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慕川叶雨蝶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圣灵转世傻心妃

时间:作者:凤舞阳光

圣灵转世傻心妃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凤舞阳光原创小说圣灵转世傻心妃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圣灵转世傻心妃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圣灵转世傻心妃免费阅读:她重生在一个痴肥的女孩汉成王妃身上。她的手里有免死牌。据说她的命格奇特,她痴傻是因为魂魄不全,就算是这样也能旺夫,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她的老公必然可以平安。因为她是圣心转世。...

圣灵转世傻心妃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死而复生

  异时空寒月国帝寒慕禹崇德元年秋帝都晟王府。

  王府门口悬挂这白布,王府内一片肃杀。因为王爷的原配,傻子王妃叶雨蝶昨日淹死了。如今王府正给这王妃办丧呢。

  王府的正厅里坐着当今天子寒慕禹,一旁还有晟王寒慕川。

  皇帝寒慕禹正询问着叶雨蝶淹死的情形,又在询问着叶雨蝶身边的女佣在哪里。声音虽然淡淡的,不过却有着不怒而威的杀伐气势。

  正在这时就听见外面人声沸腾。

  “出了什么事情?”寒慕川询问急匆匆跑进来的管事。

  管事吓得早忘了礼仪,趴在地上一脸惊恐地说王妃破棺而出死而复活了!还引得灵堂起火。下人们害怕是厉鬼俯身,已经不是王妃了,说着要火焚了那厉鬼。但是王妃身边的李芸歆拿着先皇御赐的免死牌挡着那厉鬼,众人也不敢造次,如今那些人正相持着。

  寒慕禹听了这话来了兴致。“死而复生”,旁人看来是够劲爆的,那些下人吓得要死正常。但是对于同样有过这种经历的他来说,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寒慕川听这话不由的拍案而起:“你说什么?大白天说什么鬼话!小心掉脑袋!”

  “是……是真的,雨蝶王妃死而复活,而且还破棺而出,以致打翻长明灯引起火灾。”管家颤抖的道。

  “三弟,你怎么把好好的活人给装棺材里了?莫非三弟你这么看不惯雨蝶,这还没淹死,想直接活埋了不成?”寒慕禹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寒慕川,冷冷地道。

  “皇上,臣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寒慕川缓了缓神色,恭敬地道。

  难道那傻女真的没死?自知道叶雨蝶死了后,他心中就觉得很郁闷。明明自己应该很高兴的,可是心头就像压了一块石头让他喘不过气来。现下听到她没死,心中倒是觉得松了一口气一样。

  寒慕禹看到寒慕川一眼,也不再说什么。心里却是百转千回。他和老三寒慕川向来不对盘,少时寒慕川仗着父皇的宠爱,总是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根本不把自己这个太子皇兄放在眼里。两人之间明里暗里的也交手了很多次,他也一直在找寒慕川的把柄。而那个傻女就是他这皇弟心头的一根刺。

  想起那傻女,心中不免失笑。那傻女从来就不怕自己,几次冲撞了自己,还露出衣服痴傻的娇憨模样,让人想气也气不起来。否则按着他寒慕禹寒慕禹至尊贵的身份,那傻女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当他听说傻女淹死了的消息后,他就觉得恍然若失。这让他心中有了要杀人的想法,他恨不得揍死那个混蛋小子。但是在那之前,他得再看看这傻女,算是最后的告别。

  现在知道这傻女没死,重生的她想必会更有意思,这王府里看来会热闹一场,自己这趟来对了!

  寒慕禹兴致盎然的到了出事地点,看到的是壁垒分明。李芸箬负责叶雨蝶艰难的走出那个灵堂,而一群王府的下人嚷嚷着要烧死他们。

  “你们好大的胆子,叶雨蝶是晟王王妃,你们把晟王妃活活装了棺材不说,如今更嚣张到要杀死王妃,这是谁给你们的狗胆?居然还藐视免死金牌,莫非你们还想谋反不成?”寒慕禹怒喝道。

  “奴……奴才参见皇上。”听着皇帝的呵斥声,众人吓得回过神来,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再不敢抬头。

  “来人,把这群没规矩的奴才都给我拖下去。”和皇上差不多并肩的寒慕川听寒慕禹这么喝道,心中知道皇上是在敲山震虎。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奴才们只是害怕王妃是厉鬼俯身,怕这厉鬼会害了王爷,才……才会这样做……求王爷开恩那。”所有人跪地求饶着。

  “大胆,王府的事情何时轮到你们这群奴才做主了?你们王爷还没发话!居然还敢多嘴!看来王弟的王府真是该好好的教育教育了!王府的规矩都不放在眼里!真是让我开眼啊!呵呵。”寒慕禹又喝道。

  寒慕禹的冷笑让众人再不敢说话。

  “哥?”一阵疑惑的低语传了过来,寒慕禹寻声望过去,细细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明明还是从前的那个痴傻的女人,可是那眼神所透露出的光以及不在一样。那个女人看到自己时不再像花痴一样的傻笑,那目光中所带的疑惑、迷茫、不确定,就像换了个人一般。心中一动,想到那个传说,难道真的跟那个女人有关吗?

