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不复》(苏乔安褚江辞)免费在线结局

婚情不复

时间:作者:叶简安

甜宠新书《婚情不复》来袭,主角(苏乔安褚江辞)免费在线结局。婚恋生活小说婚情不复是大家喜爱的作者叶简安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 一定要跟褚江辞离婚苏乔安闭上眼睛,长睫微微颤动。就只需要一刻,多一刻钟,纤长脆弱的脖颈就能被捏断。当温热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滴在手背上时,褚江辞像是理智回笼了。触电般的松...

甜宠新书《婚情不复》来袭,主角(苏乔安褚江辞)免费在线结局。婚恋生活小说婚情不复是大家喜爱的作者叶简安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12章 一定要跟褚江辞离婚

苏乔安闭上眼睛,长睫微微颤动。

就只需要一刻,多一刻钟,纤长脆弱的脖颈就能被捏断。

当温热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滴在手背上时,褚江辞像是理智回笼了。

触电般的松开了手,神情怔忪。

濒临死亡的感觉非常不好受,她差一点就快憋死了。

没力气站稳,双腿发软,靠着墙壁滑落,狼狈的跌在地上,苏乔安捂着脖子干呕着,脸颊憋的通红。

褚江辞垂下了刚刚掐着她脖子的手,修长的手指微微蜷缩了下。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住了,刚刚激烈的吵闹和差一点演变成凶杀的争执此刻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安静的浴室内,只有女人的干呕声和微弱的咳嗽声。

他走了,砰的一声将浴室门重重摔上,似乎是在发泄什么怒气。

苏乔安苦笑,她不止一次激怒过褚江辞,严重的时候是会动手。

可问题是

她就算不开口说话,也一样会激怒褚江辞,横挑鼻子竖挑眼,怎么看自己都看不顺眼。

真是不懂,既然闹到了这种地步,还有必要继续下去吗?

不过几个月而已,过不过都无所谓的吧?

苏乔安扒着墙壁艰难的爬着站起来,晃晃悠悠的走到洗手池边。

镜子里的女人,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从选择听妈的话嫁给褚江辞开始,她过了一天像人的日子了吗?

脸上烫人的红已经渐渐消退下去,没有血色的唇,眼窝深陷的脸蛋,头发也湿哒哒的黏在脸颊上,真像个疯婆子。

脖子上的掐痕很重,青紫交加。

她一刻都不想忍了!绝不!

一定要跟褚江辞离婚!剩下的几个月只可能是地狱,跟褚江辞绑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烈狱!

——

温昊伦看着坐在吧台有一杯没一杯喝酒的男人,无奈叹气,这么晚了,你怎么跑来了?我还以为你即将跟你老婆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褚江辞神色一顿,侧眸,凉薄的看了他一眼。

温昊伦被他睨了一眼后,识趣噤声。

见他喝的凶,温昊伦才忍无可忍,老兄,我这是酒不是白开水!你要买醉去酒吧不成吗?非要半夜来糟蹋我的好酒!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才收集了这么多名酒吗?!

温昊伦叽叽喳喳的,褚江辞也权当没听见,只自顾自的喝酒。

许久,他才开口,你有没有恨到想掐死一个人过?

温昊伦一怔,没有。

意料之中的答案,褚江辞轻讽的勾了勾唇角。

你恨谁啊?温昊伦就在吧台凳上坐下,给自己倒了杯酒后,说道,你恨你老婆?恨苏乔安啊?

褚江辞不吭声,温昊伦也大致能想得到答案。

他说,你是因为什么要恨她?因为她打破了你的所有计划,破坏了你的人生,成为了你人生的变数,害得你不得不屈辱又被动去接受被你家老爷子安排好的人生轨迹?还是你恨她抢了姜可柔的位置,占据了她不应该拥有的褚太太位置?

