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免费小说阅读网

    我从弃妇逆袭成镇国公主祝芙沈蔚心 我从弃妇逆袭成镇国公主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24-04-03 09:02:48    作者:恶魔狗犄角    来源:LJ

    小说简介:《我从弃妇逆袭成镇国公主》是一本新鲜出炉的言情小说,该书是恶魔狗犄角的经典之作,主人公是祝芙沈蔚心,《我从弃妇逆袭成镇国公主》这本小说讲述了:可外敌入侵之际,他竟把我逐出城门任敌军**,自己弃城叛逃。我绝望问贺执:“...

    我从弃妇逆袭成镇国公主祝芙沈蔚心 我从弃妇逆袭成镇国公主小说免费阅读

    《我从弃妇逆袭成镇国公主》祝芙沈蔚心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可外敌入侵之际,他竟把我逐出城门任敌军**,自己弃城叛逃。

    我绝望问贺执:“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他搂着妖艳美妾,一脚把我踹翻:“要不是为了权位谁会娶你,肥婆你让我恶心。”

    再醒来,竟回到贺执诱我上当时。

    我抬手一挥:

    “贺氏之子,举止轻浮,令本宫不喜,杀无赦。”

    1

    我立在纱帘后,瞧着殿内几个身披绮绣的世家公子。

    为首的是丞相之子,眉飞色舞地讲着什么,几人间掀起一阵哄笑。

    坐在最末位的贺执故意做出一副丑态,曲起胳膊叉开腿,滑稽地走到丞相之子面前斟酒。

    “都说这禾乐公主体态十分丰腴,我倒要看看,是丰腴还是——肥腻!”

    贺执讽笑之言引得满堂纨绔乐不可支,滑稽的步态逗得丞相之子不住拍桌。

    “行了贺执!你这粉头白面的,说不定那肥猪就瞧上你了!”

    “这福气给你要不要啊?”

    贺执啐了一口,却在一众饮酒人中率先观察到帘后隐约的人形。

    四目相对,他双眸竟满盛情意。

    在我从帘后踱步而出的片刻间,他已换了一副风流蕴藉的模样,与身侧人高声谈论自己子虚乌有的功绩。

    一众纨绔见我出现,赶忙垂首行礼。

    “臣等参见禾乐公主!”

    重来一次,这满殿的人还是那么恶心。

    尤其贺执。

    上一世我以为满京子弟只有贺执不厌恶我的赘肉,只有他尊我、爱我、惜我。

    后来才知晓,他煞费苦心演一出好戏,只是为了借驸马之名掠取荣华富贵。

    贺执斟满佳酿,自队伍最末径直走到我身前,恭敬呈上。

    “微臣早闻公主美名,如今一见,果真是珠圆玉润,浓艳如灼灼桃花。臣就算是死也无憾了!”

    “你是?”

    “微臣三品参将之子贺执,见过公主!”

    他见我问他姓名,欣喜得声音发颤。

    我笑着扬手。

    “来人!”

    “贺氏之子,举止轻浮,本宫不喜,赐死。”

    话音刚落,脸色煞白的不止贺执。

    其余看热闹的纨绔子弟个个抖若筛糠,寻了理由纷纷退出大殿。

    侍卫把贺执拖行出去时,被父皇拦下。

    “这是怎么回事?”

    “回陛下,此人言行轻慢,举动轻浮,惹公主大怒。”

    我的贴身女官丹锦知我行礼不便,抢先一步替我回话。

    她依旧是那么护着我。

    就如同前世我被拖进敌军营帐时,她拼死趴在我身上,被恼怒的士兵捅得血肉模糊。

    皇帝皱眉,瞥了一眼贺执,把他吓得不住磕头求饶。

    “打二十大板,并剥去官籍,永不许参加科举。”

    皇帝冷冷地道。

    贺执的哭喊被鎏金的殿门关在外面,父皇温声道,

    “他父亲尚为朝廷效力,贺执不可罚得太重。小惩大诫,以儆效尤,以后也无人敢欺负芙儿了。”

    皇帝的手覆上我的手背,哄小孩似的捏捏软肉。

    我想起父皇驾崩前,曾被敌国使臣羞辱。

    最终气急攻心,吐血而亡。

    还好,一切都重来了。一切都来得及。

    父皇温热的手掌还有力地摩挲着我的手背。

    可我的眼泪,却禁不住落了下来。

    “芙儿不哭。”

