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可挡无弹窗广告-赵炎邪不可挡在线完整版

邪不可挡

时间:作者:赵十贰

想找邪不可挡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赵炎邪不可挡在线免费全本,作者赵十贰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我家祖业是当接阴公,替死人接生,村里姑娘嫌我晦气,我爸竟然让我入赘嫁给一个娇滴滴的鬼妻。...

邪不可挡是作者赵十贰执笔的一部悬疑推理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第五章出尔反尔

杀我。

吃我。

一字之差,谬之千里。

张婶不像是开玩笑,她是真的想吃我。

都已经火烧眉毛了,红河圣女除了留下生辰八字,一点儿反应都没,看来十有八九是看不上我。

我不死心的拿起黄纸看了一眼,这下倒好,连生辰八字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红河圣女靠不住,老爸又被鬼婴缠着,光凭我一个人,根本就不是张婶的对手。

赵炎,你是不是在等红河圣女救你?张婶忽然开口。

我挺诧异的,张婶生前就是普通的农妇,还是外地嫁过来的,她不可能知道红河圣女的事。

你怎么知道的?

别管我怎么知道,你想不想知道红河圣女为何不现身?

你知道原因?

红河圣女临时变卦,放我鸽子,那是她的选择,不是我可以左右的,但我还是想知道原因。

很简单,因为她必须做一个选择,救你,就会放了那个人,孰轻孰重,我想红河圣女心里肯定有数。

张婶说的很明白,孰轻孰重,已经有了结果。

红河圣女放弃了我,不是我配不上她,而是觉得我不够重要。

那个人是谁?

他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吃你的心,赵炎,你今年二十二岁吧,你爸有没有告诉过你,你出生那天,暗星涌动。

我长这么大,我爸就教过我如何当接阴公,如何继承家业,提都没提过暗星的事。

我就问张婶什么意思。

二十二年前,九星联珠,北斗七星旁有一颗暗星涌动,它夺去北斗的光泽,坠在人间,而你,就生在九星联珠之日。

给我闭嘴!

就在这时,老爸突然发出一声怒吼,鬼婴被甩到半空中,嘴里还咬着一大块血淋淋的肉快。

老爸肩头血肉模糊,血流不止。

他顾不得的伤势,左手打出一道结印,八枚铜钱临空飞起,再次把鬼婴团团围住。

鬼婴左突右闪,逃不出铜钱阵的范围,八道白光犹如八道激光,同时贯穿了鬼婴的尸体。

哇!

哇!!

鬼婴的哭喊声响彻破庙,仿佛一下子就把我带回接生那天。

它是我一手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是我赋予了它生命,如今却是这样的凄惨结局。

自责,

悔恨,

我的眼眶不由自主的湿润了。

赵炎,张家人是怎么对我的,你全都看在眼里,我不想生这个孩子,也阻止过你,可你是怎么做的。

这事我认,既然我错了,我愿意承担责任,但是罪不至死。

我是接阴公,我只是做了我认为应该做的事。

张翠花,你不要妖言惑众,你丧心病狂,灭张家满门,今日我就要替天行道!

老爸收回铜钱,一个箭步拦在我身前,仿佛老母鸡一般把我护在他身后。

爸,你怎么样了。

没事,红河圣女有顾虑,不怨她,我能收拾张翠花!

虽然老爸嘴上说没事,但他喘的很厉害,身子都在微微发抖,我看的出来,他已经是强弩之末。

赵历,你老婆平日对我不错,原本我还想放过你,既然你不识趣,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话音落下,张婶脸色一沉,十指指甲暴长,露出尖锐的獠牙,张开双臂朝老爸扑了过去。

老爸肩头一震,把我震退数步,打出结印,地上的八枚铜钱再次临空飞起,排成一个X形,迎面而去。

X形铜钱阵看似生猛,谁知张婶冷笑一声,猛轰一拳,只听见砰的一声响,狂风四起,铜钱阵竟然散落一地。

铜钱阵被破,老爸门户洞开,张婶的鬼爪来回闪动,竟然把他的手筋和脚筋全部挑断。

张婶的手段极其残忍,老爸身子一软跪倒在地。

小炎,快跑,别管我!

跑,必须跑。

不是我贪生怕死,也不是我不顾老爸的死活。

张婶的目标始终是我,只要我跑出去,她肯定会追出来,或许老爸还有一线生机。

我痛恨自己的无能,更痛恨自己不按接阴公的规矩办事,否则哪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赵炎,你跑不掉的!

我看都没看老爸,拔腿就跑,三两步就冲出了庙门。

我以为张婶会追出来,谁知我还没跑出多远,周围忽然刮起一阵狂风,吹的我睁不开眼睛。

砰的一声响起,

狂风还把庙门给带上了。

卧槽,张婶不按套路出牌,老爸危险了

我猛地转过头去,却发现破庙竟然被笼罩在一片金光中,庙门口似乎有道无形的墙,无论我怎么冲都进不去。

爸,爸,张婶,你放过我爸,有什么就冲我来!

