顿时就觉得我有点唐突,不过可能是这女人把我当成了是胡老太的徒弟或者是什么,也就接我的话回...

《我的狐仙郎君》小说在线阅读,韩秀胡凤楼是书中的主角,《我的狐仙郎君》是由作者银花火树倾情创作的一本女生灵异类小说。

第三章:请胡仙

尽管我知道此时我不该笑,但这女人的意思,是怀疑那天晚上跟她丈夫发生关系的,是头老母猪吗?

那后来呢?我不禁多嘴问了一句,在问完了之后我顿时就觉得我有点唐突,不过可能是这女人把我当成了是胡老太的徒弟或者是什么,也就接我的话回答我。

后来我丈夫回来后,行为就变得跟猪一样,每天都要喝馊水,吃猪食,乱拉屎尿,有些时候发起疯来,胡言乱语,还说那只猪跑到我们家来了。胡大仙,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您能不能帮我解决这件事情,这关系到我丈夫今后的发展,求求你了,要是您肯帮我们,我和我丈夫这辈子,一定拿您当亲娘孝敬。

我这一生都没遇到暴富的事情,当我听到这女人跟胡老太说只要救了她老公,那就拿胡老太当亲娘孝敬的时候,我顿时就感觉胡老太这是要靠着一单生意,就让自己摆脱贫困,摇身变成富老太,走向人生巅峰了。

不过此时胡老太倒是没有急着跟这女人承诺什么,思虑了一会,才叫我先去灶前提一桶馊水来,说是一会有用。

胡老太真是一点都不把我当外人,但这救人一命,再生父母,我这条命就是她救下来的,就算是她让我给她养老送终,那也是正常的。

在我去提水的时候,我听见胡老太又在跟这夫妻两说那猪仙一会就会过来,要她们做好心理准备,要是缠的松,一切都好说,要是缠的紧,那就要另请高明了。

在我们东北,我们把修炼的动物,都统称为仙,猪仙鼠仙黄仙,这是对那些修炼动物的尊称,但不是所有的仙都是好仙,不然那姓胡的,也不会要把我全家杀绝。

灶前的馊水,估计是昨晚胡老太早就准备好的,满满的一桶洗锅水,里面还装满了已经臭了的烂菜叶和没吃完的饭菜。

胡老太该不会是想让那男的喝这桶里的馊水吧,这看着都恶心,更不要说喝了!

不过反正又不是我喝,胡老太叫我怎么做我按照她的意思办就好了。

当我把水提到东屋去之后,只听见胡老太此时正对着一片空气厉喝:你这母猪,不好好修你的成仙大道,出来害人做什么?!

胡老太喝完,空气里没有半点的反应。

我昨天晚上跟我睡觉的那个畜生,也是由动物变成人的,我心想这猪仙等会出来的时候,是不是也会跟那畜生一样,变成人的样子大摇大摆的走出来?

这刚当我想完,屋里忽然刮进来了一阵风,这风起先是绕着整个屋内旋转了一圈,像是在选人似的,忽然就猛地往我身上冲了进来,一瞬间我只觉得我头晕目眩,又饿又渴,看见我身边我刚提过来的馊水,觉的香的很,一脸就扎了进去!

这时候我的意识还是有的,当我看见我自己不受控制的就向着这装着满是烂菜剩饭的水桶埋脸冲进去要吃的时候,我顿时就慌了,这猪仙该不会是附到我身上来了吧!

刚我看见这么恶心的一桶馊水,还庆幸不是我吃,可没想到自己搬起来的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好在就在我要张嘴在这馊水桶里胡吃海喝一通时,胡老太赶紧的从炕上下来,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衣领,将我埋在桶里脏乎乎的脸给提了出来。

胡老太的一个巴掌顿时就扇在了我脸上,我这么被她一打,神智就清醒了很多,也不再想喝馊水了,但是转眼却是眼泪汪汪,向着正坐在炕头上的男人走过去,瓮声瓮气的跟他说:我不漂亮吗?你怎么就忘了我?你还送了表给我,还说要跟你老婆离婚,要我当你正房太太。

这男人一见到我接近他,顿时就吓得赶紧的往他老婆身后躲,但却也理直气壮的反驳我: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是老母猪,我怎么会跟猪结婚?!

