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狂婿小说最新章节-无敌狂婿在线阅读

无敌狂婿小说最新章节-无敌狂婿在线阅读

无敌狂婿

时间:无敌狂婿作者:夏天不热

无敌狂婿小说

无敌狂婿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无敌狂婿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无敌狂婿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小说简介:美女大概二十三四岁,穿着银白色的ol套裙,莹润白皙的脸蛋有着慌乱无助之色。瓜子脸,娇挺的琼鼻,晶莹的粉唇,化着淡又精致的妆容,无一不显露出都市白领女性的魅力。看着几个来者不善的壮汉,她接连退了好几步,脸色惨白,都快...

无敌狂婿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无敌狂婿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无敌狂婿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

第七章 英雄救美

美女大概二十三四岁,穿着银白色的ol套裙,莹润白皙的脸蛋有着慌乱无助之色。

瓜子脸,娇挺的琼鼻,晶莹的粉唇,化着淡又精致的妆容,无一不显露出都市白领女性的魅力。

看着几个来者不善的壮汉,她接连退了好几步,脸色惨白,都快被吓得哭出来了,颤声说着:

这根本不管我的事,合同也是双方都确认的,这是有法律效应的,怎么算我骗你们!

领头大汉狞笑一声,道:姬悦然小姐,你可别这么天真了,职场混了这么多年你还要不是因为你我们沈总会签下那纸合约?这么明显的规则你都要假装不知道,那可就别管我们无情了。

刚好啊,沈总对你也是很感兴趣。所以不管怎样,有没有关系,就先跟我们走一趟吧。

大汉又是扫了姬悦然一眼,嘿嘿笑了起来,挥了挥手势,一群人便冲了上去。

救命啊,有人要绑架!

姬悦然大声地呼救,想转身逃跑,可她又哪里跑得过几个男人。刚一转身,还没跑起来,就被两个男子抓住了。

看着楚楚可怜的美人儿,秦风旁边就有好几个人同时拿出了手机,准备报警,指着那几个壮汉窃窃私语。

看样子东海的热心市民还是蛮多的。

清风公司的人办事,不想死就滚远点!

领头的大汉却丝毫不慌,一回头猛地一吼,表情凶狠,气势十足。

一听到是清风公司的人,那几个正在报警的热心同志身体一颤,赶紧挂断电话,人群就如鸟作兽散般,一下就跑光了。

速度之快,就连秦风旁边卖早餐的老板,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推着小推车溜了。

姬悦然奋力挣扎着,可根本无用,眼看着就要被架进了金杯车里边。

她看着在场的人迅速跑光,只剩下孤零零的秦风一人,好像是被吓傻了一样。

见此,她眼中闪过一抹绝望。

难道二十多年来的清白今天就要毁于一旦了吗?

一个一清二白的女孩在大街上要被人掳走,就算是普通人都看不下去,更何况是身为华国的龙牙!

所以,一旁的秦风说话了。

声音不大,可是让五个衬衫男都听得一清二楚。

他慢悠悠朝几个人走了过去,拿起了手机,道:

喂,那几个,我不管你们是清风还是心相印,但我劝你们放了那位美女,否则我可是要报警了!

领头的大汉一愣,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秦风,小子,你外地仔吧,居然连清风公司都没听过?

趁早给老子滚蛋,不然待会把你腿打断!

秦风眉头一皱,道:你们确定不放人?

大汉没理会秦风,抓着姬悦然的手 ,喊道:你们四个去把那小子腿打折了,赶紧的,九爷等得急了,咱们都没好果子吃!

那四个小弟二话不说,就是对秦风冲了过来。

秦风收起了手机,眼中冷芒闪烁。

刚好,锻炼完身体,接下去就是实战运动了。

不退反进,秦风低身,一记扫堂腿出去,瞬间就把第一个冲过来的男的摔了个正着。随后步子一撤,躲开了另一个人的进攻。

右手握紧,横起,炮拳!狠狠砸在第二个男的脸上。

嗷!

男的痛呼一声,当场倒了下去。

接着,秦风加速,和第三个男的结结实实撞在了一起,反手一握,过肩摔,右脚往后一蹬!

第四个男的飞了出去。

秦风快步走向那领头的壮汉,壮汉都被秦风的动作吓懵了。

他眼神挣扎,怒吼一声,松开了女人的手,挥起拳头朝秦风飞奔过来,颇有视死如归的气势。

秦风跑起,凌空踢出,南拳北腿之谭腿!

壮汉倒飞出去,倒在地上。

从开始到结束,不过短短十秒钟。

地上的姬悦然看着这一幕,都惊呆了。

这难道是小说情节里面的英雄救美吗?

秦风走到女人身前,看着依旧蹲坐在地上的姬悦然,摸了摸鼻子,道:那个美女,你没事吧?

