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夕云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旁系小子都市修真

时间:作者:紫凌

旁系小子都市修真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紫凌原创小说旁系小子都市修真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旁系小子都市修真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旁系小子都市修真免费阅读:*修真界隐世家族的旁系子弟公孙夕云,在16岁的时候,突然要去上学,就这样,他来到了世俗界的都市里,开始了都市生涯,且看他是如何玩转都市,如何泡泡妞,赚赚钱,虐虐人,升升级的,最终的大道将由他书写!*...

旁系小子都市修真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序言

  几十亿年前,一场大爆炸诞生了现如今我们生存的宇宙,同时,随着时间的变迁,生命也逐步的进化,从单细胞生物进化为多细胞生物,从水中生物进化到陆地生物,慢慢的演变成为了人类,在这颗湛蓝色的星球上繁衍,生命的传承由此而开始。

  远古时代,洪荒年间,人类就逐渐的诞生了一些强者,在当时,各种洪荒猛兽出没的时代,远古部落的战士为了生存不得不获取更多的力量,这便是修真的伊始。

  洪荒时代渐渐,曾经的强者在不知不觉中逐渐的被人们所淡忘,只是偶尔会提起,凡人中流传的更多的只是传说,这些强者的最终去向早已不为人知,众说纷纭,有的说是曾经的那场旷世之战,强者纷纷陨落了,有的却说强者都已位列仙班,得道成仙成神成圣了。但是具体的事实,早已无人知晓。

  修真起源于洪荒时代,却也终结在那个时代,这些强者的突然消失和那场旷世之战,让这颗蓝色的星球差点毁灭,同时曾经杰出的被称为神决仙诀之类的旷世修炼功法也一同消失毁灭了,留下的或许只是一点残本。

  一直过了数十万年时间,人类又逐渐的诞生了一些强者,这些人无一不是有所机遇,或是天赋聪颖加上运气及嘉,得到了曾经那些大能的留下来的瑰宝,虽然或许只是些残破的东西,但是对于修真者们确实极大的宝藏。

  也正是因为这些功法或是法宝,经过了几代人的摸索研究,终又创造出了一些适合人类修真的功法,修真界再次焕发了曾经的光彩,虽然远远比不上洪荒时代,但却已属不易了。

  这些后继的强者们,能力虽然及不上远古的大能们,但是他们却为后世留下了修真的基础,开宗立派便也成了当时这些强者们在飞升之前觉得最为重要的事情。

  就这样,无数的各大门派宗门诞生了,一时间,壮大自身的门派宗门成了各大掌门宗主的头等大事,为此各大门派间的战斗却也拉开了序幕,从小规模的碰撞到最后大规模的攻击其山门并占领其山门。死伤无数,原本刚刚开始复苏到达鼎盛时期的修真界又陷入了灾难之中,可是现如今这些门派之间早已互相打出了不可化解的仇恨,又有谁会在意这样会给修真界带来怎样的后果呢。经过了数千年的争斗,逐渐的,几大强势的门派也诞生了,分别是轩辕门,太真门,五行门,蜀山剑宗,天山峨眉,昆仑派,逍遥宗,天魔宗,药王宗等。

  轩辕门乃是当初一位继承了炎帝和黄帝留下来的半卷残破的功法而得道所建立的门派,此门派很是神秘,不长出现在众门派眼前,但是实力确实毋庸置疑的,只因为此门派飞升仙界的人数早已不知道有多少了,但是肯定是位列第一。

  太真门据传说也是当初洪荒时代的一位大能留下的一件法宝被后世的一位幸运儿得到了,他通过这法宝得道飞升了,飞升之前就创立了这太真门,此人就是太乙真人,当初他得到的法宝被其炼化为了其本命法宝,但是在其飞升仙班之后却也留下了一些由其自己所炼制的法宝,威力虽然不及他的本命法宝,但是却也很是厉害,同样的太真门也很神秘。

  轩辕门和太真门两大门派都没有参加当时的各门派之间的战斗,曾有几个门派想要攻打他们,但是却在一夜之间被灭门了,后来其他门派看他们也不出来和他们争夺什么,就也不再有门派去招惹这两个强大而又神秘的门派了。

  五行门,蜀山剑宗,峨眉,昆仑,少林确实除了这两大门派之外的五大门派了,这五大门派之间的力量对比也都差不多。

  逍遥宗确是后来在各大门派都在修养的时候兴起的一个门派,成立不久之后,就跃居到了二流门派之首的位置。其门派也是修真界唯一一个不限制弟子双修的门派,据说此门派的核心功法就是一套双修功法。外围弟子却也只能修炼普通心法。

  天魔总却乃是修魔界里的第一大宗派,其他小的宗派都是以天魔宗为首的。

  药王宗,这个门派的实力倒不是很强,但是这个门派却是一个很特殊的门派,没有任何门派愿意得罪他们,因为,药王宗,顾名思义,与药肯定有关,这是个亦正亦邪的门派,因为这个门派不仅救人,同样也杀人,药王宗是有名的丹药出产门派,同时其门派的医术也是超然的,但是同时此门派也是极其擅长毒药,毒丹的制作,精于暗杀之道,有时会接一些杀人的任务,所以说亦正亦邪。

  除了这几个较为有名的大门派之外,那些小门派就多不胜数了。

  虽然门派很多,但是这也是相当于当初几千年前的修真界了,随着历史的变迁,时代的进步,很多的小中型的门派逐渐的消亡或是被其他稍大的门派给合并了。

  因为之前的门派之争使得大多数的门派都损失惨重,门内的弟子死伤无数,甚至是门内的强者也陨落了不少,造成了修真界的整体实力下降。

  原本鼎盛时期的门派宗门何其之多,数不胜数,但是如今随着历史的变迁,残存下来的已经为数不多了,或许都已然不足一百了。

  这些上古门派逐渐的减少,但是一些新兴的世家或是上古世家却并没有减少,反而增多了。因为这些世家和这些上古门派比起来,实在是太弱小了。以至于那些上古门派隐匿起来后就不再轻易现世了,从而导致了世家盛行了。

  诸葛世家,慕容世家,上官世家,公孙世家,欧阳世家,司马世家等一些从古传承至今的家族,或许原本他们都只是凡间的世家,但是经过了几千年的变迁,家族中人难免会有人追求天道从而踏入了修真界,逐渐的将家族也同样的带入了修真界。

  这些家族知道有隐世的上古门派存在,所以也没有再修真界过多的放肆,只是按着自己的本分修炼,但是世俗界却也同样有人*持着。当然这些家族一般也早已不轻易现世了,都依然成为了隐世世家。

