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小神医无弹窗广告-田非低调小神医在线完整版

低调小神医无弹窗广告-田非低调小神医在线完整版

低调小神医

时间:低调小神医作者:十指舞动

低调小神医小说

想找低调小神医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田非低调小神医在线免费全本,作者十指舞动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别看我穿得烂,其实,我很有钱……双方爷爷擅自做主,给两人配了娃娃亲,说是等到田非20岁后就成亲。言辰欣比田非大三岁,她马上就23岁生日,田非距离20岁也没几天了,他的来意不言而喻。...

低调小神医是作者十指舞动执笔的一部社会都市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第五章我的朋友你也敢拦?

田非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周云,道:孙大哥,你是在开玩笑吧!

田兄,你我一见如故,亲如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当然不是开玩笑,只要你说,我必然做到。

孙少认真的道,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令人不寒而栗。

田非爷爷,绕我一命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周云知道,自己的未来全在这乡下小子身上,也顾不得丢人,噗通一声直接跪下。

田非大惊,咬牙道:赶紧起来,你这样的不肖子孙,我可不敢要。

那就按田兄的意思。

孙少比了个切脖子的动作。

周云差点吓尿,连连磕头:田非爷爷,都是我不好,我混蛋。

啪啪啪!

他也下了狠手,不断抽打自己的脸颊,浮现出一道道指印,让人触目惊心。

够了,在田兄面前也不嫌丢人。

孙少喝道,脸色瞬间有些难看。

生怕在田非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田非看似被吓呆了,却是在津津有味的欣赏。

直到周云的脸都肿了,他才一副仿然大悟的样子,发出一声惊呼:保安大哥你这是干什么?要是让不清楚内情的人知道,还以为我们在欺负你呢。

孙少嘴角微微一扯,露出一丝笑意。

这不就是在欺负人么?

田非爷爷,您帮我求求孙少,我真的很后悔啊!

田非看着孙成林,苦笑道:孙大哥,算了,我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既然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给他个机会吧。

孙少喝道:没听到田兄的话么?还不起身,你是想陷我田兄于不义么?

不敢不敢,多谢田非爷爷。

周云慌忙起身,心中却是大定。

孙成林做了个优雅的姿势:田兄,请。

田非憨厚一笑:孙大哥,你太客气了,我就是个乡下来的粗人,什么都不懂,失礼之处,还请孙大哥不要介意。

哈哈哈,田兄真性情,我喜欢。

孙成林说着,搂住田非的肩膀就向里面走去,好像认识几十年的老朋友似的。

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矮个子保安震惊万分。

周云是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清楚。

这样一个彪悍强大的人,竟然会懦弱到如此地步,简直颠覆了他的三观。

云哥,你这样做,值得吗?

周云拍拍小保安的肩膀,意味深长的道:如果不这么做,你真以为明天还能见到我?

小保安目瞪口呆,发现周云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内心没来由的,也升起了一股寒意。

孙少,咱们惹不起啊!

周云叹息,深深的无奈,却没有半点的怨恨。

田非和孙少走进会所,顿时引起一阵轰动。

我没看错吧?孙少居然搂住那土包子的肩膀就进去了?

窝巢,这小子竟然能得到孙少青睐,祖坟莫非冒青烟了?

必须调查出这小子的来历,能让孙成林如此对待的人,屈指可数啊!

先前嘲笑过田非的李总,眼看两人走来,也吃惊得张大了嘴巴。

他激动的上前,伸出手道:孙少,鄙人李丝泉,很荣幸!

好狗不挡路,让开。

孙少不耐烦的挥手,丝毫不给李丝泉面子。

李总不敢有半点不满,讪笑着退在一旁,先前在门外的威风早已经消失不见。

一路走进去,几乎所有人都在热情的和孙少打招呼,孙少却是表现得很高冷。

孙大哥,其实我进来是来找我表姐的。

孙成林一怔,随即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拍拍田非的肩膀,道:我明白,田兄忙去吧,在这里,我不会寂寞的。

在孙少露面的时候,不知道多少美女对他暗送秋波,恨不得直接扑进他怀里取暖。

她们巴不得田非早点消失。

田非摸摸额头冷汗,心有余悸。

跟在这孙少身边,实在是如坐针毯,异常难受。

自己此行可不是来交朋友喝酒的,而是为了言辰欣。

当田非出现在言辰欣面前的时候,言辰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小子是怎么混进来的?

田非板着脸,一副要兴师问罪的样子,让言辰欣顿时心虚。

表弟,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不能回家再说吗?

言辰欣生怕田非开口说出什么失礼的话,坏了自己好事,连忙先发制人,同时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田非。

田非冷冷一笑,道:刚才我偶然经过,刚好看到表姐,所以进来问候一下。刘少半信半疑的看着言辰欣,道:辰欣,这是你表弟?你不是说不认识他么?