姬悦然如梦初醒般,啊了一声,摇了摇头,看着秦风,感激地说道:谢谢你,你太厉害了,我没事

说完,姬悦然双手一撑,就要站了起来,可她忽然痛呼一声,歪着脚又倒了下去。

秦风赶紧扶住了她,问道:脚扭到了吗?

好像是。姬悦然蹙眉说着,脸上有着痛苦之色。

我给你看看吧。

秦风弯腰,蹲下,看着姬悦然。

接触到秦风的眼光,姬悦然面色一红,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脱下自己的鞋子,还把自己手上的脚踝给他看这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可是他刚才救了自己,完全是出于一番好意,现在又要给自己疗伤,也是一片赤诚之心。若是贸然拒绝的话,恐怕会伤了人家的心吧。

想到这里,姬悦然突然有些羞愧了,别人这样一番好意,自己还想七想八的!

她赶紧撇开纷杂的思绪,点了点头,腿弯起,将高跟鞋脱下,脚丫子轻轻伸出,只见脚裸的部位此时已经肿了一大块了。

好像挺严重的样子她蹙着眉说道。

不会,我给你按按就好了。秦风倒是没有任何担心,淡淡说道。

一般来说,脚踝扭到是需要马上敷冰块,然后抹药,减少运动。

但秦风不是一般人,尽管他并不是什么神医。

依靠着自己对真气强大的掌握程度,以及御龙经真气特有的的治愈属性,足以治愈这世界上绝大的普通外伤。

两手在姬悦然的小巧可爱的脚丫上轻轻扭动着,姬悦然面色变红,咬着牙,只感觉像有许多只蚂蚁在爬一样。

过了一会,姬悦然忍不住了,出声道:

你真的是在治疗吗?

秦风看了她一眼,认真地说道:当然。

见此,姬悦然咬着牙,也只好由着他了。

而这时候,秦风的余光,突然见到了一辆保时捷卡宴正沿着公路驶来。

是姜檀雅的车子。

日了狗了。秦风心里暗骂一声,自己在大街上明目张胆地给一个陌生美女揉脚,虽然是给人家治疗,可看上去倒像是有点暧昧的动作,现在被自己老婆撞见了,可不好解释啊!

干脆,秦风低下了头,假装没看到姜檀雅的样子,希望姜檀雅也没有看到他。

可事实似乎并不站在秦风这边,车子缓缓行驶,右转向灯亮起,在秦风身边停下。

车子里,姜檀雅看着如鸵鸟低头揉脚的秦风,还有面露娇羞的姬悦然,眉毛轻蹙,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紧了紧。

一男一女的动作,有些暧昧。

这家伙,口口声声说失忆了,可是这泡女人的把戏可进步了不少,手都伸到外联部部长去了,这是什么,开始祸害自家公司的人了吗?

秦风啊秦风,你可真是有本事!

还有姬悦然,她上班时间是早上八点,现在已经迟到了快半个小时,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车门打开,一席白色婉约长裙,肩若削成,如同九天仙女的姜檀雅走下来。

秦风一看避不过了,便主动上前打招呼,自己也没做什么亏心事,怕什么。

小雅,早

话没说完,就被姜檀雅如同冰窟的眼神给冻了回去。

秦风默默把嘴巴闭上,有些尴尬。

这算啥事啊?不找自己她还要去干嘛?

没理秦风,姜檀雅看着姬悦然,语气清冷地道:

悦然,你怎么了吗?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外联部的上班时间是早上八点吧。并且你最近负责的是跟‘星悦文化’签署下半年合作计划合同,理应更早去公司做准备活动,而不是跟一个男的在大街上做这种动作。

听到这里,秦风懵了。

什么情况,这美女跟我老婆认识,还是她下属?难怪姜檀雅这小妞装作不认识自己的样子。

这一瞬间,秦风心中简直是万马奔腾。

这故事,这误会,实在是有点狗血啊。

感受到姜檀雅语气中的冰冷,姬悦然简直欲哭无泪,自己工作一直兢兢业业的,上个月还拿到了季最佳干部奖,可现在自己的形像在总裁心中恐怕是要大打折扣了。

匆忙站起身,姬悦然赶紧解释道:总裁,我,我刚才差点被人绑架了,幸好这位先生救了我。挣扎的时候脚崴了,现在他在给我治疗。

说到这里,姬悦然才惊喜地发现,自己的脚已经不痛了。

她看向秦风的目光,充满着感激与崇拜。

听到姬悦然的解释,姜檀雅脸色稍霁,对于两人的关系,她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在姬悦然说出这番话后,她已经信了大半了。

秦风很少去公司,外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即便是自己的秘书跟助理,也仅仅是知道秦风跟她认识,是个有些落魄的公子哥,经常醉生梦死罢了。

至于姬悦然呢,姜氏集团下属爱贝儿公司的外联部部长,工作地点跟她差了好几十层,根本不可能认识秦风,并且跟他产生什么暧昧的关系。

蓦然间,姜檀雅突然觉得有些对方不对劲了。

他们绑架你,是不是因为公司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让别人把目光转向你这边来了?

