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王》(楚风刘雪儿)免费在线结局

生而为王

时间:作者:冬日

甜宠新书《生而为王》来袭,主角(楚风刘雪儿)免费在线结局。都市情感小说生而为王是大家喜爱的作者冬日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 贪狼校尉妈的巴子,破坏老子的婚礼,现在还挑拨离间,当真以为我钱明好欺负的。钱明气的哇哇大叫。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砍死他我负责。一众小弟听到钱明的吼叫,一个个大吼一声,朝着楚风...

甜宠新书《生而为王》来袭,主角(楚风刘雪儿)免费在线结局。都市情感小说生而为王是大家喜爱的作者冬日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12章 贪狼校尉

妈的巴子,破坏老子的婚礼,现在还挑拨离间,当真以为我钱明好欺负的。钱明气的哇哇大叫。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砍死他我负责。

一众小弟听到钱明的吼叫,一个个大吼一声,朝着楚风就冲了过去。

一百多号人,还带着家伙。

虽然知道楚风的不凡,三叔还是有所担心。

二少爷。

楚风说道:三叔且看一场好戏好了。

一直站在他身后的杨仁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出现在众人面前,一脸平静。

一身整齐笔挺的军装,左右两肩各扛两颗金星,加上那血红色的狼头,甚是刺眼。

军人。

所有人齐齐一震,面面相觑,不但是军人而且还是特殊军队的军人。

全身散发着铺天盖地的杀意更是让所有人不轻轻举妄动。

帝国自从建立以来,军人无不浴血奋战,血战疆场,自然也受到极大的尊重,对付一个军人,简直跟找死差不多,而且还是现役军人。

他们虽然一个个叫嚣的厉害,平时胡天海地,欺男霸女,嚣张跋扈,还可以,要跟一个军人打,跟找死没什么两样。

就算是仗着人多,打赢了又怎样?

敢得罪军人,跟找死没两样。

最重要的是,那肩膀上的血色狼头和两颗金星都让他们想起一直传说中的部队,贪狼军团,而且人家还是贪狼军团的一位贪狼校尉。

军中中高层。

在场的人不是傻子,齐齐后退一两步,拉开距离。

钱明看着自己身后带来的人退缩,顿时急了,你们干什么?我找你们来不是让你们害怕的,他是军人又怎么样,这里是中平,中平由我们四大家族说了算,再说了,谁知道他是不是军人身份,出事了我负责。

钱少,三思而后行。

其中一个大汉说道。

此人名叫高兵,爷爷也是一位军人,不过现在退居二线,他从小对于军人就有一种别样的情怀,自己跟着一个军人对着干,这要是让他爷爷知道了,还不扒了他的皮。

钱明现在正一肚子火气,双目大睁,死死的盯着高兵说道:高兵,你什么意思?

高兵说道:钱少,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们是军人,所以我选择退出。

高兵说着转身对着杨仁说道:对不起,刚才多有冒犯,我叫高兵,我爷爷也是一位军人,是上一任中平守备区大校高中天,不知道中校大人可认识。

作为北境最精锐部队的贪狼校尉,可谓是见官大一级,放倒普通军队,军衔立马提升一个等级,放在普通的守备部队,军衔可以提升两个等级,丝毫不比高兵爷爷这个守备大校差。

杨仁冷冷的看了高兵一眼说道:你走吧。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大人身为贪狼军团的贪狼校尉怎么会认识我爷爷,我这就走。高兵连忙说道。

高兵,你当真要走。

钱明看到高兵要离开脸色都变了。

高兵深吸一口气说道:钱少,这里是中平不错,但是这位大人不是你钱家得罪的起的。

滚。

钱明大声喝道:高兵,从此以后我钱明没有你这个朋友。

我知道他是贪狼校尉,那又怎么样,不要忘了这里是中平,今天凡是动手的人,一人十万。

有钱能使鬼推磨。

更何况是一人十万。

刚刚因为杨仁军人身份退缩的众人,再一次蠢蠢欲动,再说了人家钱少都说了,这里是中平,出了事他钱明兜着。

要知道钱明可是四大家族钱家继承人之一。

听钱少的。

对,管他是谁?砍死他。

一个个大汉大吼一声,朝着杨仁等人就冲了过去。

眼看着几个大汉冲到杨仁的面前,杨仁冷哼一声,身影一闪,下一刻众人感觉到眼前一花,杨仁突然出现在叫嚣的钱明的面前,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多了一把枪,直接盯着秦明的脑门。