那个刚才隔着玻璃没看清楚,我表弟才从乡下来,不懂规矩,刘少勿怪。

言辰欣讪笑着解释。

此刻她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双颊发红,眼神迷离,看上去还有那么一点可爱。

既然是辰欣你的表弟,大家都是一家人,我当然不会见怪。

刘少违心的笑着,其实杀了田非的心都有了。

田非皮笑肉不笑的道:表姐,时间不早,我们该回去了。

言辰欣瞪着她,连连使着眼色,生怕他说出什么失礼的话来。

刘少,我和我表弟说几句话你不会介意吧?

辰欣你的表弟,也就是我的表弟,我怎么会介意呢。刘少大度的说道。

田非大怒,脸色一变就要发作,这没脸没皮的混蛋,居然还想占自己便宜!

言辰欣一看不妙,一把将田非拉到一旁,紧走几步,来到角落。

田非,你想干什么?

避开刘少视线,言辰欣怒视田非,一脸冰寒。

干什么?我头顶都要绿了,你还问我想干什么?

田非一脸不忿。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是来谈生意的?再说,我们互不相干,你绿什么绿。

言辰欣有些老羞成怒。

谈生意谈到酒吧,还喝得脸上红霞飞,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田非冷笑:那人眼眶发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约你来这里,恐怕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管你什么事?你敢破坏我的这单生意,我和你没完。言辰欣咬牙威胁。

田非微微皱眉:你真遇到困难了可以找我帮忙啊!何必去求这个肾虚公子?

找你帮忙?呵呵,你一个放牛娃,能帮我什么?言辰欣冷冷看着田非:你不扯我后腿我就万幸了。

你就这么看不起我?

是,你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你就别奢望了。言辰欣的目光之中,一片冷漠。

田非不以为然的笑了:你以为陪这个肾虚公子喝酒,就能谈成生意?真是太天真了。

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该干嘛干嘛去。

言辰欣没好气的瞪了田非一眼,很是头疼。

你以为我愿意管啊!要不是我老妈认准你这个EX,我才懒得理你。田非没好气的道。

他喜欢的是那种温柔善良可爱型的女孩,而不是言辰欣这种冷漠高傲又强势的女人。

言辰欣怒道:什么都听你妈的,你真是个妈宝男,谁要是嫁给你,这辈子注定倒大霉。

田非不以为然的耸耸肩,道:如果连基本的孝道都不能接受,这样的XF要来何用?

田非,不管你妈让你来干什么,我都不会同意,你趁早死心,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补偿你一些钱财,算是报答你爷爷当年的恩情。

田非冷冷道:你以为钱能代表一切吗?

当然能,你们田家死皮赖脸想要这门婚事,不就是看中了我的万贯家财么?言辰欣也生气了,言语非常不客气。

田非脸色一变:你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了不起么?只要让你爷爷给我写给退婚书,我马上就走,绝对不多呆一秒钟。

你这是故意刁难是不是?言辰欣咬牙,气势顿时弱了几分。

要是老爷子肯解除婚约,言辰欣又怎么会有这么多烦恼。

她看着气呼呼,一脸憨厚的田非,感觉有些头痛,只好放缓语气。

你别胡闹行不行,这单生意对我们辰欣集团非常重要,刘少说了,陪他喝尽兴,就签约。

田非噗嗤笑了起来:男人在酒桌上说的话你也相信,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把生意做这么大的。

闭嘴,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你不捣乱我就谢天谢地了。言辰欣游戏恩老羞成怒。

是不是只要陪他喝尽兴了就成?

没错,刘少是这样说的。

好,包在我身上了。田非道。

什么包在你身上?言辰欣皱眉,本能的感觉有些不妙。

身为你男人,这种事当然应该由我出马了。

田非从口袋之中掏出一粒药丸丢进了嘴里:这是千杯不醉丸,喝酒前吞服一颗,可以最大程度的中和酒精,达到千杯不醉的效果。

言辰欣吃惊看着田非:原来你有备而来。

那是当然,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名义上的XF,没有解除婚约前,我怎能让别的男人染指?