    “芙儿莫听他们瞎说。芙儿在父皇眼里,就是一块小牛乳酥。”

    “白**嫩的,人见人爱。”

    微风拂过纱帘,送来池中淡淡的荷香。

    枕在皇帝膝上,我数着紫金炉中飘起的青烟转了几个弯儿,渐渐睡着了。

    2

    不过三日,禾乐公主便悍名远扬,既无一人敢求娶,也无一人敢嚼舌根。

    我乐得清净,曾经我为了贺执一句“喜爱会做女红的女子”便不眠不休跟着嬷嬷学绣花,生生把眼睛熬坏。

    如今我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听着嬷嬷和丹锦一字一句讲着贺执的丑事轶闻,笑得茶水喝不进一口,快活似神仙。

    其实我真正喜欢的,是习武。

    幼时我拉着嬷嬷的衣角,挥舞着树枝劈砍,她总会严厉制止。

    “公主稳些走路,莫坏了礼数。”

    是呀。我是公主,是女子的典范,自然要知礼守节。

    我懵懂地点点头,自己扔掉了树枝。

    走出一段路,我还是回头看了一眼。

    我怔怔地嗑着瓜子,突然瓜子壳一吐站起来。

    丹锦吓了一跳,问我怎么了。

    “我要习武!”

    我昂首挺胸,大有一股要凭一句话便扬名立万的劲头。

    嬷嬷大惊失色,连呼使不得呀使不得,轻则伤筋动骨重则断胳膊断腿,公主千金之体怎敢有损云云,我已经跑出寝殿了。

    我去寻父皇。

    丹锦追上我,为我披上外衣,

    “养心殿还远,公主还是传轿子坐着去吧?”

    我果断拒绝了这个令我万分心动的提议。

    “习武之人,怎可偎慵堕懒?”

    “本宫如今强身健体,日后才能打得那反贼落花流水!”

    “什么反贼?国泰民安的哪有反贼啊?”

    丹锦一脸茫然,还是陪着我慢腾腾向养心殿跑去。

    父皇并没有反对,身侧为他磨墨的荣贵妃却不乐意了。

    我母亲肃皇后早逝,自幼照顾我的是我母后的乳母刘嬷嬷。

    而如今我及笄,婚事操办的事宜便交给了荣贵妃贺晴柳。

    我与她并不相熟,可以说是从她为我挑选夫婿才有了交流。

    那日邀世家子弟会面,也是荣贵妃一手安排的,意思是让我看看和谁有眼缘。

    她福了一礼,

    “如今公主声名已然受损,若习武的消息再传遍京城,怕是于婚事无益…”

    “荒唐!”

    父皇拍案。

    “名声受损也是你贺家小儿受损,关公主何事?”

    “我允你替禾乐公主相看夫婿,并非急着她今岁就要出阁!”

    荣贵妃不敢抬头,垂首退出屋内。

    再从养心殿出来,我和丹锦身后已经跟了三四个壮硕的女师傅。

    第二日晨起,我开始练武。

    站桩、拉筋、马步、运气。

    第三日,我便身酸肉痛。

    第四日,我趴在贵妃榻上,叫苦不迭。

    第五日,我睡到日上三竿才悠悠转醒。

    “为何不叫我!”

    “奴婢觉得公主辛苦,实在心疼公主……”

    丹锦一边服侍我洗漱,另一边荤香流油的午膳已经被刘嬷嬷布上了桌。

    我叹了口气。

    “丹锦,我现在虽然累,但我很快乐。”

    “比嫁给英俊小将军还快乐吗?”她瞪圆眼睛。

    ……

    我是很喜欢英俊小将军但是这完全不是一回事!

    我把几位女师傅一并唤进来,起身行了抱拳礼。

    师傅们惶恐回礼,连道不敢。

    “我祝芙,诚心向各位师傅学武,并非一时兴起。”

    “师傅们只当我是寻常弟子,不必拘礼于公主云云。”

    堂下几人面带诧异,再抬起头,眼中俱是郑重与敬佩。

    “是!”