  转念一想,又觉得好笑。这破棺而出,她还真是会给人惊喜跟惊吓。

  “小姐,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扶着她的仆妇惊骇的叫道。打破了沉寂。“小姐,你不要吓芸姨啊!”

  “好累,头好痛……”叶雨蝶喃喃道。她好像做了一场梦。

  她那么拼命的在棺材中碰撞的,当时凭着一股强烈的求生**,也不知道自己坐起摔下去了多少回,才使得那棺材摔下,摔坏,自己才有机会活着出来。也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少力气,多大的意志才支撑这庞大无比,却又懦弱无力的身躯逃离那个火海。她一直支撑着,现在知道自己平安了,所有的意志都消散了,身体上的倦怠感席卷而来。早已没了力气。整个人开始往地上滑。

  寒慕禹听着傻女的这句话不由一愣,曾经的傻女是万万不会这么说的,肯定直接躺在地上呼噜呼噜的睡的香了。至少这傻女在自己面前从来都是这样。

 

第2章就算你是“鬼”又如何!

  真的是变了。瞄了下身边的寒慕川,见他一脸复杂的表情,眼底那抹一闪而逝的凌厉杀机,还有懊恼,恼恨。心念急转,

  他是真的有些看不懂这弟弟了。

  寒慕川看到这女人这幅样子,猛地上前跨了几步,一把把地上的女人拽起来,狠狠地说道:“说,你在耍什么花样?装死吗?为了让我名声扫地?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这个傻子还有这样的心机?难道泡了一次水,还把你给泡明白了?”

  叶雨蝶只觉的脑子都快炸掉了,视线也变得十分模糊,朦胧间看到一个眼男人啰哩吧嗦的拉着自己说个没完,把自己的胳膊曳的生疼,嘴里嘟囔了一句“别吵!你好烦!”一个挥手,只听“啪”地一声,四周瞬时安静了,男人愣住了,叶雨蝶也昏过去了。

  这一刻寒慕禹几乎就可以肯定,眼前的女子必然和那个她是有关系的。看来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也幸亏三弟对这女人深恶痛绝,正和他意,不然他还要大费周章。

  他忽然希望,这个傻女的变化只有自己知道,如果她真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人,那她只能属于自己,他不希望这次还有什么人来和自己争夺,凡是要和他争的,无论是谁,都得死。他绝不容许她的目光中除了自己外还有别的男人。若不是,那也只能是自己手中的一枚棋子,一枚安置在这皇弟身边的最隐秘的棋子,无论怎么样,都对他有利无弊。

  寒慕川被这个女人打的一愣,她居然敢打他!打完后还直接昏过去!她以为这就没事了吗!看着这个昏过去的女人,想起刚刚女人的话跟说话的的神情,他确定眼前那个女人是真的变了。

  她活生生的在他眼前。有一点让他十分懊恼,为何如今的自己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恨不得这个女人死掉,在看到她完完整整站在自己面前时,反而多了一丝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

  同时他心中也涌起了一种恼怒愤恨。从前他虽然讨厌这个傻子,可是也没有想过要她死。有时看着她那蠢笨的样子,心血来潮时甚至会戏弄一番,看着她那慌张害怕的模样甚至还觉得很愉快。

  昨日高敏告诉自己说叶雨蝶淹死时,他还不信。甚至想要自己去确认一下。但是高敏告诉他,昨日已经将她入殓。又说死者已矣,不要再惊动她。所以他才没有打开看一下。可是今日的骤变,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他知道高敏一直容不得叶雨蝶,但是没想到她居然连一个傻子都不放过。让他不明不白的带上了,还因此被皇兄讽刺“容不得傻子,恩将仇报”这样的骂名。所以他必须找到那个让叶雨蝶掉入水中的凶手,由此他才起了杀机。

  一时空气中一片肃穆。寒慕禹转了下眼睛才道:“三弟,此事朕看还是先不要处决那些人。虽说这厉鬼俯身之事子虚乌有的。但朕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听到死而复生这么骇人的事情。是以不论谁碰着这事,都会害怕的。至于这女人是不是厉鬼俯身的,目前谁也不清楚。可你这王妃平日虽然痴傻的,蛮力气还是有些的,若她真的只是一时闭气,此时又活了过来也不一定。”