  当然成为隐世世家也是有条件限制的,这些个家族,虽然比不上上古门派的底蕴,没有大乘期的高手,但是和曾经的那些三流门派相比到是也相差不大了,不过如今却也同样不够看了,因为几大世家中拥有的修为最高的都不过只是分神后期的修为,而要想成为隐世世家必须要有一名分神期的高手,哪怕是分神初期。

  但是在如今这社会,天地灵气早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浓郁了,哪还会诞生那么多的高手呢,别说分神期了,就是连元婴期的高手都很少了。当然了那些上古门派除外,他们的底蕴之高就不用说了,而如今灵气充沛的地方基本上都被上古门派所占领了。

  这些个世家哪能占领到好的地方,更别说是培养出极强的高手了。

  除了那些个隐世世家之外,世俗界中的世家,其家族内的高手就很是惨淡了,最厉害的也仅仅只是筑基期,连金丹都没有修成,可想而知如今的修炼环境是多么的差了。

  当然了,这些个世家在俗世却无一不是拥有巨大资源的人,因为其修炼的资源有限,不可能家族内的所有人都能占有修炼资源,所以资源也只能给有天赋的人享用,那没有份的人也就只能打理家族业务为家族多赚点钱了。

  而本书的主角虽然是出生于隐世的公孙家族,但是确实公孙家族的旁系弟子,而大家都知道的,旁系弟子分到的修炼资源不能说没有,但是确实少之又少,不过,主角却也不是一般人,至于到底是什么,到底是如何玩转世俗界和修真界的呢,亦或仙界甚至是更上层的境界呢,就请各位读者大大们阅读此书,便可知晓了。

 

第二章坠崖

  “呼~感觉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嘛,早知道就不来这里了。唉,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吧。”一个10岁的孩童正坐在一崖壁突出的石阶上自言自语着,抬头看着远处的天空,眼睛里不时地会散射出一丝一丝的精光,好似能看透一切一般,一直延伸至宇宙的深处。

  不错,这孩童就是公孙夕云,这家伙正在崖壁上修炼,如今一转眼,已经10年过去了,这小家伙也长大了,要是仅仅只是看其外表的话,也只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但是那俊俏的脸蛋却已初具规模了。不过在公孙家族里,公孙夕云也不是出类拔萃的子弟,其修为也和其他同一辈的孩子一样,都是练气期,而且还是初期,算是比较靠后的了。

  “喂,上面那家伙,去帮我到那里面把球捡回来。”公孙夕云正在嘟囔着的时候,下面传来了一个稚嫩却带着傲气的声音。

  公孙夕云探头往下一看,几个半大的小子簇拥着一个穿着明显比较高级的小子,那家伙正指着山壁石阶上的公孙夕云用命令式的口气说着话。公孙夕云微微一皱眉,认出了那小子,原来是公孙家的嫡系子孙也是现任家主公孙文龙的孙子,少家主公孙龙祥的儿子,公孙玉杰。这小子从小就喜欢欺负公孙夕云,当然其他旁系子弟,除了跟在他后面的认他为老大的,其他的都没少被他欺负,但是被欺负了也没处说,有的旁系子弟的父母知道了这事后,不但没有说什么,还领着孩子去向公孙玉杰赔礼道歉。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嫡系子孙,还是最亲的那种呢。当然也还算好,除了几个嫡系子孙欺负欺负他以外,其他旁系子弟到也没有谁欺负他,不是别的,是公孙夕云有个已经是元婴初期的外公外婆了,好歹也是李家的掌舵者,自然旁系的那些人也不会来欺负公孙夕云家。

  当然,一直以来,公孙夕云给人的感觉都是比较逆来顺受,以前被欺负的时候,公孙夕云也没有说什么,也就是按照这大少爷的吩咐去做了。今天当然也并不例外,暗自叹了口气,无奈的跳了下去,帮着大少爷把球捡了回来。

  “大少爷,你的球。”公孙夕云把球递给了公孙玉杰。

  “嗯,好,好。”这大少爷嘴里说着好,但是眼珠子一转,手一挥却又把球打飞了,这时的公孙玉杰也是练气后期的高手了,虽然资质一般,但是人家家世好啊,愣是比别人享用的资源也就多了。

  而公孙夕云毕竟只是练气初期的菜鸟,这公孙玉杰手一挥,不仅球飞了,公孙飞云也被气浪推的跌坐了下去。

  “去把球捡回来,哈哈。”公孙玉杰很是开心的笑着。

  公孙夕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准备爬起来,哪知才刚弓起身子,“嘭”的一声,身上一痛,是公孙玉杰踹了一脚。

  “就这样爬着去捡球,嗯,好玩,好玩,真好玩。”

  公孙夕云趴在地上,没有动弹,谁也看不见他的眼睛忽地变得凌厉了起来,双拳握紧着,刚准备好好的教训一下公孙玉杰时。

  一声娇喝传来,“公孙玉杰,你又在欺负夕云。”

  一位穿着紫色丝绸衣服的小少女走到了公孙夕云的旁边,一边扶起公孙夕云,一边向着公孙玉杰喝道。此小丫头就是公孙玉杰的亲姐姐公孙妍冰,这公孙玉杰是除了父母长辈之外,最怕的就是他姐姐,也不知道是为啥。

  “姐,我没有,是夕云自己跌倒的,我还打算扶他起来呢。”

  “公孙玉杰,你是要我告诉爸爸妈妈了。”

  “别,别,姐姐,我错了,不要告诉爸爸妈妈。”

  “行,那你向夕云道歉。”

  “我……我。”

  “怎么,你是不肯,那我回去告你的状去。”

  “别,别,姐,我道歉,我这就道歉,夕云,对不起啊。”

  公孙夕云只是看着别处没有搭理他。

  “姐,你看,我道歉了,他不接受,不怨我,你可别告诉爸爸妈妈,我先去走了。”说完就招呼跟着他的几个人走了。

  ……

  “妍冰姐,谢谢你。”等公孙妍冰扶着公孙夕云坐到一边的草地上后说道。

  “没什么,夕云,玉杰这家伙总是欺负你,你别怕,以后他要是再欺负你,你就告诉我。”

  “没事,大少爷只是贪玩而已。”

  “夕云,为什么你和玉杰一样他,而他却没有你乖没有你懂事呢。”

  “我可不是小孩子。”公孙夕云顺口说了一句,说完就后悔了,不过还好。

  “呦呵,你难不成还有我大么?人小鬼大的小子。”