有枪。

前一刻众人还在金钱地刺激下热血沸腾,杀意肆虐,这一刻,就像是被掐断脖子的公鸡一样,戈然而止。

又用枪。

钱明有一种草拟吗的冲动。

自己真的是被气糊涂了,怎么就忘记了他们手里有枪,现在好了,刚才接亲的时候,就被人用枪盯着脑门,现在又来。

你想要干什么?钱明吞了吞口水。

死亡的威胁,让他忍不住两脚微微打颤。

跪下。杨仁冷冷的说道。

钱明浑身一颤,双腿直接吓软了,噗通一声直接跪在地上,不要,不要杀我。

跟着钱明的这些个大汉一个个面面相觑,哪里还敢留下来,一个个吓得连连后退,纷纷扔下手中的道具,棍子,转身就跑。

一百多号人,顷刻间跑的无影无踪了。

钱明的脸色越来越惨白,冷汗直冒,浑身颤抖,声音发出呜呜呜哽咽的声音来。

楚风冷冷的看着钱明说道:你说我该怎么对付你了,给了你一个机会不好好把我,既然要找死我就成全你好了。

楚风话音刚落,杨仁直接扣响了扳机,碰的一声,子弹直接穿透了钱明的脑袋,他软软的倒了下去,死的不能再死了。

一枪毙命。

说杀就杀。

一旁的额徐学礼还有方小慧都被吓住了,心中的后悔反而更深了。

曾经有一个机会放在他们面前,可以让自己有一个堂堂军主的女婿,但是却被自己的迟疑和质疑给毁了,如果再有一次机会,自己一定会一千个,一万个答应。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再有一次机会了。

错过了就错过了。

楚风转身对着徐学礼说道:徐叔叔,这钱明的尸体就麻烦你帮忙处理一下了,我就先走了。

楚风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早日见到自己的姑姑。

徐学礼连忙点头说道:你放心,交给我你就是了。

楚风点点头转身准备离开别墅。

而徐学礼也赶紧招呼人处理钱明的尸体。

而这个时候刚刚离开的高兵却跟着一个精气神十足,浑身上下散发着一丝铁血刚毅的气息的中年男子龙腾虎步的走了进来。

中年男子来到别墅门口,明显老远就看到了一身军装的杨仁,浑身微微一颤,大步走了过来,在下高威,能够在中平市见到鼎鼎大名的贪狼校尉是我高威三生有幸,不知道大人如何称呼。

第13章 嚣张的很啊!

高兵在跟钱明闹翻之后一离开别墅第一时间就给自己的父亲打了电话,谁知道父亲就在这附近办事,立马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北境素有第一军团的贪狼军团贪狼校尉,光临中平市。

高威身为兵二代,自小在大院长大,对于北境的王牌中的王牌贪狼军团早就有所耳闻,但是却没有机会见到,今天居然听到有谈来校尉光临中平。

杨仁冷冷的看可高兵一眼,然后看向高威,对于他的热情,完全视若无睹一般。

高威本来伸出手来想要打招呼,却僵在哪里,一脸尴尬。

同时心目中也有点点生气了,自己高威怎么说也是一位亿万富翁,身处于中平市上流社会的一员,说一不二,哪怕你是北境王牌贪狼军团的贪狼校尉也不能这样对待自己。

楚风这个时候已经上了军用越野车,杨仁连忙走了过去。

站住。

高威终于忍不住了,大喝一声说道:我高威再怎么说在中平市也算是一号人物,你虽然是贪狼校尉,不觉得这样太过分了吗?

杨仁看着高威说道:第一我们有急事要办,第二,你想问问他有没有做错什么?杨仁说着朝着高兵一指说道。

高威眉头一皱,不由看向自己儿子。

高兵被自己老爸双眼一瞪,心里一慌,连忙说道:爸,我冤枉啊,今天钱明结婚,被他们给破坏了,钱明就少了一群人来找他们算账,我知道他是军人就退出了,这不就给你老打了电话。

高威转身看向杨仁说道:我想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交代,你也配。杨仁冷冷的说道。

高兵虽然知难而退,对于杨仁来说,敢侮辱将军的人,都不可原谅。

你也太放肆了,我敬你身为贪狼校尉,你居然这样跟我说话,好,很好,正当我高威好欺负是吧。高威彻底愤怒了。

他高威怎么说也是中平市首屈一指的大人物,而且以他高家今时今日的地位并不逊色于那些豪门,他父亲是上一任中平守备司令,这一任的守备司令更是他父亲一手带出来的。

有这一层关系存在,整个中平是豪门也不敢说敢轻易得罪他们高家。

但是今天,却被人屡次挑衅,这让他如何不愤怒。

今天你不给我高威一个交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徐学礼脸色也是微微一变,说道:高威,你要干什么?