  “说到底,当年她母亲怀了她时,是为救你母妃才挨了那一掌的,也导致她生下来就先天不足。这也是父皇当年为你定下亲事的原因。当年她父母也知道她的情形,以为不配做皇家媳妇。所以就请求父皇退亲,但是父皇觉得对她有所亏欠,坚持不愿意退了这婚事的。”

  “后来人家父母也觉得此事不妥。又请求道,如果不退亲的话,那就请父皇给你另配高门,这样也不会误了你的终生幸福。他们的女儿就算只是一个姬妾的,就算没什么名分,也没什么关系。只要你能让他们的女儿有一个归宿,终其一身能平安度过,他们也就心满意足了。人家父母为了你考虑,都退到了这个份上的,父皇觉得要是再坚持,也会让他们不安。这才答应让你娶平妻,如今的高敏王妃,你这个青梅竹马的知己红颜。还钦赐了这傻女免死牌。你自己想想,这傻子一天是你的女人,这免死金牌就一天在你王府。”

  “父皇临终前还要朕答应,只要她有一口气在,就要保她无虞。她父母要的也不过是自己她一生平安。一个痴傻之人,要你像对你的王妃或者侧妃那样的,那也确实是强人所难,你可以对她不闻不顾,我想就算是父皇在世也不能勉强你什么。但你也不能就这么当场烧死她。”

  “今日这事要是传扬了出去,知道的会同情你遭此不幸,可不知道的会认为是你王府容不得一个傻子,一次又一次的要置人于死地。

  难堵这天下悠悠之口啊。就算你不在意你这名声,朕也不能不顾这皇家声誉。”寒慕禹一本正经的说着大道理。

  “那,依皇兄的看法呢?”寒慕川问道。如今他不清楚皇上究竟是何心思。还有那个女人为何第一句冒出来的是“哥?”怀疑的,不确定的。但是神情最后却是否定的。莫非她和皇上是旧识?或者如果真是那传说,难道说他们在这之前就认识?难道皇上也是和她一样不成?疑惑在心中盘旋。

  “倒不如你先把这女人放个偏僻一点的地方,让她们自生自灭的。这些下人,也暂时先留着她们的命,就罚他们伺候着你这王妃。而且你派人伺候着她,别人也不会认为你这寒慕川罔顾恩人之女性命。”

  “不过这女人究竟是否带着晦气,目前还不清楚,你找了国师紫霄道人过来看看,也好给你王府去去这晦气。当然这也不过是朕的建议,毕竟这是三弟的家事,还是要三弟你自己拿主意。”寒慕禹淡淡的道,“朕出来这么久了,今天也被雨蝶吓了一跳,得回去压压惊,去去这晦气了。”

  “是,恭送皇兄。”寒慕川应着。他们兄弟二人斗了二十多年了,两个人对彼此的了解远胜任何人。寒慕川在心中猜度着皇上的用心。这厉鬼之说是假,怕是不想让自己和这个女人有太多的接触是真,才会如此顾布疑阵吧。

  “多谢皇上开恩。”一时所有人都下跪叩谢,“恭送万岁。”

  “王爷,此事该如何处理?”待寒慕禹离开后,管家上前询问道。

  “就按皇上说的,给这个女人一个独立的跨院,把那些人都放那边伺候着,没有本王的准许,不许他们出来,违者,杀无赦。”寒慕川冷冷的道。他也好奇这个女人会带给自己什么。

  “真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这么命硬,这死了的人也能活过来。”一边的高敏走到王爷跟前。

  “不许再提她。”寒慕川冷冷的看着高敏,表现出一副厌烦的神情,心中却在想着,那女人溺水和高敏的关系究竟有多大。“这女人目前还不能让她死,别的不说,就凭刚才皇上说的那几句话,她真要死了,岂不让天下人都骂我忘恩负义,到时候还真堵不住这悠悠之口。暂时就把这边划做这女人的居处。”

  “是。”管家领命退下。

 

第3章傻人自有傻福

  “皇上这用意是以既做了好人,又阴了别人一把。这招还真高明。”高敏低低道,“不过皇上虽然嘴上说留着,可心里也是相信她是厉鬼俯身的,不也是被吓得逃了?不过呢臣妾倒是觉得这也不是坏事呢。说不定还真有点意思呢。”

  寒慕川听高敏这话,心中淡淡的。从前他听到这话会觉得无比愤怒,可是这会却不知道为何竟然会厌恶。只是他不想被高敏发现自己的情绪变化,是以看了一眼高敏,而后扯了扯嘴角道:“以后的事谁说的清楚。这女人闹得哪出戏等等不就明了了!”