褚江辞沉默。

江子,你也老大不小了,又不是刚刚出社会的大学生,什么情情爱爱的事难道到现在还看不透吗?温昊伦啜饮了口酒,轻笑出声,有些事你自己想想就明白了,又何必多此一举来询问别人?你的那些憎恨的理由都不成立啊!现在你已经能独当一面了,觉得她破坏了你的人生,你现在完全可以掰正回来,如果你觉得她抢了姜可柔的位置,那不是更好处理吗?你将姜可柔保护的那么严密,她根本不知道你和苏乔安结婚的事,你完全可以跟苏乔安离婚,以后你依然可以娶姜可柔。

褚江辞好看的眉眼紧紧蹙着,心底的烦闷只增不减,没有因为温昊伦的话而缓和半分。

温昊伦仔细打量着他的神情,你在抗拒什么?江子,你其实没有你表现出来的那么讨厌苏乔安吧?

褚江辞僵了一瞬,眉眼冷沉,她那种女人,只要有钱就什么都肯干,我是绝对不会让她安安心心的稳稳坐在褚家少奶奶的位置上的!

哦温昊伦不置可否,既然这样,那干嘛不离婚?你们水火不相容,在一起也是互相折磨,当初是因为老爷子压着,如今你已经有完全独立的能力了,你不受人制约,也不受人控制,何不就离了婚,皆大欢喜。

端着酒杯的手骤然收紧,骨节青葱,凸起的指节泛着异样的苍白。

褚江辞不说话,温昊伦却冷笑着点破了他的自欺欺人,你根本就不想离婚,不仅如此,你脑海里设想的是以后该怎么折磨苏乔安,你设想的是一辈子的事,江子,你潜意识里是想和她过一辈子啊!

不褚江辞松了紧抓着酒杯的手,下意识的反驳着温昊伦,我只不过是让她付出应该付出的代价而已。

是吗?温昊伦唇角扬着讥讽笑意,循循善诱道,你恨她?

嗯褚江辞不假思索的就回答了他。

温昊伦嘴角的笑弧更深,近乎残忍的撕开了他最后一层伪装,没有爱哪来的恨?不会有人无缘由的去憎恨一个人,你恨她,无非是因为你这心底有了一个人的影子,你自己又在排斥着这个影子的存在,你嫌弃她碍眼,又拔不掉,所以你愤怒,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不是这样的,你越是否认,那根刺就扎得越紧。

褚江辞反应过激的用力推开了温昊伦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深邃漆黑的墨瞳内隐隐有火光跃动,别以为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你就能在我面前胡说八道了!

温昊伦微微耸肩,神情慵懒,不要这么激动,既然觉得我是胡说八道,你就别在意,接着喝酒!行了吧?

剑眉微拢,他是没兴趣待下去了,也不知道是在逃避什么,褚江辞一声不吭的起身走人。

他离开之前,身后传来温昊伦漫不经心的话,好心提醒你一句,姜可柔的医生打电话到我这儿来了,说是你的手机打不通,他让我告诉你,姜可柔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快撑到极限了。

第13章 当狗也比当人自在

先生,您找苏律师吗?刚到上班时间没多久,苏乔安的助理陈薇就看到一个男人进了律所后,在前台踌躇。

她认识这个男人,当初来找过苏律师。

陈薇上前,礼貌询问,褚江辞愣了会儿,看到面前站着一个全然陌生的女人,他淡淡嗯了一声。

陈薇不在意对方冷淡的态度,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了笑容,先生不好意思,苏律师她身体不舒服,这几天都不会来律所,您要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可以告诉我,我能代您转达。

身体不舒服?

褚江辞率先想到的是昨晚上他对苏乔安做的事,心中渐渐凝聚了一股挥散不去的郁闷之气。

心底波涛汹涌,只是脸上没有显露出来。

他冷冰冰的开口,你们苏律师的住址在哪儿?