  “妍冰姐,你好像也没比我大多少啊。”

  “哼,我可是比你大了3岁呢,怎么就不比你大多少了。”

  “喔,大3岁啊,好像电视剧里经常看见一句话叫‘女大三抱金砖’。”

  “嘿,臭小子,你占我便宜呢。那是情人间才这样说的呢。”公孙妍冰有点害羞的说道。

  “妍冰姐,你好漂亮嗯。”看着公孙妍冰脸上微红的样子,当真是倾国倾城啊,公孙夕云情不自禁的赞叹道。

  “哼,坏小子。我不跟你玩了,以后玉杰欺负你我也不帮你了。”说完打了公孙夕云一下,就快步跑开了。

  公孙夕云看见这小丫头溜走时的样子,嘴角不禁微微上扬了起来。

  而在几棵树后面,本来离开的公孙玉杰却很是恼怒的看着公孙夕云。

  “哼,为什么姐姐不帮我这个亲弟弟,而要帮助你。哼,姐姐应该关心的人是我,而不是你。哼……。”

  随后,他狠狠的瞪了公孙夕云一眼后就离开了。而公孙夕云此时却还不知道被公孙玉杰记恨上了。

  ……

  过了几天后的一个早上,公孙夕云正在自家门口练剑,这是每个公孙家族的子弟都需要学习的公孙家族的剑法。

  “公孙夕云,大小姐正在找你呢。她说让你去后山找她,有事对你说。”一个仆人装扮的人跑到公孙夕云面前说道。

  “啊,妍冰姐找我,她有说什么事情么?”

  “额,这个倒是没有,只是让你去那找她。”

  “喔,好吧,我这就去。”

  看着公孙夕云向着后山的方向飞奔后,这仆人很是阴险的笑了笑,然后便晃晃悠悠的回去了。

  “妍冰姐,你在哪里啊,我来了。”公孙夕云一边向着后山深处走一边喊着公孙妍冰。

  突兀的,他感觉到有几个人正在悄悄地靠近他,猛地一股危险的感觉从头而生。还没等反应过来,一个大罩子就把他给罩住了,然后就感觉有几个人抬着他,却不知道要往哪里抬。

  一会儿后,几人停了下来,也放他下来了。

  大罩子被拿掉后就看见几个人,为首的就是公孙玉杰。

  “大少爷,你这是干嘛?”

  “哼,你这家伙,竟然让我被姐姐骂,而且为什么姐姐老是要帮你,竟然不帮我。”公孙玉杰越说越是气愤,呼的竟然一脚踢了过来,公孙夕云也没有在意,竟然被他一脚踢得飞出去好远,掉在地上还滚了几圈,竟然直接掉到了后山的悬崖边上。

  公孙玉杰练气后期含恨踢出的一脚,其实原本来说想练气初期的人被练气后期的人全力一招后应该也就挂掉了,可是公孙夕云却没有,只是吐了一口血,但是也没有爬起来,因为公孙夕云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他感觉这悬崖边竟然好像要塌陷下去了。

  可是公孙玉杰却不知道,还准备去打他。

  “别,别过来。别过来啊。”

  “哼,怕了吧。”可怜的公孙玉杰只是觉得现在公孙夕云怕了他了,让他不要过来是怕在被打。这更加坚定了公孙玉杰的想法,几个人慢慢往公孙夕云那里走去。

  “别再往前走了,这边快要塌陷下去了。”看见公孙玉杰就要过来,公孙夕云只能这样说了。

  “哼,你以为我会信你么,想骗我,我才不信呢。”说着公孙玉杰又向前踏出了一脚,此时的公孙玉杰早就被仇恨充满了脑子,丝毫没有考虑,当然也没有注意到此时的公孙夕云说话的语气和神情已然不是小孩子的样子了。

  “嗤。”一些碎石滑下去发出的声音,而且这边的地面好像还在震动。

  直到听见这声音时,公孙玉杰才意识到好像这真的要掉下去,转身就跑,也就等到他们刚刚跑到安全的地方转过身后,就看见悬崖边上那整块就掉了下去。

  这几个孩子吓得直接瘫坐在地上,愣愣的看着前面幽深的悬崖,吓得直往后缩。

  “怎么办,怎么办,我没有想把弄掉下去的,我只是想在这里打他一顿,我真的没有想把他弄掉下去的。”公孙玉杰看着眼前的情景,嘴唇多速着自言自语。

  这对于一个半大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吓人了。

  “大少爷,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我也不知道。”

  “要不我们回去喊人来吧。”

  “嗯,走,走,先回去,回去再说。”

  几个孩子赶紧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回跑。

  ……

  在说公孙夕云掉下去的时候吧。

  “我靠,我这运气也太不好了,竟然碰上这事,看来现在不能隐藏了。”随着这话语落下,公孙夕云现在的修为赫然变成了先天期,而且还是先天后期,距离筑基期也就一步之遥。同时身上出现一层紫色的云雾,而飞速下降的身体也正在慢慢的减速中。

  原来一直以来公孙夕云一直隐藏着自己修为,他早已是先天后期的修为了,却一直将自己的修为体现在练气前期,连家族中的高手都没有谁看破,或许是他用了什么秘密功法,或许……

  慢慢得,随着自己逐渐的接近崖底的时候,公孙夕云突然感觉到这崖底有点异样,似是有什么东西在下面等着他的到来一样。

 

第三章公孙水云

  随着公孙夕云慢慢的坠入了崖底,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从悬崖下往下看,那是深不见底,一片巨大的云雾挡住了视线,谁都不知道这崖底下到底是什么,不过曾经听长辈讲过,这崖底下据说有公孙家族的先祖的陵墓就在下面,原本这崖底应该最为公孙家族的所有强者的陵墓的,不过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下面出了什么一样,现在就连族内的高手分神期的人下去都是九死一生,当初为了探明原因曾有合体期的强者进入过,但是后来就再也没有出来,然后这个悬崖下面就被列为了禁地。

  而等公孙夕云下去后才知道,这下面是何等的样子。其实,这下面并不是像传说中的一样,至少这里的景色还是很美的,根本不像传说中的一片黑暗,鬼哭狼嚎,反而是鸟语花香。

  虽然景色很是优美,但是这里被列为禁地,那还是有其道理的,所以还是小心为妙。

  凭借着那一丝感应,公孙夕云一步一步的往前探索着。

  ……

  再说公孙玉杰这几个小子,从悬崖回去后,几个人就窝在一个墙脚了商议了半天,最后决定暂时不向长辈诉说这件事,一是他们害怕被骂,二是他们也听说过这悬崖下面是九死一生,估计长辈知道了也是没有办法救人了,与其这样,不如先拖一拖吧。

