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林小姝阎旗诚小说《闪婚老公太凶猛》by早早早在线阅读

闪婚老公太凶猛

时间:作者:早早早

《闪婚老公太凶猛》小说在线阅读,林小姝阎旗诚是书中的主角,《闪婚老公太凶猛》是由作者早早早倾情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变色阎旗诚正把盛好的稀饭摆在桌上,骤然敏锐的察觉到一道目光,抬头见是林小姝,那姑娘拢着套睡得皱巴巴的睡衣,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一双大眼骨碌碌转着,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自己。目测是把自己当小偷了?很好,这姑娘没习惯家里来其他人,从家...

《闪婚老公太凶猛》小说在线阅读,林小姝阎旗诚是书中的主角,《闪婚老公太凶猛》是由作者早早早倾情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

第3章:变色

阎旗诚正把盛好的稀饭摆在桌上,骤然敏锐的察觉到一道目光,抬头见是林小姝,那姑娘拢着套睡得皱巴巴的睡衣,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一双大眼骨碌碌转着,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自己。

目测是把自己当小偷了?

很好,这姑娘没习惯家里来其他人,从家里的陈设来看,也没有异性的痕迹,是个特别安份的独立女性。

阎旗诚嘴角微微一勾:愣着干嘛?快梳洗一下来吃早餐啊。

哦,哦,好。男人的突然发声让林小姝彻底清醒了。

自己的新晋丈夫呢,怎么給忘了。

林小姐如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惊得她捂着一头乱糟糟的青丝,一头扎进了浴室。

阎中校挑了挑墨眉,继续把买回来的包子鸡蛋等摆好。

林小姝搓着手蹭到餐桌旁,盯着桌上丰盛的早餐,有些不好意思。

两个人第一次在一起相处,自己就晚起了,还让初来咋道的男人准备吃食。

快吃啊,待会儿该凉了。阎旗诚把剥好的鸡蛋放进林小姝前面的碟子里,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一样买了一点,稀饭是自己煮的。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我不挑食的。林小姝平时很少吃早餐,这有得吃就不错了,阎先生谢谢你啊,不好意思我起晚了。

林小姝记忆中的那个家里,若是女人有一次没早起准备早餐,必然招致男人的怒火中烧,甚至打骂。

阎旗诚今早的无意表现,让林小姝在心里有一点点温暖的同时,也有那么一点点不知所措。

这有什么,以后咱俩得互相帮衬着过日子,叫我的名字。阎旗诚忍不住伸手拍了一下林小姝的脑袋,都是夫妻了,还张口闭口阎先生阎先生的。

喔,好。林小姝被'过日子'这样的字眼温暖到了,脸上飘忽着一丝可疑的粉色。

赶紧埋头吃东西,都忽略了被打脑袋的事实。

小女人未免也太容易害羞了吧,自己也没做什么啊,阎旗诚眉眼微弯。

饭后说什么林小姝都要坚持由她来收拾桌子,阎旗诚拗不过,只得随她去了。

阎旗诚是觉得以后自己在她身边的时日比较少,在的时候就多照应点吧。

你今天有什么安排吗?阎旗诚状是无意的随口一问。

即使是最平凡的休闲装,穿在天然的衣架子上,随意往那儿一站,也是一道不容忽视的阳刚风景。

后天学校才正式开学,这两天暂时没什么事。林小姝擦着手上的水珠,不让自己被某人迷惑。

那你收拾好了我们一起出去吧。

好,给我5分钟。林小姝也不问他要干嘛,横竖自己也卖不了几个钱儿。

林小姐一向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人家看得上的价值,否则怎么会单身至今。

5分钟就ok?

不会吧,女人出门不都至少半小时么。

阎旗诚并不相信5分钟说辞,百无聊赖的靠在窗边,手里的电话响起,看到来电显示,剑眉几不可见的一皱。

喂,爸。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爸啊?听说你任务都结束两天了,怎么还不回来,待在那个破地方干嘛!阎远征对这个一向不在自己控制内的儿子很是不满。

部队不是说走就可以走的。男人的声音有些压抑,自己的父亲一向只站在自己的角度。

一天之内,我必须见到你人。多年的上位者霸道惯了,声音里尽是凌厉。

不行!我还有事。阎旗诚很清楚父亲找自己所谓何事,在这件事情上,自己绝不能让步。

阎远征眼一瞪: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讲!你的事先放一边,要我跟你的首长亲自请假吗?