  他寒慕川战场上浴血奋战,不知多少回死里逃生的。就算是厉鬼,他也遇魔杀魔。况且,事情的真相恐怕另有隐情。高敏他不得不防。

  不知道为何,在刚刚看到那个女人朦胧又迷惑的神情时,他的心中竟然涌起了要保护她的**。这是在这之前自己从来未曾有过的想法。他知道自己不该这样的,他绝对不能对她心慈手软。想即刚刚皇上的神情,倒是觉得事情变的有意思了,既然大家都有意让游戏继续下去,他也不介意玩下去。

  寒慕川暗中派了人监视着这个独立的跨院。无论是那里面的女人的变化,又或者是皇上那边是否有派人来,再有就是高敏这边。

  没想到的是,没多久宫中就传来皇上身体不适,一时御医也查不出皇上得了什么病,最后还是请了紫霄道人去了。紫霄道人去宫中看了后,说是皇上被晦气冲撞了龙体。要他不得接近阴人,必须清心寡欲的静养一段时日。待这晦气全部消散了,才可接近女人。一时害得后宫那些女人怨声载道的。

  寒慕川派去打探消息的人回来说事实如此,连安插在皇上身边的女人也说,皇上自回宫不适后,就没有再临幸任何妃子,以往皇上虽然没有夜夜笙歌,也时不时的来往在后宫中。

  寒慕川请了国师紫霄道人来看了,紫霄道人先看了王府气象,又到了这傻子王妃跨院这边外围转了一圈,在这边跨院外围摆放了一些东西,然后又指挥着人移动了一些摆设。接着亲自到这傻子王妃的内院,又绕着这内院转了一圈,在四方的墙上指指点点的。

  接着国师又进了傻子王妃的房间去看这王妃本人。可惜这王妃一直昏睡中。不过紫霄道人对其把了脉象,又在她面前来来回回的比划着。又找了她身边的仆妇问了些话。出了跨院还掸了下身上,又甩了甩袖袍,着人用艾草给自己上上下下的熏了透,才施施然离开。

  寒慕川看紫霄道人忙完出来,就问到底是何情形。又问起是不是什么厉鬼俯身的?紫霄道人笑笑,言道:“微臣仔细探查过王妃的神魄,依然还是从前的王妃,并非有其他鬼魂。”

  “那这死而复活的事情又怎么解释。”寒慕川扬眉问道。他可不信那女人没有任何变化。当日那女人一霎那的变化他看的一清二楚的。

  “微臣以为,王妃用的乃是胎息。按微臣推测,当时王妃溺水后,就本能的改用了胎息。”紫霄道人道。

  “这怎么可能?她一个傻子怎么可能会那种高绝的武功?莫非她是装的?”寒慕川皱眉道。

  “王爷,您认识王妃也快十年了,雨蝶王妃如何,您应当比微臣清楚。如果雨蝶王妃是装的,不可能这么久你都不知道。”紫霄道人道。

  “那她怎么会胎息?”寒慕川不信,怎么可能这么巧?

  “胎息是每个幼儿在母体中时就会的,只是人出生后,习惯了鼻子呼吸,也就忘了那胎息。但王妃先天弱智,她的一切还停留在幼儿状态,所以成人会的,她均不会。反倒是从前的本能,她依然保留着。是以到了水中,她的本能就出来了。不过我想这即便是她家人,都是不知道此事的。这也是她为何会状似死亡的。”紫霄道人又道。

  “哦?这又何解?”寒慕川诧异。

  “微臣和伺候她的仆妇交流过,不过她告诉微臣,她家小姐从前就有这毛病,往往睡到半夜就没了任何呼吸的。第一次有这个情形时,还是在襁褓中,她父母均在。当时她父母也是急得要死的。也用了很多的法子,可没想到后来就不药而愈了。每每发作,都是这样,久了,也就习惯了。”紫霄道人道。

  “后来她老主人没了,她伺候着小姐,每一次她都担心自己的主子会醒不过来,可是很奇怪的是,过了一段时间后,她又会自动醒来。不过一般这样睡着的时间比较长,有时是半天,有时是一天,有时候会两三天的。就她来说,她家小姐最大的毛病就是痴傻,别的都不算毛病。所以也就没有请人医治。”

  寒慕川听紫霄道人这样说,倒是想起从前,有时候皇上来,又或者是去皇宫要见这女人,可是总说这女人在睡觉。那时那等这传话的人往往是一站就是一天的,到最后都是不了了之。那时只以为这女人嗜睡呢,根本就没想到是这个。

  “当时微臣也问了,那既然她明白王妃有此毛病,怎么就不及时和王爷说,以至事情闹成这样子。”紫霄道人又道,“那仆妇告诉微臣,说是她家小姐溺水的前一天到入殓这段时间,她恰恰被敏王妃差遣去了别处。说是她家小姐父母祭日,王爷就算有心,但是也不能在王府祭拜的,她家小姐又是那样不省事的,就让她去代她小姐祭拜,也算是全了王府的礼仪,是以才离开的,没想到回来就听说小姐溺水死了。”