还有,这个人看着细胳膊细腿的,还能救下你?

听到姜檀雅对自己的形容词,秦风脸色一黑,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的确,现在他这具身体,确实是有些华而不实了。

虽然长得确实挺帅,可偏瘦了,脸色白得有些病态,一看就知道是被酒色掏空的后遗症。

如果跟那些肌肉猛男相比,看起来就更加不堪一击了。

不过身体嘛,后天还是可以进行改造蜕变的,所以秦风并不是特别担心。

听到姜檀雅对秦风的质疑,姬悦然赶紧摇头,解释道:不是呢,这位先生可厉害了!刚才可是五六个大汉,结果被他三拳两脚的,都给打跑了,就像是武侠片里面那样,太潇洒了!

说到这里,姬悦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又赶紧说道:那些想绑架我的,我们就是一些私人恩怨总裁你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

说完,姬悦然偷偷看了一眼秦风,见秦风也在偷偷看着她,赶紧撇过头去,假装没看到的样子。

对于两人的小动作,一旁的姜檀雅尽收眼底。可这时候的她,已经无心关心这些了。

姜檀雅的脑海里,满满都是姬悦然刚才的那几句话。

秦风三拳两脚的,就把五六个大汉给打跑了?

这不可能!这是姜檀雅的首先反应。

一个从小被欺负到大的家伙,今天竟有人跟自己说他会武功?

可是,姬悦然又不可能骗自己。

在这瞬间,姜檀雅对秦风的好奇程度,呈几何的倍数往上涨。可是坚决的理智又很快地将这些好奇都压在心底。

在这个地方问这些,不合适。

姜檀雅道:那行吧,希望你的私事不会影响到工作,有需要帮助的话再跟我说。

脚现在还好吗?我送你上班吧。

姜檀雅声音轻柔,却隐隐含着一股不容拒绝的味道。

对于大总裁的话,姬悦然哪敢反对。

那,谢谢总裁了。姬悦然眼睛扑闪,穿上高跟鞋,犹豫了下,又转头对秦风低低说:

谢谢你,我叫姬悦然。我,我还不知道先生名字呢。

秦风同样眨了眨眼。

我叫秦风。

第八章 遇见

车子在视线中离去,秦风脑海里回想的,是刚才姜檀雅的反应神态。

看样子误会是解除了,不过她肯定很好奇为什么自己能打退五六个大汉吧。

秦风笑了笑,这可解释不了,只能装傻蒙混过关了。

至于接下去自己要干嘛,那肯定是修炼了。

恢复实力,乃是重中之重!

只有恢复了实力,秦风才可以脱离秦家废柴大少的称号、才能跨出东海的规则之外、才能对秦风的敌人给予致命一击、才能维护自己的尊严!

也只有恢复了实力,秦风才能走向燕京,揭开自己的真实身份;才能回归秦家,与家人相认,与朋友相逢,与战友共饮一杯尚是滚烫的烈酒!

秦风需要重临巅峰,甚至是跨过之前自己也未曾逾越过的山峰。

所以,他也要抱着全力以赴的决心,不再徒留遗憾。

关上房门,屋内一片漆黑。

————

而在姜檀雅的保时捷卡宴里。

此时的姬悦然抿着红唇,脑海里满满都是秦风刚才救下她那帅气的身影。

长相俊秀,动作飘逸果断,还会神奇的医术,天知道刚才秦风在给她揉脚的时候,姬悦然的心甜得都快化了。

以前,她是不相信有一见钟情的。

直到现在,姬悦然变得不确定了。

一想到这里,姬悦然忍不住轻声叹了口气,总裁刚才的突然到来,一下子把她所有节奏都打乱了,连那句要联系方式的勇气都在那一刹那消失殆尽。

她知道秦风的,仅仅是他的名字。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

如果能再见到他,就请他吃顿饭,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感激之情而已!

姬悦然出神地想着,思绪在这一刻却被一道有些清冷的声音打断。

悦然,你该不会是喜欢那个救你的人了吧?

啊?没有啊,我只不过觉得有点热姬悦然解释道。

姜檀雅看着后视镜里姬悦然异样的表情,突然觉得有些烦躁。

秦风那个家伙到底是有什么能耐,仅仅是一个早上的时间就把这位哈弗的高材生迷的神魂颠倒。

也是,那混蛋天天泡在女人堆里,别的本事没有,可靠着那副皮囊,偷摘小姑娘芳心的能力在东海可是数一数二的。

说不定就连刚才姬悦然说的有人要绑架她,秦风的英雄救美,也是秦风自己一手策划的!