可能是仗着胡老太在,男的老婆虽然也害怕,但是却也不满的反驳:先不说你是猪,就算是你是个人,我老公有今天的成就,全都是靠我娘家人提携?他怎么可能为了你跟我离婚?他没了我什么都不是,我劝你还是不要自作多情,想攀我男人,享受荣华富贵。

再好看的女人,在争夺男人的时候,也是丑陋的;再清高的男人,在弱懦靠女人的时候,也是令人不齿的。不过我身上那只猪仙,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女人说完这话之后,她也没了刚才那副楚楚可怜的语气,顿时就变得狰狞了起来:那我们就走着瞧!

说着,我身体里一轻,那阵风向着这男人的身体里刮了进去,顿时我满脸臭气熏天,那男人就开始疯疯癫癫,从炕上滚下来,做猪爬的模样,向着馊水桶跑过去,因为这男的比较肥胖,趴在地上吃着馊水的时候,那模样真的就像极了一只老母猪,让人看着十分不舒服。

你这畜生真是胆大包天,还敢到我家里来作乱,看我怎么收拾你!

胡老太见这猪仙这么猖狂,顿时就从神案上拿起一道黄色的符,嘴里念了几句咒语,向着这正在吃猪食的男人身上贴上去!

只是没想到这符贴在男人背上后,黏了还没一会,又自己掉了下来,那男人从桶里转过一张油腻腻的脸,对着胡老太说:老猪我皮厚,你的符对我不起作用!再说我修炼三百年,你不是我对手,今天我非得讨回一个公道,不然我就不走了!

这一句话,顿时就把这男人的老婆都吓哭了起来,赶紧的求胡老太救救她老公。

我对胡老太也不是十分了解,她有什么本事,我也不是很清楚,现在这猪娘们就在家里撒泼,要是胡老太弄不走她,脸上还真的有点挂不住。

估计是真的不好对付这猪仙,胡老太想了一下,就拉我去了门外,偷偷的跟我说:胡二爷呢,他起床了没,你去叫他帮我这个忙。

这时候胡老太对那畜生的称呼都变了。

他早走了。我回答了一句胡老太。

那你替我赶紧请他回来,这猪妖性子泼辣,我这个老太婆,制不住她,你别看胡二爷看起来跟平常人没什么两样,他可是咱们方圆几百里内的二把手,本事厉害着呢,只要他一来,别说动手,就对着那猪娘们骂几句,都能把她吓的魂飞魄散。

见这会胡老太又开始吹嘘昨晚那畜生,让我又气又无语,问她说:那你制不住为什么要接这单生意?

你没听说只要我救了那男的,她们夫妻两就把我当亲娘。这夫妻两人来头都大,国家的人,有正神庇佑,也就这种不懂规矩的猪脑子仙家敢惹,现在好不容易遇到同一个,我胡老太没个儿子女儿,起码得要为我百年后做准备。

可是那畜生走都走了,我怎么请他回来?

虽然我不想见那畜生,但是还是有点想帮这胡老太。

只要借你的名号就行,我来。

胡老太说着,从我头发上拔下一根头发,然后放在她的手心里,打了个结,然后嘴中念念有词。

这胡老太看起来虽然没啥本事,但是她念咒语的模样,凸着一张腮帮子,看起来很像是一条老狐狸。

在胡老太念了好一会之后,我看见一条硕大的赤毛狐狸,飞快的从远处向着我们跑了过来,尖着嘴,拖着条尾巴向着胡老太的身体里一跃,胡老太顿时就背挺腰直,整个人气质立马就不一样了。

我看你是找死,别以为老子睡了你就会对你好,把我这么着急的叫过来干什么?!