  这事情,寒慕川倒是听自己高敏说起过,甚至可以说是他默许的。

  “她知道自己小姐的毛病,当时就说自家小姐没死,一定要开棺看,没想到被人阻拦,还认为她得了失心疯把她给关在了柴房。后来她听说闹鬼的事情,大家都慌乱没人看管她,她才跑了出来。及时救了自家小姐。”

  “可有此事?”后面发生的事情他却是不大清楚,遇事转头问一边的随侍方直。

  “回爷的话,当时芸姨回来后一直嚷着她家小姐没死,不过管事娘子上前去探过雨蝶王妃的鼻息,确实是没有呼吸,这才回了说是死了的。谁也未曾想过会有这等情形,而且她当时也未说清楚的,倒是害王爷受惊了。”方直回道。

  寒慕川微微皱眉。心中还是不信。何况这国师真正忠心的是和圣心第一个有连接的男人。而当时自己和皇上几乎同时面对她的。所以如果说真正的连接,那么自己和皇上该是共同有连接的人。若国师知道这情形,恐怕在这事上,国师的心是向着着皇上的。他忽然觉得谁做皇帝已是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女人该是谁的。“那为何皇上在这后,回去就生病了,还说是被晦气冲撞了龙体?”

  紫霄道人道:“一个正常人若是生病,必然会带有邪气。若是不小心,这邪气还要传给那些身体弱者。何况王妃本身先天不足,又有这样那样的怪病,而且还是溺水闭气,又被装了棺材的,虽然没死,可到底还是带着晦气的。”

 

第4章女人我该拿你怎么办?

  “且这晦气平常积聚在体内,阳气充沛时,这晦气还奈何不得人。遇事则盛,况且她还是自己破棺而出,当时必然憋着一股子的怨怒之气,先接触者自然首当其冲。若同是阴人,还好一点。又或者相识相近者,都可避其锋芒。若是阳人,又或者平时排斥者,这阴阳相博,她这晦气必然要投到那靠她最近的男人身上了。”

  紫霄道人又细细问了,当时寒慕川和皇上,是哪一个最接近这傻子王妃的?

  寒慕川道:“当时我们同时到,不过皇上为尊,自然是在前了。”

  平时皇上可是喜欢耍这傻子了,很多时候都会激怒那傻子扑上去。有一次还被她给泰山压顶的压在了地上,狠狠的揍了一顿,当时皇上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偏僻她手中有免死牌,皇上还杀不了她。后来就来寻自己的晦气。

  这也是他以往最恼火的地方。每次皇上惹恼了那傻子,那傻子就不顾一切的去揍皇上,而皇上也不去问罪这傻子,却来找自己的麻烦。很多时候他觉得皇上是故意的。他可是十分清楚,皇上的武功不在自己之下,那傻子哪里能就这么容易打到皇上的。可是皇上还故意让她打到,完了之后就找自己的麻烦。

  其实按着傻子父母对自己母妃有救命之恩的情形,他也会留着这女人的。他王府又不是养不起女人的。可是从前不知道为何,每次看到这傻子的时候,他就想着要杀了她,从小就是如此。他们只要碰到一起,他就会想方设法的去杀了她。可问题是每每这样的时候,他自己心里又会觉得十分的难受。就像杀了那傻子便是杀了自己一样。所以最后就变成了狠狠的折磨了。否则这些年来这傻子早就死了一百回了。

  就听紫霄道人又笑道,“王爷您很幸运。虽然这晦气来自王府,可首当其冲的却不是王爷,看来王爷此后必然会一帆风顺,否极泰来的。”

  寒慕川听这话,心中微微一动,又问了要主意些什么,紫霄道人犹豫了一下,面有难色。寒慕川看紫霄道人这个样子,就退下了所有的人,又问道要如何。

  紫霄道人又犹豫了好一会才道,“只要和那带着晦气之人保持适当距离,那这晦气就不会到这,只会停留在原来之人那。至于这晦气是否会带给原来之人什么不利,这目前就不得而知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只要王爷不自己去亲近那傻子,是绝不会带给王爷什么不利。”

  寒慕川听了紫霄道人这话,只是沉思着。会不会是皇上想要她,是以让自己和她保持距离呢?自己倒不如顺其自然的看着,是以拿了重金谢了紫霄道人。

  又想着紫霄道人的话,细细推敲着其中的意思。忽然觉得这事倒是有意思起来。寒慕川找了去监视的人来问话,那女人可是有何变化。回答自己的是那女人依然沉睡着。似乎从那日醒来后就一直睡着。

  寒慕川听了这话,沉吟了一会才道:“可有什么可疑之人出现?”