要不然凭秦风的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一个人打跑五六个大汉?

心里这个想法一闪而过,姜檀雅突然觉得,事情好像就得应该是这个样子,才显得顺理成章。

对,事情就是这样了。

尽管不能暴露自己与秦风的身份,但姜檀雅还是觉得不能让姬悦然这种单纯的女孩被秦风这种人渣骗了。

悦然,人心隔肚皮,可千万不能轻易被别人的表面给骗了。

告诫完姬悦然,姜檀雅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下次见到秦风的时候,一定要严厉警告他,收起他那套花花肠子,别再妄想欺骗女孩子。

否则,就把他一个月十万的生活费给全扣了!

而对于姜檀雅的误解,在房间中修炼的秦风并不知情。

除了中午出来吃了顿午饭,秦风一整个白天的时间,都在房间里面。

霜兰有些担忧地看着紧闭的房门,心中想着的是秦风今天来怪异的表现。

以往的秦风那可是三天两头才回来一次,回来的时候基本上也是喝醉酒的状态,倒头就插进房间里,第二天就像个孤魂野鬼飘荡出去,生活便是如此反复。

可今天的秦风,怎么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呢?

就算是要改过自新,那也应该多出去走走、运动,或者是找一份正经工作吧。

一直躲在房间里面,该不会是沾染上了毒品吧?

一想到这,霜兰突然惴惴不安了。

就在这时候,别墅的门铃被敲响了。霜兰顾不得多想,瞥了眼ECT智能监控,赶紧将大门打开,跑去门口迎接。

昨天她可是就收到通知到,老爷今晚会来家里吃晚饭。

对此,她可是准备了足足一天的时间。

老爷,您来啦。您先坐会,小姐今天要晚些才能回来。

嗯,没事,不要去特地告诉她。

走进门内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

国字脸,浓眉,三角眼双眼皮,眼睛虽然不大,但却十分犀利。头发向上梳起,虽然说已经有不少白发了,却难掩他身上不怒而威的气势。

他淡淡地笑了下,算是对霜兰的回应了。

他叫姜维国,姜氏家族领头人,姜氏集团幕后主人,天涯海科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理人。

他的后花园,号称是全东海最难跨入的三个场所之一。

他的一举一动,都不知道将牵扯多少人的神经,有人因此欣喜若狂、步步高升,也有人面色惨白、惶惶不安。

但如今,他来到这座屋子,只不过是一个老父亲对女儿的关爱罢了。

小雅最近过得怎么样?对了,秦家小子死了没有?

坐在沙发上,姜维国自顾自地烧了壶水,语气中带着一丝柔和。

回老爷,小姐最近过得尚可,食欲还算不错,依旧是老样子。

秦少昨天就醒了,看起来恢复得不错,也算是吉人自有天相了。

说到这里,霜兰犹豫了下,道:感觉秦少自从出院后变化挺大的,变得礼貌了很多。没有了往日的颓废,早上还去晨跑了呢。

呵呵。姜维国摇头淡笑,将滚烫的开水倒进茶壶,轻轻沏茶。

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什么?自打小时候起,他就被变成一条狗了,现在还能变到哪里去?

听到姜维国的话,霜兰苦笑一声,道:老爷您饿了吗?我给您先煮点点心?

不用,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好,那老爷需要再叫我,我先去打扫花园了。

姜维国挥了挥手,拿起手机浏览东海最近的时政大事。

这时候,秦风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只见一个穿着短袖短裤的男子火急火燎地跑出来,跑进厨房,打开冰箱,抱着一大块面包,埋头就啃。

秦风实在是太饿了,醒来之后的他差点就饿到当场去世!

御龙经的功法太过霸道,不断汲取着他身上每一丝能量, 同时因为秦风修炼状态太过深入,竟未有半点察觉,直到身体都快油灯枯竭了,才从修炼的状态中醒来。

也就是因为如此,才会有秦风啃食面包这一幕。

一边吃面包,一边又拿了一罐阿根廷进口牛奶,单手开瓶,一口气将一瓶牛奶喝完。

把瓶子扔进垃圾桶,又是开了瓶牛奶喝下大半,秦风才感觉到恢复了点精神气。

抱着面包,牛奶,秦风走回客厅。

也就是这时候,秦风才发现客厅上还坐着一个中年人。

此时中年人拿着茶杯,惊愕地看着他。

秦风同样看向他,这个人的照片他昨天就在姜檀雅发过来的资料上见过。

四目相对,空气有些尴尬。

《无敌狂婿小说最新章节-无敌狂婿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