任凭我怎么喊叫,破庙里一点动静都没,仿佛根本就没有人在里面似的。

我心急如焚,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破庙里忽然传来一道轻柔的女声。

张翠花,你被他利用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还有转世投胎为人的机会!

你就是红河圣女,你真要管我的闲事,你就不怕他跑了。

我当然怕他跑,所以我想了很久,放弃了,但是你不该提暗星的事,这是我的宿命,我不得不管!

红河圣女竟然出现了,她没有抛弃我。

我不知道红河圣女说的宿命是什么,但是她肯出手,我和老爸就算是躲过了一劫。

红河圣女,我是赵炎,求求你,救救我爸,只要你能救他,我愿意做牛做马一辈子伺候你。

这是真心话,一点都没吹。

只要红河圣女能救我爸,我认了。

不必!

红河圣女就回了这么一句,破庙里金光大盛,随即传来张婶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片刻之后,金光散去,庙门打开,我第一时间冲了进去。

老爸昏迷不醒,还有气息,张婶全身溃烂,只剩半口气,但红河圣女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左右看了一圈,找不到红河圣女。

咳,咳,赵炎,别找了,红河圣女已经走了,你过来,我能不能求你办件事。

说心里话,我不想去,但张婶变成这个模样,我也有责任。

什么事?

红河圣女说的对,我确实是被他利用了,他的目的就是骗圣女出手,那他就可以逃出生天,不过我不后悔,张家人该死。

都这种时候了,还说这个话,我来气了。

张叔和张爷爷不提,那你四个女儿呢,难道她们也该死,虎毒不食子,你不配做她们的母亲。

你错了,后妈没有亲妈好,她们还小,如果王寡妇真的生了儿子,家里条件又不是很好,往后的日子会越来越难,难免将来会误入歧途,我把她们带走,是为她们好,我只有一个要求,把我和她们葬在一起!

混蛋逻辑,为她们好,就杀了她们。

虽然我无法理解,也不认同,但张婶最后的要求,我可以满足她,让她亲自向她的女儿们谢罪吧。

我可以帮你,张婶,他是谁,暗星到底什么意思?

这两个问题都和红河圣女有关,只可惜张婶回答不了,她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重新化为一具尸体。

张婶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老爸在医院躺了大半个月才出院,虽然手筋和脚筋接上了,但使不上劲,成了废人。

我每天都问老爸暗星的事,他老人家像是得了失忆症,总是答非所问,就是不跟我聊暗星。

不聊暗星就不聊暗星吧,我又问他红河圣女的事,我算不算已经入赘嫁给了红河圣女。

老爸说他不知道,因为没有先例,如果我和红河圣女有缘,应该还有见面的机会,让我到时候自己问她。

接下来几天,红河圣女没有出现。

倒是我们红河村发生一件大事,

地震了。

第六章赵氏祖训

我们红河村位于平原地区,很少地震,就算发生地震,也只是轻微的晃动而已。

但这次的地震不一样,强度很大,不少旧的砖瓦房都塌了。

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是地震却引发红河泛滥,红河水倒灌进农田,大半庄稼被淹死。

不单单村里遭殃,红河破庙也未能幸免,一夜之间变成废墟,地面还多了一道洞口。

洞口不算太大,一人宽,下面还有花岗岩。

几个胆大的村民怀疑洞下面有宝藏,连夜开挖,竟然真的给他们挖出一座小型古墓。

由于地震的关系,古墓已经裂开,村民从里面抬出一口雕满凤凰的漆黑青铜棺材。

村民们都说棺材这么漂亮,里面肯定有不少值钱宝贝。

老爸怀疑这是红河圣女的棺材,极力阻止村民开棺,为了这事,我们父子差点和村民干起来。

最后于村长来了,他说挖出来的是文物,属于国家,谁都不能动,他已经上报给县里,很快会有专家过来处理。

村民们讨了个没趣,骂骂咧咧的散了,甚至有人说于村长犯傻,放着发财的机会不要。

于村长怕还有村民惦记棺材里的东西,跟我爸一合计,决定先把棺材抬到我家柴房。

自从棺材进了我家柴房,来窜门的人就络绎不绝,甚至还有人建议我爸偷偷开棺,把里面的珠宝卖了。

我爸是村里公认的老好人,这一回难得发火,一顿臭骂,把所有打歪主意的人全部赶走。

村民一走,我家就安静了。

我绕着青铜棺材看了好几圈,除了花纹好看一些,寒气重一些,没看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爸,这真的是红河圣女的棺材?