  “有一些人,倒像是些暗卫。”那人又道。

  寒慕川点着头,心说看来事情可不像国师说的那么简单。想来国师可是有什么事情隐瞒了自己。自己推测的倒是不错呢。

  寒慕川让人暗中监视着皇宫一举一动,看紫霄道人是如何回报皇上的。监视的人把紫霄道人和皇上的对话详细记录了下来,寒慕川看时,傻女的情形紫霄道人和自己说的一致。这最重要的一点只说皇上为晦气冲撞,自己还是先清心寡欲一段时间,否则就会有性命之忧。即便过了这个时期,也不能像从前般恣意妄为的。如若不然,这虽无性命之忧,但可能会导致皇上不举。

  寒慕川盯着着那“晦气所冲、清心寡欲”这几个字看了好一会。倒是想起自己的师傅告诉自己的话。圣心的三魂七魄合一后,必然有一个融合的过程,这个过程对于第一个连接的男人来说是危险的。

  尤其是每一次的融合时的冲击将会让那个人产生巨大的冲击,如果这个融合的冲击正是在那人最弱的时候,必然会出现意外。而要避免这样的情形,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清心寡欲,时刻保持冷静,时刻准备着那冲击的到来。但是万事都有例外。对于那个和她相容的人来说那根本不是什么问题。或者说要被她保护的人都先受她荼毒,只有那个站在她身后保护她的人才会无恙。他们的问题是如何让她知道那个背后的人的存在。这些都是寒慕川的师傅告诉他的。而他恰恰就是那个人,这也是为何他们会是未婚夫妇。无论她是何等情形。

  那时他很诧异,就问师傅为何自己还是那么想着要杀了她?

  师傅告诉他,这女人的情形远比他所知道的要复杂。不仅她是,就连寒慕川自身也有很多问题,这些问题还都只有他自己去解决,别人帮他,怕是反而会有意外。只有他解决了自己的问题后,才能真正的去保护她。在她有变化之前,一切顺其自然。只要他能控制自己体内那个要杀了她的念头便可以了。师傅说了两句“她非她,你非你”这两句话倒是折磨了他好久。所以很多时候他都是漠视她的存在。有时候漠视了,反而顺畅了许多。

  尤其是叶雨蝶这种死而复生的情形发生后,他更是看到了一些自己从前未能看到的东西。很显然有些事情,有些人都在变化着,包括他自己。

  当今皇上登位也不过是一两年的时间,至今尚未立后,宫中虽然有数位嫔妃,不过皆无子嗣。这皇上在太子时期,倒是有一位宠爱的宫人有身孕的,当时太子尚未立太子妃,于是就要给这宫人一个名分,将她立为太子妃。

  哪知道当时的皇后坚决不同意,只说待这宫人生下孩子后再说。没想到的是那宫人虽生的千娇百媚,这身体实在是弱,在孩子两个多月后,被突然窜出的一只猫给吓着了,结果当天孩子就流掉了。那宫人虽然后来好了,但孩子没了,没了那依靠,自然也没被立成太子妃。也就那么不咸不淡的过着。

  皇后后来给太子立了当时的护国大将军之女姜欢为太子妃。只是这姜欢虽然是将门之后,身子骨却不怎么样,还没熬到太子登基,也就这么一命呜呼了。太子那会除了那个宫人外,也就这个太子妃一个女人了,别人他还看不上眼。后来登基做了皇帝后,这后宫虽然女人多,但除了那个宫人让他眷恋外,别人都不过如浮云。

  当时大臣们都劝皇上立后。皇上只说当年姜欢跟了朕这么多年,却不能和朕同荣华,先朕而去,这立后之事,待三年后再提。众人看皇上这么说了,也就没人敢再提。皇上又十分礼遇护国将军,朝中也算是平和,可这暗中竞争却是不断。

  这一年来虽然没立后,进宫的女人可不少。皇上也是雨露均占,后宫只出了些争风吃醋类的事情外,别的也还安宁。唯一遗憾的是,打从那宫人后,就再也没有女人有喜。

 

第5章秘密蜕变

  本来这事情还不急,反正皇上还年轻,才二十出头,还怕没子嗣?怎料现如今出现这样的怪事,这朝中就开始人心浮动了。寒慕禹倒是冷眼旁观的。

  当然有不怕死的,想给皇上下春药,那样说不定自己也可以留个子嗣呢?而这个人还是皇上当年最宠爱的那个宫人,现如今身份也是最高的玉妃。

  这春药皇上是没吃,是让当时的御医服了的。皇上自从被禁女色后,一切都是严格检查,就算是一碗药,也是要侍卫,御医两个人共同服用,没有任何反应,他才服用。所以那碗有问题的药很快就被查了出来。但是后来却是查到是那个女人做的,皇上一怒之下,要彻查。