  几人商议完后,就各自回家了,不过每个人在家都是默默不语的,显得有心事。

  他们的原计划是不说的,可是这些孩子在家的举动太过异常了,引起了他们父母的注意和怀疑,往往以前都是惹了什么坏事才这样的,如今这样肯定又是做了坏事了。几位父母就连骗带打的,终于有两个家伙撑不住,说了出来,瞬间把其父母吓了半死。

  这个时候也碰上中午了,李落萱看儿子都到吃饭的时候了,怎么还不回来的,就出门去寻找,正好碰上了来向她告知情况的那两位父母,当听到儿子坠崖的消息时,李落萱当即就晕了过去,他们只能赶紧又把他送回家,公孙博洋知道消息后,也是连站都快站不稳了,跌坐在椅子上。

  消息传的越来越快,一会整个公孙家族的子弟都知道了这件事,很多人都往公孙博洋这里跑,就连公孙家族的族长公孙文龙也来了。毕竟惹出这事的主要是他的孙子,先赶紧来了解情况赔礼道歉,想想看能不能救人了。

  “家主,求您了,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儿子啊。”公孙博洋看见公孙文龙后,直接给其跪倒在地,抓着他的大腿苦苦哀求着。

  公孙隽恒在照顾着王伊芝,刚刚得治消息的时候,她和儿媳一样晕了过去。现在两个人刚刚醒来,却是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博洋,你先起来,我们慢慢说。”公孙文龙把公孙博洋拉起来,也没有立即就拒绝,毕竟是他孙子惹出的事情。

  “博洋,隽恒,现在当务之急是不要慌乱了,兴许夕云福大命大,没事呢。我们一起好好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救夕云的。”

  “嗯,对,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先想想看能不能救人。”

  “我想你们也都听说过了,这悬崖是我们家族的禁地,一直以来都说是九死一生,不过,这说法离现在已经过去好久了,或许这下面已经没什么危险了呢。所以大家不要着急,待会,我就下去看看。”公孙文龙说道。

  “爸,您不能下去啊,这下面要是真的有危险怎么办,以前曾有合体期的强者进入的,现在您才分神初期,这下去,说不定会有危险的。”说话的是公孙文龙的大儿子也就是公孙玉杰的父亲公孙龙祥。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如今是救人要紧啊,要是我有什么不测的话,这家主之位就传到你的身上。”

  “爸,您请三思啊,这真的不行啊。”其他几个兄弟都这样劝说。

  “不用说了,我意已决,必须下去救人,龙祥不用说了,不说这是玉杰惹得事情,就算是其他家族子弟,我也必须要给大家一个交代。”

  “家主,您还是别去了吧,我下去找就行了。”这是公孙博洋说道。

  “不行,博洋,你修为太低了,下去危险更大,我或许找不到人还能自保呢。”

  “家主,我……”

  “好了,都别说了,大家都回去吧,我去准备准备。”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公孙家主,李某和你一起下去。”

  原来是夕云的外公来了,此时的他也升到了元婴期的修为,他和公孙文龙说完就直接对跟随他来的儿子李强说了和公孙文龙一样的话。

  “好,既然这样,李家主,那我们就一起下去。”

  “嗯。”

  “爸,您……”

  “好女儿,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夕云救回来的。”

  ……

  在他们还在商议这件事情的时候,公孙夕云此时到了哪里了呢。

  “咦,这里竟然有这么高级的一个幻阵,已经处于半仙阵了,这是何人所布置的呢。”

  “算了,不管了,进去看看吧,感觉越来越强了。”

  说完,公孙夕云的身上再度出现那一层紫色的云气,要是有懂得阵法之人看见的话,就会惊讶的发现,这公孙夕云压根就没有按照破阵的路线才行走,竟然是直接走直线,硬穿了过去,而且还没事,这或许是和他身上的那层紫色的云气有关吧。

  一直前行了数公里后,突然整个场景变换了,已经通过幻阵了。

  “这……这。”公孙夕云很是惊讶。

  出现在他眼前的竟然一座恢弘的剑冢,最上面写着‘公孙水云’四个大字,是直接用剑气刻上去的,从其字就可以看出这人的用剑水平极高,修为也应该是极高的。

  “公孙水云,这是?这是谁的,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啊,对了,他不是我们公孙家族的先祖嘛,这难道是他的陵墓么?据说他当时达到了大乘期的修为,距离成仙就只剩一步之遥了,而且一身的剑术,极其的精湛,咦,难道这里就是他最后闭关的地方么?”

  跟随着心中的疑问,公孙夕云走到了正门口,看着这恢宏的建筑,找了半天,却没有发现到底要怎么进去。

  而正在公孙夕云纠结怎么进去的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出现了。

  “你来了?”

  突然出现的声音,把公孙夕云吓了一跳。

  “你是何人?在哪?为何不现身?”

  “你来了?”此人又说了一句,同时这剑冢的大门自动打开了。

  保持着警惕的,公孙夕云缓缓地进入了其中,在他进入后,后面的大门又自行关闭了。

  “你到底是谁,为何在此?”

  “你往前走吧,进来你就知道了。”

  公孙夕云看看了关闭的大门,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穿过了一个长长的走廊,公孙夕云终于来到了正厅里。

  正厅里的景象,又是让其吃了一惊。

  正殿里面的差不多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而这个球场里面却也堆积了好多东西,8个大小差不多灵石山堆在那,使得这里面的天地灵气至少比外面强了50倍。而其他角落里还有一些天材地宝和一些法宝,这个数量就不是很多了。

  最为引人注意的是正中间的地方,有一个淡淡的虚影在那,这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模样,双眼炯炯有神,但是双眼中却带着一丝伤感和不甘。

  “你终于来了。”此老道看着公孙夕云微笑道。

  “你知道我要来?”

  “不,我不知道你要来,但是我在此等候有缘人,你竟然能破的了外面的幻阵,那你就是有缘人了。”

  “额,那请问前辈您是?”

  “呵呵,小子,难道你不认识我么?你难道不是公孙家族的子弟么?”

  “您是?啊,我想起来了,我好像在家族的先祖祠堂里看见你的画像的,您原来就是公孙水云先祖啊。”

  “呵呵,嗯,不错。我就是公孙水云。”

  “先祖,多有冒犯,请您恕罪。”

  “唉,无妨,无妨。我在此等候你已经有了千年之久了。对了,小子,你叫什么?”