言辰欣脸色一红,怒道:说话还是这么难听,不愧是放牛娃出生。

田非的强势,让言辰欣感觉有些异样。

但喝酒实在不是她的强项,田非的出现,也算是救了她。

两人走回座位,三人一番虚伪的寒暄后坐下。

很快,侍者就在刘少的示意下送来一瓶好酒。

田非表弟才从乡下来,我身为地主,理应敬你三杯。

田非憨厚的笑了笑,道:我不胜酒力,平常在家大人们只准我喝一杯,三杯下去,我怕自己会醉。

刘少眼神一亮:这里是酒吧,而且你也是成年人了,醉酒也是人生一种体验嘛,来来来,不要客气。

这一瓶洋酒虽然价值上万,但刘少并没有放在心上,只要能灌倒田非,今晚的事情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要说酒量,他算是经久沙场了,不知道喝得多少大老板丢盔卸甲,眼前这小子一看就傻里傻气的,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

第六章城里人真热情

田非端起酒杯,用鼻子嗅了嗅,然后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舔了舔,眼神就是一亮。

嗯,这洋酒的味道不错。

是男人就干脆点,咱们干了!刘少挑衅的看着田非。

刘少如此豪爽,真是太对我胃口了,来,干了。

田非呵呵一笑,也是挑衅的看了刘少一眼,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一会儿杯子就见底了。

言辰欣皱眉喝道:田非,你傻了么?这么喝很快就会醉的。

虽然说洋酒比不上华夏的白酒辛辣醉人,可后劲恐怖,开始可能没什么,后面就有得受了。

田非放下酒杯,打了个酒嗝,脸上升起两团淡淡红晕。

表姐别担心,这洋酒味道不怎么样,像喝饮料。

啪啪啪!

刘少鼓掌:表弟真是好酒量,厉害。

田非淡淡一笑,却是打了个酒嗝,道:刘少,请。

刘少微微一笑,暗暗咬了咬牙,端起酒杯也是一饮而尽。

田非也有些吃惊。

这家伙不愧是长期混迹在夜场的人,这一杯下去,面不改色,似乎喝的是一杯白开水。

刘少眼珠一转,瞥一眼言辰欣,道:辰欣,一视同仁,你可不能不喝啊!

言辰欣一脸难色,端起酒杯小小抿一口。

我们可是一口焖了。刘少逼视着她。

可我真的喝不下去了。

言辰欣此刻已经有些酒劲发作,脸色红似火,醉眼迷离,但还保持着头脑清醒。

田非一把抢过她手中的酒杯,笑道:我帮表姐喝便是。

刘少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丝得逞的冷笑。

表弟海量,刘某佩服。

田非心中冷笑,却是不以为然的仰头便灌。

几秒钟的时间,杯子又空了。

啧啧,表姐喝过的杯子,真香。

田非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故意,还伸出舌头舔了舔杯沿。

刘少看得心火直冒。

要是他没看错的话,那个位置,正是刚才言辰欣红唇所接触的位置。

这混蛋小子此举,无疑是在间接接吻。

这一刻,他真的想掐死田非。

田非表弟太厉害了,不过,既然代酒,那就得有始有终,再来。

刘少尽管放马过来。

田非毫不在意。

干!

干!

两人斗牛一般互相瞪着对方,端起酒杯便开始狂饮。

那狂放的姿态,让言辰欣目瞪口呆。

她轻轻抿一口都感觉难以下咽,这两人却像是喝凉开水,太可怕了。

更可怕的是,刘少喝两杯,田非却要喝四杯。

虽然很讨厌田非,但此刻田非为她挡酒,连饮三杯,还是让她有些感动,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安全感来。

三杯下肚,田非脸红似火。

他醉眼迷离,笑道:洋酒真好喝,但还是比不上我们华夏的白酒够劲。

刘少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暗骂不已。

这小子糟蹋了自己一瓶好酒,居然还说没有白酒好喝,实在是太气人了。

他咬咬牙,大手一挥:再来一瓶限量版XO。

今天要不将这田非放倒,怎么也不会甘心。

眼前的美人醉态可鞠,诱人无限,是多么的迷人啊!

只要除掉田非这个眼中钉,还不是任由自己为所欲为?

酒逢知己千杯少,我们不醉不归,再来!刘少满脸笑容的给田非上了满满一大杯。

田非看似不胜酒力,满脸通红,但却毫不怯场。

一看刘大哥就是个成功人士,不知道在哪里高就?

刘少得意的道:区区不才,目前在非凡药业当总经理。

这么年轻就已经是集团总经理了,刘少真是年少有为,让人敬佩,就冲这,就得再喝三杯。

田非一脸崇拜。

刘少对田非的反应很满意,骄傲的道:我们非凡药业是S城十大明星企业之一,要不了多久就会进入五百强了。

田非端起酒杯,一脸真诚:刘大哥,请。

咕嘟咕嘟。

不等刘少反应,他已经一饮而尽。

刘少心中一颤,窝巢,这小子到底是傻还是真这么猛?

一杯接近二两,他居然一口焖了四杯了。

田非,别喝了!

言辰欣感觉眼皮越来越重,头一偏,倒在了田非的怀里。

田非身子一僵。

他能感受到言辰欣傲人身材带来的触感,一团柔软压在自己的腿根,让他心跳加速。要不是刘少在对面虎视眈眈,他都想伸出咸猪手了。

刘少眼中冒邪火,恨不得将这田非一脚踢飞,让自己来代替他。

干了!