  国师说了他不能近女人,却有人要他这样做,他自己本就觉得忍得很辛苦了,还有人要火上浇油,分明是要害他嘛!他这口气哪能不出的。一时天威震怒,皇宫里面一片血雨腥风,一连揪出了一批有牵连的人。朝里朝外的个个自危。

  自此再没人敢往宫里送女人。皇宫里的女人也成了饥荒中的母老虎,于是乎,什么样的怪事都有了,与侍卫私通的,与太监对食的,和御医那个那个的,再不然的就变成了两个女人搞一起的。

  皇宫变的乱了套,于是又是一阵的大清洗。整个热闹非凡的皇宫没多久就冷寂下来。还好除了那个最宠的妃子被皇上一怒之下咔嚓了外,别的所有涉案者,皇上倒是没有大开杀戒。只是按了律法定了罪,有相好的就干脆赏赐了别人。恩威并施的,一时倒也还是皆大欢喜。

  经过这一阵的大清洗,皇宫中留下的,已然都是皇上的亲信。从前皇上还不在意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围在自己身边,也不过是想着让自己寻些开心。但是自从那傻子死而复活后,他忽然觉得自己也是真正的活了过来了。他要重新开始,他要给她,给他们两个创造一片晴朗的天空。所以就开始了自己的大清洗活动。

  呵呵,还真有人迫不及待了。自己和国师的对话很快的就到了老三手中,接着那人就开始动自己了。既然是这样,那就顺其自然好。他就这么顺藤摸瓜的,把那些留在身边的麻烦一一清除掉。

  这朝廷中的重臣就觉得摸不透这皇上的心思,不过倒也不敢再结党营私,只是小心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

  寒慕川也听了宫中的事情。皇上的一番大动作似乎是冲着他来的。不过那碗春药的事情却和他无关。寒慕川暗中思忖着,莫非自己的人中也有内奸?莫非自己的人中还有别人的爪牙不成?看来自己身边也是险象环生。倒是真的应了师傅说的那句话,自己也有许多问题的。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着,转眼又到了来年秋季。寒慕川、寒慕禹都知道那个被关着的女人在努力的蜕变。寒慕川生日,寒慕禹说了要来自己这么祝贺的。寒慕川想着,看来皇上是想见那个女人了。他也好奇那个女人变化成什么样子了。

  这日上午,在那死气沉沉,荒芜凄凉的跨院门口走出了两个女人。一个是模样平凡的中年女人,一个是华衣美服,但却模样浮肿肥胖,头上压着满头首饰的女人,一脸的傻乎乎的样子。对于那些看到她而又立马避而远之的王府下人来说,这女人却不陌生。

  这是瑞王府的另一位女主人,叶雨蝶王妃。那个傻子王妃,那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女人,到过现场的仆人们可是都给关在这个跨院中。就有人曾想着偷跑,原因是那个关着那女人的屋子里常穿出各种莫名其妙的声音,有怪叫,有惨嚎,还有噼噼啪啪的打击声。常会在半夜三更的时候发出巨响。那些亲历灵堂棺材中有巨响的人可是吓破了胆子。因为这害怕,就有人跑出去。有些被抓着了,让人爷下令处决了,那些偷跑的最后可都是某名奇妙的死了。所以叶雨蝶是厉鬼转世这话在所有王府下人中流传着。众人看到模样没有多大变化的傻子叶雨蝶,可都抱着小孩吓得躲回自己的家中,有胆大一点的则从门缝中看着这个庞然的女人。

  叶雨蝶,不对,该叫叶晨曦才对。叶晨曦刚醒来时,身边把她架出起火灵堂的忠心仆妇,她们在交流时告诉她,等她完全融合了,她就是一个新生命,那时她叫叶晨曦。叶晨曦倒是觉得这个名字很不错,很有阳光的味道。

  她的前世叫水晶,本是被人抛弃的孤女,因为她有先天性心脏病。在自己艰难长大后,那个抛弃了她的母亲要水晶用自己的智慧去某组织给母亲卖命。就算她的生命只有两三年,她的那个母亲也要她为自己死,而不是让水晶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快乐的过完那短暂的一生。而和她同时出生的孪生妹妹要夺了她的至爱。就连后来相认的父亲也觉得她该去为自己的母亲死。因为她不小心让她的哥哥爱上了自己。而这个始作俑者,却是那个父亲。最终她在黑帮一举灭了那个毒瘤,她却被自己的母亲从背后开枪杀了。