阎旗诚憋着一口气,寒声道:好!我回来。他不能因为私事打扰到首长。

阎旗诚放下手机,正准备掏出一支烟来抽。

阎旗诚,走啊。林小姝换好鞋子,招呼着还站在窗边的阎旗诚。

走吧。

四分多钟,小女人真准时。

橙色小袄,黑色铅笔裤,裸色小皮靴,依然是简单马尾,淡扫娥眉,此外不见任何化妆品的痕迹,清清爽爽,朝气蓬勃的感觉。

阎旗诚的心情莫名轻松了。

咦,你怎么不开自己的车?林小姝跟阎旗诚来到地下车库,眼见着阎旗诚接过一租车公司人员手中的车钥匙。

开腻了,换辆车试试。阎旗诚自然的说着违心的话。

部队改装过的专用配车,不知比租车公司普通装备的车强多少倍。

这时候开它出去招摇,显然是自投罗网。

不是指外形,而是车牌。

那些人的耳目可是不一般,在没有扫清障碍之前,阎旗诚不会让小妻子受到莫明其妙的委屈。

好吧,有车族的世界,林小姝不懂,遂默默跟着男人上了车,随他带自己去哪儿。

饭后坐车,林小姝有晕车的小毛病。

阎旗诚也看出小姝有点不适,便让她眯一会儿,说到了会叫她。

阎旗诚带林小姝来到的是一个新开发的高档楼盘,正处于热售期。小区周围有一条环绕着的护城河,绿树葱葱,花香满园。

在B市寸土寸金的地界,如此设施配置,林小姝想都不敢想来染指。

我们来这儿干嘛?前来看房的人还真多诶,林小姝小心避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看套房子,看看喜不喜欢。阎旗诚带着林小姝径直来到小区最深处,一栋独立的小楼前。

按下电梯上三楼,左拐,打开门。

林小姝略微惊讶的发现,原来是带空中小花园的楼中楼诶。

好漂亮!你要买房子吗?

军人现在都这么有钱了?这句话林小姐可不会傻得问出来。

以男人的年纪,最多也就是个少尉中尉什么的吧。

阎中校之前穿军装,出了部队门儿就把简章给取了,所以直到现在,林小姝除了知道他是个军人外,其余一无所知。

不是我要买,是我们要买,而且钱都付了。

昨晚睡觉之前,阎旗诚給贺飞扬那厮打了个电话,今天一大早就收到了房子详细地址的信息,待会儿你签个字,房子就在你名下了。

阎旗诚,那小二套装不下我们俩吗?林小姝收起欣赏的姿态,一下子严肃起来。

不是在阎旗诚的意识里,房子车子这些都该是家里男人的事儿。

阎中校这样的男人无论如何是逃不开大男子主义的。

那就不要浪费这个钱,我挺喜欢自己的小窝的,这房子我不要。林小姝小圆脸胀得通红,給气的。

什么嘛,才住一晚上,就嫌弃上了。

也不知会自己一声儿,就巴巴儿的来看新房。

在林小姝的认知里,买房可是大事儿,怎么能说买就买呢,那小二套都还欠着房贷呢。

不就买个房么?怎么就炸毛了?

你别激动,听我说。

阎大爷的人生里没遇见过给买东西还不高兴了的女人啊。

我不听,任你怎么说,这房子我也不会住,更不会要。走,回家。林小姝拉着阎旗诚就要往外走。

乖,你停下。阎旗诚反手将女人拉回来,哄小孩儿的口吻都用上了。

小女人小脸儿红彤彤的,好似圆圆的大苹果,不点而朱的绛唇水汪汪的,高高嘟着。

不是惑人的绝色,男人的心念,却动了。

唔,你

骤然缩小的两人间的距离,唇上熨帖着的柔软触感,林姑娘的大脑,死机了。

软软的羽睫扑闪着,可以清晰的看见对方那浓密的睫毛。眉宇间自然散发的铁血阳刚,蕴着烈而不腻的荷尔蒙气息,足以使任何一个女人甘心沉溺。

闭上眼睛。男人沉缓如大提琴般的低语,仿佛自某个的未知领域徐徐传来,自带蛊惑。

小女人的上眼皮缓缓覆上,男人星眸的邪魅亮光一闪而逝,薄唇微张,将檀口整个儿含进自己嘴里。

阎中校一手楼着柔软的腰肢,一手固定着小女人的头,极尽着品尝挑逗之事。

林小姝整个人都懵了,除了能感受到快要跳出胸腔的小心脏,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林小姝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之时。