高威冷哼一声说道:姓徐的,少他妈的多管闲事,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收拾,你以为你们徐家还是以前。

你会沦落到卖女儿的地步。

卖女儿这三个字如同一把利剑一样狠狠的刺穿徐学礼的心脏,脸色一片惨白,气的浑身都颤抖起来。

高威,你太过分了。

高威一脸不屑。

本来已经上车的楚风冷冷的说道:高威是吧,你很狂啊!

狂,这不叫狂,这叫有实力,老子高威怎么也是中平市一号人物,他妈的你小子谁啊!敢这样跟我说话。高威很是狂妄的说道。

楚风。

楚风淡淡的说道。

怎么,看你的样子准备连我也打。楚风说道。

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要以为有贪狼校尉在就了不起,我严重怀疑你这个贪狼校尉是假的,试想一下,贪狼军团每一个人都是军中精英,国家柱石,怎么会无缘无故来到属于西境的中平市,正好待会儿中平守备司令就要来,到时候看他怎么拆穿你。高威耀武扬威的说道。

假的,你确定,守备司令我也想看看他如何拆穿我这个贪狼校尉是假冒的。杨仁冷哼一声说道。

不过在他来之前,我认为你高家父子还是跪在好一点。杨仁说着一个箭步垮了过去。

高威父子只觉得眼前一花,双脚一疼,身不由己的一下子跪在地上。

你居然敢让我跪下,你们死定了。居然让自己跪下,高威一咬牙,就要站起身来。

但是杨仁岂能让他如愿,站起身来,一把按在高威的肩膀上,高威刚要起身再一次被按了下去,仿佛他肩膀上的那一只手就如同一座大山一样,压得他动弹不得。

放开我,等会儿陈大校来了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高威大声说道。

陈大校,就凭他一个守备司令,还真不被我放在眼里,就算是西境军主宁天生也奈何不了我。楚风冷冷的说道。

年轻人好大的口气,连我们西境军主都不放在眼里,胆敢亵渎我们西境军主,当杀。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一身笔挺的军装,走路带风,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骇人气势的中年男子龙腾虎跃的走了过来。

面色冷峻,带着一丝丝的杀意和傲气,双眼横扫,一股淡淡的威压从身上散发出来。

肩章上四颗闪亮的金星都说明了此人的身份,中平市守备司令陈天霸大校。

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位肩章上挂着一颗金星的军中少校,不苟言笑,面容上带着一丝丝的狰狞。

跪在地上的高威父子看到陈天霸的到来,就像是遇到救星一样,连忙说道:陈大校,你来的太好了,他们太放肆了,而且你都听到了,他们居然赶侮辱我们西境军主,还有他,定然是冒充北境贪狼校尉。

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贪狼校尉的人,一定要将他们抓起来统统枪毙。

陈天霸亮色冷峻,一抹杀意扫过,冷冷的看着楚风和杨仁一眼,突然后退一步,而他身后的两个少校却突然动了起来,一左一右朝着杨仁扑了上去。

碰碰。

双方一触即分,杨仁纹丝不动,而两个少校,却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倒飞了回去,半跪在地上,口吐鲜血。

你到底是谁?

陈天霸一改之前出现时候嚣张张扬的性格,一脸严肃的盯着杨仁,对于自己的两个手下他可是相当了解,他们都是自己的护卫,各个都是军中精英,以一当百的兵王,但是在杨仁的手里却一招都接不下。

哪怕是自己也没有在这份实力。

第14章 卸了一条腿

杨仁冷冷的看着陈天霸说道:北境贪狼校尉杨仁。

陈天霸浑身一颤,在他第一眼看到杨仁的穿着的时候就心中一惊,这才有了自己身后两个护卫的试探。

这一番试探之下,让他对于杨仁的身份更加确定。

贪狼校尉,贪狼军团校尉,号称北境王牌中的王牌,每一个都无不适军中精英,国家柱石。

陈天霸深吸一口气说道:不知道这位贪狼校尉大人光临我们中平市所谓何事,虽然你是贪狼校尉,但是贪狼军团属于背景军团,你来到我们中平市是不是也该通知我这位守备司令一声。

而且一来就打伤他们,还请你给我陈天霸一个解释。

解释,凭你也配。杨仁冷冷的说道。

你太放肆了。

杨仁的话气的陈天霸浑身都颤抖起来,指着杨仁说道:哪怕你是贪狼校尉,在我中平你是龙也要给我盘着,是虎也要给我趴着,要不然就不要怪我陈天霸不客气。

陈天霸,怎么,想动我的人,就凭你,就算是宁天生来了,也不敢说如此大话。

楚风缓缓的从车内走了出来,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霸道绝伦气势,突然朝着陈天霸威压了过去。

