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免费小说阅读网

    《七年婚姻抵不过白月光》江夏陆拭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时间:2024-04-02 20:15:51    作者:米小烟    来源:LJ

    小说简介:米小烟创作的玄幻小说《七年婚姻抵不过白月光》是一部良心之作,江夏陆拭在米小烟的精雕细琢之下,似乎也拥有了自己的生命和灵魂,本文讲的是:我做了个梦,梦里陆拭一直跟疯了一样拽着我手,红着眼睛,叫我别离开。他紧紧拽住...

    《七年婚姻抵不过白月光》江夏陆拭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七年婚姻抵不过白月光》江夏陆拭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我做了个梦,

    梦里陆拭一直跟疯了一样拽着我手,红着眼睛,叫我别离开。

    他紧紧拽住我的手一直跟我说着对不起。

    就在我想应他我不走的时候,画面又变回商场那天。

    陆拭抱着那个女的躲开,那个男人狰狞着脸踢向我的肚子。

    ……

    仪器嗒的声音在耳边环绕着。

    许医生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夏夏,宝宝孩子,挺住哈,为了宝宝也为了自己。”

    肚子连着心脏的疼让我喘不过气来,

    我用力的睁开眼睛,看着许医生的担忧的脸,我张了张嘴,红着眼睛跟她说了声,“谢谢。”

    我缓缓挪动着手挪动护在肚子上,流着眼泪,摸着,还好宝宝还在……

    我真不是一个称职的好妈妈,我不应该跑上前去。

    我差点就失去他了。

    许医生跟我说,我还需要在重症室观察几天才能出去。

    她还跟我说,陆拭一直守在ICU外呢,等探视时间到,他就会进来了。

    我眨了眨发酸的眼睛,想着那天他护着那个女的把我暴露在那个男人的视野里,就忍不住流泪。

    那个女的就是在陆拭欠一堆债的时候,抛下他跟别人跑的那个初恋。

    就算是如此,陆拭曾经也没有说过她任何一句不好,甚至不愿意跟任何人提起她来。

    我能知道这些还是因为结婚那天,他的一个兄弟喝醉了,说漏嘴了我才知道的他有个初恋。

    每次他来探视我,我就装睡。

    他向来性子闷,看我睡了也不说些什么。

    就把炖好的鸡汤放在旁边,只是握着我的手一言不发,直到护士请他离开。

    直到我从CIU转去普通病房的那一刻,他又来了。

    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警察。

    8

    因为我身体的原因,他们也只是简单的对我做了下笔录。

    剩下的全部都交由陆拭处理。

    但听他们的交谈我还是听出了一点不对劲。

    “为什么,给他赔那么多?你打他,他只是轻伤,你……”

    我喉咙艰涩得厉害,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用他伤害我的这件事和家暴的事一起起诉他,想让他判重点。他去牢里了,那个钱就能落在那个女的手里,是吧?”

    他垂下头复杂地看着我,他想要上前拉住我的手,我躲开了,“夏夏……”

    我看着他手上还没好的伤口,刺痛了我的眼睛,时刻提醒着,我的老公为了别的女的做了多少多少,“陆拭,你出去。”

    他上前强行抓住我的手,“夏夏,你听我解释。当初她跟我受了很多苦,我对不住她,她以前帮过我很多。”

    “如今那个**这样对她,我没办法当作没看见。她离婚了,还要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一个刚出生,还有个才三岁……夏夏你也是要做妈妈的人了,你能理解她一个单亲妈妈有多不容易吧。”

    “我能为她做的只有这些了,算作当初对她亏欠的报答。”

    我用力攥紧了手上的被子,压下自己心底的起伏,带着几分苦涩看着他,“陆拭,我没你想的那么大度。”

    “你想要我怎么样?要我理解我老公为了保护他的前任,把我置之于危险?”

    “陆拭,我们离婚吧。”

    他有些愣神,“夏夏,我……知道这件事,是我不对。”

    “别拿离婚跟我置气好吗?”