    一人上前抱拳,

    “公主,我认为今日午膳菜色过于荤腥,不利于...”

    “换!”我招手。

    第二次摆上桌的菜色便清淡许多,倒也是荤素搭配。

    从此我日日随师傅们习武,丹锦在一旁与我做伴。

    刘嬷嬷捧着菜谱,翻着花样儿给我准备膳食。

    我天赋异禀,尤其是力气超乎常人,寻常男子难以提起的大锤我也能单手拎起。

    在师傅的教导下,我逐渐入门,也有了几分习武之人的风采。

    3

    贺晴柳娉娉袅袅迈入我院内时,我正铆足了劲,一拳捶在人偶上。

    她吓得失声惊呼,

    “呀!这成何体统!哪家的公子敢娶个这样的人物……”

    “呀!那贺执举止轻浮把我们公主都惹恼了,这成何体统!哪家的姑娘敢嫁个这样的人物!”

    丹锦嘴不饶人,放下大刀便反唇相讥。

    荣贵妃婢女听见,上来就要给丹锦一个耳光,丹锦一把就把那婢女推得四脚朝天。

    荣贵妃与贺执同出一脉,听到丹锦提起贺执的丑事,面上挂不住,赔笑道,

    “族中子弟疏于管教,让公主见笑了。”

    “贺执也是对公主一片真心才口出妄言……”

    她从袖中掏出一封书信。

    “这是贺执的谢罪书,可还要我安排他入宫与公主见一面?”

    我接过那张薄薄的纸,直接撕碎。

    “不感兴趣。”

    “贺家还有许多才俊,”

    贺晴柳急了,拉住我袖口道,

    “吾兄早已与江家女和离,也年长了些,可的确是个会疼人的!”

    “吾侄聪慧异常,三字经百家姓倒背如流!”

    我甩开荣贵妃的手,嫌恶至极,

    “那贺旗年逾花甲,恶名满贯,”

    “贺良不过是个总角小儿,尚不及这大刀一半高,”

    “荣贵妃非要我嫁与你贺家人,是何居心?”

    句句犀利,贺晴柳面色青白,捂着胸口便佯装病倒之态。

    可她的婢女正被丹锦按在地上。

    见没人扶自己,她的病也好了,忍不住恼怒道,

    “满京都男子都对你禾乐公主唯恐避之不及,只有我们贺家,愿意八抬大轿把你娶回家当佛爷供着!”

    “公主也能有个好归宿,贺家子也能得个驸马爷的名分,享享荣华富贵,两全其美!”

    此言一出,众人噤声。

    贺晴柳尚喋喋不休,那明黄的伟岸身影已从殿外缓缓步出。

    “荣贵妃对禾乐公主的婚事还真是上心,翻遍了贺家族谱也要从中找出一人与芙儿相配。”

    父皇不怒自威,冷笑道。

    贺晴柳惊惶万分,嘴唇颤抖,

    “都是妾胡言乱语!陛下!妾与公主说笑呢,公主,你快和陛下说,刚刚母妃和你闹着玩呢是不是...”

    我摇摇头。

    “不。你说满京都没人要我。”

    父皇对贺晴柳的话置若罔闻,轻抚我的头,

    “黑了!壮了!”

    “变成朕的小黑米糕了!”

    而后他笑意收起,瞧都不瞧贺晴柳一眼。

    “荣贵妃贬为庶人,打入冷宫。”

    “贺家流放宁古塔,非诏不得回。”

    贺晴柳的哭喊声逐渐远去,父皇笑眯眯坐在廊下品茶,“芙儿会打拳了?给朕瞧瞧。”

    “父皇看好了!”

    我一抹汗珠,亮了一套利落的拳法,而后一个转身把草人捶个稀碎。

    干草扑簌簌落下,支撑草人的木杆也在我的拳劲下折断。

    “好!”

    皇帝站起来喝彩,丹锦和刘嬷嬷鼓着掌大声欢呼,师傅们也欣慰地赞叹不止。

    看着大家都由衷为我欣喜,我甚至有些舍不得离开皇宫。

    可我知道,一年后,我大懿属国北瀚将挥兵南下,直捣京都。

    时间不多了,天命,落在我身上。

    4

    我抡锤将丹锦手中刀砸到泥中。

    我已和丹锦打了三十几个回合,皆是汗流浃背筋疲力尽,丢下兵器,我们一并躺在地上喘息。

    “公主,我觉得你和以前不一样了。”丹锦突然开口。

    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丹锦不仅是我的女官,更是朝夕相处的挚友。

    “如果我说,我是活了第二遍的祝芙,你会相信吗?”

