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小艾唐世耀小说《孽海花乱都》浪子云麟在线阅读

孽海花乱都

时间:作者:浪子云麟

《孽海花乱都》小说在线阅读,秋小艾唐世耀是书中的主角,《孽海花乱都》是由作者浪子云麟倾情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主要讲述:爱情如期而至,任何一名少女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心中都有一个难忘的白马王子。如果遇到了对的人,不要顾虑太多,炽热的去爱吧。爱也爱了,散也散了,还有什么遗憾?如果真的有遗憾,那就留在未来吧……...

《孽海花乱都》小说在线阅读,秋小艾唐世耀是书中的主角,《孽海花乱都》是由作者浪子云麟倾情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

《孽海花乱都》第11章

第11章:生日

第11章:生日

管傲雪的生日终于到了。这天中午,兰芳、王乐天、秋小艾、唐世耀、钱少甫和康士奇一行人齐聚盛吉泰来大酒店,为其庆祝生日。康士奇这天本来是想单独约秋小艾的,听说她在给一个同学过生日,便也过来凑凑热闹。既然是钱少甫做东,那就少不了为其捧场的人,以上几人加上钱少甫的同事李单济济一堂正好一席八人。

席间多了两个陌生人,免不了要先做一番介绍。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虽非完全意气相投,但也做到了神离貌合,很快大家就打成了一片营造出了一种其乐融融的喜气氛围。

康士奇首先开的口,因为他要为自己的不请自来做一番解释;首先开口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能使他在后来的谈话中变被动与主动,既可以引着大家谈论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又能避免出现自己作为一个外来者被排除这个群体之外的危险。

钱少甫是吧?康士奇一开口就冲钱少甫说道,仁兄一表人才,又身居高位,眼光果然独到不凡,人兄看上的这位小姐,不但貌美惊人,而且端庄贤淑,一看就知道,是大家闺秀。

钱少甫不但对眼前这个财大气粗的人没有好感,更加对其的不请自来耿耿于怀;而如今他又喧宾夺主,就越发对他心生怨怼,但当他听完了对方的这席恭维话之后,也只得转怒为笑。

康士奇在钱少甫的微笑里无疑得到了更大的鼓励,继而他越发变得肆无忌惮、无所顾忌了。

这位管傲雪小姐,豆蔻年华,正值妙龄,钱少甫兄弟年少有为,家业殷实,此二人正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康士奇又说道。

钱少甫这时终于被对方的一席甜言蜜语给打动了,只见他笑了笑说道:

我们这位秋小艾同学天生丽质,在我们学校可是校花级的美女,虽然她并不是坐着校花的宝座,但人家都说她比校花漂亮多了,如果谁若能赢得她的芳心,必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这样说来。康士奇说道,你们学校的美女必定不少。

每个学校的美女都很多。王乐天说道,但校花也就那一两个,即使是校花也不一定是最漂亮的,因为这里面因素有很多,就跟冠军不一定是最优秀的是一个道理。不过我们学校压根就没有校花,那都是男生私底下唇口相传传出来的。

大家说好了吗?兰芳说道,可以吃蛋糕了吧?

兰芳是吧?康士奇说话的时候,眼睛须臾不离地盯着对方,你一定是饿了吧,要不我切给你吃?

不用了,谢谢!兰芳有点受宠若惊。

在大家的谈笑之中,终于到了切蛋糕的时间。

先等一下。管傲雪刚吹灭22根蜡烛,钱少甫便抢着说道,在切蛋糕之前还是先许过愿吧。

于是大家也跟着起哄:是啊,还是先许愿吧。

管傲雪很乐意地接受了大家的建议,于是便双手合十,微笑着闭起了双眼许起了愿。

等她一许完愿。钱少甫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就一起送上生日祝福怎么样?

大家一致点头表示赞同。

就在管傲雪刚刚睁开眼睛、大家正准备说祝福的话时,只见唐世耀这时忽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家的目光一致转向了他。唐世耀带着不易察觉的笑容,两眼脉脉含情,而被他盯着的那个人也同样用一种深情的目光迎着他。

你你能做做我我女朋友吗?唐世耀期艾地说道,脸上同时泛起了一抹红晕。

这时大家的目光一致聚焦在管傲雪身上。

就在管傲雪保持沉默的那一刹那,包厢里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就在这一刻,管傲雪和唐世耀对视了一眼,俩人目光仿佛经历了亿万年穿越了整个宇宙才相遇的。

嗯!管傲雪的嘴唇先翕动了一下,点头说道。

唐世耀的脸上绽开了笑容。

在场的人都轻轻的嘘了口气,同时用羡慕的目光看着两个人;惟独钱少甫显得与众不同,尽管他竭力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有太多的失落的情绪在脸上表现出来,但他的脸上还是出现了面无人色的表情。

除钱少甫之外,秋小艾的表现也倍加受人关注。虽然她至始至终都在微笑、并没有什么异常反应,但却能从她的微笑之中感到一股说不出的落寞与凄凉。

小艾。钱少甫用刻意压制出来的平静口吻说,你的生日好象也快到了吧?到时我也给你举办一个这样的生日聚会,怎么样?