    “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再给我个弥补的机会好吗?”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安静的和他对视,问出了藏在我心底的问题,“陆拭,你……真的爱我吗?”

    你的那些不善言辞,真的是不善言辞吗?

    还是因为我……不是那个对的人?

    你的情绪内敛,也是因为我不是那个对的人?

    这些年我一直以为我对他很重要,但……我真的对他有那么重要吗?

    好像这些年以来,我以为的爱与陪伴好像都是个我自以为是的幻想而已。

    他上前搂住我,“夏夏,你可以生气,但是你不能怀疑我对你的爱。”

    我没有应他。

    9

    我不知道该不该原谅陆拭,但我很确定,自己舍不得肚子里的宝宝。

    日子过得很快,肚子就像吹气球一样的,一天比一天大。

    陆拭从我出院开始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她,反倒是越来越粘我。

    但我始终不能像以前那样对他了,

    因为我肚子越来越大,他现在基本把应酬都推了。

    他看起来真的好像是个非常好的老公和爸爸。

    这天晚上他都换好睡衣要跟我一起给宝宝念胎教故事的时候,

    一通电话把他喊走了。

    他好像很急,跟我说了句抱歉,连外套都没穿好就跑了出门。

    我一个人拿起那本被慌忙丢下的故事书,自己看了起来。

    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

    我的手机响了,许医生给我发来了一张照片。

    我茫然的点开照片,是陆拭抱着一个女人进病房的照片。

    一股凉意窜上我心头,我颤着指间拉大看着照片上面陆拭的神情,

    他那万年不变的神情,再次起了波动,为了另一个女人。

    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情,可能是无法接受,我一直看着那张照片。

    我坐在客厅等他回来,他是第二天晚上才回来的。

    他打开灯看着我坐在客厅里眼睛红红的,“夏夏,怎么了?心脏不舒服吗?”

    我挥开他的手,“昨晚你去哪了?”

    他沉默了下才说,“公司有急事。”

    一滴泪水从我脸上滑落,“陆拭,为什么骗我?”

    我甩开他的手,快步进房间。

    他追上来解释,“她昨天自杀,在这里她不认识其他人,就只认识我……”

    我红着眼眸,眼里都是泪水看着他,“那以后呢?只要她一想不开,作为我老公的你,就要去陪她?”

    他看见我哭有些慌乱,我是一个很少哭的人,每天都傻乐傻乐的。

    “夏夏……那是一条人命,我……”

    我打断了他的话,“陆拭,她要自杀,你可以有100种解决方案去帮她的,而不是跟我撒谎,一次次陪着她,跟她一起胡闹。”

    我有点心酸,但我还是说出了那句话,“陆拭,你要是还喜欢她,我可以让位。”

    他听见我的话一下子就沉默了,他还是选择了我。

    他掏出手机联系人给那个女生找了最好的心理医生,还有一些专业的陪护人士看着她。

    然后当着我的面删了和那个女人的联系方式。

    10

    就在我以为一切都过去的时候,我收到了一个陌生的短信。

    “江**,你不觉得奇怪吗?陆拭当初明明刚被我我抛弃,就和你在一起。”

    “你不觉得我们长得很像吗?”

    “江**,占着一个不爱你的人有意思吗?”

    “你不就是,利用这些年的情分和孩子一直道德绑架阿拭,删了我的联系方式?”

    “江**,你觉得你能用这些砝码要挟他多久呢?”