    “第二遍?之前那个呢?死了?”

    “对。死了。”

    “怎么死了?”

    “吃太多好吃的,撑死了。”我不愿告诉丹锦真相,就这样哄骗道。

    丹锦呆呆地瞧着我,

    “那公主肯定是丢下我了,要不然我会拦着你的。”

    “是呀,我可后悔了。把你嫁给了世间第一英俊潇洒美男子,你俩蜜里调油,都没人管我了。”

    我笑着戳她脑门,丹锦脸颊羞红,捏住我的手正色道,

    “我要一辈子在公主身边,护公主一生周全。”

    “好嘛!”

    我把丹锦拉起来,

    “换身衣裳,陪我去养心殿见父皇。”

    养心殿外,庆GG拦住我。

    “公主到偏殿先歇着,几位大人与陛下正商议国事。”

    我点点头正欲向偏殿去,却又被一个白衫男子拦住。

    庆GG小跑过来,扬起拂尘便抽上那男子。

    “纠缠咱家就罢了,你这小子竟敢妨碍禾乐公主?”

    “快走!快走!”

    “GG!我真的有重要的事向陛下禀报!”

    那男子被庆GG追得绕圈跑,一双澄澈的眼眸哀哀地看向我。

    “你有何事?我问了你又不说!成心捣乱!”

    “我要亲口向皇上禀报!”

    “你是何人?”

    我抬手制止这场闹剧。

    “臣玉州总督...的副官...的文书,沈蔚心,拜见公主。”

    男子抬起头来看着我,白皙的脸庞上挂着汗珠,剑眉入鬓,星目濯濯,算得上清俊。

    玉州,正是北瀚与大懿接壤之地,北瀚势力正是从玉州之乱中逐渐渗透大懿的。

    “父皇事忙,你随本宫去偏殿回话。”

    沈蔚心还在犹疑,就被丹锦提着领子来了偏殿。

    “你从玉州来?”

    我在帘内,沈蔚心在帘外。

    “是,快马行二十七日,未敢停歇。”

    沈蔚心声音沙哑,丹锦为他倒了茶,他一饮而尽。

    我不出声,他竟也一声不吭。

    僵持片刻,沈蔚心贸然开口,

    “微臣...可以信任公主吗?”

    我失笑。

    前世贺执被指为先锋将军死守玉州。

    我曾听闻有小卒螳臂当车,在贺执逃跑的路上死死阻拦,被贺执一剑斩下头颅。

    后来得知,那小卒姓沈,名蔚心。

    “你可以相信我。”

    “只要于国于民有利,情况属实,我自然替你禀报父皇。”

    沈蔚心重重叩首,郑重道,

    “玉州总督商筑,暗中串通北瀚,叛国求荣,欺压百姓,罪无可赦!”

    他目光如炬,比玉州落陷燃起的熊熊大火炽热百倍。

    我今日来养心殿,为的正是劝谏父皇充实兵马,以防外敌。

    沈蔚心,倒与我是同道中人。

    5

    我领着沈蔚心向皇帝禀报了所有。

    父皇却并不惊讶,眸中深潭平静无波。

    “沈卿可有证据?”

    “无。但微臣曾亲眼撞见商筑与北瀚使者交易,北瀚使者给了商筑满满一箱金银...”

    “北瀚与玉州通商,实为常事。”

    “朕会派官员前去督查。”

    “不可!这样只会打草惊蛇!”沈蔚心急得失了分寸。

    “陛下,玉州城内百姓日日不得安宁,商筑其人,搜刮民脂民膏,许多百姓家中甚至都剩不下半点过冬粮!”

    皇帝眼神微动。

    “儿臣自请随沈蔚心前往玉州。”

    “无人会疑公主车骑与玉州之事相关,且玉州无人见过禾乐公主,我是此行的最佳人选。”

    “不可。”皇帝否决。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若沈蔚心所言属实,商榷叛国之事,那么多地方监察官员怎无一人上报?”