老爸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跑回房间,拿出一本旧的发黄的小册子出来。

小炎,你不是问我怎么知道红河圣女的事,今天是时候告诉你了,这是我们老赵家祖训的手抄本,你爷爷传给我的。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知道我家有这么个玩意。

祖训有些年头了,全是繁体字,看起来挺累。

留下祖训的老祖宗叫赵毅,死于1388年,享年45岁,生前是大将军徐达收的义子,文武双拳。

祖训里内容并不多,大致讲述了红河圣女的事迹。

简单来说,老祖宗赵毅和红河圣女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张烈的亡魂作祟,红河圣女自愿活祭,启动封魔大阵而死。

赵毅守在圣女庙旁,虽然娶妻生子,但依然日夜思念,郁郁寡欢,最终英年早逝。

赵毅临死前留下祖训,凡是赵氏子孙,应以长子为奴,永远守在圣女庙旁,充当守墓人。

老爸说祖训其实不止这点内容,由于清末民初国内动乱不止,原来的拓本遗失,这些内容是太爷爷找人写的。

难怪老爸说我和红河圣女身份悬殊,原来我们赵家只是圣女墓的守墓人,说远一点,也不过是圣女家的养子而已。

爸,这些事,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年代不同了,我和你妈商量过,打算让守墓人的传承在我手上结束,谁知你惹上张翠花,我不得不带你去求圣女。

说心里话,我对当守墓人是抵触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玩传承这一套。

不过关于红河圣女,我心里挺感激的,她要是不出手,我和我爸早就见阎王去了。

爸,这真是红河圣女的棺材?

应该错不了,现在问题有些难办,市立马上就要来人了,我们身为守墓人,绝对不能把圣女的遗体交给他们。

老爸说的对,圣女对我们有恩,我也不希望她的遗体被有关部门带走,拿回去做科学研究。

怎么办?

只有一个办法,开棺,把尸体藏起来。

我把我的想法说了,老爸倒是没有反对,谁知我们父子研究了半天,竟然找不到开棺的办法。

青铜棺材的棺盖扣的很死,我们摸索了半天找不到活扣。

如果强行开棺,一看就知道我们动了手脚。

老爸说红河圣女见过我,或许我能和圣女沟通,问她棺材的活扣在什么地方。

这个办法可行,不过我还没来得及行动,于村长就带着二男一女找上门来了。

领头男人五十多岁,秃头,戴着眼镜,自称是洛城大学的吕教授,他身边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男子二十四五的模样,长的还不错,一米八五的个头,体形健硕,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

女孩十八九岁,圆脸,大眼睛,挺可爱的,扎着两个麻花辫,个子不高,总缠着男子,一口一个师兄。

于村长指着青铜棺材说:吕教授,这就是红河破庙下面挖出来的青铜棺材,没人动过!

吕教授微微点了点头,示意我们所有人先回避一下,他说他要仔细检查一下青铜棺材。

我爸不肯走,说这是我们家,待在什么地方是我们的自由。

我知道我爸的心思,他怕吕教授惊扰红河圣女的遗体。

于村长把我爸拉到一旁,说只是一口棺材而已,没什么好看的,吕教授是市里的大人物,不要得罪人家。

我爸还想多说两句,年轻男子突然冲过来,一掌拍在我爸肩头,强大的气息把我爸震的连退数步,刚好停在柴房门口。

你怎么打人啊!我瞪了一眼男子,连忙过去扶我爸。

哼,打人算什么,打死人我都不在乎,今天本少爷心情好,不跟你们这些贱民计较,赶紧滚,不要妨碍我娶妻。

娶妻?

我忽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这伙人恐怕不只是来取棺材那么简单。

小朱,你话太多了,这里是别人家,说话要客气一点。

吕老头,你叫谁小朱呢,老头子敬重你,那是他的事,小心祸从口出,横死街头也没人知道。

男子不仅对我爸不客气,对吕教授同样毫不尊重,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富二代,竟然如此嚣张跋扈。

不过话说回来,研究文物而已,姓朱的跟过来几个意思,他看上去也不像是科研人员。

吕教授明显很不爽,但他没有发作,似乎很忌惮姓朱的。

我不是那种被人欺负到头上也不吭声的人,看到老爸被打的脸色发白,我就气不打一出来。

我刚想开口大骂,老爸却轻轻拉了我一下。

小炎,别冲动,那人很厉害,我没受伤都未必打的过他,你不是对手,我们先出去,看看情况再说!

老爸都这么说了,我只能忍着。

我们和于村长一起离开柴房,跟班的女孩白了我一眼,嘟着嘴巴,摇了摇头,把柴房大门关上。

走到门外,老爸问于村长这些人到底什么来路。

于村长说他也不清楚,他把古墓的事报给县里,县里又报给市里,然后副市长亲自给他打电话,让他好好接待吕教授一行,满足吕教授的一切要求。

吕教授是大人物,他一个小村长得罪不起,只能委屈我们。

委屈就委屈吧,虽然我们进不去,但还是可以隔着窗户看到吕教授他们在柴房里干什么。

吕教授先是观察了好一会,又在棺材上摸了好几下,这才重重的点了点头,指着青铜棺材。

姓朱的男子一脸不屑的表情,接过女孩递过去的红色小本子,叽里咕噜的也不知道在念叨什么。

我问老爸这是在干什么,老爸示意我不要说话。

过了好一会,他转过头,一脸诧异的看着我。

小炎,我会一点读唇术,姓朱的手上拿的应该是传统婚书,他跟你一样,这是在跟红河圣女求婚呢!

▲《邪不可挡》完整版已有~

与《邪不可挡》小说相关的文学