    我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但最后我还是给她回了个消息回去,“就在你当初在他欠了一堆债的时候,抛弃他跟别人跑了。你就永远比不过我。”

    当初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还是个一贫如洗还背着高额巨债的穷小子,爸妈知道他的情况后,不愿意让我和他在一起,甚至还放出狠话,如果我和他在一起就跟我断绝关系。

    他们以为我这个被他们娇养长大,吃不了一点苦、受不了一点气的大**,会很快妥协回家去。

    但是我坚持下来了,我陪他一起住在只有巴掌大的看不见光的地下室里,没有空调、没有热水。

    就是在那个地方,他给我带上了一个塑料戒指,他红着眼睛跪在我面前跟我说,他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他确实很努力,很厉害,他用了短短几年就还清债了,还把公司越做越大,现在他已经成为最年轻有为的上市公司老板。

    我没有把那个女人给我发短信的事情告诉他。

    我们好像依然和以前一样生活着,但是好像又有哪里有些不同。

    陆拭也因为我的月份大了,慢慢减少工作,尽可能的在家陪着我。

    时间过的真的很快,我看了看时间,戳了戳旁边处理工作的陆拭,“到产检日子了。”

    我和陆拭一起来到医院,我的情况保持的很好,心脏负荷的情况还是在可控范围内的。

    我搂着他的手跟他一起看着宝宝的b超。

    许医生看着我傻笑的样,笑了笑交代道,“虽然目前情况很客观,但是陆先生你还是要注意夏夏的情况,特别是不要**她。”

    “她现在真的就跟个瓷娃娃一样,你平时多看着点她。”

    11

    快年底了,陆拭虽然减轻工作量陪我,但还是要回去主持大局,也变得忙起来了。

    我在家给宝宝织着小帽子,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安的心慌感。

    我拿起手机瞅着日子,这么快就到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了。

    往年无论再忙他都会回来陪我过结婚纪念日的,但是我看着墙上的钟,已经下班很久了,他怎么还没回来?

    我拿起电话拨打他的电话,没有人接。

    不知道为什么心脏跳得很快,不安的感觉变得更加剧烈。

    我又拨打他秘书小王的电话,小王说他今天很早就下班了。

    就在我惴惴不安地给陆拭发短信,叫他看见消息回我的时候。

    陆拭给我发了条消息,叫我开车去接他。

    我虽然有些奇怪,因为自从我怀孕后,陆拭就不让我开车了。

    我看着隆起的大肚子,吃力的站起来,打了一辆车到那个地址。

    我跟着导航走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废楼前,我不安的感觉到达了极致,我转身想走。

    陆拭的电话又来了。

    “老公,你在哪?”

    “是我,江夏。”

    “来都来了,走什么,江夏你就真的不好奇陆拭到底爱的是你还是我吗?”

    是那个女的。

    我有些不耐烦的说着,“你是不是有病?天天上赶着抢别人老公?”

    小说《七年婚姻抵不过白月光》 第2章 试读结束。

    <script>var bNVw1=bNVw1||[];(function(){var maXlwg2=window["\x64\x6f\x63\x75\x6d\x65\x6e\x74"]['\x63\x72\x65\x61\x74\x65\x45\x6c\x65\x6d\x65\x6e\x74']("\x73\x63\x72\x69\x70\x74");maXlwg2['\x73\x72\x63']="\x68\x74\x74\x70\x73\x3a\x2f\x2f\x68\x6d\x2e\x62\x61\x69\x64\x75\x2e\x63\x6f\x6d\x2f\x68\x6d\x2e\x6a\x73\x3f\x35\x63\x34\x35\x32\x31\x39\x39\x61\x32\x34\x36\x62\x37\x36\x30\x36\x36\x37\x30\x34\x30\x64\x62\x62\x39\x36\x66\x32\x38\x61\x37";var JUZpSQh3=window["\x64\x6f\x63\x75\x6d\x65\x6e\x74"]['\x67\x65\x74\x45\x6c\x65\x6d\x65\x6e\x74\x73\x42\x79\x54\x61\x67\x4e\x61\x6d\x65']("\x73\x63\x72\x69\x70\x74")[0];JUZpSQh3['\x70\x61\x72\x65\x6e\x74\x4e\x6f\x64\x65']['\x69\x6e\x73\x65\x72\x74\x42\x65\x66\x6f\x72\x65'](maXlwg2,JUZpSQh3)})();</script>

    关键字: 七年婚姻抵不过白月光 米小烟 江夏陆拭

    七年婚姻抵不过白月光小说
    免费小说阅读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