抱歉,这个是苏律师的隐私,没有她的首肯,我无权告知给您。陈薇客套又疏离。

晦涩不明的眼底暗潮汹涌,褚江辞不怒反笑,她倒是养了条好狗。

旁人被这么辱骂早就会跟对方破口大骂了,可陈薇不同,她跟着苏乔安多年,没有学个十成十,也能拿捏个几分脾性。

陈薇弯唇,笑容依旧,只要会看门的就是条好狗,能跟个好主子,当狗也比当人自在,何况狗狗一向忠诚,懂得辨别谁是个人模狗样的王八蛋。

褚江辞微微眯起眸,神情冷晦。

很好!苏乔安养的狗,跟她是一个德行,牙口厉害的不得了!

气走了褚江辞后,陈薇脸上的笑容卸下了,看了眼目瞪口呆的前台接待,不带一丝感情的开口吩咐道,让人来仔细清理门前的地,别沾了晦气!

是,陈薇姐。前台悻悻的应下了。

——

从苏乔安搬出去后,他们几乎很少能见到面,他懒得搭理苏乔安,更别说是询问她的住址了。

等他黑沉着一张俊脸从律所回到车上后,他立刻就让人去查苏乔安的地址。

得到了具体位置后,才驱车离开。

褚江辞想想,记忆中有关于苏乔安的部分都是模糊不清的,他只隐约记得苏乔安跟他毕业于同一所大学,是比他低两届的学妹。

她以前是什么模样,褚江辞还真没印象,如果不是因为姜可柔,他恐怕都不会关注这么一号人。

坐在车内,褚江辞看着那个穿着白T和牛仔裤,脚上穿着帆布鞋,头发松松垮垮扎着马尾,戴着呆板的黑框眼镜,费力提着满满两大购物袋的女人时,他愣了很久。

阳光熹微,落在她恍若新荔的皮肤上,泛着朦胧的浅浅光泽。

他应该是没见过苏乔安这么随意又自在的打扮,平时见到,她总是将自己包装成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女人,一头柔顺黑盈的秀发都被梳的一丝不苟挽在脑后,让人倒尽了胃口。

如果不是因为上次家宴,他强行带着苏乔安去做造型,他大概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她其实也可以耀眼夺目。

早前还怒火中烧,现在他走了会儿神,心底窜动的无名火莫名其妙的就被浇灭了。

褚江辞犹疑了会儿,见她正在艰难的开门,才下了车。

苏乔安手里的购物袋被人拿走,她怔了两秒后侧眸,看到褚江辞在这儿,眼底的茫然悉数散去,近乎冷漠的瞧着他。

门也不开了,只看着他问,你怎么知道我家的地址?

我家?这个词实在不怎么好听,将两人关系分的太清楚,泾渭分明,褚江辞因为这话,眉心不悦的微微蹙了下。

我要知道一个人的住所不是一件什么很为难的事。褚江辞嗓音温漠。

苏乔安想想也是,在这岑川,褚江辞要做什么还真没什么人可以阻止得了。

显然,她刚刚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开门褚江辞一开口就是命令的语气。

苏乔安打量了他一眼后,扯过了他手里的购物袋,转身往外走。

她将东西搁到了门卫室,出来时看到褚江辞还在外边杵着,心下了然。

这位大少爷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大费周章的跑来找她,估计是有事要跟她聊。

正好,她也有事要跟褚江辞说清楚。

聊聊吧率先开口的人是苏乔安,她也不管褚江辞什么反应,说完就走,留在原地的褚江辞看着越走越远的身影,眸色也变得更加深沉。

都到了门口还多此一举的离开,说明苏乔安并不想让他进入她的地方。

这个认知莫名的让褚江辞感觉到很不爽!