哦!小艾,你快过生日了吗?康士奇接过话茬道,到时可一定要通知我哦!

翌日,秋妈妈做好早餐之后,便来到女儿的房间门口叫女儿吃饭。

她轻轻地喊了几声,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她又轻轻地敲了敲门,这时房间内才传来女儿那喑哑而又低沉的声音。

妈,我不饿,不想吃。

怎么了,不舒服吗?周广爱打开门走了进去,看到侧躺在床上面容憔悴的女儿关切地说道。

妈,我没事。

我看你的气色不好,不是感冒了吧?

妈,等一下我有个约会,我就不在家里吃饭了。

你真的没事吗?要是不舒服就应该去看医生。

我真的没事妈,你不用担心。

周广爱听到这句话,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妈,你有话就直说吧。秋小艾看到母亲含笑不语,知道,母亲一定是有什么话要说,女儿听着就是了。

你已经长大了,凡事也应该有自己的主见,妈也不想对你多说什么,只是有一点妈想嘱咐你:恋爱是关乎一生幸福的大事,自古就有‘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句至理名言,所以找男朋友时一定要慎重,否则一旦铸成大错再想挽回就已经晚了。

我知道,了妈,我不会让你操心的。

唉!对了。周广爱稍为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昨天是傲雪的生日,过的怎么样?你的生日也快到了,你们现在又长了一岁,人生也将掀开新的一页,这也意味着针对你们的考验也越来越多。人生就是这样,从孩童到幼年,从青年到成年,甚至到老年,每个阶段都是在过一道坎,如果每道坎过的太为顺利,那这人生也太平淡了;所以做人不怕遇到挫折,只要肯去面对,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秋小艾破颜一笑,刚刚还愁肠百结、心头如被压着一块石头的她,此时她的脸上犹如云开一线艳阳出一般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这就对了。周广爱又道,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周广爱说完朝女儿笑了笑,便向客厅走去了。

这会儿周广爱吃完了早餐又来到了女儿的房间,秋小艾此时也已洗漱完毕。

妈,你怎么了?秋小艾看到母亲的面部表情有些异样,知道,可能是母亲的陈旧性心脏病犯了,就关切地问道。

妈突然感到不舒服。说着话周广爱突然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妈今天不能去上班了。

妈,我送你去医院吧。秋小艾及时扶住了母亲。

不用了,妈喝点药就好了。你不是要去约会吗?

我不去了,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了,你听我说。这时周广爱已经在女儿的帮助下坐在了沙发上,妈喝点药就好了,你还是去约会吧,妈不能破坏你的好事啊。

妈,你的病才是大事,我先送你去看病吧?

真的不用了,有什么事我打120就行了。只是妈要再交代你几句,你千万不要被对方的甜言蜜语与外表所迷惑,两个人谈恋爱讲究的是两情相悦,不应该掺杂任何外界因素,特别应该撇开金钱与权势这两样肮脏的东西。

我知道,了妈,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操心的。

谈恋爱这件事妈并不想干涩你,但妈也对你不放心,怕你受到了当今的歪风邪气所影响,结果使自己的后半生的幸福化为泡影。

妈,女儿知道,该怎么做,你就不要替女儿操心了。

谈话的结尾周广爱的脸上终于绽放了笑容。

妈,我走了,有什么事要及时给我打电话。

秋小艾最后又补充了一句。

这是一个美好的上午,适值仲夏,阳光虽然仍有几分余威,但照在身上明显显得柔弱了许多。此时的凌城市,到处呈现出一派忙碌的景象。街道中央是川流不息的车流,街道两边是忙碌行走的行人;背街小巷更加显得欣欣向荣、热闹繁华,最醒人耳目的则是卖时鲜水果与特色点心的小贩的富有特色的吆喝声。

就在这家醉心楼酒店二楼的一个精致的小包厢里,坐着秋小艾和康士奇两人。

康士奇一身便装装束,此时的他正襟危坐、满面红光颇显得有几分神气。

怎么,有什么心事吗?康士奇见秋小艾情绪有些低落,就煞有介事地问道。

没什么。秋小艾怏怏不乐的答道。

你有什么事径可以向我直说。他紧接着说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告诉我,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他见秋小艾依然沉默不语,又说道:

说话呀,你老这样我想帮你也无从下手啊。

真的没什么,秋小艾说着话抬头瞥了康士奇一眼。

你害什么羞啊,我又不会吃你。

这会儿酒水菜肴已经陆续端了上来,康士奇不免借机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显摆一番,瞧他把每道菜都介绍的头头是道、有板有眼,只一看就知道,他不愧为混迹在灯红酒绿之间的一名饕餮的食客。

秋小艾并不为之所动,虽然她身在此地,然而她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里。这一点康士奇当然也看出来了。

看得出来,你很在乎姓唐的那小子。康士奇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

我妈她身体不好,刚才我离家的时候,她的病又犯了,我担心

原来你是担心你吗呀!康士奇听她如此说,不禁高兴的笑了起来,她怎么样,没事吧?

