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了固执全文免费阅读-放下了固执无弹窗

放下了固执

时间:作者:安晓于

《放下了固执》免费阅读全文,放下了固执顾炎初是小说主角,这里为您提供放下了固执无弹窗在线阅读,小说《放下了固执》全文简介:她以这从此可以摆脱顾炎初这三个字,却有个小奶包在她耳边天天唱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我爹地这个人虽然行为偶有抽风,但总体还算靠谱,你不妨考虑一下当我妈咪吧?”...

放下了固执顾炎初是小说主角,《放下了固执》免费阅读全文。

你算哪门子的老婆?白天的耻辱还没受够吗?陆菁玉好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满眼的鄙夷。他真拿你当老婆,怎么当着你的面帮我出五千万眼都不眨一下,在他心目中,谁更重要一目了然。

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名字还没出现在他家的户口本上,先到了那一天再来和我炫耀也不迟。苏暮晚冷冷一笑。

苏暮晚,你在和谁说话啊?我饿了。顾炎初鬼魅似的突然出现,他伸手一圈,苏暮晚就被他结结实实的搂到了怀里,凑至她耳边低语,扶我上去。

你不是要喝粥吗?苏暮晚无语,怎么他喝醉了是这副德性?

突然就不想喝了。顾炎初圈住她的力道加重了些,语气里也带着勿庸质疑,快点扶我上去。

在陆菁玉怨恨之极的目光注视之下,苏暮晚搀扶着他上了二楼。

身后的陆菁玉气得握紧了拳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三少一喝多就成这个样子,完全无视她的存在?

顾炎初一半的重量几乎都靠在她的身上,苏暮晚好不容易才将他带到他的卧室里,安顿好他便想离开,却被他长臂一伸,结结实实的被躺着他给圈到了怀里。

放开我苏暮晚拼命挣扎,你看清楚,我不是陆菁玉。

她直觉这个时候他应该是将自己当成了陆菁玉,所以非常抵触。

别乱动。他沙哑着嗓音,低低的说着,我只是想好好抱着你睡一觉。

他的话里,似是带着千斤承诺一般,让她原本紊乱不已的心莫名的就安定下来,居然就这样在他怀里沉沉睡了下去。

一楼的陆菁玉坐立难安,原本今天是个绝好的机会,可以让她光明正大的在三少这里住下来,怎么也没想到苏暮晚居然还有这招,装可怜窝在沙发里等着三少!这个女人看来是真的不简单哪。

翌日一早,苏暮晚在顾炎初怀里醒过来,发觉他还没醒,立刻轻手轻脚的下地,做贼似的准备开溜。

跟我睡让你觉得很丢人吗?顾炎初的声音懒洋洋的从她身后传来,这句话犹如雷击一般让苏暮晚顿时被定在当场。

苏暮晚已经很尴尬了,但他显然并不想就这样放过她。

他径直站到了她的跟前,看着她已经红到耳根的窘迫模样,不知何故,这种时刻莫名的会让他心情大好。

我下去看看陆小姐。苏暮晚不着痕迹的将他一军,飞也似的逃离了这个房间。

身后顾炎初的脸,慢慢的拉长,再拉长

这个女人,她一定是故意的!

下了楼,陆菁玉果然在,虽然这一晚她窝在沙发上估计并没睡好,但这个时候她已经明艳动人的坐在了沙发上,丝毫也看不出来昨夜狼狈的痕迹。

三少醒了?陆菁玉很自然的起身,我去看看他。

苏暮晚点头,简单收拾了下自己出门去挤公交。

三少。陆菁玉推门而入。

没有我的允许,谁让你进来的?顾炎初俊俏非凡的眉眼一斜,眼神之中透出的寒意让陆菁玉心下一沉。

对不起三少,人家是太担心你了,所以才陆菁玉真是委屈到了极点,怎么这三少翻脸就和翻书一样,上一次明明他还很乐意带她进他房间,这一次就不给她好脸色看,而她完完全全不明白她哪里做错了。

算了。顾炎初抚了抚额头,我赶时间去上班。

他冲她挥手,尔后自己也下了楼。

得知苏暮晚已经先走了,他又是脸色一沉。

这个女人,她真是打算处处和自己作对吗?