傻瓜,换气。阎旗诚无奈道。

只得把小女人搂在胸前,轻轻拍着女人的小脸儿。

再吻下去,小东西就该窒息了。

林小姝被阎旗诚的声音从遥远的天际拉了回来,一下子张开迷蒙的双眼,对上男人似笑非笑的眸,圆脸红得滴血,双手去推男人。

你快放开我。出口的声音软绵绵的,只听得男人小腹一紧。

第4章:忘掉

看,你连站都站不稳。男人坏心的一松手,小女人就滑了下去,又赶紧一把将她捞了回来。

流氓,我不要跟你在一起!小姝姑娘恼羞成怒,捶着阎先生的胸膛。

老公对XF儿耍流氓,天经地义。阎中校低低笑开,任由小女人撒泼,就当她给自己挠痒痒了。

不出意外,这该是小妻子的初吻吧。

初吻,这可是二十一世纪,他到底是遇上的一个什么女人。

我要回家!林小姝调整好呼吸,挣开男人往外跑。

林姑娘简直羞愤欲死,不过一个吻,就让自己丢盔弃甲了。

咱们一起回家!等等我。阎旗诚把门带上,追上小女人。

两人一起下了电梯。

林小姝气哼哼的,拐开男人拉自己的手,却不小心踩到了一个正要进电梯的女人的脚。

女人身材火辣,黑裙黑墨镜,看不清长什么样。

对不起对不起。林小姝赶忙连声道歉。

女人高昂着头,唯视前方,冷哼一声进了电梯。

阎旗诚鹰眸在捕捉到女人面庞的那一瞬,神色已然凝重,立时拉过林小姝,闪进了一旁的安全通道。

林小姝一惊,正准备发问,就见阎旗诚做了个'嘘'的禁声姿势。

阎旗诚警惕的环顾四周,没有发现监控。

男人谨慎严肃的样子,让林小姝也跟着紧张起来。

有看到那女人按的几吗?阎旗诚贴着林小姝的耳朵,耳语道。

非常时期,多加小心总没错。

阎中校问得也没把握,只是推断以林小姝当时站着道歉的角度,或许有瞄到数字。

四楼。林小姝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以男人肃穆的神情动作,一定是什么非比寻常的事。

XF儿真能干。阎中校在林姑娘脸上奖励一吻。

一把搂紧小女人的腰,沿着昏暗的安全通道,接连几个跨越,悄无声息的落步在四楼楼梯拐角处。

阎旗诚行云流水般的一连串高难度动作,把一向循规蹈矩的林小姝吓得不轻,生怕自己发出不合时宜的声响,只得一手紧紧抱着男人,一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

两人刚松口气,就听见四楼右侧最里边关门的声音。

阎旗诚没有伸出头去确认,因为走廊里是360度无死角的监控。

他打开手上的特殊手表,按下几个联络符号。

阎旗诚轻轻拍着林小姝的背,示意她放松一下,耳朵注意着楼道外的一切声响。

生活在平凡的和谐世界的林小姝,哪见过这些,一颗心'嘭嘭嘭'直跳,随着时间的流逝,身子越绷越紧,一动不动,连呼吸都不敢了。

阎先生捧起女人的脸,与之对视,不要害怕,没事的,我在。

没有任何言语,林小姝居然从阎旗诚那幽深的眼眸里,读懂了男人想要表达的意思。

深吸一口气,安慰着自己,迫使自己镇定。

一汪清泉弯成星月,里面满满的倒影着自己的身影,阎旗诚觉得自己的意志力遭受到了此生最大的考验,那根弦被压得越来越弯,薄唇似有了自己的意识般,慢慢去寻最契合自己的樱唇。

唇瓣快要接触的刹那,阎旗诚耳见一动,首先把小妻子的按进自个儿怀里。

林小姝敏感的察觉到楼道有人来了,只是不知会是几人,是敌是友。

普通样貌,普通装扮的两个来人来到阎旗诚面前。

惊见阎中校紧紧的抱着一个女人,眼珠子都快粘到林小姝身上了,就想一探究竟,瞧清样貌。

A军区特大新闻啊,A军区女人们的梦中情人--有主了!

阎中校眼一瞪,两人赶紧收回各自的眼神,恢复一本正经。

阎旗诚依然没说半个字,眼神示意两人先破坏监控系统,手上做了一个某方向开门的动作。

两人一点头表示明白,前去行动了。

阎旗诚才放开林小姝,带着她轻手轻脚的下了楼道。

林姑娘任由男人一路牵着自己的手,不言不语。开门、上车、关门。

男人轻轻的抚摸着小女人的头,眼神温和的凝视着小女人的双眼,吓到了?

有一点点。林小姝吞了吞口水,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我只能说那是个坏人。今天的事情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尽量忘掉,知道吗?否则不仅可能会给你自己带来危险,还可能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一连串难以预计的严重后果。阎先生像个老者般,耐心的谆谆嘱咐。

那岂止是个坏人,简直就是恶魔。

毒枭饿狼的头号情妇,说她罪大恶极也不为过。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阎旗诚已经在脑子里盘算好了下一步棋。

都上升到国家和人民层次了,林姑娘表示小心肝承受能力有限,好,我听你的。抿紧双唇,再不敢多问一句。

阎旗诚贴了一下芳唇,道:别紧张了,嗯?就当看了一场电影,一切都过去了。

喔,我们回家吧!林小姝此刻只想回家。

好,回家。阎旗诚也开始期待'小家'的温暖,这房子暂时不过来住了吧,咱们就住在你那小二套里。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防患于未然总是好的。

小二套小二套,一口一个小二套,你是有多嫌弃吖?既然这么嫌弃,那你不要住啊。林姑娘气得双颊鼓鼓的。

阎先生不理小妻子的小脾气,好笑的戳了一下女人软软的脸颊,自顾自发动车子,走咯,回家咯。

余下一串爽朗迷人的笑声。

夜谰人静之时,整个城市似乎都陷入了沉睡之中。

客房突然响起尖锐的电话铃声儿。

紧闭的鹰眸猛然睁开,眼珠亮如晨星,翻身起床,一把抓过工作用的手机,瞌睡早已了无踪影。

声音低沉有力,首长,请指示!

与《闪婚老公太凶猛》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