  “啊,回禀先祖,小子叫公孙夕云。您这只是一缕神念啊?您是不是已经得道飞升了呢?”

  “嗯,你果然和我很有缘啊,名字中均有一个云字。唉,说来话长啊,不错,你看到的这个确实是一缕神念,我其实在数千年前就死了,并没有飞升。”

  “啊,怎么族内历史上记载的是您已经得道飞升仙界了呢。”

  “不是,当初我其实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闭关飞升,或许当时的族人认为我是来次闭关的,后来又没出去,就以为我已经飞升了吧,其实我当时是受了重伤,已经预料到自己命不久矣,才来此处建造了这一剑冢,等待有缘人的。”

  “这……您身受重伤?是何人伤了您呢?”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哼,要不是那家伙掩饰的如此之好,我又怎么会着了他的道呢。”

  原来,当年公孙水云有一个关系很不错的朋友,但是就是这个关系很好的朋友用了计策,使他重伤了,当时的他们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两人说好了公平公正的追求,谁追到就是谁的,但是这家伙为了得到那女孩,就不惜设了一个计,让我去和一个妖魔决斗,他却做了手脚,使得我被妖魔打成了重伤。

  “哼,此人真乃是小人也。”

  “算了,往事不提了,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既然来了就是我的有缘人了,我希望你答应我三件事情。”

  “嗯,前辈请说。”

  “第一件事情就是继承我的衣钵,我希望你能习得我的剑法,其实公孙家族的子弟所练习的剑法还是我所创的,只是确是简化版的。”说完公孙水云手一挥,有两件东西飞入了他的手里,那是一把无比锋利,剑身上水影浮现,一丝丝的蓝色气体缠绕其上,当真是一把绝世好剑了,另外一件则是一块玉简。

  “这两样东西分别是水云剑法和水云剑,这水云剑法乃是我平身所创,其包含了我一身对剑道精华的理解,我现在传授与你。”说完手一挥,这玉简便飞了过来,竟然直接没入了我的身体了,过了一会,一段文字就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已经将水云剑法刻入了你的脑海中,这水云剑你也拿去吧,待会等我消失后,你滴血认下主即可。”

  “下面说第二件事,就是我希望你将来实力强悍之后,能够将那厮击杀了,另外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当年的那个女孩了,这件事或许要等你飞升仙界后才可能办到。对了,这是他们的画像。”说完又是一块玉简飞了过来,打入了我的身体当中。

  “第三件事情就是我希望你能够帮我重整公孙家族,让他繁荣昌盛的传承下去。”

  “这三个要求你可做到。”

  “前辈放心,小子必定帮前辈完成愿望。”

  “嗯?我传授你水云诀,你还叫我前辈么?”

  “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三拜。”

  “哈哈,好,好徒儿,为师的时间快要到了,咱们就此别过了,这里还有些东西,你都拿去吧。好好修炼,为师走了。”

  说完,公孙水云的神念身影渐渐的暗淡下去,最终消失在这天际间。

  “唉。没想到掉到悬崖下面还碰上了师傅,师傅的剑道果然很是厉害啊,虽然实力不是很高,但是这对剑道的认识不得不让人佩服啊。今天得到了水云剑,看这剑竟然属于一把神器,那就今天在这以此剑筑基吧。”

  想完后,我就将此剑滴血认主了,瞬间一种心心相通的感觉传了过来。

 

第四章筑基和获救

  公孙夕云身上再度出现了紫色云气,不过这次并不仅仅是贴在身上,而是迅速的扩大,瞬间,地上的那几座灵石山,天材地宝,法宝等东西都消失不见了,接着这紫气也隐入了他的身体里。

  回头看了一眼这空空的大厅,发了会呆,便扭头向着来时的走廊做了过去,师傅公孙水云已经告诉他这剑冢的门怎么打开了,所以很轻松的公孙夕云便出来了。

  看着前面的那层幻境,公孙夕云不禁暗自赞道,这正好给他加了一个天然的防护,正好适合于他筑基。瞬间公孙夕云便把全身的精气神都提升到了顶峰,其实他在先天后期所积累的元气已经够多了,几乎现在都无法继续吸收天地灵气的地步了,以这样的状态筑基,对公孙夕云那可谓是极大的好处啊。

  时候差不多时,公孙夕云便拿出了水云剑,以前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法宝筑基,如今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得到了一把神器,而且还是无主的神器,要知道只有神器才是可以认主的,其他的法宝,灵器就算是仙器都是无法认主的,这样认主的神器除了本身很是强悍以为,另外一个作用就是很方便筑基,很容易就可以得到神器的认同。

  “天时地利,以吾之名,人宝和一,筑我基业。”

  顿时,这周围的天地灵气瞬间被吸附了过来,本来就比外面强的天地灵气,瞬间又增强了几十倍,此时这里的天地灵气的浓郁成都已经仅仅是比古代的时候稍微差点了。

  公孙夕云*控着水云剑,控制着它与自己的融合,这认主的神器,压根就没有抵抗,很轻易地就完成了,嗖的一下就没入了公孙夕云的身体里面,潜藏在公孙夕云的丹田处,不过就在这筑基快要完成的时候,猛地天地变色,原来还是晴空万里的,呼的一下就变成了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乌云翻滚着往公孙夕云的头顶汇聚,这不是别的现象,而是引来了天劫了,这在筑基的时候竟然引来了天劫,这是何等说法,从古至今,在筑基期会引来天劫的人也有一些,虽然不是很多,但是要知道,撑下来的却不是很多了,而那些人无一不是成为了世界顶尖的强者。

  看着头顶的乌压压的黑云,公孙夕云并没有慌乱,仍然是继续做着其自己的事情,根本没有把这天空中的即将要落下来的天劫看在眼里。

  “轰。”伴随着一声惊人的雷声,一道巨大的闪电向着公孙夕云直劈下来,自古以来天劫就代表天威,修真者本来就是与天夺命,这是违背天地桎梏的,违背法则的,这天劫也就是对这些违背法则之人降下来的惩戒,挨过去则实力和寿元大增,挨不过去,则灰飞烟灭,连下阴曹地府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过要是到了元婴期时,渡劫的时候要是撑不住了,倒是可以舍弃肉身来保全自己一命,不然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所以一般在过了筑基期之后升级才会有天劫降落,而那时候,渡劫者无一不是会选取一片好的地方,再配合一些法宝亦或是请人帮忙,而现在,原本不应该降落的天劫降落了,偏偏这时候公孙夕云也就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渡劫,这能撑过去嘛?