闷哼。

在这一股霸道绝伦的气势之下,陈天霸如同遭受到一击重拳一样,忍不住的闷哼一声,身子晃动一下,后退半步,心有余悸的看着楚风。

这一股气势,太骇人了。

他仿佛只在一个人身上感受到过,那个人是他心目中的神,是他的这一辈子最大的信仰,他就是他们西境的军主,不败战神宁天生。

他还是在西境军部,远远的看了一眼,但是就是那惊鸿一蹩,让他至今难忘。

眼前这个人的气势跟丝毫不下于那个人。

而且还是那么熟悉。

你...你是那位传说中的北境军主,不,不可能,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陈天霸整个人都如同疯了一样,语无伦次,甚至可以说是疯狂来形容。

你见过我。

楚风看向陈天霸。

他六年前离开中平进入军队,从小兵做起,一步步成为现在的北境军主,不要说这里是南境,就算是北境真正见过他的人也不多,更多的是流传着关于他的传说。

而陈天霸居然认出了他。

是,是,军主,属下,在军部开会的时候在我们军主哪里看过大人你的照片。一缕冷汗从陈天霸的额头流了下来。

宁天生哪里。

宁天生什么意思,他是看我不顺眼,想要对我发兵讨伐不成。楚风冷冷的说道。

来。

正好我北境百万雄师也休养了一段时间,虽然你们南境军团差了点,不过拿来练练手也不错!

陈天霸吓得浑身一哆嗦,本来已经额头冒汗了,现在更是冷汗直冒,要知道北境一直面对的都是国家的大国,而他们西境一直面对的都是一下小国,一些雇佣兵团,论起战斗力,还真不能够跟常年身经百战的北境军团相比。

军主,你误会了,我们军主是把你当做激励我们的模范,说你是整个军部的神,年级轻轻就战功赫赫,实力强大,是每一个军人都应该以你为榜样,向你学习,绝对没有冒犯和挑衅你的意思。

此时此刻陈天霸想死的心都有了。

都是自己这一张嘴,要是因为自己一时口误,惹怒了军主大人,导致北境大军西来,他就是西境的罪人,到时候万死不足以谢罪。

是吗?楚风说道。

是,绝对是这样,我陈天霸要是敢向军主你撒谎我不得好死。陈霸天连忙发誓说道。

军主。

而此是刚刚还看到一丝希望的高威父子彻底脸色大变,面色惨白,军主两个字如同一道炸雷一样,炸的他脑海轰鸣一声,接着什么都听不到了。

军主这个称号帝国只有五个人当的起这个称呼,众军之主。

他们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物。

一想到刚才自己狂妄的言语,他知道自己彻底完了。

亵渎军主,按律当斩。

陈天霸。楚风说道。

中平守备陈天霸向你报告。陈天霸朝着楚风敬了一个军礼。

楚风看了陈天霸一眼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他们父子就交给你处理了,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属下一定不负军主期望。陈天霸连忙说道。

楚风点点头,重新上了车。

车子缓缓离开,陈天霸整个人就像是抽空了精气神一样,大松一口气,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后背居然全部都湿透了。

天霸。

陈叔叔。

看到楚风一走,高威父子也跟着连忙站起身来。

陈天霸面色冷峻,转过身来,冷哼一声说道:跪下。

天霸,你这是什么意思?高威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跪下。

陈天霸一脸煞气的说道,这一刻,他还真的把高威恨死了,要不是他打电话过来说什么遇到北境的贪狼校尉,自己也不会来,也不会遇到北境军主。

一想到自己因此差点引发北境和西境的战争,让自己成为西境的罪人,就恨不得杀了高威父子。

高威,难道说你还要让我亲自动手不成。

高威浑身一颤,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天霸,说道:我跪,陈天霸,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陈天霸冷哼一声说道:高威,你亵渎军主,按律当斩,但是看在老爷子的份儿上我就忍着被军主责怪,卸掉你和你的儿子一条腿好了。

说着陈天霸朝着自己带来的两个护卫示意。

两个护卫刚才被杨仁打了一顿,也是一肚子的憋屈,一脸杀意的朝着高威父子走了过去。

不,爸,不要,爸救救我,我还年轻,我不想断腿,爸。

陈叔叔,陈天霸,看在我爷爷的面子上,求求你放了我。高兵听到要卸掉自己的一条腿整个人彻底奔溃了,连忙朝着自己的父亲求救,朝着陈天霸求饶。

陈天霸深吸一口气是说道:高威,你也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们不自量力亵渎了军主。

咔嚓。

两声筋骨碎裂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是一声声凄厉的惨叫,高威父子的双腿当场被两个稍微给踩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