胡老太这一挺身之后,立马就把我臭骂了一顿。

这特么,我都有一种我是不是被胡老太坑了的错觉,不是被猪附身吃馊水挨巴掌,就是被这畜生训。

你以为我稀罕找你,是胡老太找你,她想请你帮忙,有个猪仙赖在她家里赶不走了。

听我说我不稀罕找他,胡老太脸上那不满的表情又差点欲要发作,但是往屋里一瞅,于是就大步流星的向着屋里走了进去,看见正在地上给滚来滚去的男人,二话不说就往这男人撅着的大屁股上用力踢了一脚,并且嘴里骂道:哪里来的畜生,还不快滚!

第四章:出马弟子

在地上打滚的男人听到胡老太的厉骂,满不在乎的抬起头来,看向胡老太,以为是胡老太还是要赶她走,但是当她定睛看向胡老太的神情的时候,像是已经认出来了胡老太是什么身份,忽然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赶紧的从地上爬起身,一把就跪在了胡老太的跟前,语气满是惊慌:胡、胡二爷不应该在青山古洞修炼吗?您、您怎么来了?

难道我去哪里还要跟你打报备?赶紧滚,别扰老子的清净。

这畜生语气粗暴,蛮横的就跟电视里那土匪头子一样,这真是人有人性,畜生也有畜生的脾气。

不过这畜生吼的那么一两嗓子,倒真的很有效果,刚才那猪娘们见胡老太斗不过她,赖在家里撒泼不走,现在连说话的语气都变了,有些不甘心,嘴唇欲开又欲合,想跟胡老太解释一些什么,但一看胡老太满脸对她不耐烦的表情,也便知道了没什么希望,也就放弃了。

再说她自己先害人在先,自作自受,于是哭着一转头,一阵轻风从我们眼前这男人的身体里钻了出来,向着屋外逃去了。

这猪仙被吓走了,胡老太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喜上眉梢的表情,扶着地上的男人起来,跟他和他老婆说了一声,叫他们在东屋等等她,她还有件事情要办。

这男人和她老婆都见胡老太有本事赶走猪仙,现在自然是什么都听胡老太的,而胡老太就拉着我进了我昨晚和那畜生睡觉的西屋,跟我说她去端点茶水来孝敬胡二爷,说完掀开帘子出去了。

而昨晚那个男人从胡老太身上下来,身材挺拔,满脸不悦,弯着腰在炕上翻来翻去,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畜生一大早就心情不爽,估计是在找他掉了的金锁链子,可能是我一直都没把这畜生当人看,当我看见他半跪在炕上翻来翻去满脸不开心的模样,想象着一条狐狸还有人样子,都不禁嘲笑了一声。

男的听见我嘲笑他的声音,估计是注意到了他自己的失态,于是就赶紧挺直了腰站了起来,站在我面前,比我高了一个多头,犹豫了一下,问我说:你昨晚有没有看见一把长命锁?

这畜生掉了的长命锁就在我包里,看他这么着急,应该还是挺重要的东西,但我就是对他摇了下头,说:没看见。

男人又狐疑了起来,上下打量了我几眼,不满的跟我说了一句:真是赔钱货,跟你睡一觉,把我锁都睡没了,你跟我等着瞧,这锁值多少钱,我就要把你睡多少次,睡到够本为止。

出生就是畜生,他当是去嫖吗?昨天一晚上,那东西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怜香惜玉,或许他根本就没打算过要温柔体贴,害的我倒现在还疼的很。

这谁愿意总被一只狐狸欺辱,我在考虑要不要把我捡到的链子还给他,不过这会胡老太端着茶进来了,见到了这畜生,就笑盈盈的喊他:凤楼,来喝点茶,我还为你准备了些上好的烟丝,也一起孝敬孝敬您。

凤楼?

狐狸都姓胡,难不成这男的叫胡凤楼?

