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莫慌妾有药方》姜沉璧颜弈完本阅读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

时间:作者:小黑天

姜沉璧颜弈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姜沉璧颜弈是《夫君莫慌,妾有药方》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黑天所编写的穿越小说。讲述了:据说燕京的颜家二少,天生废柴,沾花惹草,欠了一屁股桃花债。据说姜家庶出的四小姐,爹不亲娘不爱,还被扣上水性杨花的帽子。当她再度睁眼,光华流转间,已换了灵魂!此生重来,从侯门到江湖庙堂,挡我者,通通解决......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小说由作者小黑天所著,主角是姜沉璧颜弈。

精彩章节试读:

颜弈微微苦笑,黯然之色转瞬即过,“颜倾野,才是她的亲哥。”

他似乎不愿在此事上多做纠缠,顿了顿又道,“所幸你现下搬了过来,日后也好有个照应。”

姜沉璧瘪瘪嘴,她实在困乏了,解下一条披帛,唰地横在了床褥上,颜弈看着那划分一大一小的楚河汉界,十分识趣地在小的那一块躺了下来。

婚后一月,姜府来人了,说按燕京城内的规矩,姜沉璧该协同颜弈一并回去拜长辈,姜沉璧倒是十分期待,在颜家待了也有些时日了,不知道自家又是怎么个光景?

她上一世就是太与世无争,一心只想炼丹制符布阵,最后落得如此凄惨下场,这一世,这些侯门之斗,姑且算是为她日后筑基了。

相较于颜家的怠慢,姜家还算是好一些,起码两人乘轿到了朱红侯门外,还有几个收拾齐整的管事来迎,“小的见过四小姐,见过四姑爷。”

姜沉璧一面由颜弈扶着下轿,一面小声腹诽,“看见没有?当初我嫁过来的时候,你府上可是寒酸的连个接客的都没有,这说明本小姐在府上的地位,多少还是比你高了那么一点...”

颜弈但笑不语。

“四小姐,大夫人约了要客,还在前厅,不得闲,老奴且为四小姐接风洗尘,稍后再见过。”

姜沉璧:......

颜弈一张俊秀白面憋笑憋得通红,还不忘低声调侃,“娘子在府上真是德高望重,为夫望尘莫及。”

姜沉璧气呼呼地遣退下人,“本小姐自己四下走走,用不着你们碍眼了,通通退下!”

半个时辰之后,姜沉璧和颜弈,成功转晕在了姜府的后花园里。

此处碧树繁茂成荫,曲径通幽,个中不乏名花美石,亭台小阁,可是...出路在何处??

颜弈捂脸叹息:这不是你家么!?你看我做什么?你看路啊!

姜沉璧也很绝望,拼了命地搜索原宿主的记忆,奈何空空如也!

哦,对了,她上一世就是个路痴。

时常因为摸丢在半路,而和整个师门显得格格不入。

“咳咳,那啥,莫慌,你听这鸟鸣清脆悦耳...你看这花,它又红又大...”

一阵秋风卷起落叶,打着旋儿从两人身边飘过。

颜弈道,“虽说在这里欣赏一时半刻美景也无不可,但是,眼下有一桩要事。”

“什么要事?”

“我们从颜府出发到现下水米未进,我、很、饿!”

“......”姜沉璧挠了挠头,“你要是不嫌屈就,我看那树上倒是结了一串果...”

颜弈快崩溃了,“这也能随便吃得,万一有毒呢?!”

“你忘了我是做什么的?所谓术业有专攻,中毒了我帮你解嘛,保证吃不出人命!”

.....

“四小姐,别来无恙啊。”

就在二人插科打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把男声,姜沉璧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身着褐色长锦衫的男人,由三五个下人簇拥着不紧不慢地走来,她浑身陡然一震,似乎原宿主对此人有着某种极深的执念。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姜家的总管,霍子期。想当初,姜沉璧对他低三下四、苦苦挽留,甚至不惜跪下来求他一点同情,如今见了他,竟然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霍子期心底十二分得意,面上却摆出一副凛然正气来,“四小姐,奉劝你知晓分寸,不要再对属下存非分之想了。”

姜沉璧震愕了,瞟了一眼颜弈,男人的面上似笑非笑,“哟,你的老情人啊。”

开什么玩笑!这就是那个传闻中和自己不清不楚的管家?

这男人身量不高不低,论相貌也顶多算是端正,而且看上去起码而立之年了,谁给他的勇气?还非分之想?!

她唯一的想法就是把这男人一脚踹到思晴湖,让他从头到脚好好清醒一下!

姜沉璧的脸倏然涨红了,为自己原宿主的审美深深羞耻。

“管家多虑了,”不过,思前想后,当着下人们的面,她还是不要那么泼妇了,“我只是想出去。”

霍子期见她神色迅速平静了下来,不由得心里腹诽,这女人还真是能装啊,“那就好,不然小姐有麻烦,属下也有麻烦。”他一面说着,一面偷眼看姜沉璧身边的颜弈。

啧,看身量瘦瘦高高,弱不禁风,再看那张脸,比女子还光洁匀净,就这样一个颜家二少,一看就是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废物脓包罢了!

“您说是不是,颜姑爷?”

“岂有此理!”一直安静在侧的颜弈忽然勃然大怒,越前一步斥道,“好个没教养的奴才,胆敢如此犯上!”

“那又如何?”霍子期冷笑,“哟,颜少爷可别着恼啊,属下说的字字属实,你若是不信,大可问问府上众人嘛!看看究竟是我以下犯上,还是有人不知廉耻,倒贴在前!”

两人争论之声颇大,姜沉璧虚眸瞥见一个下人匆匆溜走了,不一时,四下聚拢过来不少丫鬟婆子,熙熙攘攘地挤在亭子后,看新姑爷上门的好戏。

“你这话合该教人拉了出去千刀万剐!我竟不知世上还有牛不吃草强按头的道理,你霍管家何德何能,教人家小姐上赶着同你和好?听说如今又续上了一位,怎么,这会子又不标榜着三贞九烈了?”

“你!颜家习武世家,原来厉害的只是嘴皮子上的功夫,咱们也算是见识了!只盼日后夺魁盛典,颜氏能舌灿莲花,一举名天下才好呢!”

姜沉璧环胸抱拳,作壁上观。

虽说此时此刻,颜弈出言相激,多半也是为了他自己的名誉,毕竟顶着正牌夫君的名分,见到自家娘子的老情人,不一决高下有损男人威严,但——

她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有一丝感动的。

无从已然回忆不起,上一次有人代她出头,是什么时候了。

“噢?”唇枪舌战了半天,等来的就是这句话,颜弈勾了勾嘴角,“既然霍管家这么说了,我奉陪你过上三招,你敢吗?”

小说《夫君莫慌,妾有药方》 第十章 你敢吗 试读结束。

▲姜沉璧颜弈《夫君莫慌,妾有药方》完整版已有~

与《夫君莫慌,妾有药方》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