  就在那道惊雷即将砸在公孙夕云的头上的时候,那层紫色的云气瞬间又出现了,而令人吃惊的是那天劫砸在公孙夕云的身上却好像是石沉大海,一点浪花都没有激起,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本以为在降下一道天劫就应该消失的劫云此刻并没有消失,反而变得暴躁了起来,乌黑的劫云莫名的翻滚了起来,似乎是公孙夕云引出了它的愤怒,竟然这样就被这个小子解决了,这怎么能不让劫云动怒呢,要知道它代表的乃是天威啊,天威不可犯,或许劫云会这样想,以前哪个渡劫的不是要苦苦抵抗最终弄得法宝破碎,自身也奄奄一息才渡劫成功,而这小子尽然一点事情都没有,是如此的轻松加愉快,不行,我要给点颜色他瞧瞧,不然别被这筑基期还没到的小子给挑战了。

  随着劫云翻滚的越来越厉害,劫云的颜色也变得更加的乌黑,这应该是雷劫的强度又加深,已经到了一介神雷的最强程度了。

  而就在这劫云准备吐出它所酝酿的招式时,公孙夕云此时却也完成了筑基,浑身的先天真气完全转化成了液体,全身的经脉之中流淌的全是先天真液了,可不能小看了这液体,其威力已经不是先天期可以比拟的了,要知道筑基其实才是真正的修真的开始,从筑基开始其基本不会再衰老了,而且寿元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应该是到了先天期是可以将寿元增加到200岁,而到了筑基期则是直接升到了500岁,这意味着以后将有更多的时间来提升实力,而随着自身实力继续提升,人的寿命还会增加,到了元婴期就拥有了2000年寿命了,这其实也就等于是永生了,基本到了这个时候,这些强者都会注重提升自己的实力,更进一步以求能够与天争夺更多的时间。

  而筑基期的实力和先天期可以算是第一个分水岭了,现在公孙夕云仅仅是一个筑基初期的修真者,但是要是说对阵100甚至是更多的先天期哪怕是先天后期的高手,都可以做到秒杀,因为筑基期释放出来的剑气可以轻易地就刺穿先天真气的防护,而先天剑气确是拿筑基期身上所拥有的法力之气没有任何的办法。

  面对正在酝酿大招的劫云,公孙夕云眉头皱了皱。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劫云,瞬息间,一股猛烈的带有很强威压的一股气势从公孙夕云身上爆发了出来,这股气势里面拥有的是一种俾睨天下,回归本源的感觉。而随着这气势的一出现,方圆万里之内的生物瞬间全部跪伏在地,浑身颤抖。同样的此时的劫云似乎也感觉到了这一股恐怖的气息,劫云变得逐渐稳定了下来,好像还在抖动,就像是在颤抖一样。

  盯着这劫云好一会儿,公孙夕云身上的气势猛地一收,看着劫云淡淡的说道:“你走吧。”这要是让别人看见了,准会要嘲笑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难道以为劫云会听你的话么。可是偏偏这劫云还真就是这么做了,嗖的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跑的真的是贼快。

  或许这劫云还在一边跑一边骂:“我擦,这家伙是什么人,身上怎么有这么强悍的气势,平时里在仙界碰上的那些个大能貌似感觉在他的面前都得低头啊,呼,还好,今天幸运,他放过我了。不然或许就要交代在这里了,要是这样不就完了,我刚泡上的劫云美眉岂不是要跟别的劫云走了,还好还好。”

  此时的公孙夕云已经完成了筑基,正坐在地上调息着自己实力,准备将修为稳固在筑基初期在说。

  ……

  而就在之前公孙夕云准备冲击筑基期的时候,公孙文龙和李一龙两位强者也御剑御法宝向着崖底前进。

  两人在崖底转悠了半天,确实没有找到公孙夕云,但是同时也发现这崖底还行,只要不是运气太背,这下面的危险性还不是很高的。但是据家族史册记载的,这里应该是危险,但是现在事实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危险存在,其实他们不知道,就连当初的人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压根就不是下面有什么危险,而是传说中下去的人误入了幻阵里面,那已经是准仙阵了,让那些修为不是最高的且对阵法也没什么研究的人,怎么可能还活着出来呢,就那样,他们就被活活困死在里面了。最后当初的家族掌舵人得出了这下面是禁地的结论。

  而也就在两人稍稍放心时,一股惊人的气势从远处传了过来,两人同时想到的就是出现强悍的怪物或是什么强者了,刚准备向着爆发出前进,却发现此时两人早已动弹不得,而且被压得往地上趴,根本无法驾驭自己的法宝。

  其实,这方圆万里的地方,不仅仅这悬崖下面遭了殃,就连上面的公孙家族,族里的子弟在练气期的直接就被压的晕倒在地,实力稍强的也只是没晕却也倒在地上。而随着这股气势,公孙夕云的家人也更加担心了,他们以为是碰上什么厉害的角色了,心里不禁揪了起来。

  好一会,这股气势才消失,公孙文龙和李一龙,两人急忙起身互相看了看,便全速往气势爆发地遁去。

  也就一会儿时间,他们两人便停了下来,不再往前了,那是因为这两人已经到了这半仙阵的面前了。

  “这。公孙家主,此阵是为何阵,竟然我连一点都看不透。”李一龙如是说道。

  “我也不知道这是何阵,凭借我分神期的神识也一样一点都看不透。”

  要知道,这境界高一层,那可就是高的没边了,这神识也是一样,看透一个阵法也是一样,如果让公孙文龙看一些简单的阵法的话,很容易就可以得出结论,现在确实连一点都看不懂,甚至是这个阵法到底是什么阵法都不得知。

  “如此看来,这个阵法应该是修为比我等高出不知道多少的人布置出来的了,而且修为必定不低于渡劫期。”

  “这可如何是好啊,要是夕云正好就进去了怎么办,不说刚才的那股气势,就连破了这阵进去都是危险重重啊。”

  “唉,要真是进入者里面的话,那我们可就无能为力了,我看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找找吧,或许没有进入呢,也不一定。”

  “嗯,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希望夕云这小子没有进去。”

  也就在两人刚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公孙夕云正好走了出来,两人感觉后面突兀的出现了一个东西,神识一扫,竟然是公孙夕云。

  “夕云。是你?真的是你么?”