    此言一出,皇帝与沈蔚心面上皆是一凛。

    若是如此,只怕大懿中央,也早已被北瀚势力渗透入骨。

    我跪在殿前,向父皇行了大礼。

    “芙儿此行,关乎大懿上下万千国民,望父皇恩准!”

    沈蔚心向我俯首。

    “公主大义。”

    父皇缓缓走下,抬着我的双手将我扶起。

    他没有再拒绝我。

    “保重。”

    6

    临出行前,丹锦替我收拾衣物,我站在镜子前问她,

    “丹锦,我瘦了吗?”

    她瞧了瞧镜子里的我,又瞧了瞧真实的我,诚实道,

    “不十分瘦,只是壮实了不少。”

    一应钗环都留在宫中,所带的不过几件衣物。

    宫中对外宣称禾乐公主离京游玩,车骑行在京都大道时,仍有不少纨绔在路旁调笑围观。

    那丞相之子提着一只鹦鹉,鹦鹉嘴中重复的不过一句话。

    “肥婆!肥婆!肥公主!肥公主!”

    鸟鸣聒噪,丹锦大刀一挥,便割断了鹦鹉咽喉。

    纨绔四散奔逃,而后一路清静。

    马车停在玉州城十里开外,我让车夫原路返回,坐上沈蔚心赶的驴车。

    丹锦坐在摇摇晃晃的驴车上疑惑发问,

    “公主怎么不坐马车了?这驴车晃得我头晕。”

    我解释道,

    “商筑既然敢在父皇眼皮子底下叛国,就必然对进出玉州城的所有人严加盘查,不会放过可能泄密的人。”

    “如今公主的车骑已经返回,一架小破驴车不会引人注目,反而安全。”

    “委屈公主,这是我家最好的驴车了。”

    沈蔚心难堪地小声道。

    “无妨,到了玉州,我就是你的堂弟,沈福。无需再称我为公主。”

    “堂弟?”

    “女子身份多为不便,这也是无奈之举。”

    沈蔚心点头应下。

    出乎意料的是,城门守卫见是沈蔚心赶着驴车哐里哐当入城,招呼一声便直接放行。

    “你还挺有面儿!”丹锦笑道。

    “不敢不敢,都是旧日相交的兄弟。”沈蔚心谦逊垂首,“我出身军营,因为善写文书才能在总督副官身边谋个差事。”

    玉州不比京都繁华,街道两侧的商铺有的张灯结彩却无人光顾,有的大门紧闭破旧不堪,十分奇怪。

    沈蔚心解释道,这沿街商铺,如果不向官府定期上交高昂的经营费,结局就是被砸得面目全非。

    “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在玉州,商筑就是王法。”沈蔚心苦笑,拐入一个小院落。

    沈蔚心的住处不大,但胜在朴素雅致。

    我和丹锦在客房换上一身男装,走上夜市街头。

    丹锦本就容颜俊美,扮上男相倒有几分清秀小郎君的韵味,一路上被许多姑娘赠了鲜花鲜果。

    我倒有几分吃喝嫖赌的纨绔模样,刚到青楼门口便被老鸨死命往里拉。

    “这是哪家的公子,奴家见着眼生,公子莫怪。”

    老鸨上下打量我一番。

    我拱一拱手,道,

    “宛州沈福,来玉州探望堂兄。”

    宛州沈氏,是大懿有名的门族。

    老鸨见我是个有钱的主儿,笑逐颜开地一手拥着我,一手扯着丹锦就往里走。

    “让开!”

    老鸨被一个男人一把拽倒在地,张口欲骂,一抬头又赶忙换了媚笑。

    “总督大人!我有眼不识泰山竟挡了您的路...”

    “宛州沈氏?你堂兄是谁?”

    “沈蔚心。”

    男人对这个名字嗤之以鼻,对我还勉强算以礼相待。

    “小子,来与我喝一杯!”

    小说《我从弃妇逆袭成镇国公主》 第1章 试读结束。

    关键字: 我从弃妇逆袭成镇国公主 恶魔狗犄角 祝芙沈蔚心

    我从弃妇逆袭成镇国公主小说
    免费小说阅读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