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战庭聿顾子惜小说《画地为牢,情动高冷战先生》by秦木木在线阅读

画地为牢,情动高冷战先生

时间:作者:秦木木

《画地为牢,情动高冷战先生》小说在线阅读,战庭聿顾子惜是书中的主角,《画地为牢,情动高冷战先生》是由作者秦木木倾情创作的一本悬疑推理类小说。主要讲述:男人的目光从她身上一一勾勒战庭聿在外面站了约莫有两分钟,见车内还是一片安静,摁灭了烟头正准备伸手去拉车门。啪嗒一声。副驾驶座位上的车门打开,子惜从车内钻了出来。她已经换上了那件黑色的裙子,紧身的款式,...

《画地为牢,情动高冷战先生》小说在线阅读,战庭聿顾子惜是书中的主角,《画地为牢,情动高冷战先生》是由作者秦木木倾情创作的一本悬疑推理类小说。

第3章男人的目光从她身上一一勾勒

战庭聿在外面站了约莫有两分钟,见车内还是一片安静,摁灭了烟头正准备伸手去拉车门。

啪嗒一声。

副驾驶座位上的车门打开,子惜从车内钻了出来。

她已经换上了那件黑色的裙子,紧身的款式,将她的姣好的身材完美的呈现。裙摆处有白色的羽毛做点缀,堪堪遮住大腿,属于超短的那种。往下,是她暴露在空气中的一双细长双腿。

从腿到腰,再到胸男人的目光从她身上一一勾勒。

无袖的款式,袖口处也是白色的羽毛做点缀,她纤细的手臂上,套上了一双黑色的手套,一直到胳膊上半段。V字领口的设计,让她姣好的事业线,都暴露在空气中,惹人注目。

子惜是中长发,乌黑靓丽,自然又随意的披散在肩头,头顶上戴着黑色的小兔耳朵,明明是素颜,却偏偏让人觉得,楚楚可怜的惹人怜爱。

战庭聿的眸子一点点的眯起。

子惜站在那,被他打量。恍然有种被扒光了大剌剌的躺在他面前的错觉,这种错觉,让她又羞又怕。

她紧握着那根魔法棒,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紧张。

这套服装奇怪极了,而她此时此刻,也一定很奇怪。

战庭聿的目光让她极不自在,她只能腾出一只手,不停的往下拽着裙摆,试图遮住更多。

过来。战庭聿朝她抬手。

子惜咽了口唾沫走过去,还剩两步远的时候,战庭聿忽然伸手直接将她拽了过来。

啊--子惜一声惊呼,整个人都撞进他怀里。

不过将将站稳,战庭聿的手便顺着她的裙摆探进去

别子惜的脸一下子便涨红了,她下意识的伸手按住了他作怪的手,脸色绯红,娇艳欲滴。卷长的睫毛轻轻颤抖,呼吸微微起伏,一双水眸惹人怜爱。

战庭聿的手没有再前进,而是转了一个方向,在她臀部轻轻的捏了一把,贴近她耳边轻叹:真是天生的尤物!

子惜知道,这句话绝对不是赞美!

这男人从将她带回别墅的那一刻,就一直对她很不屑。

她从顾家被直接带到了民政局,办理了结婚登记,又被带到了战庭聿的海湾别墅里。

她被扔进了浴缸,近乎粗暴的在水里,夺去了她的第一次

过去的二十年里,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的婚礼,却万万没有想到,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竟然会这么草率!

子惜被战庭聿半拥着跨出电梯,穿过嘈杂的人群进了包间,当浓浊的烟味扑面而来,子惜的神思才蓦地被拽了回来。

面前是一个几百平的包厢,一盏硕大的琉璃灯悬挂在头顶,照亮绿色牌桌上的赌局。

子惜感觉到握着腰间的手抽离,有长得很漂亮、身材很好的女人接过了战庭聿手里的外套。战庭聿随即坐了下来,而子惜就这么杵在他的身旁。

子惜听见有人跟战庭聿打招呼,她垂着眸子,盯着战庭聿捞进手里的牌。

她并不懂这些,只是身处于这样的环境中,浑身不自在而已。

她需要找点什么,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第4章我若输了,她归你

连着两把,战庭聿都将手中的牌甩了出去。

到了第三把的时候,战庭聿没有开牌,手指放在桌上,轻轻的敲击着。

等所有人都看完了牌,视线都落在他这边的时候,他才慢悠悠的转眸看向身边的小女人,惜惜,你来开。

子惜蓦地一惊,不是被他叫自己开牌吓得,而是被他忽然这么亲昵的叫她名字给吓得!

相处半个月有余,他从未叫过她的名字。而此刻被他这么叫,落在别人耳朵里是宠溺,落在她耳朵里尽是毛骨悚然。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子惜的身上。

他们早就看见了站在战庭聿身边的女人,但是却一个都不敢吱声。此刻听见战庭聿叫她,才都好奇的看过来,虽没一个开口,却都在心中暗暗的猜想,她跟战庭聿的关系。

不过短短几秒钟,子惜却像是熬过了千秋万载。后背被冷汗打湿,鼻尖也渗出了丝丝汗珠儿。

她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筹码。

指尖捏住了纸牌,慢慢掀开。

是个黑桃Q。

战庭聿挑眉,手气不错。

说着,将面前的筹码推了一摞出去。

外面的三家全都跟了,开始发第三张牌。

还是子惜开牌,翻开了,是个黑桃10。

第四张是个黑桃K。

发最后一张牌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一个人还在跟。其余已经撂牌的两家都盯着战庭聿的牌面,表情很是紧张。

子惜不懂这些,却也被氛围带的很紧张。

战庭聿将面前的所有筹码都推了出去,对面的男人明显有些犹豫,但他扫了一眼战庭聿的牌面,硬撑着一口气:10、Q、K我跟。

子惜这才注意到,对面那男人手里的牌,是清一色的红桃。并且很凑巧的,也是10、Q、K。

揭牌。

对面那男人开了一张红桃A,看见那张牌的时候,他显然松了一口气,将手里的所有筹码,都推了出来。

子惜开的,是一张黑桃J,所以现在她们的牌面是10、J、Q、K。

旁边人惊呼:一个是黑桃一个红桃,今晚上这牌怎么这么诡异?

时至现在,两方已经都只剩下最后一张牌未开。

战庭聿的筹码早就已经推出去了,他闲闲的推了一下子惜,朝着对面的男人说道:我若输了,她归你。

子惜一怔:

旁边围观的人也是面面相觑,每个人的表情都讳莫如深。

对面,梁少将子惜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战少的女人,我怎么好染指?

战庭聿不紧不慢的吐字:没什么不好染指的,你若输了,留下一条命即可。

子惜隐约听见有谁倒抽了一口凉气。

在寒城,战家的权势只手遮天,战庭聿想要一个人的命,那人必然活不成。

梁少脸上出现惊恐之色,半晌他终于还是道:我不跟了。

输了钱事小,但若是丢了命

梁少弃了牌,起身就走,但已经晚了。

从门口涌进来几个身形高大的黑衣男人,阻挡了他的去路。

与《画地为牢,情动高冷战先生》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