三少,能顺便送我一程么?我的助理说今天公司的车子都被派出去了。陆菁玉可怜兮兮的站在他的车门口,小声祈求道。

知道她说这些不过是想上自己的车,顾炎初也不拆穿,以眼神示意她上来。

离公交站还有一分钟路程,苏暮晚低头看了看手表,时间上已经有些来不及了,看来今天得坐出租车了,伸手正要拦。

一辆Bentley Motors Limited停在她的身侧,车窗里探出一张脸来,居然是顾斯年!

上班要迟到了吧?我送你一程。他温和的打着招呼,看着她的眼神总有深情掠过。

不用了,我坐出租车。苏暮晚飞快的拒绝,这种时刻,她真的很难去面对顾斯年,当年是她自己一声不吭的就离开,更是一声不响的就嫁给了顾炎初,在她与顾斯年的感情当中,温修年是受害者,而她也无法坦然的去面对他。

小晚,难道我想和你说说话,问问你这几年以来的近况如何都不行吗?你一定要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吗?顾斯年的表情显得很是落寞,哪怕你仅仅只是我的三嫂,我身为你的小叔子,送你一程也无可厚菲。

不是苏暮晚吱吱唔唔的说不出所以然,心里的痛在一点一点的扩大。

三少,你看那边。陆菁玉眼尖的看到了这一幕,心情大好的提醒顾炎初看苏暮晚所在的位置。

顾炎初直接一脚刹车,拉开驾驶室的门就走了下去。

身后骂声与喇叭声响成一片。

小晚,不是说好了送你去上班吗?你又淘气了。顾炎初的声音温润如玉的穿透过层层光线,突兀的响在苏暮晚的头顶。他像个尽职的老公,伸手揽过了她的肩膀,同时看了看车窗内,四弟?今天去公司报道吗?

三哥。顾斯年冲他打招呼,既然三哥来了,那我就不劝三嫂坐我的车了。

顾斯年的车子缓缓启动离去,苏暮晚心里的内疚与难过,心疼得无以复加。

是不是有点讨厌我,这么适时的出现,打扰了你俩再续前缘?顾炎初的声音听上去真像个恶魔。

苏暮晚扭头正视他,请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生气了?顾炎初皱眉,怎么只要是关于老四的任何风吹草动,你都这么经不起折腾?你不是一向都很倔强吗?

苏暮晚深吸口气,她并不想跟他站在大街上吵,更何况他那辆拉风的车停在路中间,已经快要造成交通堵塞了。

对不起,我赶时间去上班。她低头歇战。

坐我的车。顾炎初拉过她的手,你只有这个选择,否则我就一直站在这里,你哪也去不了。

男人固执起来,也挺可怕

苏暮晚寒着脸,钻上了车的后座,顾炎初也跟着她一道坐了上去。

副驾驶上的陆菁玉不明所以,见顾炎初也是冷着一张脸,于是安静坐着不敢随意开口询问。

两分钟后,临危受命的司机匆忙赶来,车子终于启动。

堵塞的交通终于恢复正常,苏暮晚缩了缩身子,尽量让自己离顾炎初远一点,脑海里不禁回放着此前的画面,顾斯年那个眼神像刀子似的,让她觉得生疼不已

她的这个举动,无疑让顾炎初又莫名的上了火,他在她的眼里就那么可怕吗?靠近他一点都不愿意?

他顾炎初何时受过这种待遇?哪个女人见了他不是想尽办法贴上来,唯有这个女人,从与她相遇之初起,她便一直以行动在告诉他,她有多抵触他。

好不容易撑到公司门口,苏暮晚逃也似的下了车,所幸的是并没有人看见她从这么壕的一辆车上下来。

今天的新闻版面,铺天盖地都是在说顾三少一掷千金为红颜。

同事们也纷纷对于此事在殷切讨论,特别是昨天在拍摄现场的,说起昨天顾炎初出现时的场景,个个都兴奋的尖叫。

小晚,还是你最淡定呢,昨天那个顾三少出现,我都快不能呼吸了,你居然能和他如此平静的对话。同事周月茹凑上来,用一种几乎崇拜的眼神看向苏暮晚,那么完美的男人出现,你难道丝毫也不心动吗?