  “咦,外公,家主爷爷,你们怎么在这里的?”

  “夕云,我们是下来救你的啊。”

  “喔,是这样啊。”

  “对了,夕云,你刚刚进去了?”此时公孙文龙问道。

  “嗯,家主爷爷,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走着走着莫名其妙的就突然变了个样子,然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感觉就在一个地方乱晃,总是走不出去的样子,过了一会儿突然传来一股好恐怖的气势,好吓人,直接把我压的趴到在地上动都动不了。后来等那股气势消失之后,我就拔腿就跑,跑着跑着我就突然看见你们了。”

  “哦,对了,爷爷,你前段时间送我生日礼物被我弄坏了。”说着我把一根项链拿了出来,明显的项链中间的那颗水晶(其实准确的讲应该是灵石),此时已经碎裂了。

  “喔,没事,没事,坏的好啊,夕云你要知道刚刚要不是这棵项链帮助你抵挡那股气势的话,或许你就会被那股气势直接压爆了的。”

  “哦,是这样啊。”

  “嗯,好了,夕云,既然你没事了,那我们就回去吧。”

  “嗯,好,我不想呆在这里了,要是那股气势再出现一次,我就要被吓死了。”

  随后两人便祭出自己的法宝,李一龙带着公孙夕云,三人向着崖顶飞去。

  两位老者都没有注意到公孙夕云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其实,那项链也是在公孙夕云释放那股气势之后,扔出去的,脱离了公孙夕云的身体,这项链瞬间就碎裂了。这样也成功的骗过了两位老者,而且之前公孙夕云孩子愁要是御剑飞上去了该怎么解释如何回去的呢,总不能说是爬到崖顶的吧,没想到正好两老来救他了,正好省事了。

  总算,直到见到公孙夕云后,公孙博洋等人终于是松了一口气了,一家人团聚皆大欢喜了。

  不过这公孙玉杰等几个小子,就惨了,几个家伙被家主公孙文龙狠狠训了一顿,又做的一定的处罚措施,同时这后山靠近悬崖500里的地方就直接被列为禁地了,虽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但是就单单是那股气势,就很可怕了。其实公孙文龙猜测或许那阵法就是在那镇压着什么异兽或是魔头吧。

  同时也增添了一条家规,就是不准任何人靠近悬崖。

  此事也就这样告一段落了。

 

第五章我要去上学

  “呼~6年过去了啊,时间过的真是快啊,嗯,看来是时候出去闯闯了啊,老是修炼有什么意思呢,还是出去玩玩比较好,不然我来到这个世界干嘛呢,对,就这样。找老爸他们说去。”一位绝美的少年从一座山的崖壁上站了起来,向着远处一庞大的建筑群奔去。

  这就是公孙夕云,转眼时间,这小子已经16岁了,其实力表面更是达到了先天期后期,虽然没有到巅峰,但是就这已经是家族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了,当然这是给家族里的人看的,而他的真实实力在六年前就已经是筑基初期了,6年后的他到底是多少呢,哈哈,这个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其实家族里的人并不怎么看好公孙夕云,当初小时候基本就是掉在末尾的,很普通的弟子,别人只是认为公孙夕云好运而已,之前坠崖被救上来后,因为是自己的孙子做的好事,公孙文龙也没有办法,所以给了不少的天材地宝给公孙夕云,这事大家也都知道,所以别人也不怎么认为公孙夕云有什么厉害的,因为其他几个家族里的直系弟子也一样达到了先天后期,而且还有达到巅峰的,更加令人吃惊的是,公孙妍冰已经到了筑基初期了,所以全都把公孙夕云的实力能够提升到跟几个直系弟子差不多的水平全归结到了天材地宝,丹药等上面。公孙夕云也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正好帮了自己隐藏实力。

  “什么,你要出去,入世俗界?”公孙博洋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这家伙干嘛,怎么突然想要出去世俗界了呢?这不呆在家族这里修炼,去世俗界那灵气先天不足的地方干嘛额?

  “爸,我想要去世俗上学?”

  “额?上学,这个,儿子啊,上学有什么意思啊,你看家族这里的灵气还是比较充沛的,虽然没有上古门派他们那的灵气足,但是比之世俗界可是天差地别的啊,我觉得你还是呆在家族里好好修炼吧。”

  “喔,怎么能说没有意思呢,你看世俗界有很多很多漂亮的美女呢,单单这点就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了。”

  “额,不行,绝对不行,你看你现在才16岁就是先天后期的了,我当初这么大的时候还没有呢,所以你天资应该比我聪颖,还是好好修炼吧。”

  “不,我一定要去,天天修炼也没有什么意思,我倒是觉得修炼修的应该是人性,而普通人其实是最初始的状态,融入他们的生活,我觉得或许对我的修炼会有更大的帮助,现在单纯的提示实力境界已经没有用了,而修心其实才是修真最重用的。”

  “喔,这件事,还是等晚上的时候,跟你妈,爷爷他们商量一下吧。”听了儿子的这番话,公孙博洋觉得倒是也很有道理,便暂时没有反驳了。

  “喔,好吧。”

  ……

  在公孙隽恒的屋子里,一位中年人正坐在电脑面前,电脑的显示屏里显示的也是一位中年人,很明显两人正在视频通话。

  “老家伙,今天怎么突然有兴致跟我闲聊的啊。”

  “哈哈,这不好久不见了,想想时间过的真快啊,当初的咱们还是小青年呢,现在都50多岁喽。”

  “是啊,现在想想曾经年少时的光阴,真是怀念啊。”

  “对了,你跟其他几人还有联系么?”

  “嗯,前几年的时候我们聚了一次,就那次你正好有事出国没来的那次。”

  “喔,唉,现在事情多啊,虽然大部分事情都交给儿子去办了,但是现在这日子还是真不能省心啊。”

  “哦?怎么了,碰上什么事情了么?”

  “其实也没什么,都是生意上的事情了。”

  “怎么,麻烦么?需要我帮忙么?”

  “麻烦倒是不是很麻烦,其实吧,我是担心自己的孙女,我怕那些家伙会去伤害她,以此来打压我。”

  “喔,你没有安排人保护她么?”

  “安排了,但是这世俗界你是不知道啊,如今也是不是很太平了。”

  “怎么的了?”