  而她转世后,那个仆妇芸姨告诉她,她本是圣心,在远古时割裂了自己的魂魄,而后分藏三个盒子中。多年前那魂魄被人打开,而后分别投入两个人身体里。因为是残缺的,是以两个人都有问题。一个人得了二魂四魄,但是寿命不久。另一个得了一魂三魄,是一个浑浑噩噩的痴呆。如今她不过是三魂七魄归一。

  但是归一不表示融合,她需要融合那些,这才能真正的恢复圣心。否则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而且还是一个十分倒霉的精神分裂者。这是叶晨曦自己得出的结论。

  所以叶晨曦这一年捣鼓折腾的事情就是让自己精神意志,情感,这些内在的东西融合。没有人能告诉她如何做。因为芸姨告诉她,割裂自己是她做的,所以融合自己也只有她自己能想到法子。叶晨曦的感觉是,这些很像自己从前学习的各种知识,在没有大成之前,就都是零碎散乱的,自己要真正的有用,就必须要融会贯通。所以所谓的魂魄融合也就是智慧,仁心,本能力量三者的合一。以仁心为主,以智慧为谋,以本能力量为使。

  自然这说来容易做来难,别的不说,就这减肥的第一关,她都是用了快一年的时间。从前她只是听人说减肥难,可是没想到自己遇到了,还真的十分难,简直是最让她丧气的事情。好几次有些成就了,又被打回原形了。这里面还有着自己和芸姨两个人的思想冲突,还有自己内心的思想冲突。在经历了无数次的尝试后,总算是减肥胜利成功。

  如今这副呆鸟样子,可是芸姨易容秒术的杰作啊。因为她计划着等自己完全好了,武功虽然不要说是绝顶高手,但是也绝不能差。自己要开溜,未来就都是自己一个人面对,自保能力绝对重要。不过如今她虽然身体有了极大的变化,但是别的可没有太大的改变。自己的武功水平还只是一般,远没有达到她自己心中的期望,跟不要说融合自己的本能,也就是发挥特异功能这个了。所以她是打算再用两年时间好好的练武。然后想想如何开发自己的特异功能。她想等一切自己满意了,就找一个肥肥做自己的替身,自己就去逍遥江湖了。

  不过王爷寒慕川可是打扰了她的计划了。这让她对这个可恶的混蛋多了一份怒气。话说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那外形长的人模人样的王爷就想揍他一顿,想起当时自己不小心挥了他内一巴掌,心里还真是暗爽啊!当时只怪自己昏昏沉沉的,力气不足,不然非抽的他找不着北!

  昨日有人来传话,说明日是王爷寿辰,要王妃好生打扮一下去给王爷拜寿。

  听到这个她还楞了好久,觉得这人脑子有毛病,自己在这院里安安分分的待了这么久也没人打扰,现下来让她去参加什么劳什子的寿辰?没事找事啊!找她说这屁话干嘛。直到芸姨代替说话,她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个王妃说的是自己哇。

  她虽然不想去,但是想起那个混蛋王爷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再痛揍他一番,狠狠的踩两脚!

  本来相安无事的现在居然让他给打破了!既然忘了自己,那就忘的彻底一点不好吗?干嘛忽然响起自己啊?被人打扰可是十分不爽快的事情。不过既然说起好好打扮,她自然是让芸姨给自己妙手复原一下了。反正她也看不到镜子,因为屋子里的一切都在她情绪最差最狂暴,最激烈的时候全给砸了。可惜这屋子过于坚固了一点,否则这屋子都给她给拆了。用她自己评语,自己是超级破坏分子。所以她现在有些不怀好意的想着,既然那个可恶的王爷要自己给他庆祝生辰,那自己就该给他来个惊喜才好。如今她可不是任人欺负的傻子了。

  因为她了解到,从前的叶雨蝶可是人人都能欺负的对象,就连是那些丫头们都可以骑在她身上打她的。因为她是傻子嘛。她现在心中可是敲锣打鼓的唱着:“锵锵锵锵,咱傻子王妃上场了,咱们今日就来一场傻子戏王爷的妙段。哼,我不能揍你,可是也得要给你搞些小破坏,不然那里对得起我这破坏分子的光荣称号的。”

  说起寿辰,她才忽然响起,自己还不清楚自己今年是几岁,什么时候是自己的生日。问芸姨,芸姨说那天她破棺而出的日子就是生日,又说时辰也是同一个时辰。到今年也就十六岁。

  “十六岁?”叶晨曦很惊讶,说实在,当时她觉得这身体最少也有十七八岁了:“这么说来我岂不是和王爷的生日时间差不多的?”

  “当是同一日生。不过王爷比你年长八岁。”李芸箬道。

圣灵转世傻心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圣灵转世傻心妃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圣灵转世傻心妃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