我妈她她有心心脏病。好像是害怕提到这三个字,秋小艾说到这个三个字时停顿了一下。

怎么样,严重吗?

时好时坏的,很难说。

心脏病很难根治的。康士奇眼睛一亮,瞬间一个计划在他的心里盘算好了,我建议你还是让你妈到高档一点的医院彻底把它治愈。

秋小艾沉默不语。

美国的医学发达。康士奇接着说道,这样吧:由我出资,把你妈送到那边去治疗,你看这个提议行不?

这这就不用了吧。

我觉得你还是理智一点,因为当前没有什么比治好你妈的病再紧要不过的事。

谢谢你的好意,我妈她还不至于病的那么严重。

我是一番好意,如果你不领情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我替我妈谢谢你。

这时俩人都不再说话,都默默的吃起了东西。

大约过了五分钟之后,秋小艾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秋小艾礼貌地向康士奇示意了一下,便接起了电话。

不到两分钟,秋小艾就接完了电话。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康士奇看到秋小艾脸色有些不对,就问道。

我妈的病犯了,现在正躺在医院里。

哦!哪家医院,我陪你去看看。

秋小艾点头表示同意。

一路上康士奇开车载着秋小艾迅速向医院驶去,秋小艾坐在副驾驶座上显得急切万分。

一辆高档轿车驶入了市人民医院的大院。

秋小艾和康士奇相继走下车来,两人一前一后向医院二楼的急诊部走去。

两人来到周广爱的病房外,恰好一个女医生刚从里面走出来。

医生!我妈她怎么样?

病人已经没事了。

秋小艾听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眉舒目展顿时一朵浅显的笑靥从她的脸上凸显出来。

病人的病况如何?康士奇问道。

病人的心脏病犯了,主要是因为劳力过度引起的,幸亏我们及时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谢谢你啊医生。秋小艾感恩地说道。

嗯。好了,你们来一个人到楼下把医药费结一下吧。女医生说道。

噢,我去。康士奇说道。

康士奇跟随医生向楼下走去,这边秋小艾轻轻的打开门走进了母亲的病房。

秋小艾看到虚弱的母亲躺在病床上,心酸的感觉不由而然地涌上心头。

妈,都怪我,我不应该抛下你不管。

周广爱朝女儿轻微的摇了摇头,意思是说:没事,妈不怪你。

这时,康士奇走了进来。

伯母,你没事吧?

嗯。周广爱表示说。

康士奇把医药单递给秋小艾,与此同时朝周广爱露出一个温馨的微笑。

谢谢你啊。周广爱表示说。

我刚才向医生询问了一下你的病情,医生说你这个病已经不能再去工作了。

这时一个年轻女护士走进了房间。

两位请避让一下吧,让病人清静一下,这样对缓解她的病情大有好处。

秋小艾和康士奇接受了护士小姐的奉劝,一一和周广爱打了声招呼便从病房里退出来了。

康士奇开车送秋小艾回家,轿车在秋小艾的家所在的小区门口停了下来。

我看你真的需要一份工作,做我的秘书可以吗?康士奇深情地望着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秋小艾,语重声长地说道。

秋小艾低头沉思,沉沉道:不用了,谢谢你。

康士奇透过车窗看到消失在楼梯道里的秋小艾的背影,心渐渐的沉到了谷底。

康士奇神情抑郁地回到了办公室。

嘭嘭嘭,三声敲门声,康士奇的秘书走了进来。

什么事?康士奇问道。

我想向你通报一件事情。秘书道。

嗯,说。

有一个叫唐世耀的员工今天上午和一个员工发生了摩擦,这是部门经理的处理意见。秘书把文件递到康士奇的面前。

嗯,我同意。康士奇朝文件迅速的瞥了一眼,便在上面签了字。

秘书拿着文件来到唐世耀的面前,说道:你被解雇了,下午以后不用再来上班了。

可惜,这么好的一个人才。秘书说完便扭头消失了。

唐世耀楞楞地站在原地,良久没有反应。

王乐天这时朝唐世耀走了过来。

怎么了,听说你和一个同室动起手来了。

嗯,是他先骂我的。

因为什么事啊?

我到饮水机那里接了一杯水,转身时碰到了他,洒了他一身的水,他还不等我道歉张口就骂,而且还骂我妈,我就出手打了他一拳。

就因为这事啊,那也太不值了。

是啊,我也挺后悔的。

没事,你到哪里我陪着你;你不在这里干了,我也不干了,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嗯。

▲《孽海花乱都》第11章试读结束~

与《孽海花乱都》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