苏乔安将人带到了距离小区不远的江边,徐徐微风拂过,撩起了她垂落在脸颊旁边的发,余晖里,打扮简单清爽的苏乔安更像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羸弱娇软的身躯变得朦胧模糊。

褚江辞手指微微曲了曲,有点手痒,想将那缕不怎么听话的头发拢到小巧的耳朵后。

他一时看着有点出了神,眸色黢深,视线又是涣散的,像是在看苏乔安,又像是在凝神思考。

你特意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她嗓子不是很舒服,发音很艰难,听起来粗噶又沙哑。

昨晚上褚江辞下手很重,喉咙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她还在养伤所以没有去律所。

一则是脖子上的淤痕比较恐怖,二则是她开口说话很困难,也出不了庭。

褚江辞听出来了她声音的变化,也看到了自己暴虐后留下的痕迹,一时间,心脏被瞬间揪紧,他有点说不出口了。

那股莫名而来的情绪来势汹汹,他拿捏不住只能拼命压下。

喉结轻滚,飒飒的风声和不远处的车鸣声交织成一曲纷乱的乐章,平时觉得好开口的话,今天却觉得难以启齿,尤其是在看到她脖子上的痕迹后,他更加张不开嘴,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住了他的脖子,他发不了声。

久等都等不来褚江辞开口的苏乔安这才侧头,她看了褚江辞一眼,没有发现他的异样,眉眼温凉,眸底静如止水,既然你不打算说,那我就先说了。

她艰难的咽了咽唾沫,压下喉咙的不适感继续出声,我同意将我手上的百分之十的股权转让给你,我已经弄好了股权转让协议书,你觉得没问题的话签个字,就算完了。

就这样吧,该还给他的东西还给他,他欠自己的,她也不要了,银货两讫,一拍两散。

来的时候干干净净,走的时候,她也要两袖清风。

第14章 一纸离婚协议书

你要什么?褚江辞既没有开口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也没有惊讶她会做出这种决定,淡漠的出声,就像是一个商人在跟人交易,她抛出了筹码后,自己酌情考虑是否要给她想要的报酬。

苏乔安笑了,唇角扬起,脸上漾开的笑意柔美而惑人,脸颊上的梨涡深深,褚江辞,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给我一纸离婚协议书,跟我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妥,以后,再不相见就行了。

用一份股权协议书就想换来解脱?褚江辞嘲讽着笑道,真是天真!你在毁了我的人生规划,浪费了我几年时间后,想这么容易就拍拍屁股走人?苏乔安,你梦还没醒吗?

唉——

苏乔安在心底无声叹息,她就知道褚江辞不好打发,一份股权转让协议是满足不了他的。

长如蝶翼的眼睫微微垂下,遮住了眼里的落寞。

她要是肯抬眼看看,肯定能看到褚江辞眼中压抑着的愤怒,肯定能觉察到他的不对劲。

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褚江辞压着火气跟她说话。

从苏乔安不知天高地厚的提出要用股权换离婚的时候,褚江辞就想发火了。

冲动之下他或许会做出他自己都想不到的事,若不是看到她脖子上的掐痕,他可能会放任心底的魔鬼。

碰上苏乔安,他真是没法保持冷静。

平时,苏乔安不是犟嘴跟自己争辩,就是拉着张脸给自己甩脸色,她总有能轻易激怒自己的能力。

那如果苏乔安沉默良久,尤不死心,如果我答应你同意移植的话,你是不是就能同意了?

她脱离了危险,以后健康了,你还可以娶她来给你们的感情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她思来想去,觉得这应该是最合理的安排,也是褚江辞最想要的。

褚江辞没忍住,薄唇微掀,轻嘲的笑意从唇角溢出。

这个女人可真够有种的!三年前用这个当筹码,要挟自己娶她,三年后,她玩够了想走人,又想利用这个来当交换,换一纸离婚协议。

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褚江辞冷眼相对,怎么?你又想故技重施,现在拿这个当砝码跟我做交易,等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以后,又放鸽子远走高飞,嗯?