心动吗?

天天能见到这么一张完美的脸,她早就有些麻木不仁了。

是啊,小晚面不改色的跟顾三少谈条件,换成是我早晕过去了,这个陆菁玉的命未免也太好了。另一个同事也加入讨论,同时顺带感叹一下,不过我怎么听说其实顾三少是有家室的人呢?只不过他的妻子很神秘,从来没有跟顾三少在公共场合同框过,所以媒体也一直拍不到照片。

那陆菁玉就是个小三喽?周月茹不屑的扬了扬眉,娱乐圈的女明星,果真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想想这顾三少的老婆也真是可怜,估计天天独守空闺吧,这顾三少可是花名在外。

这些话,让苏暮晚不由得俏脸通红。

婚后四年,她确实夜夜独守空闺,只是最近

想到这些,她的心里莫名的就有些乱了,总觉得她生活之中的某些步骤已经完全被打乱了。

同事们仍然在八卦顾三少,讥讽陆菁玉,同情顾三少的正室,苏暮晚则溜到了茶水间,喝杯水压压惊,假如这些人知道,她们人人同情的顾三少的老婆就跟她们成天混在一起上班,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小晚,雷总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周月茹的声音从茶水间门口飘过来,苏暮晚微笑着点头示意,进了办公室。

出来时脸上乌云密布。

怎么了?小周见她脸色不太对劲,上前关切的问道。

今天公关部的姚蕾请假。苏暮晚脸上有视死如归的表情。

所以?周月茹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你被临时抓包代姚蕾陪雷总出席今晚的酒会?这太正常了,整个公司也找不出第二个比你有姿色的女人,只是你这个人平时太不注重外表了。

今晚的酒会,是顾氏出资举办的。

不用想,顾炎初是一定在的,说不定还会遇上顾斯年。

她心里是一万个不情愿,可雷总三言两语就说得她无力反驳,顾氏引荐陆菁玉,而这次非力跟陆菁玉的合作泡汤了,当时苏暮晚是处理此事的负责人,带着她去参加顾氏的酒会是再好不过,非力是个正在起步的公司,若能攀上顾氏这样的大财团是绝对有利的。

所以这次陆菁玉赔了五千万给非力,雷总也并没有因为这天价的违约金而高兴,相反他觉得这是变相的得罪了顾炎初。

小周你就不要再取笑我了。苏暮晚无奈的苦笑,这都是些什么事。

假如当时她忍住一时之气,低声下气跟陆菁玉说几句软话,兴许她一高兴广告就拍好了。

那就完全不会有接下来的事情了。

只是去个酒会而已,你也别苦着一张脸了。周月茹又凑上来,不过你之前因为陆菁玉的事情,跟顾三少针锋相对那劲儿,就怕今天晚上陆菁玉也在场。

苏暮晚的一颗心更凉了。

顾氏举办的酒会,名流与名嫒云集。

陆菁玉端着酒杯,几近痴迷的看着被一群人包围着的顾炎初,他立于人群之中,像个俯看众生的王者般,尊贵优雅,举手投足都透着一种沉稳大气,华美的灯饰折射出美丽的光芒,而他的存在,比这些更为耀眼夺目。

这样完美的男人,能成为他的女人,该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想到今天新闻的版面,再看了看四周许多男人朝她投递过来惊艳的目光,陆菁玉的心里有着极大的痛快感。

顾炎初正低声与人交谈,眼眸不经意间看向门口,非力的雷总带着他的女伴来了。

在一片姹紫嫣红交织的色泽当中,只一眼,他便看到了苏暮晚。

白色过膝长裙,大方的剪裁勾勒出她高挑修长的身形,柔顺的发丝慵懒的盘于脑后,精致唯美的脸庞在淡妆的点缀之下更显绝艳,她的出现顿时吸引住了在场男士们的目光。

雷诺很满意这种感觉,他带来的女伴吸引住了全场的目光,这种自豪让他颇为得意。

雷总,我是陆菁玉。陆菁玉端着酒杯,一步一步的走向雷诺。

一红一白,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情,却都有着致命的美感,陆菁玉见到这样的苏暮晚,下意识的就有了想要将她比下去的念头。

▲《放下了固执》试读结束~

与《放下了固执》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