  “随着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觉醒了,现在世俗界的实力虽然和你们那没法比,但是在这里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问题了,虽然各个国家都在处理安排这些,但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还是有很多人冒着风险做事的,如今只能这样说,世俗界不太平了。”

  “还有这么回事,世俗界出现的那些力量,我们修真界的大佬们倒是也派人去查探过,不过后来查探的结果就是这力量相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极其巨大的,但是对我们来说,还是太弱小了。”

  “是啊,我担心的就是这个,你们都是变态级的,我们哪能跟你比啊。”

  “对了,你现在的实力怎么样了?”

  “我啊,现在是A级巅峰。”

  “喔,这个应该是和先天后期的实力对应的啊,还是巅峰期的,那你要是在进一步就能够达到筑基期差不多的实力,更重要的是寿命会有所延长。老家伙,你要努力啊,不要到时候就剩我一人啊。”

  “去,你当我是你们这类人么,你们修炼起来那可是比我们容易多了,你也知道这世俗的先天灵气不足,而且在你看来或许很低的力量跨度,但是在世俗界,你知道A级和S级的区别么,唉,算了,不说了。待会还要继续去忙事情呢,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吧。”

  “嗯,行吧,我也得去修炼了。要是真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就直接说,虽然我只是公孙家族的一个旁系支脉,但是这对于世俗界来说还是有一定能力的。”

  “嗯,好,哦,对了,你既然这样说了,我就顺便问一句,你们修真界各大家族的人能不能出来,入世俗界去。”

  “这个,可以是可以,但是在世俗界,确实不能随便动用力量的,像先天期的还好,虽然也很厉害,但是还不至于太贵,要是筑基期或以上的人,那随便来两下,造成的伤害可就不是一点两点了。所以我们出去可以,但是却被限制了,不能随便使用力量。虽然国家对我们不怎么管理,但是那是基于我们不出手干扰世俗界的情况下,要是我们在世俗界大打出手,那国家是不会放着我们不管的,国家里的人才还是很多的,而且据我所知,还是有些大能级的人物的,就算是国家不管,我们修真界的那些大佬们也不会随便放任我们去破坏世俗界的,也不知道是谁定的规矩,总之不能随便干扰世俗界。”

  “喔,这样啊,那你们的人能不能出来保护别人?”

  “这个倒是可以得,不过这个需要家主才能调派家族的人出去,我这旁系支脉的力量真是少的可怜,而且他们没有办法一直呆在世俗界,虽然是我这一支脉的人,但是时不时的家族会对他们进行训练等等的,所以除了家族族长直系能随便派人出去,其它旁系的人要派人长期呆在世俗界,是要家族族长同意的。”

  “喔,这样啊,本来还想看看你那能不能出点人来帮我保护一下我孙女的呢。现在看来怕是不行了。”

  “咦,也不是不可以,我们这一脉,除了手下子弟长期外出需要家族族长同意,但是有个人确实不用的。”

  “谁?”瞬间这中年人脸上露出的欣喜的表情。

  “我孙子,他出去是不用家族同意的,但是我担心的是他不愿意出去。”

  “哦,真的么?他现在什么实力了?”

  “嗯,跟你差不多,不过没有到巅峰。”

  “哈哈,这个好,要是有他保护我孙女,那就一点都不用担心了啊。”

  “额,不要高兴的太早,我孙子这家伙不一定愿意出去啊。”

  “喔,这个你放心,我待会把我孙女的照片发给你,你到时候问问他,在给他看看照片,我保证他会来的。”

  “额,好吧,你这是想撮合他俩么?”

  “要是他们真的能在一次,我倒是觉得很不错的。哈哈。”

  “滴滴……”显示器右下方冒出来一个框框,就是提示接受文件。

  “这……这……这是你孙女?”

  “嗯,当然,不然还是你孙女呢。”

  “我擦,这么漂亮,哈哈,这样的话我估计应该会有70%的可能性了。”

  “嗯嗯,那就行,好了,就不聊了啊,明天你给我回复啊。”

  “嗯,没问题,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出来聚聚。”

  “OK。”说完,这中年人就下线了。

  ……

  晚上,吃完晚饭时。

  “爸,我跟你说个事情啊,是夕云的。”公孙博洋看了一眼在帮他妈妈收拾碗筷的公孙夕云,然后对老爷子说道。

  “什么事情啊?”

  “夕云今天中午的时候,找到我,他说他想要出去,去世俗界去上学。”

  “啊?”公孙隽恒瞬间愣在了那里,但是随后而来的就是狂喜,真是太好了,竟然正好这小子想要出去了。

  “爸,爸?你想什么呢?你觉得这件事怎么办?”

  “喔,这事啊,待会一起讨论讨论吧。”

  ……

  “来来,都过来坐,我有事说。”

  一家子的人都围着坐到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夕云,听你爸说,你要出去,去世俗界去闯闯?”

  “嗯,是的,爷爷,我觉得我应该去世俗界闯闯,去修修心,这样对我的帮助也好。”

  “喔,这话说的倒是不错,当初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在外面闯了一整子的。不过,你其实是想出去玩玩吧,你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去外面看看外面的姑娘。”

  “额,这个,爷爷,这个是顺便的事情。你就答应我吧。”

  “嗯,我考虑考虑。”

  “爷爷,我知道你最好了。”公孙夕云凑到了老爷子的身边,帮老爷子捶着背。

  “你小子,你要是想出去呢,倒是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去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啊,爷爷,您说,别说一件,一百件都没问题。”

  “呵呵,去帮我保护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保护一个女孩。”

  “额。不是吧,那我岂不是就不能在世俗界里闯荡了,我还怎么去体验校园生活呢?”

  “诶,别急嘛,你可以去跟这个女孩一个学校的啊。”

  “额,不会吧。这女孩是谁啊?”

  “她是爷爷在世俗界的一位老朋友的孙女。”

  “额,不是吧。爷爷,能不能换个条件啊。”

  “不行,就是这个,你答应了,就能让你出去了。”

  “啊。”公孙夕云一脸憋屈的看着自己的爷爷。

  “乖孙子,你去了肯定不会后悔的,真的,你要相信你爷爷啊。那女孩可是一个美女哦。”

  “嗯?美女?有没有照片,给我看看。”

  “你这小家伙,哈哈,来,跟我来,我电脑上有照片呢。”

  ……

  “哇,爷爷,我去,我肯定去,我一定会保护好这个女孩的。”在公孙夕云见了那女孩的照片后,这货立即就换了一副嘴脸,刚还是百般不愿呢,现在是恨不得立刻就能到那女孩身边去啊。

  “你这小子。”

  “嘿嘿,嘿嘿。”

旁系小子都市修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旁系小子都市修真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旁系小子都市修真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