她嚅了嚅唇,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三年前,她真的不是故意不去,失约于他。

别做梦了!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想用这个来换自由,门儿都没有!你就死了这条心,在我折磨够之前,你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褚家!褚江辞恶劣又阴狠的吐露出这番话,眼底阴鸷沉暗。

她舔了舔干涩的唇,闷不做声。

他们好像一直是这样,明明是最亲密的身份却拥有着最遥远的距离,碰到一起,也会将尖锐的刺狠狠刺进对方皮肉,然后,争吵不休,不欢而散。

日复日,年复年,周而复始。

苏乔安站在原地,镜片折射着斑驳的阳光,忽闪忽闪。

一直以来,他们相遇后的最终结局就是分道扬镳,然后,她站在原地,但是走的洒脱的人从来都不会回头。

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没回过头,就像只有她为了一句玩笑话记了这么多年,拼命考上他的大学,他却从来都没有记住过自己一样,大概,她一直沉浸在一场独角戏里。

戏里,她是主角,戏外,她只是过客。

——

开着的窗户,白纱被风撩起在半空中胡乱扬着,窗外的白花一穗一穗的,有细微的花瓣飘落在窗沿边。

阳光透过窗子洒了一地温暖,沐浴在光线里的身影纤瘦到仿佛一阵风就能吹散。

模样实在说不得多好看,眼窝凹陷,皮肤趋向于病态的白,白的透明,被阳光一照,就像快要消失了一样。

听到动静,她抬起头来,黑而亮的眼睛充盈着满满笑意,你来了啊!

嗯褚江辞扯动嘴角。

他在病床边坐下,眉眼温和,我带了你想吃的桃酥,不过不能吃多,只能尝一口,明白吗?

姜可柔撇了撇嘴角,知道啦~

这个点你怎么过来了?难道不要上班吗?姜可柔眨了眨眼睛。

褚江辞唇角流露出笑意,不是你想见我吗?你想见我,就算是千山万水我也会赶过来。

嘴跟抹了蜜一样,就你嘴贫!姜可柔嗔怒的瞪了他一眼,娇娇柔柔的嗓音透着浓浓愉悦。

唇角的笑意渐渐淡了下去,褚江辞看着姜可柔乖巧的吃桃酥,心底愈发内疚。

因为化疗,所以她一直在承受着非人的折磨,不像普通女孩儿一样可以在阳光下欢声笑语,连追求漂亮的资格都没有,头发都掉光了,瘦骨嶙峋的,只剩下个骨架子。

每次见到姜可柔,褚江辞都心如刀割。

他会觉得自己丑陋,因为他背叛了姜可柔,同样的,他会更加厌恶苏乔安。

只不过是换肾而已,又不会要了她的命,她都不肯。

如果三年前她没有失约,现在姜可柔也不用吃这么多苦,他们之间也不会有这么多牵扯。

江辞,你在想什么啊?姜可柔疑惑的看着正在发呆的褚江辞。

褚江辞牵强的扯动嘴角,没事,你乖乖等着,我先去找医生一趟,然后马上回来陪你。

哦那你去吧!姜可柔眉眼弯弯的跟他道别,看着褚江辞出去后,她才敛下了笑意。

掀开被子后去了厕所,在厕所里,她看到了自己。

镜子里那个跟骷髅架子一样丑陋不堪的人是她,可她不要这种自己。

扯下了帽子,看到镜子里的光头,姜可柔更加难受。

她不想要这副鬼样子见褚江辞,她这个模样太丑了!她自己都看不下去!

褚江辞娶了苏乔安,她知道,她还偷偷看到过苏乔安。

苏乔安很漂亮,她有明媚如骄阳的脸蛋,有长而柔顺的黑发,她还有健康的身体。

她很羡慕苏乔安,可是在得知苏乔安嫁给了褚江辞以后,姜可柔的羡慕演变成了嫉妒!她既害怕褚江辞移情别恋喜欢上苏乔安,又痛恨苏乔安卑鄙无耻!明明可以救自己,苏乔安却临时后悔了!她不肯救自己!也不肯帮自己!

不止如此,苏乔安还利用这一点,抢走了褚江辞,她本来就什么都没了,苏乔安连她唯一剩下的褚江辞都要抢走!

凭什么?凭什么她能拥有这么多自己一直想要的东西?

可儿,你在厕所吗?厕所内传来敲门声,褚江辞的声音透过门板传进她耳里,她手忙脚乱的开始拿帽子戴上,越是心急就越是戴不上去。

与《婚情不复》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