真是人不如其名,名字婉约,性子粗鄙,可却长了一张粉面白皮的好相貌,老天真是不公平。

估计是胡凤楼也知道他那长命锁找不回来了,于是这会心情也平静下来了一些,但还是有些郁闷,盘腿坐在炕桌边,胡老太就把茶和一包金黄色的烟丝放在了炕桌上,并且拿起一根细长的玉嘴烟斗,递给胡凤楼。

胡凤楼看了眼胡老太给他递过的烟斗,没有很快就接,估计是想不抽,但是又有点想抽,于是就伸出几根保养的白皙纤长的手指,接过胡老太递给他的烟杆,就用几根手指随意的托着,这细长褐色烟杆把他的手衬托的修长精巧。

也真不愧是狐狸修炼成人的,外貌形态简直跟我们人就不是在同一个档次。

胡老太见胡凤楼接了她的烟杆,就赶紧的为胡凤楼的烟斗里装上烟丝,一边为胡凤楼点火,一边对他说:二爷你在古洞修炼上千年,就没有想过要在人间找个出马弟子,帮您修满人间善缘,好早日修成正果,得到飞升啊。

胡凤楼杀我全家,他竟然还有机会得道飞升?我心里顿时就有些暗暗不爽,那我爸妈我爷爷奶奶是白死了吗?

胡凤楼吸了一口烟,寥寥的白色烟气从他脸上徐徐升腾了起来,窗户外面刚升起的朝阳透过窗户,就照在他罩着轻烟的脸上,把他的面皮照的白皙通透。

这吸上一口烟,赛过活神仙,胡凤楼的郁结也没了,对着胡老太说:这得看缘分,我跟那些凡夫俗子没半点的因果缘分,要有机缘。

谁说没缘分了,谁说没机缘了?你看老天不早就安排好了,这不就是吗?胡老太转头看向我。

当我看见胡老太看着我的眼神的时候,我立马就感觉到事情不对,赶紧的跟胡老太说:奶奶,你别坑我啊,我一直都拿你当救命恩人的,你不能出卖你自己的良心啊!

胡凤楼听到胡老太说起我的时候,也抬眼向我看了过来,看着我的眼睛,又上下扫了我全身几眼,像是要把我看透似的,回答胡老太说:昨晚我还在想我要找个什么法子治她,不过她玩起来倒也十分舒坦,让我都舍不得这么早杀了她,经你这老太婆一提醒,好像也真是这么回事,老韩头放火杀我全家,我又杀了老韩头一家,现在就剩下我和这娘们了,这就是因缘,她替她爷爷赎罪,我替我自己赎罪,一举两得。

什么叫一举两得,我爷爷犯的错,为什么要我来偿还?而且这畜生已经害死我一家人了,他还想怎么样?

二爷您说的是,我知道您对韩秀还怨恨着,您要是真带了韩秀做你的出马弟子,她能活好这辈子,您也能为百姓造福,若是他年二爷得了正果,可记得要提携一下我这老太太。

胡老太这马屁拍的,都让我有些听不下去了,这胡凤楼不是说了只要我嫁给他,他就不杀我了吗,现在又怎么出尔反尔?

我被这畜生和胡老太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干脆扭头就往外走,不想和他们有过多纠缠,要是在古代,这灭门之仇大于天,我要是再帮胡凤楼修成正果,怎么对的起我死去的家人。

胡老太从我身后追了过来,在走出胡老太家好远后,胡老太赶紧的叫住了我,骂了我一句:你真是傻,你真以为胡凤楼叫你嫁给了他就会放过你,他不过就是为了更好的报复你,让你跟你家人死的一样惨罢了,你跟他又没有什么利益关系,按照他那歹毒性子,他凭什么要放过你?我是在救你不是在害你,那个猪仙我怎么不能对付,我是在为你们两个提供机会,你一家人都死了,但你要活着,只有活下去,才能做你想做的事情。

我想做什么事情?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想做什么。

不过此时胡老太却没明确的跟我说,只是回答我:以后你就明白了,你做了胡凤楼的弟马,对你的好处要大于他得到的好处,我在你三岁的时候就救了你,到现在也没理由害你,你若是再信我这老太婆一回,那就跟我回去,我给你传帮兵决口诀,立堂口,以后你就是一个出马弟子,摒弃歪门邪道,为民造福!

与《我的狐仙郎君》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