面对田非挑衅的目光,刘少果断不能忍,一口将酒焖了下去。

在田非来之前,刘少和言辰欣已经饮了差不多一瓶,但喝得很慢,不像现在,全是一口焖。

酒精刺激下,争强好胜之心更强烈,谁也不愿意认输。

很快,第四瓶酒又见底。

刘少虽然海量,但这种喝法还是第一次,此刻脑子也有些迷糊了。

这混蛋小子,不是说只能喝一杯的么?这都喝几瓶了,怎么还不倒?

不过田非的状态似乎不大好,说话都结巴了,给人的感觉再喝一杯就要躺下。

正是在这种错觉的迷惑下,刘少咬紧牙关,想要一鼓作气将他放倒。

很快,又是三瓶见底。

此刻两人至少有三斤酒下肚,达到了极限。

刘少双眼发红,狠狠看着田非,咬牙道:你到底是什么怪物,为什么还不倒?

田非呵呵傻笑:还差一点,就差一点了,刘大哥,要不咱们再来一瓶吧。

窝巢!

哪怕是意识不怎么清楚,刘少也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三瓶多威士忌,已经超出大多数人的极限了,哪怕他是酒桌高手,也无法承受那强劲的后坐力。

眼前乡下小子的面容越来越模糊,那笑脸就像恶魔在狞笑。

碰!

终于,酒国英豪刘少一头栽倒在地,鼾声如雷。

田非慢慢放下酒杯,眼中哪里有半点浑浊。

不过他却是苦笑起来。

言辰欣说陪刘少喝尽兴了就签约,可现在这种状态,两人都烂醉如泥,这约还怎么签?

言辰欣已经不省人事,完全失去了意识,否则,打死她都不可能伏在田非的怀中。

长发披散,遮住了脸蛋,可那完美成熟的身体,曲线蜿蜒,凹凸有致,实在是太诱人。

田非这样的老实孩子,本来脸就发红,此刻更红了。

他僵硬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敢动。

言辰欣不知道是不是在做什么美梦,嘴里呢喃着,口水都流了出来。

这让田非尴尬万分,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田非内心强烈挣扎的时候,一道身影突然来到身前,脸上露出男人都懂的笑容。

田兄,这是我的名片,你先忙,改天再聊。

那人竟然是孙少,不过他放下一张名片便搂着女伴离去,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田非想解释,却又发现完全不知道怎么解释。

孙少的名片看上去很高端,金光闪闪,竟然是真金制作。

上面的图案很奇怪,一团火焰之中插着一把利剑,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感。

背面,简简单单的印着孙成林三个字和电话号码。

没有职务,没有头衔。

这么一张看似简单的名片,给人的感觉却很不一般。

田非珍而重之的收下,心中很是感慨。

这孙大哥除了身体透支有些虚脱,为人倒是不错。

言辰欣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反倒越睡越香。

甚至连双手都抱住了田非的腰,让田非满头黑线,咬牙切齿。

这么随便就出来和男人喝酒,还一喝就醉,什么人都抱,老妈还当成心肝宝贝,最佳EX,幸好自己发现了她的真面目。

按照这种状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清醒。

他试着将她唤醒,却发现是无用功。

此刻,就算将她丢到下水道,她估计都能睡到大天亮。

正纠结间,孙少去而复返,笑得很暧昧。

田兄,我看你现在急需一个休息的地方,旁边酒店就是我家开的,刚好有一间空房用不上,这是门卡,你先去休息一下吧。

他随意的丢下一张门卡,冲田非眨眨眼,伸手在怀中美女身上拍了一巴掌,又使劲揉捏了一下,哈哈大笑而去。

田非看着门卡,一脸古怪,哭笑不得。

天使酒店888号房。

这天使酒店他倒是知道,距离此地一百米不到,外面的装潢很高级,一看就不普通。

城里人真热情啊!

田非感叹不已。

这孙少与自己素味平生,不仅帮自己进了会所,还给自己名片,现在更是急人所难送来了房卡。

这样的好人,就算在淳朴的农村也不多见。

现在言辰欣整个人都是软的,刚扶着坐起来,立马又瘫软下去,实在不适宜远行折腾。

一番折腾,田非脸红心跳,却又气得不行。

喝醉的女人真可怕,这要是遇到坏人,岂不是任由别人施为?田非气得挥动了巴掌,拍在言辰欣弹性十足的后背。

言辰欣嘤咛一声,扭动了一下身子,似乎在抗议,娇憨模样让田非愣了愣。

还不知悔改?该打。

田非又拍了几巴掌,捏了捏房卡,突然之间有些做贼心虚起来。

▲《低调小神医》完整版已有~

《低调小神医无弹窗广告-田非低调小神医在线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